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的捆绑日常 第五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魔法少女的捆绑日常

1
强烈的震感从脚下传来,不仅如此,连天花板、墙壁都在不断碎裂。大量的石块从上面掉落,借助经过强化后的速度,几人勉强避开了。这时才发现,原来之前强烈的炮击居然在墙壁上凿开一个洞口,难怪整栋建筑会震动得那么厉害。
眼前,浓重的烟雾笼罩了室内全部的区域,凭借眼睛根本无法判断对面的情况。然而,至少从魔力上探测,“天使”已经没有了踪迹。
“那种生物是由纯粹的魔力构成的,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是已经被消灭了。”王姐迅速冷静下来,转身望向不远处地上已经昏迷的曲梨。
“这里随时可能倒塌,带上那家伙赶快跑到外面吧!”
……
啊,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比起理念的正确与否,看来还是实力更重要吗……
算了……反正也无所谓了……
唔!
少女猛地惊醒。
眼前,一片深蓝色的天空遍布了整个视野。不知是什么时候起,自己居然到室外了。曲梨慢慢转头,观察起周围,但是一股莫名的无力感却从全身传来。终于在她挣扎了许久后,才发现身上被绳子紧紧缠绕着。
身后,双臂被强大的力量压制在一起。绳子在肘部捆绑了好几圈,将大臂尽力收拢住,而小臂则完全地紧贴在一起,另外一段绳子在手腕处横向绑紧后又从两手中间穿过,将绑绳收紧到无法挣脱的地步。从背后看来,她的胳膊整体呈现出字母“Y”的形状。至于下半身,两道绳圈牢牢捆在脚腕和膝盖处,紧绷的绳子已经勒进了黑色长筒袜里面。
“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吗?年轻人果然恢复得快啊……”
“嗯唔……”
曲梨呻吟着,双臂的位置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毕竟自己的柔韧性没有那么好,还被绳子硬拉成双肘并拢的姿势,唯一的感觉就只剩下难受了。她翻了个身,开始想办法挣脱这痛苦的姿势,但方才恢复一点的力气并不足以弄开绳子,反而只能在地上扭来扭去,让某些部位和地面摩擦得更为充分。
现在遗物并不在身边,魔法也不能使用,曲梨已经和普通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了。不……应该是男孩子才对。
“为什么……你们不应该做这种事吧,你们,完全没有必要把我救出来……究竟有什么企图?”曲梨虚弱地问道。
“这根本不是有没有‘必要’吧。”程云慢慢走近,跪坐在曲梨身旁,“虽然暂时是敌对状态,但我们也不想把昏迷的人就那样丢在废墟里……而且,有些话能不能听我说呢?”
曲梨默默点头。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调查,我们大概也知道了你这样做的理由。你,其实一直以曾经遭受过的校园欺凌为动机,对那些施暴者进行报复。至于欺凌的理由,我想应该是……不符合大众印象的‘男孩子’形象。但是本质上,看起来像女孩子的男生,不存在任何被歧视的理由。这一点我自己是相当认同的!”
“尽管世界上存在无法接纳不同于自己的人,而且这样的排斥行为也是错误的,但是除了报复之外不做任何事情,只是单纯将这一类人驱逐出自己的视野,这样不是和那种人一样了吗?”
