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向觸手女巫許願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向觸手女巫許願

传说中,鲁昂住着一位神秘又古怪的女巫。
那些足够幸运的少女,可能会收到她的信物。
只要戴上她的项圈,就会被指引去到她的魔法屋。
每一位到达的客人,可以向女巫提出她们心里的愿望。
无论是财富,或是美貌,都可以得到实现。
而这一切,只需要给女巫支付一点点的费用。
有时候是钱,有时候,是各种无法理解的要求。
一直流传不断的故事,让女巫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

这天夜里,一个女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她不断地擦着头上的汗,还是忍不住痛坐了起来。
女孩拿走脚踝上的冰袋,动了动脚。

“啊…”她吃痛地捂着脚

这一下的疼痛,让她彻底散了睡意。
脚上的剧痛让她彻夜失眠,却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
女孩打开床头柜,拿出一盒火柴。
她在黑暗中划出一丝火光,把它递进了煤油灯的玻璃罩中。

借着橙黄的灯光,女孩慢慢地掀开了自己的被子。
脚上的扭伤还是那么的明显,淤青了一大片。
她失神地靠着枕头,忧心地想着第二天的芭蕾剧演。
苦练了多少次的舞姿,明天可是她梦想了很久的机会。
女孩看着自己红肿发紫的脚,咬着牙慢慢挪下了床。
她弄灭了油灯,扶着墙用左脚站起。
然后从柴堆里找了条坚韧的长木棍,一跳一跳地出了门。

女孩小心翼翼地在路上摸黑走着,想要从猎户那里买一点药。
她伸手敲了敲猎户家的木闸,站在原地等待着。
久久没有回应,于是她又用力地敲了几下。
木门沉重的敲击声背后,回应的却不是人声。
数条猎犬隔着木闸,对着女孩疯狂咆哮着。
她惊叫一声,手里的木棍掉落在地上。
扭伤的右脚一用力,疼得她重重地摔倒。

她一边痛得哭着,在四周寻找着掉落的木棍子。
然而一个人影慢慢靠近了她。
人影中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把女孩拉了起来。
还不待女孩朝她道谢,人影就在转角处消失。
女孩竖起棍子站起,却发现自己的手里抓着点东西。

那是一个入手温暖,被她抓住的钢环。
女孩摸了摸项圈,发现了上面一行小字,可是她不识字。
她的眼睛渐渐失神,把钢环掰开扣在了脖子上面。
它轻轻地被扣上,浑如一体没有开口。
项圈就像是在女孩身上铸造一样,贴着她的脖子。

女孩默默跟着人影离开的方向,来到了一面高墙边。
她用手扶着高墙的砖石,往一个方向慢慢地走着。
一眼看去似乎没有尽头的围墙,似乎因女孩的到来而改变。
前方的泥路充斥着浓雾,把她的身影悄然吞噬。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的身体从浓雾中脱离。
这里是一处老宅子的前院,大门似乎只是半掩着。

“不好意思…打扰了?”
女孩清醒了过来,自己已经踏入了这座老屋子。
她怕屋子的主人误会,连忙道歉。

“…呜呜呜!呜呜!”
趴在沙发上的鬼鬼,挥动短小的四肢挣扎着。
身上的宠物服一阵蠕动,融化成一团柔韧的肉质。
鬼鬼嘴里的触手往外拔出,粘腻的液体挂在了唇边。
她扭动着肩膀和屁股,总算把自己的手脚解放。
久久没有伸直的四肢酸软不适,让鬼鬼几乎没法站稳。
肉质中的一条条触手把鬼鬼扶住,再次在她身上缠绕紧束。
它们的肉质材质慢慢消失,变成了多层的薄纱。
触手们伪装成一条束腰短裙,把鬼鬼打扮成性感的哥特女巫。
而它们的内在却是毫不掩饰,在裙底下疯狂地骚扰着鬼鬼。
贞操带早已不能抵挡触手们的侵犯,被同化成了它们的帮凶。
一根异常粗壮的触手像恶魔的尾巴般,垂在鬼鬼的裙底摇摆着。
它趁着鬼鬼走路,弯曲起来挺进了后庭里面。

“啊嗯…够了啊!”鬼鬼捂着自己被紧束的小腹
她小声地命令着触手,踩着一双高跟鞋走下了阁楼。

“啊?不好意思 我不是有意闯入这里的…”

“小姑娘 你一定是需要帮助 才会被我邀请到这里来呀?”
鬼鬼轻笑一声,把女孩扶到了椅子上。

“女巫!是真的吗?”女孩有点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嗯哼~”
鬼鬼坐在了女孩的对面,无意识地翘起了腿。
这一下的动作,让她压到了后庭里的那根触手。
它受到了压力刺激,把鬼鬼灌满了温热的半透明粘液。

“那个 不知道你能让我好好地跳舞吗?”
女孩掀起自己脏兮兮的裙子,露出她严重扭伤的右脚。
仅仅是抬起脚,她就已经疼得冷汗直流了。

鬼鬼脸有点红,看了看女孩受伤的脚。
她的异样让女孩有点担心,心里想着自己有没有说错话。

“嗯…我可以帮你 但五年之后 你要回到这里”
鬼鬼拿出一双精致的白水晶鞋,放在了女孩面前。

“我可以问问 帮助的代价是什么吗?”

