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1-01、1-02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2章,专题: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0
少女眺望着远方,脸上没有丝毫的情感,仿佛迷醉在眼前的风景之中。但是在短暂的间隙中,才可以察觉到一丝愁容。
少女原本并不是少女,她名叫曲梨,是一名魔法少女。
严格来说,她“曾经”是一名魔法少女。在某次对阵强敌的战斗中,她不幸落败,因此被半强迫地戴上了一个规整的金属圆环。只要圆环还在脖子上,她的任何施法效果都会收到强烈的削减,而且,从物理层面上圆环根本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摘下来。
也许,几个月的佩带多少还可以增加一点熟悉感,连体力的限制也有所减弱。曲梨甚至恢复到了之前的身体水平,至少浑身的肌肉增加了一点力量,不至于在被什么人突然扑倒后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
无意识地抚摸着圆环,少女不禁叹了一口气。现在想这种事情也没有用,还是多考虑一些第二天的工作更靠谱一点。
现在正是黄昏时刻,太阳光倾斜地洒在地面,从大厦的落地窗向外看,如同蛋黄一样的太阳正悬挂在地平线附近。
不管怎样,明天都会到来。

1
曲梨沿着走廊慢慢前进,路过“中科律师事务所”的金属招牌后,她在旁边一处不起眼的小门前驻足。
“早啊,曲梨。今天也很精神哦。”
刚刚踏进房间内,悦耳的声音就从侧面传来。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正笑吟吟地向她打招呼。她是程云,尽管和自己同岁却散发着前辈的气场。虽然过去曾经有过和她不太愉快的回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可以纠结的事情了。值得一提的是,她其实也和自己一样,原本是男孩子哦。不过,现在两人的状态还是有点微妙的差别,曲梨她自始至终都是男生,只是现在不得不以女性的身份在这里活动;而程云则是借助魔法少女的力量直接改变了形体,无论怎样观察,看起来都是女性的身体。
打过招呼后,曲梨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整理起昨天留下的资料。狭窄的办公室里摆放了几台宽大的办公桌,除此之外的剩余空间已经没有多少。不多时,伴随着嗒嗒的脚步声,一名高挑的女子走进办公室内。
整洁的职业套装,展示出干练、利索的精神。但是面容上的疲惫无法掩饰,看样子她昨天应该熬夜工作了很久。女子名叫元沁,不管是曾经的大学时期,还是现在的职场生涯,她作为学姐的身份一直对两人照顾有加。
曲梨的视线从元沁身上扫过,过去的回忆又涌入心头。在大学时代那次并不成功的对决后,她只能在元沁的控制下继续生活着,并且某种程度上……沦为她们的奴隶,每当元沁和程云有了那种欲望时,便会把曲梨弄到僻静的地方捆好,随心所欲地玩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绳索捆绑带来的异样感越发强烈,那种莫名的酥麻、舒适,逐渐让曲梨欲罢不能,慢慢地对捆绑不再像当初那么抗拒了,反而产生渴望。现在,她甚至看到绳子之类的东西,都会让下身产生轻微的生理反应。
等到升入大学四年级后,她也像周围的同学一样,开始为工作的事情发愁了。这时元沁学姐却找到她,为她提供了这一份工作的信息。原来元沁毕业后借助朋友的关系,和一家律师事务所达成了协议,以提供“难以在公开场合下获取到的信息”为工作内容,获取了不菲的薪水。说起来,这种工作就应该是私人侦探吧……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打擦边球的,所以雇主也只能以临时工的身份来和元沁签订合同,至于工资……肯定要拐弯抹角地用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发放了。
不久,元沁的业务不断扩大,于是她拉来了正在考虑就业问题的程云做帮手,很快曲梨也接到了元沁的邀请。于是——暂时没有做好未来打算的曲梨,在这里以实习员工的身份积累着社会经验。所幸大学四年级的课程几乎没有多少,她也能安心投入到实习当中。
现在,距离曲梨入职差不多三个月了,期间她在元沁的指导下调查了几次小案件,大部分是婚外情、催债之类的案件。虽说案件本身是由律师事务所承办的,但是每当遇到关键信息无法获取,或者是相关人物找不到的情况,都会有专人来委托她们,进行调查。这一段时间,曲梨也从元沁那里学到了不少知识。很难想象不久前还在当魔法少女的学生,居然在侦探领域会有如此强大的天赋。
“那么……眼前的这个案件,交给谁来做好呢?”办公桌前的元沁沉思着,程云和曲梨两人,几乎在某些方面上处于两个相反的极端。程云没有经历过太多社会的洗礼,毕业后不久到这里工作,虽然有少量的经验,但是外出实践的机会没有多少。另外,每次看到她天真的眼神……很难将她和这种灰色地带的职业联系在一起。至于曲梨,她的经历可没有程云那么美好,年幼时的各种人情世故,让她的心灵比一般的女生还要敏感,感情上应该是相当细腻的。但是相比程云的积极心态,曲梨更偏向消极的、难以信任他人的那种性格。恐怕,两个人都有需要成长的地方啊……
说起来,这就是犬系和猫系的区别吗?
