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 奶 工廠

我看着那家工厂,拿着相机拍了几张照片。

凌晨时分,附近的街道已经是空无一人。

我特意穿了一身深色的轻便衣服,戴着黑色口罩。

只要路线选得好,弯着身子就能轻易地藏起自己的踪影。

虽然说工厂早已停运,但隐蔽一点行动还是比较好的。

我事前已经来过工厂附近探点,能按计划进去的话就一切顺利。

凭着自己的纤细体型,我轻易地钻过工厂的铁丝网破洞。

那入口的看守亭内,只是一个眯着眼睛睡觉的老人。

我从阴影中绕着,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工厂的外墙搭着许多棚架,似乎在进行着维修。

可让我奇怪的是,这里似乎并没有任何维修的痕迹。

而且棚架的搭建方法,也非常的外行。

我抬起相机,调成夜拍模式记录了下来。

原本以为是什么工程新闻,想不到还是个很好的诡闻?

我走进工厂内部,那印在入口旁的卡通奶牛标志已经褪色。

但是地面却似乎有被恒常打扫,也有货运的痕迹。

我顺手拍了张照片,一路追踪着地上的轮胎痕。

它的尽头一路延伸,让我找到一台运货用的仓库车。

“嗯?这是什么?”

我好奇地看了看车上载着的货物。

那一个个都是能装得下人的木箱子,被好好地锁死。

每个木箱或多或少都渗出水迹,也许装的是某种新鲜食材。

上面印着一种我完全看不懂的语言,似乎是货物表单之类的。

货箱上的标志有些熟悉,是个女人露胸微笑的卡通图片。

那双巨乳大得夸张,充满了儿童不宜的味道。

同时我也有些奇怪,这样的商标也竟然能成功注册吗?

可作为记者的职业本能,还是让我把它拍下。

“到时候让看看要不要出好了”

看了看相机里的照片,我小声嘀咕着。

我正打算把它收起,照片里的一个模糊影子却引起我的注意。

那失焦的身影无法看清,依稀有着一个人形的轮廓。

我把相机拿好,尽量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在每个转角,我都先探出头查看情况。

那个取材的绝佳机会,我可不能因为粗心大意而丢掉。

果然,我听到了脚步声。

在一个货运长廊的旁边,两个人影正在交谈着。

他们嘴里说着某种奇怪语言,我几乎从未听过。

我悄悄地打开了录音笔,躲在一团货物纸箱里面。

他们没能看见我,即使是从我的面前经过。

这是我唯一发现的人影。

我犹豫了下,悄悄地跟着这两个男人。

这可是宝贵的线索,跟丢了我的时间就白费了。

走着走着,我开始发现了这里的诡异。

工厂在外面看起来远远小于我实际上看到的。

也许是因为极度的漆黑,让我有些不安。

一路沿着长廊尾随两人,我终于等到他们停下。

这边有着一些机器运作的声音,让我找到了人。

“呜呜!呜呜呜!”

我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声音。

似乎有人在前面喊救命,却又难以发声的样子。

我看四下无人,偷偷地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墙上开始贴着一些奇怪的海报,或者是某种标识。

除了在货箱上看到的露乳女人标志之外,其他的我也看没见过。

出现得最多的,是一张我完全看不懂的表列公告。

还有一张用不明符号,标示着女人胸部和屁股的指示。

当我看到了公告上的实物后,我惊得差点叫出了声。

在一所房间里,上百个女人一丝不挂,被铁栅栏卡住身体。

她们互相挤着,身上满是汗和白色液体的混合物。

这些女人全都戴着眼罩,手脚被锁在颈手枷上。

嘴里咬着口球,不断地发出无意义的呜咽。

我终于明白那个声音从哪来的了。

被关在这里的女人,全都长着巨乳翘臀。

这样的性感身材足以迷倒许多男人,她们现在却像牲畜一样。

两个吸盘牢固地绑在她们身上,从她们的乳头上吸出乳白色的奶液。

那条吸取奶液的橡胶管不知通往哪里,我现在也不敢再去寻找。

一个女人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扭头向我看来。

嘴里不断地叫着,声音被口球堵在了喉咙里面。

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走近了她的身边。

她突然很是激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也许她是在求我救她?

我实在无法看着她们这样,于是走到她的身前摆弄着拘束。

可惜的是,那些颈手枷牢固地上了锁。

我在附近并没有找到钥匙,她们暂时只能被锁住了。

于是我走到她的身后,查看起了那一大堆管线。

“可恶的禽兽…”我忍不住暗骂

每个女人的下身,都被大小不一的异物堵死。

后庭塞连接着两根软管,把源源不绝的液体灌入。

我这才发现,她们的肚子早已被液体灌得鼓起。

而这群恶趣味的绑匪,还用震动棒来刺激她们。

她们的尿道也没有被放过,被导管和阀门严格地控制着。

我的手生气得发抖,当下简直说不出话来。

这是什么,是某件大型绑架案吗?

万一揭发出去的话,恐怕全球都会为此震惊。

我伸手抓住她的后庭塞,慢慢地从里面拔出。

这根异物的惊人长度慢慢退出,让她痛苦地哭喊着。

它的长度甚至比得上我的手臂,难以想象究竟是怎么塞进去的。

女人的后庭依然微微张开,一些浑浊的乳白液体从里面溢出。

我看向了这里的其他人,她们无一例外都在遭受着同样的痛苦。

一股浓重的无力感让我抓狂,升起了逃走的念头。

我匆匆拍下这里的可怕场面,拿着相机往外跑。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我却被几只粗壮的手拽住了手臂。

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样子,我的脸就被什么盖住。

模糊的印象中,我依稀记得那就是我跟踪的两人。

挣扎着吸了几口气,我全身的力气都马上消失。

他们带着我进入了某个房间,把我抬到床上。

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躺着,似乎思维都完全停顿了很久。

到了我再次清醒,我的身体各处变得无比陌生。

我似乎被固定在某处,双手无法动弹。

这里似乎是手术室?

