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岛叶多的性福结局 第二话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大岛叶多的性福结局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NTR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第二话 丧失身体自主权下绝顶高潮

被由古施加催眠流脑的魔法后过去三天,于我而言简直是生不如死。

内心无意识地对由古绝对顺从及信任,决不会质疑他的说话,会接纳为个人的想法,完全相信并执行。其间仅有一些时间,我的意识恢复,清楚记得自己被他催眠洗脑。纵然如此亦无法摆脱困局,任凭我竭尽全力,尝试过所有方法,依然无法夺回身体自主权。如同操线人偶般,在体内望着自己做出不属于自己意愿的行动,说出不属于自己意愿的说话,那种感觉既无助又恐怖。

究竟那是甚么魔法,由古是从哪儿学来的,我一概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由古大人是我的主人,我必须全心全意服从他……我快要疯了,只要稍微一分神,意识又会变化,成为由古忠诚的傀儡。

那家伙是最卑劣最邪恶最垃圾,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连悠莉都遭了毒手。说起来我应该早点注意到悠莉的古怪,明明平时老是赞美神明,拉人入教的她,最近突然变得安分守己。我还以为她听话不闹事,原来已经被由古催眠洗脑。

最让我崩溃的,是他命令我与悠莉合作,设计诱骗女学生到由古身边逐一洗脑,变成他的性奴隶。身为公爵千金及圣女候补,利用大家的信任,扭曲学园内为数众多贵族少女的意志,全部变成一头头对由古发情的母猪。

居然用催眠洗脑控制我及其他人,不可饶恕!

话虽如此,我只能像旁观者,望着她们心甘情愿张开双腿,将原本应该保留给未婚夫的处子之身,完全奉献给由古。

“啊啊啊……由古大人,请将你强大的子种射进去,我要怀上你的孩子!”

今天情况也是一样,我在恍惚间恢复意识时,便见到由古在大床上与四位女学生,以及悠莉连场大战。那怕想出手阻止,可是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到,只能在墙壁处呆立。更要命的是膀胱涨尿,下腹剧痛难当,令我无法集中思考。

除去“好想去小便”之外,我没法再思考其他的事。

那怕自己急得快要撒出来,可是一滴都没有漏出。三天前佩戴在下体的魔法贞操带功能非常实用,完全堵死尿道及阴道。括约肌被魔法导管撑开并封闭,膀胱内的尿无法排出。除非由古操作“那个”东西,否则我会憋尿憋到死。

不仅夺取了我的纯洁,还要我戴上那可耻的东西。丧失身体的自主权,以至排泄的权利,他还算是人吗?

听着五位女学生淫荡的叫床声,我除去尿意之外,更产生强烈的性快感。小穴内持续有一根幼小的长棒,贯穿子宫颈,紧扣在子宫内,并伸出关节封闭输卵管。这可恶的魔法贞操带,无时无刻都在刺激自己的阴道,让我常时发情。湿热痒痛的小穴,那怕淫水长流,都被魔法分解吸收,不会再溢出大腿。

在催眠洗脑状态下,身体不受个人意志主宰,以至现在如何尿急又发情,依然可以违反常理,使脸部表情维持平常,言行举止一律与往日无异。要不是有这样神奇的支配,恐怕我早就像疯子那样,在大庭广众面前脸红耳赤,不停抓向阴户及搓乳,去消除全身的欲火吧。

啊!快……快要忍不住了……

意识一番迷离,五位女学生筋疲力尽。悠莉似乎昏死过去,在床上翘起圆肾。由古在她身上射出满满的精液,怎么看都不再是圣女候补,而是名妓候补。即使我再如何愤怒,也无法集中精神,两眼涣散地盯向由古胯下那根昂首的巨物,呼吸渐趋沉重。

“过来。”

“是。”受到命令后,我结束待机模式。那怕全身发情,腰脚酸软,阴道湿热,我还是可以保持千金小姐的优美步姿,走到由古面前:“由古大人,请问有何吩咐?”

“妳有多久没有尿尿?”

变……变态!哪有可能当面朝淑女问这样的问题?

