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26-30)

蝶天希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3章,专题:魔女之吻乃百合之味

第二十六章 抚慰彼此的姐妹

“呼……结,结束了……”诺霖跌跌撞撞地从那条绳子下走了下来,被摩擦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她都感觉自己的小穴被玩坏了一样。被机械手搀扶着,倒在了柔软的床垫上。同样的,呆在那个拘束椅上,“享受”了两个多小时高潮地狱的诺汐,也一样重新获得了自由,并被机械手给丢到了床垫上。
“对,对不起,姐姐……”诺霖的口中喘着气,看着躺在身旁的姐姐,脸上露出了相当抱歉的表情。她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身体感觉到甚是愧疚,如果再稍微努力一点就好了,就能够早点将姐姐给救出来,姐姐也不至于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内,都在被那两个按摩棒所抽插着了。
“没,没事。呼……”诺汐喘着气,她仍处在连续高潮的余韵之中,脸上汗水与泪水混杂在一起,及肩的短发也完全被沾湿,黏在了脸颊上。
“太过分了……主人太过分了,简直,简直就是要把我们给玩坏一样。”诺霖看着两人那通红的下体,今天一上午的调教实在是太过分了嘛!几乎完全不给她们的小穴一点休息的时间,她们俩简直就好像是物品一样被使用着!
“还,还好啦……奴隶,奴隶不就是这样的吗……”诺汐伸手摸了摸诺霖的脑袋,被这么玩弄了一上午,她现在都感觉有点合不拢腿的样子,长时间的抽插,令她的股间不禁感觉到有点微微的疼痛。而大腿软软的,仿佛积累了许多的乳酸一般,稍稍挪动一下就感觉到极度的疲倦。
“呜……好过分哦……”诺霖蹭着诺汐的胸口,像是宠物一样的对着姐姐撒着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并不是很,很讨厌被这么对待……”她轻声地对着姐姐袒露着自己那奇怪的心声,莫名的有点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不讨厌被这么对待嘛,明明可是被当作性奴隶了哦?小穴都不再属于着自己,而是像是一件物品一样的,被人肆意地玩弄着的性奴隶哦?”
“呜……不要,不要说了嘛,姐姐……”诺霖越说越感觉到不好意思,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姐姐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好过分,换作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允许着这种事情发生,更何况她还是贵族大小姐。
“明明,这些事情是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诺汐搂着怀中的妹妹,双腿与她交织在了一起,看着两人股间那片通红的三角地带,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如果我们真的变成某人或者某些人的性奴隶的话,我估计也不可能接受的吧……”
“但是……好奇怪,我,我偏偏不讨厌……现在的生活……”诺霖轻声地说着,她真的感觉到此时的自己很奇怪,明明每一天都在被如此过分的对待着,不仅要从早被侵犯到晚,有时候还有着各种过分的惩罚,监禁、鞭打、羞耻play等等,一整天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完全不可以反抗主人的命令,必须老老实实地完成各种各样的命令。
每一天,她们就真的像是性奴隶一样的在被欺负着。
但是,偏偏怎么都讨厌不起来这种生活。也许在被欺负的时候还会哭出来,但是休息时间回味着那些特别的play,却还是会控制不住的湿润。
抖M的程度愈发提高,诺霖感觉自己真的要没救了。
“姐姐……我是不是……太,太奇怪了一点?呜呜……会,会享受现在这种性奴的生活,我是不是已经没救了……”她陷入到了自我怀疑与否定之中,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
“没事啦,我们俩本来就是一对奇怪的姐妹吧。”诺汐抚摸着她的脸颊,帮着她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而且,虽然过着像是性奴隶一样的生活,但是我们也不是真正的奴隶呀。我们哪有什么主人呢?”
“主人……主人不是在看着我们嘛……”
“那只是AI而已啦,笨蛋小霖。”
“AI主人,也是主人啦……”
“但是,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人。AI只不过是根据着既定的程序与调教指令来对我们进行着调教而已,这并不是传统的主奴关系吧?而且,就算是AI,这段生活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不是吗?如果我们拒绝的话,这段时间也随时都可以结束。在真正的主奴关系之中,奴隶有对着主人拒绝的权利吗?”
“没有吧……”诺霖仔细想了想,的确是这样的道理。虽然说是奴隶的生活,可是这段生活也是她们所要求的“特殊体验”。
“这段奴隶生活的体验之中,AI只不过是个主人的代理而已。并不存在着真正意义上的主人,又或者说,我们俩的主人,就是我们俩本身。”诺汐一番思考之后,说出了一段富有着哲理的话语。
“原来如此……”诺霖点了点头,“等等,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更为抖M了吗?”
“似乎……的确如此……”
——————————————————
在休息了半小时之后,AI则是向着她们下达了新的指令。让她们将手背到身后,用手铐拷住了之后。机械手再递来了一个盒子,盒子内放着两个像是方糖一样的块状物体。
“这块药膏有着一定的治疗恢复效果,能够快速地帮助你们的私处治愈。接下来,你们要含住这块药膏,用嘴巴将药膏涂抹于对方的私处上。不需要一起,只用一个个来就可以。注意:这个药膏可以口服也可以外用,所以不用特别担心。”以往AI那个冰冷的声音,这一次则是换成了知性大姐姐的样子,姐妹俩一时间都感觉到仿佛就像是伊梦在说话一样。难道说,是因为觉得之前的调教强度太高了,于是AI良心发现,准备善待她们俩了吗?
算了,这不过只是个机械论AI而已,指望着它有“感情”,像是伊梦一样对待姐妹俩是不可能的。姐妹俩彼此对视了一眼,“要不……我先来吧……姐姐刚刚在拘束椅上,也很累了。就让我的舌头,来抚慰一下姐姐吧。”诺霖对着诺汐说着,同时也张开了嘴,机械手缓缓地拿起了其中的一块“方糖”,让诺霖将其含在了口中。
“嗯……那等会就由我来舔小霖吧。”诺汐点了点头,坐在了AI指定的椅子上,将双腿分开露出了自己的私处,“请小霖要温柔,温柔一点哦!”
