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侦察骑士,最后的侦察(原神,安柏,触手调教及恶堕)

低语森林,是安柏平时最喜欢的地方。到处都可以看到香脆可口的日落果和散发蜜一般味道的甜甜花,到了晚上还能在晴朗的星空和明澈的月光照射下去追扑萤火虫或者采摘小灯草。平时森林里也没有丘丘人敢来捣乱,就连史莱姆们也胆小如鼠,总会在安柏的利箭飞到之前就落荒而逃。总而言之,这里是个充满了自然的祥和宁静气氛的地方。
感谢风神巴巴托斯的庇佑。每当路过森林里星落湖中央那座七天神像,安柏总会虔诚地在神像面前双手合十,心中默念一段对神的祷词。不仅仅因为她是蒙德城的居民,更是因为她是长久和森林打交道的侦察骑士。这样美丽亲切的自然,必然是神的恩惠,安柏总是这么相信着。
这天傍晚,安柏结束了日常的北方侦察任务,正欢快地展开风之翼,在低语森林的上空快乐地滑翔。空中的风湿润温和,风向和风速都恰到好处。俯瞰下面,茂密的树木和周围断崖上盎然的绿意也令人心中畅快。
红色的可爱兔子乘风飞行,一直到森林的腹地,才终于看到了那个小小山凹里的异样。
紧急降落下来之后,安柏急急忙忙地跑向那处雾蒙蒙的低地。她百分之一百地确定,虽然雾气很浓,但是自己的确看到了有一个昏倒的人影。
白色皮革制成的长靴踩踏到山凹的积水中,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我是西风骑士团的侦察骑士安柏,请问有人在这里吗?!”安柏把双手搭在嘴边围成喇叭,朝周围喊道。只不过,除了荒野上猎猎的风声和周围隐隐约约的回音,安柏什么都没听见。
左右环视,安柏发觉这小山凹里的雾气越来越浓了,目力可见的距离越来越短。与此同时,自己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很陌生,但是却莫名其妙让自己感觉到温暖的味道。
“咳咳…这…这里…请来…帮帮我…”猛然,微弱的声音透过浓雾,传到了安柏的耳朵里。安柏灵敏地转身,几乎一瞬间就锁定了声音的方向,然后拔腿就跑。她是最迅捷最灵敏的侦察骑士,在追猎和搜寻的时候从不会落下风。
钻过一个小小的洞口,安柏总算在到达自己脚踝位置的阴暗积水洞里看到了那位出声求救的人。
身材娇小的少女,勉强可以看清,她长有一头带有半透明一般质感的美丽青色长发,几乎全身赤裸,还受了不少的伤,看她的年龄只有十四五岁,看身高甚至比安柏前段时间碰到的旅行者荧还要矮一点,但是身体的发育却令人心生嫉妒一般地超前,虽然这时候计算这个很不合理也很不合礼貌,但是安柏还是目测了一下那位少女的胸围。
“呜…和丽莎…居然都…不相上下…”稍微在自己胸前的空气处捏了一捏,安柏不甘心地碎碎念道。
“哈啊…哈啊…有…有谁…在那里么?”一直在痛苦地喘息着的少女这时候睁开眼睛,用浅金色的眼眸看向了安柏,“我…咳咳…受伤了…刚才…刚才被…被…”
“好了,请不要说话,保存体力,”安柏摇摇脑袋,赶紧走上前去,将少女从水中抱起来,带到旁边略高一些的潮湿石头上,然后跪在了少女身旁,开始从腰间的小包里摸索外伤药,“现在请告诉我,身体感觉怎样?有没有哪里感觉到骨折或者脱臼?”
“呜…好像…没有…”少女颤抖着一点点舒展自己的四肢,同时用同样发颤的柔弱声音回应着安柏,“手脚都能动…可是…我…我好冷…好困…”
很明显,因为看到有人前来救援,心中紧绷的弦突然松懈下来的少女已经支撑不住了。
眼看少女就要再度闭上眼睛昏睡过去,安柏赶紧从背包里抽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少女的手:“不可以,不能睡觉,要保持清醒!不然的话,可能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少女打个激灵,然后勉强地睁开眼睛。“对…对不起…可是我…我好冷…”她的声音比起刚才来更加虚弱了,“全身都…越来越没力气…”
“呜…这…这怎么办…”安柏焦急地左右环顾,可是在这个阴暗的山间缝隙里,哪里会有木柴或者干草来让自己点燃取暖呢?
