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星灼夜第一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苍星灼夜

双生真的是人类生活的常态,反之,人类,尤其是华夏子民,亘古骨子里就有一股给人配对的精神,偏偏大自然又总给他这个机会。

所以不得不说,“阴”“阳”,真的是华夏文明的瑰宝。

废话结束,正片开始。

 

送走梦婉之后,太阳也以落山,坐在老板椅上,我的思想止不住的四处飘飞。手机企鹅群像嗷嗷待哺的婴儿一样叫个不停。

买家们开始催货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屏幕对面的人早被替换。

“哎”我叹了口气。

“怎么了?哥哥”一声天籁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你,你怎么在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妹妹。一头披肩白发,白的通透的玉质肌肤,精致小巧的五官和代表着无限生机萌发的小小蓓蕾。妹妹精巧的不似人间应有。

“门,门开着的啊?”少女不解的歪着头,漏出疑惑的目光。

“走走,出去,出去”我慌乱的推搡着妹妹,手肘无意间便与那蓓蕾紧密接触。我却并未察觉,反倒是妹妹,羞红着脸,任由我粗暴的把自己挤出房间。

将门重新锁好,我转过身来,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所幸妹妹先一步开口了,“这是爸爸妈妈的房间?哥哥是想他们了?”看着妹妹纯净的目光,我差一点没忍住说出实话。

“没,嗯,嗯,有些,想他们了”我挠了挠头在想怎么继续解释。

“小雪也想他们了,可是他们居然。。。居然留了那样的信。。。”

“是,是啊”我一遍搭茬,一边牵着小雪的手离开那个房间,慌忙间并没有注意点小雪的不妥,“等下,信?什么信?小雪。”

“哥哥没看到吗?我找找”说着小雪一溜烟的跑向了自己的卧室。

我看着小雪离开的身影,不住的再次谈了口气,但目光却怎么也无法从她的腿上移开。

小雪现在穿的是正常的校服,但是因为改革,衣服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蓝色衣裤,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配色略显土气的格裙,但架不住小雪娇好面容和青春活力的加持。而腿上,因为夏天,所有她只穿了过膝的白色丝袜,脚下是一双圆头的黑皮鞋,跑动间,踏踏的声音伴着裙子左右摇摆,幅度大了,更是隐约可见尚且微微圆润的臀瓣。

口感舌燥间,我的下体竟然起了反应,心里暗骂自己一口畜生,赶忙跟着小雪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卧室。而小雪的身影,则以回到卧室。

没一会,我的卧室门响了,“进”,小雪扭捏的推开门,小脸整个红噗噗地,好像很是害羞。

“怎么了?”虽然我我很是关心她的状况,但现在我的状态却让我不太敢碰她,一种负罪感总是在谴责着我,为什么会对亲生妹妹发情,她还那么小,她只能依靠你,而你,看看你的思想,龌龊,变态。。。

“咚”我没忍住不小心砸到了桌子,小雪立刻跑过来握住我的手。

“哥,哥哥,别怪爸妈,其实从那一次见到了之后,我。。。我。。。”小雪的头因为害羞低到了最低,而我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什么别怪爸妈?发生什么了?”闻言,我迷茫了?似乎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而且很重要!

信!

“小雪,先把信给我看看吧。”我劲量压制自己的声音,让它维持一个正常情况。

 

即便我已经对信的大概有所猜想,但实际内容远比我想的更为离谱。

 

小雪亲启:

我和你的母亲终于得以远游,家中随只留你们二人但相信小雪会照顾好哥哥的。

我们的事情在之前你就已经撞到过了,从时间上来讲,你比你哥哥更早接触了内幕。

你们流着我的血,或者说是这个家族的血,所以当他(这里指男主)接手后难保不对你下手,所以早在之前我就在研制那件东西,找个你哥不在的机会去地下室,你的生日是次高权限的密码,在那个长得像狗狗样子的架子下面,输入密码,具体的使用方法在哪里面。

然后就是,他已经成为一家之主了,我知道你自小就依赖他,我也不知道你对他是否有男女间情感,如果有,找个机会和他告白吧,父母不是什么顽固,之后的他也将有无数女伴,如果想要继续依赖他的话。。。

信件写的很乱,毕竟和女儿谈论这些。。。他或有一天问起,嗯,,,拿这封信给他吧。

 

苍,照顾好妹妹,可以“欺负”她,但绝不许亏待她,让她受委屈。地下室的狗狗是给她准备的,小子。

 

 

看完信后,我的心中说不上来的微妙,哪有父亲这么疯狂暗示让儿子上女儿的啊。。。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再次抬起头时,确实令我目瞪口呆的光景。

 

之间小雪此时以将裙子提起,裙下少女最隐私的部位此时正被铁皮包裹,赫然是一条泛着寒光的贞操带。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我的大脑一下子充血了,涨涨的很是迷茫,下体竟也不自主的昂起头来张望。

 

我与小雪四目相对,一时间,说不出的尴尬。

最后竟还是小雪先打破僵局,说道:“这,这个,就是父亲说的地下室的东西,是,一条贞操带,父亲说怕你,怕你上了我。”小雪好像鼓足了一辈子的勇气才得以把话说完,语毕立刻如同泄了气的气球,羞红着脸跑回自己的房间。

 

而这是我才看到在信的下面居然还有一张纸,看样子像是一本说明书。

着,居然是贞操带的使用说明,看完之后,我不禁在心中暗骂老爹,哪有这么把女儿往虎口里送的啊。

 

却原来这贞操带乃是科技产物,提前早已录入我的指纹和声纹,戴上后,一旦我进行指纹激活,那小雪包括排泄在内的下体功能就全部通过系统受我控制。

最要命的,是这锁,被设置成了必须等小雪十八岁生日当天才能解开,时候不到,任何办法都无法解开。

也是苦了小雪,但我转念一想,小雪是知道戴上后的情况的,那她还穿上了这“铁内裤”

,那岂不是说,她早已有了委身于我的打算?

