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筱鸢的道具图鉴:触手囚禁箱与绝顶操纵地狱

”文豪试炼三期参赛作品”
点赞 收藏 评论 转发!
【新制作了15枚龟头摩擦刷环,总共三种转频|无线控制|1小时充满电后可以连续使用8小时。定价150软妹币一枚。有任何需要的话请确保从私信联系只接受先付款后发货。考虑到每次都有些供不应求,如果能在两天内卖完的话可以考虑多做15枚。先到先得,白嫖辱骂求同情求包养的请慢走不送。】
【SM游戏用的骑乘木马暂时不会做了。别私信轰炸,问就是没有。若真的有需求的话请保证提前半个月进行预约,并同时预付全款。】
——收到了一条新私信——
“鸢姐再次打扰了。您有考虑过制作像我之前定的那种大型的器械吗?这里目前在计划进行在类似病院的拘束床上进行的机械强制高潮game。虽然考虑过用普通的床和炮机代替,但就像你认为的一样,总觉得没有想要的那种味道。到头还是感觉气氛上缺了些什么。”
“先等等,那种的话可不会便宜啊……”
“我可以接受最高两万的价格。如果手头的钱真的能玩到梦寐以求的体验,那说什么都是值得的嘛。而且,我也就是看准了鸢姐你做出来的道具,质量特别高而且用得特别舒服,说是物超所值都不为过。”
“那是说之前的跪坐震动木马挺好用吧w?”
“比市面上的那种要合理多了。说是震动却更贴近短距离高频活塞,加上会有随机方向的偏动,就算坐在上头超过三小时也不会麻掉。这个高度也是正正好好!跪在上面虽然很疼,但也没有到那种不合理的地步,底板上的脚踝固定环和小腿环的位置也正正好。”
“那是因为你把量出来的结果都一五一十地发给我啦。如果能满意,就是对我最大的慰藉了。……不过你不会真的连坐了三小时吧?”
“嗯……因为,反正也闲着没什么事情做x。只要在一开始就上了定时锁,也就没法反悔,怎么挣扎都没法起身,然后就被自己亲手设置的三小时拘束彻底控制,身体也一直绝顶绝顶了x。顺带还含了连着假阳具的口球,戴上三小时后嘴巴和下巴倒比下面要更煎熬了ww。”
“……注意身体啊。其实最近的确在研究更大型道具的制作程序。现在有在尝试做一个仿真触手的囚禁箱。”
“仿真触手?!那种鸢姐都能做出来的吗??”
“因为我之前的好评度太高,加上传播度比我预想的要快很多……现在有什么机构找到我了,据说是可以提供我技术,只需要我负责设计理念之类的就行。要是我真的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装置,他们可能就要招我入职了。”
“这也太牛逼了吧……完全无法想象,鸢姐的话怎么看待这种事?”
“我嘛……设计是会给他们做的,但说到要入职……我想自己还是得老老实实先读完大学咯。虽然知识是全都会了,总归混也要混出本科文凭才行。大学还说要保送我去美国读研……他们要是知道我还赚这种外快,还不哭出来w。”
“的确呢,但鸢姐有没有想过大学其实已经知道你私下都悄悄做过什么了?”
“讲不定呢。搞不好他们就是因为这些才愿意把我推荐给美国名校的hh。我借了那么大一间工作室在学校附近,少说也肯定有三四十个人道听途说然后偷偷扒在窗子上偷看的。”
“鸢姐是不是会亲自测试很多道具?”
“只有自己的体验是最直观清晰的反馈,亲身经验当然最能够告诉我该朝哪方面改进啦。当然,我都会点到为止,毕竟我得把体力留在制作道具和学业的正事上头。”
“学业果然还是最重要的呢。”
……小鸢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手指在关机键上轻轻一点,屏幕隐入漆黑。
学业果然还是最重要的。话说得没错……
转过头去。在面前的,俨然就是那台长方形箱体的器械。
这是alpha2903版本的触手囚禁箱。但听了这个代号之后先不能激动,2903并不是代表之前已经做出过2902台……而是,如今是2029年(从中取了29),而这是依照第三稿设计制作的。可以说……其实就是第一版,都能算是原型机。
身材比例是完全按照她自己的身高体宽设计的,躺进去之后(据说)脚底和头顶还能有十厘米左右的空隙。
这只箱子的特点……没错,那就是其名所指的“”。
外观基本就是h图上可以见到的“传统”机械触手。虽说是机械的却标配仿真肉垫的触感,还会分泌润滑催淫液。这算是十分前卫的科技了吧。要世上真有那么高科技的技术,怎么可能先运用到性玩具上?传出去也不可能好听啊,料想这机构也肯定是信口开河,这是过分自信没得跑了。
——在接到这个合作委托的时候,小鸢不止一次如上这样思考过。因为对面的说法过于离谱,她甚至屡屡怀疑是不是遇到了专业骗子。
直到……那家机构的交涉人员在周末的时候直接敲到了她寝室的门上。
那是日本的一家研究机构,叫“世界幸福研究株式会社”,美其名曰给世界研究一下幸福,但就连邮件里都直接写明了他们专门研究性快感方面的科技,为的是给某些与未来相关的什么什么事情做准备(完全听不懂,而且总觉得有点像是胡编乱造……)。小鸢在尝试上网对那家机构进行调查时,却发现除了看上去真的好像有这么回事但毫无有价值情报的小主页后,仅有的信息竟然是Google Japan上的都市传说……
唉,自己怎么会被这么怪的人找上门呢。林筱鸢啊,你该反思一下自己了。
而且就凭他们的举动来看,自己的行踪啊,身份之类的……肯定都完全被查清楚了。
对方可能是与日本的政府有关的研究机构。搞不好是政府相关部门。但日本政府搞这种事情做什么?他们那么想追求肉体快乐吗?就算日本是三级片产出第一大国也不可能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啊……
果然这个假设并不合理,那机构背后撑腰的不可能是政府……但又是因为啥?要真的是前卫机构也再怎么都不该玩得这么放飞吧?玩这种东西的虽然多少都有点钱,但也没到能养活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地步啊……他们靠的到底是什么?洗黑钱?富豪们不为人知的乐趣?脑海中装着这一整堆疑问的小鸢始终都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小鸢根据自己对触手和囚禁箱的理解,搜了不少关于触手调教的文章与图片……不只是普通的标签,更多的还包含了触手活吞、触手的体内、看上去很不对劲的床/椅子之类的较为小众的题材。
