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骑呆的哥布林凌辱地狱

以骑阶的身份现世的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此时的姿态不可谓不狼狈。

 

原本应该以绝对的从容和优雅处事,应该是一位对厨艺之外的一切工作都信手拈来的完美女仆。

 

穿着泳装,黑色的过膝袜,一只手拿着手枪,另一只手举着被Alter之力染成至黑的圣剑Excalibur,以这种姿态出现的阿尔托莉雅在每个方面上都像是一个牢不可破的完美从者,只是此时这位高傲的前国王,正在山林里踩着她那对儿鞋跟不算矮的女仆鞋在怪石嶙峋的山体间奔逃。

 

最喜欢的那件披在身上的黑外套已经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或许在追逐战中被树枝给扯了下去,也可能是被哪只哥布林给撕了下去,光洁纤长的手臂被什么动物咬出了一个几乎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顺着奔跑的动作被阿尔托莉雅甩在身后,在历史上有亚瑟王之称的少女已经不剩下什么魔力——她一个人流落到了这片有着一座孤山的小岛,这里是哪里?现实世界还是某个特异点?阿尔托莉雅完全不清楚,但是她清晰的记得那些矮小的绿皮怪物,拿着简陋粗糙的石头长矛,坚硬的木棒或者看上去用一两次就会断掉的弓从每一个阿尔托莉雅能够看到的洞穴中钻出来,刚开始的时候阿尔托莉雅还能轻松应对,但当砍下的头颅数量从几十颗变成一百颗,从一百颗变成三四百颗的时候,阿尔托莉雅绝望的发现,她所杀死的哥布林数量只占这些看上去野蛮贪婪的哥布林的几十分之一,其他哥布林踩着同伴的尸体张牙舞爪的继续扑上来。

 

在战斗的一开始,阿尔托莉雅根本没有把这个岛上肮脏的原住民看在眼里,或者说她从心底蔑视着这些身上长满疮疤的绿色怪物,但随着体力和魔力被不断损耗,少女骑士王惊异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她有限的魔力面对这些几乎无穷无尽的敌人,指向的结局鲜明地写上了“败北”两个大字。

 

或者说比败北还要让人不能接受,阿尔托莉雅看着那些尖耳朵,尖头尖脑的哥布林,一口尖锐如野兽一般的牙齿,联想到的场面包括但不限于被抓走分食,一种在面对那些庞大的强敌时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开始在心底燃起。

 

恐惧,对于有万夫莫当之勇的亚瑟王来说,这个感觉非常的新鲜,而初尝恐惧滋味的阿尔托莉雅看着那些又一次将她包围的哥布林,心中产生了与她威风凛凛的骑士身份完全不符的念头——逃走。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阿尔托莉雅的黑色圣剑化成了一把让人完全意想不到的狙击步枪,枪口的呼啸声伴随的是一股荧蓝色的光芒,这道光芒为阿尔托莉雅将包围圈硬生生地撕开了一个口子,在这道光芒的加持下哥布林们被一个又一个的击碎成齑粉,在其他哥布林补上包围圈的缺口之前,阿尔托莉雅敏捷地向着那个缺口冲了出去,那些哥布林们,一个个像是扑食的恶狗一样向阿尔托莉雅扑了过去,其中一只扑咬在了阿尔托莉雅的手臂上,尖锐且肮脏的牙齿立刻穿透了羊脂白玉的皮肤,在那藕臂上留下了血淋淋的齿痕。阿尔托莉雅一边夺路而逃一边用枪洞穿了那只哥布林的脑袋,但是即使如此哥布林的身体还挂在她的胳膊上,让阿尔托莉雅不得不用手将它拽下来再扔到一边。

 