忽然,安柏想起了什么,然后从不知道哪里拿出来一个大号的玩偶。五六十公分的尺寸,整体是暖洋洋的红色,配合玩偶那肥嘟嘟的兔子身体兔子耳朵和有点像安柏的脸上露出来的傻fufu的可爱表情,看上去果然分外让人心安。
“来,抱住兔兔伯爵吧,它会让你暖和起来的,”安柏不顾少女身上的潮湿和脏污,把自己心爱的兔兔伯爵塞在了少女的怀中,然后拿起了装着伤药药膏的瓶子,“不要睡觉哦,清醒起来,我马上给你上药。咱们说说话,聊聊天,总之要保证别睡过去,好吗?”
少女虚弱地点点头,然后皱起眉头咬住嘴唇,忍受着安柏给自己的身上涂抹药膏时带来的蜇痛感。
“那个…聊一聊你自己吧…我叫安柏,你叫什么名字?”害怕少女昏厥过去,安柏开始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我的名字…阿奴儿…”少女抱紧了怀中的玩偶,断断续续地说出一个词语。
“阿奴儿…很可爱的名字呢…”安柏笑笑,然后将药膏瓶子收起来,开始在腰间的小包里寻找起止痛的药片和绷带来,“阿奴儿小姐喜欢吃什么吗?等到我把你送回蒙德城,请芭芭拉治好伤病之后,我可以请你吃哦。”
“吃的…么…”虽然声音仍旧微弱,但是看上去阿奴儿的注意力已经从自己身上的伤口那里被转移开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带甜味的菜品…有点想吃…”
“啊,说到这个,那就一定是【满足沙拉】出场的时候了呢,”安柏总算找到了谈话的突破口,于是开心地继续下去,“满足沙拉里面除了包含风之气息的蒙德沙拉酱和卷心菜以外,还有火候恰到好处的稍微有一点点溏心的煮鸡蛋和美味的苹果,淋上几滴猎鹿人酒家特制的橄榄油,搅拌均匀之后吃到嘴里,能品尝到清风拂过舌头一般的淡雅美味喔。或者,蜜酱胡萝卜煎肉也不错呢,蜜酱的香甜将胡萝卜的生涩味道祛除,胡萝卜素的沉重香味再和油脂融为一体,保证好吃到舔盘子喔。”
“是…是吗…”阿奴儿乖巧地举起胳膊,方便安柏给自己的前臂缠绷带,“说得我的肚子都…都有点饿了呢…嘿嘿…”
“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带你去【猎鹿人酒家】。到时候我请你吃,说好了哦。”安柏又重复了一次这句话,同时把自己的小指勾在少女的手指上。这种小孩子一般的约定,在这时候却能坚定人的意志,让受到痛苦折磨的灵魂不再迷惘。
处理好外伤,安柏从不透明的小药瓶里倒出来两颗散发出清凉味道的深色药丸。这是璃月的香菱送给她的药品,具有镇痛解毒的作用。安柏也早就用自己冒冒失失的身体领教过这药丸的本事,自然十二分信得过。
一只手拿着药丸,安柏用另一只手取下自己的钢制水壶,放到地面上。手掌盖在水壶上面,安柏闭目凝神,让元素的力量透过神之眼凝聚在手心,然后缓慢地释放出来。因为以前没怎么做过这种精细的工作,安柏感觉到分外费神。
加热十秒钟之后,安柏拿起水壶,摸摸侧面。在确定里面的水已经变得温热之后,她才靠近受伤的阿奴儿,准备给她喂药。
将药丸送进仍旧有点神志恍惚的少女的口中,安柏细心地将温水一口一口地喂进她的嘴巴里。终于,随着一声略显苦闷的咕噜声,阿奴儿把药丸咽了下去。
“好些了吗?”安柏关切地看着阿奴儿。当然,回应她的,是阿奴儿终于恢复些许血色的脸颊。安柏长出一口气,然后擦了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周围那仿佛白色凝胶一般的雾气实在是让自己感到呼吸不畅,甚至于身体都好像被一层水膜覆盖了一样感到发热。
“哈啊…安柏…对…对不起…”此时此刻已经醒过神来的阿奴儿支起身子,却没头没脑地开始道起歉来。
“没事的…哈哈…我是西风骑士团的侦察骑士嘛…帮助受伤的旅行者…是…是应当的…”安柏还在勉强地笑着,只不过,她感觉到了,体内的能量流动正在减缓。
“对不起…安柏…这里…这里的雾气…是陷阱…”阿奴儿松开了抱在怀里的兔兔伯爵,转而一把抱住了安柏,将她推倒在地,“我…明明安柏对我这么好…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这样做…可是…可是…”
安柏感觉到不对劲了。她积蓄力量,开始挣扎。可是阿奴儿的力气这时候却变得出奇地大,让自己没法挣脱……不,也可能是自己现在已经没力气了吧。
感觉到身体下面出现了什么东西,安柏下意识地歪头看,却在下一秒就发出了悲鸣声。
“噫噫噫——这…这是什么…”
