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少女的末世之旅

”文豪试炼三期参赛作品”
点赞 收藏 评论 转发!

这个世界已经快要毁灭了。
该怎么说呢,人类滥用魔力,导致大源枯竭,也不对,应该是大源产出的量越来越少,这造成了大源这块蛋糕,注定要被所谓的精英贵族瓜分殆尽。
是的,现在这个世界,大半部分的贵族在每个地脉节点建设自己的领地并各自为营,而平民只能生活在沙漠当中,祈求贵族的馈赠,以及为贵族提供他们所剩无几的魔力。
当然,这和我们的主角,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平民少女,以及一位身穿漂亮的白色触手衣裙,却永世无法脱下的悲惨少女,可能,有一点关系罢。

 

“呼呼呼。”狂风呼啸,窗外黄沙漫漫。但狂风已然强弩之末,风沙退去,太阳重见天日。
“唉,这沙尘暴终于过去了。”一位黄发少女叹了一口气。
披在肩上的头发翘了许多,满脸的灰尘并不能遮住她姣好的容貌,也许给她好好打理一番,就能让她的外貌名扬千里吧。
但奈何她生错了地方,生在了一个平民家庭,平民哪里有这样好的条件让她变得美丽呢,即便如此,他的父母也给她最好的待遇——-她身穿据说是上个时代贵族所穿的宫廷礼服,但淡黄色的礼服早有些褪色,长而蓬松的裙摆现在只能遮住大腿,还在大腿附近有个很有恶意的开叉,让她穿着矮靴纤细白皙的腿露出一个绝妙的领域。
“艾琳娜,出去把沙子扫一下。”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
“好~,妈妈。”
“等等,艾琳娜。”一个中年男人叫住了要出去扫地的艾琳娜。“你真的不打算要和贵族成亲吗。”
“对啊,这些伪善的贵族,说是爱我,也就是馋我的身子而已。”
“好吧,爸爸妈妈尊重你的选择。”
“但父亲啊,要是我和那个贵族成亲,爸爸妈妈的生活也许真的会过上好的生活了吧。”
“没事,我们希望女儿幸福就好了。”
“好吧,谢谢你们。”黄发少女拿出扫帚出了门。
“但其实,我喜欢的是女孩子。”艾琳娜低估了一句。
“那么,接下来,要开始扫除了。”
艾琳娜的家位于村子较边缘,所以清扫工作有些困难。
“可,可恶,这些沙子,扫一下就乱动。”少女小心翼翼的扫除着这些恼人的沙子,但功夫不费有心人,这些沙子还是回归了沙漠。
“呼,总算干完了。”但在这时,一道微弱但非常好听的女声响起。
“救…救命…请给我水…”
远处的黄沙中,倒下了一个人影。
“有,有人脱水了?”黄发少女看见这个人影,直接跑向了沙漠。

 

艾琳娜在沙丘上一步步的走着,很多的沙子跑进了她的鞋子中。
“啊!可恶,这些沙子。”这些沙子让她寸步难行,还好,倒下的人影离她的村庄不算太远。走到了沙丘顶端,她看到了一个被粗布斗篷包裹着的人形。
“呼,呼,这人运气真好,幸好斗篷把他包裹着,要不然脸倒在沙丘上会窒息的…”
艾琳娜将这个人抱了起来,遮住脸的斗篷兜帽落下,一个美得令人窒息的脸显露了出来。
白皙而病态的脸庞,微微闭着的双眼,小巧的粉色樱唇,还有那纯白不带一丝杂质,扎着华丽公主辫的长发,只有上个世纪以及这些贵族的家庭才会出现这样美丽的人,不,不对,这个世界这么美丽的人估计只存在于传说当中吧。
“好,好美…..”艾琳娜不禁呼出了声音,但如此美丽的人为何不在贵族领地而要跑到沙漠里来呢?
在她思考的时候,她发现,这个女性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铁质的项圈。
像是黑铁制成项圈大概有3厘米粗,前方垂了一个铁质锁链到斗篷里面,项圈上纹有一道道像花一样复杂的纹路,在项圈的左边垂有一道铭牌。
(代号000,“被淫触礼服所囚禁,纯洁而又淫荡的公主”,本名,希尔薇娅,此实验品由埃尔维斯贵族所管理)
“原来她叫希尔薇娅吗…实验品…淫触礼服…埃尔维斯…等等,埃尔维斯贵族不是,那个天天骚扰我向我求婚的那个贵族吗?”
艾琳娜有些后怕。
“要是现在被发现,我拿着他们的实验品,那肯定就会找上我的麻烦了,不,不管了,先把这个美少女藏起来再说。”
她赶忙把希尔薇娅抱起来,然后从沙丘上狂奔回家。