 

不行,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了,这些思想不能要。

 

然而还没等我理清杂念,小雪就已上前一步抓住我的手,要将我的手放在贞操裤上录入指纹激活。

我若是反抗,小雪的力气自是比不得我,但这是不知为何,被她的双手紧紧握住的手竟然使不出任何力气,手掌传来的温润触感更是另外舍不得放开,最后竟鬼使神差的任由她将我的手放在贞操裤上面。

入手处并没有我想的冰凉触感,或许早已被少女的提问晕染,随着轻微的机械声音后,贞操裤的深处传来了微弱震动,而私处突如其来的震动更是惊的少女一阵颤抖,面红耳赤。

但震动并未停止,从未经过人事的小雪哪里受得了这般刺激,腿立刻就软了下去,所幸我眼疾手快,立刻抱住了她。

入怀香软,另外舍不得放开,干脆就直接把她抱到了腿上。

从我的腿传来的震感得知,贞操裤还没有安静下来。此时的小雪因为害羞把头彻底埋进了我的怀里。

小雪下体的酥麻惹的她娇躯不住的抖动,隐约间还能听到她唇齿间偷跑出的呻吟。间中因为羞愧,她推开过我一次,但刚刚落地,立刻便瘫坐下去,尝试失败,她之后任由我抱着,在我怀里迎来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兀的,小雪猛的开始颤抖,双眼间开始涣散,嘴角更是不自主的流下口水,我只到,她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然而事实与我和小雪所想的都不一样,档小雪终于因为欲望暂时放下羞耻心大声呻吟准备登上极点时,一切又突然戛然而止。

巨大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此时小雪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离她远去,同时在哥哥怀里不住扭动,汁水横流的痴态更是另她无地自容。

 

贞操带刚刚停下,哪怕身体和心理都还没有缓好,小雪就已经挣脱我的怀抱向自己的卧室跑去。

然而尚未跑走几步,小雪脚步一滞,定定的停在了原地,随后双腿便开始颤抖,紧盯着她的我,自然立刻上前扶住她。

与我所想一致,贞操带又开始工作了。小雪见无法逃脱,只好认命一样紧紧抱住我,咬紧牙关忍耐(享受)着一次次的冲击。

见状,我便直接拦腰将她抱起,而她则干脆如同小猫一般,双腿也紧紧的环住了我的腰。

这时我的腰腹部便也一同体会到了贞操裤的震动,震感并不强,但却毫无规律可言,时快时慢,时缓时急,偶尔的几下强震更是能让我清楚的感受到小雪全身都在随之抖动。

抱着她坐在了老板椅上,刚一坐下,小雪就难以忍受的做出了媚妇态,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下体更是不住的摩擦我的腰,然而因为有着贞操带阻隔,始终只能隔靴搔痒,难消分毫欲火。

我的下体在这刺激下更是早早耸立,何时见过平时清纯可爱的妹妹这般痴态,我心中的欲火自是灼灼燃烧。

暗自苦笑一声,无奈只好一手拖背防止她跌落,一手轻抚她的秀发,杯水车薪。

但这抚摸的动作对于此时的小雪反而更加刺激。自从她的牙关终于失手。

“哥,哥哥,我,我想要,好,好痛苦,好舒服,哥,我想要,我想,我想高,高潮。”

自然,这般呻吟并没有任何用处,贞操带依然不急不缓的折磨着这可人儿。我却只好停止抚摸,拿起一旁的说明书仔细观看。

刚才因为小雪的突然打断,我只看到了第一页的简介,然而正当我想要继续观看的时候,小雪再次呻吟出声。

“哥,哥哥,摸我,摸,摸我,我受不了了,摸我,让我高潮,请随便,欺负我,我受不了了,哥,哥哥”

小雪已经语无伦次了,然而这时,我也终于看到了有些用的东西,立刻掏出了手机。

在拨号界面输入#20201123#(小雪生日),手机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界面。

页面最中间是几个波动的长方体,分别标记着,欲望、高潮、震动、意识等等,而高潮条的最上面则有一个小小的锁头标记。

我知道只有按下那个锁头,小雪就能迎来高潮,但这时我心中的魔鬼已然苏醒,我将意识的标记线调低,让小雪能够维持在正常思考的状态。然后便退出来界面。

(这时的我并不知道,因为预设的原因,高潮锁我暂时是解不开的。)

小雪终于退出了口不择言的状态,但下体的震动却只是轻微减弱,她依旧寸步难行。

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姿态后,慌忙的立刻我的怀抱,但因为空间狭小(老板椅和办公桌中间的空隙)她只能站着我的两腿之间。

又一次强烈震动袭来,她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我匆忙间只用腿夹住了她的胸侧,她的双手顺势张开,架在了我的大腿上。回过神来,她的脸与我昂然的下体已经相距不到十公分。

小雪立刻慌乱的想要站起逃离,已经被勾起欲望,兽血沸腾的我岂能让她逃走。

“不想要高潮了?”

闻听此言,小雪立刻蔫了下去,维持着这尴尬的姿势,径自流起泪水,然而贞操带却并不怜香惜玉,使得这梨花带雨中夹杂着嗯嗯呀呀的痴噫,不仅未让人怜惜,更激起了无尽兽欲。

我强忍着欲望,毕竟这是自己的亲妹妹,若真这般下手,与禽兽何异。我深吸一口气,按下小腹处的邪火,为她擦干了泪水。

图书馆精选[AD]
mcang
Latest posts by mcang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