實驗室項目——乳膠姐妹

”文豪试炼三期参赛作品”
点赞 收藏 评论 转发!

實驗室項目——乳膠姐妹

by鬼靈精

“嗯 啊嗯~”
女孩们的喘息混杂在肉体的撞击声里,这就是极乐宫的旋律。

黑桃把玩着手里的鞭子,光滑的纯黑皮革像毒蛇一样游走在她手上。
教会又对她发出追缉令了,猎魔士如烦人的苍蝇般游走在鲁昂城里。
她并不在意,至少这里的她是个女王。
如日中天的教会用她们的乳胶和魔法统治了地上,散播所谓的真理。
但那些高高在上的真理,却总是把人们心里的阴暗种子忽略。
混乱无序的贫民窟,总是聚集着那些无可救药的刁民。
拿着酒瓶流连在红灯区分不清日夜的男人,还有蒙着脸偷偷寻刺激的女孩。
这些人的浑身酒气,劣质胭脂的气味,遮蔽了教会刺眼的光芒。
乳胶衣和贞操锁具,甚至没法隔绝这里的腐败氛围。

来到贫民窟传教的修女和主教,往往有来无回。
曾为修女和主教的身份,甚至可以让她们的身价上升不少。
夜店里的女奴歌姬,和那些摆弄身姿的诱人货色,纷纷诉说着虔诚。
象征着贞洁虔诚的乳胶衣和束具,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情趣服装。

这一切乌烟瘴气,让教会只能眼不见为净。
从老乌里克特大屋到金丝花大街的末端为界,一道坚实的墙把贫民区围了起来。
建成的那一天开始,鲁昂市跟这块贫民窟似乎成为了两个世界。
没有人知道,在那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
只因为贫民区孕育着各种注定不能走上台面的异端事物。

被断绝来往的人们,总能靠着小聪明找到出路。
鲁昂市集底下的通风管道,成为了这些人跨越另一个世界的门户。
掌控了这处管道,就掐住了所有人的生命。
无论是食物还是生活所需,这根血管供养着枯死的贫民区。
一个外表极为年轻的冷傲女孩,用她身上骇人的金属武器成为了这里的女王。
在燧发枪之下毫发无损的她,成为了所有人不敢反抗的地下之王。
贫民窟里蛛网般纵横交错的地窖贼窟和地下管道,变成了她的皇宫。
防不胜防的机械陷阱,会把那些试图潜入的小老鼠揪出来。

失去了制造她的主人,黑桃只好继续着以往的事业。

媚药蜡烛不断地燃烧着,让人失去理智的气味无孔不入。
从各处通风管流入的一丝新鲜空气,瞬间被烟雾污染。
这是那些堕落得无可救药的女奴,香甜诱人的气息。
而除了她们,永远都有无知的女孩来到极乐宫寻求刺激。
永远都有女孩走向堕落,成为把其他女孩拉入深渊的材料。

黑桃摸了摸角落里一张柔软沙发,慢慢坐了下去。
那些尚留存着一些理智的,正提着酒杯聚在远处。
一个个心中疯狂的念头,被女孩们藏在脆弱的伪装之下。
香醇且美妙的香槟酒,喂养着她们心里的野兽。

“嗯呜~”
她把腿伸到脚边女孩的胸口,用力夹着她的乳头。
女孩一脸愉悦地跪在黑桃面前,用力套弄身下的震动棒。
总有女孩被性欲冲昏了脑袋,留在极乐宫成为她的女奴的。

宴厅的华丽布置,实在跟这样的乱交派对极为不搭。
她花了许久,把鲁昂市里的上流贵族,拉入这个堕落的陷阱。
那些名媛事实上跟女奴没有分别,同样抵受不住她的香槟酒和蜡烛烟。
把这些女人变成只懂发情的动物,并不如她所想的有趣。
心里的那个身影,她的制造者,一个奴隶主,不断地出现。
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造物,却是渴望拥有一个人类的心。
黑桃观察过的女人,在数百年里已经不可估量。
但她总是难以模仿和成为一个女人。