“可恶….”在山间穿行的阿尔托莉雅听着后面哥布林们吼叫的声音,步伐不免越发的急切了起来,在如此复杂的地形间快速移动,即使对于拥有极快速度的阿尔托莉雅来讲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脚上这一双女仆鞋,稍高的后跟让她的移动更加的困难,但被恐惧催促着的脚步却没有变慢,在这种情况下即将发生的事情几乎就是顺理成章——

 

“呜——”地形对阿尔托莉雅实在是太过不利了,她虽然身为英灵,虽然是骑士王,但是也没有办法突破身体的限制去做事,在林间奔跑的一对儿纤细的小腿无数次惊险地跨过一道道深深浅浅的阻碍,该说是幸运还是战士的技巧呢?总之这样的技巧没有持续太久,在阿尔托莉雅努力地向山上奔跑的时候,那被黑丝包裹的纤细玲珑的右脚在着地的过程中踩上了一块尖锐的石头——

 

少女立刻发出了一声混着惊讶和疼痛的呼喊,苗条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冷面的女仆阿尔托莉雅带着因疼痛而微微歪扭的表情摔了下去,亚瑟王的身体从半山腰翻过了上去,山坡陡峭,所以阿尔托莉雅翻滚下去的速率相当之快,这其中阿尔托莉雅疯狂地尝试着抓住树枝或者石头,但是身体被石头撞击的感觉让她无比痛苦,以至于中间虽然真的遇到了几块可以抓住的石头,但是完全没有握住的力气,她也尝试用圣剑插入山体来作为自己的支撑,但是被咬伤的手臂已经完全没有了抓住剑柄的力气,这么做的结局是:阿尔托莉雅眼看着自己离那把插在山中的剑越来越远,随着“咚”的一声,阿尔托莉雅摔到了山下。

 

英灵的身体是如此的强韧,以至于从那么高的山上滚落下来,阿尔托莉雅的身体也没有为之受到什么致命的重创——虽然如此,这娇嫩的躯体还是严重的受损了,骑士王蜷缩在光滑的地面上,远处是无垠的大海,自己又一次躺在了一片满是砂砾和碎石的地面上,她颤抖着尝试爬起来,但是从腿到胸口,一次一次撞上坚硬无比的山体仍旧给阿尔托莉雅带来了难以避免的伤害,软组织的挫伤都算得上是小伤,她的右脚脚踝在刚刚沉重地踩在石头上的一瞬间就几乎被扭断了,阿尔托莉雅呻吟着用手撑住地面,她的枪和剑都不在了,但是休息一下还能继续走,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和迦勒底取得联系——

 

这么想着,阿尔托莉雅挣扎着趴在地上。

 

面朝砂石地背朝苍穹的阿尔托莉雅,只穿了系带胸罩的光滑上半身如今满是狰狞的伤口,树枝和石头的划痕在少女身上留下伤口,皮肤与骨骼传来的剧痛让阿尔托莉雅不断皱眉,脚踝的扭伤也如此的分明,阿尔托莉雅翻过身来查看着自己的脚踝:虽然在黑丝的包裹下看上去仍然那么的柔顺纤细,但是阿尔托莉雅知道自己被扭伤的非常严重,不到一个小时,她右脚的脚踝就会如同是被填充了气体一样的鼓起来,脚踝处传来的疼痛让阿尔托莉雅闭紧了那如融化黄金一般的眸子,而更让她绝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哥布林们又一次从山的另一侧翻了过来,阿尔托莉雅惊愕地看着那些哥布林——它们常年居住在这样的地形中,对于山体早就已经无比熟悉,所以在山地间移动的速度简直超乎少女骑士王的想象,阿尔托莉雅踉跄着爬了起来,看着那如潮水一般的哥布林,几乎陷入了绝望之中,她捡起了身边的石头作为自己的武器——骑士可不能死于徒手啊——并砸向了每一个敢于率先冲上来的哥布林,即使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零件都在倾泻着剧烈的疼痛,但是阿尔托莉雅的单兵作战能力依旧极强,刚开始扑上来的哥布林们死得干净利落,但是随着哥布林们的包围圈逐渐形成,阿尔托莉雅开始没办法照顾她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了——

