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cubus Quest 魅魔淫乱传说》第十二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2章,专题:Succubus Quest 魅魔淫乱传说

第十二章:精与血

“呵!终于醒了吗?”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打破了我的睡眠,我的脑袋很沉很重,我记得我之前是睡在酒店房间的床上,但我肯定我现在不在酒店里。

 

我稍微清醒了一点,用手擦了一下眼睛,一个蒙面的女人坐在对面的柜子上,我刚想开口问她什么她却抢在我前面开口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是谁,哪里来哪里去巴拉巴拉巴拉,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活着,四肢健全,躺在干燥的床上。我们是黑暗兄弟会,如你所知是一个刺客组织,我们接到某个委托要前往裂谷城刺杀一名叫做慈祥桂罗的女性,但是我们的同伴去到那里的时候发现慈祥桂罗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找到了那个委托人,那个小男孩,他告诉了我们是你了结了慈祥桂罗,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你的确抢了我们的生意。”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呢?”我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有自己的目的。

 

“哈哈哈~我喜欢你的直接!”她爽朗地笑着从柜子上跳下来,红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她矫健的身躯,健美的翘臀不带一丝赘肉,不算大的乳房恰到好处地在胸前微微晃动。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杀掉后面那三个人当作是投名状加入我们黑暗兄弟会。二、我会让你从这里离开,但是你将成为黑暗兄弟会的下一个目标。”说完他把我的匕首扔在地上。

 

我捡起我的匕首朝那三个人走去,我仔细端详着这三个人,一个是中年妇女,另外两个是男性,一个是猫人一个是人类,这个女人没有任何转化的价值,我走过去一刀直接就往中年妇女的脖子抹去,连哭喊声都没有,这个女人就倒在血泊中。

 

“嚯,挺利落的。”蒙面的黑衣女子传来一声赞许。

 

接下来是这两个人类,简单的杀死真的很无趣,既然我决定了要加入这个组织,自己的特点也稍微展露一点吧。我用高跟鞋的鞋尖把他们的裤子脱了下来,两根无精打采的鸡巴垂头丧气地吊在他们的胯下。

 

“你…你是谁!你要做什么,我…我是孤独城的商人!哈坎·默罕德我有很多钱的,我都给你,请你放了我!!”那边的人类哭喊着求饶道。

 

“放松~❤我不会杀你的~你接下来只要好好享受就可以了~啊啦~这边的小猫咪也请不要乱动~”我伸出长长的尻尾,缓缓缠住那个虎人毛茸茸的生殖器,同时尻尾的心形末端分泌出粘稠的液体涂抹在他的龟头上。原本由于营养不良而根本无法勃起的肉棒在体液和尻尾的双重刺激下竟然勃起了。

 

看见这两根拼命勃起的肉棒我满意地舔了舔嘴唇,一边用足底和鞋面按压着人类的鸡巴,一边用尻尾一松一紧缠绕着虎人的生殖器。

 

“怎么样~舒服么~嗯啊啊~明明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居然还能这么硬~再加把劲啊~坚持一下,马上就可以肏我的小骚穴了呢!”我说着下流的话语指尖搓揉着阴蒂,粘稠的爱液不断从阴道顺着大腿流出来,把丝袜都沾湿了。

 

“嗷~…”虎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像是一种释放,也像是一种求饶,他的生殖器迅速膨胀升温,一股暖流从阴茎根部迅速涌向龟头,接住一道白色的喷泉在我身后喷涌而出,我的整个后背都涂满了虎人的白浊浆液。如此虚弱的人居然还能射出如此巨量的精液,看来是我连同他的生命精华也一同榨取出来了。

 

“啊啦~啊啦~很棒的量呢~只有一发么?可惜~我还想着让你品尝一下我的小穴呢~”尻尾慢慢松开那已经失去活力的生殖器,虎人只剩下一副干瘪的躯壳躺在湿冷的地板上。

 

“那么~恭喜你获得胜利~大老板~”我回过头对着那个人类笑着说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那商人战战兢兢地问

 

“唔嗯~~这么急着就想走~难道人家不好看吗?难道人家不够骚吗?难道不想…肏肏我的小浪穴吗?❤”没等那男人反应过来,我抽出正在踩踏肉棒的玉足,另一条腿立刻跨过他的身体,双指微微撑开流着淫水的蜜穴,缓缓地对准这个肥胖男人的肉棒坐了下去。我搂着这个男人肥大的腰腹,像她最宠爱的情妇一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再来上下抽插几下,阴道里的肉棒被我像操纵杆一样肆意玩弄着,

 

“啊…唔….啊啊啊”品尝到我这种魅魔名器的男人已经爽到无法发出人类的声音,只能像一只公猪一样配合着我的节奏挺着腰,把全部的生命能量注入到睾丸里,准备把灵魂连同毕生的精华全部献祭给我。