这千篇一律的日子,女孩们相似的愉悦面孔,开始让她厌倦。
究竟做着跟主人一样的事情,是不是就能成为人类呢。

“嗯?”
黑桃的视线穿过层层烟雾,盯在某个与众不同的身影上。
那个女人,实在难以让人把她跟其他的身影搞混。
她的视线从始至终都飘忽不定的,似乎意不在此。
黑桃朝着这位神秘的来客举杯,以示邀请。
然而她却只是朝着这边微笑,坐到一旁欣赏女奴之间的肉戏。
借着女奴们摇曳的身姿和烟雾掩饰,她暗暗地留意着黑桃。
只是她那独特的眼神,完全逃不过黑桃的传感器。

黑桃往她身边瞄了眼,这和她所想的有些出入。
教会以往数次的抓捕行动,都给她送来了不少新鲜的女奴。
她以为这次会是更加棘手的,却没有见到成群结队的修女。

“我甚至…远远就能闻到你们身上的味道”
黑桃收起慵懒的坐姿,拿起酒杯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
教会已经开始注意到她了,这些猎魔士总是那么的烦人。
黑桃孤身一人坐在角落,心里不知道盘算着什么。

在黑桃观察着她的时候,她也已经把黑桃打量了遍。
身为教会最有潜力的女猎魔士,经验与直觉告诉她黑桃很危险。
她所抓捕过的那些乡村野巫,远远比不上眼前这个女人。
黑桃这个名字,地下之王,刚出现在教会的追猎名单。
本以为这是个装神弄鬼,或是被恶魔触手控制的老巫婆。
但她身上不似人类的气息,让她暗暗萌生撤退的念头。

又一个女孩闯进了极乐宫,惊讶又害羞地停在了宴厅入口。
黑桃往她身上看了看,随即又无趣地摇了摇头。
跟那些没见过世面的贵族小姐一样,她并没有什么特别。
眼角里神秘女人也看到了女孩,却是一副焦急而难以置信的表情。

黑桃一时间来了兴趣,抢在她面前起身。

“她怎么会在这里!”女猎魔士紧握着拳头
眼看自己的妹妹闯了进来,她一时间左右为难起来。
这个危险的人物把自己的妹妹带在身边,让她实在放不下心。

“看上去 你似乎是在找人呢?”

“我 我只看见姐姐跳进来了”
她退后了一步,在宴厅里四处张望。
烟雾朝着她卷来,把那股诡异的香气沾染在她身上。

“这里可是很大的呢 说不定我知道她在哪?”
黑桃搭着她的肩膀,带着女孩推开了仓库的门。
有意无意地,黑桃往宴厅的角落瞄了眼。

“…麻烦你了”
这里的香气让她微微发烫,身体有点不自然。
黑桃这个陌生的身影,也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虽然有心想要躲闪,女孩却还是让黑桃带着她走。
她只想尽快找到姐姐。

女猎魔士站了起来,看着仓库的大门挣扎许久。
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当成了人质,她无法坐视不管。
顾不上抓捕行动会暴露,她上前把仓库的门踢开。
面前一排排的货架,让人心里一沉。
她打起精神,紧绷着身体留意仓库里的动静。
狭窄阴暗的地方,总是存在着各种毒辣的陷阱。
心力交瘁的她终于来到了实验室门口。

“你看 你姐姐也想来跟你团聚呢”

“只有你一个人吗 嗯 很好”
厚重的铁门慢慢打开,是摆在她面前的陷阱。

“姐…”
即使被蒙住了眼睛,女孩还是感觉到了自己姐姐的到来。
黑桃伸手拿掉她的眼罩,用项圈电击了她。
女孩努力地叫唤着姐姐,朝她求救。

“跪下脱光衣服 把它锁好 你应该很熟悉吧”
黑桃把项圈丢到女人脚边,紧握着她妹妹的电击控制器。
只见她低下头,放慢动作开始脱衣服。
而她的脑袋则是急迫无比,思考着对策。

见到她想要拖延时间,黑桃按下了电击。
妹妹的痛苦样子催促着,让她咬牙放弃了抵抗。
地上的金属项圈入手很沉,就是自己妹妹脖子上的痛苦之源。
女人撩起自己的头发,掰开项圈套在了脖子上。
听到了上锁的声音,她忽然觉得一阵不适。
项圈比它看上去还要紧,刚好让人低不下头。
她刚刚的屈辱像潮水般退去,忽然有点喜爱地抚摸着项圈。
项圈上的灼热似乎散发到了她的全身。
她换了个跪姿,眼神迷离地玩弄着私处。
可是快感并没有让她堕落,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奇怪的念头吓了她一跳,女人带着不安的眼睛看向了黑桃。

