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轮回xp版2

无尽轮回xp版2

寂静的森林没有婵鸟吵杂,韩杰上官俊炜两人被凉风吹醒。

对现代人而言,身上没有衣服脚上没有鞋在开阔空旷的地方彻底裸露身体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有人吗!!!”

韩杰率先苏醒,深吸一口气,喊的时候底气十足,声音洪亮,把上官也震醒了。

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张嘴说什么。

当然了,他俩也是被迫的。

韩杰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被人拘束上了。

一个巨大的铁板铺在地上,手腕被前部两个铁铐锁死,手肘顶在地上铁板上。脖子被焊死的铁架,一个看起来像是固定水管的装置牢牢呃在半空中,头抬也抬不起来,俯也俯不下去。脚腕被拉开很大的距离使肩膀和屁股在一条水平线上,手还能握拳,脚却只能将脚背绷直,没什么脂肪和肌肉的脚背压在铁板上很不舒服。而两个膝盖承受了下班身体的几乎全部重量跪在铁板上无比酸痛。而最残忍的是,韩杰能清楚感觉到,一个和脖子那里结构相同,但是小了无数号的装置也半米来高,死死箍住了睾丸根部,而小锁头在顶部非常自然的压到了睾丸上。竖着的铁杆还有一个额外的锁住肉棒的功能,一个金属的厚重管套直接把韩杰隆起的肉棒与铁管锁在了一起,将其彻底固定。

看上去拘束点只有6个,但颇有画龙点睛之韵,通过手腕,脚腕,脖子,下阴就彻底将人困住。

韩杰虽然没受伤,更没有被外界刺激,但这难看加上难受的姿势,以及这不知廉耻裸露的样子被一直盯着实在难熬,脸上都有些红,肉棒更是又肿又胀被勒的生疼。

上官相比他姿势更加张扬。

一个很矮很矮的单杠竖在地上,他双手举过头顶,肩膀和手臂伸到了极限,相隔一米被两条铁链分别捆住,同时还和横杠上锯齿形的防滑部连接防止挣扎时的滑动。双腿在空中直接笔直的横劈成了一字,单杠左右距离也正好在他的脚腕位置,同样粗细的铁链,同样锯齿形的防滑布,同样的锁固定。上官虽然看起来重量是有手腕和脚腕同时承受的,但实际上双脚根本无法控制发力的方向和平衡,根本帮不上忙,浑身的重量都压在手腕上,本没什么肉保护的手腕现在已经磨破了皮,冰冷金属和伤口不停的接触摩擦。左碗疼痛换右碗,右碗疼痛又换回来,鲜血已经顺着手腕流到了肩膀上。而另一处也是下体,三个负重的无口铁环也不知道是怎么勒到了上官的睾丸上,巨大的重量让两个肉丸在空中随风摇晃,每荡一下便痛一次,来的还丝毫不比手腕上的轻。

简单的4点拘束却同时满足了展示折磨,固定等诸多要求,傅征还更是刺激的肉棒一直充血,随着身体左右摇晃。

“韩杰将进行犬奴改造,每日8小时体能强度加强,8小时公犬辅导,8小时外观犬化改造。

上官俊炜进行家具化改造,每日8小时家具能力改造,8小时身体强度加强,8小时精神洗脑。”

“你他妈是谁!赶快把爷解……”

韩杰丝毫不像是被束缚了,底气足嗓门大,冲着天就是一个“狮吼”。

然而下一秒4周的地面上突然窜出了几个金属人,一个金属狗骨头形状的嚼子直接又送进了他的嘴里,上一秒的狮子立刻就变成公狗了。

金属人手中道具五花八门,板子,尿道棒,假阳具,灌溉器,钢针,皮鞭,针筒,飞机杯,震动棒,精油,震动龟头帽,电击器……

韩杰吃力的微微抬头看着五六个金属人拿着各种刑具慢慢逼来明显有些懵,直到对方的阴影彻底将它笼罩他眼中才第1次流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啪!

