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一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一章 转生

呐,你相信世界上有神吗?
梦中一位少女对我问道,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意识已经回归身体,醒了过来。


五感开始激活,心脏开始跳动,血液开始流通,体温也在渐渐升高,与此同时外界的信息开始传入脑中。没有力气睁开的,耳朵也是嗡嗡作响,只能凭借触觉感知外界。


手动了一下「这是,液体?好凉!」


只能感觉到自己好像躺在液体中,不过液体很浅,我能明显感觉到屁股是接触到地面的,股间还有一些泥侵入,凉嗖嗖的。四周一阵阵泥土的芳香传入我鼻,是野外的味道。


虽然不知道在哪,但我可以肯定,这里应该是野外的某个河边或者湖边,手想撑着地面起来,奈何体力实在是没有恢复,上身刚刚离开地面不过尚浸泡在水中,手一滑又继续躺下了。眼都没力气睁开,手哪来的力气呢。只能慢慢等体力恢复,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呐,你相信世界上有神吗?


又是这句话在我脑海中响起,但我记忆有点模糊,记不清自己是谁,为什么会躺在水里,为什么会体力不支。我无法回答。


突然感觉有什么滑滑的东西在我股间,是什么呢?


随着体力恢复,记忆也一点一点恢复了,之前的我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孩,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脑子里开始冒出一些记忆,是属于“我”的记忆。


原来我在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这个地方现在正在被魔界入侵,地球上有很多魔界深渊的出口,出口周围会建一些城池,作为魔界入侵的前线,魔界主要分为魔兽和魔族,魔兽擅长体术,具有一定的魔力,但智力尚低,很动物一样,只会吃人和抓人。而魔族属于智慧种族,擅长魔力的应用,譬如魔法。


而地球是科技文明,科技并不是很强,面对魔界的入侵,战况基本上是一边倒,因为魔兽并不怕一些传统的枪支弹药。


在地球面对魔界入侵束手无策的时候,启动了核武器,虽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武器,但据说威力很大,将魔界的据点毁灭一个又一个,但有一天,地球的核弹突然用不了了,魔界对地球进行疯狂的报复,抓走了很多人。据说男的会被吃掉,女的就会被抓走,再也见不到了。


这是我脑子里冒出的一些记忆,原来这里是这样一个世界,地球么,很不错的一个地方。


我虽然用这个身体,记忆也很模糊,但似乎只是失忆,而这些冒出来的记忆,只是这个身体生前的记忆,我能感觉到我本不属于这个身体。


“咿呀”的一声,打断了我的回忆和思考。那个滑滑的东西找到了我股间的某个洞洞,头钻了进去,身体和尾巴还在外面,不停的拍打股间两边的娇嫩,不知道滑滑的东西是想要钻进去还是抽出身子来。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手试着握一下,已经有力气了,试着撑一下全是泥的地面,让上身先立起来,然后睁开眼,黎明的日光射入我的眼瞳,虽不是很强烈,但一直处于黑暗中的眼睛突然遇到光线直射果然还是会有不适,眼睛被刺激的泪珠直落,伸手擦一下眼珠,眼睛渐渐适应了这个亮度,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片小湖泊,而我正在这个湖泊的岸边。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东西时候的,喂!看下面。


身体不断这样暗示着,这才反应过来,一看下面,一条手指粗的泥鳅正在使劲拍打着我的下体,我慢慢站起来,由于已经没有水了,泥鳅拍打的声音变成了啪啪啪的声响,很是邪恶。啊嘞?这才意识到我现在已经成了女生!?我为什么会这样想?难道我以前是男的,然后转生到这个身体上?我的脑子里开始涌入一些本不属于这个身体的意识和记忆。看来是转生没错了,阴差阳错的转生到了这个身体上。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能感觉到我的下体渐渐越来越热,看来这是女生身体的本能反应,脑子渐渐空白。


不行!得赶紧把这东西弄出去,我的手试图抓着住泥鳅的尾巴,但很难抓住,我观察了一下泥鳅的摆尾频率(亏我还能镇定的想办法),眼疾手快,唰的一下,很快啊,直接抓住了尾巴,由于泥鳅身子粗尾巴细,用了一握,直接把泥鳅往里面挤了进去。本来只有头进去的泥鳅,现在连身子也进去了一些,不过泥鳅在里面似乎碰到了壁障,无法再进入了,看来就是我的处女膜了,还好有此膜在,不然泥鳅就长驱直入了,想想就可啪。


