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星灼夜第二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苍星灼夜

然而在贞操带的攻势下,泪水很快就化为呻吟。奇怪的状况就这么产生了。看着身下不是颤抖的娇躯,我的欲望愈发高涨。

而小雪自然也注意到了我越发挺拔的下体,咬了咬牙,终于做出了决定。

只见她笨拙的拽住我的裤腰想要脱下我的裤子,但奈何下体的刺激另她全身酥软,已经使不上任何气力。

见此,我小腹处的邪火愈发旺盛,但理智尚存,自是做不出这违反人伦之事。

而反观小雪,见无法脱去我的裤子,竟反而解起了自己的上衣。我见状,慌忙的按住她的手,但在这极致的寸止地狱中,小雪的肉体早已敏感了起来,只是手一接触,竟令她疯狂颤抖,见状,似是要迎来高潮。

但冰凉的机器却不讲任何情面,停止震动无法打断高潮后,竟在阴蒂处产生小小地电流,电击的强度低到难以察觉,但即便这样,对于娇嫩敏感、从未绽放的阴蒂而言,依旧是如同五雷轰顶,小雪再没忍住呻吟与哀嚎。

见到小雪痛苦的样子,我再没有了玩心,立刻打开了app。

 

略一思索,还是按在了高潮锁上,然而图标却并未有丝毫变化,这是我才明白,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没有办法,我只能先把震动和意识都调到最低,在仔细的研究这app。

 

“其实,哥哥可以,可以开一点的,就一点点”然而我是如何也想不到,在下体停止震动后,小雪竟然羞红着脸蚊鸣般的提出这种要求。

我错愕的看着身下两腿间的小小人儿,第一次觉得陌生了。

小雪见我直勾勾的盯着她,也是一反常态的与我对视,若不是脸上的红霞已经染到脖颈,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与此同时,她的手也再次放到了衣领的扣子上,这一次,我看到了她眼中的倔强,没有再去伸手阻拦。见状,她竟也是看我笑了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她洁白的肌肤随着动作一寸寸的裸露。时间变得非常漫长,我也由此有机会一寸寸的欣赏她的春光,似要将这映在脑中。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解开衣服后,其实裸露的也并不多,衬衫向两侧张开,最中间的,是淡粉色的胸衣,各自漏出三分之一的乳鸽,尚且看不到尖峰。小雪的胸并不大,大约也只有a罩杯而已,正处于青春发育的关键期。乳沟自然也是只有浅浅的一湾。

向下则是神秘有趣的神阙,快感的余韵令小雪整个人都透着粉粉的嫩色,平添无限淫趣。

我并没有急于放飞乳鸽,而是捏住小雪小巧的下巴,将她整个人向上提起,小雪十分配合的扬起脖子,腰背也是挺的笔直。

一低头,我们的双唇印在了一起,粗暴的撬开她的牙齿,她的口腔内部非常的湿热。相对而已的冰凉很多程度缓解了小雪下体的躁动,但随着我开始轻扫她的牙齿,又被再一次唤醒。因为嘴巴被封,她的淫叫只能随着接吻出进入我的口中,在我的嘴内二次回荡。

随着我们舌头的接触,交缠,小雪的手终于再也忍不住寂寞,伸向了自己的下体,但入手的只有结结实实的钢铁,毫无漏洞入口可言。

“呜呜(哥哥)”

察觉到她的动作的我,将她顺势抱起,她便乖乖的坐在我的怀里与我拥吻。

我的手自然也是无法忍受寂寞了,将她的胸罩推到上面,小巧的白鸽随之弹出,因为害羞,她随即紧紧的抱住了我,身体轻微晃动间,早已挺立起来的乳头不断摩擦我的胸口。又许是因为我上衣料子较粗糙,随着摩擦给她的胸部带来了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我的一只手环过她的后背,摸到了她的胸上,十六年间,第一次被人袭击,乳鸽慌乱的左右乱蹦,但难逃虎口。

小雪的胸不大,盈盈一握,正好够我一把抓住,而乳头则一枝独秀的从指间挤出,但依旧难逃命运,被我手掌一合,狠狠抓住。

“唔,唔”

小雪发出的抗议的声音,但毫无意义,这昂然的小凸起有着极度q弹的手感,令我忍不住的去捏揉。

而这般从前从未感受过的触感则在小雪心中肆意冲击。连小雪鼻子喷出的气体也越发炙热。

我的舌头再一搅动,呲溜一声,便把对面的软糯小舌战吸入口中,牙齿轻微的研磨着,咀嚼着。

而在这时,在全身欲望的积累下,随着舌头刺激终于点燃了火药桶。

小雪的双腿死死的夹住了我的腰,足弓伸直,身体开始轻微哆嗦。明知会迎来电击的惩罚,但小雪再也无法忍耐,小嘴微张,双眼迷离的看着我。仿佛使出了一辈子的力气,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能感受到,这时候小雪下体的震动已经停止了,但我的两只手还是飞快的攀上了峰峦,各捏住一只乳头,卖力的搓揉了起来。

“哥~哥哥~我~我想高~高~啊~嗯~哥哥~”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吐出,小雪就不自主的伸长脖子,仰头呻吟,竟真的如愿高潮了。

随着高潮的到来,她的手脚以前所未有的力气紧紧夹紧了我,随后我的小腹处便感受到了一股热流,也不知道是潮吹液还是尿液的液体浸湿了我的衣服。

我很是诧异,贞操带这次居然让小雪高潮了?

大约5秒钟后,小雪开始回过神来,我也立刻贴着她的耳朵打趣道:“小雪可是尿了哥哥一身啊。”

“啊!唔!”她立刻羞的发出来小兽般的叫声,然而未等我继续调戏,她居然发出来哀嚎。

“不,不要!好难受,太,太刺激了,停下,停,停下,哥,哥哥,救我,好难受,受不了了,啊!”

原来是贞操带检测到小雪已经脱离失神状态,便立刻以高强度工作起来。

刚刚经受高潮的花穴哪里经得起这般摧残,小雪立刻发出来声嘶力竭的哀嚎。

但随着不应期的过去,和身体的适应,哀嚎中也开始掺杂进了呻吟。

“好,好难受,好舒服,不,不要,停下来,好,好像要,哥,哥哥,给我,给我。”

小雪的话语越发语无伦次。

图书馆精选[AD]
mcang
Latest posts by mcang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