最后……还是真的设计出了一些像模像样的概念图。虽说上面写的实现方式理论上是可行的,但这种科技现代根本不可能存在。光是一根能够伸缩和扭动,长达一米半却只有一头接着箱子内壁,还能自动搜索肉体体温较高部位的触手——“你倒是教教我怎么做出来”,小鸢几乎就差直接把这句话丢给对面了。
不管对方是什么机构,背后是哪国政府,坐拥多少多少专利或者人才,这种东西就是做不出来的,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的。我就把设计图发给你,我还真要看看你对此什么看法。
——于是小鸢近乎是抱着玩弄对方的心态,将成稿的设计图发给了对面。
一个月后。
这个触手囚禁箱。
就……
出现在了自己的工作室里头……?
小鸢拿手捂住额头,直叹气不停。没错,她的对面就是那台箱型的器械。她甚至都没有勇气躺进去——设计图完全是偏向本子里的那些描写写出来的,正常人躺进去鬼知道会是什么感觉,而且是真的不保证不会出人命。搞不好要是玩脱了,心脏骤停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谁能确定他们做出了个什么东西,万一是糊弄自己的,自己要测试躺进去了结果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那还得了?
她这三天来一直都跪在箱子旁边朝里面探望。真的就是和自己的身形非常契合的长方型箱体,箱壁足足有一把文具尺那么厚……这东西像台带冷冻柜的冰箱一样重,光是抬起来就很困难了,不知道谁居然摸清楚了自己工作室的位置和用途,还把这玩意抬了进来,最后甚至帮自己把门锁上了?!他怎么出的房间?现在入室盗窃犯难道已经可以逆捅钥匙孔了?
这些问题……总之实验室里也不像被人翻箱倒柜过的样子,东西也没有丢。再说了,谁会抬着一架双门冰箱到别人家里偷东西?这不是多少沾点脑瘫?
而且最大的问题是……
这玩意,就横在自己的写字台椅子后面。自己现在坐在桌子前面的时候桌沿都可以顶到胃了,实在是太难受了,不找人帮忙又搬不开……找人帮忙就是一次大型的社会性死亡现场。满屋子的道具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藏得起来的。
妈的……好想投诉这家机构。这未经过允许还非要给自己添这种麻烦,也太没有道德了……而且绝对不是粗心大意,这种肯定是有意的。他们也是在报复自己吗?那这个箱子就更不能测试了。
到时候网上拐个愿意测试的女生吧。刚才网上那个和自己聊天的人就是不错的人选。总觉得就算真的太猛的话她也不会有事的……
但就是这样计划着,拿起手机,连消息都已经起草完毕后,还是摇了摇头,把手机丢回了桌上。
不能让其他人来测试这种自己都不确定有没有危险性的器械。
不是怕出人命,也不是担心自己的名声在圈子里败坏……仅仅是,感觉这样做好像不太好。
所以……
要是自己真想要与这家机构进行合作(或者说,只是单纯考验一下他们的技术成果),那就必须尽早对这太器械进行真人测试,并且提供反馈与进一步修改提案。
如上,那第一个测试者……只能是小鸢自己。
她咽了口口水,甚至不敢回头瞧一眼那个大盒子。虽说她几乎上阵测试过自己亲手做出来的任何道具,但她清楚自己的身体敏感程度没有办法承受任何超过15分钟的高度刺激……撇开这一点不谈,由于长期泡在教室、实验室和工作室中,倒不是在意自己那总是有点睡不饱的感觉,但自身有氧活动时的耐力并不是很可观。
也就是说——
小鸢从桌面上的小文件架中抽出一张素描纸,在上面挥笔写起了一条条注意事项。
《触手囚禁箱:进行亲身体验》
1.在测试的前2晚进行至少持续的连续睡眠。
2.保证当日前后的要务都已被提前处理。
3.准备好运动饮料和苹果(青森产)。
之前设计的时候似乎加入了很多自认为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灵感,为的也是故意捉弄对面那家机构——至于这台器械究竟实装了什么功能,她此刻却没什么概念。但这肯定要事先了解……于是她在笔记本上开启全局搜索,找到了当时扫描上传的设计图,双击打开……
“喔噢。嗯?嗯……?哈啊、想都不用想,他们肯定没添加这么离谱的系统。”连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起来。这旁边的段注写的都是些什么鸡脖东西。
自主惩罚模式?检测到有强烈反抗行为就自动延长10分钟……?这谁受得了啊,而且居然忘记写上限……啊,在这里。总时间上限是……72小时。
噢哦。
这绝对绝对会死人的吧……玩具高强度刺激的理想安全长度也只是30到60分钟而已。
然后……啊,触手本体布有液体分泌孔,而这种液体的内容物包含提神药和媚药,只要涂抹在皮肤表层就能被身体吸收,光是听上去就应该算危险药品。
同时也有专门负责注射的带针头触手,给被囚禁的人注入营养液,保证食物与水分的补充。
自己当时是怎么想到这么离谱的设定的……这样被关进去之后,搞不好就算连着虐待上96小时也……至少饿不死。
哦噢,这块配着四张图写了好多说明文字。触手分多个种类,总体粗细都差不多,分布在直径2~3cm。四种触手的头部分别是多圈环形刷的,纯光滑圆头的,震动棒外型的,甚至吸吮类的。吸吮类是专门针对乳头和小豆豆……哇啊,那样绝对受不了的吧。
女孩子最重要的三个地方中最核心的三个敏感点……要是同时被吸住的话,那可真是不得了的展开。而且……触手会搜索肉体体温较高的部位进行爱抚,甚至进行自主探索,那就是意味着如果瘙痒会使自己产生很大的反应的话,机械触手甚至连腋窝和脚底等部位都不会放过。要真的同时对这么多个部位进行刺激的话,能不能感到舒服是一回事,会不会出事可真的很难说。
……越看越不敢自己尝试。
而且,似乎尝试之后就……没有办法中途反悔。
小鸢沉思着将屁股抬离了工作椅。箱子的触手在开始工作后,箱盖也会自动合上。在这段期间,除非在外面的电子屏旁输入制造方原配的产品代码,不然这么光滑的表面就算是用上电钻也很难强拆——除此之外,自己当初的设计图也是标注了需要良好的隔音效果。
唉,原本是想要嘲弄一番对面那家机构的,怎么感觉真正被损到人的最后成了自己……她不禁捂住额头,一边蹲下身,静静地瞧着箱身外部电子屏上的各种数字。