 

矮小的哥布林纷纷扑了上来,阿尔托莉雅现在使用的石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攻击范围,以至于哥布林将包围圈缩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紧,而脚踝受到重创的阿尔托莉雅根本没有进行顺畅移动的能力,所以只能站在原地接战,哥布林——这些生物完全不像阿尔托莉雅潜意识里认为的完全没有智慧又低等,这些生物从阿尔托莉雅虚踩着的右脚和痉挛着的右腿肌肉已经判断出来了少女骑士此时遭遇的伤势,于是,几只哥布林在阿尔托莉雅忙于应付正面扑上来的敌人时,悄悄地匍匐前进着,它们非常小心,以至于阿尔托莉雅在由于被咬住脚踝而发出哀嚎的那个瞬间,她才刚刚举起打向另一只哥布林的手。

 

“呜呜呜啊啊!!放开我的脚——”阿尔托莉雅扭过头,看着咬住自己脚踝的那只哥布林,过分的疼痛让她爆发出了一阵与她身份相当不符的哀嚎,少女的身体蜷缩了起来,受伤的那只脚下意识地向后翘起,想要把将牙齿卡入她踝骨的那只哥布林甩开,可是前面的哥布林已经等待这个机会好久了,在这个少女分神的一瞬间,那些哥布林就发狂了一样急不可耐的扑了上来,一只哥布林的体重大概有五十斤左右,全速奔跑产生的力气足以把因为疼痛而单腿站立的阿尔托莉雅给撞倒,这次阿尔托莉雅终于没有办法去反抗和杀死来犯的敌人了,她的视线刚刚锁定咬住她脚踝的哥布林,就被扑上来的哥布林们狠狠地撞翻在了地上。

 

“呜!可恶!滚开!肮脏的怪物——”阿尔托莉雅被推翻到了地上,那满是细小伤痕的身体仰躺着,右腿不自然地向另一侧弯着,哥布林终于放开了她的脚踝,现在的情况下即使哥布林全部撤走,阿尔托莉雅想要站起来也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她的脚踝骨已经在哥布林的啃咬下迸出了一片又一片骨头的残渣,那原本珠圆玉润的小脚已经面目全非,一排血洞醒目地排列在那黑色丝袜的末端,鲜血从丝袜的破洞中成股涌出,疼痛毫不间断地自顺着纤长的黑丝腿蔓延到下丘脑,让英灵少女不受控制地发抖,阿尔托莉雅在倒下的一瞬间默念了一声“完了”,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那些哥布林已经扑了上来,它们将阿尔托莉雅围在了中间,其中一只哥布林伸出了那如同爪子一般干枯尖锐的手,抓住了阿尔托莉雅胸罩中间的系带。

 

“放开我!滚开!该死的——”阿尔托莉雅惊恐地发现哥布林们没有按照她想象中的张开嘴巴去撕咬她的身体,而是开始扒下她的衣服,再看那些哥布林,双眼中放射出的是让她感到惊恐的光芒——哥布林那黄色的小眼睛里无时无刻不放射着一种让阿尔托莉雅感到恶心的情绪,阿尔托莉雅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她疯狂的挣扎,挥出的拳头一次一次地将想要对她的胸罩动手的哥布林打退,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她挣扎的足够努力,但是说到底,不管她是多么强大的英灵,不管她曾经创造过多少属于她的传说,她现在都只是一个没有魔力供给,体力耗尽,身受重伤的女孩,有着一副让所有男人都垂涎三尺的娇躯,她的挣扎虽然强力但是没法给哥布林带来实质性的伤害,随着时间的流逝,阿尔托莉雅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越来越沉重,她蹬踹着身下的哥布林——那些哥布林正在尝试着将她黑白二色的女仆围裙扯下去,但是在右脚重伤,只有一条腿能够移动的情况下她什么都做不到——

