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or马?驾驶员还是电池?

千重草
Latest posts by 千重草 (see all)

第一章   首战就失了贞洁还差点丢掉性命?

“总之,虽然你缺少实战的经验,但是考虑到艾尔可米博士表示只有你能够参与她的计划,结合医疗部提交的报告里你极高的适应性,我们决定将你安排进一支b级小队,接下来请你立刻去4号机库和队长爱洛妮报道,原罪小队接下来将会跟随普罗米修斯号和艾尔可米博士,援护她的计划。”

 

脑海里回响着那位自称米朵丽的绿发知性御姐的话语,欧米娜艰难地依靠在冰凉的金属通道边,小心地用手臂护住怀里大捧的文件,抬起右腿用膝盖把已经有些滑脱的文件小山扶回正轨。

 

“哈啊…好麻烦…”

 

文件其实并不多,但是欧米娜胸前那一对傲人的白兔使得她原本就因为手臂短小而堪忧的“胸怀”显得更加捉襟见肘,以至于只是一叠文件都需要她像是抱着一只大抱枕一样用双臂紧紧地勒住纸张的中部,一面面红心跳地忍受着柔软被压迫摩擦的快感走动一面时不时手脚并用地把向往自由的几张a4纸回归原本整齐的一叠。

 

300米,200米,100米……

 

该说不愧是用来停放arsenal的专用机库吗,每一间机库都少说有百米的长宽,对于正规佣兵来说可以说是谈笑间就稍纵即逝的数百米距离,几乎榨干了欧米娜四肢全部的精力,最后她只能抛弃早已不存在的形象包袱,背过身,在机库内众人微妙的注目礼中用挺翘的屁股顶开了对于她来说有些沉重的通道门。

 

“叮铃~”清脆的门铃声,与这样厚重到散发着战斗气味的铁门是那样格格不入,但是这里分明是繁忙的机库区,路上经过的每一个机库连带着通道里都是嘈杂的人声,机械声,滑轮声,但是一切的噪音都在此刻悄然远去,其貌不扬的铁门成了爱丽丝的树洞,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冰爽的冷风拂过,给香汗淋漓浸透里衣的欧米娜带来身在桃源的错觉,不,不是错觉,这里简直就是桃源,没有先前的苦闷酷热,没有恼人的噪音,只有恰到好处的爽快温度和让人心旷神怡的静谧。本就精疲力尽的欧米娜哪里顶得住这样的攻势,眨眼间就像是烈阳下的雪人化了一地。

 

“这就是您心心念念的人选吗,博士?”打量着面前已经变成一滩烂泥似的糊在地面上的欧米娜,爱洛妮不禁觉得自己小队的未来有些堪忧。作为接下来的贴身护卫,她自然浏览过艾尔可米博士计划的全貌——测试新发掘的超古代arsenal,代号名赛克洛亚的巨大机械兵器。赛克洛亚是一台光是通过计算机还原的纸面数据就能用数不清的0和极为复杂的火控系统宣告自己是货真价实的超古代怪物的恐怖兵器,这样的一匹烈马对于主人的苛刻甚至无法用挑食来形容,就连佣兵联盟认证的近年来刷新身体素质各项记录的爱洛妮也无法让这匹烈马低下它高傲的头颅,还有它诡异的操作方式和恶趣味的供能系统,只能用绝食来形容这台超古代的战争机械。

 

而此时此刻,万里无一的赛克洛亚适格者,一个看起来更适合当一个邻家小妹妹,气质比起战士更像是书卷气爆表的研究员的小姑娘正非常不雅的瘫软在冰凉的地板上,粉嫩的丁香小舌微微吐露,像是累趴下的小型犬一样哈着热气,用来交接的文件不仅被勒成了葫芦型,还在地板上天女散花乱作一团。

 

黑线和井号爬上了爱洛妮的额角,战士的矜持告诫她不要和这样一个明显没上过战场的小姑娘斤斤计较,可是战士的本能逼迫着她上前去把少女从地上揪起来劈头盖脸地教育她什么叫战场的残酷。

 

也许是爱洛妮快要喷火的双眼威慑力十足,亦或是欧米娜自己觉得这样有点掉形象,至少在爱洛妮上前给她一个“血妈教训”前,欧米娜自己就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了起来,歪七竖八地向屋内的众人行了个军礼:“欧…欧米娜,按照要求到4号机库报道。”

 