我这才好好的看了下自己的身体,两腿之间早已绯红一片,就是这该死的泥鳅。而下半身的裤子和内裤不翼而飞,上半身也只有左半身能卖勉强盖住,由半身的袖子和右乳则裸露在外,我顺了一下刘海,原来我是一头银发,很稀有的发色呢。但——怎么办QAQ,我快要急哭了,因为这玩意儿一直在我股间动着,泥鳅身上还有一些泥巴,身子虽然不能进去,但旁边的泥巴却是在一点一点的进入,我赶紧把股间其他地方的泥巴用水洗掉。然后又抓了几下,果然还是抓不住,算了,只能带着这玩意儿一起走了,不过有这玩意儿在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我试着将腿并拢,然后以X型腿的步伐走路,刚刚并拢,泥鳅虽然不能左右摇摆了,但也没有闲着,变成了前后摇摆。


突然感觉全身像被电击一样,全身一颤,差点直接摔倒在地,然后第二下第三下,我赶紧张开腿,变成O型,但这感觉还是没停,我赶紧手捂着下体,让泥鳅无法摆动,只能在我的手心乱窜。原来泥鳅前后摆动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小豆豆,真是敏感的身体呢。


我现在动都不敢动,但这样也不是办法,我试着放开手,娇躯一顿,似被电击。赶紧捂住,然后又试探性的放开手。


「这死泥鳅,一直前后摇摆」


终于经过数次尝试后,泥鳅变成了左右摇摆,真是个智力低下的动物呢。但我还是保持O型腿走路,生怕又冒犯到泥鳅,这大哥脾气暴躁的很。但要弄出去还得再想办法。
正当我我一筹莫展时,咯咯咯的声音响起,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只野鸡,真是天助我也。野鸡应该是可以吃泥鳅的吧,看着这鸡还挺大的,鸡喙完全能吞下我下面这位暴躁老哥。
我试着唤这只鸡,不对虽然不知道是鸡姐还是鸡哥,总之就叫鸡哥吧。


「咯咯咯,鸡哥鸡哥快过来,这里有好吃的」我做了个唤它过来的手势,然后又指了指我的下体。鸡哥顺着我的手指往下看,看到了我下体的那位暴躁老哥,似乎懂了我的意思。真不愧是鸡哥,真懂我。


我试着坐在地上,双腿M张开,红着脸,像是在迎接什么的到来一样,我都不敢想象我现在的样子。


不过也无所谓了,现在紧急时刻不是讲究的时候。鸡哥先是在我坐下来的时候后退了几部,然后又慢慢的靠近我,确认我没什么危险后,两眼放光的走过来。


要开始了!我闭上眼,啄第一下,歪了,啄到我的菊花了,啄一下的冲击力还挺大,菊花一紧,第二次啄,突然电击般的感觉同时伴随着痛感袭来,随着一声尖叫,然后全身一挺,竟是妹汁顺着泥鳅的身子滴落,我竟然被鸡哥弄的有感觉了。


随着我身子一颤动,吓鸡哥赶紧扇翅膀后退。原来鸡哥啄到了我的小豆豆,我哭笑不得,但又骂不得,生怕鸡哥跑了,只能心里暗暗吐槽「我说鸡哥,咱能不能对准点」,终于,在又啄几次后,啄中了泥鳅的尾巴,往后后一拉,没有拉出来,鸡哥又往里面一推,就这样一抽一推,像极了某活塞运动,泥鳅的黏膜刺激着我里面的嫩肉,虽然每次活塞运动的深度只有厘米不到,但这敏感的身体也能产生快感,竟然渴望着这个过程能一直持续到高潮为止。但鸡哥不给面子,随着“啵”的一声,泥鳅随着泥巴与妹汁一起抽出,暴躁的泥鳅也是停止挣扎,被鸡哥一口咽下,虽然很可怜,但我此时无法生出一点怜悯之心,甚至想说「臭弟弟,走好」。