 

一股暖流在我阴道里喷涌而出,直击我的子宫。直接品味到精液的子宫非常满足,我当场就潮吹了,淫臭的潮液甚至直接喷到男人的脸上。

 

“怎么样~我的潮吹液,好喝吗?”我站起身,似乎还想要调戏一下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双目翻白,口吐泡沫,原本满是肥油的躯干已经瘦得可以清楚看见肋骨,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啊啦啊啦~怎么就死了呢?本来看你好像营养挺好,应该没那么容易死掉来着…”我脚踩在他已经干瘪的生殖器上,用手抽打着他的脸颊测试着这个人是否还有意识。

 

“精彩,精彩!”身后传来鼓掌的声音,看来做爱做的有点过头了,我居然忘记这个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人在看着我。

 

“我们的组织有擅长潜行的、擅长搏斗的、擅长用毒的、甚至还有吸血鬼,但像你这种杀人特长的人我还真的没有见过,我也只是在兄弟会的古籍里看过只言片语,那应该是遥远东方大陆的女刺客用的叫房中术吧?”

 

“房中术?也许吧,我并不知道这种魔法,我可能天生就是个性瘾者…或许是…这两个人身体太弱了?”我确实不知道什么房中术,但我也不希望将自己的身份和能力告诉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哼…好吧,这样就算契约完成了,你也正式有资格可以加入我们,我们的据点在福克瑞斯郊外的树林里,你会找到一扇黑门,然后回答“沉默是金,兄弟”如果你不想惹什么麻烦的话,记得把那三具尸体藏好,那么再见~姐妹~”说完她掀起一阵烟雾,烟雾散去房间里面只剩下我和三具冷冰冰的尸体。

 

打开门,屋外是一片沼泽地,上面有不少螃蟹在游荡,我想把尸体直接沉进沼泽里,这些生物应该就可以把尸体给处理掉了吧。真是的,明明自说自话把我绑架了,要我杀人,现在又要让我来处理这烂摊子,而且我连自己现在在哪都不知道,还让我去找什么黑门。

 

我一边赌气,一边老老实实把尸体扔进了沼泽中,螃蟹一下子全部围了过来,开始蚕食这三个可怜人的遗体。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怜,只是在他们的记忆里,特别是那个商人的记忆。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可怜可怜我,我就这一个女儿!”

“妈妈!妈妈!”

“可怜的奴隶,你应该为你的女儿感到骄傲”

裸体满身伤痕和精斑的少女尸体

“切,可怜的奴隶”

 

这种叫可怜吗?我觉得你刚刚在我小穴里射精时候的表情明明像要升天了一样,看来这人类生存的世界,说不定比湮灭还要适合我们这种生物生存呢~嗯哼哼~❤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找一个有人的地方落脚,不但要知道福克瑞斯怎么走,当然也要物色猎物~

 

身后的沼泽蟹还在享受着晚餐,我则踏着皎洁的月光,向不远处的一缕炊烟走去。

 

与此同时2:斯坦达尔的警戒者

时间退回伊芙琳孤儿院刺杀慈祥桂罗,并被黑暗兄弟会绑架的几天前。

 

“怎么样?找到哈坎了吗?”豪华的独栋别墅里一个身材壮硕,满脸横肉的男子正在焦急地询问刚刚回来的斥候。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万分抱歉,卡恩主人,我们已经找遍了孤独城方圆五公里的地方,包括二少爷经常去的妓院都没有找到。根据二少爷家里的仆人和侍奉的性奴说他明明前一天晚上一直都在地下室和性奴们寻欢,第二天一早就见不到人了。”

 

“没用的奴隶!!!去死!”名叫卡恩的男人甩起手上的马鞭朝着斥候狠狠甩去,这一鞭直接命中了斥候的面目,割破了鼻子,鲜血直流,斥候疼地只能在地上翻来覆去嚎啕大哭。

 

“他妈的!吵死了!来人,给我拖出去处理掉!”说罢几个高大的侍卫拖着受伤的斥候离开了别墅,仆人们立刻拿着清洗工具上前清理被血迹污染的地板。

 

“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天天就知道玩女人,现在倒好,玩着玩着把自己都玩没了。我不管,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这些奴隶不管用,那就去找专业人士,为了我穆罕德家的荣誉,我必须把哈坎给找出来!”卡恩用力挥出一拳锤在了身旁的铠甲上,精钢打造的骑士板甲硬是被砸凹进去了。

 

“什么破铠甲,给我去找天空熔炉那个老不死的退货!来人啊!把笔和纸给我,我要写信!”

