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神教会

文章目录[隐藏]

第一章:圣女阁下

圣芙莉兰德教区中央,圣芙莉兰德教堂内部,圣女起居室房间门前。

修女艾栗站在圣女起居室门前,手一次次的举起,又一次次的放下,迟迟提不起勇气敲响。

像圣女大人这样的大人物想必每一天都很忙的吧,如果圣女大人这个时候正在处理公务怎么办,贸然敲门会不会打搅圣女大人。

艾栗站在门前纠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一直是这样的性格,与人交往时太过于在意他人,甚至达到了病态的程度。

正当艾栗的手又一次举起,犹豫着要不要敲下去时,门开了。

“看你这么久没有来,我刚想着要不要去找你呢。”

圣女那完美无瑕的脸上带着亲切和善的微笑,微微侧身,让出了可供艾栗进入房间的身位。

“对不起,圣女阁下,非常抱歉……”

圣女大人竟然因为自己在门口的犹豫不决而要专门去找她,耽误了圣女大人的宝贵时间,自己真是该死。

极度自卑的艾栗低着头,不敢直视面前身份高贵的圣女大人。

“不要低着头,让我好好看看你。”

圣女用食指轻轻勾起艾栗的下巴,仔细地打量艾栗的脸庞。

左右对称的小巧脸蛋,雪白光洁的肌肤,湛蓝的清澈眼瞳,以及……那因为紧张而如同在冬季的雪原里走失的小兽般不安的眼神。

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将她……吃掉。

“圣女……阁下……?”

艾栗觉得圣女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圣女的眼神中,带着某种侵略性,蕴含着某种强烈地渴望。这种眼神,艾栗只在因为犯了色欲之罪而被关押在教会监狱里面的罪徒身上看到过。艾栗有些害怕,她不明白这种眼神为什么会出现在纯洁的圣女身上。

不过艾栗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圣女大人,怎么能和监狱里的那些罪孽深重之徒类比,仅仅是进行类比的行为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冒犯。

“你有考虑作我的侍从吗?”

圣女将勾着艾栗下巴的手指收了回去,牵起艾栗柔软的右手,把艾栗带进起居室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回到门口将门关上,并悄无声息地将房间的防护法阵打了开来。

是的,圣女的房间是有着封印法阵的,准确地来说,教会高层的房间与普通修女和修士的房间除了奢华程度上不同以外,在房间的建造材料上也完全不同。

建造普通修女和修士的房间所用的材料只是普通的砖石,而教会高层,则是清一色的法石,这类石头除了坚固以外,还有着能够雕刻半永久法阵的功效。

圣女所启动的,便是雕刻在法石上的法阵。这个法阵在能够有效的阻止外人蛮横撞入的同时,也能防止房间里的景象与声音传到外界。

“侍……侍从?!我……我不行的……”

艾栗连忙摇头,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修女,而且笨手笨脚到自己的日常生活都料理不清楚,怎么有资格当圣女的侍从呢?

“你要相信自己,我相信你有着这样的才干。”圣女在艾栗的身旁坐下,用手环抱住艾栗的肩膀,将嘴凑到艾栗的耳旁,吐出湿热的气体,“同时,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圣女阁下……请……不要这样……”

“可艾栗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已经忍不住了呢。”

与外表的展现出来的纤细柔弱的形象不同,圣女的力气实际上大的吓人,只是稍一用力,便将不断挣扎地艾栗抱了起来,一把丢到了沙发旁的大床上。

“啊啊啊啊!!!”