鞭子可不管皮肤粗还是嫩,肌肉多还是少,冲击波直接透过皮肉刺激神经,小杰屁股上顷刻间变多了数道红痕。但还不等他挣扎喊叫,睾丸突然被捏住掐的没有一点皱纹,但它的主人却马上痛得屏住呼吸,眼睛大睁着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嗡……

两个不同方向的震动声音同时传来,小杰甚至来不及收缩肛门,假阳具便直接抹的有硬塞了进去,而下一秒按摩棒贴近睾丸,一种卵袋装了冰块石子被摇晃的奇异感觉涌入大脑,还未来得及分辨,其一感觉伴随着的剧痛,便直接将意识捣成了一堆烂泥。

别的道具还没上,小杰就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啪啪啪!

数条鞭子一起落下,韩杰扩散的瞳孔在眼中震颤,肉棒开始葳了。但有谁说过公狗有资格让肉棒软下去吗?

机器人为了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直接握住了有些软的龟头,开始轻轻的按摩,尿道棒也不知不觉地开始逼近。

就在小杰稍微适应了一点,肉棒又恢复了活力,肛门也逐渐的收紧放缓假阳具的疯狂抽插的时候,尿道棒突然加入,而且还一次性的直接捅进了膀胱,与贯入后庭的巨大阳具上下骑手理应外合一种完全控制不了的排泄的感开始控制膀胱收缩,但因为尿道被彻底堵住了,所以这种强烈的排泄感无处释放,让有些模糊的精神更加不清楚。

两个电击夹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夹住了他的两个小小的乳头,并且释放较低压的电流,微微的酥麻感几乎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开始涂抹精油,注入基因改造液。”

听到这段声音的时候,小杰正巧被锁上了震动龟头帽,顿刺从4面8方将发红隆起的龟头罩住,仅留出尿道口,功率巨大的4个跳蛋瞬间启动,可以让人瞬间射爆的快感源源不断的产生。

满是汗水尽是褶纹的健康大脚被机器人的指甲轻轻搔着,这微不足道的痒,在浑身的强烈刺激中完全可以忽视,但机器人一间满是肌肉的脚底稍有放松便直接提起钢针直接扎去,意想不到的疼痛马上变成小杰一激灵,面对海量的刺激,脑子已经开始有点转不过来了。

第一时间,鞭子落在后背上的痛,板子伸在屁股上的疼,阴囊被折磨的绝望,后庭被抽插的屈辱,前列腺被按摩的爽,脚底被穿刺的惊恐,以及这恐怖名词未知的含义,所有的信息,所有的刺激都好像被放到了一个黑洞洞的罐子里,任其翻腾发酵最终小杰这脑子完全迷糊了,脸上没有之前坚毅的表情,只剩下看不出是欢愉还是痛苦的抽搐脸型。

如香油一般的精油开始涂抹,有一股诱人的香气,而装着紫色基因改造液乐的针筒也如蜻蜓点水一般,开始被均匀注射在他的皮肤里,每一次助手都会引得周围皮肤短暂的发红发紫,有时甚至会变绿随后皮肤又显得透明,最后才恢复正常。

上官一直被固定在对面,一句话也不敢说,一直看着这非人的折磨,然后恐惧却没有,反倒一种不知名的期待和羡慕从心中生了出来。

甚至剩下的肉棒也更硬了几分,嘴里不出的热气也十分明显,劈成一字型的腿左右晃晃,有些发黄的脚底对着两边的森林轻轻的勾着,5根脚趾时张开时收紧,好像在空中抓着球。

手腕上的痛,睾丸被拉扯,一切外界的刺激都不再让他分神,认真全神贯注地观看着眼前这好戏,尿道里一点点的流出了粘稠的前列腺液……

“备皮,穿孔。”