“面对异己,我们所希望的做法是接纳,那么为什么不用这种方式去对待别人呢?只有自己使用这样的态度去接纳,别人才有理解你的可能。”
“也许别人不会用理智的态度去对待,但是我们不应当以同样的行为去回报。别人终究是别人,自己只要做不会愧对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曲梨慢慢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
“你这家伙……比我想象得还要冷酷啊。好吧,反正我也做了多余的事,暂且考虑一下你的建议吧……”
一旁,元沁提起一卷绳子走来。她俯下身,将曲梨的脚腕向后拉,绳子则绕过两脚之间向手腕延伸去,之后用力收紧缠绕几圈,强迫她双手向后靠拢,几乎和脚腕挨在一起。
“喂……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做运送的准备,再说,你看上去也不是很讨厌这种嘛。”没有等曲梨发出抗议的声音,开着小洞的塑料球就被塞进嘴中,皮带从两侧扣到脑后,就算是用力顶也没办法弄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好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理呢?”元沁看向一旁坐在地上的王姐,她一言不发,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我已经没什么要做的了,只要稍微注意下自己,不要惹出什么大乱子我倒是不会干涉,反而是你,就这样放过她恐怕不符合你的性格吧。”
“嗯,原本我也打算教训一下这个‘小丫头’呢……”元沁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看着两人不怀好意的表情,曲梨趴在地上,心头一阵慌乱,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待遇。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2
郊外一处幽静的树林中,坐落着一栋别墅。繁茂的枝叶遮挡住建筑本体,即使在外面仔细看也难以发现。俯视看来,几座小楼大致构成一个四方形,中间空出的地方则是庭院,几颗树木散落在其中,为下面提供几片阴凉。
“没有想到,小唯家在这里居然有别墅哦,没有看出来还是大小姐呢。”
“不是啦……只是亲戚在这里住,算是过来玩而已……”
“就算是这样,也还是令人赏心悦目啊。”王姐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慢慢品尝手中的红茶。
然而,身旁穿着女仆装的少女却脸色涨红,双手按在裙摆上,显得十分忸怩。
“为什么我要穿成这个样子啊……而且还要做这种事!”
“我反而想问,为什么会一点都没有败者的自觉呢?”元沁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上,回答道,“胜者对于败者的支配本来就是这样吧,更何况你也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了。”
“就算是这样……让我当女仆也太奇怪了,更何况我是男生……”
“男生不是更好吗!而且程云也是男生哦,她可从来不会抱怨这个,再说女装原本就更漂亮嘛。”
“学姐,我……”程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今天还特意穿得男性化了一点:上身的格子长袖衬衫显得稍大,下面则是宽松的牛仔裤,而帆布鞋则是她平时日常穿的鞋子,但是整体一看,这样的装束反而给人十分清爽、整洁的感觉,应该叫做“BF风”吧……
“学姐,我是因为解除变身后会加剧疲劳才没有用原本的样子的……请不要开玩笑啦。”
“诶嘿嘿~”元沁傻笑着,一手搂过程云,丝毫没有在意程云在和女孩子零距离接触时的慌乱,更没有在意正被王姐上下乱摸的曲梨。
一旁,曲梨忙着躲过别人的抚摸,脸上露出令人爱怜的羞愤。
该死……没有想到反而被这个遗物束缚了……
