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与秋子的拘束椅子游戏 ~ 残虐,是我对你表达爱意的方式

“……唔姆。”
渐渐转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所处的房间一片黑暗。
就像是在半夜突然醒来一般的感觉……不过,身体似乎比被噩梦惊醒要更加不舒适。
我尝试摸索手机,但却没有力气抬起手。真是麻烦,我连自己是不是瞎掉了都不清楚。不过为什么手抬不起来呢?
等等,与其说没有力气把手抬起来,我的双臂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死死压住一般动弹不得。我尝试动了动指尖,却因为手指听从大脑的指令并上下动了起来而感到十分吃惊。
但我也依稀察觉到,自己的手指敲击的并不是柔软的床垫,而是一种更坚硬——更冰冷的物体。
唔……真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头……呜……为什么头会那么痛呢?
我尝试用手去揉自己的头顶,却想起手臂无法移动的事情来。
好不容易等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我才知道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倒不如说,我的背后一阵发凉。
我想要喊叫起来,但是嘴里却被塞进了一个圆球状的物体——塞得太满,以至于我只能发出呜咽声来。
可是,仿佛对我的无助喊叫(其实是比蚊子还细小的声音)给予回答一般,我的耳旁突然传来了一个柔软的声音。
“千岁酱,下午好。”
这……绝对不会错,这是秋子的声音。
说到秋子,她是我最好——也是独一无二的朋友。我的父亲两年前就去世了,母亲为了保护我不受欺凌,尝试了无数的方法与学校搞好关系,可是她却失败了——甚至可以说,她丢掉了工作,失去了最后的一笔钱,还收到了恐吓信。后来,母亲一蹶不振,放弃了一切,就这样在某一天离开了家,再也没出现过。
秋子是我唯一的朋友,更是我唯一的亲人。在我遇到困难时,从没有人会来帮助我——直到我遇见她。她向我伸出援手,帮助我的学业、与我一起完成家务活。我从不知道她为何从未谈起过自己的家人,但我敢确定她是离家出走的人。她家一定很富有:秋子是自己拥有一间小别墅的人。
这小别墅实际上已经有点古旧了。四周居住的主要都是些老年人,每户都隔得十分远。因为向来喜欢安静的场所,我经常到秋子的家中游玩。每次——几乎是每天,她都按照惯例邀请我到她的家中游玩,并且永远都展露出欣喜的神色——到后来,我甚至不再回到那只留给我悲伤回忆的家中,而是与秋子住在了一起。
我开始依赖她,无论何时都想着她。我可以毫不迟疑地说,秋子是我唯一重视的人。
我信赖她,毫无任何猜疑地接受了她递给我的那杯饮料……
下一刻,我就醒来在这里了。
“特意给你挑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呢。怎么样,喜欢嘛?”
秋子软绵绵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然而,我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我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被死死束缚在这把椅子上。秋子究竟想做些什么?我……她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很不喜欢别人跟我开玩笑的人,那她难道是故意想要惹我生气吗?
虽然不会像我心中想的那样立即生气——况且我也无法说出任何话来——但我还是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嘿,千岁酱~我期待这一天……已经好久好久了哦?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千岁很早就该受到惩罚了呢。”
“唔”是我能发出的所有种类的声音。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双眼正被眼罩给盖着,这才是导致了我不能看见任何事物的直接原因。
“千岁酱……真的是太完美了呢,千岁,没有父母,不被学校的大家所关心——如果我把你监禁在这里,全世界只有你与我会知道呢。你认为——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恐怖的念头。接着,我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无奈,不仅是双臂——就连我的双腿与腰部都被皮带给紧紧勒住——我整个人被束缚在了这把椅子上,就连挣扎的动作都变得十分细微。
“没~错。我把千岁酱监禁起来了哦。而且……没有任何人会知道的~”她的声音依然是以前那样软绵绵的,但听着却再也不可爱了。
原来……原来秋子一直与我亲近,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把我监禁起来……她知道我生活状况的一切,她清楚如果我被监禁起来,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在哪里,也不会有任何人对我的处境感兴趣!
虽然只是一切的开始,但这种被世界抛弃的无助感已经侵占了我的身体。我眼中泪水打转,可是眼泪却被眼罩给捂在了双眼内部。
“咦?为什么要哭起来呢……?”秋子似乎十分疑惑,带着关怀的语气在我耳边低语道,“怎么会呢,这可是十分开心的事情哦——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秋子她想要对我做什么?