鸡哥好像意犹未尽,顶着我下面看了看,一看很多泥巴一脸嫌弃的摆摆头,然后又抬头看我上身,目光集中在我的某个点位一动不动,我顺着它的视线看过来,看到了我右边裸露出来的小兔子,准确说是因为刚刚有感觉而立起来的小樱桃,「喂,鸡哥你想干嘛,这要不得」,虽然鸡哥听不懂,但我也顾不得的说出声。


鸡哥头伸过来左摇右晃,但眼珠始终顶着我的小樱桃,像是被超级瞄准瞄着一样,我想用手去挡住小兔子,但又怕惹得鸡哥不高兴,故没有动。


鸡头越来越近,我身体也越来越往后仰,几乎碰到地了,鸡哥一觉踩到我的下体,似乎没有一点怜惜,然后头凑过来,对着小樱桃狠狠一啄。


“啊”的一声,小樱桃也是敏感部位,而这啄的还很用力,差点让我痉挛。鸡哥发现这么用力都没啄走,又试了几下,发现原来这个樱桃是啄不走的,然后狠狠在我下体留下几个鸡爪的泥巴印才“咯咯咯”地叫着走开去,似乎很少气愤不满。


它走了此地只留下了正在高潮的我,好一会了才缓过来,看了看脏脏的下体,全是泥巴,又想起了鸡哥那嫌弃的眼神,但这既然是我的身体,要是连我自己都嫌弃了……既来之则安之。


我又回到了湖边,用水清洗了一下下体,脏兮兮的下体立马洁白如初,准确说是白里透红,但我记得还有一些泥巴进到里面去了,我自己的剥开扇贝,露出里面的粉嫩,真是个绝美的器官,虽然我记忆还没恢复,但我知道我以前肯定是个男的,看着这绝美了器官发出傻笑,嘴角还流着哈喇子。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我竟然馋我自己的身体。


扇贝里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里面有两个小小的洞洞,上面的洞洞是尿尿的,下面这个洞洞应该是……我本身的记忆没有恢复完全,没有关于下面这个洞洞的信息,但根据这个女孩儿生前的信息得知,这个洞洞是用来圣纹觉醒的,而且里面还会流出圣水。


原来妹汁就是圣水么,有意思的叫法。


看来记忆没有恢复之前,只能凭借这个女孩儿的记忆来认知这个世界了。


我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插进去,明明已经很小心翼翼了,这个敏感的身体还是一震,强忍着快感,慢慢深入,直到遇到屏障,然后搅动一下小穴里面的泥巴,使之集中,仅仅是简单的动作,小穴里面已经是洪水泛滥,不过也恰好可以清洗一下膣内,简单的集中后,稍微弯下手指形成钩状,将里面的泥沙都带出来。经过几次后小穴也清理的差不多了,虽然中途也高潮了。


完事后,嗦了一下手指,甜甜的,我突发奇想。这具身体的柔韧性非常不错,躺在地上,双腿架在肩上,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嘴接触到小穴,双手腾出来,剥开两瓣嫩肉,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到自己的小穴,闻起来香香的,像是苹果的清香,试着舔一下,甜甜的汁液和苹果汁的味道一模一样,酸甜可口,要不是自己的小穴,都想当做苹果一口咬下去了,随着舔舐,身体渐渐有了感觉,小洞里潺潺流出汁液,樱桃小嘴对着汁水吮吸一口,香甜的汁液涌入口中,细细品尝这美味的苹果汁。原来女孩子的身体全是都是香甜的。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腿以及肚子,白皙白皙的,手指的皮肤也是起了褶皱,看来是在水里泡了很久,身体才会这样泛白,当然除了下体是红红的一片。


脱掉脏兮兮的上衣,在水里揉搓了几把。洗完后没有急忙穿上,而是在河边站着……发呆?其实我在通过倒影欣赏自己的身体!水中那道倒立的倩影正是本人,银丝秀发纤长及腰,绝美的七彩瞳色透露着不凡,而白白的可爱脸蛋上多了几分绯红,在其之下,樱桃小嘴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两半若隐若现,构成一幅绝美的面孔,不禁想让人好生怜惜。随着时光慢慢流逝,我的皮肤也不再是白皙,而是光滑透红,娇小的倩影上首先就是盈盈一握的小白兔在我胸前屹立,不过轻轻一弹掀不起任何波澜,两棵红红的小樱桃早已立起,似在等待采摘,水渍从小白兔上划过聚集在小樱桃上,蓄力以待。