“嗯嗯,欢迎欢迎,我是负责此项目的艾尔可米博士,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一起努力了哦~”小只的白色身影凑到欧米娜面前,握住欧米娜的手上下摇晃着,脸上满是可亲的笑容——作为业内家喻户晓的arsenal博士,艾尔可米·阿卡玛却有着和一般人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年幼外表:一头金色的长发像是上好的丝绸披散着,婴儿般娇嫩的脸庞似乎还有几分没有褪去的奶气,面容干净可爱,碧绿的大眼睛就像是精雕细琢的绿宝石,却又较无机的宝石多出含苞待放的生机;干净的亚麻色毛衣和纯白色衬衫,下身则是带着青春气息的格子短裙,一双笔杆般挺直的双腿包裹在透肉的暗黑色连裤袜中,搭配小巧精致的皮靴,要不是身上披着象征研究者的白大褂,欧米娜根本无法相信这样可爱的女孩会是自己未来的顶头上司。

 

“来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未来和我们合作的原罪小队的队长爱洛妮”艾尔可米博士一副无愧于她可爱幼女外表的热情天真模样,乐呵呵地抓过一边散发着浓郁低气压的爱洛妮推到欧米娜的面前,逼得欧米娜不得不直视这位气息像是尖刀一样锐利的队长。

 

『为什么你也这么小啊!』这是欧米娜越过心中恐惧的门槛真正端详爱洛妮时最直接的反应:这个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能够闻到若隐若现的血腥味的威严队长,实际上看起来也就14、15岁的萝莉模样,之所以会感觉视线的主人和自己差不多高纯粹是因为这只大龄合法萝莉穿了一双超乎常理的高跟鞋,即使那双嫩的滴水的白嫩玉足不得不绷紧足背,只靠前段的玲珑足趾支撑全身的重量,她还是决然地穿上了目视接近12cm的高跟鞋;都说人靠衣装,但爱洛妮白皙透亮的双腿却没有丝袜的陪衬,相反,挣脱工业制品束缚的美丽得到完美的绽放,她的曲线哪怕没有丝袜的修正都足以让任何性功能正常的男人为之举旗致意,如果说艾尔可米博士的双腿是挺直的笔杆,那么给爱洛妮的形容词只能是完美的黄金分割点——多一分显肉,少一分嫌细,就好像理应出现在成熟御姐身上的大长腿等比缩小安到了爱洛妮的身上;一身显然是出自名匠之手的漆黑军服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躯,平坦的胸脯在军装的衬托下显得如钢板一样坚硬笔挺,左胸上排列着大大小小的金属徽章,彰显着她不菲的赫赫战绩;一头亮银色的细密长发简单地束了一个马尾搭在左肩,一顶漆黑的军帽,和她眉宇间的英气相辅相成,都不知道是军装造就了她的威严,还是她撑起了军装的硬朗。

 

相较于欧米娜从下至上角角落落把爱洛妮彻底看了个清楚,拥有欧米娜这样可爱名字的栗发魔鬼身材的弱气美少女在爱洛妮的眼里的吸引力似乎还不如她带来的那份详细的体检报告,只有看到异常的数据时才会时不时抬头用或是审视或是怜悯的目光打量一下欧米娜。根据报告来看,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可能拧瓶盖都费劲的小家伙却有着惊人的淫能适应性,在身体没有丝毫接受过调教或是调整的情况下就已经达到了驱动a级arsenal的水准,而且她的身体的恢复水平远超她所表现出的身体能力,从驾驶arsenal的方面来说简直是天造之才,毕竟驱动arsenal可不是一两次高潮就能解决的事,在战场上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淫能产出供给arsenal行动是每一个驾驶员的必修课,而欧米娜可以说只需要安排一些体能训练,让她不至于稍微运动或者被运动两下就软了腰。

 

“好了,多的不说什么,根据计划你本来有30分钟的学习适应时间,不过,”爱洛妮把皱巴巴的报告递给一旁探头探脑的艾尔可米,无视了对方作态十足的大呼小叫,“你现在大概只能当场上机边走边适应了。现在,把衣服脱了准备上机。”

 

“哈啊?!”

