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先锋·重启(1):强 征 幼 女

矜
Latest posts by 矜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我,性别男,爱好女,年龄18岁,应届高考生。今天下午,成绩就会公布,我的乏味人生则会循规蹈矩地平淡继续……

……本该是这样的。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的话。

……

“终于找到了,不会有错的。”

“是。”

“现在的情况越来越紧急,只要觉醒,就算在内。明白了就跟我来。”
……

我隐约听到了陌生的语言,很像现代语言经过糅合、精简和标准化后的产物。我从没学过这种语言,但不知为何我能听懂。

……

!!!

我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正半躺在废墟里,巨大的机械结构覆盖着黑夜中的穹顶,战机狗斗中的一连串爆炸,把夜空照成了白昼。

和星际战争题材的电影场面一模一样。

可这不是科幻电影也不是游戏。

赶紧使劲地咬了一下嘴唇,从而确定这也不是梦。

这是真的。

我TM穿越了。

我面前站着的,是一队打扮得科技感爆棚、戴着头盔看不到脸的士兵,手里拿着造型狰狞无比的步枪。

队长模样的人紧握着武器走上前来。

“太阳系共和国公民,识别号码ADT170017N……”

他朗声念道,声音不像是真人。

“波比雅,11岁,上月刚迎来初潮,成为零点能载体。根据太阳系共和国战时动员法,你被征入少女先锋之独角兽星区分队,并由共和国依法接管你的私人权利。”

无数问号浮现出来。

……不是,波比雅?11岁?初潮?零点能?少女先锋?太阳系共和国?什么东西?

“不对,我的名字是……”

我刚想开口反驳,就立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刚才发出的分明是小女孩的声音。轻细、可爱,还在颤抖,听得我自己都浑身发酥。

另外,我捂住嘴的双手,触感是又光滑又柔软,还有一股小女孩特有的体香。

我连忙夹紧双腿。

果然,腿间,什么也没有。

我死了。穿越了。然后变成了11岁的小女孩。

请问这是血赚还是血亏?

我刚刚举动引起了士兵们的高度警觉。他们顿时齐刷刷地将枪举了起来,枪口正对着我的头,不知何时队形分散开来,绕着我围了一整圈。

“不准动!!”

队长对我大吼起来,他手上的枪“喀”地响了一下。我的心脏也随之“咯噔”了一下。

“在动员部特工执行公务期间,不得做出过激举动,否则依法问责!!”

我立刻被士兵们毫不留情地按倒在地上,双手被反剪到背后,还被狠狠地踩着头顶,连身上穿的上衣和裙子都撕破了。

喂,这是什么情况!什么依法问责啊!你们如此不讲武德,这样对待11岁的小女孩,这好吗,这不好!!

我贫瘠的胸部被压在碎片遍布的地面上,乳头刚好隔着衣料剐蹭在粗糙的金属和破碎的高分子材料中间。

“……呀啊!!”

果然是小女孩的身体,对疼痛的耐受力差得离谱。尽管内心依旧是个男生,我还是无法自制地痛叫了出来。

……不合时宜地讲,这声萝莉音的惨叫,有点让人兴奋。

不对!他们凭什么无缘无故把我按在地上!

“请问…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这样……”

既然我变成了小女孩,那么就用小女孩该有的语气,楚楚可怜地求饶好了。说不定,能求得一线生机。

“……我…我什么也…想不起来……请不要这样,我好疼,好疼……”

……尴尬的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人理我。

拜托有点反应啊!我这语气听得我自己都心疼自己了好吗?!

“队长,还需要继续对她进行压制吗?她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脑波活动十分反常。”

说话的是把我按在地上的士兵。他身穿全套的动力甲,而且好像是为了擒拿人形目标而做了设计上的特化。

用这东西对付一个小女孩?要么是他们傻,要么是……

“不要放松。”队长的枪口依旧对准着我的眉心,“虽然是个孩子,但失控的载体有多可怕,你们都见过。”

忽然间我感到下腹有一股奇特的热量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这热量仿佛一团烈火,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的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唔…这是…什……么……”

我开始脸颊发热、下体发痒,被反剪的双手不自然地扭动,双腿不受控制地夹紧摩擦起来,失禁般的感觉从下身泄漏出来,湿得一塌糊涂。

这是…性兴奋?!