同时也有水渍向下划过我的小蛮腰有的经过肚脐陷落进去,有的则避开肚脐到达腹部,进入“V”字形的细缝,到达神秘地带,“V”字底部从水中的倒影看去,那是一个“ω”形状的特殊地带,水渍划过两瓣光滑白皙的嫩肉,聚集在那两瓣嫩肉的凹槽中和某种奇怪的液体混合,渐渐的现成一滴液体,拉出长丝向下滴落,同时小樱桃上的水渍也随之滴落,寂静幽暗的黎明中,万物复苏,“duang”的两声,在这寂静的黎明中略显悦耳。波纹在平滑如镜的水面上荡漾而开,而我的倩影也随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而变得若隐若现、似真似幻,一阵微风吹过,秀发银丝乱舞,我伸手顺一下刘海,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做。。


体力恢复后,也该着手开始离开这里的事了,根据女孩儿的记忆,我叫『莉莉娅』,这里是不列颠圣树的管辖区域,名为不列颠圣国。坐落在地球西半球的某个岛上,岛还挺大的。也正因为是岛国,在魔界之战中更容易存活,岛的东边是一块大陆,名为亚欧大陆,似乎很多地方已经沦为魔界的地盘,但是没有圣树庇佑的地方,基本上在魔界的攻坚下不堪一击,而在亚欧大陆东南部,有一世界树,要说世界树有多高,据说比地球最高峰还要高得多,而其发达的根系更是延伸几百万平方公里,几乎覆盖了整个大陆的东南部,因为世界树即使根系发达,也还是不足以覆盖整个地球,而地球的每个地方都有人类,所以只能在人多的地方播下圣树种,长成圣树。


圣树长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的刚开始,世界树会利用神力使一条树根跨越数万里到达圣树根下,提供部分圣树生长的圣力,而大部分圣力还是由人来提供,圣树刚开始播种的时候会疯狂生长,但其体积对应广袤的大陆来说还是不值一提,故庇护的范围着实有限,所以刚开始圣树周围的城市很小,人也很集中,城市里基本上都是高楼大厦,以满足过度超标的人口数量。


但人如果太少,就无法提供足够的圣力,无法满足圣树的生长条件,有很多圣树因为圣力供应长期不足而被世界树放弃,转而只能用『神根』来庇佑人类,但神根的庇佑范围要小得多,无法形成大国,最多只能形成大城市,或是一个小国,这样神根外围的居民由于庇佑不到,不得不背井离乡。而不愿离乡的人也只能另寻他法,继续生存下去。


神根内部是有通道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这是世界树一开始想好的,世界树粗大的根须里面是中空的,可以容纳多辆列车通行这也是各圣树神根之间彼此连接的唯一方法,因为距离太远,即使是传送阵也做不到如此远距离的输送。


这些都是这个女孩儿从历史书上学到的。没想到这女孩儿懂得挺多,肯定是个学霸。
但她为何会死于湖泊中?


我继续搜索她的记忆,原来这女孩儿跳水了!!理由竟是拒绝魔力觉醒仪式。准确说是拒绝激活魔力的器具。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这是一个魔导器,魔导器由两部分组成,一边是把椅子,只要人坐上去,双臂就会被椅子上类似安全带的金属带固定住,双腿则会被夹住,然后拉直双腿,慢慢向两边的斜向上方向打开,双腿拉成一个“V”字,然后腹部也有一个金属的拘束带固定住,至此一点也动不了,而股间也是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而股间的正对面是机器的另一部分,是一个立方体的器具,器具之上是一根狰狞的金属棒,正对着股间的某个穴,棒上有一些凸起估计是为了增大摩擦力,棒整体是个类似鸡蛋的椭圆体,棒体有鸡蛋粗,棒中间有一个小孔,棒体的另一段这是连接着一个容器,容器里装满了新鲜的白浊液体,据说是精液。