◇机械调教强度:0~10
◇缠绕松紧度:0~5 (似乎是数值越高,触手就会越不考虑她的舒适度,更加用力缠绕。)
◇媚药浓度:0~5
◇氧气浓度:0~10 (但是顺手调了一下,没有办法调到3以下的数字,或许是为了安全考虑吧。)
◇触手电流强度:0~10 (没有办法调到5以上的数字。或许与上面这个原因相仿。)

在这些数字之后,好像与设置相关的还有第二页。小鸢本着一半探究精神,将设置翻页后,以下的项目映入眼帘。

◇高潮频率:低
◇尿液排出上限:低
◇疼痛上限:低
◇昏厥:允许
◇睡眠:允许

……?自己明明没有加入这些设定。
而且感觉很离谱……高潮频率可以设置得……哇哦,那么高?现代科技怎么可能……?
还有允许或者禁止昏厥的选项,就离谱,这种理论上……真的能控制吗?不会是凭借电击强行把自己电醒吧,这样几回反复下来怕是人都要没了吧……
但这些……是了,要亲身设置的话,就意味着必须要手动调整吧。
那么……
小鸢有条不紊地在输入板上操作起来。随着轻柔悦耳的“滴、滴”声不断响起,初始的设置也终于完毕。

【当前设备数据】
◇机械调教强度:3
◇缠绕松紧度:1
◇媚药浓度:0
◇氧气浓度:10
◇触手电流强度:0
◇高潮频率:低
◇尿液排出上限:高
◇疼痛上限:低
◇昏厥:允许
◇睡眠:允许
◇管理员选项:禁用
◇时长:00:20:00

……20分钟,应该足够了吧。
有想过15分钟,但为了避免之后找其他人测试的时候因为要求时间更长而出问题,就委屈自己多加了五分钟上去。
总而言之……
哈啊……真是服了自己。明明就20分钟,调教强度还被自己调整得几乎没任何大碍,干什么要大费周章地计划那么长的准备时间呢。
手机忽然响起了通知音。
小鸢满脸的不情愿,对其直接无视,打开囚禁箱想要往里一探究竟。
——挖藕!
居然……
打开双页的箱盖后,映入眼帘的是简直匠人精神的光滑无比的箱壁。没错,五面都是这样,而且干净得直接反射了自己如今头发乱糟糟的模样。
五面都是这样。
那……触手呢?这算是在欺骗我宝贵的感情吗?外头设计得那么高级结果里面其实是空的?那……是藏在厚厚的箱壁里了吗?那也十分离谱啊,如果是考虑到将那么多功能收纳进去,那这种箱壁也只能算薄得离谱了。
但他们既然宣称自己能控制高潮频率和人会不会晕过去,那其实空间占比的控制只不过是更简单的工程……?
啊啊……不过这个底面看上去就好硬的样子……她不禁伸手进去触碰箱底。果然,是不怎么温热的金属的触感。
真不敢想象躺进去会感到多不舒服。虽然空间是不算过于狭小,双腿至少能够伸直。
在这之后,小鸢的目光转移到了仅剩的第六面——也就是箱盖面的内侧。
终于,她找到了某些合理的东西。
在与外侧的显示屏大约相对应的位置,里侧也有着一个更大的显示屏,不过似乎并不能用来调整数字,却有一个运行开始的按钮。
而箱盖两侧的活页处,也有共四条不仔细看都没法注意到的平行白线。想必是照明用的灯管?也有可能是设置上说的控制氧气用的装置。
手机忽然又响起了通知音……妈的烦死了,就不能一条消息发完整点吗?
小鸢起身便朝着桌面上的手机扑去。是刚才那个人,说最近可能会到她的学校附近来。
啊,送上门的乳鸽……不是,应该是、帮大忙……?那这样……如果是这个人的癖好的话,会不会让她测试也并无大碍……呃嗯,要不、总之先问问她有没有兴趣测试“新的大型器械”好了。
那个女孩子的答复暂时还没有发来,但小鸢的心中还是放下一块大石头: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不用花额外的时间去社交软件上找那些来历不明而且性癖过于古怪的一般通过女生了。
哈啊……的确也该放轻松看待这件事儿,好像最近真的被自己逐渐升温的人气和曝光率折腾得压力太大了。有时候就该伸个懒腰,好好躺在食堂外头的椅子上喝点苹果汁,也多感受一下下午的阳光。
不像现在……唉,明明自己是那么爱干净一个人,可是工作室里还是堆得乱七八糟的。那么多奇形怪状的道具和器械,连叠都叠不到一起。之前设计的方便收集漏尿的木椅已经被用来放书了,很多的道具也似乎只起到一个观赏作用。
虽然也会时常接一些有钱年轻人的单子,但在校区附近租下一间更大的工作室显然是不可能了。明天正好到网上买个不锈钢网格的四层展示柜。先去量一下那块房间的尺——
——嗯?
嗯?自己……失去了重心?
下意识地,朝着脚底看去。
自己正踩在刚刚那张用来写准备计划的草稿纸上。
对啊,说来……之前搬来笔记本的时候,手肘好像正好划飞了那张纸。
而面前是、箱……来不及稳住身子了——!
为了避开地板上崎岖不平的各种道具和零件,小鸢紧急地朝右侧一斜,整个身体顺势朝着触手囚禁箱跌去。紧接着,嘭——!!地摔入了顶盖大开的箱中。
首先反应过来的事实,是光滑的表面没让自己用来护住脸部的手掌受伤。感受到膝盖处磕在箱沿上的钝痛已经是几秒后的事。
“呜啊啊、痛、痛……”
小鸢艰难地在箱中翻过身来,抱着膝盖拼命揉了揉,盯着看了好几秒,像是这样就能透视膝盖骨的情况一样·。
呃啊啊……讨厌讨厌、!!这下绝对要起淤青的,近两天在外人面前估计又得穿牛仔裤了……
“叮——叮——”
手机的通知音第三次奏响,传入半坐在箱中的小鸢耳内。应该是那个人给自己回信息了,不用猜都知道她绝对会回一句同意。
几乎兴奋地要叫出“马上就来”,赶忙双手撑住囚禁箱的两侧,打算就这样起身离开箱子。
但是……右手的无名指似乎在起身的同时碰到了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而且,还被按了下去,明显是从手指那里传来了“咯嚓”似的触感。
意识到的时候,身旁的箱盖已经不再开关自如,而是像活页生锈一般固定在了原处。