 

敬斯坦达尔警戒者司令马库斯

本人亲弟哈坎·默罕德于近日离奇失踪,使首都人心惶惶,可惜我的手下与城市守卫无能,无法查出任何蛛丝马迹。我久闻斯坦达尔警戒者之大名,愿意重金聘请队内高手协助本人查出哈坎失踪的真相,将不法之徒绳之于法,还首都一个正义。

我愿以五十万赛普汀支付此次行动的费用。

既可执行正义还首都一个安宁,也可扬警戒者之威名,可谓一举两得,望司令官考虑。

                                                    孤独城商业联合会主席

                                                             卡恩·默罕德

 

天际省的另一边,警戒者大厅,一个身披长袍的男人正在阅读着这封信,他的长袍里面是精致的乌木板甲,腰间挂着钉头锤,背上背着一个圆盾,身材高大,金黄色的双眼炯炯有神昭示着他异于常人的实力。

 

“呵,没想到我们斯坦达尔警戒者已经沦落到这种程度了吗?居然要给这种豪绅打工,还只是寻找失踪人士,两百年前湮灭危机,魔物入侵奈恩,前辈们为了这个世界英勇赴死。而现在…居然为了生存而屈居一个豪绅之下…”

 

警戒者马库斯,是现任斯坦达尔警戒者驻天际省部队的司令,虽说是司令他麾下的部队也仅有几十人而已,不仅如此,人员的战斗素质十分堪忧,坚定的信徒只有寥寥几人,其余大多数都是天际省因战乱而走投无路的难民,或者是无知的青年。

 

“司令大人,我认为这是好事。主教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守望,并且存在下去。湮灭之门已经关闭了200多年,以人类的寿命来说很多人已经忘记魔族的恐怖了,所以我们的重要性也一并被遗忘了,我觉得这次是个可以让我们组织继续存在下去的好机会,而且也不失为以后存续组织的好方法。”马库斯身旁的一名女警戒者像马库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名警戒者头戴兜帽,身穿轻皮甲,披风下的紧致皮甲勾勒出她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标志性的钉头锤同样系在腰间,但是却并没有佩戴盾牌。

 

“卡莲…你说的没错,存在并守望是吗?好吧,虽说心有不甘,但是大家还是要吃饭的,这次我就亲自出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事情处理好,让现在的作奸犯科者明白,警戒者狩猎的不仅仅是恶魔,还有一切的邪恶!”马库斯热血地挥舞着拳头。

 

“噗哧~…嗯哼!”卡莲看到马库斯滑稽的样子忍不住偷笑了起来,随即马上回复严肃。

 

“卡莲…你笑什么?”马库斯有点害羞地询问着,貌似发现了自己在女士面前的滑稽动作非常不得体。

 

“没什么…”卡莲紧紧的抿住双唇,挺着腰,强行忍住了笑意。

 

马库斯叹了一口气“又被讨厌了吗?”但他很快重新振作起来“卡莲,阿尔法小队跟我前往孤独城,其余所有人留下来看守警戒者大厅!准备马匹,现在就出发!”

 

马库斯、卡莲以及阿尔法小队离开了警戒者大厅之后,不满的情绪在屋内逐渐蔓延开来

“卡莲、卡莲,色鬼司令天天就知道卡莲”

“还有那个阿尔法小队,其实就是从总部跟他一起过来的人而已”

“可能根本没把我们看成自己人吧”

“是啊,他的眼里我们只是一群无用的小卫兵而已吧”

“清洁工!”

“厨子!”

“反正啥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都让我们做…”

“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加入这个组织”

“……………”

 

与此同时,警戒者大厅外的丛林里,几双赤色的瞳孔正在死死盯着这群正在抱怨的警戒者。

 

孤独城上城区别墅区

 

“马库斯司令!欢迎欢迎!”卡恩张开双臂迎接马库斯的到来。

 

“啧…”拥有金色瞳孔的马库斯具有洞察事物本质的力量,他一眼就看穿卡恩其实是个唯利是图、骄奢淫逸的恶霸,马库斯正义的双拳不受控制般紧紧握住,一旁的卡莲见状连忙用手搭在马库斯紧握的拳头上,多年作为战友情谊和默契让马库斯瞬间理解了卡莲的意思,紧握的双拳逐渐放松,紧缩的眉头也渐渐舒缓下来,他顺势做了一个让女士先请的姿势,并说道“这是斯坦达尔警戒者天际省分部的副司令,卡莲女士,今后由她来负责交涉的相关事宜。”

 

卡莲缓缓脱下兜帽,露出银灰色的卷发,她拥有精致的脸庞,但却用厚重的眼罩遮蔽了双眼,眼罩的存在不仅没有让她的容貌打折扣,反而添上了一丝神秘的美感。

 

“那么,默罕德大人,差不多了,请带我们去事发的地点。”卡莲简单干练地做了一个礼节,散发着女性的温婉,也透露着军人的干练。卡恩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卡莲的脸庞,直到卡莲说话才回过神来。

 

众人来到了哈坎的卧室,经过马库斯的仔细观察,这里确实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也没有留下任何破门而入的迹象,更没有脚印之类的线索。

 

“哎呀!警戒者就这?就这???九折水瓶?”卡恩看起来非常着急“我跟你们讲,今天之内找不到确切的线索你们一分钱别想要!”