棒体首先会涂满某种润滑的油,然后自动寻找孔洞,例行蹭两下,然后猛的顶入不管洞原本是多小,都会强行顶入,顶入后算是进入了下一段程序——抽送,抽送的程序有很多种,由轻到重分别是『慢轻,慢轻,慢轻——』『慢轻,慢轻,慢轻,慢重——』,『慢轻,慢重——』,然后速度会越来越快,一轮之后会注入精液,然后会进入下一段程序,这根狰狞的金属棒下面又出来了一根,会对准菊花顶入,重复着上一段蜜穴棒的程序,而蜜穴棒则启动旋转功能,刚开始也是转得很慢,然后慢慢变快,随后菊穴棒也会旋转,每半小时注入一次精液。座椅上则有几排数字,机械持续运作时间、注入精液次数、高潮次数、心率波动数、子宫的张力等数值。而决定性的数值是子宫张力和心率,如果心率停止,两根金属棒则会通电,待到心率恢复后还是会继续通电,不过电力小很多,只有能让人保持清醒的程度。而如果昏厥过去,并且电击无法让其清醒,则直接让精液注满,跳过抽送的过程。


除此之外,子宫张力则是决定机械停止注入精液的关键,注入菊穴的精液基本上只能算是让人更兴奋,而起不到什么作用,对觉醒魔力的人来说只能是浪费,而注入蜜穴的精液则是直接进入子宫,储存起来。


因为女孩儿在破处的一瞬间,子宫口就会加入一个单向魔法阵,只要产生圣水,魔法阵就会启动,任何东西只能进入子宫,不能出去,如果某个东西只是进入了一半则无法拔出,如果强行拔出只会把子宫口拉出来,到时候送进去又很麻烦。拔出来的办法也是有很多,只要没有圣水了,魔法阵就会熄灭,东西就可以趁机拔出来了,因为圣水有固定值,只需要计算出对应固定值的魔法,或是连续释放倍数对应值的魔法,就可以让圣水归零,然后一瞬间拔出插入子宫的东西这样的方法算一个。当然这个魔法阵也可以破解或是摧毁,然后从子宫中取出,但需要有圣纹等级高的从中帮助就是了,很麻烦。


这是魔力初次觉醒的大忌,千万不能插入到子宫里面去,如果周围没有高阶圣纹者,虽然等圣水消失了,魔法阵就会消失,但子宫处于亢奋状态,会源源不断的产生圣水,把握好这个拔出的时机也是很重要的。


储存起来的精液会被子宫一点点变成圣水,但由于圣水没有消耗,所以子宫里的东西并没有变少,而是随着精液的注入不断增多,如果子宫满了,则开始挤压子宫壁,子宫壁的韧性还不错,当张力到达极限时,机器不会再注入精液,而是继续抽送,等待精液全部变成圣水后,子宫会对圣水进行浓缩,浓缩后的神圣会反过来影响子宫,使子宫只产生浓缩后的圣水,而每个子宫的浓缩程度有限,等到无法浓缩后,这时就会得到一个值,叫『子宫开发度』。子宫又会慢慢积累圣水,子宫会继续产生张力,等到这个张力临近极限时,机器会停止抽送。进入下一段程序。


菊穴的金属棒继续插着,蜜穴的金属棒则抽出,换出一根更粗的棒子,会在之前的基础上直径增大0.5厘米,直到下一次插不进去后,会换上细0.1厘米的棒子,直到能插入为止,得到一个极限扩张的数值。机器会根据高潮次数,子宫内精液的体积以及浓度,计算出一个值,这个值叫做潜力值,又称为天赋,然后根据潜力值在什么区间得到什么样的圣纹。


圣纹等级有六大阶,分别为:绿纹,蓝纹,紫纹,红纹,银纹,金纹


圣水的转换魔力效率分别是 1:1,1:10,1:100,1:1000,1:10000,1:100000 当然每个品阶的圣纹之间也有小等阶,小等阶共10级,每级效率的提升为20%,升到10阶后就可以着手突破到下个等阶,除了这些圣纹之外,还有一些废纹,废纹是以前魔纹转圣纹转化不完全,导致圣纹的样子不一样,发挥出来的威能也大大降低,这类一般都是遗传的,还有觉醒的不完全,比如年龄没到八岁强行觉醒仪式,比如插入的时候直接昏厥,电都电不醒的,或是仪式过程中被迫停止的都有可能觉醒不完全变成废纹。


