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岛叶多的性福结局 第四话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4章,专题:大岛叶多的性福结局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NTR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第四话 勇者的败北,兄弟的沉沦

我一声吆喝,身边的士兵纷纷上前,将修雷因、冈姐及哈林斯团团包围在中心。

“为……为甚么……卡迪雅!”

“别用那么呕心的表情望向我!”

不讲道理直接发动一记火球炸向修雷因,哈林斯第一时间撞开他,一剑劈开我的火球。冈姐也狠下心来,一记风弹打过来。风弹的威力非常大,我猝不及防,只能侧身避开,却被余波擦过头部,让束好的长发乱了。

“我……我……”大脑在轻微震荡下,有几分恢复神智,让我暂时停下攻击。眼前修雷因扯开冈姐:“等一会,她是叶多啊!”

“就算她是叶多同学又如何?被健吾同学洗脑后,她已经变成敌人了。”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也不能伤害她!卡迪雅都是无辜的!”

“不要那么婆妈啊!”

修雷因不服气,将怀内的安娜交给冈姐,然后抽出自己的剑:“看看卡迪雅,她肯定非常痛苦……由我来拯救她,拜托冈姐和哈林斯先生帮忙挡住其他士兵。”

“真是的……俊同学永远是这么天真,不过我不讨厌。”

“好的,请安心将背后交给我吧。”

多亏冈姐的攻击,让我残留在体内最后的一点意识浮上来。要不是我是转生者,数值能力比普通人还要高一点点,恐怕连这点意识都无法维系下来。话虽如此,但仅仅是维持住已经十分勉强,而且只能像旁观者那样看着自己,一举一动都没法控制。

“卡迪雅!卡迪雅!”

“烦死了!别再叫我的名字!”

我的脸颊不听使唤,朝修雷因摆出凶狠的表情,不断抛掷火球,试图杀死对方。我试图阻止,不过依然没有效果。

四面八方的士兵越来越多,修雷因开始左支右绌,顾此失彼。

“卡迪雅快停手,我们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谁和你这垃圾是好朋友?”

“我们不是挚友吗?难道卡迪雅都忘记以往我们种种交情吗?”

“啊,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可是如今的我明白了,自己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我言不由衷,狡黠地笑道:“我亲爱的尊敬的侍奉的是伟大的由古大人,只有他才是值得我献上永远的忠诚!至于你这叛徒,从此恩断义绝!”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现在的我根本不是我,俊千万别听进去啊!

修雷恩似乎真的一条筋,硬要直线闯过来。我的士兵自然不会退缩,加紧收窄包围网,企图将三人一网成擒。遗憾敌人都是高手,一般士兵根本除去以人海战术车轮战消磨他们的精神及体力外,就别无用处,完全无法妨碍三人的脚步。

“算了,寻常士兵当然不是俊的对手,看样子该换我出手吧。”

没错,从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俊非常厉害。

明明大家都是转生者,可是他却转生成英俊潇洒帅气高贵的王子,无论是颜值及体能,以至技能点数都比我要多。不,单单是他能转生成男人,已经比我更幸运。

同是好兄弟,为何偏偏是我转生成女人?公爵千金,不就是比王子低一级?而且技能点数也比对方少一截!这样子根本不公平!尤其是步入青春期之后,身体越发出落得像女孩子,更加没法再打嬴俊。

有志者事竟成,只是骗小孩的说话。转生成卡迪雅之后,我终于体会到,世界上很多事,是出生时已经注定。后天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改变。那怕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从女人变回男人。

我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明知道这是注定的结局,却任性而顽固地拒绝承认。故此前世身为男人的我,自然与今世女人的身体无法融合。我嫉妒俊,为何上天如此不公平。若然二人处境对调,他转生成公主,我转生成公爵公子,那么我肯定是人生的赢家。不过事到如今,一切都太迟了。虽然我的身体不受我的意志摆布,但心底非常清楚,她的一言一行,其实某方面都是出于我的意志。

我渴望打败俊,在他面前突显自己,让他正眼看待自己。而现在的我,正在呼应这份不甘心与忿恨,拚尽大量魔力,毫不犹豫的投掷出一发巨大的火焰魔法。这个火焰魔法,乃是能焚尽一切的广域范围魔法,无分敌我一律歼灭,可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死他。

这个承载满满的恨意、妒忌与愤怒掷出去的魔法,却被俊轻然易举用魔法抵消了。真是的,臭外挂小子,强得太夸张了。那怕是我方的士兵,都想要救下来吗?正正因为这一点,所以我……我……我……

我的视线才没法从你的身上移开啊!笨蛋!