原本作为自己变身条件的圆形金属环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损坏了,在如此强大的魔力攻击下,从中间断成了几段,而且由于“天使”被消灭,原本残留的魔力结构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但是那个叫做王姐的女人……居然不知用什么手段修复了遗物,不但如此,还改造成这个模样……曲梨在内心发着牢骚,一只手在脖子上摸来摸去。现在,那个金属环正戴在她颈部,外表上却光滑无比,完全看不出接合处在哪里,真要佩服王姐的手艺了。但是如此牢固的装置,现在却起着项圈的作用,不但有钢铁般的坚韧,还无时无刻不在限制曲梨的自由。
现在这个遗物应该不能叫做变身辅助设备了,或许叫做“强制变身装置”。此时,曲梨身上的女仆装其实就是变身后的着装。王姐改写了遗物的内部魔力构造,不仅把曲梨变身的权利放到自己手中,连变身之后的效果也被更改了。这种“变身”状态下,曲梨的体质变得十分柔弱,甚至和蓝婷悦打闹起来都占下风;另外,对魔法释放的增幅改为了负面增幅,每次曲梨试图释放法术时,遗物都恰到好处地将聚集起的魔力吸收掉,这样一来恐怕耗费数倍的精力也难以达到原本可以轻易做到的程度。
至于这身衣服,更是不知出自什么样的设计师之手,充满了莫名的色情意味。以黑色为底色的连身裙装,外面覆盖着洁白的围裙,连接着的肩带在背后交叉,打出一个精致的蝴蝶结,顺滑的白色长筒袜穿在短裙的褶边下面,稍微露出两者之间大腿上的白皙皮肤。从头上的喀秋莎头饰,到脚下的黑色女仆皮鞋,无论怎样看都是为了服侍他人而存在的一样。
据元沁解释,现在要她做女仆不仅是作为战败的支配,更是为了让她可以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惩罚,或者说补救。直到什么时候,她劳动的价值可以抵扣那些非正常手段获得的利益后,元沁才打算放她走。
……可是,当时我好像从银行偷了整整一手提箱的钱吧。曲梨一脸黑线地想着。
“话说,你也应该快要回去了,不知道车票有订好吗?”元沁转头问一旁的王姐。
“当然订好了,后天就动身。不过,走之前还有点事情要做……”王姐狡黠地笑着,“曲梨,跟我过来。”
虽然不清楚王姐为什么叫她过来,但是那不容辩驳的语气却无法让曲梨抵抗。再说,她也没有反抗的资本。
王姐带领着曲梨走进别墅里,登上二层楼,随手走进一件无人的卧室。突然,曲梨的手臂被紧紧抓住,向身后扳去。最初的惊讶不禁让她叫出声来,但是马上开始扭动着试图挣脱。然而,身后的王姐已经抓到一卷绳子,迅速向她的手腕上缠绕,另外一只手则紧紧钳制住曲梨的双手手腕,并排靠拢在一起,可怜曲梨现在的力气居然连一只手的压制也无法逃脱,趁着她徒劳地挣扎的时候,绳子已经紧紧地绑上了她的手腕。
解决掉了曲梨的双手后,王姐轻轻一推,曲梨便面朝下趴在房间中央那松软的大床上。王姐顺势爬到床上,跨坐在她后腰上,将捆着手腕的绳子在胳膊上缠绕几圈。随着绳圈的迅速收紧,两臂被牢牢捆在身体的两侧。剩余的绳子被搭在肩膀上,绕到前面从胸前的绳子穿过,再拉到身后,和手腕处的绳子连在一起。王姐将手中的余绳一拉,曲梨的手腕便被高高吊在后背上,连带着横向的绑绳也被收紧到一点空隙都没有,让她最后一点挣扎的空间也被剥夺。
剩余的绳头在她够不到的地方打了死结,但是以曲梨现在的状态,就算是够得着也没有能力解开了。王姐抽出两条稍短的绳子,分别把她的大腿和小腿叠在一起,在脚腕和大腿根部牢牢绑住,这样一来她的双腿只能保持极力弯曲的状态。而另外膝盖处被两条绳子分别拉向相反的方向,迫使她双腿大大张开,在短短的裙子下面,女装少年最为敏感的部位只有一层布料的间隔,马上就要被人强行要暴露在外面了。
“唔……放开我!请不要……这个样子……”
力量上完全无法和王姐抗衡的曲梨发出了悲鸣,但是在这空旷的别墅中,已经不可能有其他人来拯救陷入困境的少年。很快,一颗塑料塞口球强硬地顶开她的小嘴,两边的皮带在脑后扣死,彻底断绝了她开口说话的可能。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身后,悉悉索索的塑料纸声音不断传来,但王姐却不见更大的动作。那家伙……究竟还打算在我身上做什么啊……曲梨忧心忡忡地想着,向后面转头却也看不到王姐的动作。几秒钟后,后腰却传来皮肤的触感,一只大手正撩开她的裙子,慢慢将内裤扯下来。
