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七)

文章目录[隐藏]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9章,专题: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

第七章    不安的旅途

 

大清早,在黑翼城刚刚开始运转时,就有一只秘密的商队从城主府附近出发。在所有奴隶都被绑好装进囚车后,黑色的幕布盖上了后面所有的囚车。不知道的人只会觉得这是一只平平无奇的商队。在黑翼魔族与尼塔魔族的护卫下,押送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头上都生有一对牛角,体格强健的尼塔魔族们主要负责地面上的看护。而背生双翼,以速度与敏捷见长的黑翼魔族们在空中稍做巡逻,确保不会发生什么特殊情况。
多数为少女的奴隶们正被绳子紧紧地捆着,关在一节又一节的囚车内被悄悄地运输着。虽然绑法不尽相同,但她们的双手基本都被绑到了身后。出于防止她们使用双手的考虑,之前的绳师要么把手高高吊起,这样非但姿势极其难受不说,还触碰不到任何东西。有些少女的玉指则是被胶带裹成了一个球,虽然手指间黏糊糊的感觉让她们很不习惯,但手臂倒是轻松了不少。

项圈的存在让拿不到钥匙的她们无法走下囚车,都不用说那被紧紧捆在一起的双腿了。总有人会怀疑,对于这些已经被限制了魔力的体弱少女来说,这样严密的束缚究竟有没有必要。比起扼杀逃脱的可能性,紧缚带来的更多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从自己熟悉的家乡被绑架走,身体无法活动,被关在囚车里等待自己灰暗的命运就已经很残酷了。更让她们不安的是小穴内被塞入的跳蛋。未经人事的少女们在跳蛋的震动下,透过嘴里各式各样的填充物时不时德发出迷人德娇喘。椭圆形小球的震动频率并不高,只能算是一种挑逗,让她们下体发热身体又焦躁不安的同时,也为单调的旅途增添了一份少女们不愿承认的乐趣。
“唔呜呜,呜!呜嗯……”
但要说所有奴隶中被拘束的最严密的人,不是先前因为傲慢态度吃尽苦头,下体被粗糙的股绳结串卡进的那位金发大小姐,而是位于车队稍显豪华的马车内,被一整套蓝白色拘束裙装束缚着的圣女大人。伊琳真是后悔,她宁可跟其他女孩子一样被关在破旧不舒适的囚车内。那样好歹可以自己活动一下身子,而不是被一只变态萝莉压在身上。

“呼,呼,呼……伊琳姐姐,棒,喜欢……呼,呼……”
忙碌了几乎一整晚,也不管伊琳同不同意,斯卡蕾直接把自己绑在了她身上。马车内的空间显然不够让她们好好睡着,伊琳只好把身体斜着,才能躺在地板上。
【可恶,这个变态,一边打呼噜流口水都不够,居然还要说梦话!
不行,昨天真是太惯着她了!哪怕自己也会被弄到高潮,明天也得给她一点教训。不然这家伙要是一直变本加厉的折腾我,那我还咋办!】
无力地晃动两下被包的紧紧的娇躯安慰一下自己,不管再气,玩脱了的伊琳也只能充当起了睡垫。倒不是力气小,习惯了宽松衣物的她,现在被内软外硬的金属制贞操带,束腰与胸罩贴合着,一直都很不舒服。就像刚刚奴隶车队里的绳师在少女们身体上绑的龟甲缚一样。这样贴身的绑缚虽然不会限制身体行动,但带来的拘束感是实打实的。手被绑在背后掌心相对的按着剑鞘的姿势让伊琳很难发力。全力活动想要翻过来的话,体内体外的各种小玩具都会狠狠地刺激自己。

“嗯,嗯呜呃……”
被蜘蛛丝紧紧缠绕的手指又在挣脱不了的“玩具”剑鞘上摩擦了几下,试图缓解一下被斯卡蕾压着带来的不适。堂堂圣女大人竟然被人压在身下充当柔软舒适还香喷喷的抱枕,对于伊琳来说是何等的屈辱。蠕动了一下被织物包裹的舌头,尽管这次的堵嘴物已经被提前润湿,不会过分地剥夺口腔中的水分。可相比之前自己的内裤,被别人穿过的丝袜堵嘴的屈辱感也强得多。
【混蛋,说什么用药液润湿了,让我口腔不会那么难受……
那你倒是干脆别说这是你的连裤袜啊!恶心死我了!】
再次扭动着被贴身长裙勾勒出完美曲线的身体,伊琳真想把这个变态萝莉给弄醒。只是按斯卡蕾现在的疲惫程度与睡眠深度,又怎么是几下微不足道的晃动可以弄醒的。
【还有那两个,好像是叫跳蛋来着?这群弱鸡魔族,里面都已经被填的满满的了,居然还要给我塞这破圆球,动来动去的!
身上这个死家伙也不把这事安排好了再睡!】

