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磨坊

basana
Latest posts by basana (see all)

【初来乍到,也不太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类型的地方,总之先试试水吧,PS,这粉色网站真难用】

“听说上个月艾尔诺领又传出备战的消息了?”

慢慢放下了手里的公文,瓦尔迪诺伯爵夫人看向了一侧的幕僚长。

“是的,夫人。”须发花白,却又精神矍铄的卡利诺夫幕僚长微微颔首,“多利宁子爵自从继承了他父亲的一切后,就一直对我们艾尔冯斯地区的那几个矿山有点想法。但依我看来,放出这种消息威胁的意思更大一些。”习惯性地捋了捋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胡须,卡利诺夫翻开了手里的卷宗,“事实上,您也知道,如果没有奥加诺伯爵的授意,多利宁子爵哪怕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敢动我们埃文斯的一根毫毛,现在也是如此,毕竟奥加诺伯爵表面上还不能与我们交恶。”

“哈,”瓦尔迪诺伯爵夫人苦笑一声,“要不是顾忌到我死去的丈夫是他的堂兄,奥加诺早就想要对我下手了吧。”

“不,夫人,我觉得您应该对我们的骑士们更有点自信些。”

听着卡利诺夫的话,瓦尔迪诺伯爵夫人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谢谢,卡利诺夫,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很难想象单凭自己是否能够撑这么久。”

“那是我的荣幸,夫人。”

 

幕僚长离开后,瓦尔迪诺伯爵夫人不自觉地抚摸向自己的脸。在她出生时,右脸就带着一个红色胎记,虽然她本身是个美人,但那个覆盖了她小半张脸的胎记的确破坏了她美丽面容的完整性,使得她不得不戴上一副描绘着精美花纹的面具来遮挡这一遗憾。

不过她的丈夫和领地的下属们却根本不在意这点。她时常会回想起瓦尔迪诺伯爵仍在世的时光,自从她14岁嫁过来后,瓦尔迪诺经常会亲吻她脸上的胎记,并温柔地告诉她这其实是神因为妒忌她的美貌而给她的。而下属们私下里都称呼她为“天使诺安娜”。唯一不同的是她的领民们,由于她的着装和一贯的公平行事态度,市井里对她的称呼是“铁面夫人”,这倒是符合她在领民面前的一贯形象。

“相信我,亲爱的诺安娜,你的外表是神的赐予,你的温柔和铁面无私并不矛盾。”这是瓦尔迪诺经常在她耳边说的话。

现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瓦尔迪诺也不在了。

正当她沉浸在往日回忆中时,房门被敲响了,是女仆长。

“夫人。”女仆长提起裙边微微欠身。“席卡娜女士前来会见。”

“请她进来吧。”

梳着贵妇发髻,一身和发色相同的火红色裙装女性走进了房间,一进门,她就打开了手中的孔雀毛扇子,掩着鼻子,露出夸张的厌恶表情。“我的天,每次来都能看到你都把自己埋在一堆无聊的卷宗里,再这么下去,你都快变成和那群老古董一样的人了。”

“你总是看那群人不顺眼,席娜。”合上了手里的卷宗,瓦尔迪诺伯爵夫人缓缓站起身,绕过书桌,以一个拥抱迎接了款款走来的席卡娜。“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难道追求你的男士们还不够多吗?”

“别这么说,诺安娜,你知道我那只是逢场作戏而已。”轻轻地吻了一下伯爵夫人的脸颊,席卡娜缓缓地摇着手中的扇子。“我早就和你说了,什么时候你可以把这个冰冷的东西摘下来,每次看着它都让我感觉你美丽的脸在哭泣。”扇子一合,席卡娜无视了伯爵夫人小声的抗议,伸手摘下了对方的面具覆在自己脸上,“哦天呐!明明是那么一副美丽的面庞,为什么非得让这么个东西来掩盖住她的光彩!”

“席娜,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男士却没一个人能够把握住你的芳心了,”伯爵夫人掩着嘴,一边忍着笑一边捂着自己的小腹,“天啊,别逗我笑,你知道这束腰勒得我根本不能大喘气。”

“好吧好吧。”席卡娜放下了手中的面具,慢慢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你知道的,我平时绝对不会像你一样这么虐待自己,哪怕我的束腰松了好几个扣子,那些男人依然会追过来,对我说着自以为很帅气的所谓冒险故事,就像这次一样。诺安娜,你猜猜我遇到了谁?”