 

“放开….给我放开….我不允许你们这么玷污骑士的荣耀…杀了我——”双手已经因为疲软而沉重无比的阿尔托莉雅被哥布林抓住了双手,哥布林,肮脏,弱小,丑陋,贪婪,但是团结,一只哥布林可能抗衡不了阿尔托莉雅的力量,但是两只,三只哥布林,就能够将阿尔托莉雅的两只手抓在一起,然后将阿尔托莉雅的双手按在头顶,让少女被迫露出她那傲人的娇躯,虽然没有宏伟的胸部,但是少女的身体却有着让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美妙线条,那不断挣扎着的上肢随着挣扎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地抬起,下半身的着装就在这样的动作中一次一次地下移,柔软的腰腹中间是堪称完美的人鱼线,腹肌也在阿尔托莉雅一次次尝试抬起身子的动作中若隐若现,少女的身体是这么的美艳而不可方物,她本应该属于一个更善良,更勇敢,内心更强大的人,但是如今,成群的哥布林将躺在地上的少女围在中间,粗鲁的大手将少女给剥了个精光——

 

当阿尔托莉雅的双手被按在头顶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少女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阿尔托莉雅疯狂地尝试从哥布林的束缚中解脱,但是每一次她的双手眼看着就要挣脱开哥布林的压制的时候又一次被哥布林按在地上,哥布林们毫不留情地用拳击的方式洗涤着阿尔托莉雅的反抗斗志,在腹部挨了六拳之后,高傲的少女彻底丧失了反抗的力气,只是被哥布林按在地上兀自喘着气,每一次哥布林的小拳头都精准的集中一个点对阿尔托莉雅进行攻击,导致阿尔托莉雅的腹部直接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拳印,在一次又一次残酷的打击中,哥布林也不忘记摧残阿尔托莉雅身体的其他部分,它们踩在骑士王那只受伤的脚踝上一次又一次狠狠地跺着脚,每踩一次都让阿尔托莉雅发出一声悲惨至极的闷哼,阿尔托莉雅捏紧了拳头,愤怒地咒骂着:“杀了我!杀了我啊!我绝对不会忘了这份侮辱!呜!只要你们不杀了我….我早晚都会回来杀了你们!”

 

渐渐地阿尔托莉雅的小脚已经被以一个极其不自然的姿态钉进了砂砾之中,阿尔托莉雅除了疼痛之外已经无法感知到自己右脚的存在,她喘息着看着哥布林们把自己的裙装撕成碎片,然后把自己的胸罩举在半空中迎着耀眼的太阳端详,只觉得一阵晕眩,自己的呼喊声和怒骂声都被不远处的海洋削弱之后带到了永远没有尽头的远方,那荷包蛋一样可口的胸部在微风中怯懦地趴伏着,那软弱的样子与坚强的骑士王完全不符,所以也就立刻遭到了哥布林们的蹂躏——

 

哥布林们的大手就像是在给阿尔托莉雅做暴力的按摩一样在少女身上所有能游走的地方游走着,那邪恶的爪子尖锐又粗糙,对阿尔托莉雅的触摸根本不是什么爱抚,而是为了感受少女的躯体而本能的对欲望进行的倾泻,它们不会怜香惜玉,只会贪婪的执行着欲望的释放,于是,不管是掐住少女胸部的手也好,抓捏少女腹部嫩肉的手也好,在少女的大腿内侧胡乱抓挠的手也好,都未曾控制过它们的力度,少女的身体,在刚刚的战斗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在此时此刻却被哥布林摧残的遍体鳞伤,这情况让阿尔托莉雅大感屈辱,哥布林们无视了她的谩骂和挑衅,将那黑色的系带三角内裤直接扯离了少女最珍贵的耻丘。

 