“呜呜!嗯……唔……”
她为什么要把内裤扒下来……反正肯定不会有好事!曲梨一下子变得焦急万分,但被重重束缚的她无论怎样扭动身体,洁白的内裤还是不可抵挡地被慢慢褪下,让柔嫩的屁股露在王姐眼前。
紧接着,一个粘乎乎、滑溜溜的圆棒接触到她的肛门,冰冷而又黏腻的触感不禁让她惊叫起来。很快,那圆棒向前探出的力道变大了,凭借圆润的头部和摩擦系数极小的外表,圆棒顺利地突破括约肌的阻挡,插进了曲梨的体内。
曲梨徒劳地挣扎着。感受到有什么东西侵入到肛门,那种异物感让她本能地想要拿出来,但是双手被交叉捆缚在后背上,平时轻而易举就可以触碰到的地方,现在却遥不可及。绳子的束缚让她的一切反抗变成了在床上的蠕动。
原本是排出东西的地方反而插进了异物,强烈的不适感传来。曲梨鼓动着腹部,拼命想要拉出来,但是另一头在王姐手里,只要她不松手就不可能让圆棒向外移动分毫。她所唯一能做的,只是趴在这里,无助地忍受圆棒的强奸。
几分钟后,曲梨慢慢适应了后边粗暴插入的棒子,难以忍受的扩张感也逐渐变得柔和。而体内一股奇怪的快感却慢慢涌现,让她配合着圆棒的运动来扭动腰肢,甚至是主动迎合着它。
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身体变得好奇怪……
曲梨的脸颊变得绯红。圆棒带来的充盈感慢慢转变为快感,仿佛那里原本就应该被什么东西填满一样。圆棒的端头顶着肠道中的一处关键部位,每当王姐稍稍调整圆棒位置时,手上的动作传递到那一点,都会给曲梨带来莫大的刺激。已经有白色的汁液,慢慢从她那软塌塌的阳具中渗出,不一会就在床单上印出深色的斑块。
如果……那东西可以再抽插地快一点就好了啊……如此想着的曲梨,再一次被绳子束缚了手上的动作。同一条绳子,出于截然相反的理由,无情地阻挡了她的欲望。她的内心中,两股不同的声音在拼命呐喊:
快点拿出去啊!那东西怎么可能放在后庭……
再快一点,不要那样慢吞吞地蠕动啦!明明……可以达到高潮的!
这就是……被强奸的滋味吗?那个女孩子当时也是经受这些吗……恍惚之中,曾经做过的事浮现在眼前,曲梨这时候才发现那种事情有多么过分。无论是渴望着它从体内排出来,回归正常的状态,还是干脆迎合着插入的东西扭动身子,企图用那根棒子达到高潮,这两种做法都是不可能的。它就在那里,无可辩驳地占据着曲梨身体中的一片空间,随着括约肌的反复运动,同时也对后庭一处敏感点不停地刺激着,带给她无可奈何的快感。
随着胯部那种特殊的感觉不断积累,终于,浪潮一般的快感从后庭处爆发,整个后腰都变得麻酥酥的,快感迅速扩散到全身。曲梨只觉得脑子瞬间空白一片,无意识地大声呻吟起来。
“呜呜……嗯!唔!”
同时,撩开的短裙下面,深色的水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开来。大片的汁液喷溅到床上,连床单也留下了深浅不一的斑块。
看着瘫软在床上,连一根手指都没力气动的曲梨,王姐满意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站起身,朝门口走去。然而,门缝里一闪而过的人影却逃不出她的眼睛,但是她并没有理会,而是仿佛看不见一般,径直地打开门向楼下走去。
等到王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卧室的门才被慢慢推开一道缝,程云满脸通红地偷偷观察着里面。
刚才,那个是什么?男孩子也可以发出那种可爱的声音吗……而且,这个就是曾经听说过的前列腺高潮?不好,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不知是什么时候起,程云的内裤里已经是湿答答的一片了,她轻轻地推开门,向床上毫无知觉的曲梨靠近。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插着的圆棒还在一颤一颤的,胸脯随着粗重的喘息一起一伏,她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直到——好奇的程云将手摸到那根棒子上。
“唔!”