“肯定比按摩棒温柔的哦!”
那块特别的方糖在诺霖的口中渐渐化开,舌尖感觉到了一种薄荷的清凉感。她们的主人真坏,这块特别的方糖,估计会给她们的私处很大的刺激吧。
真的是……好过分。
感觉到方糖渐渐在化开,诺霖则是立即凑到了诺汐的股间。她的双手被拷在背后,将身体埋在了诺汐的两腿间。轻巧地运起舌头,开始舔起了诺汐那两片粉嫩的花瓣,将舌尖的药膏涂抹于那重要的地方。
“啊……小,霖……这是,这是……什么嗯哈——”感受到来自于诺霖舌尖的刺激之后,诺汐不由得舒服地闭上了双眼,身体也不由得向后一仰。好刺激,那是薄荷糖吗?神奇的治愈效果,她虽然向来很喜欢被舔私处,但是也未曾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刺激感。
方糖之中的神秘药效,给予着私处一种特别的灼热感,但是里面含有着的薄荷,又带来着另一种清凉。一时间,被舔舐着的地方,就感觉到冰火两重天一般,情欲不断地被挑起,颤抖着的身体,也不断地夹着诺霖的脑袋。
“小霖,不要……舔,咿呀!”
同时,诺霖的动作也丝毫没有停下,她继续温柔地用着舌头给姐姐涂抹着药膏。姐妹俩的舌技都很好,也很擅长这种口交,多加上的这一块方糖,反倒是像某种特别的玩具一样,令刺激度又上升了不少。
“姐姐的反应,很可爱呢。”
“小霖!”就在这个时候,诺霖还特地用着舌尖挑弄了一下诺汐的小豆豆。一时间,触电般的感觉,又令诺汐直喊饶命。
“里面是不是也要涂抹一下,才行呢?”诺霖吐了吐舌头,那块小方糖已经在她的口中只剩下了小小一块。虽然是药膏,但是味道却不错,也真不知道是琳娜大人从哪里搞来的黑科技。
“唔……小霖的舌头又没有那么长……”
“只是涂抹外围的话,可以做到的吧?”诺霖端详着诺汐的私处,无论怎么看,这片属于着姐姐的秘密花园,都有着特别的魔力呢。光溜溜的,用舌头舔着也是一种享受。
“咿呀……小霖,舌头……咿呀!”
诺霖的舌头,顺着那条小缝缓缓地伸入其中,开始舔舐起了她的阴道内壁。由于着舌头的长度有限,只能触及到一部分的地方,但是仅仅如此,就已经令诺汐不断地发出呻吟了。
“啊……啊哈,小霖,身体,好奇怪……”
感觉到大脑晕乎乎的,各种感觉不断地向着身体内涌来。身体不断地颤抖着,不断地夹着诺霖的小脑袋。
“怎么了,小霖的舌技,令小汐不满意吗?”诺霖舔了舔舌头,口中的方糖已经完全化开了,不知道姐姐可爱的小穴,有没有好好地吸收主人给的药物呢?
“满,满意……满意的我都……都要去了。”
“想要去的话,就用小霖的舌头来帮你去吧,小汐要好好享受才行哦~”诺霖再一度低下了脑袋,开始享用起了自家姐姐。
话虽如此,但是可怜的诺汐,却仿佛被高潮限制了一般,奈何着诺霖再怎么用着舌头挑逗她,也完全去不了……

第二十七章 温室里的花朵(1)

“考虑到上午的调教强度过高,今日下午不再继续安排调教计划,现在给你们一个小时的午睡时间,将于2点再叫醒你们。”在涂抹完了药膏之后,AI并没有继续选择对她们俩进行下午的调教,反倒是贴心的给了她们俩午睡的时间。
看到了自己的主人这么大发慈悲的举动,诺霖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不过正当着她犹豫的时候,她的四肢又被机械手给控制住了,然后就被丢进了那个大铁笼内。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无情……诺霖虽然在心中这么吐槽着,但是依旧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一样,窝在了诺汐的怀中,刚准备睡去的时候,突然AI的声音又再一度响起。
“午睡期间请戴上跳蛋。”机械手将两枚跳蛋递给了她们,姐妹俩只能嘟起嘴,乖乖地将椭球形的小物体塞入到自己的体内,然后互相依偎在一起,一边期待着接下来将会迎接着她们的调教,一边进入到了浅眠之中。
下午2点整,伴随着跳蛋的震动,才刚休息了一小时的姐妹俩被AI无情的唤醒。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房间里并没有奇怪的机械手,不知道为何,诺霖的心中甚至感觉到了几分空虚。
主人这是准备对她们做什么?
“请来到门口的大厅。”
“大厅?”两人将跳蛋取下放置在了一旁,身上的拘束用具则是自动启动了,没法跑的太快,也只能小步地朝着大厅的方向赶去。一直以来都紧闭着的别墅大门竟然打开了,窗外的阳光照耀了进来,令姐妹俩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
被关在这个别墅内,过着与世隔绝的奴隶生活,已经有几天了呢?房间里都是金属制的墙壁,甚至连窗都没有,在看着阳光的时候,难免会有种久违的怀念之感。
“这是……要我们出门吗?”
诺霖回过头,看着天花板上的AI,虽然她也不知道AI的实体具体在哪里,不过AI也很快做出了回应。
“今天你们的任务是去别墅旁边的温室,负责照顾植物。”AI给她们发布了一句新的命令,令姐妹俩不禁有点摸不着头脑。往日里都是考虑怎么调教她们的身体,或者什么特别的羞耻play之类的任务,哪怕是要求打扫别墅也必须带着含有震动功能的贞操带。
而现在,这位AI主人,竟然只让她们去照顾植物?而且还是在别墅外,真的不怕她们俩悄悄地从别墅里溜走吗?当然,诺霖和诺汐肯定不会溜走,虽然每天都像是一副要被玩坏掉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心中很享受这种特别的生活。
“照顾植物,也是奴隶所应该做的事情。温室就在别墅旁边不远处,下午5点的时候,回到别墅内进行洗浴。”AI给她们解释了一下下午的安排之后,催促着诺霖和诺汐朝向着温室的方向走去。
“那个……主人,我们有没有,鞋子穿呢?”诺霖呆在大门口,一时间还有点不敢出门,前往着温室的道路上全都是草地,不穿鞋子的话估计会有点难受。
“奴隶没有资格穿鞋子。”AI无情地回答道。
“算了……小霖。”诺汐摸了摸诺霖的脑袋,“我们连衣服都被没收了,更何况鞋子呢?”