出于消耗奴隶们体力,进一步动摇她们精神防线的意图,押运队员们给每位少女都准备了两枚跳蛋。只要这些东西开着,不管是把少女们玩弄到高潮,或是单纯挑逗起她们的欲望,都会让到达目的地的她们非常难受。或许开始的刺激还没有那么强烈,但等到这些淑女之星沾上小穴分泌出的淫液后,一切都会变得舒服起来。更何况在酥麻的震动下,扭动身体又会被紧紧勒在娇嫩皮肤上的绳子刺激,她们身上单薄的衣裙在粗麻绳面前还是不够看。
“嗯,嗯哼……”
拜贞操带所赐,伊琳不用被跳蛋直接玩弄,虽说她的小穴已经被更过分的震动棒填满了。两枚跳蛋被缠在能引动吮吸她阴蒂的链子上以最大功率运转着,这样的刺激效率非常低下。可伊琳本来就够幸苦的了,一方面她很讨厌贞操带内那层滑溜溜,让她很是不安的触手,另一方面又巴不得这些触手的工作效率能高一些,至少让小穴保持干爽以减小刺激。

想着减小一下跳蛋带来的刺激,伊琳挪动了一下双腿,胸前被绷紧的两团脂肪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摩擦,弄得又给乳头好一阵触电般的快感。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束具会如此智能,平时外壳都是硬梆梆的,偏偏能刺激到她的时候又会变得跟触手一样柔软。气愤的她好不容易弄准了这些破东西的位置,微微张开双腿后夹了上去,想以此来减轻刺激。可下一刻没有赘肉做缓冲的大腿直接与高频震动的跳蛋接触,弄得受不了那强烈震动的她又松开了腿,任由这俩小家伙在地上动来动去。
“唔呜……”
【现在再想睡也睡不着,而且也不能天天都在睡啊!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完蛋了,不能只是依靠这个死萝莉。别看她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多亲密的,要是知道我真的解脱不了,只能用那个禁制让她脑袋疼一下,估计立马就把我拐跑了……
闲着也是闲着,自己也得想办法挣脱一下……】

圣女可不是谁都能当的,更不用说伊琳可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的圣女。忍着全身的拘束,阴蒂时不时的挑逗,下体三穴渐渐适应的异物感和胸口被呼呼大睡的小萝莉压的喘不过气的沉闷,伊琳开始思考怎么摆脱这套颇为好看的蓝白长裙的拘束。只是越是安静下来,一股陌生而难受的感觉慢慢传来,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这股感觉,有点想要释放……
是又被弄得起了感觉了吗?不,不一样……像是有什么液体,想要把她排出去一样……
哦对,我是想尿尿了!问题不大,虽然被锁着,只要用魔力慢慢灌注把尿液直接蒸发掉就好了……】
“呜呜嗯唔嗯唔嗯!”

刚凝聚起一些魔力,就像平时做的一样处理尿液,膀胱内的光晶石就震动起来。与伊琳想的不同的是,多数魔力还未与尿液好好接触就直接被光晶石吸进去了。不仅如此,吸收了魔力的光晶石在震动的时候表面还带着一丝电流。尿液成为了良好的传导介质,轻而易举地把电流扩散到了少女最娇嫩的地方。
“咕呣,咕嗯呣,咕嗯嗯哼……”
除了切断魔力的注入以外,被封印了力量无法挣脱的圣女什么都做不到。自己从未触及的娇嫩部位好似被带电的跳蛋折腾着,想要反弓缓解刺激的她被身上的小萝莉压着,挣扎之余反而让身体被各类束具再次摩擦了一边。考虑到长期穿戴,内衬了触手层的束具不会太难受,但皮肤与黏糊糊触手摩擦的感觉恶心的伊琳又含着口中的丝袜叫了几下。
【我好笨,都忘了有这事了,这些可恶的破石头!
这样子的话,只能先憋着了,等这个死萝莉醒了再说吧……
唉,别说憋尿了,多少年都没尿过尿了。】