“由古大人自今早恩赐奴婢尿尿后,至今都没有再尿过了。”

喂喂喂,现在的我好歹说摘花啊!身为公爵千金,岂能将那么羞涩下流的用词挂在口边?

“现在想尿吗?”

我心头一颤,嘴巴继续无视我的想法回答道:“想……奴婢好想尿尿……快忍不住了。”

由古站起来,从床头的抽屉中,取出一团像是飞机杯的肉块,造型无限接近女性的私处。尤其是那两瓣柔软的阴唇,乍看很像我的私处。最让人不安的,是飞机杯上有一个淫纹,与我小腹上的那个淫纹一模一样。

这个飞机杯与我身上的魔法贞操带是一组,戴上魔法贞操带后永久上锁固定,与佩带者身体结合,从此无法剥离,丧失排尿、高潮及怀孕生育的能力。原本应该是用在女性奴隶上,但由于公爵家一半以上的人都被由古催眠控制,他们不知道哪儿挖出来,然后强迫我戴上去。只要由古不允许,我就像现在这样,一滴尿都没法漏出来,也无法自慰解决欲火。

“嘿嘿嘿嘿嘿……臭婆娘,之前和修雷因欺负我时那么不可一世,最后还不是变成我的玩具?真想看看那家伙看见自己的妹妹与好朋友都变成敌人时,会露出甚么嘴脸啊。”

我心底乾着急,才冒起这个念头,又被快感冲去大半。身体的尿意及性欲持续高涨,阻止我维持正常的思考。我当然不知道,自己一脸欲求不满,仰头敬仰地望向由古。由古正正是憎恨我,才搞差别对待,故意要我戴上象征奴隶身分的魔法贞操带。

“哎呀,真是越看越喜欢。大岛转生成美少女真好呢,感谢我免妳一死,而且收入后宫吧。”

“是,感谢由古大人宠幸我。”

死……死变态……

由古非常满意,他再三检查,确定我完全受他精神控制下,主动伸出舌头舔飞机杯的阴唇。

“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霎时我的下身私处外部,也像是被人用舌头舔过,一下子产生极大的反应,阴道猛烈喷出汁液。由于量十分大,贞操带内的隔绝魔法都来不及吸收,有相当一部分渗出来。

“有感觉吗?”

“啊……啊啊……有啊……”

由古用左手食、中二指探进飞机杯内,慢慢搓揉内壁。飞机杯内的质感就像真正女性的阴道,居然有人体的温度,还会漏出水来。与此同时我的阴道内亦感受到由古手指的动作,被两根指头缓缓地左右晃动兼上下移动,熟练地撑开扩张,精准摸到我的G点。

我的恐惧渐渐被快感侵蚀,然而再如何兴奋,身体却一动也不动,脸上除去稍微红润,呼吸转粗之外,一切表情均与平常无异。

这就是魔法贞操带最霸道的地方,佩带者的私处就像落到别人手中,任由对方随便操纵。再加上我被由古催眠控制下,全身所有部位都被对方支配。双重的控制下,只要没有由古的允许,我不仅没法高潮,也无法畅快地扭腰呻吟。这样子无异比死更难受,我快要支持不住,内心渴望自己像床上那些婊子,快快乐乐地享受性快感。

“想高潮吗?”

“啊……嘿咿……嗯嗯嗯……想……嗯咿……想要……”

“那么在高潮同时尿出来吧。”

由古按下飞机杯上淫纹的图案,尿道内的魔导管打开,在高潮的一瞬间,膀胱自动排尿。我遭受双种冲击,脑袋轻飘飘的,一下子啥都忘记了。终于双脚软下来,无法维持蹲姿,人往后仰倒在地上。

“喂,谁说妳可以昏过去?给我站起来!”

由古踢一踢我,我的意识慢慢回来。望见伟大的由古大人,不敢让他不开心,即时想撑起身。可是高潮后手软脚酸,全身乏力,根本无法回应由古大人的指示。

“对不起……由古大人……我……我没法站起来……腰好像没力气了……”

“是吗?”

