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轮回之xp版1

无尽轮回之xp版(1万字一章)

光刺的眼睛疼。

抬手想遮挡,却只听到身体右侧一连的锁链摩擦声。

感觉很奇怪,是没睡醒吗?怎么感觉不到胳膊……

睡觉睡懵的情况时有发生,别说感觉不到胳膊了,就是脑子清醒,但身体却一动动不了的情况都是常见的,所以我也没有怎么惊讶害怕,头向一边偏努力适应着强光。

5秒或者10秒……

我想趴着,从触觉上来看,我的身体也确实用力了,动了。

但是脚腕腰还有脖子都能明显感觉到被勒住了,而且很坚硬,应该是金属。

被绑架了?但哪有不绑手……

脖子勉强抬起来向下看看左右胳膊,眼睛缓缓地适应着强光,出现在眼前的不是熟悉的胳膊,而是一个闪亮的金属臂环,再适应一点,垫钱的东西才明了。

!!!

没了!

胳膊没了!

虽然有些模糊,但我分明看到自己的大臂被从中砍断,一个金属的盖子扣在伤口上还焊型了个U型环。

刚刚锁链的声音正是因为连着铁链,晃动还好但抬起就不行了。

“啊~”

我张了张嘴,非常惊讶,但并没有发出恐惧的尖叫。

当然我之前可不是残疾人,也不是精神方面有什么问题。

说来惭愧,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就是慕残,虽说不严重,但平时也看了很多类似的画面,有血腥的也有美型的。

在没有被征求意见的情况下,直接砍了胳膊,我当然是会伤心的,但在发现的瞬间爆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绝望愤怒什么的,可不是我的剧本。

以我的性格再怎么遭受苦难和打击,也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找个没人的角落,暗自神伤,顶多再抑郁一阵,慢慢的也就适应了……

“有人吗?”

颤抖的声音传向未知的空间,头顶的光直射着我的身子,远处一片黑暗。

我低头继续用余光查看着身子,祈祷其他地方不会惨遭毒手。

隆起的乳头很粉嫩,就像小女孩儿的一样,小腹无比平坦甚至有些凹陷,可以盛下一碗水,下体的毛不见了,因为强光的原因,看不清皮肤不知道是被拔了或者是被剃了。

阴茎显得无比粗壮,此时一柱擎天,头下没有枕头,脖子被固定在床上,肉棒竟然还能强势出现在视野里,而且还占据了很大一片视野,感觉哪里怪怪的。

大腿肌肉不丰满,膝盖露出来了,能看到小腿,两双大脚显得无比的违和,虽然比例非常好看,但处于视野的最远端高度,但高度方面竟然比肉棒略高,宽度也超过大腿。

“有人……”

如蚊子般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

我现在能断定自己的身子肯定被动过!甚至可能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身体!

怎么说我也和自己的身子相处了20多年,到底长什么样,多哪块儿少哪块儿,心里还是有数的,就算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看过,自己的兄弟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

而能对我的身子做这种事情的人肯定不是图钱,而且能力一定超乎我想象,目的更可能是那种就算说出来,我也听不懂他的类型。

我努力的控制身体挣扎,一方面是想挣脱,另一方面也是想知道一下,这副身体到底怎样。

这身体虽然看着柔弱,但动起来却有一种力气永远用不完的感觉,肚子上能看到腹肌,大腿上肌肉分离度也很高,而脚趾,特别是大拇趾和食趾,我非常清楚的看到它们做出了非常灵活的动作,要不是位置原因我甚至以为那是食指和拇指。