自从主动要求斯卡蕾把自己拘束起来并意外的玩脱后,伊琳已经感受了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憋屈了。心里不好受又能咋办,要是挣脱不了,以后等待她的就是那个色痞魔王暗无天日的调教地狱了。
【仔细考虑一下,我身上的束缚本来是针对梅忻那个孩子设计的。她使用不了伤害性的魔法,最多凭借圣光的属性克制伤害一下多多少少沾染黑暗气息的魔族了。只是从这个角度分析的话,身后这混蛋说是玩具剑,也不奇怪,毕竟这东西对光元素的魔力根本没有影响。
可是,这把剑压在背后,我的鲜血魔法就完全用不了。就算能用鲜血魔法挣脱,我也想留到后面再说。若是提前暴露的话,到时候刺杀魔王就难多了。只是用光魔法挣脱的话,给魔族知道我还活着也没什么关系。底牌在的话,把魔王城整个端掉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突破点就在光元素这块了,被捆了也有几天了,可我都没来得及好好感知一下自己的情况。现在倒是个不错的时机……】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沉下心来,伊琳感知着车队周围忙碌的魔族们。虽然车队戒备比较严,但魔族几乎都在提防外部可能的威胁。不知道在境内他们有啥需要的伊琳也开始了运转了自己的魔力。与她想的一样,体内的小玩具都颇为智能。在她不准备攻击或是挣脱的时候并没有工作起来,只是那些光晶石依旧吸收着她庞大的魔力。控制着魔力汇聚的同时,她也分出心神关注着马车外的动静,以便在被魔族注意到后第一时间撤销魔力。
【嗯……这个吸收程度,大概是95%。由于魔力被吸收的很多,光系禁咒基本都用不了。就算能用,没有融合鲜血魔法的手段加速吟唱的话,准备时间太慢了。就算我能坚持得住,体内那些小玩具也不过放过我的。】
高阶的光系魔法大开大合,不仅破坏力穿透力极强,速度与范围同样不容小觑。作为代价,强力的光系魔法几乎都有明显的吟唱或是蓄力动作。这样的缺陷在大规模战斗中倒还好,但一对一的战斗中是十分致命的。伊琳掌握的两种力量不仅在属性上相对,诡异的鲜血魔法也极大地弥补了高阶光系魔法笨重的缺点。通过特殊的吟唱手法,伊琳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瞬发双属性的禁咒,这也是她先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全灭魔族大军的原因。

【魔力只有5%不被吸收,也就是说战斗力只剩5%……不对,可能还要更低,好弱啊自己。
我得做几手准备才可以,一方面要骗那个小东西给我解开,自己也得想想办法。除了想办法挣脱,实在不行的话,还得思考一下提高一下对性欲的抵抗。若是那些震动棒啥的对我的魔力控制影响没那么大的话,能战斗的时间也可以持久一些。只是,上次动手后那种把整个身体都弓起来的绑法,我又要怎么抵抗呢?】
思考时伊琳也没有停下凝聚光元素。虽然绝大多数都被光晶石吸走了,但留下一点让她身体暖和一些还不是什么问题。
【怎么办呢?

……

不好,有人来了!是被发现了吗?】
收敛起了魔力,伊琳干脆闭上眼睛装睡,随后她便感知到了有人把车厢的门帘拉开了。
“这个女人……里恩大人说她是魔王的特使,她身下的那个是被抓到的特等性奴隶……”
“是啊,衣服比后面那些女人漂亮多了,这个口塞也是……”
“但我们没有钥匙解开喂她吃啊,而且特使大人似乎特别累,就这么睡着了……”
“算了,就留在这里吧,等特使大人醒了再说吧。”
两个魔族稍微翻了一下伊琳的身体,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走了。睁开眼睛一开,她发现马车里多了一块奶油蛋糕。

【奶油蛋糕?还是很精致的一片一片切好的,出现在这种地方,感觉很奇怪……
这种甜点,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那么多奶油那么多糖,甜都甜死了。这些小女生也是,就不觉得腻吗……
太甜……太腻……对哦,这些光晶石,会不会就跟我们的胃一样呢?要是持续性的注入光元素会怎么样呢?吸收总得有个限度吧!
我能感受的出,这套衣服的设计理念并不是单纯的把人往死里整,不然也不会在衣服表面设置那么强的防御结界了。那些结界需要吸收我的魔力,如果我愿意主动功能那是再好不过了。就算遇到什么危险,礼服裙应该也会有什么办法从我身体上榨取魔力……
我的魔力源并没有被限制,既然如此,要是不停地向光晶石注入魔力,直接把它们撑爆怎么样呢?
但是有可能会爆炸,要是爆炸那我人不是没了……