大部分人初次觉醒都是绿纹一阶到十阶圣纹,天生蓝纹的很少,紫纹更是历史上只有个别,而天生金纹只有初代圣女。


初始圣纹的计算公式很简单就是子宫容积×圣水浓度×高潮次数得到的数值就是决定圣纹的等级。
蜜穴精液注射一次大约20ml,而一般女孩儿的子宫容积大约100ml就满了,但算上张力可能扩张到500ml,也就是说每个人的机械运作时间取决于子宫大小和子宫张力大小,同龄之间子宫越大越占优势,因为子宫大则说明能储存的圣水越多,魔力自然也就越强。


同体积下如果圣水浓度越高则转换魔力的效率越高。高潮次数越多,则说明产生圣水的速度越快,决定魔力的回复速度。


而蜜穴扩张程度是后续人类加上去的,其实和圣纹没有关系,这个主要用于魔导科技。魔导机甲铠甲等等都是通过圣水直接产生魔力。当然圣水也可以直接储存在机甲内,但由于圣水如果没有特定的储存条件,浓度会不停下降,最终变成普通的水,没有任何作用。所以基本上机甲都是电力启动,持续的魔力供应还是要靠子宫产生的圣水。


譬如魔导机甲,机甲内部人是骑着的,骑上去后,机器会识别驾驶者,并扫描驾驶者的信息,匹配出相应的魔导棒粗细,魔导棒越粗,魔导棒里面的圣水吸收管就越多,魔导棒会直接破解子宫口的单通魔法阵,让圣水可以被吸收出来。而机甲一般是即取即用,机甲内部不适宜储存圣水,这也就导致了圣水的取用速度决定机甲能发挥出的魔力,所以魔导棒越粗,机甲的爆发力就越强。机甲的圣水:魔力转换比是1:1的,也就是说相当于绿纹。


魔导机甲的出现也让一些拥有所谓的废纹的人也有了用武之地。这些就是极限扩张大小的作用,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女孩儿记忆里可没有这些。


从女孩儿的记忆中只感觉到了对这个名为『未来之光』的机器的恐惧,当然这也是大多女孩儿的梦魇,只有贵族和一些从小经过磨砺的人才能坚持到最后,很多人还没坚持多久就昏厥过去了。


但觉醒后,这些女孩儿就会被称为高贵的圣斗师。毕竟这些能力主要是用于战斗的。


看来这个女孩儿是被这个机器吓到了,宁愿死,也不想去体验觉醒仪式的感觉。


其实还有一种传统的觉醒方法,那就是和人结合,和人结合就是另一套计算公式了,科学家到现在还没摸清是这么计算的。但有个值很关键,那就是男人的阳精,阳精指的是男人第一次结合时,破除元阳,产生的精液称为『阳精』,阳精也有个浓度,而这个浓度被子宫吸收后变成了圣水就直接是相应浓度的圣水,省去了子宫浓缩的过程,而男人阳精的浓度也取决于他生母的卵巢的魔力值。所以与有阳精的男孩儿结合的方式觉醒的方法能减少废纹的产生概率。


男孩儿的阳精很珍贵,可以出卖,但价格让很多人望而止步,而这个女孩儿所在的家庭承受不起这样的价格。女孩儿长相非常好看,倾国倾城,但奈何身价和相貌不匹配,倒是有几个贵族看上了这个女孩儿,如果女孩儿嫁过去,就会享受到在贵族阳精的胯下觉醒魔力。女孩儿两边都不愿意,迫于家人的逼迫,情急之下跳水自尽了。真是浪费了这绝美的身体和脸型。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被家人逼得自尽,真是悲哀。似乎家里还有两位双胞胎妹妹?