“嗯,没错~”她也许是瞧见了我在疯狂摇头,轻轻捋着了我的长发,“是很舒服——很享受的事情哦。”
“呜……?”
心中满满的都是无助与不安,但我却不知道她所说的舒服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等等……难道说?!
不、不要!……千万不要!!
仿佛是应答我心中的惊慌,突然有震动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我先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下身就传来了一股难以忍受的触感。
秋子……把什么东西贴在了我的阴蒂上……
“呜、呜喔喔喔!呜呜!呜呜呜呜!”
我开始拼命求饶,但从我口中传出的却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娇喘声。
“嗯……嗯,没错,就是要发出这种声音哦。真可爱呢……我的千岁酱……”
等、等一下,难道她……只是为了听我的娇喘声……
我竭力地抑制住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一边咬紧了口中的球状物体。我……不能发出任何喘息声……不然……
“哎?为什么不再发出声音了呢?”果然,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
嗯……只、只要忍住不发出声音的话……
“嘛。也没有关系啦,还能让千岁更加舒服的哦。”
下一秒,我的下身开始了比之前强三四倍的震动。无法抑制的酥麻感一瞬间就传遍了我的身体,由喘息的形式从我的口中传了出来。
“呜呜!呜喔!呜呜呜喔!”
不行,下身……越来越烫了。
我的身体开始冒汗,而此时的我依然做着无谓的挣扎。双臂、双腿、就连头颈处都被皮带给狠狠束缚在了椅子上,完全没留给我任何移动的空间。
也就在这时,我依稀感觉到自己上衣的纽扣被解了开来。我想要求她住手,但她却听不见我的哀求,直到我的上衣被完全解开,而胸罩也被撩起来……
接着传入耳中的,是撕胶带的声音……
她用两个硬硬的物体把我左边的乳头给夹住。我拼命地左右扭动着,但却因为看不见她的动作,最后那两个东西依然被胶带固定住,把我的左乳头夹了起来。先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没过多久,我左乳头旁的那两个物体就开始了震动。一股温暖又瘙痒的感觉传入了我的大脑,而撕胶带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我拼了命地疯狂扭动着身体,导致秋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另一对硬物体贴上我的右胸。情急之下,她把手指狠狠地戳在我的腰部,在我下意识地缩起身子的一瞬间飞快地把另两个椭圆球贴上了我的右乳头。
左右夹击给我带来的快感让我一时间无法停止喘息。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动着,而大脑也变得越来越浑浊……
“呜、呜呜!呜喔喔喔!呜咕呜呜呜!!!”
感觉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灼热,而那股无法忍受的快感也累积着,最后到达了爆发的那个点。我的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就连椅子都快要被我给掀翻。我痛苦地喊叫着,拼了命地想要挣脱这把椅子,却被秋子用手死死地按在了原地。而就是下一瞬间,尿道的松弛使得我积累了一个早上的尿液喷涌而出——
我……生命中的第一次绝顶……
“呜!呜呜呜呜!咕呜呜!呜呜呜喔喔!!!”
这股陌生的感觉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足以让我大脑一片空白的怪异的快感。我甚至忘记去思考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绝顶给我带来的满足感在一瞬间冲走了我所有的思想。
“呜呜!呜呜呜、咕呜呜……呼、呼呜……”
娇喘的声音终究变成了轻轻的喘气声。秋子已经关掉了我下身的震动器,但乳头两旁的那些却被她保持开启了。
“是不是……很舒服呢?”她问我道。
我的身体依然处于余震状态。自己的挣扎早早耗尽了我全部的力气,而如今,我只能倒在椅子上,默默地忍受着胸部传来的一阵阵快感。
“嘿嘿,没想到……千岁酱高潮的样子,会那么可爱呀。不愧是……我的千岁酱……”
呼……唔……这样的事情……究竟什么时候会结束?难道……快结束了吗?
“只可惜……一切还没有正式开始哦。享受一下吧,小小的跳蛋就能带来的快感~”
“唔咕?!呜呜!呜呜呜!”
她再次开启了我下身的跳蛋。那几分钟前才第一次感受到的触感,又一次占据了我的下方。直到快感渐渐变得麻木起来,我仿佛只能感受到一股痒痒的感觉了。
但事实证明,我完全不是变得已经能够忍耐这种快感——没过几秒,下身与胸部的快感突然变强了数倍。我……居然又要高潮了!