不太会,光晶石都埋在我的体内深处,乳房里面两小个,子宫一个,膀胱一个。既然敢把这些东西放在我体内,外面又是如此强的结界,绝对不希望我死的。再说这种精密的造物,那小子还是二十级的炼器师呢!相比之下,过多的能量使得光晶石内部的转化法阵损坏才更有可能!为了修复,这小子肯定得把这些破石头弄出来吧,到时候我就有机会挣脱束缚了,甚至可以凭借不被限制的光系魔法直接把这里拆了,然后再做打算!】
说干就干,再次用感知确认送蛋糕的魔族已经走远,伊琳以先前的方式开始给子宫内的光晶石“充能”作为尝试。
【这些东西越来越热了呢,好,就是这样!喜欢吸我的魔力是吧?那就让你们吸个够,我倒要看看是谁先撑不住……】
整个注入的过程十分漫长,也多亏后面没有守卫在来看,不然伊琳停下来躲避守卫还要浪费更多时间。
【似乎这些东西都被撑大了一点,也越来越不稳定了呢。虽然有些烫,但还还可以坚持下去。就这么吸收我的魔力,然后不管是坏掉还是炸掉都无所谓,只要炸不死,也就是一个治疗魔法的事!】

估摸着光晶石快崩溃了,伊琳也开始迎接剧痛。像她这样不知经历了多少大大小小的战斗的人,令她讨厌的不是疼痛,而是无法掌控自己的屈辱与无助感。
“唔嗯唔?嗯唔!”
光晶石还未崩溃,可圣魔剑鞘又发生了变化。腿部高跟鞋与大腿环之间的链子再次收紧到极限,蓝白色长裙外面的缎带也跟着收紧,像蟒蛇一样紧紧地缠住了她的娇躯。被手捏着的剑鞘下端又弹出了锁链,接在了高跟鞋上后就把伊琳的腿往上拉。
【喂!怎么又触发这个该死的惩罚了啊!不要拉啊,我身上还有个人呢,停一下啊!】
“唔呜,伊琳姐姐,不,不要乱动……”身下抱枕的骚动让酣睡的斯卡蕾抱的更紧了,“欸嘿嘿,姐姐,是咱,一个人的,绒布球……”

虽然手铐与拘束腰带把小萝莉固定在里圣女身上,可二人的腿部没有被绑在一起,剑头位置出来的锁链还是把伊琳的腿拉到了身后。配合着收紧的蓝色缎带,她连蠕动身体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剑柄位置的锁链继续后拉,配合着项圈上铭刻的重力魔法,又让伊琳变成了最痛苦的乳房触地姿势。
“嗯,伊琳姐姐,吊床,好耶……”
一边留着口水,斯卡蕾的身体轻轻晃动着,也不知道她是真睡还是假睡。这就苦了她身下的伊琳了。责难还没有结束,在她的身体又被弹出的锁链拉到了那个极度痛苦的姿势后,贞操带又收紧了一圈。特别是在边缘的触手层更是活跃了起来。触手在胯下与小腹与皮肤摩擦带来的黏中带痒的糟糕感觉让她起了一些鸡皮疙瘩。

【贞操带里面的触手层反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该死的衣服又要干什么啊!
不对,光元素的流动发生了变化……似乎在向震动棒转移?
光晶石变小了,但……震动棒,似乎,似乎变大了!】
本来被塞满的小穴就让伊琳很讨厌,在大腿环与牵扯阴蒂的锁链的限制下,她又无法通过改变姿势来减小刺激。被光晶石吸收了快有两个小时的澎湃魔力都被注入到了震动棒中,在变大的同时,表面的触手层还不忘记死死地吸着小穴内壁。一边震动棒膨胀着把敏感的肉壁往外推,另一边上面的触手加大了吮吸的力度,一下子就把伊琳的小穴搅得一团糟。