5个金属人在上官身体前后浮现,上官小光头反射的光在他们身上再次反射整个人好像被照了无影灯,他转头看了一圈对方手里的道具都很熟悉,也在预料之中,唯一一个出人意料的是,面前有一个人手里拿着开口器,但并没有拿着眼罩之类的道具,反而是拿着一个厚厚的看起来像胶带的黑色胶卷。

唔……

金属人掐住嘴巴两侧,强制开口手腕粗细的圆形带塞开口器被粗暴的塞了进去,而且和亚尔的阳具口塞一样长,空心的结果直接堵在了喉咙那里,呕吐感瞬间让他眼睛湿润,但肚子里没有任何食物,甚至连水都没有,只能痛苦的干呕。

其他几个金属人并没有着急的使用道具,而是整齐整齐的拿起了锉刀。

可能是因为皮肤太厚,上官在干我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要被人动手脚。

但第二时间,金属人直接用力扳住了他的两个脚,使其无法左右晃动,上官立刻扭头看去。

这个身体设定上是11岁的正太,因为长期赤脚行走脚底有一层厚厚的茧,即使在碎玻璃上走过,也不会划伤的那种。

但这些机器人在干什么!他们竟然拿挫铁的挫刀开始清理脚底的死皮!这可是上官引以为豪,长期赤脚的证明和果实,他绝不容忍,就这样轻易的被抹除。

但现实骨感,除了一个拿着砂纸仔细打磨身体的机器人之外,其他4个机器人全都集中注意力在脚底,改变形体让这两双脚除了脚底之外,其他位置都设置了铁板,固定关节的同时还舔满了可以挣扎的空间,细细的钢丝紧紧勒住脚趾中间的骨节,自然向下弯曲的脚趾都被迫绷直长着厚茧的趾肚仰着“头”。

厚实健壮还能看清肌肉纹理的健康脚底板在铁挫面前非常无力,黄色或灰色的死皮哗哗的掉,无法躲闪的脚底只能一会儿收紧,一会儿放松,一会儿还抽搐起来,肌肉纹理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大脚马上就又湿又潮,气味也比较刺激,有一股微微的加杂了大量荷尔蒙的汗臭。

呜呜呜!!!

上官身材比较粗壮,肌肉都藏在厚实的皮肤下,大腿发力身体疯狂的上下左右蠕动惯性还是很大的,只可惜他现在双腿打直,脚腕包括小腿都被液态金属完全焊死在空中,与他灵活挣扎的身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被牢牢控制,像是冻在冰中的小腿与双脚。

一开始铁挫只会造成一定的触感,也就是压在皮肤上的感觉,但渐渐的,脚心外侧的死皮最先撑不住了,明显的热感让脚底一直被死皮保护的肉脚第1次有所畏惧,身体挣扎的幅度再次增加。

渐渐的脚掌脚跟的死皮也败下阵来,脚心此时除了热竟然还夹杂着一点痒,上官也是好久好久没有体验过被挠痒的感觉了,平时脚底厚的像多了一层麟,现在一下没了保护,瘙痒感立刻江湖的思想归零,因为被堵嘴笑声变成了更加猛烈的呜呜声,痒得眼泪都流得出来。

渐渐的脚底黄色的死皮硬茧全部消失,粗糙的脚底已经被磨的连掌纹都没有,嫩红的肉色逐渐显现,上官身上的汗也如黄豆粒儿大小,不停的滚下来,屁股下面我的土都被染深了。

死皮去净,几个机器人并开始拿起一个个装着液体的罐子,其中一个还将液体吸到了注射器中。

呼……

上官呼出白色热气,眼神已经开始痒的迷离了,一直甩来甩去的阴囊也被负重扯得发红,没有头发的小光头就好像刷了亮油的木珠反着铜光。

“镀层覆盖!”