 

 

 

——————我是欧米娜被扒光的分割线哒——————

 

 

爱洛妮常年在战场摸爬滚打养成的雷厉风行完全压制了欧米娜大家闺秀一般的微弱抵抗,只是三两下的功夫,原本还因为汗水浸润上演湿身少女全身隐约透视的青涩诱惑一下子升级到了足够让毫无经验的处子面红耳赤发出悲鸣的坦诚相见。

 

一旁的艾尔可米也没有闲着,大大小小的电极片和管线暴露在外只能用粗犷来形容的拘束器样的采集器被她仔细地装到欧米娜身上,刚刚就因为暴露play红透的小脸现在已经变成了沸腾的锅炉——电极片无一例外地落在欧米娜身上的敏感点,双乳,腋下的肋间,肚脐周围,腰侧的痒痒肉,大腿内侧,膝盖窝,脚踝,脚心,所有大大小小的敏感点全部被艾尔可米用冰凉的电极覆盖;头戴式的采集器活脱脱是一个加上了管线的头戴铁笼,只有她的樱桃小嘴被刻意流出了不大不小的圆孔,似乎是特意为某种粗到能填满她口腔的圆柱而留;光洁的脊背被一条像极了抱脸虫一样的机械骨架占据,由一节节脊椎骨一样的机械结构构成的拘束器上伸出一条条对称的金属肋骨,在艾尔可米细心的调整下全部卡进欧米娜胸骨与肋骨的间隙,巧妙地避开她丰满的双乳在她的乳沟里合拢,就好像在她的身上外套了一层机械的胸骨骨架,同时把那对硕大的柔软勒的更加突出挺翘。

 

只花了不到10分钟,欧米娜就在一金一银两只披着幼女皮的妖精手下蜕变成了合格的驾xiao驶bai员shu,被两人押解着送到了赛克洛亚的驾驶舱前。

 

“我…我接下来要驾驶这种东西吗…?”虽然事先早已知道赛克洛亚是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超古代怪物,但是真正见到实物的刹那,欧米娜本能地感觉双腿发颤。

 

这是怎么样的一台凶兽,欧米娜根本无法用自己的言语形容,但是光看对方足足比一旁停放的原罪小队统一arsenal“稻草人”大上一倍还多的体型,还有那个比起寻常的机械头部更像是模仿某种野兽设计,就好像是神话故事里老生常谈的恶魔,被人为地加上了金属的铠甲和牙套,压制了它潜藏的凶性。

 

胸口的驾驶舱是一个巨大的球体,被最后厚重的多层装甲包裹着,光是舱门就打开了整整3层,厚重的金属板依次翻起,降下,收拢,露出赛克洛亚的心脏——驾驶室。

 

“空的?”好不容易塑造起的心理准备在这个空荡荡的圆球空间面前一触即溃,巨大的落差让欧米娜愣是只能用最简单的疑问来吐露自己的心声。

 

没有科技感十足的显示屏,没有想象中带着操纵杆或是感应球的驾驶座,甚至连给自己固定身体的一点结构都没有。名为驾驶舱的结构整个空空如也,一时间欧米娜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小心的伸腿下去踩着圆弧状的舱壁进去找找有没有什么隐藏结构。

 

一看欧米娜还在探手探脚试探着这个诡异的空舱,知道真相的爱洛妮很爽快地帮了她一脚,特意脱下那双鞋跟尖锐到能打出5倍暴击踢击的高跟鞋,一脚踹在欧米娜背后的金属骨架上把她直接踢进了空荡荡的驾驶舱中心。

 

“哇啊啊啊….啊..诶?”预想中的冲击没有到来,欧米娜小心翼翼地移开护在身前的双臂,发现自己现在正以一个背朝上四肢朝下像是被人扛在肩上的姿势悬浮在驾驶舱的正中,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通过身上的金属骨架把她提了起来。

 

“记得不要挣扎,这对你和我们的计划都好。”舱门在欧米娜进入的瞬间就开始关闭,金属的缝隙间传来爱洛妮最后的告诫,随后整个驾驶舱内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对于黑暗,对于未知的恐惧一直以来镌刻在人性的最深处,尤其是在自己被吊在半空中,四肢根本无处着力的此刻,恐惧漆黑的大手死死地握住了欧米娜七上八下的心脏。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在这狭隘的黑暗中,每一秒都被无限的拖长,在一开始试图通过舞动身体把自己从悬在半空这样尴尬的境地解放出来无果后,欧米娜只能认命地任由四肢垂下,通过自己越来越急促尖锐的心跳来勉强数着时点。

 