“嗯 很好嘛 它很适合你”
黑桃有点讶异于她的反应,却还是欣赏地走到她面前。
她伸手拉扯项圈吊环,似乎让它箍得更紧了。

女人嘴角一弯,把自己藏在私处的武器拿了出来。
折叠的小刀被她熟练地翻出,紧紧握住了刀柄。
她猛然向前一戳,把黑桃的腹部刺穿。
黑桃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捂着伤口退后了几步。
如她所料,一阵电火花从伤口处冒出。
而偷袭得手的代价,则是让两姐妹剧痛无比的电击。

“呵…这可是专门用来对付你 可憎的诡异造物”
刀刃上的光泽迅速褪去,变成了普通的金属。
金属又迅速被腐蚀得残破不堪,轻轻一碰就变成了粉末。
她丢下刀柄,冒着冷汗,嘲讽地笑着。
全身的剧痛,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
女人看了眼自己的妹妹,晕倒在地上。

“最终还是我赢了 教会会找到这里 然后”

神秘的酸液凭空增生,一步步地腐蚀着黑桃的身体。
她用各种方法,都无法清除掉深入缝隙的酸液。
它们会把黑桃变成一堆废铁,像毒液般迅速而致命。
心中的危机感像警铃一样,促使着她想出各种疯狂的念头。
黑桃想起了自己的改造实验,把目光朝向了她的妹妹。

“等等!你要做什么!”
女孩强忍着麻痹,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项圈的再一次电击,让她无力地躺在了地上。
黑桃抓起妹妹的项圈,把她拖到了机器前。

“拜你姐姐所赐 你要成为我的实验品了”

黑桃在控制台上一顿操作,把妹妹编入实验对象。
组装机发出一阵轰鸣,伸出机械臂抓住她。
而她则是低头看了看腹部伤口,把自己编入输入材料。

密闭的组装机内部满是机油的刺鼻味道。
女孩试着活动身子,却发现自己正被机械臂抓在空中。
一根针筒刺入女孩脖子,把药剂打进她体内。
机械臂慢慢地放开了她,慢慢地帮她调整站姿。
女孩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以下失去了控制。

“姐?姐!”她惊恐地叫唤着
她后悔自己错信了黑桃,心里只想结束这一切回家。

但这里的机器却把她当成了货物,毫无人性地按着程序组装。
乳胶喷雾均匀地落在她身上,变成一层厚度精准的涂层。
一片片闪亮着光泽的金属,被按在乳胶涂层上。
女孩不断地摇着头,自己的身体却僵硬无力地站在了原地。
手脚被金属覆盖之后,她的下身一阵冰凉。

“不!我还要嫁人!呜啊~”
一根奇形怪状的异物探入私处,在肉壁上刻下‘原型机’的字样。
随后它慢慢张开,这时女孩才知道这是一个扩张器。
她忍不住哭了起来,以往对于第一次总是那么美好的幻想。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宝贵的身体竟然会被机器随意玩弄。
一块块的零件被塞入深处,深深地缠绕着神经。

“我不要”
女孩崩溃地哭了起来,而机器却是不管不顾地继续着改造。
实验室里培育的乳胶触手活跃无比,被生生地塞进她的后庭里。
它们一阵蠕动适应着新环境,把它们的乳胶液涂满了女孩的肉壁。
新鲜的快感打开了女孩的心,让她的恐惧淡去。
从体内被触手侵犯的感觉,像毒药一般让人上瘾。
弯曲折叠的肉壁被乳胶液浸润,变成一处神经密集的空腔。
触手把她的身体当成玩具,四处摸索着。
女孩的屁股剧烈抽搐着,被触手抚摸得接连高潮。
肚子肉眼可见地瘦了一大圈,在平时可是让少女高兴的一件事。
但现在她看到自己的身体,只觉得越来越陌生。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姐姐会来救我的…吧…”
组装机里悬挂着许多管线,只是都拥有着一模一样的阳具塞头。
女孩未被触碰的屁股紧绷着,丝毫没有被插入的意愿。
但她只是一件组装材料,而机器只会死板地执行命令。
塞头甚至一点润滑都没有,就被推进了后庭里。
冰冷的阳具整根没入后庭,管道微微震动。
满腹触手不安地爬行,似乎不满于自己的空间被异物入侵。