被摔在床上的艾栗还没从眩晕中缓过神来,便被圣女给压在了身下。

“其实我从上午见到艾栗的第一眼起,就想要这样做了。想要将艾栗抱住在怀中,放到床上,压在身下,然后做很多很多快乐的事情。”

圣女伸出手,用蛮力掰过我的艾栗,让艾栗正对着她。

艾栗无法反抗,只能直直地盯着圣女的眼睛。

“艾栗,你让我怦然心动呢。”

“圣……圣女阁下……这…这……这样是不对的啊……”被压在身下的艾栗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们修女的身体……是……是要献给神灵的……”

“那就让我来成为艾栗你心中的神明吧。”圣女温柔地微笑着。

“可是……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哦,与其向天上那个高傲且无情的上帝祷告,不如将烦恼与我诉说,无论是什么烦恼我都可以解决的。”

这是何等亵渎神灵的话语,身为虔诚信徒的艾栗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话语会从一个教会圣女的口中说出来。

艾栗拼命地挣扎,但是完全无效。

圣女一边熟练地用自己的双腿压制住艾栗的双腿,一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段捆绳,用捆绳将艾栗的双手反捆在后脑勺处。然后又从床边的夹缝处,摸出来了带着锁链的皮质脚镣给艾栗带上。

“救命!!!!!”

艾栗奋力呼救,希望有在外面的人能够听到,然后破门而入,揭穿这个已经被邪魔占据脑海的圣女。

“无论怎么叫喊都是徒劳,外面是不可能听见的。”

圣女如此解释,但是艾栗依然不停地叫喊着。

圣女当然不害怕声音传到屋外,法阵是她自己布置的,她对自己所布置的法阵十分清楚,可如果艾栗一直如此大声的喊叫,她的喉咙会受伤的,这是圣女所不想见到的。

在圣女用食指在空中画出六芒星的图案,低声吟唱几段祷词后,艾栗惊愕的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无论如何地张嘴,如何地用力,喉咙中都没有任何地声音传出来。

望着惊慌失措、在自己面前已经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的少女,圣女优雅地翘起了嘴唇。

顺着身体的曲线,银制剪刀一点一点地剪开包裹在艾栗身上的衣物,素白的修女袍,以及因为穿的时间太久而有些泛黄的白色衬衣。

艾栗那不断地扭动不过是徒劳的挣扎,随着布料不断地被剪刀破开,少女凝脂般的肌肤与纤细的腰肢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任由圣女欣赏。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细长温热的手指先是逗弄似的在艾栗的肚脐处打转,随后顺着小腹的中线一路往下,一路往下,最终停在了禁忌的入口处。

即将遭遇的事情即使不用想也能够清楚的知道,艾栗生无可恋地望着奢华的天花板,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涌出。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艾栗的预料,圣女温暖的嘴唇亲吻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吮吸着,舔舐着。灵巧的舌头探入了艾栗最隐秘的领地,不断地用舌尖拨弄着,试探着艾栗的敏感点。

羞耻,无与伦比的羞耻。

艾栗的脸红的发烫,想要阻止,但是却因为四肢已经被困住而没有办法作出什么有效的应对,而无论是夹紧大腿还是张开大腿,都如同在诱惑着圣女更进一步。

伴随着激烈淫靡的亲吻声,从未感受过地快感在艾栗的身体中涟漪般的荡漾开来,一小点一小点地冲刷着艾栗的理性之墙。

这样的感受是身为虔诚信徒的艾栗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发誓将自己的一切献给神的艾栗对于种种的欲望向来都是抱持着远离的态度。而如今,在圣女娴熟的挑动情欲的技术面前,艾栗节节败退。

艾栗紧咬嘴唇,不断地压抑、抗拒着身下传来的快感。

“为什么要忍耐呢?面对真实的欲望不好吗?”圣女从艾栗的身下抬起头,将手指上留存的晶莹水渍举起,宛若宝物一般放在艾栗的眼前,“你看,身体不是很诚实的吗。”

艾栗将头扭到一边,不敢直视圣女的眼睛,也不敢面对自己的确感觉到了快感的事实。

“看着我!”圣女又一次蛮横地将艾栗的脸掰向她,强迫艾栗与她对视。她的脸上浮现出嘲弄般的神情,同时,她那纤细修长的食指与中指也缓缓地伸入已经湿润的隐秘领域,万般温柔地、缓慢但毫不停歇地扣弄着。

强烈的快感让艾栗浑身乏力地瘫软在床上,就连徒劳地表达对圣女的反抗都无法做到。

看着眼神已经迷离,不断喘着粗气的艾栗,圣女强势地吻在了艾栗那樱红柔软的唇上,舌头宛若掠夺般地侵入艾栗的口腔中,不断地追猎纠缠艾栗的小巧柔弱的舌头。

“唔…嗯……”

在圣女的攻势下,艾栗的抵抗越发弱小。

良久,圣女才重新抬起头来,粘稠的唾液在二人嘴唇之间搭起了一根根晶莹的桥。看着满脸通红正在大喘气的艾栗,圣女扑哧一笑,雪白纤细的手指轻指艾栗的喉咙,解除了封印艾栗声音的魔法。

“你……你……堕落之徒!下流!变态!丑陋!禽兽!”