“啊!”低垂的脚尖突然被冰凉包裹,本就绷紧的神经被这样突然的刺激惊动,欧米娜就像是离弦的箭矢一样猛的向上弹起,把身体缩成一团。但那种冰凉的感觉很快从下而上,异样的冰凉却又柔软黏腻的感觉渐渐包裹了欧米娜的全身,最终将她因为恐惧咬紧牙关闭紧双眼的脑袋也彻底吞没。

 

呼吸被阻隔,肺内的空气一点点变得浑浊,本来就因为重压而沉闷的胸部内部像是着火了一样,灼烧般的刺痛开始从肺底向上扩散,沿着气管,一直到喉咙,刺激着她张开嘴,获取维生的氧气。

 

“咳哈…”对未知的恐惧输给了求生的欲望,紧闭的小嘴飞快地张开,还没等她火急火燎地吸上一口香甜的空气,冰凉柔软的流体就先一步填满了她的口腔和鼻腔,舌苔上同时传来流动的微弱甜味,欧米娜也多少理解了这个浸没自己的东西的性质——一种像是薄荷味的软膏的流体,或者史莱姆?这些流体并不像常规的液体那样蛮横地灌进欧米娜的气管和食道,反而是用温柔的动作径直流淌进她的气管里,连大小都被完全控制,完全不刺激到她脆弱的管壁就进入填满了已经干瘪下来的肺叶。清凉的体感压制了缺氧的痛苦,迟滞的血液都再度焕发活力——就好像这流体本身为欧米娜带来了氧气一样。

 

死亡的恐惧被充足的氧气供给压下,欧米娜平复了一下心情,小心地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不再是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驾驶舱,与之相反,她的视角来到了外面,只需稍稍低头就能够看到站在平台上的爱洛妮和一旁捣鼓平板电脑的艾尔可米——通过赛克洛亚的头部主摄像头。

 

“诶诶?”视角的变动带来的冲击让欧米娜不知所措,她所能够接触到的一切arsenal方面的知识,都告诉她说arsenal的驾驶都是通过操纵杆(感应球)、动力踏板、火控电脑、动作记录仪完成的,这也使得她一直把驾驶arsenal看做和驾驶高达一样的事情,为此她甚至好几个晚上苦思冥想该怎么让本来就笨拙的自己去适应这种四肢需要配合大脑的指令计划去操作arsenal的肢体行动的操作方式。可是赛克洛亚直接很狠一巴掌甩在数个夜晚彻夜未眠的欧米娜脸上,嘲笑她幼稚的想法——作为超古代的绝食级别的arsenal,它绝不可能让自己的master使用最为通用但也是最为低效的方式驾驶自己。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欧米娜低头的动静自然没有逃过平台上两人的注意,见这匹否定甚至是反踢了好多测试者一脚的烈马的双眼终于亮起了象征动力的光芒,艾尔可米立刻来了兴致,原本就一刻不停的手指几乎要挥出残影似的在屏幕上划动,沉睡的机库霎时间醒了过来,固定赛克洛亚的一个个拘束器被打开,液压系统稳定地吊着赛克洛亚的肩甲,把这头巨兽固定到半空中。

 

“欧米娜!想象!想象自己走起来的样子!”艾尔可米的声音被赛克洛亚出色的收音系统完好无损地传入欧米娜的大脑,原本清脆婉转的嗓音因为过度的抬高音量都变得刺耳,让人担心她娇嫩的嗓子,但是艾尔可米显然不以为意,赛克洛亚启动的兴奋完全占据了这位大博士的思维高地。

 

『只是走而已』欧米娜非常不屑的想着,旋即迈开自己的双腿,试着向前迈出一步——然后非常华丽地被绊倒了。大脑下意识做出自保的反应,双臂飞快地收回护在面前,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迎接落地的冲击。

 

看着半空中狰狞的赛克洛亚突然被自己小腿的装甲绊住自己的步伐,然后飞快地架起双臂缩成一团,艾尔可米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不要按照你的肌肉记忆走动!好好想象,把自己代入赛克洛亚!想象自己就是它!想象自己此刻正穿着厚重的装甲在走路!”