“永远美丽 优雅和柔弱 你若穿上 契约就成立了”

女孩呆了呆,此刻的她还不太明白鬼鬼话里的含义。
她满脑子都是右脚钻心的疼痛,还有明天的演出。
管不上那虚无缥缈的代价,她把脚踩在了水晶鞋上。

水晶鞋像是早已为她准备一样,完美地契合她的脚型。
女孩穿上鞋的那一瞬间,它们似乎变得更加轻盈了。
冰凉的水晶把她的双脚拉直,紧紧地扣住幼嫩的脚趾。
脚腕处的绑带,变成了紧锁双脚的水晶。
女孩看着自己脚上不可摆脱的一双鞋,却奇怪地毫不后悔。
这双水晶鞋是如此的美丽,像艺术品一样锁在她的脚上。
那几乎透明的高鞋跟,让她从此都能这样优雅地走路。
她这样的身体,生来不就是为了能变得美丽优雅吗。

“去吧女孩”
鬼鬼的声音还停留在耳边,她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会场入口。
身上不是那件沾满了泥巴的麻布,而是陪伴她已久的芭蕾舞裙。
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吗?
女孩抬腿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她看了看自己的双脚,那青紫的扭伤消失得不留痕迹。
一双惹人注目的水晶鞋从此成为了她的舞鞋。

女孩深吸口气,走进了会场。
她脖子上的项圈闪闪发光,映出了清晰的一行字‘奴隶’。
所有人都没有把目光放在项圈上,就连女孩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

数年过去,当年的芭蕾女孩在皇室学院的床上醒来。
她拿掉头上的眼罩,走到被精细雕琢的窗户旁。

“呜…”女孩仰着头
她看着天上相似的月亮,数年前那个改变了她命运的晚上。
女孩紧紧咬着口球,艰难地吸了口冰凉的空气。
可惜的是她那被束得随时折断的纤腰,容不下这一丝空气。
月光透过玻璃,把她的身体照出了影子。
她看着地上高挑却又过分柔弱的身体,忍不住又看着自己的水晶鞋。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她凭着自己独特的高跟舞技,把芭蕾舞变成了高雅事物。
而这双水晶鞋像是有魔力一样,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如今的她,甚至成为了公主们的舞蹈老师。

女孩忽然伸手摸了摸脖子,那是一个灼热的项圈。
她的身边突然起了雾,把她笼罩其中。
让人技惊四座的天才芭蕾舞者,就这样无影无踪地消失。
留下的只有一个眼罩,和她有关的谣言和秘密。

契约走到了尽头,引导女孩再次回到了女巫的面前。
几年过去,当时青涩的少女已经变成了美艳的贵气舞者。
她看着面前的鬼鬼,从她身上完全找不到时间的痕迹。
五年时间就像转眼即逝,让她犹如置身梦境一样。

“是时候了 跟我来吧”
鬼鬼看着面前的女孩,带着她来到了地下的酒窖。
把一道紧锁的大门打开之后,一处广阔的藏品馆展露在女孩面前。
各式各样的展品,被极为妥善地保存在这隐秘之处。
其中不乏有她所听说过的,一些名贵的‘藏品’。

鬼鬼带着她到一处舞台上,这是为她而准备的位置。
一道道的镣铐从天花板上垂下,锁在了女孩的手脚关节上。
她身上的束腰和项圈,让她几乎不能呼吸,更无法用力挣扎。

“放心吧 我会让你永远美丽的”
鬼鬼在女孩身上检查着镣铐,确保它们都上好了锁。
她操控着锁链,把女孩像木偶一样调整着姿势。
突然往上拉的镣铐,让女孩整个人离开了地面。
她的左手往上微弯举着,右手优雅地在抬在身侧。
纤细的双腿交叠,在踏在了空中。

“呜…呜!”
女孩到了现在,终于感觉到了害怕。
她看着鬼鬼,用眼神请求着。

鬼鬼却只是慢慢走了过来,抓住了她的裙摆。
触手在鬼鬼的手臂上爬行着,在女孩的芭蕾裙上缠绕。
薄纱一般的舞裙被染成了紫色,底下满是活跃的触手。
空中的女孩定住了姿势,却止不住地颤抖着。
全身的快感让她无从宣泄,翻起了白眼。
两根肉棒在舞裙的内衣里生长,在女孩的私处上撩动。
她看向了鬼鬼叫个不停,身体被媚药弄得越来越兴奋。
触手把她的身体润滑了遍,轻松地撑开了女孩。
她求饶的叫声渐渐变得兴奋,在触手的抽插下欲罢不能。
鬼鬼听着她的喘息越来越重,最后在空中颤抖高潮。