 

“呼,呼,幸好我房间那里开了一个出去的门,不然抱着这么大个人在村子里会引起注意的。”
艾琳娜看着平躺在她床上,撤下斗篷的希尔薇娅。
如果希尔薇娅的脸已经够美丽了,那么她身上的裙装更是展现了,什么叫做纯洁而又淫荡的公主。
她身上穿着贴合她身体的白色修身礼服,胸和屁股不算太大,但有着优美s型曲线身材被这个毫无一丝花边褶皱,全身光滑的无袖抹胸修身礼服,毫不吝啬的展现在众人眼前,被像软橡胶一样材质的礼服包裹的身体,看上去光滑而富有弹性,让人不禁想触摸一番。
这件礼服是如此的贴合她的身躯,简直一点缝隙都没留出,感觉就像是,无法脱下一样,而上半身,与其说是抹胸不如说是深V的设计—–本就不大的胸被勒成水滴型,在胸的中间开了一个口,将本就不大的胸的一半都显露了出来,告诉了她为何淫荡,而且是不由自主的淫荡,为了惩罚她而出现的淫荡。
但白发少女额头微微皱起,原因可能是,她身上的镣铐。
和项圈一样样式一样材质的镣铐,拷在了被白色蕾丝花边过肘长手套包裹的双手上,和被白色蕾丝花边吊带袜包裹的双腿的大腿处和脚踝处,并用一道道锁链连接起来,礼服的裙摆还在右腿处恶意的开了一个快要看到内裤的开叉,以方便锁链的连接,而脚踝处的镣铐,更是想让人看一看,看样子完全无法脱下,被10厘米水晶高跟鞋完全包裹的双脚。
仔细一看,双脚好像浸泡在什么粘稠的液体当中,让人浮想联翩。
“太,太美丽了,纯洁而又淫荡的公主,希尔薇娅,好像,好像侵犯她那不由自主淫荡的身体…”艾琳娜走到了希尔薇娅旁边,但又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在想什么啊,我不是来救人的吗,只不过她真的是一个很有秘密的女性,特别是她身上的礼服,看样子完全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正当艾琳娜还在思考的时候,白裙丽人睁开了眼睛。
“艾莉…亚。”白裙少女微弱的问道。
“啊你醒了,你倒在沙漠里,被我救到了这里,哦还有,我叫艾琳娜。”艾琳娜一边说着,一边准备着水杯。
“这,这里是…”
“平民的村庄,你还没见过吧。”
“平民的村庄吗…..”希尔薇娅说着,用带着镣铐的白丝双手撑着床想要下来。
“等等等,你先别下床,你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先休息一下吧,而且你身上的衣服,还有镣铐太显眼了,先等等我去找个钳子顺便把我平常穿的衣服借给你。”
“没事,已经习惯了…”
“虽然如此,但你这样子出去太张扬了,万一被贵族知道了那可不好办啊,平民的衣服虽然没有你身上的衣服穿着这么舒适而漂亮,但为了藏起来你还是委屈一下可以吗?”
“不,我真的习惯了…”
“习惯归习惯,但真的,委屈一下好吗。”
“不,不是的。”
希尔薇娅一转语气,让还在忙的艾琳娜停下了手,只见希尔薇娅把裙摆撩起,把裙摆内壁的伪装解除,说道:
“这件衣服并不舒适,而且我也不想因为这件衣服变得漂亮,这件衣服已经折磨我数百年了。”
然后,她指了指内壁密密麻麻的触手。
“这件名叫淫触礼服的触手礼服,是我唯一的,伴随着我永生的拷问道具,是我永远无法脱下的囚笼,永远无法摆脱的折磨,以及带给我并不想要的欢愉的刺激,所以,我习惯了。”
“触,触手服?”艾琳娜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漂亮的女性所穿的衣服居然是一件触手服,在她的认知里,触手服是用来拷问女性或者贵族用来调教不听话的女性所用的服装,但这种一直会刺激到死的服装,眼前的女性却穿着,穿了几百年,这位女性受到了什么罪啊,为何要让她永世都被这东西折磨呢?
“那,那个,希尔薇娅…姐姐?现在这种情况需要我消化一下…信息量太大了….”