 

“这种事情根本做不到啊!”欧米娜下意识地低下头试图查看自己的身体,可是看到的只有赛克洛亚厚实的身躯,再次尝试着迈开腿,双腿的装甲再次不出意外地碰撞,双腿被绊住的感觉一下子传进欧米娜的大脑,刚刚放到身侧的双臂再次架起——她又一次觉得自己绊倒了。

 

晃了晃脑袋,摆脱了大脑里错乱的触觉,悬浮在充满液体的驾驶舱里,欧米娜把自己的身体调整成站立的姿势,第三次迈开腿。这次她刻意地把腿分的很开,就像一只企鹅一样摇晃着向前迈出腿——赛克洛亚也跟随她的意志,在半空中摇摇晃晃地走了起来。

 

“算了…可能这对于一个运动笨蛋来说实在太难了…”看着面前威风凛凛的赛克洛亚走着傻气十足的企鹅步,艾尔可米“啪”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爱洛妮,把你们小队的稻草人搬上维修舰,我们去给赛克洛亚找一个战场。”

 

一边说着,她一边操控着悬吊着赛克洛亚的机械臂把赛克洛亚塞进已经经过改造的专属维修舰——代达罗斯号上,“如果王没法驾驭马,那么就让马来教会王什么是战斗就可以了,直到王能够将马压在身下之前,王来当坐骑,马来当骑手就好。”

 

“哈啊…?博士你在说什么?”赛克洛亚被固定在代达罗斯号格纳仓的此刻,欧米娜的身体也被错乱的触觉束缚——她明明觉得身体上除了电极片别无他物,却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只能歪头表示自己的疑惑。

 

“不必在意,你如果真的担心接下来的事情,不如在这几小时里好好想想到底怎么让赛克洛亚正常地动起来。”言罢,艾尔可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停放赛克洛亚的格纳仓。

 

 

————我是行驶的分割线de☆su————

 

 

 

唤醒欧米娜的,是传入大脑的双腿落地般的冲击。

 

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原本拘束行动的拘束器全都不见踪影,赛克洛亚已经被从代达罗斯号上投放到了一处遍地砂岩和沙丘的荒漠里,一旁还站着几台装备各异的黑色arsenal,随着目光被投到它们身上,友方识别的信号窗口也自然地浮现在视野中,正是爱洛妮和她的队员们的座机稻草人。

 

“醒了吗”赛克洛亚的活动自然没有逃过爱洛妮一众的眼睛,原本在四周警戒的4台稻草人很快聚集到赛克洛亚的身边,换装驾驶服戴着厚重头盔的爱洛妮的半身影响同时出现在欧米娜的视野中,“接下来,根据艾尔可米博士的计划,我们会和一旁数公里外的沙盗展开战斗,将他们的主力全部引到你的身边后撤退,由你接管战场,明白了吗,赛克洛亚。”

 

赛克洛亚眼中的红光微微闪烁,用光通信传达出明白的信号。驾驶舱内,欧米娜的嘴不断地开合着,却没有一丝她的声音被赛克洛亚传导到外面。

 

『为什么!』看着四台稻草人互相掩护着向远方行进,射出导弹,引发战斗,欧米娜感觉恐惧的手再次抓住了自己的心脏。

 

『为什么要把我送进战斗里!我明明什么连走路都做不到!』视野中的火光越来越多,爆炸的声响传达数公里进入欧米娜的双耳。

 

『死!会死!会死的!我会死的!』眼看着火光一点点向自己靠近,爆炸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沉重,欧米娜开始疯狂地挣扎。

 

她尝试着走路,奔跑,跳跃,甚至是爬行。

 

全部无用!之前还如臂指使的赛克洛亚此刻就像断线一样静静地屹立在沙丘的顶端,像是一位君王凝望着接近的战火,只有一双猩红的眼睛和全身的关节越来越亮,渗人的红光,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驾驶舱里,之前包裹着欧米娜的柔软液体突然变得坚硬,就好像是把欧米娜关进了一尊专为她定制的铁处女,又或是像无数只机械手死死地钳住了她的全身——她彻底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

 

硬直的液体依然在流动,推动着欧米娜的身体摆出赛克洛亚此刻站立的姿势,远不是少女应有的合拢双腿的文雅作态,而是一位身着重甲的战士应有的肃杀姿态。欧米娜的双腿自然也因为这个姿势分开不少,暴露出原本保护着的私处。

 