由古大人看见我撒得一地尿液与淫液,连学校制服的裙子及丝袜都湿透,大腿及小腿大片水渍,阵阵臭味传来,他越加畅快:“瞧瞧妳做了甚么事?在我的房间内尿尿?给我用舌头舔干净!”

“是,由古大人。”

由古大人教训得是,我身为公爵千金,竟然不识好歹,在他面前撒那么大泡尿,真是丢光家族的脸子。幸好由古大人不介意,只要我用心舔干净,他一定会原谅我无礼的行为。虽然没法站起身,但像狗般趴在地上还是办得到。我调头爬到自己撒尿的地方,赤红的长发都披散下来,浸在那滩水中。

从倒映中望见自己的容貌,一个激灵的一抖,把自己抖醒了。

天呀!我又在高潮中丧失意识,变回那位傀儡的人格。我清楚记得由古叫我舔尿液的指示,正常人怎么可能舔得下去啊?可是现在身体自主权不在我手中,“另一个我”遵从由古的命令,真的向地面伏头,像喝美味的果汁的小狗,勤快地舔个不停。一口接一口的尿液吞入口,异常的酸臭味充满口腔。我既无法哭,也无法吐出来,而且开心地笑着,感激地扭动身体。

“好好味……我的尿尿好好味……求由古大人不要嫌弃我不中用……”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由古轰然大笑:“身为公爵千金的卡迪雅像狗般喝尿!还说好好味!真是太有趣了!可惜这边世界没有手机,否则我一定会录下来再转发出去!”

这个死变态……鸣鸣……俊快来救我……我不想再喝尿啊……

由古绝不会就此摆手,果然他将飞机杯的阴唇,抵在自己的阳具前。

这三天以来,由古就是用这个飞机杯,随时随地使用我。只要他用阳具戳进这个飞机杯内,我的下体同样感受到有巨棒抽插。那怕自己睡觉中、吃饭中、上课中,他有需要时就用,完完全全将我变成泄欲的工具。

“感谢我为妳佩戴上这个魔法贞操带吧,以后任何时间都可以让男人使用妳的小穴呢。”

由古阳具一挺,我的阴道即时有感觉。才刚刚高潮完,快感尚未消退,又得承受新一轮的冲击。纵然是傀儡,也无法承受下来。我无法再舔尿,腰部前后晃动,仰头呻吟起来,叫得销魂又骚浪。

无论如何看,都看不出我哪儿有“男人”的影子。由古冷笑道:“因为变成女人,才可以享受到被我操的快感啊,卡迪雅。”

“没错!感谢……由古大人的恩赐……让我享受到做女人的幸福……嗄呀呀呀……”

飞机杯的阴道,与我体内的阴道感觉相连。由古的鸡巴每一下都撞到最深处,曾经是那么难受痛苦的性交,渐渐让我变得开心愉快。“另一个我”十分努力,全力迎合由古的喜好,摆最淫荡的腰,叫最淫荡的声。

“忘记修雷因那家伙,成为我的女人吧!”

“是!我要忘记修雷因,全心全意成为由古大人的女人。”

要是没有人操自己的小穴,还会感到失望,连带脑子都浑噩起来。使用飞机杯享受我的下体时,无论如何中出都不会怀孕,而且阴道会历久常新,不会因为插太多而变松。对此我自然非常迷惑,觉得就这样子被由古操纵,当成肉便器的人生也不错。

不需一会,意识又飘得高高,除去高声叫喊之外,就甚么都不用去想。

就在持续的抽插时,我的脑内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卡迪雅,现在有空吗?’

我心头一凛,知道是俊,不,是修雷因传来的念话。

虽然由古大人说要我忘记他,可是又说不能让他知道由古大人的情况,现在这个情况下有点困难,姑且向由古大人转述情况。

“甚么?修雷因找妳?”

“是,那个人正在用念话向我通讯。”

由古大人叫我忘记那个人,一下子觉得修雷因的身姿变得很淡,忘记很多与他的回忆。心中明明有点酸痛,但由古大人的鸡巴变得更硬,填满我内心的空洞,变得无比幸福。那怕忘记很多事,都不再觉得伤心,心情还无比轻快。

“适当敷衍过去,别让他起疑心。”

“是,我知道怎么办。”

身为公爵千金,自小就学习政治,说谎都不用打草稿。只是一边和由古大人做爱一边回答,感觉有点刺激呢。我尽量抑制呻吟,尝试集中精神回答修雷因。

‘找我有何事?’