“抱歉…说了这么多….一下子没忍住….”希尔薇娅想伸手拿水,但她显然忘了自己被拘束到小腹周围的双手,一用力,就从床上掉了下去。
“希,希尔薇娅姐姐?你这样子被拘束着,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呢?”艾琳娜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跑过去扶起她。
吱呀,门开了。
“艾琳娜,该过来吃饭了。”艾琳娜的妈妈走了进去,正好看见把希尔薇娅抱上床的艾琳娜。
两人面面相觑。
“妈妈,听我解释。”
然而她的妈妈没有看着她,而是惊讶的看着,她坏中的希尔薇娅。
“为什么,传说中的人物,辅佐了曾经的霸王,但却永远要被淫触礼服侵犯的魔女,大罪之淫魔女,希尔薇娅,会在我的家里…..”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历史都把我描写成操纵国家的幕后大魔女了,我就是有事没事去帮帮这位皇帝,以及后面继任的,其实本职还是一个花店老板了~”希尔薇娅听到某个历史书上夸张得记载,笑的锁链都在颤抖了。
“只不过,原来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只不过那时候,我只是一个人去旅行罢了。”
“可希尔薇娅大人,您为什么放弃国家这么好的待遇而出去旅行呢。”艾琳娜的父母问道。
“因为啊,你想想,一个很多年都不改变容貌,一个一年四季都穿着同样衣服的热闹,要是看到她,她最有可能被称为什么呢?”
“答案就是,怪物。”
“以后我只会离一般人越来越远,所以,我选择了旅行。”
“可希尔薇娅大人,你与我们是如此的亲近…”
“不如说我本来就没有摆架子好吗,我又不是什么说着一堆听不懂的语言的大魔法师,只是一个少女罢了,一个维持了永恒容貌的少女。为什么会离一般人越来越远呢,答案就是。”
“虽然你们和我十分的亲近,但其他人呢,其他不了解我的人呢?”
“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不把我当人看了。”
“是,希尔薇娅大人说的对…”
“好了,也别叫我大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永生者了。”
“但希尔薇娅姐姐,你身上的镣铐是怎么回事。”
“啊,那是因为,这个地方的贵族想要得到我,于是他就用整个村庄为威胁,要我带上这一副镣铐。”
“可我本来以为就是一个坚硬的镣铐,可没想到,是古代文明用来拘束最大罪的魔法师所用的镣铐,一瞬间我的淫魔法都被封印彻底,然后被抓去当实验品了。”
“说是实验品其实就是天天活化我身上的触手礼服让我发出淫叫来观赏的,毕竟这样一个穿着漂亮触手礼服的美少女确实会让人想要欺负她,可他们忘了,我还有强化身体这一招。”
“于是我就趁他们不注意逃了出来,但身上的镣铐,无论我怎么扯,都扯不下来,只会被镣铐摆成容易被触手礼服侵犯的样子,但长期穿着触手礼服的我身体内能用的魔力实在是很少了,于是缺少魔力,就这样倒在沙漠里。”
“原来如此…”艾琳娜不经说到。
“好了,说完了,总之还是谢谢你们收留了我,需要我帮点什么忙吗,别看我现在这样子,端一下盘子啥的还是能做到的。”
“希尔薇娅大人,没必要劳烦你。”
“没事,你们先去忙吧。”
“是..”艾琳娜的父母走开,但艾琳娜还站在原地
“…希尔薇娅姐姐,你还是就在家里坐着就好了。”
“为什么呢。”
“…希尔薇娅姐姐,你现在又失去力量又带着镣铐,为什么还要逞强呢?’”
“没事,习惯了,这点拘束还是难不倒我的。”
“唉,希尔薇娅姐姐,说老实话你现在这个样子。”艾琳娜走上前去按住了她。
“你现在连反抗我这一个少女的力气都没有,为什么还要逞强呢?”