就在我即将绝顶的时候,身上的跳蛋全部都停止了运转。欲求不满的感觉占据了我,以至于我发出了哀求继续的喘息声。
“不~行~哦~”秋子不满的声音传入了我耳中,“千岁酱明明还没有性经验才对吧,只是这样的快感就足以征服千岁了嘛~?作为惩罚,一分钟内我不会再次开启跳蛋哦!”
“呜!呜……!呼呜~呜……”
突然终止的快感让我的脑袋变得十分奇怪。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动着,期待着接下来的快感,却感受不到任何事物。这种期待与忍耐渐渐变成煎熬,而那本该完全耗尽的力气也再一次回到了我的双臂——我再一次挣扎了起来。
虽然这一分钟长得离谱,跳蛋终究还是震动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我的挣扎加大了幅度——刚开始时,突然终止的快感的确使我欲求不满。可一分钟后,这可恶的快感早已又一次变得陌生——我就这么被快感驾驭着,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嘿嘿……果然很可爱呢。”秋子的笑声,在我听来是那么的阴暗,“啊对了,我今晚要参加一个学校的活动,可能得让千岁酱看家了哦?”
看家?难道说……就是让我保持这样的状态一整晚?不、不可以……这种事情……千万不要!
“呜!呜呜!呜咕、呜呜呜呜呜!!!”
嘲讽一般地,秋子笑了起来。
“哈哈,千岁酱已经激动到无法控制自己了呢!那么真是太好了,虽然我会锁上门……但千岁还是要安心看家的哦。”
过了几秒,我感觉自己的阴道中被连续塞入了五到六颗跳蛋。秋子明显是把所有的跳蛋都调到了最强的震动幅度……
“呜呜呜呜!呜喔喔喔喔!!!”
震动声似乎变得小一点了,但这却并不是秋子对我的怜悯——我的双耳被秋子塞入了两个耳塞。在寂静的世界中,剩下的仿佛只有我的娇喘声。
但是,她却没有立即离去——虽然是在快感的肆虐下,我也依稀感觉到自己后脑勺的搭扣被解了开来。
她把我口中的球状物体给摘下来了……
“呜咳咳……秋子酱!求求你了、求求你,快点放开我……我什么事情都会给你做的所以……求你了!求求你!!!秋……唔咳咳、咳咳!”
她似乎是把一个杯子凑到了我嘴边。被呛了一口之后,我贪婪地饮用起了杯中的白开水。已经一天都没喝水了,早就口干舌燥,喉咙也变得干燥起来——这杯水几乎是给我带来了更多的希望,我再一次央求了起来。
“秋子酱!我、呜呜……!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所以、所以……我现在真的很难受所以……求求你,能不能放开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仅没有解开我身上的束缚,秋子甚至把一根圆柱状的物体塞入了我的嘴中。这物体的头部直接顶到了我的喉咙口,让我在一瞬间就干呕起来。
接着,她用皮带把这东西死死勒在了我口中……
不、不会吧!让我含着这东西一整个晚上……我会吐的!我会死掉的!!不要……不要!!!
然而在那之后,秋子就没有对我的身体做过任何事情——她出门了。
自己的脑袋早已因为多重快感变得奇怪起来……阴道因为五六个跳蛋同时运作而变得十分热闹。胸部传来的又痒又舒服的触感早已使得我无法保持平静。
最重要的是,嘴中这不明圆柱体顶在我的喉咙处,让我连连干呕。我的胃部翻腾起来,但却因为太久没有吃过东西,根本吐不出任何残渣来。这因为食道被顶住而带来的呼吸困难,加上痛苦的呕吐感,让我生不如死。
我想用手把这物体给立刻从嘴里拔出来,可无奈自己的两条手臂都被绑在扶手上,帮不了自己任何忙。
自己的双腿之间,也变得越来越炙热,最终使得我又一次高潮了起来。只不过,无论我怎么想要并拢双腿,被分别绑在两条椅子腿上的双腿都完全不听我的使唤。我的下身在毫无遮掩的情况下被跳蛋长时间侵犯着,使得我羞愧难忍。
就在这连续的高潮之中,我失去了全部的力气,瘫软在椅子上。双腿被强行分开,而双臂也无法动弹——我被一次又一次来临的高潮肆虐着,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忍受着这又像天堂,又像地狱般的一波波快感。
我的眼泪,早就已经浸湿了眼罩,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滴在我颤抖的胸部……
想到我还会在这样的处境中被折磨好几个小时,我绝望地停止了思考,任由这些跳蛋折磨着自己。
……
……
……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当我的恢复听觉时,也许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过去了多久——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就如同四五个月一般。