自己的身下被红色的触手群覆盖,仿佛海葵的触须一般的短粗触手们发出黏稠的声音扭动着,居然转瞬之间就把自己和阿奴儿从低矮潮湿的洞穴里搬运出来,带到了和风吹拂的草坪上,甚至连兔兔伯爵也一起带出来了。
“安柏…我…对不起…我…”此时此刻,露出泫然欲泣表情的阿奴儿仍旧哽咽着,不停地道歉,“安柏是可爱的天使…是乐于助人的好人…可是…可是安柏太漂亮了…太美丽了…我…我忍不住…我…”
借助月光,安柏这时候总算看清了阿奴儿的真正面貌。
或许是感应并且吸收了些许自己的火元素,阿奴儿那一头明明之前看着还是浅蓝色的及腰长发,如今已经变成深邃的红色,而且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透明质感,仿佛那些头发是一层上皮组织的模拟一般。而她裸露的肌肤,也已经变成了不正常的粉红色,甚至全身都披上了刺青一般的深色纹路。如果再考虑到刚才出现的奇怪触手,就可以断言,阿奴儿绝非人类,而是某种至少在这个世界无法解释的存在。
安柏脑子里虽然想到了这些,但是她的身体可没法跟上。应该是吸入了麻痹性的毒气,安柏感觉现在全身都酸软无力,哪怕是动动手指都做不到了。
“我知道…安柏一定很害怕…也很疑惑…但是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救命恩人的…至少…尽量…”阿奴儿轻抚着安柏的脸颊,在哭泣中挤出一点点笑容来面对安柏,“我…我并不是属于这里的存在…我来自星空…来自远方…可是我生来就是共生体的一员…我为了生存…必须要成为同性之中的异性…要不停地狩猎…狩猎无辜的女孩子…哪怕留在一处…附近也会被瘴气弥漫…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所以在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我只想忍受痛苦…然后死去…可是…可是安柏救了我…安柏还要带我去吃好吃的满足沙拉和蜜酱胡萝卜煎肉…安柏是好人…可是…可是我…如果要活下去…我只能…只能…”
安柏惊恐地看着阿奴儿不断地靠近自己,然后…夺取自己的嘴唇。
带有令人无法拒绝的迷幻香甜滋味的少女香唾在唇齿交叠之间流入了安柏的口腔之中,让安柏更加地感觉到身体酥软无力。安柏明显地感受到了,体内有一阵强烈的燥热感正在以小腹位置为中心散发出来,让整个身体都进入了一种奇怪的亢奋状态。拜这股亢奋感所赐,脑袋也没有那么晕乎乎的了,只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想要,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仿佛在呼唤什么一样,不停地索取起什么朦胧的东西来。天真烂漫的安柏只是对欢爱之事有星星点点的模糊认知,所以她也不清楚,自己实际上需要的是什么。
迷惘了,大脑瞬间就被莫名其妙的渴求感给弄得迷惑起来。安柏发出呜咽声,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才能填补身体中莫名其妙的空虚感。
“呼…哈啊…安柏…安柏的表情…变得坦率起来了呢…嘻嘻…”阿奴儿结束亲吻,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安柏胸前的两团小小的柔软之上,然后一边轻轻地揉捏,一边在安柏的耳畔说着灼热的情话,“安柏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所以我一定会让安柏感到舒服的喔…让安柏在极致的快乐中…踏入大人的殿堂…变成淫乱的好女孩…”
随着阿奴儿对安柏的一次次淫猥的触碰,安柏的欲望也不停地膨胀着。在安柏身下,汲取了大量滋生出来的性欲的触手群开始扩大,逐渐由刚开始的方圆一米的尺寸,增殖到了无法想象的十几公尺大小。进化起来的触手群吞噬掉草皮,将根系扎入土地,脱离了一直以来的濒死状态,开始大事不妙地茁壮成长。
大量的细小触手逐渐生长,变得越来越长,然后开始结为一体,仿佛蜘蛛的丝线一般,逐渐地爬上安柏的身体,将她包裹起来。潮湿的闷热感混杂着千千万万细小的蠕动感觉切实地传到安柏的身体上,让她不由得发出小小的悲鸣声。
“呜咿…不要…好…好恶心…呜呜…”
安柏咬紧牙关,竭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即使身为侦察骑士,安柏也只不过是个年方二八的稚嫩少女,她怎么可能受得了千万条虫子在身上爬动一般的触感带来的恐惧呢?