用心仔细的控制更是发现修长的脚趾无比灵活,而且每根脚趾的分配度都很高,即使用来弹钢琴也未尝不可。

正当我想进一步挣扎,增加音量叫人的时候。

灯光突然消失,四周一片黑暗。

我躺着的床还有上面的束缚道具瞬间消失。

我开始下落,四周的风吹得我很冷。

我咬紧牙关没有叫出来,身体开始摆动,调整方向。

一阵温暖的风将身体如叶片般卷起。

柔和的力量没有让我的心脏因为急停而报废。

大风吹得我睁不开眼睛,最后落到了一个充满弹性的东西里面。

没等我看清,便被弹开了,又是跟之前床面一样材质的地面,我滚了两圈,最终彻底停了一下来,以人字形平躺在地上。

温度适宜,光线适宜,休息了几秒,我马上坐起来开始调查环境。

这里看起来像是巨大木桶的内测,4周的墙壁都是玻璃做成,地面不是砖也不是漆,是某种特殊材质焊接成的一体化地面。

整个场地非常大,半径就有上千步,向上望去更是一片黑暗,高度应该可以用公里计算。

因为空无一物,我便也不再寻找,开始看着墙壁中自己的影子仔细观察。

没有胳膊的小正太,有点熟悉,好像哪里见过……

黑色的头发总有几缕白色,耳边和脑后有几条小小的发辫,睫毛又黑又长,眼睛大而黑看起来有点可爱,鼻梁很高但圆鼻头,嘴巴很小,下巴很尖。

配上我这一脸玩世不恭游刃有余的表情,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仙气,但更多的是阴郁。

胳膊和我之前看的一样被截断了一半,那铁盖子似乎直接和骨头连到了一起,摇起来没有任何的晃动,连接的很结实。

我靠近镜子,目光越过润泽诱人的乳头,看着小腹,哪里用力便会显出肌肉,平时则瘦弱的像没吃饭。

肉棒形状非常好看,即使被恐吓下落了许久,现在还依然挺立着,龟头看起来像圆形的铜子弹,肉棒的表面满是粗糙的青筋,看起来就好像是因为过于的粗壮而龟裂了。

略显瘦弱的双腿下面却有一双宽大厚实的脚掌。

这双脚看起来起码是45 46,腿很柔软,脚轻易的就举过胸前,越是离脸近,越是感觉这一只脚可以掩住整张脸。

5根脚趾食趾最长,其他的脚趾都以他它为顶点做一条柔和的弧线整齐排列。

脚底的肌肉很嫩,掌纹细腻甚至能透出底下的肌肉纹理,与这尺寸完全不符。

修长的脚趾和手指一样,大概占了整只脚的1/4,最长的那根甚至看起来有5厘米和正常人的小拇指一样长。

我本还想再仔细瞧一瞧,但听到头顶有尖叫声传来立刻就抬头望去,看来有人落下来了,希望不要太害怕紧张,叫的时候咬到舌头。

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个萝莉……

看她头发被吹起的样子,显然是有暖风,在减缓它下落的速度。

我急忙一路小跑,向她的下落点冲去。

但刚跑到一半便见一个像史莱姆一样透明的东西。

她轻轻的落在上面,然后像我一样被弹开在地上打滚,一直翻到了我脚前……

“没事儿吧?”

我看她大头朝下和我一样赤着身子,白色的长发散落在身体旁边,就好像一只白色的八爪鱼吸在脑袋上。

她白皙稚嫩的小胳膊撑住了地面,缓缓抬头,露出一张小巧可人的脸。

她先是盯着我的一双大脚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将我整个人都看了一遍,最后将注意力聚集在我的肉棒上……

我马上意识到未成年人不能看那里,立马转过身,刚想解释,就听她小声说了一句。

“群主?”

虽短但立刻让我想起了许多重要的事情。

其他爱好暂且不提,慕残我只在一个群中表露过,而且在那个群里我还专门写清楚了,满足我xp的人物样貌。

一个幼年的扶她,棒肉棒还很大,我是足控尤其喜欢大尺寸的,所以那时脚写的是46,身高是1米4,而且特别写了腿脚灵活。

看来没错了,一定是有人看了我的调查问卷。然后把我身体改造成了满足我xp的样子。

“群主?是你吗?”

在我沉默回忆的时候,她又在我身后发问,我便也放下了防备,直接回头问道。

“对我是 ,你不会是亚尔吧。”

“是啊,是啊 。真的变成萝莉了,真的太好了!”

我要没记错的话,她是萝莉控,,露出控还有拘束控,单从性癖上来说的话,我和他还真的是完美重叠。

不过他写的是有手有脚的漂亮可爱小萝莉,我写的是没有胳膊的小扶她,虽然我和她对这个形象都很满意,她现在看起来高兴的起飞了。

但我没了胳膊生活起来实在不便……

“对了,群主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必须得好好谢谢你啊!”

“谢我干啥?又不是我做的。

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能听天由命。”

“我还以为是群主你的努力呢。”

“拜托,我又不是外星人,哪儿来的这么强的科技,直接把人变萝莉。

还有啊,现在的燃眉之急是怎么离开这里 。

这里没吃的,没喝的,4面还没有门完全封闭,时间久了会出人命的。”

“没事没事,能变成漂亮可爱的萝莉,我已经此生无憾了!”