“!!!”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突然在眼前发生,阿尔托莉雅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甚至没有发出任何言语来斥责,只是看着自己那支起的双腿之间,贴身衣物被粗暴的扯下来并扔到一边,迷茫中感受到了那私密部位被凉风吹拂,但不知为何,她丝毫都没有害羞,而是恶心和痛苦的感觉一直在她的脑海中交响着。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挣扎中她用来固定头发的白色发带被解开扔在一边,金黄色的柔顺长发失去了拘束如同倒入大地上的液体黄金一样铺散开,它们是自由的,可它们的主人却在此时忍受着地狱一般苦刑的序章,哥布林们叽叽喳喳的狂叫着,阿尔托莉雅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可是那些交流着的声音,怎么听都像是在对她的身体品头论足,少女苦涩地想要夹紧双腿,可是她的脚已经不敢再动,只能干巴巴地夹紧大腿,哥布林们丝毫不在意少女这微弱的抵抗,四五只哥布林跑到了少女的下半身,两只拽阿尔托莉雅的左腿,两只拽阿尔托莉雅的右腿,将那对儿纤细到哥布林用手可以轻松握住的大腿硬生生地分开,没有了武器的少女看上去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她的身体很小巧,只是双腿相当修长,于是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会让人产生“这个女孩很高挑”的感觉。

 

哥布林们依旧在蹂躏着少女的整个身体,两只哥布林拼命地吮吸着少女的左右乳头,仿佛在期望着能够得到鲜美的母乳,可是少女的身体甚至没有被任何其他男人触碰过,哪里会产生母乳呢?在哥布林粗鲁的吸吮下娇嫩如初生春樱的乳头被迫将鲜血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使得小小的乳头迎风矗立,在这样的动作中,所有哥布林都露出了兜裆布下面那根与皮肤颜色相同的生殖器官——那肮脏丑陋的棒子,绿色的,上面有着大大小小的疙瘩,不知道是肉瘤还是污垢的结晶,但当阿尔托莉雅看到这些哥布林的肉棒的时候,还是发出了惊愕的感叹——明明这些站立着连她的脸都碰不到的小怪物,却拥有着这样的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巨大肉棒,那个大小简直让人联想到婴儿的臂膀,长,粗,硬,有的还在微微上翘,哥布林们在阿尔托莉雅那被分开的双腿前你推着我,我推着你,好像都在争夺着率先插入少女身体的权力,而阿尔托莉雅也在这个时候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贞操的危机,她几十年里守身如玉,就连桂妮薇儿与她也只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即使是呼唤自己为“父王”的莫德雷德,也不过是她的姐姐摩根制造出来的她的克隆体罢了——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如同白纸一般的纯洁,虽说对男女之事有了一定的了解,可事实上这位少女连自慰的行为都未曾有过。

 

哥布林们在争抢,而阿尔托莉雅则心如死灰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些哄抢着阿尔托莉雅初夜权的哥布林,她已经完全没有了逃离的力气,全身上下都如同碎掉了一样的疼痛,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示,仍旧是和刚刚一样的冷峻和不屈,但是在心底她已经萌生了放弃挣扎的想法,她曾经听迦勒底的一些人,包括山鲁佐德等人都说过性爱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在这个情况下,已经反抗不了,莫不如享受这些事情吧——当高贵的骑士王产生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事实上她已经彻底的宣布了自己的败北。

 

当这样的想法还在阿尔托莉雅的心里酝酿着的时候,哥布林们已经争夺出了先后顺序,那一只获得了第一个插入阿尔托莉雅权力的哥布林拥有着相较于其他哥布林而言更加大的体格,也拥有着比其他哥布林更宏伟的生殖器,就当阿尔托莉雅闭着眼睛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预想着猜测着那会是怎样的感受的时候,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个即将插入自己的哥布林,突然为自己刚才所产生的愚蠢念头而感到悔恨——她居然产生了那么一丝委身于凌辱自己的敌人的想法,但是此时此刻其实无论她产生什么样的想法都已经无所谓了。