“呜…”
触手们把她大腿的湿润舔了个干净,堵住了她的两处肉穴。
女孩身上的芭蕾舞裙变回了白色,把触手们隐藏了起来。
但这样的白色,却不再是原来的纯白了。

她悬在半空,面向着台下的那些‘观众’。
这是她从未做过,最是完美优雅的舞姿。
这份优雅和柔弱如女巫所说,永远地定格在她身上。
从未落幕的芭蕾,是最为美丽的事物。

鬼鬼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新藏品,把灯火熄灭离开了藏馆。
还没走上阁楼,她就已经能感觉到身上的蠢蠢欲动。
一滴滴的粘液流淌在大腿上,她身上的裙子变成了肉质。
触手们在身上游动,追逐着鬼鬼淡淡的体香。

“啊!嗯呜!”
一团触手朝鬼鬼的脸上扑去,紧紧地抱着她的口鼻。
鬼鬼呼吸之间,满是它们那股香甜的蜜酒味。
几步的时间,她就已经浑身无力,软倒在了地上。
触手趁机入侵鬼鬼的嘴巴,又把她的喉咙当成泄欲的肉穴。
舌头被压在嘴里,不自觉地推着异物。
但在触手的本能里,这却是猎物配合的舔舐。
它们变得坚挺,在鬼鬼的喉咙里摩擦着。
几根触手缠着鬼鬼的脸,让她埋首吞吐着触手无法分心。

“嗯呜呜呜呜!”
被玩弄了一阵,鬼鬼的脑袋轻微缺氧,晕晕的趴在了床上。
一阵滚烫慢慢流入体内,触手慢慢从她的喉咙退了出去。
她张开了嘴,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盖在脸上的触手面罩一鼓一鼓,把充满了媚药的空气送给鬼鬼。
眩晕的感觉散去了些,但她却心跳加速燥热起来。
身上的裙子卸去了伪装,用长满触手的内侧抚摸鬼鬼。
这样的按摩像是故意的挑逗,让鬼鬼焦急地爬回了床上。
触手把两团乳峰捆住揉捏,不断涂抹着粘液。

“不要挤!呜!”

“呜…呜…”
那根粗壮的尾巴,在鬼鬼的后庭里抽送着。
身体本能地贴着床铺,把屁股高高地往后抬起。
这样的配合,在触手看来无疑是发情苗床的求偶姿势。
它们的攻势变得更加卖力,让鬼鬼好一阵惊喜。

触手的抽送越来越快,把鬼鬼的小腹顶到凸起。
她的叫声反而弱了下去,无力地喘息着。
那根尾巴用力一鼓,把滚烫的精华灌满了鬼鬼。
满溢的浑浊液体从后庭流出,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鬼鬼沙哑地呻吟,把手摸向了贞操带。
这是她全身上下唯一一处,没有被触手玩弄的地方了。
湿润的肉穴中,塞着一根触手化的震动棒。
这像是主菜后的甜品,她却也等得太久了。
鬼鬼有些不满地抓着枕头,摩擦着下身。

“呜…”鬼鬼抓住触手,往私处塞去
它却借着自己的湿滑粘液,从鬼鬼的手中逃脱。
触手服故意玩弄她,变成了宠物服的形态。
几团肉质在鬼鬼的手脚上凝固,变成了坚韧的拘束套。
纤细柔弱的手脚,变成了乳胶包裹下的可爱短肢。

“呜~嗯呜~”鬼鬼撒娇地哀求着
她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边的触手面罩。
一直呼吸着触手的媚药,她早已等不及触手的宠幸了。
私处的蜜液已经满溢,渴求着它们的活动。

“呜呜呜呜呜~”
触手面对着鬼鬼无敌的柔情攻势,无奈地拍了下她的屁股。
霸占着私处的触手震动棒,突然猛烈地旋转扭动。
鬼鬼蜷缩在床上,不断地摆动着短小的后肢。
她的口水和蜜液弄得满床单都是,湿透了一大片。
这个样子的鬼鬼,就像是只会享受高潮的肉块。
谁能想到,收藏了如此多女奴的女巫,竟然比自己的藏品更加堕落。

百合颤抖着爬上了阁楼,脸红地看着疯狂扭动的鬼鬼。
她又转身看了看自己在楼梯上滴落的痕迹。
看来,今天的打扫又有得忙了。
百合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口球,塞入了嘴里。
在脑后拉紧之后,她终于可以不用忍着快感了。
这个让她完全沉默的口球,有时候也不是没有用处嘛。

百合微不可闻地呻吟着,用一条触手扫把打扫着屋子。
可她走过的地方,有时候却会滴落蜜液。
身为鬼鬼的女仆,可真是舒服,又不容易做呢。

图书馆精选[AD]
鬼靈精本鬼
Latest posts by 鬼靈精本鬼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