“呜……”诺霖只能踩着草地,缓缓地朝向着温室的方向走去,柔软的小草,刺激着她的脚底,那种痒痒的感觉,不由得使她想要加快步伐,然而脚踝上的镣铐却限制着她的行动,只能让她以小碎步的方式走着。
“呜……想穿袜子和鞋子的说……”
就算是玩露出play也从来不脱掉丝袜和鞋子的,毕竟诺霖不喜欢光着脚丫走路,除了沙滩之外。总感觉泥土都黏在了脚底,心中总是有那么几分不舒服。
“说起来这里还有个温室呢……”诺霖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开始与诺汐交谈了起来,“记得琳娜大人说过,这里似乎也算是她的庄园之一吧?只不过她不怎么住的样子……”
“是呢,毕竟是庄园嘛。”诺汐看着这个建在别墅边的温室,也不禁感叹了一句。与琳娜的居所雾海庄园不同,这座庄园反倒是更符合贵族庄园的感觉,据说好像是王室所分给她们家族的。
AI已经为她们准备好了喷壶和剪刀,诺霖拿着喷壶,诺汐拿着剪刀,推开了温室的大门,看着里面所种植着的五彩缤纷的植物,不由得被其震撼了。
“我们家,真的是大贵族呢……”
虽说现在的确是在体验着奴隶少女的生活,但是看着别墅内那豪华的装扮以及种类繁多的调教装置,再看着这温室内各种各样的植物,两人还是感觉到非常自豪的。其中甚至还有着一些只在书本上才能见到的珍稀品种,还有一些,甚至姐妹俩都认不出来究竟是何种奇怪的植物。
而且看温室的情况,似乎也是一直有人在维护的样子。
“首先,先浇浇水吗?”诺霖拿着喷壶,像是一位可爱的小园丁,提起手中的喷壶,开始为植物浇起了水,屋外的阳光照射了进来,甚至还能看见一点彩虹。
“这里好像有一本图鉴。”诺汐看了看放在一旁的一本笔记,大致翻了翻,上面琳娜那飘逸的字迹令她实在是没有想辨认下去的欲望。
“N071,请不要发呆。”就在这个时候,AI对着看书之中的诺汐发出了警告。
“姐姐,一起来温室里玩嘛,洒水很好玩的哦~”虽然还是有点不习惯赤脚踩在泥土上的感觉,但是诺霖则是选择了直接忽略掉这些部分,弯着腰,给植物浇灌着水分。那翘起小屁股的可爱模样,实在是满满都是诱惑。刚放下了书本的诺汐,立即小步地走到了诺霖的身边,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
“姐姐!”诺霖嘟起嘴,提起手中的喷壶进行着反击,“坏蛋姐姐又欺负小霖!”将水浇在了诺汐全裸的身上,令诺汐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身体。
“没什么啦,只是小霖的屁股太可爱了人家忍不住~咿呀,别浇我了,小霖姐姐错了还不行吗!”诺汐立即躲避,脸上则仍旧是洋溢着笑容。
“哼,坏姐姐。”
“是小霖太可爱的错——”
“可爱哪里有错了嘛,明明就是姐姐脑子里都是H的事情嘛!好好照顾植物啦,不然的话主人会要惩罚我们的啦!哈哈,姐姐你为什么要挠我!”
“不会的不会的,主人才不会管我们呢。”诺汐一边说着,一边又将身体凑了上去,哪怕手上戴着手铐,但是挑逗妹妹什么的,可丝毫不受影响。谁让,她是最了解诺霖的姐姐呢?
在打情骂俏的同时,两人则是完全没注意到,一双双特别的眼睛正盯着她们的方向看着,仿佛潜藏在黑暗之中的猎人一般,要将这对姐妹,给吃干抹净。
那些她们从来未曾见过的特别植物,所需要的“照顾”可不仅仅只是浇水、施肥那么简单。它们已经在暗地里盯上了这两位香甜可口的少女,随时将会开启一波特殊的“狩猎”。
“坏,坏蛋姐姐!人家,人家要站不稳了嘛!”一边浇着水,口中一边发出着可爱的娇嗔。同时一不小心脚底一滑,诺霖朝后直接倒向了一旁的草堆里,这也正中了那些“捕猎者”的下怀,生长出来的藤蔓缓缓地移动着,渐渐地缠绕住了诺霖的四肢。
“哈哈哈,笨蛋小霖。”
“呜——呜!姐姐,救,救命——”诺霖从草丛之中探出了脑袋,紧接着,整个人的身体被仰天抬起,草丛宛若着一张承载着她身体的床一样。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诺汐一时间也傻了。
“藤蔓……它们,在缠,缠上来,像是……那种,触,?”诺霖看着自己的四肢,原先用于拘束她的手铐和脚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那些藤蔓反倒是变成了新的锁链,将她的身体给拘束了起来。双腿被藤蔓所分开,将小穴也都给露了出来。
“呜……怎么,怎么又是这种……事情啦!”
她那是在梦世界接受着训练吗?一旦挑战失败就要接受触手调教的情况?这样绝对很奇怪呀!说好的照顾植物,下午不调教她们了,为什么又会变成要被侵犯的模样了!