‐システム スタート‐

这浓厚日本发音的外语提示是什么鬼……?
像是……“系统开始”?嗯??
“……?等、等下,被我按开了?”
无名指施力的地方正好是箱子的运转按钮。意识到这一点后,她赶忙直起身子想要赶紧离开箱子,却见箱盖已经从左右两边朝着自己的手臂方位夹了过来。
喂、喂哎,还没有做好准备!怎么说开始就开始、不要!
小鸢紧张地朝着近在咫尺的箱外看去。现在跳出去还来得及……!
一个奋力跃起……?!
明明已经微微抬离箱底的臀部,却重新坐了回去。
这显然不是小鸢自愿的行为。是有什么东西……某种之前还不存在箱内的东西,将她不由分说地拉了回来。
为什么膝盖、大腿被什么东西抓住了……?等等、咿呀……!!
又是嘭地一声。这回撞击所产生的痛觉非常顺利地传给了背部。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只剩下了面前显示屏的微弱荧光。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漆黑。
而大腿、小腿、左臂、腰部,已经被什么光滑的东西缠绕住。而且、似乎……还有些暖和。
原来那些机械触手真的藏在了厚厚的箱壁里?先、先等一下,这种东西是怎么做到自主移动的?喂,有没有开玩笑,这么长的东西居然能维持在空中不动,甚至用来缠绕肢体?!怎么开发出来的??
不会吧?!之前是真的以为是这家机构胡编乱造出来的功能,搞不好都是真的。对面的来头确实不简单……?
显示屏……记得刚才碰到的是开始按钮?那么关闭按钮呢……?
小鸢的左臂已经被触手牢牢缠绕,右手则不断躲闪着尝试牵制自己的触手,在显示屏周围一通乱摸。可是除了开始键以外,没有摸到任何像样的东西。
嚓啦——
“咿……!!”是自己外衣被扯开的声音。还好自己穿的是电工的工作服,不然这下可就要心疼死了。
在裙子也被从侧边撕开,胖次逐渐脱离私处后,小鸢也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
或者说,只是核实了自己记忆中内部显示屏的模样……
这里……
设计的时候,便没有考虑允许被关住的人从内部关闭这台机械。原本便是囚禁箱,怎么可能允许被囚禁的对象自己终止运行系统。现在已经不可能关……嗯哎?
自己的私处,有种温热的粘稠的触感……?是、润滑液?
“……呜嗯、♡!”感受到触手顺着尿道慢慢戳进阴道口,小鸢终于逐渐接受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现实。
呃啊、可恶!为什么我非要设计出这种东西不可!——总归,忍耐15分钟就好了吧、不对,应该是20分钟。
没错,小鸢,忍一忍就结束了……
咽了口口水,强颜欢笑地咬着牙,眼瞧着两根吸附头的触手对准了自己的乳头,猛地按在上面——
“呜啊啊、♡!!好、好刺激♡……这样太厉害了、♡!”
机械触手的头部整个含住了乳头,开始了低频的震动。但就算是这样的刺激,也使得小鸢难忍地蜷缩起上半身。
虽是吸吮类的触手,吸盘却并不是一直牢牢包裹着乳头,而是时而碰触,时而微微离开——这种没有规律的似有似无的刺激伴随着瘙痒与怪异的快感,逐渐从女孩子胸部最敏感的核心部位辐射向胸腔。
“哈啊、啊♡……嗯、!!不要♡……”虽说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小鸢的体质原本便是敏感型,在右手自由的情形下根本做不到任由触手吮食自己上半身的最私密处,便弯着手肘打算去将触手拔走。
但……原本该是有些松弛的触手却变得像水蛭一样,一察觉到小鸢手指的劲力,直接就抽动起真空渠,任凭小鸢扭拉转扯,都没有脱离分毫。
‐反抗的な行動が検出しました トレーニングアップデート‐
小鸢竖起耳朵仔细听进了后半句提示语。Toreiningu……Apudeito……
Tureining Apudate……是什么意思?超纲了……
而还没搞清楚这到底是意味着何种情况的小鸢,首先注意到的是被自己忽略已久的阴道处的触手。几乎是忽然之间,私处的抽插频率从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应付自如的三秒一次上升到了一秒一次的程度。
Tureining Update(??升级)……难道是,调教的加强?
调教居然会检测被囚禁者的反抗行为……自己进行加强?!
怎么、怎么……她不记得自己有朝设计图纸里添加过这种功能。这难道是那家研究机构的私货……?
但、的确,记得是会延长时间……所以现在要忍耐总共30分钟了?不会吧……!
“呜呃——!!”悬在空中的右手终于被机械触手索取到方位,在被牢牢缠绕后牵拉向了身体的右侧,手肘约呈直角折起,手掌朝上——左臂也经受了同等的待遇。
这之后,胸部的快感才变得更加繁复起来。但这并不是因为双手远离胸部导致快感变得十分清晰:小鸢那不至于引以为傲,却有着女孩子的标志线条的乳房,已经被几条机械触手从外圈勒紧,在感觉到微微胀痛的同时,乳头处的刺激也更加难以被忽视。
自己明明、只把松紧度设置到了1,怎么可能会产生这种明显的痛觉——怀着这样的急迫疑问,小鸢的视线终于定格在了眼前即将回到设备数据主预览页的显示屏。
而上面,写着三行大字。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机械调教强度:3 >> 4
◇缠绕松紧度:1 >> 2
◇时长:00:20:05