本还想和她讨论怎么离开,结果话才说到一半,就开始自顾自的探索起萝莉的身体了,看来他是因为变成了萝莉,被冲昏了头脑。

罢了罢了,先让他开心一阵吧,等饿了渴了自然就会想办法了……

叹了口气,没等我想出更多方法离开这里时,头顶又传来了什么东西飞速下落的声音。

于是刚才的情景又重演了一遍,唯一的区别是我更加自信的挺胸抬头站在落地者身前,身后多了一个自摸的萝莉。

“岚音是吧。”

当时朋友怂恿我在群里做一个性癖问卷调查,而且他还提供奖金,我觉得有趣就同意了,每个人的xp我几乎都了如指掌。

地上这个孩子白头发还长着狐狸耳朵尾巴几乎毫无疑问就是岚音了,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的设定里好像还有一个可以性转的设定,可男可女还可扶她。

他猛的抬起头,看着我愣了一会儿,还没等我自我介绍,群主俩字突然脱口而出。

“群主!”

“不是我就那么好认吗?

而且你不是说你内向吗?”

“啊……这个呀,平时和群主聊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就没什么感觉了。”

“好吧,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不?”

“我也不知道最后的几好像是在床上即将入睡。

我大概是睡着的时候被带来的我大概是睡着的时候被带来的,等醒的时候……”

“醒的时候你就发现自己被固定在床上,还有大灯照你是吧。

这样看来咱俩遭遇一样。”

他盘腿坐在地上挠了挠头,一脸苦笑。

“我来介绍一下,亚尔!别摸自己了!来互相认识一下,这个是亚尔,这个是岚音,我不知道你们现实里的名字就用群昵称称呼你们了。”

可能是都在一个群里,可能是性癖相同,当然我觉得最可能的是她俩长得都特别漂亮可爱,我一介绍他俩就立刻走的近了许多,而且亚尔还上去摸……

真是愁人,他们啥时候才会注意到现在这尴尬的处境。

飕……

这个人的下落声音和别人不太一样,听上去好像密度更大一点。

和别人不一样,他下落的时候还能勉强保持平衡,落地被弹飞后还能在空中非常潇洒的做几个翻滚,最后以十分酷炫的姿势着陆。

“群主?”

他一抬头便看见了我,意料之中的直接说出了我的名字……

话说我好像没有给自己的xp角色画肖像吧,怎么一见到我立刻就认出来了呀!

“对,猜对了。”

我一脸苦笑。

“我是韩杰呀,就是那个……”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角色和上官很像。”

他俩的爱好和xp形象都非常的接近,都是强壮正太苦力奴隶控,如果没记错的话,她俩人设上唯一的差距就是一个皮肤是黄色,一个是古铜色了……

飕……

不是吧,这还有几个人要下来呀!群里一共15个人吧,几秒一个几秒一个,一会儿这会儿不全是群成员了!

“上官俊什么……对吧。”

他古铜色的身体一瘫在我面前,我就知道他是谁了,那是因为他起的这4个字儿的名最后一个字实在太偏僻了,我就认的仨,所以……

“群主,你好歹也是个文化工作者,有点文化好吗?

那个字念wei炜,是光彩光辉的意思,上官俊炜,多文雅的名字。”

“我错了,是我读书读的少,俊炜。

话说群里好像没有姓上官的,简称,上官还是俊炜你自己选吧。”

“群主多读两个字,不会掉块肉吧?”

“确实不会,但我嫌费劲啊。”

“你!”

他似乎很激动想要抗议,但我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一转身胳膊一张,作为群主准备进行演讲。

“好了好了,大家互相了解一下,虽说可能还会掉下人来,不过先不管了,我们5个人先互相认识认识,平时在群里聊天没有线下见面,现在被一起关在这里,大家互相认识认识,未来说不定需要互帮互助。”

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和我认识,而且很熟吧,我这么一撮合,大家都开始自我介绍。

而我因为大家都很熟识,所以也就免去了自我介绍这繁琐的过程,旁边一边听着大家先聊,一边盯着头顶。

飕……

我好奇的抬头,心中开始回忆群里其他人的信息。

碰!!!