看着表情慢慢变得严肃的席卡娜,伯爵夫人意识到这位好闺蜜想要说的事情显然很重要。她走到房门前,和门外的女仆长交代了一句,便锁上了门,调整了一下裙摆坐在了席卡娜对面。

“你听到了什么吗?”

“你对城里的销金窟了解多少?”没来由地,席卡娜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伯爵夫人摇摇头,“不是很多,虽然知道他们也是在我们的税收名单上,但我很少去了解他们的具体情况。”

“真是标准的大小姐,”席卡娜笑了笑,“你应该知道,我说的销金窟很多都是那种上不了台面却又可以让人一掷千金的地方,例如赌场,例如娼馆,事实上,我想说的是你最不了解的那种。”

“你是说,娼馆?”伯爵夫人眉头微蹙,“但是这种地方……并不算违法。”

“不不不,”席卡娜打开手中的扇子,轻轻摇了摇,“严格来说,并不是娼馆那种低级的地方,那里只是一个沙龙,一个可以供贵族和贵妇人之间交流的场所。”

听到这里,伯爵夫人松了口气。“沙龙吗?这个我还算了解,而且我也经常去的。”

红衣美人的表情却变得奇怪了起来。

“不,我认为你说的沙龙我将要说的肯定不是一个东西。不过在说之前,我要先确认一点,诺娜,你是相信我的吧?”

伯爵夫人面色一整,能用上只有两个人才用的亲昵称呼,席卡娜要说的话肯定是极为私密的。她点点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是的,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相信你的。”

“好吧,那我就说了,那个地方,伊卡兰区的佐特大街10号,其实是个淫乱窟。”稍微顿了顿,席卡娜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微笑,“诺娜,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也不要问我到底去过几次那个地方,你知道我的为人,要不是因为瓦尔迪诺是我从小一直尊重的人,我早就……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地方,是给贵族和贵妇人们提供肉体交流的地方,大家各取所需,但又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也是个交流情报的好地方。”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天……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饶是伯爵夫人早有准备,却还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情况,不由得有些错愕。“卡利诺夫从来没和我说过。”

“或许卡利诺夫也不知道这个地方,你要知道,作为你的幕僚长,他也是在很多人的戒备名单以内的。而我不一样,有的是人愿意邀功一样把这种地方的信息告诉我,甚至带我过去‘参观’一下。”席卡娜微微扭了扭身子,视线看向远方。“一开始,我和你一样,以为那只是个普通的沙龙,最多是一群男人一边炫耀一边谈论着无聊的话题,一群女人一边吹嘘一边比较着衣着装饰,但等我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完全不一样。不过也幸好那里环境的特殊性,才让我听到了有趣的东西。”

说到这里,席卡娜停了下来,从小巧的手包里掏出一支细长的象牙烟嘴,熟练地装上一支烟卷,正要点燃时,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伯爵夫人。

“可以吗?”

伯爵夫人只能报以苦笑,“当然可以。”

席卡娜熟练地叼着烟嘴,指尖搓出一个小小的火苗。灰褐色的烟卷在火焰的炙烤下缓缓散发出一阵清香。

“你还是在抽这种烟吗?我早就说过了,身为一个魔幻师,这东西对你的伤害比普通人更大。”

席卡娜缓缓吐出一个烟圈,笑颜如花。

“当初我就一直赌气,我到底哪儿比不上瓦尔迪,甚至开始学他抽一样的烟……当然,如果你肯娶我,那我从现在就戒烟。嘿!别碰那个!好吧好吧……我继续说。”躲开了伯爵夫人伸向烟嘴的手,席卡娜面容一整。“具体是谁说的,我也不知道,但那个人信誓旦旦地告诉我,隔壁的那个小混蛋想要打你的领地的主意。”

“我想,我们刚刚还在讨论这件事,”伯爵夫人笑了起来,“卡利诺夫说那个……嗯……‘小混蛋’正在召集人马,有备战的迹象。”

“不,诺娜,你什么都不知道。”一缕烟气萦绕中,席卡娜慢慢放下烟嘴,弹了弹烟灰。

“我说的那个‘小混蛋’指的是瓦尔迪那个亲爱的堂弟。”

“什么?”