“卡迪雅!快点醒醒吧!”

“吵死人了。我可是很清醒呢,叛徒就该像叛徒的样子,乖乖接受处罚吧!”

乍听上去,像是违反一己之意的说话,但我却觉得,那是自己一直想说而不敢说的话。

说好一生一世的好兄弟呢?现在你还当我是好兄弟吗?

你的回答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恐怕无法再当你是好兄弟了。

尤其是当你被由古袭击的那一瞬间,我居然会吓得大脑一片空白,甚么都做不到。

为何那时的我,会无法出手呢?

为何之后的我,会无法平常地待在你的身边?

原本打算避开你,躁动不安的心多少会平静下来,可是见不到你的时候,反而感到无比的寂寞,甚至害怕失去你。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么奇怪的感情。

不对,正正因为我知道这份感情是甚么一回事,才更加不想承认,拒绝接受现实。

“卡迪雅!”

那怕在战斗中,我下体的贞操带,依旧刺激着阴核与阴道。不知道由古将那个飞机杯交到谁手中下,被陌生男人抽插的感觉太刺激了。让原本就打不过俊的我,战力更加削弱几分。作为残渣般旁观战斗的我,也慢慢被快感淹没,神智变得涣散,没法再释放魔法。

俊轻身挺进,冲破重重围困,闯至我的面前。

“咕……死吧!”

原本意识再次沉没,被催眠洗脑的我总算不再受到妨碍,专心摒除杂念应付敌人。受下体快感的挑逗,加上连日来性欲的操练,无意识间摆出淫媚至极的姿势发出魔法。看见我配合曲线的身材扭拧腰肢,一下子让俊看得目瞪口呆。从小至大认识的“卡迪雅”,甚么时候变得如此有女人味?就在分神间,一道自远方飞来的魔法,正好打中俊的左侧头颅。他眼前一花,向右边跌跌撞撞,最后仆落地上。

“小心!”

看见俊仆倒在我面前,而且准备补刀,哈林斯先生一个箭步冲上来。由于他一手抱着安娜,只能单手扛起盾牌,赶到俊身前挡下我的魔法。

冈姐发出风魔法,一时吹飞俊身边的敌人。士兵顿时被割伤身体,我亦迫得倒后退开。然后我退后的地方,旁边冒出一位奇怪的“人”。

“妳是……”

“放心,我是由古派来帮忙的。”

“哦。”

虽然我满腹疑窦,怎么会有魔人在战场上,而且是我方的人。不过既然是主人安排,那么必然有其用意,我便不作多余的猜测。

“根……”

“我说过别用那名字叫我了吧!”

根?甚么意思?冈姐话才到一半,就被那位非人的少女打断。从她的眸子中,充满深深的恨意。就在我以为她会发动攻击时,突然一甩手,朝冈姐那边掷出一个奇怪的球。球在空中洒出红色液体,最后滚落到冈姐脚边,在地上遗留下大片殷红血味。

“啊……这是给老师的礼物。”

冈姐督了一眼,整个人几乎崩溃,惊慌失措起来:“怎……怎么会这样?”

神祕少女舔舔右手手腕上的血,“呸”的一声道:“难吃死了……看样子因为个性太差,所以血都特别难吃。”

“是妳……杀掉波狄玛斯吗?”

“要不然还有谁?”

“可是妳……”

“别说我不会杀人啊!老师不也杀了一堆吗?精灵更是大杀特杀!全部都沆瀣一气!嗯,反正这处不是日本,别以为我还会跟上次一样。”

日本?难道这位少女都是转生者?

冈姐举起双手准备发动魔法,少女懒洋洋道:“老师……难道真的想跟我打?算了吧,因为主人叫我别对妳出手。”

我插在少女身前:“既然是由古大人派来的,那么就是同伴,就让我来挡着她吧。”

少女先是一呆,继而大笑:“好!非常好!这个女人和修雷因是一伙的,那么就拜托妳杀死她。”

“既然是叛徒的同伴,那么同样都是叛徒,绝对不能放过!”