然而这次没有人影,一个巨大的圆柱形金属块落到了地面中,整个场地都开始震颤,我也被震飞了大概一厘米,然后落回了地面上。

正当我要犹豫该不该疏散大家的时候,金属柱突然变成了液体,流的满地都是逼得我后退了几步,看起来像是水银。

“肖像塑造系统启动!”

那团液体竟然发出了清晰的机械音,但这句话所有的字分开来我都认得,合起来我却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开始捕捉塑造对象!”

它刚说完4个字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转身抬起被砍剩下一半的胳膊,刚要大喊快跑一个冰冷的金属质感的东西就突然从后面缠住了脖子。

到嘴边的两个字,生生被掐断了,身体被快速的往后拉,而我身体的4周也有许多触手飞射而去,如水银一样的金属,触手快速的将我们五个人缠紧,一起拖进了液态金属的泥沼。

使我晕眩的是窒息,使我清醒的是冰冷。

睁开眼睛身处昏暗房间的一角,亚尔还是光着身子全身缩在我身后,至于其他人,则完全消失不见了。

“醒一醒!”

因为没有手,所以在说话的时候只能用脚趾轻轻戳她的腰。

“这里是……”

因为地面很冷,她马上就站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

我话没说完,房间的灯突然就亮了,墙壁,天棚地面全都是闪亮的白色金属,因为强光刺眼,所以没看到墙上有门。

“开始考验!”

机器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白色的地面上立刻起了波澜,几个金属人从地面上缓缓蠕动成型,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电击棒。

“请囚奴保护队友,制服敌人。”

这是我在群里的名字,但一般都叫我群主,所以没人叫这个名字。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这!”

亚尔明明有手有脚,而且才刚变成萝莉,立刻就胆子小的和真萝莉一样躲在我身后,完全把我当成了掩体。

“混蛋!你让一个残疾人打一群液体机器人吗!”

背后操纵这一切的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吐槽,那些机器人立刻向我扑来,我用我曾经学过的一些三角猫的功夫,用轮踢和侧踢尽量反抗。

然而阻挡一两个还可以,但多了就完全不是对手了,一脚踢开一个,一脚扫倒一个,第3个人马上就抱住了我的腿,第4个人一个冲撞将我死死压在了地上,然后第5个人就开始叠罗汉,而且还电我甚至连攒一口气抵抗压迫都做不到。

“啊!!!不要电啊!!!我输了!我输了!啊啊啊!不要!!!”

这帮混蛋机器人即使将我牢牢困住了,还在不停的电。

每一次电击通过,身体浑身都骤然一抖,每次都没有将我电晕,但一次次的刺痛还是让我精神恍惚,甚至都出现了重影。

“任务失败,囚奴分数为10分,改造计划增加精神改造,格斗改造,拷问改造,强度改造。

亚尔改造计划增加,幼儿化改造,宠物化改造,外观改造,侍奉改造。”

液体金属化做了很多铁环,脚腕,膝盖,甚至大脚趾都被箍到了一起,脖子上也多出了一个一体化的金属项圈,整个人如被吊起来的咸鱼一样踮着脚喘着粗气。

亚尔一左一右两个人将他夹住,但好像并没有上什么拘束的道具,她也非常乖巧的站在中间一动不动。

“ntm,没胳膊的打带电棍的怎么打都……啊啊啊啊!!!”

听着那机器也令人火大的发言,本来我都被电的神志不清了,一股邪火突然从心里钻出来,冲着天棚就喊了一声,结果话都没说完,两个电棍就直接顶住了我的腰,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抢了电流瞬间把刚醒来的我打晕了。

啪!

清脆的声音将我吵醒,眼前的事物还未清晰,胸口就感觉隐隐的发烫,感官逐渐回归,灼烧感与剧痛忽然袭上心头。

“呜!”

两眼一翻,头一扬,想喊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棍子,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就像刚被鱼叉叉中的鱼一样疯狂的翻滚,但却被数根铁链牢牢地固定在半空里,除了发出金属沙沙的声音之外,什么反应也没有。

剧痛缓缓离去我马上低头,由锁骨一直到胸下部,一条红色的皮开肉绽的小口赫然显现在身体上。

表皮和真皮已经被抽开了,白色的筋膜和若隐若见的红色肌肉在伤口下面不停抽搐,鲜血顺着身体往下流。

我平时很淡定的,但现在连呼吸都控制不住。

声音在颤抖,肺部一直在进行,很浅很急促的呼吸,伤口在流血,浑身都在发着冷汗。

身体以人字形固定,双腿叉开了90度左右,断臂被连接到上面的某处,整个人被吊着。

“呜呜呜~”