“….被你发现了…其实这副镣铐还让我对触手礼服的操控性降低,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没有力气的原因…现在触手礼服就算被扯一下,都能活化它让我生不如死…”
“那希尔薇娅姐姐,我把你抱上床。”
“不,不用了,走路我还是没问题的。”希尔薇娅站了起来,随着锁链碰撞的声音,希尔薇娅走向了艾琳娜的卧室。
“希尔薇娅姐姐,小心….”这时候她看见了希尔薇娅的背面,以及走路时候的样子。
大的不像样的U形开口将希尔薇娅几乎所有的后背都暴露在空气中,甚至U型得底部还暴露出了一点点的股沟,她的屁股随着她优雅猫步的走动,紧绷的屁股甚至可以看到扭动,但更仔细看,踩着10厘米高跟鞋走着困难猫步的双腿每踩一脚都在颤抖,虽然希尔薇娅还是在保持这优雅的姿势走动,但根据她那性格,她显然不会享受这种走动的,更像是,穿着这身触手礼服,以后只能这样被强迫着走,以这种痛苦的姿势。
但艾琳娜显然被着光滑的后背迷住了,她走到希尔薇娅后面,抚摸了一下她的后背。
暴露出来的皮肤显然是希尔薇娅的弱点,“啊!你干什么?”希尔薇娅痛苦的走路姿势一维持不住,右脚不小心跨大一步,带动了全身的锁链让她摔倒了地上,然后,摔倒的过程中,尖细的鞋跟踩到了触手礼服的后裙摆。
“啊,希尔薇娅姐姐,我不是故意…”艾琳娜发现希尔薇娅身上的镣铐上的纹路正在发光,而希尔薇娅,睁大眼睛,看着身上的镣铐。
“不,请别,不要,不要侵犯我了。”
长期穿着触手礼服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离开触手礼服就无法活动,而她现在已经无法控制触手礼服了,这样任人摆布的身躯,又如何反抗穿在身上的囚笼呢?
艾丽卡发现,发光的镣铐把希尔薇娅德双手交叉铐在床头,大腿和小腿上的镣铐铐在一起,而小腿上的镣铐则铐将她的双腿分开,让她以M字开腿的样子被拘束在床上,这是,已经开叉的触手礼服的裙摆滑到了一遍,将她穿着触手蕾丝吊带袜的双腿灌满粘液的高跟鞋,以及她紧绷的蕾丝内裤,全部暴露在外。
只见紧贴着她身躯的触手礼服的所有部分都开始收紧,礼服,吊带袜,长手套都分分收紧了一圈,一股色气的勒肉感展现在希尔薇娅的大腿中部和手肘处,更过分的是,被压迫成水滴状的双乳现在更是变的更窄,就像是要挤出奶水一样,而纤细得腰枝,更像是穿了一个束腰一样,微微有一些沙漏一样的样子。
“希,希尔薇娅姐姐,你没事吧。”
“哈啊,哈啊,我…没事…啊唔”项圈突然弹出了一个带有粗大假阳具的口球塞在希尔薇娅口中,而早已习惯喉咙被粗暴插入的希尔薇娅,配合着假阳具的插入很顺利的就把假阳具吞进口中,从口球里流出的香津一滴滴的流在被压迫到极限的双乳上面,而希尔薇娅一脸德抗拒,但又脸色红润,似乎对接下来对她百年一直要经受的折磨有一丝丝期待?
很快,触手礼服就开始它的活动。
这时候,后庭的触手突然开始了抽插,表面上看着是抽插,实际上,触手礼服正在将它最近收集的淫水对希尔薇娅进行灌肠,后庭和肠道被触手爬满并改造,让这两者就算被碰一下就会产生无穷的快感,只见后庭的触手不仅在抽插还在旋转,而内部却将淫水喷入体内留进肠道,肠道被灌满的感觉,后庭被抽插的感觉,希尔薇娅马上就到达了高潮。
“呜,呜,呜~”希尔薇娅双眼发白,身体颤抖,而被触手吊带袜和长手套包裹的手指与脚趾,被触手长手套分开,触手长筒袜分开,让希尔薇娅用双手双脚缓解的自由都没有,不,靠触手礼服才能活动的希尔薇娅,手指和脚趾又怎么能依靠自己的神经动起来呢?随着时间的流动,希尔薇娅紧绷的小腹,居然稍微鼓了起来,而此时,触手停止了灌肠,而希尔薇娅,从降低的快感当中,恢复了一丝神智。
但希尔薇娅完全不庆幸,因为,这稍微一个停止,马上下一个折磨就要开始。
很快,她的小豆豆直接被触手扯出蕾丝内裤的缝隙,并且被大腿环弹出的铁圈卡住,被拉到极限的小豆豆受到的了大腿环不停的电击。
“呜!呜!呜!!!!!”这时候,口中抽插的假阳具突然拔出,而希尔薇娅直接叫了出来。