异样的震颤从后庭传来,曲梨转头才发现身后的程云,不禁慌乱起来。那绯红的脸颊与迷乱的神情,正是她所熟悉的发情的标志。这个时候一脸潮红地跑到自己身后,恐怕不难推测出之后要做什么了吧。
程云环顾四周,仔细一看,这房间还真是为了这个而准备的啊。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就连粗细不一的绳子也堆在墙边的置物架上。而一旁书桌上的那个两边各伸出一处长长棒状物的东西,正是适合两名女性所使用的那种器械。她急忙跑过去抓在手里,然后坐到床边,将身上的衣服迅速褪下。
没有一丝阻塞的感觉,橡胶双头龙的一端就轻而易举地滑进程云的小穴中,另外的那头神气十足地翘起,黝黑的圆头正虎视眈眈地对着曲梨的后庭。
噗滋一声,程云将曲梨后边的圆棒抽出,引得她大声呻吟起来。但是,几秒钟后更加粗大的阳具被强行塞进后庭,粗暴的动作让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已经分不清是疼痛还是快感了。
程云满意地叹息一声后,腰部开始不断起伏。那长长的阳具便在曲梨体内一进一出,弄得她娇喘连连。这一回可不比刚才,那时是静止不动的,现在塞在后边的东西还不停抽插,无时无刻地带给她受虐的快感。
终于,随着曲梨一阵无法抑制的娇喘,大股大股的液体从下体喷涌而出。她卧倒在床上,微微抽搐着,似乎还在回味刚才那高潮的余韵,但身后程云的动作却没有停止。好像这种程度还没有满足一般,程云没有理会曲梨,继续反复做着活塞运动,而且频率还在逐渐加快。
曲梨根本难以忍受高潮之后如此强烈的刺激,高声惊叫着,但是面对程云的动作毫无反抗之力。如此熟悉的感觉再一次从胯下传来,令程云无法停下扭动的腰肢。
“啊啊……还有……还差一点点!”
无意识的呻吟从程云口中发出,随着她用力向前一挺,那粗大的假阳具深深插入曲梨体内,但另一边也一样,没入程云身体的东西几乎要顶到了子宫,而几乎迷醉于快感中的程云丝毫没有在意,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体内的那根假阳具上。
丝毫不亚于曲梨的喷射出的液体,同样大量的水分迅速涌出,将身下的床单弄得一塌糊涂。心满意足的程云软软地倒在床上,并排和曲梨趴在一起,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3
“结果……还是变成这样了吗……”
昏暗的灯光下,街道上几乎没有多少人,偶尔经过的也只是匆忙赶路的行人。除了那电线杆下不断挣扎的少女。不过,无论经过她身边的人有多么近,都没有一个人对束缚着身躯、扭动身体的少女望一眼。
此时,曲梨正双手被反绑着束缚在电线杆上,原本身体的捆绑已经很严密了,又在大臂、腰部、膝盖和脚腕处增加了固定用的绳索,让她根本无法从电线杆上离开半步。可是不死心的曲梨还是在挣扎着,也只是让绳子更深地陷入肌肤中而已。虽然说已经被施加了认知阻碍魔法,没有人会察觉到电线杆上的香艳场景。但是就这样暴露在这样没有遮掩的街道上,还是给曲梨带来想要藏起身体的强烈羞耻感。
远处,程云和元沁两人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四周。魔法少女的领域已经在这一片区域展开了,而这里的人群密度又是高于郊外那种地方,所产生的魔兽也远远多于那里。至于领域的中心点,正是曲梨所在的电线杆,她所散发的独特魔法效应在不断吸引着四周的魔法生物。仿佛在狼群中丢下一只羊羔一样,缺乏抵抗的力量、又具有强烈魔力能量的生物对那些魔兽来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于是,三三两两的魔兽便朝着那无法抗拒的欲望前进着。然而每当它们接近曲梨时,总会被一道刺眼的刀光,或者是一条粗大的能量柱击所摧毁。不断吸引来的魔兽并没有足够的智慧,只能前仆后继地倒在路上。
“果然使用诱饵来吸引魔兽是不错的方法啊,这样就不用费劲去搜索了,以后都用这种战略吧!”