我颤抖着,又一次遗忘了嘴里的异物,发出含糊不清的求饶。

平生很少求人的,如此谦卑的更少。

我就如同可怜的小狗一样,眼泪汪汪的望着围着我的几个金属人。

但这注定是没有用的,他们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继续机械的完成任务。

我清楚的听到其中一个,从背后接近了。

屏住呼吸不敢乱动,它似乎半跪在我身后了,冰凉坚硬的手一把抓住了早已软了的肉棒,质感粗糙坚硬的手掌,开始上下撸动,速度还不断加快。

“唔~”

嘴里呼出热气,身上汗气蒸腾,被两条粗重铁链铐在地上的大脚开始舒服的抽搐,脚趾一会紧一会儿松,脚底板一会儿满是褶纹挤出汗来,一会光滑平整汗从脚跟一直滑到脚趾尖。

腿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我脸颊微红忍住愉悦,现在去,我低头看着自己不停被玩弄的肉棒。

“呜呜呜~”

然而还没等我舒服的射出来,我突然发现机器人的手突然融化,今天的液体突然开始包括阴茎和睾丸,我马上被吓得快感全无,开始用力挣扎,刚刚止住血的伤口又流出血来,眼泪不争气的开始往下流。

液体的目标似乎不仅仅是男性的阳具,冰冷的液体金属开始从我的会阴往身体里钻,我猛然想起自己是扶她雌雄同体,心中更是惊恐身体更剧烈的挣扎,但仅仅是把脚腕磨破了。

和阴茎被玩弄完全不同的一种快感突然让我僵了一下,阴道被冰冷坚硬的金属侵入,金属膨胀阴道内壁被粗鲁的摩擦,双脚用力的踮起脚尖,脚趾拼命的想接触地面把身体抬高,然而最后金属还是一点点的,刺破了处女膜,不亚于被鞭子抽打的痛差点又让我晕过去,而紧接着小小的子宫就被彻底填满了。

“咕噜~”

被彻底蹂躏的身体已经发不出呜咽和呻吟了,就像要被吊死的小狗一样,我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彻底堕入了快感与痛苦的裂隙。

“每日8小时强制折磨拷问,同时进行m改造。每日两次8小时力量增强训练,每日注射1000毫升机体加强液,8小时实战训练,直到完成保护任务为止。”

嗡~

侵入身体的金属开始震动,但得如海啸一般撕碎精神的快感却并没有让我有哪怕一点的安慰,头发散在身后,眼泪已经止不住,恐惧惊恐的看着所有机器人一起提起了鞭子……

啪啪啪!

亚尔被一左一右两个金属人带到另一个房间,隔着墙都能听清楚的鞭打声,令她一动也不敢动,乖巧的站在房间中央。

“每日幼儿化改造8小时,宠物化改造8小时,外观改造2小时,侍奉改造6小时。”

白白净净的小萝莉还完全不知道这些改造的内容是什么,但经过简单的加法计算,她发现自己一天24小时被所有计划挤得满满的,没有休息,更没有睡觉,不安逐渐变成了恐惧。

沙沙沙……

她循着声音看向地面,黑色的地面突然生出了很多黑色的沙粒,顷刻间黑色的沙粒组成了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婴儿床,在塑形完成的一瞬间,整个婴儿床突然变成了彩虹的颜色,整个房间也变成了暖色调的。

看着这可爱温馨的装饰,亚尔还没来得及尝出一口气,身边的两个机器人就突然将她架了起来,拎到了婴儿床前。

不看还以为是普通的床而已,一看之下才发现,床里尽是一些看上去很可爱很温馨,但实际却非常恐怖可怕的刑具和束缚道具。

“我真的……”

虽然亚尔在描述自己xp的时候,确实详细写了要幼稚淫乱,但绝对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跳进了自己挖的坑里。

深喉的奶嘴形阳具口塞,被装饰了粉色的丝带但依旧沉重的镣铐,柔软可爱但装备了巨大震动肉棒的玩具熊,长得像奶瓶但实则却是吸乳的玻璃罐,用来帮助睡眠的耳塞和眼罩里放着萝莉被侵犯折磨的视频,缠了一圈粉色丝带但明显是用铁丝做成的手指脚趾拘束绳,做成乳胶海星模样的玩具下面却有可以吸附并用毛刷清理的装置,摇篮四周的阴影下还装着许多带着针滚轮的机械臂,做成蛇形状的引流肛塞,最夸张的还是床头那里,竟然有一堆针筒附带着一个玻璃盖的结构。

这难道是要被关进去折磨到崩溃的节奏吗!