“好疼!好疼!好疼!求求你!不要电了!”
但触手礼服显然不会放过她,只见一直没入小穴提醒着触手礼服快感刺激的触手,不停的,不停的撞击着她的花蕊,娇嫩的子宫内壁再一次收到了摧残。
“呜,呜,呜,不要,不要插入了,我不想这样被对待!”希尔薇娅被这样的的刺激直接哭了出来,一滴滴的眼泪流在脸上,而触手礼服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想法,电流加大,抽查加快,就算尿道也这样被手指粗的触手抽查着,三根触手不同频率的抽插,给希尔薇娅最强大的刺激但不至于让她失去意识,这样的酷刑任她怎么叫喊都不会停下,待希尔薇娅有些没有反应的时候,突然电流加大,胸部,三穴处都开了一个大口,被挤压出来的乳汁,肠道收缩,小穴收缩喷出来的淫水,一直不停的不收控制喷的房间到处都是,有些还喷到了看着的艾琳娜身上,直到希尔薇娅晕过去才结束,而晕过的希尔薇娅,乳汁和淫水,还在小幅度的喷着。
“对..不起….我哈啊,会整理干净的。”从昏厥当中醒来的希尔薇娅顶着被拘束还在喷射乳汁和淫水的身体,对艾琳娜抱歉道,“我也..不想..这么…淫乱…只是…千百年来…身体就已经变成…这样…的了。”
“……是谁害的你这样的….”站在一旁的艾琳娜问道。
“一群已经死去的人…..”
但艾琳娜却不顾希尔薇娅还在流着各种各种液体的身体,直接抱住了她。
“不知为何,我有种想抱住你的冲动…..千百年来你受了不该有的苦了,希尔薇娅姐姐。”
希尔薇娅从她看到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影子,她直直的看着前方,然后,眼泪不知为何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呜呜呜…谢..谢..你…艾.莉…亚…”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在这之后,希尔薇娅又在这个家庭生活了许久。
“希~尔~薇~娅~,该吃饭了。”
整理给希尔薇娅的房间门吱呀呀的打开,随着锁链碰撞和高跟鞋哒哒哒德声音响起,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房间里出来。
“我又不需要吃饭,就不用喊我了吧。”
“只是想要让你感受一下吃饭的气氛了。”
白发少女轻轻坐在座位上,双手放在腿上。
“希尔薇娅,啊~”
“没必要把我当个花瓶一样对待吧….”希尔薇娅很不情愿的张开了嘴。
“再说希尔薇娅姐姐现在不就是个花瓶呢。”
“…..确实….”
平民家吃饭也不需要什么礼节,一家人其乐融融,希尔薇娅感觉最近几天在这户家混吃混喝,挺亏待她们的。
“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不行,希尔薇娅,先不说发现的问题,万一你又把你身上的衣服启动了怎么办?”
“还不是你摸我的后背…”
“这的确是我的错了!但希尔薇娅,现在你不是没有我扶着连站起来都很困难的吗?”
“站,站起来?这点小事我还是做的到的。”
希尔薇娅尝试站起来,但没有力气的腿,重重的锁链,还有尖细的高跟鞋,让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然后,重心不稳跌在艾琳娜怀里。
“我就说,希尔薇娅你不被我扶着都站不起来,就不要一个人行动了,还是老老实实让我们帮助你吧。”
“…不解开这个东西….总不可能让你们一直帮助我吧…”
“那要不然我去给希尔薇娅把钥匙偷过来?”
“啊….这也太危险了…”
“哈哈,说说笑了,我们平民怎么可能反抗那些大人物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出嘈杂的声音?