“我回来啦,千岁酱。啊啦,已经满地都是千岁的尿液了……看来千岁酱也很努力呢。”
“唔……咕唔……”
我早已完全失去了喘息的力气。毫无意义的声音从我的喉咙中钻了出来。
一直处于连续绝顶与反胃状态的我,如今只感觉自己的乳头与阴道中依然不断传来的暖流。渐渐地,我已经能适应喉咙被死死顶住的痛苦,而下身也早已没了瘙痒感,只剩下了无情的一波波快感。
“千岁酱一定很享受呢~我很希望千岁能渡过一段开心的时光,所以千岁——请不要讨厌我哦。”
不要……讨厌什么的……
不,我早就已经不讨厌任何人了。就算是在这无尽的快感之下;哪怕我已经连续绝顶超过四个小时,我……
……
我真的不享受这一切。我厌恶这让我大脑变得淫荡的振动器——可是我早就已经失去正确思考的能力了,我……
我只能默默地沉浸在快感地狱之中……
这时,顶住我口中那柱状物的带子被摘了下来。
虽然秋子也帮了我一把,可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把这可恶的东西从我嘴里吐了出去。
“呜喔!咳咳、呕……唔咳、咳咳……呕。哈啊!咳咳、哈啊……哈啊……哈啊啊啊……”
得、得救了……
我贪婪地呼吸起了新鲜的空气——或者说,这混杂着我自己的尿液的骚味与体味的空气早就不再新鲜了。但就算如此,我还是欣喜若狂地大口呼吸着。
“唔,为什么会是放松下来的表情呢?难道不该是欲求不满才对嘛?这一切明明都该是很舒服的事才对呢。”秋子的声音中都是不满。
“呜……哈啊……才、才没有欲求……不满——我、我好难受……身体好烫……救……救我……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唔呜啊啊啊啊!!!”
我在她的注视下,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咿呀啊啊啊!不要啊!!秋子、秋子秋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呜哇啊啊啊啊!”
“安心啦,安心啦。”秋子抚摸着我的头,“我知道哦,千岁其实是十分开心的对吧。”
听到她说的话,我的眼泪如同涌流般夺眶而出。她见我的眼罩早已湿到开始滴水,叹了口气,摘下了我的眼罩。
虽然是半夜,可从窗户外投到房间内的微弱月光还是照得我只能半睁双眼。我首先注意到的是椅子上的淡黄色尿液与一些鲜红色的液体。
我的处女膜……已经被震破了吗?
虽然十分不甘心,但想到对我做这一切的是秋子,我的不甘与愤怒却无端地烟消云散。对了,秋子……秋子现在是怎样的?
抬头的瞬间,我瞧见了秋子的面庞。
她的双眼之下,虽然已经几近干涸,但却依然看得出两道泪痕。如今,秋子的双眼中早就失去了平日里的光泽。她……她正微笑着注视着我,可我却讽刺地感觉她其实根本没有在看我。
望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我甚至都忘记了自己仍然被快感折磨着。但下一刻,我无意间望向了她的右手。她手中紧握的,是……
假阳具……?
恐惧感再一次把我对秋子的情感挤出了大脑。
“秋子……?难道你要……不行、我还是处女!我不能被做那种事情!我……秋子!求求你了!请放开我吧!”
“唔,我可是一片好心,真心诚意地希望千岁酱快乐哦。”她那阴暗的眼神直刺我的胸膛。
我赶紧瞧了瞧自己的双臂:如今,我的确是被皮带缠在一把木质的椅子上。让我惊讶的是,自己的裙子原来还穿在身上,但我的内裤已经被丢到了一旁秋子的床上。
不行,每条手臂被至少三条皮带束缚着,根本不可能挣脱……虽然心里清楚这一点,可我还是在用微薄的力量尝试着最后的挣扎。
“马上……就让千岁飞上天堂哦。”
“不、不要……不要!我、我会喊救命的!秋子,我真的会喊救命的!”
“嗯,没关系哦。我把千岁酱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没有人会听到任何声音呢。而且千岁酱如果要喊出声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
“不、不可能——秋子,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请、请住手!”我瞧见她把那假阳具顶在了我的阴蒂上,大声叫喊了起来,“请不要!秋子!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这样子!!”
“不~行~哦。”
她对准了我的阴道,把假阳具的头部顶了进去。
“千岁酱,想要‘咻’~地一下进去呢,还是慢慢进去呢?”秋子仿佛真的很在意我的想法般问道。
“我、我……我不知道……”
“那就……‘咻’?”