小亚尔终于急了,进行了第1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挣扎!

“不!”

意料之中直接把她按进了床里,床上的锁链机关首先启动,系着粉丝蝴蝶结小臂粗细的铁链直接从一边射出,绕着小萝莉的腹部缠了一圈然后如蛇般转入另一侧的黑孔,小亚尔没有手也没有机会反抗,眼睛睁着就看这条锁链慢慢收紧,将自己的身体牢牢的固定在床上。

比大拇指稍粗的黑色锁链缠在手腕上,坚硬的锁链直接压在骨头上硌的生疼,脚踝处的锁链则要比腰上的更加沉重,即使不收紧压着也感觉十分难受,甚至有些发麻不通血了。

5点固定完,机器人便开始在膝盖手肘处增加额外的锁链固定,她膝盖向外开脚心几乎相对,腿被固定成了菱形,小臂和大臂,就好像埃及壁画上舞蹈的少女。

“不要!求求你们!我不要了,我真的不要了!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不要!”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现在后悔也是晚了。

亚尔说出不要两个字的时候,机器人已经粗暴的将阳具直接插了进去,小亚尔眼睛瞬间涨的通红,鼻子不停的喷着热气,粗糙的表面刺激着稚嫩的喉咙,无法忍受的呕吐感恶心感瞬间让她感觉来到了地狱,而且最绝望的是,幼小喉咙的抽搐根本无法对抗机器人的插入,恶心被硬生生的被噎了回去,整个脖子也因为粗壮阴茎的插入一下子粗了一圈,那阳具顺着食道差点儿捅进了胃里。

原本白白嫩嫩的小萝莉身子颜色突然变红,小巧的鼻子一点点流出粘稠透明的液体。

不安分的小手小脚,疯狂的左右晃动,甚至如痉挛般抽搐。

机器人按部就班开始一个个料理那不安分的指(趾)头。

手指修长,轻易地便如昆虫标本一样固定在床上,五指伸开,手心上还趴了一只海星。

一双嫩嫩软软的小脚非常灵活的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机器人长出6根手指,一只手扳住脚掌,另一只手直接夹住五根脚趾,稍稍一变形便成了如模具一般的分趾器。

圆润洁白如珍珠团子的趾肚距离适中,排列统一,角度合适的被彻底固定住,被迫扬着头,压向脚背,因为5根钢丝拉扯再也回不到之前自由的样子了。

当身体被完全固定,一些“小装饰”就开始布置了。

粉红色的小海星被一个个的拿起,在小亚尔恐惧的眼神下位置考究大小适宜的吸附在身上。

两个有脚趾肚大小的海星戴着粘稠的润滑剂,好像真的海星一样黏在了小萝莉的两个乳头上,然而这个玩具的触觉感受却完全不是柔软的,细密的毛刷中藏着可以伸缩的钢针,启动的时候或者用力挤压的时候,会有非常明显的刺痛感,而即使摆放在那里,也经不起身体的抽搐或者颤动,否则乳头会像被砂纸磨了一样不适甚至疼痛。

另一个小一点的让机器人拨开宝宝的粉嫩阴唇,直接盖在了阴蒂上,小亚尔不看还好,像现在一直盯着充满了恐惧和绝望,在接触覆盖的一瞬间思想中又忽然被涌入的痛苦和快感,搞得天翻地覆,一个没启动的玩具差点让她眼睛一翻晕过去。

吸乳罩完美的罩住了小小的乳房,吸出空气,原本如飞机场一样的,胸部马上就挺了起来,小亚尔也立刻痛得挺胸,一直含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划出一道水迹末入秀发。

至于其他的海星,有的被安排在了腹部,有的被安排在了大腿内侧,还有一些被黏到了腋下,就算保守估计不算乳头阴蒂的海星,仅就其他这些也足以挠的折磨的人气绝身亡了。

之前没有仔细看,现在距离近了,才发现那条小蛇原来还有第2个更细的分支,粗的外面带了一层圆珠的小蛇这一点点的塞入肠道,没有想象中的快感,只有不断塞入时的抗拒和疼痛,未知的物体在又细又嫩的肠道中来回游走,一点点的钻入了肉体的深处。细的那边被插入了尿道,上面都凸起的圆珠已经不仅仅是带来抗拒和普通的疼痛那么简单了,尿道膀胱都无比的脆弱,口刚对上,亚尔就立刻痛得喘起了粗气,鼻子上粘的晶莹的液体被吹的拉出丝来,脸也痛的煞白,泪腺就像坏掉了一样疯狂的涌出水来。