‘呃,我想问学校有没有问题?’

‘学校……唔……学校有甚么问题?’

刚才由古大人突然加快肉棒的速度,害我的念话突然打断,肯定是故意的。

‘甚么事?’

‘不……没事……’

肉棒粗暴地叩动子宫,我强忍着快感,埋怨修雷因不识时务,妨碍我服侍由古大人的享乐。心情不开心,都反映在心情上。

‘学校有我在,会有甚么事啊?’

我可是尽忠职守,照由古大人的吩咐,邀请很多女学生上他的大床睡觉,一齐享受由古大人的宠幸呢。你这没用的垃圾就滚远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回校。

‘没事就好了。对不起,要麻烦卡迪雅那么多事。’

‘不麻烦,我不介……介意……’

能够为由古大人服务,让更多女学生同享快乐,乃是无上的光荣。

“卡迪雅,用手搓自己的胸。”

由古大人似乎想增加乐趣,我听到他的命令,想也不用想就摊开十指,搓捏自己的乳房及乳头。敏感的乳头已经翘起,胸部也挺起来,多重快感像触电般,贯上大脑,叫我非常享受。意识屡次被打断,无法好好维持念话。

‘卡迪雅,感觉妳今天有点奇怪。’

‘我……我……呜……我有甚么奇怪?’

‘卡迪雅?’

‘好了,我……哈哈……我家中还有别的事忙!暂时不要找我!’

修雷因觉得有点可疑,最近几天我与他念话时不再说日本语,而是说这边世界的人族语言。那怕如此他都没有深究,只是以为我心情不好,可能是女孩子来那些东西的那几天。至于我单方面中止念话,然后笑嬉嬉向由古大人道:“由古大人,我已经断……啊啊啊……切断与那家伙的通话……嗄嗄嗄……受不住啦……噫呜啊啊啊……请由古大人快快让我解放……高潮……赐予我高潮……呜呜呜……”

“呼,做得真好,那么这就是奖励。”

由古在飞机杯内射精,同时我亦感觉到子宫内充满烫烫的精液。自然一切都是幻觉,自己的阴道永久封闭,再也不会有男人能够射精进去。

二度高潮下,我高声绝叫后,整个人伏在地上,脸埋在自己的尿液内,全身激烈痉挛。与正常做爱不同,在魔法贞操带的影响下,通过飞机杯遥距做爱,快感比正常做爱还要强十倍。纵然像我自小锻炼体能,连续两次高潮下都吃不消。虽然身体受到极大的折磨,但心灵无比喜悦,爽得要升上天国。

贞操带内,看不见的内部,我的阴唇红肿火烫。换成普通人一定会痛得要生要死,可是在贞操带的魔法下得以舒缓,加之由古大人植入的暗示,就算再痛都会转换成快感,让大脑更加快乐。

由古拔出飞机杯,底部唇口流出大量浓郁的精液。正好悠莉慢慢醒过来,身为圣女候补的她,体能比普通贵族女子高一点点。看见我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关心,只是火热地望向由古。

由古把手中用完的飞机杯交到她手上:“喝了它。”

“是,由古大人。”

悠莉想都不想,高举飞机杯,头一仰就愉快地吸吮那些留在阴道内的精液。一下子我的下体也感受到悠莉的嘲巴在使劲地吸,登时“呼咿”一声叫出来。

由古正在思考下一步怎么虐待我时,突然有人叩门。一声“进来”后,赫然是修雷因的同父异母妹妹,亚纳雷德王国第二王女苏蕾西亚,昵称为“苏”。少女走进来,冷眼打量满床的女学生,快乐饮精的悠莉,以及——

苏蹲下来,揭开我湿淋淋的裙子,看见底下那具魔法贞操带,登时露出阴险的笑容。

“哼,该死的臭婊子!跟我抢哥哥?就看看妳现在的样子,别说哥哥了,恐怕只有贫民区的流浪汉才想操妳!”

