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物娘欲求不满的娇羞模样实在太棒了

柔和的落霞斑驳了粼粼波光,振翅的清风吹遍了层层青草。

而我,却连欣赏这份秋水共长天一色景象的闲余都没有。

“要……要掉下去……凯瑟琳,这样子会掉下去……”

“再慢会被追到的……所以……团长,坚持一下……”

虽说曾经在来到这个满是魔物娘的世界中时,我的脑海中就幻想过和魔物娘进行异种x的场景,也幻想过被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捆绑住身不由己的情形。

可是,我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被捆绑紧缚,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不久前,在探索遗迹的时候,好奇心旺盛的跳蛛娘,凯瑟琳顺手打开了某个隐匿的机关。

伴随着石制齿轮交错,墙壁斑驳,光怪陆离,待到声响平静之时,出现在我们身旁的便是无数石制魔偶。

所以为了逃脱魔偶的追捕,我们在林间交错川行。

我的奔跑速度完全不可能逃离只需魔力便可以不知疲倦的魔偶,只能拜托身为跳蛛的凯瑟琳带着我逃跑。

换句话说,为了固定我的身体,我便被她用紧急生成的蛛丝捆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太过于慌乱了吧,说句实话,她捆绑住我的这种方式,实在是……有些羞耻。

为了固定好我的身体,顺着我的双腿间缠绕的蛛丝,因奔跑悄悄地增大着压力,伴随着微风微微颤动,十分契合的勒紧了而勾勒出下体的小缝。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衣布料,可是这般来回的摩挲,却已经是我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这股触电般的,夹杂着微微痛觉的酥麻快感让我下意识的想要逃脱,但是却因为被蛛网紧紧地缠住而无法动弹半分。

虽然我也知道,凯瑟琳这个天真可爱的小跳蛛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坏点子,可是……我也很清楚,伴随着这样的摩擦感觉,我的身体已经逐渐变得略微有些燥热起来了。

即使伴随着凯瑟琳剧烈的跳跃,凉风如若针刺一般扎的我的肌肤有些微痛,但这不仅没能使我冷却身子,反而已经变成了快感的调味剂……

甚至,本身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感觉,缠绕住纤细腰肢与略显发育的小胸脯的蛛丝……也由于快感使我的乳头微微凸起的缘故,开始勒紧了我的乳首。即使我紧闭双唇,可这种奇异而令人焦躁的快感让我的娇吟直接从喉咙之间满溢而出。

还好,呼啸的风声帮我掩盖了这般羞耻而情色的呜咽声。

“那个……现在……”

“真是的,团长这个时候就不要撒娇了。”并没有察觉到我言语中略显异样的小跳蛛娘回答道,“现在还没甩开这些石像,所以不能减速,要不然会被他们抓起来,做成烤蜘蛛拌团长的。”

这种事情,我当然也知道啊……

可是……我的身体,要比想象之中还要色情很多……

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我在神色迷离,辗转反侧的时候,也感谢过自己敏感的身体为我带来的快感。

不过,这个时候明明是在逃跑,可是我那敏感到过分的身体,却还是在蛛丝的挑逗之下产生了奇妙的反应。

这样下去,我会在逃跑的路上,在这群魔像的注视下野外高潮的啊!

虽然说我也幻想过在野外被魔物娘弄得乱七八糟……可是这种没有品位的高潮我还是不想去做。

但是,女孩子的身体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接受的权利。

我已经用力的夹紧了双腿,可是纤细而坚韧的蛛丝却还是轻轻地顺着内裤的间隙缓缓地摩擦着早已湿润的蜜穴。凉风直接抚摸下体的感觉使我不由得一激灵。

不……不会吧……

然而,就算我想要否定,我的脑袋也已经明白了这种糟糕的情况。

我的内裤被蛛丝扒开了……我的小穴,身为女孩子最为隐秘的地方,正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种羞耻的感觉使我想要以头抢地。

而蛛丝揉动这柔软敏感的蜜穴,时不时微微进入的感觉,使得些许温热而透明的粘液散落而出,在奔跑之下如若露珠一般落到了满地青草中。

即使察觉到了这种令人面红耳赤的事实,我早已渴望被捆绑的身体却兴奋地产生了更为剧烈的反应。仅仅是这种微微有些发痛的摩擦,对于小穴以及更深部分的挑逗,便使我整个身子都软掉了。

这样下去……要去的……

可是,正当我在这样的挑逗之下已经放弃抵抗,准备委身于快感,整个人都开始变得奇怪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到凯瑟琳停下了奔跑的步伐……

是甩开追兵了么?