“呃啊啊啊啊啊!”在没有人能够看到的漆黑驾驶舱里,一根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巨大仿生肉棒贯穿了欧米娜的小穴,少女的纯洁在机械的伟力面前不堪一击,流淌的鲜血也立刻融入周身的液体中消失不见,嘶哑的惨叫也被无情地隔断在驾驶舱内,只有欧米娜小腹上让人惊恐的圆柱状凸起宣告少女被侵犯的事实。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身体被束缚的欧米娜连低头查看自己的小腹都做不到,但清醒无比的大脑正在准确地传来下身的惨状,那根仿生肉棒像是一柄巨剑硬生生进入了她的身体,撕开无数的伤口,几乎要把她从下体一刀两断的痛楚冲击着她的神经,连视野都开始泛起昏黑。

 

但她依然醒着,她能够感受到自己正在蹲伏下身体,用一只手着地,做出野兽扑袭的准备动作,那根巨大的肉棒也随着她的动作在恸哭的小穴里搅动着,坚硬炽热的龟头摩擦着她苦不堪言的子宫。

 

她抬起头,视线死死地锁定追着稻草人的那几台七拼八凑的arsenal,一下子就分清了其中的定位和威胁度。蹲伏的身体曲线变得更加曲折,小腹里的巨根因为弯腰显得更加突出,隐约都能够看清这根巨物的轮廓以及被它高高顶起的小小子宫。

 

“轰!”推进器的轰鸣在沙丘炸响,赛克洛亚像是一枚鲜红的炮弹激射到空中,巨大的身躯甚至掩盖了太阳的光芒,闪耀的猩红萦绕在它的周身,人形的身躯被野性的战斗方式染的更像是一头猛兽,腰身转动,屈指成爪,鲜红的流星径直砸进了沙盗的队伍中,将一台arsenal撞得四分五裂,棕红的机油和象征驾驶员的鲜红糊状物炸裂在周围的arsenal身上。

 

“呜啊啊啊…咳啊…哈啊…不要…不要…会死的…下面要裂开了啊啊啊啊!”赛克洛亚激烈的动作完全地反应到了欧米娜的身上,从压低身躯到升空而起的伸展让她的小腹不断地收缩又伸展,柔嫩的子宫和小穴因为肌肉的舒展和收缩被迫地蠕动着,摩挲着侵入的仿生肉棒,子宫口被硬质的龟头来回地顶撞、摩擦,似乎随时就有可能失守让不可能的大小进入她最珍贵的宫腔。随着升空的动作停止,还没等她喘着粗气缓和神经的钝痛,她的身体就被扭转成挺直的剪头,爪状的右手伸出,随着落地的同时扭动腰部,调动半身的肌肉,挥出全力的爪击。剧烈的动作带动了体内的巨根,就像是一根冲击锤一样一下又一下冲撞她越来越脆弱的子宫,她甚至觉得其实自己的子宫口早已经失去了保护子宫的能力,只是因为自己的子宫尺寸过小才到现在还没有被那堪比鸵鸟蛋一样的仿生龟头占据。

 

但是战斗只是刚刚开始,欧米娜堪称十八层地狱的初体验依然会持续。一击击毁了显然是指挥官的沙盗arsenal后,赛克洛亚直起身体,象征着高温的蒸汽和扭曲的热浪从它猩红的关节冒出,能源的核心被唤醒,战斗的需要让它开始更多的索取自己的master——一根比起上一根肉棒细长,外形如蛇的仿生肉棒抵住了欧米娜闭锁的菊穴,强硬地贯穿,深入,原本就变形的小腹上很快就浮现了象征肠道的轮廓。

 

原本紧闭的肛门被撕裂,少女狭隘的肠道被异物无情地扩张撕裂,鲜血被涌入的液体吞没,冰凉的触感更加增加了神经的煎熬,欧米娜此刻已经发不出丝毫的呻吟,声音早已沙哑,肺叶的空气完全被榨干,她像是离了水的游鱼,正在艰难地鼓动自己的胸膛吸入维生的氧气,明明氧气已经通过进入肺叶的液体获得,但是她的大脑依然坚持着让她呼吸着,穿着粗气大口地呼吸着,似乎这样就能够缓和下身粉碎般的痛苦。

 

能源得到了补充,赛克洛亚挺直身体,像是一位王者拔出宝剑一样,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厚实的臂甲展开,露出折叠的刀刃,拼接成一对手臂长的快剑,不详的红光像是一根根扭曲的血管一样爬上了漆黑的刀身,将锋利的刀刃加热到极致。

 

推进器全开,湛蓝色的光焰在巨大的机身背后构建出绚烂的光翼,猩红的双剑拖拽在身侧,拉出代表杀戮的血光。

 