不过我倒是废物利用了,既然她已经逝去,那我便继承这具身体了。


我在湖边散步。


由于我的处女尚在,故没有觉醒魔力,产生的妹汁还不算圣水,但同样具有魔力,需要经过一定的提纯才能被称为圣水。没有单通魔法阵当然也可以流出来。


魔纹的觉醒时间段一般都是髻年到金钗之年之间,如果错过金钗之年觉醒,就再也无法觉醒了,我不知道这身体有没有超过金钗之年,我仔细搜索了一下女孩的记忆,确定生日是在冬季,而现在肯定是在夏季,女孩死了很久,但身体没有腐烂,不可能超过一年吧,而死因是因为被父母逼着觉醒,也就是说是在魔力觉醒时间段自尽的,那么可以确定,这身体并没有超过金钗之年。也就是说尚在魔力觉醒时间段内。


不然我专程来到这个世界,却降临在一个没有任何魔力的凡人身上,和直接死了有啥区别。还好还好,心里这样盘算着。


前方是一片竹林,有些竹子被砍伐,留下了一根根桩在地面,旁边还有一把废弃的弯刀,我去取来这把刀,毕竟在野外拿把刀也可以做做工具啥的这样想着,拿到刀后试着挥两下,结果脚下被一个石子扎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直接大小便失禁,黄黄的液体喷涌而出,后面只能拉出一些水,同时也伴随着剧痛,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东西了,渐渐的昏厥过去。如果有人看到后会吓一跳。银发女孩上身衣物破烂,下身没有裤子,屁股下面赫然插着一根3厘米粗的竹桩,腿如青蛙一样弓着,身体向前趴着,两眼翻白,吐着白沫。


回到我这边,我在昏厥过去后,脑子里多了很多记忆,就是我之前想不起来的记忆。
呐,你相信世界上有神吗?


又是这句话,而这时我的记忆已经恢复,“老子是魔王,才不信什么神,要说有神,我就是神。”这是我的回答。


记忆觉醒后,我终于知道我是谁了,老子是魔王。


魔界入侵的始作俑者,魔界最终掌权者,为了对付世界树才降临两道分魂来到地球,因为世界树让地球自成一界,而我降临地球就要对抗界面压力,在界面压力下,我估计大概可能应该打不过世界树,所以直接将我的力量封印在两道分魂中,分魂在会随机附在一男一女身上,同时魔血也会被封印在魔魂中,由于我的魔血拥有巨大魔力和规则,无法直接降临在地球所在界面的规则中,所以也需要将魔血分解为能量,然后再将能量对半分,生成相应的正反物质,这里的正反物质是相互正反物质,如果相对其他的物质则都为正,再由正反物质分别生成正反魔血,正反魔血在创造的时候处于纠缠态,两者可以跨越时空进行相互感应,并能传递信息,变成地球的规则下的所谓物质,封印在魔魂之中。随着魔力觉醒,由我的魔魂主导觉醒魔血。但魔血两人一人只能产生一半,需要两者分别完全觉醒,随后男的将魔血集中在睾丸,女的将魔血集中在子宫,结合,碰撞,湮灭,变成能量,生成完整魔血,同时由魔血主导产生最高级别的魔纹,并且子宫开发到极致,这样在世界树的界面,我就是最强的,但能不能挑战世界树就不一定了,毕竟如果用出我的魔王之力,之后被界面压制。所以我才会先派这些魔族和魔兽进攻,以魔气对抗界面之力,待到魔气足够多时,我自然就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的力量了。而我进入世界树是相当于从内部瓦解掉,内外兼攻,最终完成我魔界入侵的大计。


这才醒了过来,看着下体一片血红,还夹杂着尿液,而洞穴上插着的赫然是一根竹桩,可恶,我堂堂魔王,竟然会被区区竹桩弄晕过去,看我的魔法,啊嘞,忘了这个身体还没觉醒魔力。
不对,我下面这根竹桩确实插了进去,处女膜也破了,看了看我的腹部,产生了圣纹。不过是黑色的。黑色的?