几个机器人在这道指令下直接扑了过去,透明的液体直接拍在了去掉表皮仅剩真皮的上官身上。

⊥字形的正太躲也躲不开,反抗你也反抗不了,只能绝望的摇头,然后被浑身莫生的刺痛感冲击的意识模糊,吱吱乱叫,挣扎辅助也因为疼痛而减小,最后身子甚至扭曲到不可思议的位置,就为了躲开呢,不可能躲开的机器人的手。

一套痛苦绝望的“涂油”下来,上官明显老实多了,眼神中多了一丝顺从,而苦难还没有结束。

三个机器人两前一后,后面的那个直接用针管把之前抽出的液体打到了肛门,滑滑的感觉瞬间从直肠蔓延到了大肠,一种无法比喻的,冷冷的好像塞了塑料袋的感觉无比清晰但奇怪。面前的机器人直接把油倒进了嘴里,用手指均匀的把液体涂在牙齿喉咙舌头上,呕吐感丝毫不比上次少。最喜欢那个针管,意料之中的捅进尿道,神经密集且脆弱的内壁清楚的感觉到了这液体的冰冷和润滑,肿胀感一路通进了膀胱,上官瞬间回到了此生从未体验的极致憋尿感,膀胱中又是液体,又是尿液,又是空气,小腹都开始鼓起来了,破裂好像近在眼前,他感觉此时只要轻轻用力收腹,或者有按压,马上自己的身下就会想起气球爆炸的声音,然后液体与尿液便会在内脏腔室内四处流淌,就算开膛破肚的风和也不一定能救得回来……

不过机器人的目的显然不是杀了他,针管在注射完试后迅速的拔了出来,那液体尿液混合在一起,好像奔涌的潮水一般一泻千里,排泄瞬间带来的极致快感让上官瞬间沦陷,眼睛一翻,在这架子上第1次迎来了高潮。

上官并非没有高潮过,快感他很熟悉的。但这个身体他也是刚刚才获得,身体的幼化和神经的改造让他对高潮的抵抗能力更弱了,原本对男性来爽到轻轻呻吟都是比较困难的。但这身子刚刚经历了前列腺高潮,就已经爽的翻白眼了。而且要知道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上官和别人相比训练内容相比几乎全都是被动的,在全身涂完图层之后就要进行穿刺改造了。

而这次穿刺的主角自然是阳具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机器人半跪在地面上,左手轻轻将隆起的肉棒扶起来拉直,另一只手则拿出一个加了把手的钢针由上冲下,尖仔细的找着左右对称线上的一个点。而上官还没有完全从快感的眩晕中恢复过来,只感觉自己的阴茎被轻轻托起,还有那么一点舒服……

……

钢针如出膛子弹,寒光一闪无声的没入了充血隆起的肉棒。上官只觉一寒,不想感觉后面紧接着便是袭来的剧痛,然而电击更快一筹。为了防止流血和穿孔愈合,电会快速通过伤口用高温烤焦表面。

“噫噫噫……”

赤脚小正太脑袋疯狂左右摇晃,这看起来像是冻得打寒战,但现在他的脑袋在甩动的同时不停有汗水和粘液飞溅,小光头和波浪鼓一样眼睛鼻子耳朵嘴什么的已经糊成了一片,全成了肉色的残影。

针轻松抽出,上官也立刻停止了抽搐,脑袋一低,双手双脚像是被抽了筋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肉棒上缓缓飘出一阵肉香,一个鱼4周肤色稍显深一点的洞口可以直接看到下面,伤口内壁已经被灼焦了薄薄一层,没有血甚至表面无比光滑。

此时另一个机器人从旁边走来,粗暴的将上官的头摆正,拿出两个像吸管的东西开始往他的鼻子里塞。精疲力尽几乎昏厥的上官自然不可能反抗,只能忍受着不适继续呼吸。当东西塞完,它又拿出之前黑色的胶带直接展开,用手指将他的眼皮盖上,然后便开始了缠绕,黑色乳乳胶材质的胶带,一圈一圈开始包裹小脑袋,一圈的时候还好,传到两圈的时候,那胶带上下重叠瞬间变粘在了一起,看起来像一体的一样,等多缠几圈的时候上官就好像带了一个无比紧的乳胶头套,再缠几圈,交代最终在脖子的地方用完。他整个脑袋除了鼻控和漏出了嘴之外包括耳朵全都彻底封死,黑色的胶层上清晰细腻的显现出他脸上的突出和凹陷,连鼻梁和耳轮都无比清晰。