“对不起…安柏…我知道这有点恶心…但是…请一定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阿奴儿捧住安柏的脸颊,在她的鼻尖上亲一口,“这些孩子都是我的身体的延伸,她们不会做什么有害的事情,相信我,好么?”
安柏闭上眼睛,带着快要哭出来一般的绝望表情轻轻地点头。在这样的情景下,她也只能拼命地说服自己去相信阿奴儿的话了,哪怕再怎么虚无缥缈,那至少听起来还像是一句真实的承诺。
蠕动很快结束了。一层厚重的胶膜从安柏的脖子一直覆盖下去,包裹了安柏的整个身体。大量的粘液从内层被分泌出来,侵犯和溶解着安柏的衣服,外层用结实的帆布制作的热裤和外套消失得无影无踪,皮革靴子内层的长袜也被舔舐干净,至于可怜的护身内衣,更是连几秒钟都无法坚持。最终,在双腿间产生的一阵湿热之后,安柏的鞋子和衣服上的金属饰品也一件都被溶化了。现在,只需要剥开那一层胶膜,安柏就会以羞涩动人的赤裸姿态暴露在空气中。除了头上的红色头带和挂在脖子上已经被粘液弄脏的风镜,原本属于安柏的服装,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就连神之眼也被夺走,流淌到了安柏身侧几十公分处。
现在,触手织就的胶衣已经和安柏的身体直接接触,接下来,就是最为淫毒的阶段了。安柏此时此刻已经感觉到了异样,但是却又不敢说话,只能畏畏缩缩地向阿奴儿投以疑问的目光。
“我知道哦,安柏一定很疑惑,也很害怕,”阿奴儿躺倒在安柏身旁,伸出双臂环绕住安柏的身体,“衣服不见了什么的…只不过是一点点附加损害而已…接下来我会送给安柏更加漂亮…也更加【实用】的衣服喔。”
果然,几乎是立刻,又一层粘液被分泌出来了,安柏明显地感受到,刚才的闷热感随着蠕动的胶膜而喷吐出的第二阵粘液的到来,正在快速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点说不上来的清凉感和……和……
“身体更加饥渴了吧…呵呵呵…”阿奴儿刚才的愧疚心情已经随着自己水涨船高的性欲而灰飞烟灭了,现在的她,一心只顾着趴在安柏身边,一边隔着厚重的胶衣爱抚安柏的身体,一边说着淫乱的话语挑逗着自己怀中的猎物,“总觉得哪里想要被填满…是么…不过这还不够…一定要让能够把人体改造成淫乱体质的媚药…彻底浸泡安柏的身体更久才行…在那之前的所有色色的事情…嘻嘻…都是禁止的喔…”
“呜…哈啊…不…不行…粘液…变热了…身体…身体也…呀啊…好…好奇怪…啊啊…身体…”安柏发出痛苦的喘息声,却无法从欲望膨胀无处发泄的地狱中脱出,此时此刻的安柏,已经彻底无法思考了。
就是在等待这样的机会,从安柏的耳旁分流出来的细小触手开始延伸和爬行,分别沿着耳孔和鼻孔缓慢地进入了安柏的脑袋里。麻痹药剂随着入侵的行为而被精准地投放到周围的神经丛,让安柏在绝望地接受大脑被侵犯的事实的同时,感受不到哪怕一丝能够让她觉得痛苦或者恐惧的不适感。这究竟是阿奴儿的怜悯呢,还是她作为捕食者纯粹想要降低猎物的反抗而在例行公事呢?谁也不知道。
“嘻嘻…安柏的脑袋…我也要探寻了呢,”阿奴儿用湿润的爱怜目光看着安柏恐惧无比的金色瞳孔,轻轻地笑了出来,“虽然不会破坏掉大脑什么的…但是给安柏植入色情的知识和信息…还有无可救药的想要变成好色的好孩子的欲望…还是很有必要的哦…虽然很抱歉…但是…果然还是要温柔地把安柏恶堕成可爱的色情肉便器才行呢…”
安柏猛然睁大眼睛,却因为某种不可名状的原因而恐惧得说不出话来。她清晰地看见了,清楚地听到了。千千万万条关于男欢女爱的淫秽知识,千千万万的关于阿奴儿的本体的词条,千千万万个不同的女性在阿奴儿的同族的调教下堕落为淫乱的雌肉的全过程,比西风骑士团图书馆中全部的藏书还要多好几倍的【知识】排起长龙,有条不紊地经过安柏的五感,然后钻进安柏的脑袋里,变得想忘也忘不掉。