“要死掉了~嗯”
乳胶液灌满了触手制造的温床,那被填充的满足感又回到女孩身上。
一个机械钳抓住了触手,把它拖了出来。
高潮般的快感迅速袭来,身上的满足又消失无踪。
女孩心里的情绪波动,已经变得非常简单。
好像只有被人侵犯使用,才是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
机械臂继续着组装,带着弧度的金属压着她的腹部。
胸背的金属板扣住了项圈,把女孩的身体几乎变成金属人偶。
取代了皮肤的乳胶通过缝隙涌出,像是把金属片都溶解掉一样。
她身上还留存着许多普通女孩的影子,却只是一个血肉之躯的机械造物。

“虽然有点缺陷 却还是成功了呢”
项圈看似毫无变化,却让她感觉有点灼热。
组装机把女孩放了出来,随后关上了那处让她重生的地方。

“妹妹!傻女孩 你没事吧”
女人错愕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还是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
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妹妹眼中那焦急示意的眼神。
当她看到妹妹神秘的微笑,才察觉到异样赶忙躲开。
妹妹的一双手却紧抓住她,让她毫无反抗之力。

“嗯…姐姐 我想让你体验一下从来都没试过的快乐呢”

“你 你怎么了?”
女人被妹妹陌生的语调吓得退后几步,迅速往大门跑去。
她心里突然想起教会的导师,还有医疗修女。
她们一定能把妹妹变回原来的样子的,一定能…吧

“不乖的姐姐 还是变成宠物栓在身边比较好…”

熟悉的身影,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她在地上不断地后退,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那双眼睛里满是绝望的眼泪,好像是被囚禁在身体里的灵魂一样。
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女孩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行动。
曾经属于她的双手,把疼爱自己的姐姐绑了起来。
她甚至没法闭上眼睛,被迫清醒地看着姐姐。

“姐姐 以后可是要改口叫我主人了喔”

“妹妹!你快醒醒!看着我 我是你姐姐啊”

女孩伸手打开了照明灯,一阵炫目的亮光直照着姐姐。
姐姐下意识地想要抬起手遮挡,却连转头都做不到。
她给姐姐绑好了头发,是对待姐姐最后的温柔。

“嗯…冷冰冰的机器改造怎么比得上亲手改造自己的姐姐呢”

“你不是她…快把身体还给她 她什么都不知道!”

“很快 你的身体也不是你的了”
女孩把手浸入乳胶液中,把它们从脖子到脚涂抹起来。
她光滑的乳胶手指,总是轻轻地划过小腹,在乳峰上揉捏着。

“嗯…嗯~ 快住手”
被自己的妹妹爱抚全身,她的身体却不争气地发情了。
以往端庄贤淑的大姐姐形象彻底破灭,让她不敢睁眼看到妹妹。
在教会里的修道生活,把她与生俱来的情欲压抑起来。
懵懵懂懂的渴望,爆发起来竟然是如此的猛烈。
她却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被敌人玩弄到放弃贞洁。
细不可闻的抗议,更像是新婚之夜少女的撒娇。
身为高贵猎魔士的身份并不允许她继续这个想法。
她选择了欺骗自己,是那些乳胶液里下了媚药。

把乳胶液涂满了姐姐全身,女孩故意停了下来。
手术台上的丰满乳峰倒向两旁,剧烈起伏着。
姐姐忍着灯光看了眼妹妹,似乎是在疑惑爱抚的突然停止。
她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这一眼的含意,装作生气地闭上了眼。
妹妹也清楚地看到了姐姐的样子,心里的抵抗出现了裂缝。

“看看你 真是跟外面那些女孩没分别呢”

“啊嗯!”