我回忆着圣纹的品阶,圣纹分为绿纹、蓝纹、紫纹、红纹、银纹、金纹。而黑色是个什么鬼。我想试一试魔法,竟然没有达到1:1转化,难道是废纹吗?顿时崩溃了。


算了不管这个了,我打算起身,没想到速度一快,下体一凉,直接把我子宫口拉出了体外,我TM是倒的什么霉,先是泥鳅,又是鸡哥,又是竹桩,可能我是混的最惨的魔王了吧。


子宫被拉出体外,我清楚的看到这个斜口竹桩的前端完全插入我带血的子宫,竹桩有三节,连接处稍粗,可能是这个把我蜜穴划伤了,而且我之前没经过湿润,摩擦力够大。而且子宫口有一个魔法阵卡住了竹桩,可恶。


我想用个魔法,把圣水都用掉,没想到这个圣纹太次,连放个最简单的魔法都要到一半子宫容积的圣水的体积。难不成我得靠这个竹桩不断的高潮产生圣水?我才不干!


摸了摸手上弯刀,对着竹桩就是一刀,巨大的冲击力让我头皮发麻,草率了,竹桩下段的支撑力不足,弯刀撞击竹桩的力自然传到了子宫上。然后仔细想了想,还是锯开比较好,但我现在这样蹲着马步,只锯竹桩上端的话震动太大,子宫受不鸟,而且事后无法把子宫口在塞回去,然后我对着竹桩慢慢把子宫送进去,由于已经不会有圣水流出,全程还是没有湿润,竹节摩擦着我的蜜穴嫩肉,竟让我产生了快感,拿着弯刀靠近竹根慢慢锯,中途高潮了几次,终于是锯断了,锯的过程中竹桩不断的震动我的蜜穴,又刮出不少伤口,如果我再把竹桩从蜜穴里抽出来,可以看到整个竹桩都是血红色的。


我站起来,竹桩没想到还挺重的,靠着重量,把我的子宫口又下拉了一部分,露出了大约两厘米的血红的竹体,而我的下体还在不断的滴血,这可如何是好,看了看我脏兮兮的衣服,脱了下来,去湖边洗了一下,然后揉成一团,全塞进下体,塞进去一下又掉出来,我直接拿着刀柄对着衣团一戳,没想到把竹桩又顶入子宫一些,直接碰到了我的子宫上壁,但也没办法,衣团总算不会掉下来了,血也没有再滴下来了。到此也算是一丝不挂了,洗掉下体多余的血,继续开始行走。


我是魔王的分魂,赋予了一个天赋魔法,时间魔法。另一个分魂这是空间魔法。


时间魔法可以随意控制周围的时间,比如时间减速或是加速,甚至是静止。当使用时间魔法后,我就相当于脱离这个界面,从这界面挖出一个空间,成为独立个体,让这个独立空间的时间和界面时间不同,等到魔法结束,两者再融合,成为完整界面,这就是时间魔法。而我目前的魔力无法使整个界面的时间改变,但使我脱离界面,改变自己空间的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而时间的相对实际上是一主观的感受,比如我对自己空间的时间加速,这是以整个界面为相对条件,界面的时间为基准我的时间变快,但反过来,以我的时间为基准,相当于外界的时间变慢,而我是这个空间内时间的观察者,外界的一秒是铯133原子基态的两个超精细能阶间跃迁对应辐射的9,192,631,770个周期的持续时间,而时间加速魔法并不会让这个辐射周期变多,只是让每个周期变短而已,我感受到的一秒还是那一秒,我感知的时间当然要以我的时间为基准,也就是说,我使用时间加速魔法,实际上就是外界的时间减速魔法。当我的时间加速到极致,外界就是静止的。


圣水的本质是物资,魔力的本质是能量,人类研究出了一个很厉害的方程,质能方程,也就是说将圣水完全转化成魔力时,将会产生巨大的能量。而这个能量可以扭转空间和时间,这两个能力也是我受到人类原子弹的启发后,创立的魔法,具有百分之百的质能转换效率,氢弹的质能转换效率也才0.7%,原子弹的转换效率更是只有氢弹的四分之一,这么高的能量他们却用来烧水,真是可笑。
他们人类改造后的所谓圣纹的质能转换率远远不足原子弹,但也比什么煤炭燃烧的效率搞得多,就是这该死的圣纹,让我的魔界子民吃尽苦头。


边走路边想着,越想越气,但我目前什么也做不了。下体插着东西走路真不舒服,而且有点失血过多,眼前有点发黑。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