不到半分钟时间,原本就因为首领被秒杀四散而逃的沙盗便被赛克洛亚彻底歼灭,荒芜的沙漠中,此刻只剩下遍地融化的钢铁残渣,飞溅满地的棕红色机油,爆炸留下的焦黑痕迹,以及极少量没有被一剑捅进驾驶舱烧成飞灰的驾驶员的血肉混合物。

 

战场之外一公里处的沙丘上,4台装备涂装大同小异的稻草人将这场战斗分毫不差地观摩记录。这是名为赛克洛亚的凶兽再次出笼的宣告,未来,这段录像将随着报告书一起被佣兵联盟的高层传阅,没有人会不为这恐怖的武力感慨万千。

 

“王要是没有王应有的才能,就让身为坐骑的马带着王冲锋陷阵吗……”爱洛妮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这场屠杀,心情复杂。作为佣兵联盟里备受瞩目的新星,她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是她知道,哪怕联盟把另外一台超古代造物“圣歌”交给自己,战斗的走向也最多只有三七开,赛克洛亚的战斗经验远比所有人预想的要丰富,它是以胜利者的身份从古代的战场幸存的佼佼者,是足以左右战场局面的鬼牌,“赛克洛亚……你的master对你来说,究竟是马,还是王呢?”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她,其他的超古代机体都没法回答她,不论是“圣歌”,还是另一台掌握在国家势力手中的“拉”,它们都没有像赛克洛亚这样展现出自机战斗的能力,它们永远是马,不是王。

 

 

 

————我是战斗结束的分割线de☆su————

 

 

 

“四肢和腰背部肌肉拉伤,软组织有严重的挫伤,内脏有因钝器冲撞造成的裂伤,阴道和子宫严重撕裂,肛裂,直肠、结肠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头部预计有轻微的脑震荡,精神不大清晰,有恍惚……队长,我认为欧米娜绝无可能承受第二次这样的伤害了,甚至会影响到她未来的人生!”

 

“别想太多,你忘了这几个小时里她的身体的恢复情况了吗,鹰隼的成长伴随着折断自己的成长,她也一样,她才是它指名道姓的master。”

 

“欧米娜的情况怎么样?”

 

“恕我直言,博士,要不是队长挑的目标好,我估计再让赛克洛亚打个一两分钟,您费尽千辛万苦翻遍了大半个地球找出来的master就已经被赛克洛亚给弄死了!”

 

“注意你的言辞,莉亚,还有,做好汇报的工作。”

 

“是……哎…按照数据和实际情况来看,欧米娜小姐大概还需要5个小时就会完全恢复,意识的恢复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我实在无法想象她承受的精神冲击。”

 

“那就麻烦莉亚小姐继续照看欧米娜,爱洛妮,能跟我来一趟格纳库吗”

 

“没问题,艾尔可米博士,莉亚,看好我们的小公主,咱们的钱包可是和她息息相关呢”

 

 

————我是幕间的分割线da!————

 

停放赛克洛亚的格纳库内,艾尔可米和爱洛妮一前一后地靠在赛克洛亚面前的栏杆上。

 

“你觉得这孩子怎么样?”艾尔可米率先发话打破两人间尴尬的沉默,她一面问着,一面用自己细嫩的手指抚摸赛克洛亚装甲上被炮弹破片留下的细微刮痕,动作轻柔的像母亲正在抚平孩子翘起的乱发。

 

“无可匹敌,博士”爱洛妮把目光从艾尔可米身上收回,看着赛克洛亚藏着那对快剑的臂甲,没有一个驾驶员会拒绝那样的武器,锋利,高效,坚硬,更何况这还只是这头凶兽的冰山一角。

 

“我是指其他的方面,比如当时把欧米娜从驾驶舱里捞出来的感言?”艾尔可米的嘴角勾起欣喜的弧度,蜷起的身体微微颤抖。

 

“说实话,它让我感到害怕。”刚捞出来的欧米娜可以说根本没了人样,她体内流出的鲜血把原本天蓝色的缓冲液都给染红了,身体破破烂烂,如同一个玩坏的布娃娃。按照设计图所展示的部分来看,赛克洛亚还有从master的口腔甚至食道汲取淫能的可能,也就是说要是敌人再强一些,也许欧米娜的小脸和脖子都会字面意味上的面目全非。

 

“是吗,那可不愧是,她最出色的孩子~”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王or马?驾驶员还是电池?》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