我看着自己头顶的照明灯,还有身边一大堆不同的工具。

我松了口气, 想着还好我得救了。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裹得严实的医生。

“啊…啊?啊啊嗯!”

我刚想询问昨晚的事情,却发现自己的嘴被金属撑开。

医生带着安慰的语气,摸了摸我的头顶。

他打开灯光,然后往我的脖子上扎了一针。

医生说着某种我不熟悉的,怪异的语言。

他脱下我的衣服,让我在手术床上一丝不挂。

双手用力地捏起我的乳头,让我一阵胸麻的快感。

我清醒地看着他的动作,丝毫没有感觉到痛。

医生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了身旁的各种工具。

我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胸部的两团肉丰满了许多,到了我以前不曾想象的大小。

他们不允许我束缚自己的胸,我只能裸着在这座工厂里走动。

我背着的挤奶器不断地运作,乳头上的两个东西抽吸着。

随着我走的每一步路,这双有些陌生的乳峰就会摇摆起来。

工厂里无处不在的摄像头观察着我的身姿,这让人羞耻的样子。

口球旁边夹着我带来的录音笔,把我流口水和呻吟的声音录制下来。

每隔几天,就会有人来把这些东西拿走。

包括从我身上挤出来的奶。

而我每天的工作不止如此,我还要负责照料工厂的牛群。

我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某几只奶牛的状况报告。

比如说,她们的奶量下降,或者是调皮不乖。

而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往她们的灌肠液里多加媚药。

这些人往往会直接交给我一大罐的药,用来惩罚奶牛们绝对足够。

一开始的几个月里,我还不希望她们经我的手受苦。

我总是偷偷地把媚药减量,打翻的情况时有发生。

结果就是,我被锁上了贞操带。

他们把剩下的媚药填满了我,用震动棒堵死。

我真的像只奶牛一样,奶液被不断地从乳头挤出。

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我崩溃痛哭,明明我还没有嫁人。

我顶着快要虚脱晕倒的身体,度过了那地狱一样的几天。

而我这样的行为,也换来了更加严密的看管。

他们告诉我,每个星期用剩下的媚药都不会浪费。

“对不起了 146”我在心里默念着

今晚就是一个星期的完结,但我手里却还剩下几百毫升。

我的脑中不断闪过那几天的恐怖经历。

他们把一块镜子放在我的面前,用相机录下我那淫荡不堪的样子。

我像只发情的母兽一样跪在地上,乞求着他们给我解开束缚。

那群人反而以此为乐,一次次地把我从高潮边缘拉回去。

我摸了摸下身,自己的贞操带似乎从未被解开过。

不知道外界怎么样了呢,会有人发现我失踪吗?

挤奶器一阵噪音,我的乳头被吸得生疼。

似乎是为了惩罚我工作分心,贞操带下的恶魔又活动起来。

“呜呜呜呜!”我夹紧双腿,一副可怜的样子

震动还在继续着,让我几乎无法站稳。

我四周张望,想要找出那隐藏着的摄像头。

那在镜头背后的某人,总是喜欢折磨我。

我只能尽量配合他们那可恶的癖好,装作快要高潮的样子。

无数次的寸止让我已经有了经验,成功地靠着演技蒙混过关。

果不其然,震动在我即将高潮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苦恼地摸着贞操带,看向了胸口。

比起那样的震动寸止,挤奶可真是温柔。

我把手中仅剩的媚药倒入面前奶牛的灌肠器中。

她很快有了反应,兴奋又欲求不满地叫着。

其中还好像隐藏着无辜,还有一丝绝望。

下身被震了一下,这是那些人召唤我的信号。

我挺着摇晃的巨乳来到他们身前,低着头不敢看着他们。

这次有些不同,他们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我。

我疑惑地抬起头,胸口就马上多了一道鞭痕。

面前这些人,对我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

也许是我的身材不够火辣,或只是单纯的看腻了。

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稍微有趣的奶牛。

而玩腻了一只之后,只要换一只奶牛就好。

我被带到了一处空的颈手枷处,他们把我粗暴地锁上。

那两颗螺丝拧下以后,我的屁股又一阵刺痛。

原本雪白的皮肤多了一个清晰的数字,属于我的奶牛号码。

我最后看了一眼身旁同样被锁着的奶牛,眼睛被遮住。

我最怕的贞操带依旧锁在我身上,震动棒不时地活动起来。

掌控者也许只是无意,就能随意地让我陷入痛苦。

像其他的奶牛一样,被喂饲和榨奶成为了我的日常。

而一位新的牧牛少女取代了我,在那群人的面前装高潮。

我的后庭又被灌满了媚药,再次变成发情的奶牛了啊。

不久之后,我的身旁多了一只熟悉的奶牛。

我闻出了她身上的味道,这是同类的敏锐感觉。

下一个呢,下一个是谁。

以上,便是你们救出我的时候,我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或者说,其实你们只是个梦?

pixiv  https://www.pixiv.net/users/19601085

图书馆精选[AD]
鬼靈精本鬼
Latest posts by 鬼靈精本鬼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4+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