“等等小霖我查一下。”诺汐拿过了那本琳娜的笔记,在一堆狂草的符号之中试图寻找出这种植物的一点线索,“找,找到了,这是……”
“咿呀!不要,碰……大腿呀……”藤蔓已经渐渐地缠绕到了诺霖的大腿上,身体痒痒的,很奇怪,明明不应该燃起的情欲却又被挑逗而已……
要被侵犯了,还是被植物侵犯什么的。
这种事情绝对很奇怪呀!
这是在幻想作品里才存在的吧!
“这个好像是琳娜大人,自己研发出来的……触,触手藤蔓?”
“什么鬼呀——”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第二十八章 温室里的花朵(2)

“姐姐……救,救命呀,我要被,要被这植物给,给侵犯了。呜呜……”诺霖发出着哭泣,只见那些植物触手缓缓地缠绕住她的身体。它们似乎并没有自己的魔法触手那么智能,而是遵循着某种特别的捕食本能一样,对她进行着捆绑,身体上的洞也完全不肯放过。
“对藤蔓辅以特别的炼金术进行施肥,就可以让其拥有着活性。只不过这个活性却是体现在会像是触手一般来进行捕食,所以称其为触手藤蔓。”诺汐读着琳娜笔记上对于这种植物的介绍,果然这个温室一点都不简单啊!琳娜大人是把这个温室当作是奇奇怪怪的魔法实验室了吗?
“姐姐……姐姐别念了,救,救命呀!咿呀——有,有什么东西,进,进去了……”诺霖下意识地想要合拢着大腿,然而刚合上却又被藤蔓暴力的打开。紧接着,一根藤蔓直接进入到了她的菊穴内,那种被撑开的感觉,不由得使她的眼眶内充满了委屈的泪水。
“呜……为什么要玩后面呀……”诺霖不知道这个植物究竟是怎么想的,正常情况下的触手不都是应该先侵入小穴内吗?虽然她也不害怕触手什么的,但是总感觉这些植物很奇怪呀!难不成她要成为着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被植物侵犯的女孩子了吗?
还有,还有奇怪的液体从屁股后面被灌入到了体内。
这是什么变态植物啊!竟然还会灌肠的吗?
“咿呀!”正当她感觉到自己的小穴被冷落的时候,藤蔓则是直接将其伸了进去,前后的两个洞悉数被填满,令她的口中不由得发出了喊叫声,“救命,救命呀姐姐——”小穴和菊穴一起在被藤蔓所抽插着,自己的身体就好变成了一只提线的木偶,被藤蔓植物所无情的对待着。
“呜……要被玩坏掉了,呜呜……”双手也动不了,被藤蔓所拘束着,唯独能做的只有发出呐喊和颤抖,等待着姐姐的救援。只不过,看着那认真看书的姐姐,诺霖觉得似乎非常不靠谱的样子。
“这种触手藤蔓无毒,但是会放出一种特别的液体,唔……这里写着的作用是什么,怎么看不清楚……”诺汐继续看着那本手册上琳娜的记录,她实在是不知道琳娜究竟是怎么研究出这种奇怪的植物的,但是又不敢去动它,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奴隶而已,一旦这些植物出了事情,AI主人,乃至琳娜大人估计都饶不了她们。
“姐姐……剪,剪刀!”诺霖对着诺汐说着,“救,救命咿呀~别,别再进去了,身体,要坏,坏掉了嘛——”
“我,我再看看书上有说什么办法。”诺汐认真地看着琳娜那龙飞凤舞的字迹,辨认起来实在是相当困难。不到最后的时候,还是不能用剪刀这种杀伤性武器的,而且说不定还会伤到小霖。
“救命,救命———呜呜呜——”最后的那个洞也被藤蔓所填上,此时的诺霖陷入到了十分孤立无援的境地之中。无奈之中她也只能闭上眼睛,开始享受着那被植物欺负的感觉。虽然说是触手植物,但是比起她用魔法召唤出来的那滑溜溜而又柔软的触手来说,这植物却显得坚硬不少,因此在体内抽插的动作,也更为激烈。大脑乱成一团,已经变得完全无法正常思考。不过遗憾的是,这些植物触手所能做到的,仅限于这种活塞式的抽插,远没有她召唤的触手来的灵活。要知道,诺霖自己控制的触手,可是有着抽插、搅动、抚摸、吮吸等多种功能,能够令她完全被玩到欲罢不能。
这个触手植物什么的,还是有待加强。
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体内的藤蔓直接顶到了子宫的位置,一阵宛若着触电般的感觉,全身各处的感觉都被调了起来。紧接着,爱液伴随着藤蔓的拔出而四处飞溅,她仿佛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机关一样。
“呜……呜呜……”同时口中含着其中的一个藤蔓,甚至逐渐深入喉咙口,一股恶心的感觉渐渐上涌,她不断地摇晃着脑袋。虽然的确很享受这种特别的play,但是在这样下去她感觉身体要被玩坏了。适可而止,适可而止……然后沾满着她爱液的藤蔓又再一度插了进来。
坏掉了 ,可怜的小穴要坏,坏掉了……
“这些藤蔓会主动袭击女孩子,像是一般的触手一样对她们进行侵犯,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吸收少女的爱液,并将其化为自己的养分。只要吸收的养分差不多,就会停下动作并将女孩子们放开。”诺汐看着书本上的备注,对着诺霖介绍着这种正在侵犯着她的植物,“放心吧,小霖,只要它吸够了你的爱液就自然会停下的。”
“呜呜?!”诺霖虽然被藤蔓堵着嘴巴,但是仍旧是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呜咽,仿佛在控诉着诺汐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的行为。
“开玩笑的啦,妹妹有难,作为着姐姐的——”诺汐立即拿起了手中的武器——Chessia,不对,剪刀。刚准备朝向着罪恶的藤蔓出手之时,却是被新的藤蔓所束缚住了身体。
“等等,我,我也……”双手被捆绑住并被反绑在了背后,就好像是被猎人捕获的食物一般,她也一样被藤蔓吊了起来,其中的一条藤蔓,直接插入到了她的菊穴内,不仅如此,也同样朝着其中灌注了一些特别的液体,使得诺汐挣扎的同时,更是多了一些奇怪的感觉,双脚逐渐被藤蔓所抬起,身体仿佛变得轻飘飘的。
那些液体逐渐地扩散到全身,这是什么?能够令她发情的媚药吗?不,不可以嘛,被灌媚药的话,要变成奇怪的女孩子了~~
“什么……什么情况?”诺汐甚至感觉到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奇怪了起来。
“姐姐?”