“队长,她…她……”

动力甲开始犹豫,难道他要放开我了?

“糟糕,零点能读数正在飞涨!”

队长的反应忽然激烈起来,他手中的枪再次“喀”地响了一声。

“马上把她衣服扒光!!叫琳迪和法琪娅马上赶过来,启动应急预案!!”

等等,把我的衣服扒光?就算我还是男生,当众扒人衣服也是不可容忍的羞辱行为,何况我现在是个小女孩!

“明白了,队长。”

明白什么啊!不要扒小女孩的衣服啊!你们这群不懂怜香惜玉的混蛋!

见我还在抗拒,动力甲像拎小鸡一样地把我腾空拎起,狠狠地把我往地上撞去,险些撞断我的肋骨!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呜啊啊!!”

用小女孩清亮的声线喊出的这声惨叫亦歌亦泣、引人遐思,可惜我自己已经无法再用旁观者的心态来欣赏了……

因为我正当剧痛无法动弹时,他覆盖着动力甲的手指已蛮不讲理地伸入我的后领,带刃的指尖轻轻一刮,我的外衣和内衬就被割成了碎片。

“不要……不要……住手……”

动力甲没有停下的意思,他从一开始就并不在乎我的反应,不过是听命行事。可我不管如何挣扎,又怎么可能敌得过动力甲。

胸衣被撕下,未发育的贫乳、樱粉的两点乳头暴露出来。我的裙子也被撕烂,小女孩苗条的身板,被白皙的肌肤在夜色下勾勒得清晰无比。

如果我还是男生,看到女孩子的裸体只会目不转睛地叫好,但我现在可是被看的那个!而且还是被一群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按在地上、强行扒衣!这可不只是简单的脱光,是生生撕碎啊!

最终,我最后的一丝希望,内裤,也被完全撕破、扔到一边。

我看到了身为小女孩的我的秘处……白白的,嫩嫩的,小小的一条缝隙,散发着一股甜腻、淫糜的气味,正向外流淌着透明的蜜汁。

我自己都耻于直视。

我这才发现,那双铸铁的大手,只要一只手就能环握我的大腿。

我的双腿就那样被强行分开、摆成M字,屁股翘起、上半身被压趴在地,双手反缚起来,动力甲还在压制着我的身体,根本无法挣扎。

可悲的是,我生理上的兴奋仍在不断升温,那里还在往下滴着爱液……

“准备初步抑制零点能!别让她暴走!”

队长飞快地从工具箱中翻出一只纵向交叉的环状物,我用模糊了的视线望了好久,才发现那竟是带有阴栓的贞操带!

“不要!我不要穿这东西!不要!!快住手——!!”

……我那未经人事的蜜裂,就这样被冰凉的金属阴栓玷污了。它的体积不大,插入也不深,进入里面时并不痛苦,我也没有被破处,但它在进入我体内的一刹那就开始剧烈地震动。

“呜……!!”

本来就兴奋得反常的幼小下体,根本禁不住这样的刺激,我只觉得整个小腹都要被搅成一团,我的爱液仿佛成了泵动式的,一股一股地向外迸出。

“救…救…我……”

这种快感的增幅极其缓慢,我被高涨的欲望狠狠地绑住,却迟迟无法高潮,恨不能以头抢地,恳求他们放过我。

这种欲求不满的感觉,我在身为男生的时候从来没体会过啊!

“动员小队,出什么事了?”

听到陌生声音的我抬头向上看,发现一个大概十四五岁的少女闯入了现场。她踏入废墟时顺手在周围放置了一层结界,结界边缘扭曲了外部的光线。难道说她就是那种所谓的,超能力者?