“呜嗯嗯唔唔,嗯唔唔……”
小穴内的刺激成倍的提升着,没过多久伊琳的身体就软了下来。已经无力去反抗的身体还被剑鞘上弹出的锁链捆成难受的驷马姿势。极限的拘束让她喘不过气来,无暇顾忌羞耻堵嘴物的她只想获得更多的空气。身体越是挣扎,被压着的两颗蓓蕾就越是惨。变大的震动棒顶到了子宫颈,使得伊琳的小腹上都出现了一小个鼓包。碍于束腰从外部带来的拘束她不太感知的到,小腹上那一处明显增强的触手刺激是她的判断依据。
【好涨啊,还吸的这么紧!这究竟要干什么……我可是好心的补充魔力啊这身破衣服,怎么能恩将仇报啊喂!
咦,似乎,震动棒停下来了?哼,我给那颗石头充了那么多能,应该好好谢谢我才对吧!】
“呜嗯?咕!咕唔呼呼呼呼咕!咕,咕……”
拘束礼裙以及各种配件的设计师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为了处理过剩的魔力,每一处的光晶石周围都有对应的配件。虽然注入过多魔力的动机无法区分,也许伊琳真的就好心想给衣服充能也说不准。但能确定的是,乱用魔法的性奴隶肯定是不乖的。

不愿放弃抵抗的性奴隶受到了一份大礼。震动棒内的精密魔力回路将光元素全部吸收并压缩,转化为极其粘稠的白色魔力液体,从震动棒前端猛地射出。滚烫的浓缩光元素魔力液全部灌进子宫,被内射的强烈刺激让伊琳又扭动着被拘束到极限的娇躯。被束腰压迫的小腹又涨了起来,所有的粘稠液体全被触手封堵在贞操带内,再无漏出的可能性。
【啊,可恶,被灌满了……这东西居然还能压缩魔力!又涨又难受的,怎么办这,只能等身上那家伙醒了吗?】
连接脚链与剑头的锁链断开,项圈上的重力魔法也复原了。虽然束缚解除了,但伊琳的下体情况糟糕程度远胜之前。哪怕知道子宫内是干净的浓缩魔力液,身体似乎就是有一种本能的对粘稠液体的排斥感,都不用说被自己凝聚的魔力射了一发是何等的羞耻。空间被占据之下,留给膀胱的地方就更少了。
【更想尿尿了……下面都塞不下了啊!还有束腰,勒的好紧,肉都要陷进触手里去了……这贞操带就不打算让魔力液漏出去了吗?到底想干什么,折腾我吗?
算了,好歹给我解开这个姿势了。排出魔力液后震动棒也变小了……】

“呜呜嗯?唔呃唔咕……”
刚庆幸了一下,震动棒直接开始了本职工作。粘稠的光元素魔力液像是被浓缩了好几倍的牛奶一样,单位比触手还要小,作为了更贴合小穴的介质。先前被浓稠液体直击子宫内部带来的刺激就让伊琳快要昏死过去。贞操带内的触手封堵着完美的润滑液,极限拘束带来的痛苦在快感攻势下渐渐褪去。缩小后的震动棒却给予了更多的空间,震动带给小穴不断的酥麻快感,滚烫的润滑液进一步地唤醒了被一直挑逗的欲望。
“呜咕唔嗯!咕呼……”
就算被人压在身下,高潮时身体还是会止不住的乱动。胡乱挣扎消耗了更多的空气,使得伊琳又开始把头往上抬,希望减缓上身的压迫感来呼吸到更多的空气。但在斯卡蕾身体的压迫与小穴内的震动下,无力支撑的伊琳回到了与车底亲密接触的状态,忍受着小穴内让她越来越舒服的震动。

【喂,我都去了,啊……为什么这破震动棒,还没停下来啊!不行啊,这,又要去了……小穴子宫都被填满了,漏不出去,又热又舒服的……身体要是,一直高潮,会,会坏掉的吧!】
不知是不是之前在幻境内的寸止太过可怕,让伊琳在潜意识里极度渴望高潮,抑或是被射满的小穴实在是太过舒服,第一次高潮没过去多久,第二次也接踵而至,接着又是第三次……没有足够的时间缓冲,高潮与高潮的快感似乎还在叠加着。身体先是因为高潮脱力,然后在过分舒服的玩弄下又痉挛了起来。
【不,不可以……输给这么,一只震动棒……】
“咕唔唔唔,呜嗯!”

图书馆精选[AD]
红烧鱼香茄子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