另一边下体的穿刺还没结束,与刚刚相同,又是纵向的穿刺,针轻轻的抵住上官便疯狂的摇头,疯狂的点头,被强制张开的嘴里还往外喷着热气,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后悔的,已经哭了。

但机器人丝毫没有怜悯之心,一针下去又是电击,电流再次通过他娇小的身子,身上被涂抹的液体和汗水交织在一起,膀胱中的残留油脂和尿液混合在一起直接突破了前列腺,一部分从尿道口喷了出来,而另一部分则正好从刚刚穿刺的,穿过尿道的孔中上下喷了出来,肉棒直接就痛葳。

第2针抽出,金属人又拿出一个外形狰狞但中间有几个孔的金属尿道棒,上官意识有些模糊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被轻轻的玩,一会儿就又可耻的硬了东西抵到了尿道口,随后尿道棒便直接捅了进去,虽然和穿刺相比好了许多,但还是让他仰头倒吸了一口凉气。

机器人调整肉棒的角度,开始轻轻前后调整左右转动尿道棒,最后确认了刚刚两个洞正好穿过尿道棒的孔才停止,拿出两个银白色的金属小短棒,从上而下像插插销一样塞进去,尺寸正好的将肉棒和尿道棒连成一体,最后阴茎上端只留下两个圆润的金属小球,下面则有两个圆形的金属磁帽防止甩掉。

随后机器人放手,负重的肉棒下垂在空中前后甩动尿道口露出的圆形塞头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现在这肉棒已经不能再刷下去了,如果不充血血的话就会因为尺寸缩小而被撕开,顶住前列腺的尿道棒也会插进去,刺激一定会让肉棒再次精神起来的。

上官本以为自己已经逃过一劫,未曾想肉棒再次被拾起,原来刚刚放开只是想从多角度看一看作品的自然形状而已。熟悉的感觉,一个尖锐冰冷的东西再次贴近了阳具,只不过这次来到了龟头处,而且祸不单行,尿道棒的底下一个冰冷的节日的东西勾进入尿道,还没准备从内测刺穿,钢尖刚刚碰到柔软稚嫩的尿道,上官便已经痛的浑身都不动了,幼小的身子就好像被冻在了冰中僵硬冰冷,有些粗糙的皮肤上立刻升起了一排排一片片的鸡皮疙瘩,牙齿和嘴里的开口器也频繁的碰撞,似乎在打颤。被固定在两边的大脚十趾紧扣,力量之大脚底的肌肉甚至差点将脚骨生生掰断,让脚掌和脚跟直接贴在一起。头顶的双手也用力握拳,指甲都陷入到了肉里,血顺着掌纹从长顶流到了手腕,鲜红的血液汇在了一起。

……

他好像被子弹击了一样,身体不易察觉的一颤,肌肉顷刻间全部松弛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木偶,骨头也像是被抽走了,身体像是八爪鱼一样被吊在那里,就连接下来的电击也无法让他,再有更多的动作和挣扎,上官已经痛晕了过去。

而机器人这一边已经又在龟头上穿了一个横着的孔,以及一个从从尿道口而入的环。因为这个可怜的正太已经晕了过去,接下来横向系带穿刺变得索然无味,无非是横向的给尿道棒加了三个固定点。睾丸和肛门中间的会阴最后也加了一个环,如果没猜错的话,未来或许在那里吊个油灯。

这次不是深牢大狱,也不是开阔的野外地带。

岚音的改造调教是单人的,不过单人并不意味着寂寞,对他(她)来说现在可是很充实的。

一个纯白色的正方形房间,6米长,6米宽,6米高,要不是中间有个台子,上面放着一个箱子,光凭一个视角可没法确定哪边是地哪边是天空?