“姐姐大人~”
“亲爱的小汐~”
耳边回响着朦胧的声音,好像是诺霖的,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从何处所发出,只感觉到仿佛各处都有人在呼唤着她一样。
“怎么了,小汐?”
“小汐——”
渐渐地,声音也变得逐渐清晰。的确那声音来自于诺霖,可是,为什么呢?在朦胧的记忆之中,诺汐还记得妹妹诺霖是被拘束起来了才对,而且似乎她也无法发声的吧?不对,不对,她不是也被拘束着吗?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奇怪,她明明记得自己应该是身处于一个温室内,周围都是植物才对,为什么现在却是被锁链以大字型捆绑着身体,吊在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地方?
“哎呀,小汐真可爱呢。”
“是在诱惑着我吗?”
“要好好地享用着小汐呢。”
耳边再一度回荡起熟悉的声音,声线的确是诺霖不假,但是具体位置又在哪里?仿佛现在有着三个以上的诺霖在和她说话一样。诺霖学会影分身了?
“怎么了?”突然,感觉到左臂腋窝处被轻轻一舔,诺汐猛地回头,就看见了一个诺霖正俯在那边,用着粉粉的小舌头,舔舐着她的腋窝。
“等等……不要,舔那里……”诺汐怕痒,尤其是腋窝处最怕痒了。被舔着的感觉,相当的强烈,简直要……咿呀!她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想要试图着回避诺霖舌头的攻击。
“那么这里可以吗?”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右臂的腋窝处,也难以幸免。诺汐转过脑袋,看见了另一只诺霖呆在她的右手处,也一样舔着她的腋窝。
“等等,两个小霖?”诺汐不禁感觉到有点晕乎乎的。她这是出现了幻觉吗?诺霖竟然有两个的吗?还在同时一起舔着她的腋窝。
“哈,哈啊……不要舔,求求你,不要舔啦——”左右的两只诺霖一起发起着进攻,令她的感觉甚是强烈,大脑乱成一团,完全无法分清楚这是她的妄想还是现实。
“姐姐大人不可以冷落了我哦——”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乳头处又传来了新的感觉,她再定睛一看,第三个诺霖骑在了她的身体上,正以骑乘位的姿势,在玩弄着她的双乳。
“等等……还是小霖?”
这里到底有几个诺霖啊!而且竟然还是骑乘位,完全不像是那个天然呆小受妹妹才能做出的体位吧!而且,竟然又要被揉胸,要被揉大了——
“哈哈啊——咿呀~”口中发出着奇怪的呻吟声,身上痒痒的,要坏掉了,身体要坏掉了咿呀~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三个诺霖?
身体各处被舔舐着,被拘束着的身体感觉到使不出一点力气。诺汐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却完全不敌身下那三个诺霖的猛攻。
意识愈发的变得模糊,而突然,私处又感觉到了更为强烈的刺激。
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小汐的小穴,就由我收下了。”
疑惑之际,突然感觉到小穴处又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突然传来的吮吸声,令她的大脑在那一瞬间变得一片空白,第四个诺霖?竟然还在吸着小穴什么的,不行,要坏掉了呀——
“小霖,饶命,哈啊——啊啊啊——”
小穴被掰开,感觉到诺霖的手指伸入到了其中。
咿呀!一下子感觉到被填的满满的,理性一下子被剥夺了去,爱液也随之一泻而出。
同时被四个诺霖一起欺负着,诺汐可是感觉到自己仿佛来到了天堂。是妹妹,是她最喜欢的妹妹,还有四个,四个妹妹在爱抚着她,腋窝,胸部,小穴,各种敏感的地方悉数传来着快感,冲击着她的大脑。
一次又一次的达到着高潮,却也丝毫都得不到休息。
“哈啊……小霖,饶过,姐姐,你要把,姐姐,玩坏掉了……哈啊——”被四个诺霖同时欺负,这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呢,以往哪怕是在梦中,也最多只有露西和诺霖一起来欺负她而已。
而这一切,在现实中的诺霖看来,则是显得如此荒诞离奇。好不容易得到了触手藤蔓的解脱之后,她呆在姐姐诺汐的面前,看着她也和自己一样被藤蔓欺负着的场景。
“姐姐……你……”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度新的高潮,爱液不断地流下,被地上的触手藤蔓所吸收了干净。似乎是得到了满足,诺汐终于是被触手植物给放开了。
“哈啊~一直这么玩弄我,我要坏掉的嘛,小霖……”诺汐倒在了诺霖的怀中,被她所搀扶住了,口中依旧是还说着奇怪的话语。
“姐姐,姐姐你正常一点!”
难道说是被触手给玩坏了?为什么明明是触手在侵犯着她,却总是喊着自己的名字呀!诺霖不禁感觉到有点点委屈。
“诶嘿嘿……小霖,小霖怎么只剩一个了……”
“我一直只有一个啊!”诺霖不禁敲了敲诺汐的脑袋,“笨蛋姐姐!”

第二十九章 浴室里的欢愉(1)

“照顾”了一下午温室里的那些诡异植物之后,精疲力尽的诺霖和诺汐,在五点时分终于是回到了别墅内,说好只是休息的一个下午,对她们来说,则是一段怎么都算不上舒服的体验,虽然她们的AI主人,并没有对着她们实施调教,取而代之的则是,她们被温室里的触手植物整整调教了一个下午。
“呜呜呜,那些植物好过分的说……它们伪装成了小霖的模样,竟然……”就算是现在,诺汐仍旧是在向着诺霖哭诉着被触手藤蔓欺负时的场景,她被灌入了特别的致幻剂,把触手看成了自己最爱的妹妹,导致在被触手玩弄着身体之时,就仿佛能看到好几个诺霖在欺负自己一样。
“藤蔓分泌的液体好像是有致幻剂成分,我看那本图鉴上有写的样子。不过,没想到姐姐会中致幻剂呢,魔免效果竟然失效了吗?”