“哎?那、那样会很痛的!等、等一……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几乎把整根阳具瞬间顶入了我的阴道。没有快感,只有摩擦带来的灼热感。在无法忍受的痛楚下,我的淫液混杂着血液滴到了椅子上。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呜哇啊啊啊!秋子、秋子!!求你了!!我、我做什么都行!我不会报警不会告诉任何人!求你了!求你了!!!”
“唔……千岁居然会对我说出这么无情的话……不行,我很失望哦。”秋子嘟起了嘴。
“哎?我、不……我……”
秋子把假阳具猛地拔了出来,再一次用力插进了我的阴道——然后反复,又是反复——这样做起了抽插运动。
“咿!咿呀!不要……哇啊啊!呜啊!咿呀啊!!呜啊啊啊!痛、痛啊啊!!不要!好痛啊啊!”
根本没有快感……根本没有快感!我从来没想到……做爱的感觉、是那么痛苦……好痛、好痛,痛到无法思考了……真的好痛!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始终都是我……痛苦的……总是我……秋子、秋子……!
脑中一片混乱的同时,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不断尖叫着。就算这一切都是如此疼痛,快感依然在我的阴道中爆发开来。
“呀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居然会在如此痛苦的时候高潮……我、我……
“还不够哦。”
秋子手上的动作根本没有停下——相反,她还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阴道中火辣辣的,被假阳具和五六颗跳蛋同时激起的快感宛如从不停歇般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我的大脑。
“咿呀!不要!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救救我!!!真的……真的要死掉了!救命!唔咳、嗯啊啊啊啊——!救、救命!!爸爸……妈妈!!不要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
身体还处于高潮后的余震状态时,我又一次绝顶了——比上次,更疯狂,更无法抑制的绝顶……
没过多久,再一次绝顶……
又一次绝顶……
绝顶——连续不断地绝顶——绝顶……
不行——大脑、大脑已经……我、好……好痛、痛苦……好舒服……幸福、好幸福……秋子、秋子……秋子……好喜欢呢、秋子、秋子……
自己……是怎么了呢——已经、除了秋子……脑中真的除了秋子、完全……完全……
秋子……喜欢你、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喜欢……秋子……
我……喜欢……秋子……

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简单明了。
学校发现千岁两个星期都没来学校,最终还是报了警。但是因为千岁的同班同学没有任何人可以说出一个所以然,最后案件毫无进展。
秋子仍然与平常一样上着学。大家都发现她的性格不再那么开朗。愿意接近她的人,因为她逐渐变得阴暗的性格,也越来越少。奇迹般地,秋子居然保持着极为优异的成绩,因此备受老师欣赏。
千岁的母亲,后来尸体被发现在下游河滩。实际上,尸体已经彻底被泡烂,完全辨识不出原来的面目。在测试DNA之后,警方才确认了这正是半年前失踪的千岁母亲。
而这一天,秋子也很早回到了家里。
“我回来咯,千岁酱。有好好看家吗?哎呀,千岁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呢。”
秋子的面前,是早就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的千岁。她依然被束缚在那把木椅子上,戴着眼罩,含着假阳具,塞着耳塞,身上穿着秋子给她换上的可爱连衣裙。
只有她们两个知道,藏在那连衣裙里面的是些什么——
她乳头的两旁,是被胶带粘住的强力跳蛋。而在她的内裤下,是两根大规格的假阳具:一个正紧紧顶着她的子宫口,另一个则深入了她的直肠——两者都在疯狂地震动着。几个跳蛋的遥控器,正被她强行岔开的两条腿上所穿的纯白色丝袜包裹着;遥控器上连接着的电线,隐藏在了她的内裤中……
“呼,差不多是吃饭时间了呢。千岁酱等着,这就给你喂饭哦。……咦,又高潮了呢。千岁酱真是个淫荡的女孩子呢~”
秋子的眼中,倒映着身体微微颤抖的千岁。
“乖乖等我哦。最喜欢千岁酱了~”秋子一蹦一跳地跑出了房间,留下千岁独自身处那神圣的绝顶天堂。
吃饭、喝水、睡觉……任何时间,千岁都会在这把椅子上度过。
这把椅子,从此就是千岁的全世界了。

直到今天,千岁的下落依然不明。

故事完。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6+

《千岁与秋子的拘束椅子游戏 ~ 残虐,是我对你表达爱意的方式》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