“机械……调教强度,上升到了四,然后是束缚与缠绕的力度……哎?这个、这个是?!??”
时长并没有升级到00:30:00。
而时间明明不可能已经过去十分钟。没错,时间的确过去了5分钟左右。

那这只能意味着一个事实。

自己……

不小心把时长,设置成了20小时……

随着从双手与大脑扩散而开的寒流,小鸢倒吸一口凉气,浑身汗毛倒竖。二十小时……要完全没有长时间承受过高强度调教的她来承受,无论如何都会死的……不死也绝对会出问题的!!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快感已经逐渐浮现于几处私密部位,小鸢却对此浑然不觉。恐惧已经蔓延至她内心的最深处。
“喂♡、喂……开什么玩笑,我……我要、会死的♡……不可以,不可以♡!!!谁来救救我!!救命啊啊♡!!救命啊啊啊啊!!!!”
不行啊,明知道这个囚禁箱是绝对隔音的……
明知道这样会带来延长十分钟的惩罚……
可小鸢还是无法压制自己的惊恐与愤怒。她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尝试摆脱触手的束缚。但不仅无济于事,从一旁的箱壁处又伸出了数根与先前感觉不太一样的更细的触手,将小鸢的整个人捆成了直立的状态——胸部仍旧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而双腿之间则紧紧夹住了至少三条机械触手。
‐強い反抗的な行動が検出しました ペナルティ開始します‐

◇机械调教强度:4 >> 5
◇氧气浓度:10 >> 9
◇触手电流强度:0 >> 3
◇高潮频率:低 >> 较低
◇尿液排出上限:高 >> 较高
◇疼痛上限:低 >> 中
◇昏厥:允许 >> 禁止
◇时长:00:20:14

“等、等一……”小鸢无助地注视着面前显示屏根本容纳不下的设置更新,哀求般停下了所有的挣扎,但这一切已经太晚了。
“咿、咿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呀啊啊啊啊啊!!!”
缠绕着从头颈至脚腕处的所有触手都在一瞬间接通了电流。这种感觉就像是插座溅出的火花与手指相遇……只不过,范围是近乎自己的全身。
压倒性的电流让小鸢的大脑彻底清白,只知道自己正在不受控制地惨叫。明明正常情况下这样绝对会昏死过去,可囚禁箱将小鸢的身体锁定在了绝对不会昏厥的状态。她在保持理智的情况下,用娇弱的身躯承受了整段惩罚电击。

◇触手电流强度:3 >> 0

直到感觉一个世纪过去之后,小鸢才发现电流只持续了几秒便停止了。
“呜、呜咕、呜嗯嗯、……呜哇啊啊、!”她瘫在了箱中,感受着触手继续对自己施行侵犯,委屈地大哭起来。
浑身、都在颤抖……不要、这样都已经受不了了♡,好累、身体没有力气了……二十小时,二十小时不可能做到的!……
私处♡……私处的触手、又加快了♡,好像是半秒左右就会抽插一次♡、而且是三根、以三种不同的节奏……不要、好舒服、好难受♡……这么舒服的不要♡♡!!
这样的、呜咿咿♡?!!
屁股、肛门那里……有什么好像有点粗的东西进来了……♡♡!啊啊、那里是大便的地方,今天还没有蹲过厕所……不要,好脏的!!不可以♡?!
这是……液体♡?呜、呜呃啊啊、直肠……直肠那里好痛、呜啊啊啊♡!!不要灌肠、不可以灌肠♡!连大便都没有过、灌肠会痛死的……会痛晕过去的、但是……又晕不过去——奇怪,好奇怪♡,不要、不要继续下去♡!
但是还在灌、灌了好多好多液体进去,刺激着肠壁,好痛、尖锐而且膨胀的痛觉、就像是拉肚子憋不住的感觉、!!感觉已经涌入结肠了♡……这样的感觉要全部承受下来,绝对、自己会疯掉的♡!!
身体因为剧痛而不住地扭动起来。直肠绝对已经被灌满了——小鸢的大脑开始向自己连连奏响警报,可一切都无济于事:此刻的小鸢,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主权。
‐反抗的な行動が検出しました トレーニングアップデート‐
什么、这……这种都算?!难道是自己完全不能动才可以吗??