在封印被解除的第一时间,艾栗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骂人的词汇全部倾泻而出。自己已经不再洁净了,自己被圣女玷污了,自己已经不再有侍奉神的资格了,从小便以侍奉神灵为最高目标的艾栗,忽然不知道未来在何方。如此肮脏的自己,想必一定会被神灵所厌恶吧,如果以这样肮脏的身躯侍奉神灵,肯定会被神灵降下神罚吧。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艾栗眼中涌出,在那精致小巧的脸上肆意流淌,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在短短地十分钟内就变得一塌糊涂了,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

“杀了我吧……已经……已经没有必要了……”

艾栗双眼直直地看着圣女,哽咽地恳求道,“杀了我吧……求你了……”

“你的眼中为何只有那神呢。”圣女轻声问道,说着,圣女侵入艾栗体内的手指狠狠地戳了戳艾栗体内的某处。

“啊啊啊!!!”

如果将之前的快感比作是连绵不绝的潮水,那么G点被刺激到后所产生的快感则是五十米高的巨浪,以摧枯拉朽的气势直接将艾栗送上了顶峰。

艾栗双手和双脚不断挣扎,身体不受控制地想要蜷缩起来,但是因为四肢被绳子束缚着的缘故,只能不断地在大床上扭动。

“为什么要寻死呢?!”圣女的语气依旧平静,但手中的动作不仅没有放缓,反而在不断加速,一次一次又一次,毫不客气的刺激着艾栗的G点。

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一次强过一次的高潮,再加上四肢被束缚着,只能被动接受的难堪现状,让艾栗的理智几欲崩溃。

“啊啊!!不要!不要在继续下去了!”

“难道没有神你就活不下去了吗?”

“已经!!!已经到极限了!!!圣女阁下!!求求您!!不要!!不要再!!”

“啊啊啊啊!!!”

伴随着圣女手指灵活地进出与艾栗说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的惨叫,一串晶莹透亮的水流从艾栗的下体激射而出。

艾栗瘫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失去焦距双眼茫然地望着华贵的天花板。

“这就被玩坏了吗?”圣女无奈的停下手中的动作,略显尴尬的看了看湿漉漉的右手,以及床上一大摊的水渍。

她起身,解开束缚着艾栗双手的绳索以及双脚的脚镣,将艾栗抱起,抱到另一张干净的大床上。

圣女伸出手,轻抚艾栗的小脑袋,就像是安抚猫咪一般温柔。

“神灵什么的,可从来都不会救济世人,更别提带给世人快乐了。”她轻声温柔地说,“即使世人饱受再多的苦难,牠也不会心疼。牠只不过是一个沉浸在自己所缔造的规则中的,一个极度自我,极度偏激的混蛋罢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有规律地敲门声从房间门口处传来,圣女温柔地给艾栗盖上被子,再在艾栗的额头上轻轻亲吻一下后,才用食指与中指在虚空中一划,将房间的封印解除。

“进来吧。”

房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位身着白灰修女服的修女,她低着头,长长的帽檐将她的脸庞完全隐于布料背后,至于身体的其他部位,也全部被修女袍所笼罩。除了能通过外貌判断身高大约为一米七左右外,其他的信息完全无从得知。

穿着这一类修女袍的修女,是教会的情报部分,而当这一类修女找上圣女时,原因一般只有一个。

圣女起身,走到白灰修女服修女的面前,接过记载着信息的牛皮卷,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

“圣玛丽诺亚尔教区东部发现天使”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