强忍着这种已经快要到达高潮的焦躁感觉,我咬紧了嘴唇……可是即使是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却还是让我感受到了体内的燥热难耐。

不行了……甩开追兵……我一定要先佯装去“摘花”,然后好好地用手指自……

“前面似乎是悬崖……”

只是,凯瑟琳略显惊讶的话语却强行让我已经有些燥热的身子冷却了下来。

伴随着流水击打岩石的声音,飞流直下的瀑布在十多米外的峭壁荡开零碎的水花。夹杂着泥土被翻动味道的潮湿空气,亦是随之涌入我的鼻翼。

在这个时候,偏偏遇到了悬崖么?

看着在身后,仍然在不断逼近的石像,我不由得咬紧了牙关。再这样下去毫无疑问,我们便会被石像给抓住……虽然说我对于异种族之间的h很感兴趣,但是这种并不享受,还很可能威胁到生命的果然请我拒绝。

只是……虽然我很像给身为跳蛛的凯瑟琳鼓劲打气,但凭借跳跃越过悬崖,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时候……果然,身为团长的我要好好保护好团员。我遭受了什么都无所谓,但是我不希望这个天真无邪的跳蛛少女被……诶?

稍稍有些出乎意料的,凯瑟琳的面容并不紧张,甚至稍稍有些放松。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诶……那个,凯瑟琳?”

难不成,凯瑟琳也和我一样,期盼着被异种族做这种奇怪的事情么?不,不对,如果说让我相信她平时的那种天真可爱是装出来的话,那么我宁可去相信可以相信莉莉并非淑女,艾丽卡弱不禁风这种绝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接下来凯瑟琳所说的话语,却让我更加一头雾水。

“团长,接下来要飞了哦?”

飞?难不成跳蛛实际上和某些昆虫一样,有着平时看不见,薄如蝉翼的翅膀么?不过,根据我对于蜘蛛这类生物的了解,我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与大多数昆虫不同,蜘蛛全身有六对腿,并且没有触角,属于螯肢动物的蛛形纲,而凯瑟琳则是蛛形纲内的跳蛛科,因此按照正常情况的话并没有翅膀……虽然魔物娘和原本的生物有所不同,但是在生理上还是参考人类与原本生物的特征的。

不管是人类,还是蜘蛛,都不具备飞行的能力。

那么,凯瑟琳这句话的意思是……

在我想到某种不愿意接受的实施之前,凯瑟琳便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答案。

她凭空一跃,随后便从悬崖一跃而下。

众所周知,蜘蛛会吐丝。

虽然会用丝的动物,甚至说会用丝的魔物娘不在少数,但蜘蛛娘对于丝线的应用可以说是别树一帜。

这已经是她们早已刻在dna之中的本能了。

蜘蛛娘与蜘蛛类似,但是略有不同,她们是通过下体附近的纺织器储存液体,在需要的时候通过肌肉收缩来挤出液体。而这种如若爱液般粘稠晶莹的液体,在从蜘蛛娘特有的“纺织小穴”中排出后,收到剪切力的作用变成不溶于水的固体。

难道说……凯瑟琳要用自己的蛛丝进行有绳攀岩么?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我出乎意料。

在从悬崖越出的瞬间,凯瑟琳的纺织小穴中便分泌出了一根比以往更粗的丝线,旋即这些丝线便无风自动,如若蒲公英一般分散开,化作了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半透明小伞。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看到过的资料。

为了防止分泌出的蛛丝黏在一起,蜘蛛分泌出的蛛丝普遍会带有负电荷,因而由于同性相斥的作用得以相互分开。而如果是如若潮吹一般直接将蛛丝分泌到空中的话,便可以看到蛛丝如若绽放的洁白花朵般散开,被阳光斑驳的美丽景色了。

这就可以,作为紧急时刻的降落伞。除此之外,由于蜘蛛丝带有负电荷,而大气层普遍为正电荷,所以如果电场和风合适的话,蜘蛛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一场长途飞行……

只不过对于凯瑟琳这个家伙来说,虽然她有着身为蜘蛛的本能,可那个小脑瓜能够想到把蛛丝当做降落伞就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至于那些石像……即使她们是魔力的产物,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无法前进一步,只能在悬崖边徒劳的望着我们,随后消失不见。

“呼,真是惊险……”

待到安全的落到地上之后,我无力的靠在凯瑟琳的身旁大口的喘着气……稍稍有些恐高的我,经历了如此紧张的事情之后,一旦放松下来变感觉整个人都已经变得没有什么力气了。

“那,那个,团,团长。”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凯瑟琳的语调却变得扭捏了起来。

“怎……怎么了?”