 

“抱歉卡莲,辛苦你了…”马库斯咬紧牙关努力抑制着自己心里愤怒的情绪。

 

“没事的,交给我吧~”卡莲愉快的答应了,接着她缓缓取下眼罩,慢慢睁开眼睛,银白色的瞳孔发出淡淡的微光。

 

“默罕德大人的弟弟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卡莲问到

 

“四天前的夜晚,一早醒来人就不见了”

 

“知道了”卡莲冷冷地回答,她望向哈坎的床铺,眼中的微光逐渐变强,渐渐形成了影像。在影像中哈坎正在和两名妓女亲热,在场的所有人都极其尴尬。影像继续播放,在亲热结束后哈坎醉倒在床上,深夜一个模糊的影子轻轻推开了房门。

 

“高级月影术…在夜里使用的效果堪比隐身术,而且还使用了轻盈术掩盖了所有声音。”一旁的马库斯洞悉着这个黑影的一举一动。

 

黑影对着哈坎释放了一个法术让哈坎轻飘飘的而且也变成了透明的状态,黑影就这样把哈坎抬走了,而且还骗过了所有的警卫。

 

“拥有这种高超技巧的刺客只可能是黑暗兄弟会…但他们一般直接就会把目标杀死,不会做出这种反常的事情…”马库斯喃喃自语道。

 

映像播放完,卡莲突然双脚一软瘫倒在地,马库斯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卡莲,并把眼罩重新给卡莲带上。“卡莲,不要太勉强了”

 

“抱歉,我的身体把白银之眼用到这种程度就已经是极限了,如果我…”卡莲双手捂头似乎非常痛苦。

 

“没事的,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接下来交给我吧。”马库斯温柔地抚摸着卡莲的银灰色秀发。

 

“好!好!好!”一旁传来卡恩的拍掌声“这就叫专业嘛!那么请马库斯司令立即找出绑架我弟弟的罪犯。”

 

“对方可是黑暗兄弟会!”马库斯知道黑暗兄弟会要么直接剿灭,要么就不要去惹他们,多少年黑暗兄弟会这个名字都是历代权贵人士所忌惮的存在,曾经有部分正义人士起军讨伐,但后来无不被残忍杀害报复。

 

“我不管你什么狗屁兄弟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卡莲副司令很虚弱了,快安排她去休息。”几个卡恩的手下把虚弱的卡莲给抬走了,卡恩还对着马库斯使了一个眼色。马库斯心里明白,现在卡莲已经成为人质了,以他的战斗力虽然可以轻松解决在场所有人,但警戒者的戒条规定不可与魔神信仰者以外的人类战斗。

 

正义感和卡莲之间,马库斯最终选择了后者“好吧,听你的,哈坎失踪前喝的酒拿给我。”酒递了上来,马库斯先是闻了一下,然后倒出少许稍微喝了一小口,金黄色的瞳孔仿佛发现了什么“我知道了!”随后循着酒的味道,快步离开别墅。

 

“快!快点跟上他!”卡恩见状连忙安排手下跟上马库斯。

 

一行人来到沼泽地,沼泽里升起的阵阵恶臭阻碍了马库斯的嗅觉,加上恶劣的环境让搜索行动一度陷入停滞。突然马库斯发现沼泽的中心有一间破旧的小木屋,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众人打开小木屋虚掩的房门,里面除了几张木质家具和一个柜子之外别无他物,士兵们感到非常失望。但是马库斯并不这样认为,他睁大双眼搜寻着这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地板上有残留的血迹,战争年代这没什么奇怪的,而且血液的主人也不是哈坎。

 

“这是什么?呸!是精液还是虎人的!果然虎人都是些肮脏变态的生物!”

“这一滩呢?也是精液!是帝国人的?还有酒精的残留?哈坎!为什么会有精液,难道这些富二代都喜欢玩一些奇奇怪怪的PLAY吗?”

“这是!唔呕!!!呸!呸!”在哈坎的精斑附近还有着大量的未知体液,马库斯检验过后反应极其强烈。他稍作镇静,睁开似乎冒着火光的双眼“终于,终于回来了吗?没想到这次憋屈的旅途居然还有意外惊喜啊!哈哈哈!”他抽出腰间的钉头锤狠狠砸向地板,腐朽的木地板瞬间被砸开一个大坑。

 

“回去报告你们家主人,我知道凶手是谁了,湮灭的肮脏生物!”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