“你的幻觉魔法对我不也一样有效果嘛……”诺汐轻声地说道,勾住了诺霖的手臂,幻觉魔法什么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鉴于二位在今天下午在照顾植物方面的表现优异,因此特地决定给予二位一个奖励。”刚走到大堂内,突然AI主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一听到奖励这词,姐妹俩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放出了光芒。这是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她们第一次从AI主人的口中听到“奖励”这个词。以往所给予的只有各种各样的惩罚,就算是认真的接受着调教,也只能够得到休息而已。
奖励,这个简单的词语,对于着身为着奴隶少女的姐妹来说,就仿佛遥不可及的星星。今天上午遭到了如此过分的对待之后,这位AI主人仿佛宽容了许多,竟然还提出了奖励的要求吗?
那么,她们又该渴求着什么样的奖励比较好呢?是想要更温柔的对待吗?不知道提出这种要求主人会不会答应,而且,就算是答应的话,AI的算法之中,什么样的遭遇才能算“温柔”呢?更何况,如果真的想被温柔的调教,她们也不会再继续呆在这里,身为着性奴隶就要有着这种自觉,被温柔地调教,这种事情就不应该是她们这些性奴所应该思考的事情。
那么,又应该要求什么样的奖励才好呢?
“只给予5分钟的思考时间,五分钟后不给出回答的话,奖励作废。”AI同时又补充了一句话,催促着二人快速做出决定。
姐妹俩看了彼此一眼,身为着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姐妹,她们的心中有着一种特别的默契,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禀告主人,我想要的奖励是,和姐姐一起,在浴室里好好的洗一次澡。不是往日的那种洗澡模式,就是……普通而又简单的洗浴而又。”在犹豫了几秒之后,诺霖对着AI主人说出了自己想要的奖励。
这几天她们都没有好好的洗过澡。
每一天都是被机械手所控制着,就好像是待包装的货物一般,被机械手无情地所欺负着。自从那一次偷偷自慰被发现之后,AI则是增大了对她们的控制力度,在洗浴的时候,会给她们戴上手铐,将她们的双手吊在天花板上,连动都不能动。
虽然她并不讨厌被这样的对待,但是浴室对于她来说应该是更为神圣而有意义的地方,她想要在浴室里抚摸姐姐那光滑的身体,想要感受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
更何况,现在她迫切的想要回到浴室,清洗身上的污秽。一下午在那个温室内被植物们玩弄着身体,身体上都变得脏脏的,藤蔓上所分泌出的粘液,还有一部分残留在自己的皮肤上,黏黏的,并不是很舒服。
“奖励方案,合理。正在计算方案,请去浴室等候。”AI对于诺霖的要求给予了满意的答复,同时也解开了姐妹俩的手脚上的镣铐,欣喜的两人立即前往了浴室之中,往日里空旷的浴室竟然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垫,那波浪状的表面,看起来躺在上面的感觉还不差?脚镣终于解开了,诺霖当即便是直接扑了上去,趴在了那个垫子上,在波浪状的表面打着滚,就像是个调皮的小女孩一样。
“姐姐也一起来嘛~”
“诶……这,这垫子……”
“我记得之前拍戏的时候用过?”诺霖歪了歪脑袋,拍了拍一旁的空位,这个垫子很大,她们俩躺在上面都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这是准备干什么?”往日里的时候,机械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臂,各种滚刷已经贴在了她的身体上,对着她的身体进行着“清洗”了,而现在,只是躺在这略有点凉的垫子上,她反倒是有点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了。
“嗯……主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洗澡呀?”在垫子上玩够了之后,诺霖向着AI交谈到。她们来到浴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洗澡,而不是玩耍。
虽然在垫子上打滚的时候是很舒服,可是接下来她们反倒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花洒安装于天花板上,没有主人的命令也无法启动。
“在洗澡的全程之中,可以自由对机械手发布命令。可以选择按照自己想要的模式来进行洗浴。”AI向着她们解释着的同时,几只机械手也纷纷拿着洗浴用具来到了她们的面前。滚刷、毛刷、沐浴露、精油各种各样的道具一应俱全。那些原先天天欺负她们的机械手,现在就宛若着仆人一般恭候在她们的身旁。躺在垫子上等待着洗浴的姐妹,一时间有了一种宛若被服侍的女王一样的错觉。同时,天花板上的花洒也同时启动,温暖的热水纷纷落下,淋在了她们的身体上。
“啊,好舒服~”诺霖俯卧在垫子上,感受着温水冲洗着自己的后背,同时凑到了诺汐的身旁,轻轻地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
“姐姐,从来没有这么洗澡过呢~”湿掉的头发搭在了她的身体上,早知道应该盘起来的,不过这段时间都是散发进浴室的,诺霖也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是呢……所以,那些机械手,会,会听我们的指挥?是,是这样吗?”诺汐看着那些在自己周围待机的机械手,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疑惑的神情,按照往日的习惯,其中的两只机械手现在应该已经将她的身体给按在了垫子上,另外的几只开始给她挠痒,按摩胸部,甚至还用着毛刷棒欺负自己的小穴。而今天,它们却什么都不对着她们做,诺汐的心中未免有种被放置的错觉。
“是的哦!就像是这样。”诺霖一脸自信地说着,虽然只是短暂的奖励时间,但是目前她可是获得了“主人”的权限,“将精油倒在我的身体上。”
紧接着,机械手在得到了命令之后,便是将精油直接倒在了诺霖的后背上。同时,另外两只戴着黑手套的机械手,则是直接按住了诺霖的后背。
“等等……咿呀!哈啊——咿呀——”那两只机械手,则是开始根据着诺霖的指令,将精油涂抹了开来。借着涂抹精油的机会,对着诺霖的身体上下其手之中。
“等等,不要挠腰,很痒的~hiya~”她开始在垫子上挣扎起来,想要灵活地逃脱机械手的控制,却在下一秒又直接被机械手给抓了回来,还被直接给翻了身,两只机械手握住了她娇小的胸部,以涂抹精油为名,反复地揉捏着。
“小霖就算是翻身做主人也一样会被欺负呢~”诺汐侧身呆在一旁,看着妹妹此时被欺负的样子,心中却是感觉到莫名的兴奋起来。想要也一起凑上前去,与机械手一起欺负妹妹。
“咿呀~姐姐,救命啦——”两只机械手捏住了她的乳头,轻轻一拉,瞬间强烈的刺激随之传来,令她的口中都不由得发出了呻吟。这个机械手实在是太过分了,主人不是说会让它们服侍自己洗浴吗?