 

巨大的肉棒此时此刻已经顶在了阿尔托莉雅那紧紧闭合着,没有一丝毛发的光洁阴户之上,少女的小穴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但是在没有任何前戏滋润的情况下,那可爱的阴户只是紧紧闭合着的两瓣软肉而已,哥布林们不会因为少女是处女而格外怜惜,也不会因为少女的美丽和纤细而对少女手下留情,在这个情况下,少女即将遭遇的事情注定成为一场惨绝人寰的酷刑。

 

“不行!不行!如果你敢进来的话!我绝对绕不了——呜嗯嗯嗯嗯嗯!”阿尔托莉雅拼命地警告着,威胁着在自己双腿之间站立着的哥布林,她又一次燃烧起了逃跑的力气,但是在自己的双手被按在地上,双腿被四个哥布林分开,腰部和胸部也被不知多少只哥布林狠狠地按在地上的情况下,反抗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再加上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连夹紧双腿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目送着哥布林那布满绿色阴毛的胯部离自己的阴户越来越近——

 

“饶不了你们!我饶不了你们!我——啊啊啊啊啊!!!”

 

奋力威胁着的阿尔托莉雅,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肉穴被分开——事实上在此之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拥有着这样身体部位,哥布林那硕大的深绿色龟头已经将她的肉穴给分开,然后毫不顾忌的长驱直入了——哥布林没有着贞操观念,少女所重视的处女之身在它们的眼里完全不值一提,它们只想让自己的阴茎能够立刻进入少女身体的最深处,所以当这只大号哥布林的肉棒分开了少女那紧紧贴合在一起的肉壁时,纵使感觉到了极其强烈的干涩和相当让人窒息的压迫力的时候,丝毫没有减慢插入的速度或者爱抚一下少女身体的意思。

 

“呜…呃嗯嗯…咔啊啊啊啊….”强大的压迫力和鲜明的胀痛让阿尔托莉雅拼命地仰起头,即使哥布林按着她的身体,也不能阻止她爆发出强大的力量进行反抗,两三只哥布林眼看着就要没办法按住这个即将破身的少女,于是更多的哥布林涌了上来,最终在数量的压倒性优势下,阿尔托莉雅那苗条的身体彻底没办法再移动了,而那只在阿尔托莉雅双腿之间的哥布林丝毫没有因为骑士王少女的挣扎而被阻挠到,硕大的肉棒继续向内侧挤入着,直到整个龟头都塞进少女的身体中之后,大哥布林发出了吱吱哇哇的怪叫声,它疯狂地甩动着尖锐的舌头,恶臭的口水一滴一滴地向四面八方甩着,阿尔托莉雅惊恐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越来越兴奋的哥布林,疼痛感越来越有如实质一般袭击着少女的大脑——

 

“不行!不行!不要!停下来!停下来!”少女目眦欲裂地看着那硕大肉棒上面附着的肉瘤将自己的小腹都撑出几个让人看一眼就起鸡皮疙瘩的凸起,惊觉这根肉棒已经突破了阴道口的阻碍,还没等她发出抗议,大哥布林的肉棒就狠狠地向内部插了进去——

 

阿尔托莉雅颤抖的金色眸子映照着哥布林们那越来越近的恶心头颅,她分明地听到了肉与肉撞击而发出的响亮的“啪”一声——这个声音可能只有她听得分明清晰,而在其他哥布林眼里这只不过是享用这只雌性的咀嚼声罢了,对于高傲的骑士王而言,这个“啪”的声音谕示的正是她处女之身彻彻底底的一去不回——

 