“亲爱的,这是个有点长的故事,而且……”席卡娜突然停住了嘴,侧耳倾听了一会,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我得先离开一会,回头等我的消息,我们另外找个机会来说这件事。”

 

送走了席卡娜,伯爵夫人陷入了沉思。

这位与其说是闺蜜更像是爱人的魔幻师给自己带来的这个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相比较之下,她反而对于那种正面对敌的场面比较游刃有余,很多涉及到阴暗面的事情,都是由卡利诺夫幕僚长着手操办的。她知道,作为一个领主,她着实不合格,尤其在应付贵族间的尔虞我诈上,让她感觉颇为棘手。

但这次她打算补上这一课,所以在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后,她招呼了门外的女仆长。

“请让卡利诺夫先生过来一趟。”

很快,幕僚长走进了房间,很少有地,诺安娜仔细端详着陪伴着自己长大,一直辅佐自己的这位老人。年轻时的军旅生涯让这位老绅士的身体依然硬朗,但脸上的皱纹和花白的头发已经显示出他不再如年轻时那样精力充沛。

或许自己应该下决心成长了,真的。

“夫人?”在幕僚长眼里,这位美丽的、在自己面前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的女士只是在看着自己发愣,不由得出言提醒。

“啊……抱歉,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诺安娜有些脸红,但幸好有面具的遮掩,让她完全没有表露出来。“我想问你一个地方,伊卡兰区的佐特大街10号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幕僚长点点头,“当然,夫人,那是卡尔维什·洛特里奥的庄园,大商人,城里有不少他的商铺。事实上,他是奥加诺伯爵手下的红人,有着‘探宝鼠’的外号,为奥加诺伯爵提供了不少的资金。”

诺安娜点点头,在桌上的卷宗上记载着。“那么,他平时除了经营那些商铺,都在做些什么?”

“努力开拓商机,然后把自己的那些商品全都转变成金灿灿的金币,剩下的就是想方设法和我们的小贵族们打好关系,当然了,里面少不了一些钱和其他的东西。”

“女人吗?”诺安娜停下了笔,而老绅士则是沉默不语。“不必在意,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东西,我看不见并不等于不存在,不是吗?”

“……的确是这样,”卡利诺夫点了点头,“这是我的错,夫人。”

诺安娜苦笑起来:“事实上,我倒真想做个什么都不懂的贵妇,那样还会比较轻松一些。说起来,我们有关于那些‘隐秘场所’的资料吗?”

“事实上,我们的确有一份名单,里面都是这些放不上台面的‘场所’,之所以一直没提供给您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地方一来比较特殊,我们能够掌握的东西并不多,二来也是因为我个人的私心,不想过早让您接触那些东西。”

伯爵夫人面具下的嘴角微微弯了起来。“卡利诺夫先生,你不觉得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其实和那些地方进行的勾当没什么两样吗?”

“事实上,我认为您说的这些东西在那里依然存在,没有哪里是干净的,夫人。”卡利诺夫整齐的胡须微微翘了翘,似乎心情不错,“我想您突然问佐特大街10号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只不过,从个人角度来说,我不不建议您贸然去接触那个地方。”

伯爵夫人手上的笔停了下来,“为什么?”

“因为那里与其说是个欢乐场,倒不如说是贵族们勾心斗角的另一个战场——而且还带上了皮肉交易。”

“皮肉交易吗。”微微皱起了眉头,伯爵夫人下意识地轻轻捏着自己的食指,虽然自认为对于贵族间那些肮脏的勾当已经足够了解了,但这些事情还是略微有点超出了她的认知。

不过受过良好教育的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最近我们可能要稍微关注一下那里了。”

幕僚长欠了欠身子,转身离开。快到门口时,老人摸向门的手突然停住,转过头,脸上带着笑容。

“诺安娜,你成长了很多。”

伯爵夫人停下了手中的笔。

“谢谢,卡里诺叔叔。”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红磨坊》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