“乳头,乳头要掉下来了呀!放开,放开人家啦!救命!停下,停下啦!呜——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嘛——”诺霖说着的同时,机械手则是又一次从下方推过了她的乳房,看着那机械手畅行无阻的样子,心中莫名感觉到有几分委屈。
“也请将精油涂抹在我的身上吧。”诺汐翻了个身,仰天一躺,对着机械手轻声地说道。机械手在得到了命令之后,立即便是也将精油涂在了她的身体上,而与诺霖不同的是,在她身上的机械手显得如此温柔,就仿佛是真人按摩师一般,将精油涂抹在全身各处。
“嗯……嗯~好舒服,请继续爱抚我。”诺汐的反应完全没有诺霖那么激烈,她只是闭上双眼,享受着机械手的动作。机械手在她那娇小的胸部上轻柔的抚摸着,在将精油涂抹均匀之后,机械手也并没有对着她的胸部有多少的留念,而是继续转向她的腰腹部。
“等等,为什么对我和姐姐差别对待啦!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反观旁边的诺霖,实在是显得有那么几分可怜。只见机械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所分开抬起,令湿润的小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害羞的诺霖,本想要捂住自己的下体,然而手铐却突然启动,拷住了她的双手后,两只机械手抬起她的手臂,将她的手又一度移开。另一只抹着精油的机械手,则是直接握住了她的小穴,机械手的手指沿着小缝,在诺霖的阴唇上涂抹着那精油。
“不要~不要哈啊——”为什么又再一次演变为了被机械手侵犯的下场呀!诺霖虽然并不讨厌被这么对待,但是这种莫名的世界线收束,实在是太奇怪了呀!

第三十章 浴室里的欢愉(2)

“为什么……为什么就,就喜欢欺负我……”仅仅是被全身涂抹了精油,身心就感觉到极其的疲倦。为什么机械手如此温柔地对待着姐姐,而却是这么喜欢欺负自己呢?
虽然诺汐曾经对她说过,自己的身上仿佛有着一种特别的魅力,令谁见了都想要去欺负一番,但是,这些机械手可没有自主意识吧?它们只是按照着AI主人,更确切的说是计算机上运行的程序,来执行命令而已吧?为什么明明是同样的一个指令,却又是分别对待她们姐妹呢?
难道说,琳娜大人在计算着这个的时候,都还特地为了她们两人写了两套不一样的程序?
“被欺负的小霖,也好可爱呢。”诺汐凑到了诺霖的身边,用手抚摸着诺霖的脸颊,再是渐渐地将手指下移,抚摸着诺霖那可爱的身体。在涂抹了一层精油之后,感觉皮肤变得好滑,诺汐不断地抚摸着她的身体,凑上去开始舔起了妹妹的脸颊。
“姐姐……姐姐坏……姐姐绝对是故意和AI说了些什么,让,让主人来欺负我,对,对不对!”诺霖小小的挣扎了一下,虽然嘴上在嗔怪着自己的姐姐,但是身体却是主动地蹭到了她的怀中,感受着诺汐的舌头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那灵巧的舌头,舔到哪里,都会带给着自己极度舒适的体验。
“笨蛋小霖,怎么变成我侍奉你了。”舔了舔胸口的小豆豆之后,诺汐则是没有再将动作继续下去,反倒是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胸,令那对可爱的小樱桃,都颤抖了一下。
“咿呀!坏姐姐!”诺霖立即捂住了自己的胸部,嘟起嘴来用以表示对姐姐的不满。刚刚颤抖的时候,平躺在垫子上的身体还滑了一下,仿佛差一点就要掉下去一般。
“而且身上都是一股精油的味道,失去了小霖原来的体香了~”诺汐回味着刚刚舔过诺霖身体的感觉,因为涂抹了精油的原因,味道反倒是与以往不同了。
“明明我觉得这个精油也挺好闻的呀,姐姐你看,似乎是橘子味的来着?”诺霖闻了闻自己的手臂,有着柑橘味的气息。
“是的,使用的是橘子味的精油。”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的AI主人突然发话了,将姐妹俩腻歪的时光暂且打断。
“好……好吧……”
“另外,友情提示,如果对机械手使用敬语的话,它们的动作会更温柔。”
“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诺霖这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刚刚姐姐会被那么温柔的对待,而自己则是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一样,被机械手给全身欺负了一遍。
原因只在于,姐姐说了一个“请”字。
可恶这是什么特别的教导方式吗?如何帮助年轻人快速养成礼貌的好习惯?
而就在诺霖准备着好好吐槽一番AI的行为之时,却是又传来了新的警告,“洗浴时间不得超过一个小时,请二位抓紧时间。机械手正在等待着接下来一步的指令。”虽然目前是奖励时间,但是也不可能就这么无限地下去。作为着奴隶,她们还有着夜晚时分的调教任务呢。
“好,好吧。”诺霖稍微咳了咳,仰天平躺在了那塑料垫子上,接下来又应该做着些什么比较呢?刚刚机械手已经全部抚摸了一遍自己的身体,不过还感觉远远不够的样子,让机械手来帮自己洗浴?涂抹完精油之后又应该干什么呢?