“呜呜呜~”

而我们的岚音此时正被安放在房子中间的箱子里,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被禁锢在那个金属方块中。

银发的兽耳正太(正太形态)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被浇铸在金属块儿中。他的身子也不知道是项圈玩还是向后弯,两只小脚被死死地固定在头的两侧,离耳朵大概15厘米左右,无论脚腕再怎么灵活,也够不着脸颊。嘴里塞着5个人中最小尺寸最舒服的填充物,而且拿黑色的乳胶球看起来还是空心的,除了能压住舌头,让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之外,甚至口水都控制得住。眼角耳朵是一体化的视觉影院,跟亚尔佩戴的完全是同一款式,而播放的内容也不是别的,正是他队伍里面其他4个人的调教直播。

群主囚奴现在这个时间正在被金属人围殴,以最原始最粗暴最残暴的方式去练习,抗击打能力以及实战能力,他(她)无数次在擂台上被逼入死角,这张脸被打的,又红又肿,尽是血迹,因为没有手,他(她)的两只眼睛已经被打的肿到看不见东西了,纯靠直觉声音去闪避。身上更是有无数可怖的伤痕,就好像被小刀仔细的切开,然后自然愈合。他(她)更多的时候是被圈儿踢,或者被几个人架着,当肉沙袋来回揉捏,可群主皓齿咬的很紧就算被打的昏厥,也没有吭一声,技术不知练的怎么样了,但意志是越来越坚定了。

亚尔在婴儿床上饱受折磨,浑身的汗水把床的颜色染深了一级,巨大的扣球已经不知道待了多久,口水不自觉地滴到了气管里引来一连串痛苦的咳嗽。身体上的海星缓慢蠕动,而之前海星呆着的地方已经又红又肿,刷子似乎已经将表皮刷破了才肯换下一个地方。一双小脚因为长时间被残忍的拘束越发苍白,同时又因为持续的刺激,脚底的肌肉一直绷紧,像要崩断一样。玩具熊被加装了额外的活动组件,现在活像一只泰迪,两只前爪抓住旁边的铁链假肉棒一边高频震动,一边做着抽插。

韩杰还是在铁架子上拘束以狗的姿势匍匐在地上,旁边的金属人不停的轮换着刑具。纵然这个可怜的正太已经在极度痛苦之中高潮了不下40次,肉棒下面都积了一小摊精液,但那股子傲劲儿还是让他实在无法接受,屈服于机器人。于是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又是鞭打,又是穿刺,又是边缘,又是灌肛,他连汪汪的学狗叫都不接受,晕了的话,眼睛也是睁着翻白眼的,如果精神模糊总会回应一个不屑的表情。不过人是肉长的,又不是铁打的,骨头再硬又能坚持多久呢?

上官已经完成了,穿环的改造。现在整个身子已经被封到了水泥里面,小腹冲着天,头像向身后仰,手臂应该被捆在身后,膝盖跪在地上。他的头部被砌进了水泥里即使哀嚎也听不见,专门有三个透明的乳胶管道,输入养分和空气。一双为自己打磨形状匀称健康的大脚从水泥方块的后面伸出来,脚趾中了地面,左右有两个风轮带着鞭子呼呼的抽在上面。而他被穿环的阳具被接入了水管,并用水泥台子上的其他金属道具固定在半空中。清水源源不断的注入膀胱,上官为了膀胱不被撑炸只能拼了命的,让前列腺放松持续不断的强制前列腺高潮。

“5秒内切换萝莉形态,否则将被惩罚持续高潮。”

小岚音一听机械提示音立马定非常听话,头上的白色小狐狸耳朵一颤,身上冒出一股白烟,等散去脸颊的线条变得更加柔软,头发也长了许多,皮肤也明显的变得更加细腻了一点。

而她虚拟眼镜右上角一个小屏幕里面过分的内容也随之改变。原来在这个拘束拘束箱有一部分是空心的,空间中有机械触手,还有各种道具可以通过岚音的身体性别来给予最舒服的按摩和性刺激。而事实上她也仅仅是比亚尔少了几处刺激点而已。源源不断袭来的快感,还是会让她对意识一点点模糊,彻底陷入快感的沼泽。