“姐姐要有宠物的样子才行呢”
女孩把姐姐的乳峰抓在手里,轻轻按压起来。
乳胶液在她手里塑形,紧裹着两团乳峰。
但她对此并不满意,拿出两支针筒挤出空气。
她轻笑一声,注射进姐姐的两团乳峰上。

对于这些药剂,她可是清楚得很。
女孩却是故作不在意地继续着改造,欣赏姐姐欲望难耐的表情。
她调整着手术床的镣铐,把姐姐的手脚折叠起来。
一块块的金属片互相贴合,固定在乳胶上面。
对于手术台上看似毫无反抗之力的姐姐,她可是清楚得很。
猎魔士最神秘可怕的地方,正是把力量藏得极深。
虽然她嘴上不断调戏着,但拘束起来却是不敢随便。

女孩想了想,把姐姐的手掌和双脚包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地拿着一条排气管,把气阀拧开了一个缝隙。
灼热的蒸汽喷洒到金属片上,让它们变得滚烫。
粘性的乳胶液受热膨胀,把金属片溶了进去。
它们变得极度粘稠,几乎像石膏一样固定着姐姐的双臂和双腿。
乳胶表面变得光滑,勾勒出皮肤的每一处轮廓。

“不要着急 很快姐姐就能变成一只漂亮的乳胶宠物了”

“我的手脚!”
姐姐很快发现自己的手肘弯曲,腿也被固定无法伸直。
手脚还保留着以往的轮廓,却长着妹妹身上一样的乳胶皮。
她挣扎着想要离开手术床,项圈就毫不留情地电击了她。
坚强的她终于流下眼泪,越来越害怕眼前的身影。

“姐姐实在是太吵了呢 安静的宠物才会讨人喜欢”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若不是你 你的妹妹也不会成为我的实验品呢”
妹妹捏着她的脸颊,把开口环塞在了牙齿后面。
她撩开姐姐的长发,细心绑好了皮带。

那愉快的样子在姐姐看来,更像是在给她打扮。
妹妹不断地说着要把她变成宠物,看来并不是在吓她。
现在自己被一步步改造的绝望,也是妹妹被锁在组装机里面的感觉吧。
无助的感觉让姐姐不断挣扎,不时地睁开眼睛。
她屡屡看向实验室大门,希望有人能来到这样把她救走。
但每一次的睁眼,几乎都是一件新的改造和失望。

“嗯呜~”

“舌头伸出来~ 对 这样才可爱”
妹妹用钳子轻拉她的舌头,让她像宠物女犬一样伸着舌头。

“嗯 我还是担心姐姐会逃跑 只能辛苦一下姐姐了”
看到自己姐姐疲累的样子,妹妹一副关心的样子轻吻着她。

“呜!”
妹妹看向姐姐的下身,伸出手指逗弄着。
鼓胀无比的双峰本就让她欲望难耐,下身的刺激更是让她措不及防。
姐姐再也没法保持着克制,充满渴望地呻吟了一声。
她的私处早已湿透,敏感的小豆豆充血鼓胀着。
心里释放欲望的念头越来越强,甚至让她不惜放弃贞洁。

“姐姐 让我看看母犬是怎么发情的吧?”
一根粗壮的异物在她下身不断徘徊,赤裸裸地引诱着她。
换做一开始的她,绝对不会答应如此屈辱的要求。
乳胶和金属紧压着身体,似乎让她越来越燥热了。
她伸着舌头撒娇般叫了两声,妹妹就奖励般在她胸口揉捏了几下。
心里的顺从种子在不知不觉间生根发芽,让她的高傲和理智化为粉末。

“嗯 姐姐真乖 很像一只真的母犬呢”
妹妹提着可怕的贞操带,把它搭在姐姐的腰间。
震动棒立在金属片的内侧,正抵着她的下身。
她握着震动棒,对着姐姐湿透的私处慢慢推了进去。
两姐妹的宝贵第一次,都在改造中被夺走。
没有像她一样哭闹,姐姐只是呻吟着夹紧了腿。
这根震动棒对于她来说,刺激之余又令人极为痛苦。
妹妹故意关掉了震动,却还是看到血水混着爱液流了出来。
她不管不顾地用力压着震动棒,给贞操带扣好了锁。
紧贴身体的金属贴着乳胶皮,把它们勒出一条凹槽。

“…呜~”
姐姐装作愉悦地叫了声,乖乖地抬着腿。

“小母犬 喜欢这根尾巴吗”
妹妹伸手拍打着姐姐的屁股,用手指沾着姐姐的蜜液。
她把蜜液当做润滑,想给姐姐塞入一根微微弯曲的机械尾巴。
姐姐没想到自己的配合竟然没能免受痛苦,反而像是激起了妹妹的施虐爱好。
从来不敢触及的地方,让她心里有点抗拒。
一阵害怕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姐姐不适应地夹紧了屁股。

她不愿配合的态度,又让妹妹燃起了浓浓的控制欲。
妹妹想起自己在组装机里的改造,在实验室里找来一只触手。
她不敢用手触碰它,只用钳子夹住触手。
近在眼前的猎物,让触手兴奋得不断蠕动。
被人工培育的乳胶触手,浑身都是黑亮的光滑表皮。
它垂涎着姐姐那丰满的身体,乳胶液从触手肉棒上滴落。
姐姐惊恐地看着触手,不断想要挣脱束缚。
就像它的同类对待妹妹那样,姐姐也免不了被改造的命运。

“呜!”