粘液鼓动着,触手蠕动着,安柏的体表已经被完全污染。历经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沉重浸染之后,阿奴儿能够做到的和想要做到的,都已经在安柏的身上实现了。胶衣仿佛沸腾一般,从厚重的一层缩水到凹凸有致的薄薄一层,然后开始变换颜色和硬度。安柏感觉到刚才的黏糊糊的不适感稍微减轻了些许,这时候正忙着调节自己的呼吸,无暇他顾。
“呵呵…安柏的身体…味道很重喔…我很喜欢呢…”阿奴儿躺在了动弹不得的安柏身旁,低声说着能够让安柏感到面红心跳的东西,“虽然为了防止被灌木丛伤害到小腿而穿上了长靴可以理解,但是安柏脚底的味道之浓厚,一开始也仍然吓了我一跳呢。小裤裤也是,就算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忙,但是女孩子还是得爱护自己才行啊,好几天不更换内衣什么的,不可以这么邋遢喔。”
“别…别说了…呜呜…”安柏害羞地把脑袋扭到一边去,“蒙德的大家…还要依靠我的侦察报告…所以必须经常外出才行…衣服什么的…来不及换也是没办法的啊…又不能总是麻烦诺艾尔…再说…反正都已经…已经习惯了…”
接下来,安柏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阿奴儿拥住了。
“…所以…就让我来替安柏解决这个问题吧…”阿奴儿的声音这时候听起来居然温和到令安柏感到迷惘,“我愿意化作安柏的衣装…时刻让安柏的身体保持清洁…嘻嘻…和舒服的…”
果然,那层包裹着安柏身体的谜之凝胶,在随着阿奴儿说出最后一句之后,开始了增殖和暴动。安柏明确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那些刚刚知道了各种各样名字的害羞的部位,全都在被触手侵犯和玩弄。
“不…不要…不可以…胸部和…和小穴都…后面也…呜啊啊——”安柏都来不及说完拒绝的话,就被全身上下所有位置贯通了异物带来的感觉直击给弄得发出悲鸣声来。阿奴儿更加抱紧安柏那被触手服给束缚而动弹不得的娇躯,甚至于自己的身体也些微地融入进去。
乳首位置被什么针尖一样的物品刺入,带来了强烈的痛楚,【小穴】和【菊穴】也是,这两个安柏刚刚被迫学会的淫秽词语在触手凌辱前后两条腔道的同时,随着每一次律动带来的酸麻和被扩张体内的感觉在她的脑子里来回地跳动,令她感觉自己几乎要疯掉。下体那一阵最细微的撕裂疼痛让安柏绝望地明白,自己的第一次,作为女孩子最珍贵的第一次,已经被这可怕的触手给夺走了。
屈辱的感觉伴随着无法挣脱无法逃走带来的绝望,在这一瞬间彻底摧毁了少女的反抗意志,甚至摧毁了她的理性。自己会被怎样?会被这个自称阿奴儿的娇小少女外貌的怪物当做食物,彻底玩弄之后再溶解吃掉?还是会被她吸干大脑之后夺走身体,然后用自己的形象去伤害更多的人?甚至是把自己带到琴团长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不停地侵犯自己,让自己怀孕,生下越来越多的怪物,最终变成触手苗床?脑子里不停地掠过可怕的构想,其中最可怕的那个,甚至比安柏之前从图书馆里偷来的禁书中描述的古代禁忌咒语还要恐怖成千上万倍。
安柏不敢再往下想,可是现在身体被侵犯的感觉又让她不得不继续去想。终于,被自己给吓坏了的安柏闭上眼睛咬住嘴唇,开始轻轻地抽泣。她不想沦落到那些可怕的下场,但是她又明白,自己的结局,一定会无比悲惨。
“安柏?”温软轻柔的少女声音突然在脑内响起。安柏听到呼唤,惊慌地睁开眼睛看向身旁的阿奴儿,她百分百确信,刚才脑袋里的声音,就是阿奴儿的。
阿奴儿朝安柏露出微笑,可是她的嘴唇并没有挪动一分一毫。安柏还没反应过来,脑袋里的声音就又响起来了。