◇机械调教强度:5 >> 6
◇媚药浓度:0 >> 2
◇氧气浓度:9 >> 8
◇高潮频率:较低 >> 中
◇时长:00:20:19

这种、流氓设定是怎么回事!!
缠绕全身的触手渐渐松弛下来,而这或许便是为了现在自己的双腿能被牵向两边。
是要……啊嗯、要对自己的阴道……开始、“那种事情”了吗……
苦笑着略微低下头,却见在显示屏微弱的光晕照耀下,自己的私处下方,几条触手螺旋缠绕形成的庞然大物正对自己虎视眈眈。
……?
而在这一秒,那个组合触手的顶部已经与自己的阴唇亲吻起来。
等、先等……那么大、呃啊!!
一秒两次的抽插。至少五厘米的直径。小鸢只感觉整个阴道内壁都被挤向四旁,从未进行过扩张开发的私处忽然被这样的物体猛烈侵犯……这种感觉宛如被硬生生地强暴一般,快感与阵痛并列涌入大脑。
“咿呀啊啊♡♡!!好、好大♡、要扯开了……痛痛痛、不要♡……!停下♡♡!!呜嗯嗯啊啊好舒服♡、不要♡♡!!”
但触手的抽插频率丝毫没有减少,肛门处的触感也在直肠被进一步的挤压前告知她,自己的直肠也将被侵犯。
可这远远不是全部。一根与乳头处似乎为同种类的吸吮类触手,已经瞄准了自己的阴蒂。
这是……女孩子性快感神经最密集交错的身体部位。
也是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不、不行♡……只有那里绝对不行……♡!!”
只可惜,机械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而早就被惩罚数次的小鸢,也没有任何被豁免的特权。
触手……罩住了她的阴蒂,开始了低频的震动与抽吮。
“呜哇、呃啊啊、啊啊啊啊!!!”
小鸢的双膝不由自主地想要弯曲起来。这被仪器瞬间察觉,下一刻,自己的背部已经被什么东西拱起,双腿被拉下,整个人在无防备的后仰姿势下享用起了更加快速的阴道与直肠抽插。
“躲、躲不开♡、不要这样子扯我的腰、呜哇、唔啊啊啊、♡♡!!阴道、阴道好厉害的东西在操自己♡♡、好、酥壶♡、好……不行、不可以♡……快点、快点停停停♡♡!!、唔咕嗯嗯嗯♡♡!!”
渐渐变得稀薄的空气终于开始发挥作用。在性刺激增强,体温升高的过程中,小鸢的理智开始缓缓地融化而开。明明是不断加快、加强的呼吸方式,却为什么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软绵绵起来……
不是急促呼吸带来的头晕感。不……不是这种东西……
是、这种感觉是,和之前什么体验有些相似……这是、……开始夹杂在空气中的、媚药啊……
“呜、哈啊♡、哈啊啊♡♡……嗯、嗯啊啊啊、♡♡!呼、呼呀♡♡、停♡、顶、顶呀来……♡、呜♡、哇啊啊——♡♡!!”
感觉……逐渐开始发情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失去理智的话,会彻底完蛋的……不要,小鸢,振作一点、不能在这里输给快感!!
求求你了小鸢、好好想想办法、你的目的是要逃脱这里、你需要的是有人过来施予帮助、不是享受快感,也不是屈服于这台机器……!
小鸢、小……嗯、嗯嗯嗯?!?!快感、突然之间、变得好强……好强!!!
“……♡♡?!不要、呜哇啊啊♡♡!!好舒服♡、等等、这是要♡……这是要♡♡?!!要去、去了♡……马上就要去了♡♡!!!”
察觉到快感开始爆发性增强的时候,小鸢也从被动的后仰转变为主动地朝上使劲弓起身子,两侧夹住腰间的双手也拼命地攥紧缠绕在那里的触手臂。
“咿呀!!呀嗯嗯嗯呐♡♡、啊啊啊啊哇哇♡♡♡!!呜哇哇哇啊啊♡♡♡、嗯呀啊啊啊啊啊啊♡♡!!!”
但这轻微的条件反射动作,却也导致惩罚系统的激活,与调教的进一步加强。
于是在高潮来临的前一瞬间,调教的设置改变了。
内容为惩罚。具体的情报未知……但小鸢模糊的视野中只捕捉到了显示屏上的一句话。
◇高潮频率:中 >> 无
身体全部的刺激,都在一瞬间停止。
明明、还差……还差说不定一毫秒就会抵达的绝顶……说停就停下来了。自己的绝顶在最后一刹那被彻底拦下来了。
“哎……?!不、干什么、为什么……不继续了?!我、我都要高潮了……让我、让我去啊,这个是怎么、怎么回事啊啊?!”小鸢焦急地扭动着身子,这也导致机械的惩罚进一步加强。
在快感刚刚离开了即将高潮的阶段时,包括粗壮触手对阴道的抽插也全都缓慢地继续了起来。
“不要不要不可以♡、停、快点♡……痛死♡、小豆豆也、呜嗯♡、呃嗯嗯♡!!、啊啊♡♡!……好……呜啊啊♡♡、呀啊啊啊嗯嗯♡♡、!去了、去了去了去了要去了啊啊——♡♡!!!♡!?”
又是即将要达到高潮的前一瞬间,调教再次戛然终止。两次做好准备却都没迎来高潮的小鸢急得眼泪汪汪,连喊着太过分了、不公平之类的字眼,却老实地躺在原地,静待触手再一次开始惩罚。
不知算不算得上幸运,触手果然如约而至地继续对小鸢软绵绵的肉体施加起了刺激。
“呜啊啊、嗯……♡!”
只不过……比起刚才的惩罚,这点刺激却依旧显得非常微小。
或许,绝顶寸止的惩罚此刻都还未结束。
“呜、嗯……呜哦哦♡?!舒服的♡、又来来来了、哇啊♡♡,请、让我绝顶吧♡、好难受……下面好热好胀♡,想要去、不会挣扎了所以♡♡……让我去啊啊♡——啊啊、不要停下来!求求你、再差一点、就只有一点点就可以了……呜、呜嗯嗯嗯♡♡!对、好舒服♡、让我去……让我♡、去……!!不要停下来,别、快点继续,不要寸止了……不要寸止了!!呜呜啊啊♡、呜嗯呀啊啊♡♡,好舒服♡、但是去不了……好舒服好舒服♡、呀啊♡♡♡♡!——明明快要绝顶了!饶了我……饶了我!!请饶了……♡♡!!!呜呃啊啊♡!!嗯哇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淌着。