“没事的 姐姐 很快就过去了”
妹妹温柔地抚摸着姐姐,轻轻拍打着自己同样被灌入乳胶的小腹。

“这可是改造用的乳胶触手呢 姐姐要变成怀孕的小母犬了”
妹妹邪笑着,把尾巴推了进去。
机械尾巴齐根没入,她才满意地拿起金属片。
她把一端扣在贞操带后面,跨过姐姐的下身,在私处护盾前上锁。
尾巴簇穿过金属片的细小缝隙,垂在姐姐的身后。
触手不断地排斥着尾巴塞,却被金属片死死顶住。
姐姐的后庭被改造得极为敏感,无力哭着求饶。
让她高潮了好几次,触手才愿意安顿下来。

“姐姐 以后它们就都陪着你了 要学着适应它们呢~”
妹妹满意地抚摸贞操带,确认姐姐的下身完全被她掌控。
她心底的疯狂越来越严重,用虐待来表达着姐妹爱意。
姐姐崩溃求饶的眼神在她看来,却只是欲拒还迎。

“就算是小母犬 也要好好打扮”
她解开了锁住手脚的镣铐,抱起姐姐放到了地上。
暴露在乳胶外的脚丫,被套进一双钢芭蕾鞋里。
五根脚趾被钢环扣住,强迫她严格地挺直脚板。
脚踝的钢铐封住了乳胶皮的末端,把她逃脱的希望化为泡影。
对于不可能再走路的姐姐来说,这双鞋子无疑是个讽刺。
而她的双手则是被套上了狗爪手套,凝固的乳胶液填充在里面。

姐姐不断地换着姿势,想要用那握起的狗爪按压胸部。
精心设计的束具阻碍着她的动作,始终让她无法触碰胸口。
她挣扎得满头大汗,朝着妹妹爬去。
妹妹看着一身乳胶皮和金属,彻底被改造成母犬的姐姐,心里满是兴奋。

“唔”
姐姐痛苦地摇着尾巴,爬到她的胸口前。
她亲昵地舔着妹妹胸口的乳胶皮,摇晃自己鼓胀的乳峰。

“好啦好啦”
妹妹伸手摸着姐姐头顶,帮她按摩着胸口。
柔软的手感比起不久之前,更加让人爱不释手。
姐姐这才发现,自己的乳峰异常胀大许多。
乳胶往下拉扯着它们,总是让她在爬行的时候摩擦到乳头。
身上的乳胶皮渐渐跟她融为一体,对于刺激越来越敏感。
金属拘束仅仅是压在身上,就已经让她心跳加速了。

两具乳胶身躯互相拥抱,身上的拘束更像是她们的衣服。
姐妹的意识前所未有地清醒,被快感不断地冲刷着。
她们都有点后悔,当初的自己是那么抗拒改造。
几乎是换了一个身体,但两姐妹却是一副恩爱的样子。

“姐姐!你怎么就知道发情呀”
妹妹的乳胶小手按在姐姐胸口,宣泄般用力玩弄。
姐姐的冷傲嗓音压抑着尖叫,痛苦又兴奋地呻吟起来。
她换了个动作撒娇,用尾巴在妹妹脚边蹭着。
如她所愿,妹妹把震动开到最大,摧残着姐姐的下身。
两根大怪物让姐姐像触电一样趴着抽搐,再也不愿跟着她走。

妹妹找来一副镣铐,扣在姐姐的项圈上,用力拍打她的乳胶屁股。
看到姐姐安分下来,她才把镣铐锁在手腕上。
姐姐不情不愿地站起,一边爬行一边滴流着蜜液。

“这样子我们姐妹就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呜~”

图书馆精选[AD]
鬼靈精本鬼
Latest posts by 鬼靈精本鬼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9+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