撕裂的疼痛如同电流,如同在清水总晕开的墨汁一样蔓延到少女的脑海之中,坚强如阿尔托莉雅,也在此时此刻彻底的被这种前所未有的疼痛击溃,发出了极其凄婉的惨叫声,鲜血立刻就从处女膜被撕碎的伤口和阴道壁被划破的伤口涌出,总是阿尔托莉雅对于这场来自哥布林的强奸再不情不愿,她自己身为少女最珍视的处女之身的消散,在此时确确实实成了凌辱者与施暴者侵犯她的助力,还未等少女发出什么像样的哀嚎声,在鲜血润滑下的哥布林肉棒就本能地开始了激烈的活塞运动。

 

“好疼——裂开——快拔出——嗯嗯嗯嗯!!我绝对不原谅你们!嗯!啊啊啊!”强烈的疼痛很快就掐灭了少女所有言语上的反抗,少女被按在地上,眼中满含着热泪怒视着正在蹂躏自己的哥布林,下体随着哥布林的动作不断地被掏出鲜血,那遍体鳞伤的伤口每次都随着阿尔托莉雅由于感到下体的疼痛做出的挣扎而涌出鲜血,纤细到让人浮想联翩的双腿被哥布林们抓着,随着侵犯她的哥布林的每一次撞击,她那惨不忍睹的小脚就会轻轻地甩一下,右脚的鞋子早就在摔下来的时候坏掉,随着小脚的甩动而离开了忠心侍奉着的主人,露出的是已经被疼痛扭曲的绞成一只熟虾的黑丝小脚,哥布林们对美的事物还是有追求和占有欲的,于是它们争抢着抓住少女的小脚来摩擦自己的生殖器,可是阿尔托莉雅的这只小脚已经让她痛不欲生,此时被哥布林们争抢着给她带来的是与破瓜之痛相交叠的剧痛,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挣脱而出,少女不得不哀求着这些哥布林:“别….真的….疼…别抓….”

 

但是在言语丝毫不通的情况下少女的呼叫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海浪翻涌着,海岸上的少女依旧被哥布林按在身下驰骋,在这场让所有人都不忍直视的强奸中,阿尔托莉雅只感受到了让她濒临疯狂的疼痛,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疼痛,让她有一种想要立刻死去来寻求解脱的想法,但是她无法解脱也不能解脱,哥布林们奋力地在她身上索取,那只哥布林仍旧在操干着可怜的骑士少女,少女的丝袜被粗野的动作扯出了一道一道的裂口,身上满是伤痕,那被哥布林啃咬到鲜血淋漓的乳头,随着哥布林一次一次的动作上下跳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女那愤恨瞪着哥布林的视线也没那么坚定,她几乎被疼痛给撕碎了,她感觉自己阴道内那原本完整干净的嫩肉已经被哥布林那满是肉质结节的肉棒给绞烂掉了,哥布林抓着少女的纤腰,用尖锐的手指抠挖着少女的肚脐,将鲜血从少女的肚脐中翻搅出来,而这也更加剧了少女所感受到的痛苦,她满心期望着有一个人——御主也好梅林也罢——能够找到她并解救她,随着抽插的动作一次比一次激烈,连这样的想法也熄灭,她现在只想让这一切快点结束。

 

所以当哥布林把浓厚的肮脏精液射精她的身体的时候,她甚至发出了解脱的叹息,肉棒终于离开了她那饱受折磨的阴道,而还未等她做出什么动作,第二根肉棒就插了进来——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不要….疼啊!疼!!”阿尔托莉雅拼命地哀嚎着,上一个哥布林的精液让这一只哥布林的插入更加的顺畅,但以不同角度剐蹭少女阴道壁内部伤口的动作也给了少女全新的折磨,阿尔托莉雅的阴道疯狂地痉挛着,仿佛要把那根侵犯者的阴茎给推出体外,但是这样的动作反而加剧了下体的疼痛,右脚已经完全麻木,少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连疼痛的感觉也消弭于无形之中,只剩下下体那撕裂的痛苦如此鲜明地向阿尔托莉雅宣示着那象征女性生殖的器官的存在。