“艾琳娜,快出来,我们谈好的事情呢?”
“遭了,希尔薇娅,快躲在你的房间里。”
“为什….”
“别管了,躲起来,这是关着你的贵族家的大少爷。”
艾琳娜赶快发希尔薇娅藏起来,然后走到了外面。
“您..您好啊,珀忒透少爷。”
一个留着黄色头发的年轻男人,嚣张的走到艾琳娜面前,打量了一下他。
“哦,我的艾琳娜,你怎么变得更加的…脏了?”
“啊…哈哈,有几天没洗澡了…”
“哦,艾琳娜,要不要,来我这里洗澡呢,保证让你焕然一新呢。”
“不,不用了,不用劳烦你了。”
“可我没找你讨论洗澡的事情呢,我的艾琳娜,你的婚纱我都准备好了,为何还不和我结婚。”
“啊…珀忒透少爷…小女子一没外貌二没钱,为何要找我成亲?”
“不为什么,我就想和你成亲,就这样。”
“那..让小女子多准备准备几天好吗…”
“你上次也是这样说的,但,我找你也不是为了结婚,说,我的实验品,希尔薇娅,她现在在哪里?”
艾琳娜突然吓了一跳,然后说到:
“希尔薇娅,我这里没有叫希尔薇娅的人。”
“哦,是吗?那我一个一个房子找了,如果我看见希尔薇娅了,那么,你们全村人,都得因为偷贵族的物品而死哦。”
“你..你也没必要要全村人死吧…”
“好了,够了,我跟你走就好了。”
这时所有在场的人都看见希尔薇娅一瘸一拐拖着锁链走到了那个大少爷面前。
“我跟你走吧,是我自己逃出来的,和全村人无关。”
“哦,私自修炼淫魔法的骑士团长,希尔薇娅,身上的淫触礼服穿着还舒服吗。”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艾琳娜不禁问道。
“祖上的书籍罢了。”
“如你所见,穿着还蛮舒服的,除了行动有点不方便之外。”
“哦,你逃出来的时候这么敏捷,为什么现在又这么没力气了?”
“那是因为…”
“我懂了,希尔薇娅公主,你一定又是被这件舒服的衣服惩罚了吧。”
“….”
“我就不明白了,一个身体上所有穴都被插入的女人,为什么还没有堕落于快感当中,到底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你?”
“唉。”珀忒透叹了口气。“不管了,既然你出来了,那么这个村子的人都幸运的活了下来,然后,你。”
她指了指旁边一人高的鸟笼。
“到这里面来吧。”
“希尔薇娅不要!”艾琳娜喊到。
“好。”
希尔薇娅一步步的走向鸟笼,然后锁链消失,希尔薇娅被双手举过头顶,双腿鸭子坐的姿势拘束在鸟笼里,不用说,鸟笼也是和镣铐一样的材质制成的。
被拘束的一瞬间,希尔薇娅病态一样白色的脸上出现了微红,然后她大口出气。
“媚药就这个浓度就好了,控制一下刺激她的程度,让她就这样保持兴奋但高潮不了的状态,别像上次玩到几天都醒不过来。”
“你,你对希尔薇娅做了什么!”
“哈,哈,哈,艾琳娜,不用了,谢谢你们,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股电流通过了希尔薇娅的敏感处,让她直接晕过去。
“就让她睡一会吧,免得看见肉麻的离别之景。走吧。”
“希尔薇娅,希尔薇娅,希尔薇娅!”艾琳娜一边看着走着的人群,一边喊到。
但有个护卫还留在原地。
“其他人退下,少爷有事要单独给她说。”
然后护卫走到了艾琳娜面前,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大的盒子,送到艾琳娜手里。
“穿上这里面的东西,然后站到盒子上,盒子里有空间传送法阵,能将你传送带少爷宅邸里,只要你还穿着里面的东西,少爷就会放掉魔女。”
“我凭什么相信他?”
“少爷说到做到。”然后这个士兵也跟着队伍走开了。
“艾琳娜!”她的爸妈跑了出来,“发生了什么,希尔薇娅怎么走了。”
“她准备自己去旅行了,顺便寻找解除镣铐的方法。”
“可,希尔薇娅大人这样,怎么走啊。”
“没事,她会有办法的。”只见艾琳娜眼角划过眼泪。