在说得上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自动处罚系统似乎都没被再次激活。但作为对比,高潮的频率也自然没有产生任何变化。
也就是说,至少20分钟内……或者更久……也可能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不过仅仅是从体感层面上而言极难容忍……
总之,在这段噩梦般的时间,小鸢始终没有等来自己本该达到的绝顶。至调教开始以来,哪怕是清醒地承受了如此多的快感与各种多重刺激……她,完全都未曾高潮过一次。
已经……忍不住了。
空气中的含氧量似乎有一部分已经被媚药替换,这只会让迟迟无法迎来高潮的小鸢不断地愈发饥渴,奢求着自己不会迎来的高潮,越来越渴望那种天堂顶端的感受,却……永远只是在周围徘徊。无法从性欲中解脱,却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绪。
“呜咿——!”
就算看到那些针头对准自己,也不再尝试躲闪。针尖已经不再是她害怕的事物。至少与自己此分此秒便在承受的痛苦来说,这点刺痛都不足挂齿。
但这、终究……让更多的媚药进入了自己的体内。这回,不再是通过肺部,而是……直接注入血管,从身体的循环系统,再是中枢神经,开始大肆侵蚀自己的理智。
而同时,也被注射了不知是不是提神药的事物。虽说机械已经不允许她产生任何程度的晕厥,可小鸢终归会感到疲惫。……但每当这些药物注射进体内,自己的辨识能力与身体敏感度便会上升到甚至比平日好长一觉刚睡醒时都清晰的程度。
可是,好过分……为什么,非要自己在保持思绪完整的状态下,让自己的理性被替换为欲望,让自己在这种没有办法去的时候去奢望自己原先根本不想要,甚至尝试逃避的性快感……
已经……真的,忍不住了……
自己应该思考的是如何逃离这个囚禁箱。为什么此刻的自己……只想绝顶,一切都好,只要自己能够绝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但是,没办法绝顶。
就算顶着被惩罚的风险扭动腰部也没有用处。根本不可能带来快感。吸入的媚药、被注射进体内的媚药,仿佛已经融进自己的五脏六腑。
全身就像是只剩下了私处与胸部一般。就像是自己成为了一个淫荡的女生,除了做爱什么都不会去想,却久久没有办法性爱……禁欲一般——
不,快感一直都存在,一直都非常强烈,仅仅是没有办法高潮而已。
这台机械、这些触手……一直都将自己牢牢地锁死在快要去却去不了的过渡地带。原本只是上下浮动,现在随着机械对自己身体的分析,已经几乎可以保持在即将要去的那一瞬间,除此之外却连一点点在这之中的快感都不给放走。
在这黑暗的小箱子里,自己的求救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传达给箱外哪怕近在咫尺的人。最差的情况,可能全世界都不知道自己正在此处。虽然机器的调教延时封顶便是72小时,但就算只是这三分之一的时长都足以让自己再也回不去正常的模样——小鸢对这点心知肚明,也正是如此才急得直冒冷汗,惊慌失措。
但这种担忧……已经逐渐淡去了。
没错,已经没有关系了。无法绝顶的快感……根本称不上是快感。这是折磨,这是赤裸裸的拷问。只想要高潮……只想要自己能够到达天国,逃出去什么的无所谓,要自己去……
不行、快冷静下来,小鸢!深呼吸……
不,不对……应该是要屏气!暂时、哪怕只是几秒,不要再呼吸这个会让人上瘾的有毒的空气!!你知道自己只是被绝顶寸止的调教和药物搞得神智混乱了。想起你是谁,想起你要做什么……好好地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究竟是因为什么导致寸止模式迟迟都没有结束……
如果处罚早已经结束(显然这是事实),那依据这台机器的运作规律,可能上面的数据设置和开关只会在激活处罚与处罚完毕的时候才会产生变化……?
那这就意味着……必须赌一把,主动激活惩罚程序。
而这会带来三种可能性。
一:不管、发生什么♡,但自己仍会被不断寸止♡,唯独……这一条设置无法被更改♡。这就、这就意味着囚禁箱的程序埋着♡……隐患♡、隐患隐患……♡!!
呜嗯、阴道那里……胸部♡……好难受,又感觉、又要去♡……不行,小鸢,小鸢小鸢♡、集中……呜呃呃、集中注意……力♡!!
二:囚禁箱……允许自己绝顶,!但会带来更加♡、更加惨痛的惩罚♡……只是,如今对自己来说♡,任何事情都、都比无法高潮要好上……数倍♡。
三:那便是……能够绝顶,并且只会、♡可能只有普通的一段……一段惩罚♡。哪怕加强、刺激♡,既然终于可以高潮了,自己♡、最后也不会亏♡……
……赌一把。
赌一把♡……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保持被强制寸止的惨状了——♡!!
小鸢深呼吸一口气,被媚药的香味熏得接连咳嗽数下,这才屏息凝神,准备用力进行一次挣扎。
只是,就在马上就要开始施力的一刹那,面前的屏幕忽然转变了页面。
不……不是两页“当前设备数据”的自动换页。这显然是设置的更新。但上面写的字却是日文……?等等、这是……有什么人在输入英文字母?密码……?
怎、什么人、从哪里?!
箱子外面……一定是工作室有人闯进来了!!
“救命♡!!救命啊啊啊!!听、听得到吗♡?!外面是谁,救我♡、请求求我♡!!!救命啊啊♡!!!!”小鸢不管三七二十一,扯开嗓子放声呼救起来。已经不在乎身上任何刺激或者快感,如果能够、哪怕只是一点点动静传到外界的话……!
但……直到喉咙处传来阵阵干痛,她才在逐渐放弃呼救的过程中,不禁猜测外面的人可能根本不是来帮助自己的。
而当几句日文提示语结束,显示屏的下一行字展现出来的时候,她确定自己的猜想果然是正确的。
箱外的不速之客……可能是那家研究机构的人。
因为这上面……