“团长,凯瑟琳的肌肤……感受到了好多奇怪的液体……总觉得,身子变得热热的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啊……

那些顺着蜘蛛网渗透而出的,是刚才我所分泌的爱液。

而蜘蛛娘与人类不同,她们身上身为蜘蛛的部分存在着刚毛。这种毛发除了起到美丽的装饰作用与保护作用之外,还可以带来极强的感受能力。自然,也包括了爱液的存在,以及其中所蕴含的性激素。

与人类不同,魔物娘们保留了部分本能与感官,因此对于这种激素极为敏感。虽然这种感受可以凭借人类的意志控制,不过对于率直的凯瑟琳而言,毫无疑问,她已经进入了发情的状态。

作为证据,就是在她身为人类部分的小腹下面,原本由蜘蛛外形的表皮所包裹住的,人类的小穴,也已经开始由于肌肉的作用稍稍有些展露了出来,分泌似乎在回应我一般的液体了。

蜘蛛娘有着两套生殖系统,无论是通过人类模样的小穴还是蜘蛛形状圆圆腹部之后的交配穴进行交配,都可以为凯瑟琳带来快感。

因此,即使是后面的小穴,也已经开始分泌出起到润滑作用的晶莹爱液了。

因此,看着不自觉的微微抬起了前肢,做出了求爱姿势的凯瑟琳,我只觉得原本已经稍稍冷却起来的身子重新变得燥热了起来。

即使是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也是有着被称作被称作“”的状态的。

并且……说句实话……

因为刚才的我一直在发情,所以,现在当我重新被激发起性欲的时候,脑海里面也重新想要做某些情色的事情了。

只是,对团员出手什么的,身为团长的我实在……

“团长,总觉得这里好奇怪,想让团长帮我揉揉。”

她所指的地方,正是自己身为人类的小穴。

“啊……那个……”

“真是的团长,这个时候就不要扭扭捏捏的了!艾丽卡不也是常说么,帮忙照顾团员也是团长的责任。”

在我内心不断地与良知斗争的时候,我的手被她牵着,轻轻地抚摸到了凯瑟琳小腹部的小穴。

抚摸其他人的小穴,对我而言是第一次。

因此,当感受到原本天真可爱的凯瑟琳,因为我抚摸的动作逐渐露出带着些许清纯与女性妩媚的娇吟时,我的心中,逐渐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就像是,看着一块天然的原石在自己的手中化作璞玉一般。

而仅仅是抚摸着前面的小穴,我便可以听到凯瑟琳后侧的小穴发出了“丝丝”的细微摩擦声……如果我的知识没错的话,就像是被摸脖子顺毛就会“呼噜噜”不停的猫咪一样,这正是蜘蛛在交配时由于小穴内摩擦而发出的享受声音。同时,也就意味着凯瑟琳由于我的抚摸相当有感觉。

只是,除了有感觉的凯瑟琳之外……单单只有满足感的我,在色欲的方面仍旧是十分饥渴。仅仅抚摸别人的话,是并没有办法让我感到充实的性欲的。

因此,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我,同时缓缓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她身为蜘蛛娘,用来行的足上面有着很多尖锐的刺。如果这些东西插入到我的小穴之内的话,毫无疑问,身为普通人类的我,娇嫩无比的花径会受到难以想象的创伤吧。

只有这个时候,我不由得痛恨自己是弱小人类,而不是奇美拉那样有着极强恢复的能力的魔物娘……

人类是有极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个世界上我也越来越察觉到了这个现实,不过身为人类,并没有什么奇特能力的我,也没有办法说出“我不做人了”这样的话语。

痛恨着无力的自己,我轻轻地用另一只手揉捏着凯瑟琳分泌蛛丝的纺织穴……

随之分泌而出的粘稠液体,在于空气接触的瞬间便化作了粘稠的蛛丝,随后便被我攥紧,插入了我的小穴之中。

蛛丝除去织网捕获猎物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作用,例如保护幼年蜘蛛,或者说是保护卵。因此即使放入了我稚嫩的小穴,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过分的伤害。

与之相对,这种蜘蛛丝伴随着我的小穴与凯瑟琳轻微扭动的身子震动,使得我最为敏感的花径剧烈的收缩着……每一次蛛丝触碰到自己的内壁,我就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就连小腿都不由得绷紧,仿佛整个身子都已经像是软体动物一样的无力。

并且,相连而出的蛛丝还不断的刺激着我的阴蒂。

与充满充实感的花径不同,阴蒂所带来的是更令人感受到刺激的快感。这种蛛丝不断偶然的触碰着自己的小豆豆,悄悄地触碰却又很快的离开的感觉,使得快感不断的在我娇嫩的身子之中不断地积累着。而身为雌性的我,自然也不可能像是男孩子一样通过“射出来”的方式来发泄快感……因此这种奇怪的感受在我的体内不断地呢积累,除了让我的小豆豆和乳首变硬,小穴不断收缩之外,也让快感如若电流一般布满了全身。