“苏过来做甚么?”

“住口,谁准你叫得那么亲切?”

望见苏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由古即时摊手表示无害:“苏蕾西亚?”

“请加上敬称。”

“好好,苏蕾西亚公主。”

苏似乎有点满意,但很快又摆出一副焦黑的脸:“我给你的魔法贞操带好不好用?”

“很好,非常好。看见堂堂公爵千金变成性奴隶,撒尿高潮都操在我手,真的超爽。”由古见悠莉正在用心舔干净飞机杯上上下下所有精液,开心道:“将来玩厌了,随便将这个飞机杯转卖出去,肯定卖到一个好价钱。”

由古只是开玩笑,像卡迪雅这样的公爵千金,可是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呢。白天在政治上支持自己,晚上在床上服侍自己,光是想想就刺激无比。

“一定要卖去妓院!敢勾引哥哥的婊子,没必要对她们那么好。”

“是是……我都知道怎么办。”

“恶心。”苏双手抱在胸前,露骨地厌恶眼前这位男人。出于邪神的威胁,才不得不协助这烂人。只要对邪神言听计从,她就会好好放过哥哥。

为保存哥哥的性命,她不得不低头。只是苏都有自己的打算,正好借这位妒嫉哥哥的垃圾之手,处理掉我这位眼中钉。

“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何哥哥总是喜欢跟在妳身边啊!我是第二王女!妳只是区区公爵千金,凭甚么抢走我的哥哥?臭狐狸精!现在的妳永远都得戴上这贞操带,连自慰都办不到,准备一辈子当男人的公车吧!”

苏一边骂一边用脚狠狠踩我的背,身上的学校制服都被她印下无数脚印。狠狠发泄一番后,由古才稍微问:“对了,苏菲亚有没有新的指示传来?”

“没有!”

苏骂完后,重重一脚踢向我的小腹。任凭对方如何毒打折磨,我都像人偶般毫无反应,连眉头都没有皱过半条。感觉就像在打一条尸体,苏顿时没有心情,扭身离开房间。

“卡迪雅,痛吗?”

“是……好痛……”

“那么继续舔地上的尿吧,可以治疗痛楚啊。”

“是……感谢由古大人的提点……”

我勉强按住左腰撑起身,脸上都湿淋淋,忍受着异味,认真舔光地上的尿。刚才那些痛楚,自然转换成快感。被那个女人使劲地踩时,我居然不自觉下又想要了。

刚才踢我的女人是谁呢?好像有点印象,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算了,不是由古大人的敌人,那么我就不会在意。相比那个人是谁,还是回味与由古大人的性爱来得有意思。要是可以的话,真想再来多一发。偏生对方改变主意,转头抱起悠莉压向窗户“啪啪啪啪啪”的大力推车,叫我流露失望的表情。

连抱怨都办不到,“另一个我”更加卖力地舔尿。刚才的谈话都听得很清楚,心想由古大人该不会真的将我卖去妓院吧。若然那是由古大人的意思,我会心甘情愿过去,主动当一位人尽可夫的女人。因为我的身心,都已经奉献给由古大人。只要是他所想所愿,我都会努力为他达成目的。

本作只是一时满足个人私欲而写成
如果没看过原作的朋友请左转离场,别指责这篇同人小说在剧透
这篇IF路线的分歧点是原作第三卷“K 男人最后的骨气”这节
亦即是下一篇的剧情
卡迪雅(大岛叶多)无法反抗洗脑,没有采取自爆
俊在菲的救援下与老师狼狈逃命
事后卡迪雅及安娜都是留在由古身边,与悠莉好好的当肉便器
至于大家想看百合剧情,大可以等后半段
由古必然被魔王军出卖,卡迪雅等人也会转移至蜘蛛子那边
之后就是魔物娘人外百合的故事了
香香贴贴,TS成公爵千金的卡迪雅真的好可爱,阿巴阿巴
整篇故事都想好,大约是五、六篇左右
写完后又会回去码公主,不咕不鸽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