“请帮我洗一下后背吧。”诺汐反倒是先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她俯卧在塑料垫上,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机械手像是按摩师一般,将沐浴露倒在了她的后背上,开始给她舒服的洗起了澡。
“嗯~很,很舒服~谢谢。”诺汐的口中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享受着机械手的按摩动作。
“帮我揉胸。”最终,在一番思考之后,诺霖决定还是试试看主动命令着机械手欺负自己好了。
“小霖竟然不用敬语吗?”
“哼~”诺霖嘟起嘴来,装成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模样。身为着贵族大小姐,让她用敬语去请求机械手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实际上只是因为她心中的抖M心理在作祟罢了。只要用着命令式的口吻说话,就会被机械手欺负,竟然还有这种好事?
“请翻身。”
听到了指令之后,这一次的机械手却并没有直接开始执行指令,反倒是说出了一个令诺霖想要一拳砸了这个AI的话。
翻身?是因为自己胸部太平而被认为是后背了吗?
这个万恶的识别程序,到了这个时候都还要迫害她一番吗!更何况她又不是真的飞机场,稍微挤一挤还是有的!
“哈哈哈,小霖也太可怜了吧。”在旁边呆着的诺汐,都不禁笑了出来,同时抚摸着诺霖的脑袋,来安慰受伤的她。
“我现在就仰天躺着啊!快点,帮我揉胸!”诺霖故意挤了挤自己的胸部,紧接着,机械手终于将其识别成功,两个机械手立即捏住了她的胸部,结果刚揉捏了几下之后便是离开了。
“嗯?就这样嘛,感觉……有点不够。”诺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不满的神情,这漫不经心的揉捏,完全无法挑起她的情欲,还不如以往被调教时来的刺激。
而就在她还想吐槽的下一秒,突然那个熟悉的滚刷朝着她的胸部方向袭来,同时另一只机械手往她的身上倒了一点沐浴露。滚刷滚过了她的娇小的胸部,上面的沐浴露也都冒出了不少的泡泡。
“等等,为什么,为什么又,又刷我……咿呀!”在诺霖挣扎这的同时,滚刷又重新压过了她敏感的乳头。
“噗,噗哈……”旁边看着热闹的诺汐,反倒是笑出了声,整个人平躺了下来,欣赏着妹妹在被欺负时候的可爱而又无助的模样。
“咿呀!救,救命!不要,不要滚了呀——哈!乳头,乳头都要,变得奇,奇怪~了呀~”诺霖在垫子上呻吟着,想要从机械手下挣脱,却发现自己的肩膀和大腿都被机械手给限制了。
“检测到调教对象不适合「揉捏」模式,更改为「滚动」模式。”机械手做出了如此说明之后,继续欺负着这只抖M小萝莉。
“哈,哈啊……能不能,停,停下!”
“目前不支持程序中断功能。”
“咿呀!不要,不要再欺负,欺负我的胸了呀!”
同时,两只机械手拿起了花洒,冲洗着她们的身体。将身上那些沐浴露的泡沫全部冲刷了干净之后,机械手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
“请平躺在垫子上。”机械手向着她们发出了指令。两人也立即乖乖的平躺在了垫子上,就好像是在晒着日光浴一样。
“接下来好像是要给我们洗小穴吗?”诺霖期待地看着那些已经移动到了她下体上的机械手。按照着洗澡的惯例,接下来才是正戏的时间。
“不过这是要我们自己下命令的吧?小霖你再不说敬语的话,小心小穴被玩坏哦?”诺汐在一旁提醒着妹妹,“就好像是这样,请主人将毛刷插入到我的小穴中,帮我将小穴清洗干净。”
伴随着诺汐口中所发出的指令,两只机械手缓缓地抓住了她的大腿,令她将私处逐渐的显露出来,同时,花洒则是又一次缓缓地移动到了她的小穴处,用着细小的水柱冲洗着她那敏感的地方。那宛若着蚂蚁在阴唇上爬着的酥麻感,令她甚是感觉到舒适。水柱不断地冲洗着那敏感的地方,偶尔贴近小豆豆的地方,令她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哈~~好,好舒服~小霖,别,别发呆了吗~”
“呜……用,用敬语请求着别人欺负自己什么的……我,我才,才做不到……”诺霖的脸上都红了,考虑到今天小穴可是被欺负了整整一天,她也不想在洗澡的时候再被欺负第二次,但是,不被欺负的话,还要用敬语去请求主人。
“请……请主人,帮,帮我,清洗……清洗小穴……”最终对于快感的追求还是克服了羞耻感,虽然声音小的和蚊子叫一样,但是机械手却依旧是好好的接收到了指令。双腿主动的分开,恭迎着花洒与毛刷棒的到来。
“呀……好,好痒,哈,哈啊~”
“怎么样,很,很舒服吧,小霖?”
“嗯……咿呀!不要,对着小豆豆,喷,咿呀!”敏感的诺霖,刚被花洒给贴着阴蒂欺负的时候,就一下子达到了高潮,甚至爱液也都喷溅了出来,两条水柱的交汇,一下子令水花都在浴室里飞溅。
“小霖也在喷水呢~”
“不准说奇怪的话呀,坏姐姐!咿呀——啊啊啊——”与此同时,花洒渐渐开始拉远,那根毛刷棒则是插入到了小穴内。
“呜……”
“进,进来了呢,小霖……哈……”
“我,我可能也,也要去,去了咿呀……”
异物侵入到了体内,伴随着毛刷棒的旋转,上面细小的绒毛,开始抚摸起了她们的阴道壁。旋转,搅动,以清洗的名义,实则在欺负着她们最敏感的地方。而躺在垫子上的两人,则是也乐在其中,享受着几度的高潮。
“哈,哈哈——好,好痒!要,要坏掉,哈啊~”
“小,小霖,我,我要,去了,哈啊啊——”
“啊啊啊啊——”
浴室内,姐妹俩高潮的呻吟声不断地回荡着,被洗的白白净净的两人,无力地平躺在了那个塑料垫上,旁边被数个机械手与拿着道具的机械臂所包围,还真是一幅美妙的场景呢。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