“嗤……这是正当防卫,别怪我啊!”

接下来我与冈姐持续展开不同魔法元素互轰,炸得地面陷坑处处。真不愧是冈姐,天生是精灵族,魔法对战上我完全没占到半点便宜。

太卑鄙了。

剑术比不过俊,魔法又比不过冈姐。

我的存在究竟有何意义呢?

“真是看不下去了……毕竟主人也很在意卡迪雅呢,念在大家一场同学,姑且帮帮忙吧。”

就在斗得难分难解时,谜之少女霎时冲去冈姐那边,突然间对方的魔法就消失了,无法再放出来。冈姐似乎早知如此,急急退后。少女凛然冷笑,她的速度飞快,不愁追不上冈姐。正要准备下杀着时,突然有一道巨大的黑影自天而降。

‘在最危急的时刻,本小姐华丽登场!’

黑影一招炸飞地面上碍事的士兵,谜之少女不得不停下步伐。这位破风而来的乱入者,赫然是一头全身泛起光辉的巨大白龙。

‘英雄总是最后才登场嘛——骗你的!喂,大伙儿快快骑上来,要撤了!’

不愧是实战经验丰富的人,哈林斯先生反应最快,第一时间揪起昏倒的修雷因,连同安娜都扔上白龙的背上。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哈斯林先生?”

“修就拜托妳了。”

虽然白龙体型庞大,可是亦不足以载着所有人离开。再者在他们眼前,还有我及谜之少女准备插手。

“哼,你们以为我会放过你们?”

“放箭!快快杀死那头龙!”

哈林斯先生不多废话,一手抓起冈姐直接抛上龙背。白龙口吐黑炎,驱走四周士兵后,载着几人就此狼狈离开,引身飞上空中,追之不及。

“嗤……被他们逃走了。”

我遥遥看向天上的飞龙,回头四顾,那位乱入的谜之少女早就不见踪影。无庸置疑,主人吩咐的任务失败了。

“俊……走了……”

那个男人,留下我,抛下我,就这样子扬长而去。不知怎么的,我的心儿有点别扭,感觉非常痛苦。彷佛心底有一团小小的残渣,同一时间被那道影子拖曳拉走,教我的胸脯有点空荡荡的,无意识间捏住心房。

得知修雷因成功逃走,由古发很大的脾气,对所有人怒责一顿。理所当然我亦受到特别惩罚,飞机杯灌进大量烫水,灼得我的阴道又红又疼。

“呜呜……由古大人……请原谅我……啊啊啊……”

“哼!没用的垃圾!叫妳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是的……我没用……非常对不起……希望由古大人原谅我……呜呀呀呀……”

由古越想越气,将飞机杯摔落地上,狠狠用脚踩。我的小腹受到锥心剧痛,整个人身体都蜷曲成虾状,开始连话都说不出。

“臭鲍!妳除去任人上之外,还会做甚么?”

“对……我是任人上任人用的公鲍,所以请由古大人随便使用我。”

“好啊,难得很多天没有用过妳啦,而且现在我积攒了很多压力,就拿妳来发泄吧。”

俊已经抛弃我,不再需要我。

因为我是女人,而俊是男人。打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可能存在纯粹的友情,当不成挚友。既然如此,倒不如离他越远越好。留在由古身边,成为他的女人,寄情在他强大的肉棒下,就能忘记与俊的情感,不会与他发生男女关系。

“请由古大人自由享用我的小穴吧!”

“就算妳不这样说,我都会狠狠插死妳!”

由古从地上捡回飞机杯,然后脱下裤子。昂扬的巨炮早就整装待发,我瞧得口水直流时,他一言不合就将飞机杯套进去,与此同时阴道也感受到巨大且火烫的棍子戳进最深处。这样子就对了,沉迷性爱的快感中,就可以忘记俊。

“呜……痛痛……噢啊啊啊……”

“少啰嗦!飞机杯就是让男人随时随地使用,不准有怨言!”

“呼呼……好……好的……”

“舒服吗?”