这种无法宣泄的快感,使得我不断地扭动着身子,同时抚摸凯瑟琳的动作也逐渐变得更为剧烈。因而,我也可以感受到对方紧缩的花径,感受到对方充满情色的气息,感受到对方已经开始等待着我的爱抚,因此,我便按照以往夜晚自己安慰的方式,用大拇指抚摸着她的小豆豆,将插入的手指,由食指换成了平日就好好保养过,认真修剪指甲的中指。

伴随着液体的涌出,我的手指便直接插入了对方的小穴之中,那一瞬间,我便可以感受到被快感包裹的凯瑟琳直接昂起了头,原本用来承载我的腹部也剧烈地绷紧了。

得益于她如此剧烈的动作,我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花径之中蛛丝的晃动更为剧烈,如若浪潮一般袭来的快感终于在包裹住了我的全身之后,让我找到了接触到了什么的一个点。这一瞬间,不属于自己身体中的异物不断地搅动自己身体最为敏感花径的感觉,使得我无法压抑住自己口中的呻吟声。整个身体都仿佛飞起来了一样……

只不过……

生物都是具有交配本能的,不仅是作为人类的我,作为魔物娘的凯瑟琳也是一样。

而蜘蛛的交配本能便是……雌性的蜘蛛再交配感受到快感之后,会吃掉对方。

虽然说我同样也是雌性,但是对于凯瑟琳而言似乎并没有区别这些。在我高潮还处于迷离的瞬间,便感受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凯瑟琳的身下,与此同时,那些稍稍有些毛绒绒的腿也已经将我仍处于高潮余韵中的身子固定了起来。

虽然说,如果是对蜘蛛人工繁育的话,只要让母蜘蛛在吃饱的前提下进行交配,就能够遏制一下这种生理本能……可是,刚才经历了如此惊心动魄的大逃亡,就算吃了十多个小蛋糕,所获得的热量也已经伴随着奔跑与跳跃燃烧殆尽了吧、

而在体会到了性交这一人生之中最大喜事之后,我所要面对的,则是如何逃避被刚刚进行交配的雌性吃掉,这一所有人都不愿意面对的悲剧。

感受这压在我身上的跳蛛娘逐渐分泌而出的粘稠蛛丝,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能够掩盖住生物最为本能的暴食的食物,自然是能够与其齐名的性欲了。

虽然凯瑟琳是蜘蛛娘,不过也是与雌性人类的生理构造类似,是可以实现连续高潮的。

不由分说的,我的手用力的插入了凯瑟琳身后的生殖孔。

除去人类之外,其他的生物交配有快感么?

我并不知道答案,但至少在以往听到的母猫发情声音时我所感受到的并非快感与燥热,仅仅是单纯的难受而已。

不过如果是猫耳娘的话,即使是发情期,也可以通过手指让自己感受到快感,蜘蛛娘自然也是一样。

虽然我我的动作稍稍有些粗暴,不过大概是由于刚才的做爱已经充分地实现了润滑了吧,因此就算是直接把手插入进去,我也仅仅是感受到了紧致的包裹,并没有什么阻力。

同样的,伴随着这种就像是手指触碰着水嫩的小粒果实,隔着那层薄薄的皮在凝视挑逗一样的感受,我也发现那原本压住我的身子逐渐的酥软了下来,毫无疑问,这也正是这个小蜘蛛娘重新被我弄到发情的证据。

抬头凝视的话,便可以看到凯瑟琳微微皱着眉头,轻咬着下唇,原本可爱无比同时充满精神的瞳孔,此时此刻更是布满了一层淡淡的水雾,配合着原本纯洁童贞却布满诱人绯红感受的脸颊,有说不出的旖旎之感。

“哈……嗯……啊……这种……未知的感觉……为什么,凯瑟琳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看着在自己身上的凯瑟琳剧烈的颤抖着……大概是因为真的很舒服吧,她没有了像是平时一样活泼可爱的表情,无力的挣扎着并且发出了甘甜的气息。

再次被激发出情欲的凯瑟琳的身体,已经再次做好了接受我的准备。

不过,我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团……团长……?”

“让剧团里的人等了这么久,再做下去也不好了呢,我们该尽快回去了。”

趁着她神色迷离时挣脱的我站起了身,整理好衣服之后笑吟吟的说到。

“诶……团长,团长,凯瑟琳的身体……”

“团长……不要直接……这样子走这么快,凯瑟琳,腿软软的跟不上……”

继续做下去?不,那样子没带着小蛋糕的我,可是会被蜘蛛娘的本能当做食物的啊!
并且,欲求不满的小跳蛛娘,不也是很可爱么?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2+

《魔物娘欲求不满的娇羞模样实在太棒了》有7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