 

一次一次地插入剥夺了少女本就所剩不多的体力,少女的身体在一次一次地抽插中崩溃,最终那原本满是恨意怒视着每个哥布林的金色双眼也失去了光彩,一个哥布林射出,另一个哥布林马上补上空缺,哥布林们用小刀捅着少女的身体,期待着少女能够给出一点不同的反应,而阿尔托莉雅也确实如了它们的愿,最终少女的乳头被哥布林掐捏的一片青紫,全身都留下的拳击的痕迹,但是最后少女好像连这些虐待都已经免疫了,除了发出有气无力的喘息之外发不出别的声音。

 

于是哥布林们——不知道是轮奸阿尔托莉雅的第几十位——总之它看了看阿尔托莉雅那已经满是鲜血和精液,红肿到无法闭合的小穴,不满的皱了皱眉,然后将已经不发声的少女翻了个身,巨大的肉棒猛地钻进了少女那从未有哥布林碰过的菊花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昏迷的少女突然像活过来了似的发出了不似人的撕心裂肺的哀嚎,这么漫长的折磨下少女身上可以流的血已经少之又少,但当稚嫩的菊花被插入的一瞬间,鲜红的血液依旧以夺目的绚烂爬满了少女那娇艳的臀部和过膝袜之上那雪白的大腿,哥布林们从山上找到了少女那被Alter力染黑的圣剑,将剑柄插进了少女的阴道之中,就这样以恶趣味,一边干着少女那脆弱的肠道,一边以圣剑的剑柄玩弄少女支离破碎的阴道,圣剑是纯黑色的,而精液又是白浊的,沿着剑柄流下的精液如此的刺目,让人想到今天的阳光。

 

阿尔托莉雅仍旧在承受着哥布林的玩弄,天空已经在黑掉之后又一次转亮,这片海滩正对着东方,阿尔托莉雅迷迷糊糊的看到太阳从海上升起,刚刚她在纯黑的环境下承受哥布林的抽插,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肉棒在身体里不断进出的感觉是如此的明显,也只有哥布林恶心的气味与下流的声音不断钻进她的耳朵和鼻子,少女的血已然快要流干,她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从海岸中慢慢升起的金轮,但是一切都成了奢望,她伸出去的手很快被哥布林抓住而用来为哥布林进行手交,哥布林用尽了所有玩法,最终阿尔托莉雅,这位曾经无比骄傲耀眼的骑士王,连承受粗鲁的肛交都不会再发出声音,哥布林们玩弄着她披散的长发,用她的长发自慰,用她的口,手,膝盖,腋下,脚,都是放过了自己的罪恶,最终这种单纯的交配都不能刺激阿尔托莉雅发出淫叫了,它们开始尝试用两根肉棒塞进少女的小穴之中,于是晚期的轮奸变成了两个哥布林为一组同时侵犯少女的阴道,少女悲哀的回忆着最近的岁月,首先想到的居然是烤薄饼——她的意识之中弥漫出了一片金色的光芒,往昔的岁月交织在她的脑海之中,英灵少女的阴道在被第十二组哥布林插进来的时候彻底因为承受不住而裂开,造成了规模恐怖的大出血——

 

哥布林们惊讶的看着金色的光芒笼罩着这个已经被它们彻底玩坏的少女的身体,那金色的光芒在笼罩住这个可怜少女的下一刻,少女的身体就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分解,分解成在这黎明前的死黑中闪烁发光的金色粉尘,少女的肉身彻底死去,在太阳完全挣脱海平面的束缚之时回到了英灵殿,哥布林们——四处寻找着属于它们的玩具,以为她用什么方式脱身了,但找遍了整个海滩都找不到,最后只是发出狰狞的笑声宣布作罢,回到了巢穴中,重新回归属于它们的丑陋的,肮脏的日常之中。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