“舒服……好酥麻……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长期开发下,仅仅是被男人插入去,下面就淫水大作。无需他人提点,我的身体浑然在本能驱动下,像妓女那样熟练地扭腰,而且双手揉搓自己的巨乳,尽情愉快享受飞机杯传导过来的刺激。

由古前后抽送飞机杯,越来越销魂酣畅。果然只要做爱,在女人身上展示男人的威风,就让他感受到无限的自信。那怕是大岛叶多,还不是在他一手掌控下,变成一头贪图性爱享乐的母猪。在由古,不,在世人眼内,“卡迪雅”就是“修雷因”的女朋友。而自己能够享用我时,意味他成功抢走修雷因的女朋友。

干死仇敌的女朋友,光是听上去就让由古无比激动。身为“修雷因女朋友”的标签,只会让由古更加亢奋。配合我在旁边愉悦的呻吟声,自然狠狠挺得更深,几乎快要戳穿飞机杯。

由古射完一发,将整个飞机杯注得满满,同时我也感受到充实与幸福,好像子宫内真的注满温热的液体。当然一切全是虚假的感觉,在贞操带严密保护下,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异物进入去。

“爽不爽?”

“爽……好爽……”

“还想要吗?”

我点点头,由古拔出飞机杯,将他那条巨大的阳具指向面前:“既然想要,知道该怎么做吗?”

“嗯……请让我来服侍由古大人。”

我才刚从高潮中回过魂来,腰部还是没有多少力,只能像狗般四肢撑起来爬过去。

“失礼了。”

反正不是第一次服侍由古了,就像之前那样,慢慢捧起他的宝具,好好用舌头舔往阳具上每一寸地方,将那些又臭又腥的精液好好吞进喉内。

“嘿嘿……吸得真干净啊。不愧是‘公爵千金’,服侍得真周到。”

公爵千金?哦,是指我吗?那样又如何呢?反正我只需要好好记住,自己是由古的性处理肉便器就行。公爵千金这样的身分,不要也没差。我浑然忘记自我,舔得干干净净后,再慢慢张开小嘴,从龟头前端含进去。

连日来的训练下,我已经掌握如何整根含进去,而且好好用舌头挑逗。当然不忘双手托起胸脯,推挤由古阳具的根部,提供双重的享受。托高超的舌技下,慢慢变得无比巨大,塞满我转口腔,呼吸变得非常艰难。我闭上双眼,专心凭记忆卷起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阳具上敏感的几处地方。以前觉得无比脏污的恶物,现在居然变得如此喜欢,每舔多一次心跳就莫名加快。在无法呼吸之前,顺利榨出大量精液,让我喝得十分开心。

“噢,精子不断地射进喉咙小穴,而且都一滴不剩喝下去。太好啦,就算卡迪雅的父母都死掉,公爵家玩完,妳都可以一个人出去卖身赚钱养活自己呢。”

“都是由古大人调教周到,让我掌握做妓女的技巧,变成可以让男人高兴的奴隶。”

曾经男性的我,或许在很早以前已经不再存在了。既然如此,还不如爽快丢弃,全心全意成为一位女性,不是更加轻松快活吗?

“啧啧啧,真够淫荡呢。”

“是由古大人让我明白自己是淫荡的女人。”

由古将战败的怒火一股脑儿都发泄在我身上,享受完口交后,这次叫我自己拿着飞机杯服侍他。我从地上捡起来,虽说是我的飞机杯,可是现在是头一次亲手握在手中。手指用力点,阴道就真的感受到被人的手指捏着。

自己的手指特别轻柔,不像别的男人使用时如此粗暴。既然是自己使用,那么就可以细心一点,不会再捱痛。我乖乖跪坐在由古面前,双手握着飞机杯,手指掰开阴唇,慢慢套在阳具上。途中也凭自己的感觉,慢慢调节速度及角度,务求感受到最大的快感。

当阳具没入至尽头,撞上我的子宫时,霎时强烈的电流沿着脊髓窜往大脑。阵阵性欲淹没理智,我全身颤抖,十指松开,剧烈地喘气。突如其来一巴掌掴过来,我眼前金星乱坠,由古扯起我的长发骂道:“臭鲍!谁准妳松手的?”