就算最后插完了,她也依然双眼瞳孔放大,看起来好像睁着眼晕过去了一样。

可爱的玩具熊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一柱擎天,现在终于被注意到,拿了起来,亚尔失去高光的眼睛突然恢复了点神智,死死的盯着那个玩具,似乎已经遗忘了,那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个体,眼神中尽是咒骂和诅咒,似乎想靠这强大的恨把它撕碎。

然而这只是妄想,玩具熊一点点的接近,带着微笑的熊脸背着光,显得是那么的恐怖与诡异。

可怜的小萝莉绷紧了身子,似乎还想做最后一次注定失败的抵抗,被塑造成动物阴茎形状的阳具试了几次都没有顺利插入,机器人直接伸出手来,手指变成了扩张器,冰冷的钳子直接撬开阴道,巨大的阳具就好像带上了一个小一号的乳胶笔帽,插的一波三折。

而小亚尔在刚被进去的时候,还咬牙拼命做出抵抗,但防线一旦被突破便一泻千里,乳胶肉棒粗糙的表面狠狠刺激着萝莉敏感的阴道,处女膜还没被捅破,阴道就因为尺寸而慢慢流出血来,不曾想竟成了润滑剂,最终一贯到底,如小橘子一样的龟头直接顶到了子宫里,幸亏那里没长出两个小触手,否则卵巢也不能幸免于难。

被百般折磨的小萝莉最终还是晕了过去,但这并不妨碍机器人给他戴眼罩耳塞。

眼罩中播放的视频主角不是别人,正是通过视频合成的小亚尔。

那个白发的可怜萝莉被蒙住了眼睛,用骨头形的口塞堵了嘴,浑身上下都用的铁丝拘束,别说找锁了,所有的钢丝都被拧到了一起还加热焊接了,没有千斤夹是铁定打不开的。

而配角也不是别人,也是小亚尔,只不过这个萝莉下面装着双头阴茎,在疯狂抽插的同时,脸颊也泛红似乎十分享受。

眼睛中两个萝莉一个双手捆在身后,大小腿折在一起,后背和脚腕连在天蓬上,被吊着日。另一个疯狂的挺腰,左右手还不闲着一边扇屁股,一边挠脚心,玩的不亦乐乎。

现实中机器人都退到了一旁,整个幼儿床开始启动了。

罩子关上了三个紫色的药剂被注射到了小萝莉的身体里,直接用化学药剂将其唤醒并强制保持清醒。

小亚尔一个机灵,睁眼就看到自己的黄片,听到自己的呻吟。

还没搞清状况,海星们就一起开启振动模式,快感和骚扰马上就如潮水将思绪打乱,零星的刺痛感更是如电击般让人在绝望中无限痛苦。

摇篮四周的机械臂开始启动,也就是这时小亚尔的小脚开始被疼爱了。

异常敏感的小脚一动也动不了,先是指肚被轻轻扎着,随后镂空的结构让针轮有机可乘,开始在趾缝间来回碾压,甚至用力留下几个血点,脚掌更是尽情驰骋的好地方,两个圆润的肉垫富有弹性还任性十足,一扎就白了一片,滚过就又恢复了血色,白如蝉纱的脚心被钢针横向的刮着,肌肤与金属的摩擦声甚是悦耳,撕心的痒不停的产生不停的被传达,让小亚尔疯狂的换着气,眼睛里都显现出粉色的红心了,脑子也被快感来回的蹂躏。

最终一锤定音,玩具熊开始启动。

强烈震动赐予的快感独一无二,浑身上下可以收缩放松的肌肉,顷刻间便都开始无规律的抽搐,快感的飓风与海啸彻底摧毁撕碎了小亚尔的精神,药剂仅有不让她不昏迷的效果,可没有让她保持清醒的效果。

最终亚尔将彻底变得幼稚,三观将彻底崩塌,完全沦为骚气发于骨子里的小萝莉,成为她之前想成为的样子。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