“请在半小时内找出开锁的钥匙,否则将进行强制高潮拷问。”

对了岚音和队伍里绝大多数人的改造内容不一样,是与群主类似的比较考验集数,思考的类型。已经变成小萝莉的她双手也从盒子中伸出来,被固定在头下方20厘米的地方,一个挂满钥匙的圆形铁环吊在手旁边。她必须尽快的在众多钥匙中找到正确的那把,并且打开盒子上的一个大锁。

过程中他会不停的观看队伍里其他成员的调教进程直播,根本看不到钥匙只能凭触觉。下体会被不停的抽插振动电击,因为变成了萝莉乳头还会被吸奶,两只小脚也会被数条蜘蛛腿儿般的机械臂又划又扎,痒的怀疑人生。

“呜呜呜……”

小萝莉感觉震动越来越强烈,头发上的汗一甩整个身体如触电一般险些爽的晕过去。而小萝莉下面那双小手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死死握着钥匙,把试过的钥匙和没试过的钥匙分开。对他而言以正太的身体完成这项任务是很简单的,但女性的高潮快感是男性的三倍,一旦换成了这副萝莉的样子就总会爽的翻白眼,甚至莫名其妙的晕过去。

人是需要适应的,即使是快感。

岚音在训练调教方向是独特的,目标就是要求本人在长寿巨大快感的同时,拥有体力能力和技术,更好的服侍赐予性伙伴,几乎完美的性体验。

而高潮中找钥匙仅仅是入门训练而已,而且她现在不知道的是,那把锁即使解开了,他也不可能从那箱子里掏出来,更重要的是那把能开锁的钥匙并不在那串钥匙里,而正挂在她的头顶上那处她永远想不到也看不到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萝莉形态的小骚狐狸已经因为高潮和焦急浑身香汗,乳头虽然没有吸出奶来,但晶莹剔透,散发着果香的甜蜜汗汁倒是收集了一瓶。

女性相比男性还没有不应期,高潮不但强烈持久,而且还非常频繁,半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其中竟然连续高潮了10多回,几乎是三分钟一次的节奏,而她最后还是终于饰演到了最后一把钥匙,狂喜之余,钥匙插进了锁孔,实际拧却并没有将其打开。

“时间到,挑战失败,请在五秒内变为扶她形态接受拷问!”

“呜呜……”

小岚音发出悲鸣,泪水顺着虚拟眼镜就流了下来,绝望的在倒计时中变成了扶她的形态。

扶她既是男的也是女的,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这个形态下因为雌性激素分泌比较杂乱,身体汗的气味儿会参杂很多荷尔蒙,到连本人吸入都会发情的地步。而且在这种形态下双乳还会流出乳浆,虽然不是乳汁,但白白的看起来和奶没什么区别。肉棒也要比正太更加粗壮敏感。而且最令他绝望的是,男性器官和女性器官的高潮是分开的,快感是叠加的。也就是说只要没坚持住,彻底迷失在快感里他就不会去遵守机器的指令,然后机器就会对他进行疯狂的高潮拷问,他也会被彻底玩弄成肉块儿,永远这样无法获得自由,没有思想,也无法死去,成为一个只会接受快感的有机体……

以海豚阴道为模型的飞机杯与尿道珠的完美配合让岚音感觉高潮正在快速靠近,而阴道疯狂抽插震动的,以蛇类阴茎为样本,可以直插卵巢的假肉棒更是丧心病狂的和飞机杯保持了一个非常契合的节奏和速度。脚底被轻轻滑动刺激又无形中增加了快感的强度,岚音又爱又恨的强烈爽感瞬间来临,意识就好,像海滩上一只正在爬行的螃蟹,大浪拍来粉身碎骨!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