“安柏,嘻嘻,果然能够在这里听到吧。虽然擅自侵犯了安柏的神经系统很抱歉,但是这样的话,只需要用脑袋去思考话语,我就可以识别到,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交流了喔。”
连自己的思想都被阿奴儿时时刻刻地监视了吗?安柏感到无比震惊。这样一来,自己将再无个人隐私可言了。
“嘻嘻,安柏真是见外,”仿佛就是为了印证阿奴儿刚才说的话,安柏又一次听到了声音,“虽然能够识别安柏此时此刻的全部想法,但是我会乖乖地无视和遗忘安柏不想让我知道的东西喔,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不识趣的笨蛋呢。”
说谎,肯定是在说谎,安柏明明不停地这么告诫着自己,但是身体里传来的愈发软嫩的充实感觉却连思想都麻痹了。
不敢相信,无法相信,但是…但是却想要相信。如果阿奴儿说的是真的,那自己的身体,将会进入一个怎样的奇妙状态呢?
不合时宜的好奇心莫名膨胀起来,连带着阿奴儿一直以来对待自己的温柔态度,安柏自己都无法想象,她居然萌生出了【相信阿奴儿】这种念头。
“啊,差点忘了呢,”阿奴儿没有管安柏的胡思乱想,反而将自己的手指挪到安柏的两腿之间,“在触手服里面侵犯安柏的身体这件事情,还要继续呢。”
的确,在安柏发出悲鸣声之后,体内柔软火热却又韧性十足的触手们的动作就停止了下来。也多亏如此,在媚药催化下变得轻微的阵痛和酸涩也很快就消失了。只不过接下来,按照阿奴儿的说法,这邪淫生物强暴可怜少女的戏码,还要继续下去。而结果,则显而易见——
“呜咕…哈啊…啊啊…怎…怎么回事…啊…哈啊…我…啊嗯…好热…好奇怪的…感觉…呀啊啊…”
触手们的抽插动作开始了,虽然动作幅度不大,节奏也偏向平缓,可是对于第一次承受性交就被贯穿双穴的安柏来说,这样的强烈感觉还是令她难以忍受。
不仅仅是难以忍受地感觉到【体内被塞进去了东西而带来的异物感】,更有大量的【腔内的肉壁被摩挲和舔舐带来的性爱的快感】。
安柏的脸上泛起一阵潮红,她的脑袋开始变得清醒。只不过,现在初次品尝到禁果滋味就被阿奴儿用猛烈的甜蜜味道给俘虏了的她,已经一瞬间就沉沦进去,再也无法自拔。
“呀啊…啊…啊嗯…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为什么…这么…啊…好热…里面…最里面都…不行…敏感的地方…全部都…呀啊…不…不可以吸…吸…呜嗯…”
安柏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尽情地发出了淫乱的叫床声音。两条触手把握好节奏,分别一进一出着,不停地小小改变着自己的形态,让硬物凸起刮蹭敏感点,让甜蜜的嘴唇吮吸皱襞,让最柔软的舌尖伸入深处,将媚药连同轻微的痒感,涂抹到安柏的宫颈位置。阿奴儿才不会仅仅侵犯到阴道就罢休,在她的认知里,必须要连同子宫乃至整个生殖系统都彻底污染然后暴力奸淫,才能赋予安柏最为美妙的快乐。
更多极细极细的触手争先恐后地从已经顶在子宫口位置的触手末端涌了出来。它们争先恐后地穿过并且撑大了安柏的宫颈,并且将最为烈性和有效的麻痹毒药带了进来。被强行扩张着体内的安柏睁大眼睛,却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般,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并不是被侵犯到子宫令安柏痛苦无比,反而是被媚药调教过的肉体在接受侵犯的时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感觉。就是这种超乎想象的舒服甚至爽快的性爱滋味,让安柏甚至短时间内失去了发出声音的力量。