“对……对不起……由古大人……”

由古发怒的样子太可怕了,我轻抚着火烫的左脸颊,完全不敢反抗,像小动物般缩起来。身为女人,就应该为讨好男人而活。只要老实一点,就能够获得他们的疼爱。果然由古没有继续扇过来,他按着我的头,对准飞机杯后道:“在发甚么愣?叫妳好好服侍我都办不到吗?”

“不……不是……”

“还不快点动手?”

“是!”

我双手再次握住飞机杯,一边感受自己阴道的快感,一边上下摆弄飞机杯。

“真是没用!信不信我卖妳去妓院,晚上服务王都的男人?”

“请……请由古大原谅我……我会更加努力服务你。”

“哼,卖妳过去也只是让妳快活,还是囚禁起来不准高潮比较好。”

“是……由古大人说得对。”

“妳就是欠操!”

“是,我是欠操的女人,请让我继续取悦由古大人的肉棒……”

我对由古的恐吓信以为真,更加不敢有所怠慢。很快手指回传到阳具变得无比刚硬,似乎快要射出来了。我加快拔插的速度,同时辅上手指按摩飞机杯外部,增加入面的刺激力度。由古忍受不住,双手抓住我的手用力握成拳,将飞机杯挤压至最底部,不多时顶端有一阵激灵,精液的温度隔着飞机杯传到我的手指上,以及自己的子宫内。

由古舒服地吁一口气,可是这是我还未获得高潮,下面搔痒难耐,似乎还是差一点儿。正想再多套弄由古的肉棒几下时,突然外面有人叩门。

“谁?”

“由古大人,教廷那边派人过来,商讨勇者公开仪式的安排。”

悠莉在外面说完,由古一脸露骨地厌恶:“教廷那伙人真是的,有需要那么大动干戈吗?”

“由古大人是勇者,必须隆重以待,昭告天下,以奋发人心……”

“够了!别再说了!”由古不耐烦地挥手,望望我仍然用心摆弄飞机杯榨着他的肉棒,顿时将内心憋着的不快转移至我身上。

“滚开!”

“哎呀”一声,我被由古踢倒。他随便抓起我脱在地上的衣服当成抹布,拭干身体后,再穿上自己的衣服开门。

“走,带我去见见教廷的人。”

“是,由古大人。”

悠莉只是看我一眼,也没有多为意,便为由古引路。毕竟由古只要有空,就会与女人鬼混,连悠莉也是其中一位侍寝者,所以见惯不怪。我撑起身体,看见自己的衣服都沾满精液,房间又找不到别的衣服,只好出去找别人帮忙,借另一套衣服穿上身。

我一边寻人,一边用手捏着飞机杯。自己还未曾获得高潮,腹部深处热烈烫炙,阴道好想要某些东西填充进去。左手食指、中指及无名指一并插进去,试图抠弄出高潮。

“嘿嘿……呜嗯嗯……快点……快点高潮啊……”

区区几步后我便腰腿酸软,跪倒在地上,迎来猛烈的高潮。大腿左右张开,贞操带边缘尽是渗漏出来的淫液。我连带用手指按下开关,好使尿液一并射出来,溅得地面一片水洼。

软瘫在地面,神智恍惚时,终于有几人路过。看见我赤身裸体,只戴上一个贞操带卧在地上,小腹还有一个淫纹,纷纷窃窃私语,向我投来轻蔑的目光。然而那怕被无数视线盯住,反而挑起我的性欲。渴望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裸体,沉沦在这不道德的快感中,承受越多侮辱,让我越加兴奋。

被由古当成肉便器,搞到凌乱不堪,然后在无穷的性爱中舒服到丧失理智……现在的我,脑子酥麻麻的,除去服从由古大人之外,甚么都想不到。反正自己已经失去一切,倒不如一放纵自我,一直享受如此无比性福的日子也不赖。

新的一年,恭祝各位读者早日性转恶堕成合乎自己性癖的TS娘,安享性福~
新年勤加码字,第一炮就是大岛叶多了。
动画版都没有甚么戏份,我要抗议,只好写同人强行加戏。
本篇与原作产生一点偏差,心境上澈底堕落。吸收读者的意见后,故事也铺长些。
下篇精灵之里大战该怎么写啦,文库都未出版,看样子要原创了。
如果大家对未来剧情发展有意见,欢迎留言哟。
同时也感谢大家的打赏,我都会感激地收下的。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