程云无语地看了看处于中心地带的曲梨,而她正无力地挣扎着。“虽然确实很有效,但还是少用吧,这样对曲梨来说太可怜了……”
“下次干脆你来代替她,好不好?”
“啊……不不不,还是这样就好……”程云吓得连连摇头。
被当作诱饵的曲梨并没有太过无聊。内裤的后侧,正有一根凹凸不平的假阳具在疯狂搅动,给她带来无可抑制的快感。但是前边一道冰冷的贞操锁抑制了她的勃起——那是王姐临走前特地制作出来的,外形酷似铁内裤的家伙牢牢穿在她的下体上,表面平滑无比,根本无法看出下边还有什么突起的东西;连边沿也贴合在皮肤上,让她杜绝了一切作弊的念头。然而此时这精致的器具却在挑逗上发挥着莫大的功效。膨胀的下体紧紧贴靠在内壁上,但无论怎样渴望进一步胀大,都没有办法突破那道金属的界线,而产生的反作用力却给了下体极大的压力。在后庭不断搅动的假阳具和前边无法释放的压力下,曲梨一个激灵,竟然让大股大股的白浊液喷涌而出。微微颤抖的裙子下面,液体正慢慢顺着长筒袜流淌下来,但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那强烈的刺激都没有停止。
在已经射精过一次的曲梨看来,现在的刺激所带来的并不是快感,而是痛苦。毕竟男孩子会有疲劳的时期,这时再维持原来的那种刺激程度……已经是某种处刑了。但是后庭的东西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曲梨不由自主地奋力挣扎着,轻微的脱力感从腰部传来。面对如此严密的束缚,她的挣扎也只是无力的扭动而已。既无法挣脱束缚,也不能阻挡下体那剧烈的刺激,无所适从的受虐感让曲梨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几分钟后,那难以抑制的第二股精液不由自主地喷出来。这下曲梨彻底没有力气了,但接下来会遭受怎样的对待并不由她决定……
大口喘着气,她轻轻扭动了下身体,束缚着双臂的绳子依然是那样的牢固。
“看样子,暂时是没有办法挣脱了……不过这样应该也好,暂时把一切都交给她们……”
只要身边有这样一群家伙,就算是一直被束缚在这里,也不会觉得无聊吧?

后记

终于……到了后记的时间呐!
经历了相当长的创作时间,总算是完成了这部目的十分单纯的作品。毕竟在边工作边写作,甚至创作的时间足够让我自己的水平有所提升……所以,如果你在阅读中产生某些微妙的不和谐感,也自然在意料之中。甚至,即便是准备上传的不久之前,我还在进行某些文本的微调。
关于写作的目的……只能说是为了满足自己无法抑制的欲望吧。面对被绳子紧密包裹的身体,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冒出各种play的想法,因此也会有“就这样一个人想着也太浪费了,干脆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这份激动”的念头。所以,最终集合了各种各样的要素,总算是完成了这样一个还算有头有尾的故事。不过目前看来,我内心的创意并没有枯竭,所以也在考虑后续作品的事情……不过应该减少一点魔法要素了……(总之,就是有好多play没有表现出来有点不甘心!)
对于作品本身,我已经预测到,有人会发出“为什么绳子的捆绑出现了高度的重复性”之类的问题。其实回答也很简单,我自己的性癖便是如此,文中所大量描述的走绳方法,是我自认为拘束程度较好,也不会带来过大痛苦的一种。毕竟自己写出的文就是要满足自己的性趣才好。
我自己的写作标准,就是写出足够让自己感觉到H的文字,说是为了自身的愉快其实也对。这样看来,还是相当唯我的观念啊……不过,对于读者来说,如果我所写下的文字给你带来了哪怕片刻的欢愉,对我来说也是莫大的荣幸。
总之,作为新人写手,这次我所构建的世界就是这样,剩余的就需要使用读者自身的想象来发挥了。或许,我们还可以在下一个世界再次相遇吧!
2019年5月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魔法少女的捆绑日常 第五章》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