 

 

 

待艾琳娜的父母睡着,艾琳娜醒了过来。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只能相信他了。”
然后艾琳娜打开盒子,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件,婚纱?
这件长袖高领鱼尾婚纱说是婚纱,但拘束意味也太浓了:领结外面连接了一个白色项圈,项圈后面有一把钥匙插着,然后,在长长的蕾丝袖子里通过短小的皮带将一对长手套连接在里面,同时,连接的长手套出露的手腕附近,通过一个铁链将两个白色的手套铐着,手铐看样子和长手套是一体的。
再看上身,保守设计的婚纱在背后露出一片,和希尔薇娅背后露出的程度差不多,但是是一个竖着的椭圆而不是一个U形,椭圆的上方是项圈,下方则是靠近屁股的部位,不用说,穿着这个婚纱,一定会露出一点点屁股沟吧,前方则是能露出北半球的开口,而通过衣服可以看到,有两个圆环在靠着乳头的地方。
而下身,薄纱制成得鱼尾裙摆有一部分拖在地面,可见这件衣服并不是适合行走的,而是很限制人的行动,从透明薄纱里看到的蕾丝内裤,长筒袜,以及一双看起来就不适合走路的3cm防水台15cm跟的高跟鞋,不用说也是连接在一起的—内裤附近的薄纱透明程度虽然低一些但也将内裤朦胧的露出,内裤上的吊带和长筒袜连接在一起,而直达大腿中部的长筒袜和朦胧露出的内裤形成了一个性感的绝对领域,而长筒袜袜边也有一个白色的大腿铐,链子和手套那里一样松松垮垮的挂着,而在长筒袜附近,薄纱开了一个菱形的小口,从小口出可以轻易看到穿着者双腿上的大腿铐以及随风飘动可能露出的内裤,往下看,长筒袜的脚和高跟鞋粘在一块,让一体色的长筒袜加高跟鞋更不如说是一个吊带靴,虽然粘在一块,同样也有个脚铐在脚踝附近,并有两条链子连接在婚纱德鱼尾处,同样链子也松松垮垮的挂住。
而每一个镣铐,都有一把锁挂着,当然,和长筒袜长手套高跟鞋一体的镣铐又怎么能打开呢?
总得来说,穿着这个婚纱,除非打开项圈,否则,身上的婚纱主体,内裤,长手套,长筒袜,高跟鞋,都是会铐在身上脱不下来的,要是自己无法打开这个项圈,婚纱就无法脱下,自己也就一生会被拘束在这件漂亮的婚纱当中了。
艾琳娜明白了,穿上这件婚纱,自己就落入了那位少爷的掌中,再也出不去了,也就是说,这位少爷要拿她自己,和希尔薇娅做交换。
艾琳娜一阵后怕。
“啊啊啊啊,不管了,我又没死,这种代价挺小的了,就是。”
“有点放心不下我的父母。”
“不想了,穿上就穿上,事情还没结束呢,可是..”艾琳娜将项圈打开,“这该怎么穿呢?”
就在这时,婚纱突然化作光粒,飘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她的手上多了一把钥匙。
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白色的手指修长而性感,配上手铐更有种楚楚动人的感觉,同时,她感觉被长手套和长筒袜覆盖的部分传来一种紧绷的感觉,这种紧绷德感觉让自己关节的活动幅度都小了一些,然后就是穿着高跟鞋的双脚,穿着高跟鞋她的屁股随着走路都在不自觉的扭动,她有些明白希尔薇娅穿着了这些繁复而又控制意味很强的东西,是什么感觉了。
虽然穿上,但盒子里的法阵还没有启动,同时,她瞥见了盒子里面放着的头纱,以及蓝宝石耳坠,还有留下的一张纸条。
“带好头纱,戴好耳坠,将钥匙挂在项圈上,法阵自然会启动。”
“…可恶,让我穿上了这一件衣服还要准备这么多。”
然后她将头纱带上,耳坠带上。
神奇的是,带上头纱和耳坠的一瞬间,自己有些炸毛的头发变得整齐,灰蓬蓬的脸变得光洁。波浪卷的头发披着拖地而轻盈的头纱,让自己宛如一个出嫁的大小姐。
再照镜子,配合着这一些镣铐,更加让自己楚楚动人,他甚至有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想被永久拘束在婚纱里的感觉。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啊,只差最后一步了。”
然后她将钥匙挂在了项圈上。
这时候,蓝宝石耳坠突然发出一阵阵蓝光,紧接着,她身上的镣铐都收紧到只有20cm,袖子变得贴合于手臂,然后大腿环弹出两个铁链,将她的双手拘束在腹部范围附近,就像文雅的大小姐一样。
这还没完,这时候,胸的根部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的圆环,然后射出了一个个小的细丝,和小圆环组成了一个压迫双乳的贞操胸罩,同时,伸进圆环的乳头被圆环卡住,从胸部的开口处,可以看到乳头的形状。
同时,内裤也起了反应,内裤收紧,让屁股紧绷,同时后庭插入一根棒子灌入了一阵阵液体,然后尿道被塞入了尿道塞,同样也灌入了一些液体。
“这是…什么…为什么…衣服会有这样功能….”灌入的液体停留了一会之后便流出,之后,又有新的液体灌入膀胱以及肠道里面,带来了一阵阵腹胀和尿涨感之后便没有流动。
随后,一个直达花心的震动棒直接捅入了艾琳娜的花心。
“啊!什么东西,啊!进来了。”连人事都没有过的艾琳娜怎么受得了直到子宫的震动棒呢?
只见艾琳娜突然弯下腰,就在这时,一个束腰在婚纱外部腹部处形成,直接剥夺了艾琳娜弯腰缓解痛苦的权利。
“可,可恶,要把这件婚纱…脱下….”她想伸手拿钥匙,但被拘束在腹部,腰也被拘束挺直的的艾琳娜如何拿到挂在脖子上钥匙呢?只见不适应高跟鞋的双脚一摔,震动棒突然加大功率,一股电流流过全身,她便晕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艾琳娜,穿着一件好看和她相配的婚纱,但这件婚纱,漂亮的同时,剥夺了她的自由。

 