更多的汁液随着触手的入侵而充满了安柏的体内,这些散发出比恶臭味和精液的腥味更加让人不安的甜蜜香气的液体随着触手越来越大幅度的动作,被不断地涂抹在了安柏的腔壁上,然后再被快速地吸收掉。体内的火焰已经变成了冲天火舌,安柏的理性被蒸干烧焦化为齑粉,脑子里不断回转的成千上万的女性被侵犯和改造之后堕落成阿奴儿的同族的忠实奴仆的场景,体内奔腾欢呼着的愉悦性快感,还有面前阿奴儿那张清纯可人的脸颊上的温柔表情…这一切都仿佛疯狂的迷梦,让安柏被其中万花筒一般的新鲜和精彩给吸引住,然后用无法想象的快乐作为诱饵,让这个可怜的姑娘产生好奇心…甚至是依赖心。
触手快速地抽插着,啪啪的水声应和着安柏喉咙里随着触手的节奏而发出的呜呃声,再搭配上安柏的肉体被从未见过的胶状体包裹的景象,竟然如此淫靡,如此地令人兴奋。
“嘻嘻,安柏的淫穴…真美味…”阿奴儿露出爱怜的表情,靠近安柏半张着的嘴巴,亲吻一口嘴角,“已经…嘻嘻…已经想要中出第一次了…安柏的话…一定会被精液给【植入】,然后【生根】吧…这样的话…我就能永远和安柏在一起了…或者说…安柏就能永远地和我在一起了…呵呵呵…”
令人惊恐地,安柏居然随着阿奴儿的黏稠笑声,一通露出了笑容。被汗水黏住散乱的深棕色头发的脸颊上,是失去思考能力之后的,痴痴的笑容。
就在不断收缩的胶衣之内,扭动的触手们开始暴动了。频率加快到令人类无法忍受的猛烈动作在安柏娇嫩的体内肆虐着,将炙热的快感传遍全身,狠狠地插入了安柏的脑中。这样的感觉,简直是……
简直是……
“…太…太棒了…哈啊…”在淫乱的呻吟和喘息之间,安柏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安柏她,就这样坏掉了。
覆盖在安柏身上的生物组织终于将自己的肉体压缩和伪装好。安柏向着星空伸出双手,微笑着检查自己身上的“手套”和“袖口”。阿奴儿滑到安柏身下,悄悄地拉下一点点安柏的热裤。在看上去只不过是深色帆布材料制作的衣物的内里,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粉红色皱襞,密密麻麻的纤毛和细小的触手群丛生密布,将媚药和润滑用的粘液分泌出来,令安柏永久地沐浴在了淫靡的气味之中。
“不…不要…”安柏的喉咙里发出不甘的呜咽声,“我还想…继续被…被触手们爱怜…哈啊…不要脱…”
“嘻嘻…不会脱的…安柏…”阿奴儿乖巧地把安柏的热裤提上去,然后隔着拟态的触手服摩挲起安柏的蜜裂位置,“哈啊…嗯…安柏…你的里面…好色情啊…我才舍不得把自己脱下来呢…”
阿奴儿的肩膀被搂住了,被安柏搂住了。
“那么…那么就…再过分一点…好吗…”安柏的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但是她说的话,却早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淫语,“刚刚…呜嗯…听到了喔…阿奴儿…哈啊…阿奴儿说…要射在我的子宫里…哈啊…被触手欺负子宫…已经这么舒服了…如果被…被【精液】填满…一定会…会更舒服吧…”
甚至等不到阿奴儿回话,安柏就突然反弓起身体,发出了尖叫声。本来应该掺杂痛苦和屈辱的声音却在此时此刻,将浓稠的爱意与甜蜜释放出来,变得娇媚无比。
阿奴儿此时此刻插入安柏体内的十六根细小触手,共同射精了。
“呀啊…哈啊…啊…啊呜…哈啊…啊…”
随着每一次触手末端射精的律动,安柏有节奏地吐出短暂的闷哼声,持续六七次的精液喷射将安柏的体内,终于彻底玷污了。温热的黏稠精液覆盖在安柏的肠内和宫壁上,生根发芽。
阿奴儿一丝不漏地感知到安柏的子宫被精液根植,然后,她终于笑了,满足地笑了。
在阿奴儿的认知里,自己能够报答救命恩人安柏的唯一途径,就是改造安柏的肉体,清洗安柏的认知,再在寄生到安柏的身体之中的同时施加足够的快感,将安柏变成一个从心底里喜欢和依赖自己的宿主。被淫液和媚药敏感化之后的身体也好,被赐予的强大的触手服也罢,这些都是阿奴儿认为的,能够让安柏的生活和战斗变得更加轻松和美妙的东西。这样的【福祉】和【福音】,安柏肯定不会一个人享受,她一定会向更多的朋友分享,让阿奴儿的宿主,越来越多。