少女飘逸的棕发散在背后,整个人自内而外发散出严肃的气场,可唯独那一身胶衣死库水般的行头有些跳戏,和旁边的士兵画风严重不符,简直像是某部媚宅里番中跳出来的。

“法琪娅!琳迪在哪里?!”

“叛军的攻势愈发猛烈了,琳迪她仍在前线,无法抽身。“

没等队长回话,叫做法琪娅的少女就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妹妹在轨道待命,来不了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紧咬着牙关,是用发狠似的语气说的。

当法琪娅看到我时,表情扭曲了一下,仿佛被吓到了。

“你们怎么这么对待她?”法琪娅质问队长,“现在动员部已经这么没底线了吗?”

“法琪娅,你自己看她的零点能读数。若不是及时压制了她,很可能已经暴走了。”

“什么……我的天?!这个数量级是?!”

法琪娅甚至没有把话说完,就立刻在我身上凭空施加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方才水涨船高的兴奋感被瞬间压了下去,就像在高潮边缘被强行寸止一样难受。

我不由得一阵挣扎,但马上又开始感到一丝不挂的身体周围有无数蚂蚁在爬搔,麻痒的感觉逐渐集中在我贞操带的阴栓上。

直到阴栓开始吱吱地漏出不时刺痛我内壁的电流,这股压力才消散。

我这才意识到这贞操带并不是什么SM用具,而是真正具有极高技术含量的,用来压制能量的科技产品。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同为女孩子,说不定也是受到这所谓的共和国压迫的女孩子,如果我向她哀求的话,说不定能激起她的一点同理心。

毕竟,哪怕是我,到现在也稍微搞明白我的处境了。

我就像是被SCP基金会发现的异常项目,只要存在,就是原罪。我将会被控制起来、加以利用,而且看他们的阵仗,我八成是凶多吉少。

“法琪娅!!叛军都打上穹顶了,你他妈还不快点撤?!”

第二个少女直接穿过结界闯入了现场,她的年龄和法琪娅差不多,火红头发,身材火辣、个子稍高,同样身穿暴露度极高的色情系作战服。

“琳迪,你要知道,依据动员法第……”

“别他妈几条几款了,”被叫做琳迪的少女瞪着队长,手却指向我这边,“我就问你,这熊孩子是不是抗拒强征了?!”

“是的,依照规定,她必须被押送至……”

“少女先锋矫正站,我知道!就他妈知道矫正矫正,操!带上熊孩子,撤!!”

……我知道,我完了。

以羸弱的小女孩的姿态,我一丝不挂地被动力甲架了起来,像重刑犯一样被押着穿过了化作废墟的城区,满地的建筑碎片划破了我的脚底,也没有人理会。

为了进一步抑制我体内即将暴走的所谓“零点能”,士兵们不顾我的乞求,将我强行装入了一件全包式的黑色胶质外壳中。

这胶质外壳似乎内置了提前编程过的AI,在我被装入后,内部形状立刻改变,完美贴合我的身体。

我感觉到外壳被放上了拘束台,被紧紧地焊死在拘束设施内,用特制的捆带和索条牢牢地捆死,我连一丝一毫都无法活动。

在胶质外壳内,我的身体被紧紧裹住,脸也被蒙住,仿佛是糊在我身上的第二层皮肤,呼吸都要靠连接在胶质外壳上的特制管道。

他们供给我的呼吸用气体,似乎充斥着某种催情成分。越是呼吸,我就越是感觉下体灼热难耐,好像两腿间燃烧着一团烈火。

外壳的表面似乎插满了电极,尤其集中在我的乳头、腰部、大腿根和肛门处。这些电极一刻不停地工作着,给予我最敏感的神经一刻不断的强烈刺激,却同时完美地避开真正引起高潮的时机。

而我却无法挣扎、无法叫喊,连喘息的声音,都无法传达到“壳”的外面。

可能,这就是被封装在黑色棺材里的活木乃伊吧。

一阵强烈的震动传来,我知道飞船启动了。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8+

《少女先锋·重启(1):强 征 幼 女》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