“唔…我得赶快去救希尔薇娅….”
艾琳娜醒来,看见法阵打开,自己便站了起来,但站起来的时候她发现了异常的情况。
“奇怪了…”她发现自己完全没有穿过高跟鞋,但穿着15cm的细跟高跟鞋,她居然做到完全不靠手就能站起来的程度,同时,她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脚,好像是被衣服操控的一样,而指令是从脑袋发送到头纱上围在额头上的头饰,然后发送到衣服上的。
“不管了,钥匙还在,有机会骗他给我脱下吧。”她小步走向盒子,然后一阵强光闪过,她便被传送到宅邸。
随着光芒过去,她发现,自己被传送到宅邸的大厅,而那位少爷,正坐在自己面前,旁边放着笼子里喘着粗气的希尔薇娅。
这位少爷看了一眼,突然站起来:
“不会吧,你真的把这件婚纱穿上了?”
“不是你叫我穿上这个,换希尔薇娅的吗?”
“唉,既然你穿上了,那我的目的也就达成了。”然后她讲希尔薇娅身上的镣铐解除,笼子打开,但希尔薇娅却没有出去,只见她猛的按了一下隔着触手礼服的小穴处,然后就像满足了什么一样,放松了下来。
“哦对了,淫魔女,我已经从你身上得到想要的东西了,你可以走了。”
“走?”只见希尔薇娅运作魔力,“我的仇还没报呢。”
“淫魔女你最好小心一点,我还没说她身上婚纱的功能呢。”
“虽然她穿着拘束婚纱站在面前,但其实,她身体运动神经已经全部消失了,她现在是通过头饰用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和你一样,当然。”
只见她指了一下站在那里的艾琳娜,只见艾琳娜双腿不受控制的小跑了一会,然后摔在地上,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就像瘫痪了一样,永远也起不来了。
“我也可以控制她的任何动作。”
“同时,衣服内从你身上得到的禁咒配合我们家的法术,能让她一直永葆青春,同时,肠道内灌入的液体也能让她不吃不喝。”
“但这些,都是透支她未来的生命的。”
“也就是说,她现在能永葆青春,直到50岁。”
“而如果你想向我发动攻击,我就能通过衣服自带的法阵,让她剩下的寿命化为能量,将这里夷为平地。”
“希尔薇娅,你准备怎么做。”
而艾莉亚却说到。
“希尔薇娅,你走吧,一个平民能确确实实的活到50岁,已经很幸福了,况且还能永葆青春,这对于我而言不是诅咒而是幸福。”
“….再见,艾琳娜,但我,还想和你拥抱一会。”
只见希尔薇娅走向了倒在地上的艾琳娜。
有士兵想要拦住希尔薇娅,却被少爷叫住。
“我们已经赢了,不用管这位淫魔女了。”
希尔薇娅抱起艾琳娜。
“希尔薇娅,你怎么还不走。”
“我有能解除控制法术和自爆法术的方法。”
“希尔薇娅,你..”
“不要太大声。”
只见希尔薇娅,将自己的触手长手套用手拉下,拉下的同时,还有几根触手恋恋不舍德缠住希尔薇娅的手。
“希尔薇娅,你不是不能脱下。”
“可以脱下,但身体回受不了外界的刺激,但我用了一下屏蔽知觉的法术。”
艾琳娜看见希尔薇娅手,光滑的手不带一丝老茧和皱纹,皮肤紧致的仿佛吹弹可破,还有布满手的粘液。
“委屈你了。”
只见希尔薇娅将粘液涂在艾琳娜的拘束婚纱上,给本就色气的婚纱增添了一股说不出来的色情。
“淫魔法是用我的爱液驱动的,你现在全身都是我的爱液,也就是说,渗透进婚纱的爱液马上就能把婚纱上几个法术解除掉,还能顺便送你一个自净法术,但很抱歉的是,你的神经我无法回复,你以后只能靠这件婚纱生活了。”
“希,希尔薇娅,谢谢你…”
“不用谢,我应该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
“喂,淫魔女,你在她身上涂了些什么。”
希尔薇娅将长手套放在手上,长手套如同一条蛇一样将希尔薇娅的双手吞噬。
“我的爱液,至少我走之前也该给她留下一些我的气味。”
“因为,我是淫魔女。”
只见艾琳娜身上一道强光闪过,身上的锁链全部消失,同时,被爱液涂满德婚纱又变得如同拿出来的时候一样的新。
“希,希尔薇娅,这是你逼我的。”
只见那位少爷念叨着咒语,但艾琳娜身上的婚纱没有任何变化。
“再见了,小少爷。”一道强光从希尔薇娅手中发出,贵族连同他的卫兵都消失在强光当中,而希尔薇娅和艾琳娜,逃出了这个宅邸。

 

 

“希尔薇娅,你真的要走了吗?”
“是的,我该走了。”
只见艾琳娜提着婚纱的裙摆,小步快跑到希尔薇娅面前。
“那希尔薇娅,可别忘了我啊。”
“不会的,艾琳娜,我会记住你的。”
披着斗篷的希尔薇娅走向黄沙之中,留下后面穿着婚纱的身影越走越远。
“我会记住你的,艾琳娜,这孩子长的太像你了,艾莉亚。”
而后,希尔薇娅不知走向了何方。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永生少女的末世之旅》有4条留言

  1. 多久更新公主型奴隶拘束套装啊,写的太好了。不知道去哪里赞助,真的是大大写的太好了

    0
    回复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