“喏,这个还给你,”阿奴儿将一颗鲜红的圆形石头塞进安柏的手心,“这个…是叫【神之眼】吧?我就知道这是重要的东西,所以连同上面的羽毛都给安柏留下来了哦。”
安柏闭上眼睛,握住手中散发热量的神之眼,让温润的元素能量流过身体。被阿奴儿调教过后的身体果然非同凡响,身体对于元素的敏感性和调度能力都突飞猛进,如果偷偷把芭芭拉床头的那本《讨龙英杰谭》拿来装模作样一下,安柏甚至敢相信,自己可以发射出强而有力的火球。
“好…好厉害…”安柏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阿奴儿…居然能做到这样么?”
“小菜一碟啦,”阿奴儿露出别有心机的笑容来,“如果安柏能够帮助我给更多的人【根植】的话…那么幸福和变强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喔。”
阿奴儿的狡猾之处体现出来了,这个贪淫好色的生命体不满足于捕获到安柏一个人,她想将更多的少女玷污和寄生,让自己成为操弄强大力量的魔物。她并没有能力破坏谁的大脑再取而代之,但是她有办法使用部分的意识替换,使用谎言和性爱的陷阱来进行诱骗。不仅仅是诱骗已经到手的少女对自己敞开心扉和对自己言听计从,阿奴儿更会诱骗心中存在哪怕一丁点儿遗憾和忧心的人,让一块缺失的砖头,最终成为高大墙壁轰然倒塌的祸根。
再之后…再之后,自己就可以尽情地玩弄无数美丽可人的女体,让她们和自己,或者是让她们之间,以肉体的欢愉,来享受乐趣。
“好啊,”安柏已经迷迷糊糊地将阿奴儿认定成了主人和朋友,于是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爽朗笑容,“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应该先回到蒙德城去才行。”
“那么,就让我来假装成被丘丘人袭击受伤的普通人吧,这样的话,一定可以毫无破绽地混进去,”阿奴儿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让它们的拟态愈发真实起来,“接下来,安柏觉得我应该最先和谁接触呢?”
“如果是受伤民众的话,阿奴儿第一个碰到的一定是芭芭拉吧?”安柏认真思考片刻,然后给出了答案,“不过,既然阿奴儿已经在我的子宫里生根,那么一定可以同时在骑士团里出现。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帮助一下诺艾尔吧,诺艾尔她平常那么努力,我觉得应该获得更多的青睐和帮助才对。”
“哦,一下子两个呢,”阿奴儿梳完头发,将地面上的触手群一点点地收了回来,现在,从性交中攫取了足够力量的她,已经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完美的人类,“不过…呵呵…我很喜欢…这两个孩子…我有预感…她们我都会喜欢…”
在星空的光芒下,安柏和阿奴儿一起出发了,二人有说有笑,仿佛是亲密的好友。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安柏如今已经赤身裸体,被阿奴儿用触手衣装包裹,并且用触手时刻地出入着安柏此时正在逐渐被调教为绝顶淫穴的性器。
包含着纯粹的欲望和恶意,名为阿奴儿的寄生生命体,从这里开始,吞噬着一个又一个少女的灵魂。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最后的侦察骑士,最后的侦察(原神,安柏,触手调教及恶堕)》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