◇管理员选项:禁用 >> 启用

——写着这几个字。
而这所代表的涵义,简单明了。
但那个人、“他”?或者是“她”?……他要对自己做什么?
这样揣测的时候,上方的显示屏忽地飞速地更新起来。
◇缠绕松紧度:2 >> 4
“呃、呜呃呃啊啊啊啊!!!!”
不知从何飞来的数根触手,将自己的四肢扯向四个方向,死命勒紧了关键的部位。仿佛马上要被扯断的双臂与双腿传来了被百斤重物压迫般的疼痛。
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腰部、胸部,甚至头颈也在下一秒中了招,被触手一圈圈地紧紧缠绕起来。
“呜、呕呃……!!喘、喘不……请、停!……”
◇机械调教强度:6 >> 7
◇媚药浓度:2 >> 5
◇氧气浓度:8 >> 3
◆氧气浓度:3 >> 5 !
‐WARNing! 酸素含有量が低すぎる 操作禁止‐
‐管理指示を受けました 安全限界が解放します‐
◇氧气浓度:5 >> 3 「危険値注意」
喘♡、喘不过气……脖子被这样勒住♡,而且空气还……还、快要死了、要死了……♡!!
眼前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但、却又……只是在即将快要晕厥之前的状态徘徊着。剩余的氧气含量,恰好能够供应自己的需求,而这些触手的缠绕也时不时地会松开一下,允许空气与血液在体内的流通。
但是还是、好难受♡,快要死掉了♡……明明这样会死掉才对,为什么要让自己这样难受♡、这样痛苦♡……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正尝试拼命吸到胸腔中的空气,带着一股甜到发腻的味道。似乎空气的组成有极大一部分都被替换成了媚药。可小鸢处于临近缺氧的告急状态下的肺部根本顾不了涌进来的空气中存不存在奇怪的成分,拼命地吸收来自其中的一切。
媚药效果的侵蚀以肉体能够感受到的速度弥漫至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头晕目眩♡……只是,完全没有办法真正地晕过去。
更重要的是♡……刺激已经再次加强,甚至感觉上就像是加强了无数倍♡……可自己却像是被物理定律给作弄了一般,仍旧无法高潮♡。
苦苦哀求着,只要能高潮、什么都好♡……上天,请、请让我高潮♡,我什么都会做的……不要再那么难受了♡,不想再容忍这种侮辱性的酷刑了♡……求求上天,至少宽恕一下自己♡,让自己高潮吧……
小鸢紧紧咬住嘴唇,虽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臣服于这些机械触手,却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已经♡……不可能获救了。
无论如何都不会迎来高潮的。
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除了继续被这些机械触手折磨着,被媚药吞噬着最后残余的一点点神智,最终被彻底玩坏……
打从一开始,系统给她带来的便是无尽的,不断加强的各种惩罚。
这根本不是一台能够制造性愉悦的设备——这完全是一台拷问仪器、就算是除了性欲什么都不在想的女孩子,想来也绝对不会在这里面感到好受……
为什么要让自己,为什么要她、……承受这样的苦难……
自己做错什么了,是因为平日里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情,终于上天要惩罚自己了吗?可是自己明明已经非常小心翼翼,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遵纪守法了,到底是为……
◇高潮频率:无 >> 永久维持
“?……?!?!??!♡♡♡♡♡、?!?!?!?!!?!!?♡♡♡♡♡♡♡♡♡♡♡♡♡♡♡”
呜♡♡、呜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部设置:锁定 ≈10小时后可再次更改
◇管理员选项:启用 >> 禁用
◇时长:00:21:58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箱身似乎因外力搬运而离开了地面。
但小鸢……已经暂时没有能力去意识到这些事情了。

至少……被维持在高潮最顶端的她,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类”所该具有的一切思考能力。
任何健全的人,在这般地狱的高潮地狱蹂躏下,都会在一分钟之内彻底发疯,十分钟之内心脏骤停而死。
可小鸢不会。
这台机器不会允许她死去。
连昏厥都不被允许。触觉的流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哪怕一点点都不会。她将在这21小时内,以完美而敏锐的感觉神经,用这副普通女孩的柔弱身体,承受永不会中断的深刻高潮。
当然,至于小鸢会不会在这段时期中发疯……这就不在机器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时长:00:72:0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时长:00:71:59

◇时长:00:72:00

『林筱鸢的道具图鉴:触手囚禁箱与绝顶操纵地狱』
‐Fin ‐

“林筱鸢小姐的健康状态如何了?”
“啊,基本上已经将认知修复完毕了。以她的天资,可能康复期只需要三天。”
身穿长裙的男孩将一张实验报告整理进了2031年份的文件夹。
“不过,现在在陪着林筱鸢小姐的是谁?”
“应该是加贺美桑吧……不过她说待会要去档案库找之前哪场实验的报告。”悠闲地躺在电脑椅中的女生眨巴着疲倦的双眼回答道,“她们两个……可真的是十分聊得来。”
“同样是因为制作了多种道具而被我们研究中心注意到。同样都是被不由分说地以调教的方式获得了我们的见面礼。”
“哈哈、我们人幸研果然是一家恶趣味的违法机构呢。”
“知久你是巴不得我们是违法机构吧……”那男生苦笑道,“要喝杯大吉岭吗?”
“麻烦你啦,里歌。”
男生彬彬有礼地为女生沏上了一杯温热的红茶。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林筱鸢的道具图鉴:触手囚禁箱与绝顶操纵地狱》有17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