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在一般,元沁重新审视起眼前的这份资料。
孙天策,本市某个大型企业的董事长,据说资产过亿,甚至在政府部门都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关系。这样看来,这个人应该是一位事业有成、家资万贯的企业家——至少在外人眼中是如此。然而,近期有关部门调查的一起案件却显示,孙天策和本地的黑社会团体有不少的关联,人口贩卖、违禁品走私、钱权交易……他牵涉的具体案件已经难以计数。而这只是目前抓到的一名帮派成员少许透露的一点信息,外加刑侦部门全力调查后的结果。最终,各个部门之间的配合并不算顺利,毕竟对方也是相当有影响力的人物。于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交接,关键案件信息的搜集任务落在元沁这里,当然委托人也许诺事成之后会给以重酬。至此,元沁便义不容辞地接下了。
“曲梨,过来一下。”
少女用小碎步跑过来,经历了几个月来全天24小时的女装生活,曲梨的伪装也变得毫无破绽。更何况她原本就有不错的底子,现在光凭外表已经很难怀疑她的性别了。
“这个案件,我打算交给你来做。”说着,元沁将一个纸袋丢给曲梨,然后从桌子旁边的文件柜上抽出一个稍小的信封,“这次任务你使用的身份就在这里,包括证件、单据,还有一些是伪造的日常生活票据,估计足够你应对各种场合了……”
“嗯……”曲梨摆出一张早已预料到的神情,翻找着纸袋中的几张纸,“孙天策?这个名字不是那个很有名气的家伙吗,为什么他会在调查名单上面……”
“是他手下办事情不太严谨,有点小漏洞被人抓到,而且还被找到了和自己的牵连信息。具体的案情概括来就是这样啦。”
“总感觉相当危险的样子……”曲梨吸了吸鼻子,转而打开那个稍小一点的信封。
“这次的案件,确实和你之前做过的那种相比不在一个等级上,但是我也做好了准备。假如真的出现你无法应付的状况,我会按照计划给你提供支援的,当然程云也包含在内。”
“连身份证都准备了,究竟为了这一个案件下了多大的功夫啊……”眼看着元沁的准备这么充分,曲梨不禁对这次的危险性感到汗颜。
“啊啊,毕竟也算是比较大的案件了。顺便说一句,你那张证件里面是带有电子芯片的那种哦,而且是在公安系统中可以查找到合法信息的。和以前用的那种粗制滥造的塑料片可是不一样的。虽说当初弄到这种东西很困难,但是用在这样的场合也是物尽其用了。”
元沁的感慨并没有消除曲梨的不安,反而大幅度加剧了。
张书径……18岁,这个身份就是我暂时需要扮演的吗?
曲梨盯着眼前的证件,思索着。外表上看,由自己来冒充高中生,仔细打扮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证件上的照片位置居然被贴心地换上了货真价实的自己。大姐头的思路还是一如既往地毫无破绽……只是,性别栏位上醒目的“男”,似乎将某种所有人都已经忽略的东西暴露出来。
“那个不用在意的,毕竟你也没有办法把自己的那根东西藏好对吧?所以光明正大地写出来就好啦!”看到曲梨正用纠结的眼神反复打量着证件,元沁“善解人意”地提醒着。
“不是那种啊!你,你……原来打算让伪娘扮演伪娘吗!?”
仔细想想,这样的安排还真是天衣无缝。程云坐在办公桌前面,毫无由来地冒出这种小恶魔一般的想法,一边目睹着曲梨绝望的哀嚎。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2
苑景中学,这里正是一系列案件发生的起始。早在几个星期之前,就有该校学生离奇失踪的案件发生。最近这几次频繁的事件,让相关负责人无法坐视不管。于是,通过各种关系,尽力调查案件的一切信息。这也可以算作元沁接到委托的理由。
另外一个值得重视的地方,就是苑景中学里的学生。从本市的教育水平来看,这里的条件是数一数二的,师资力量、教学环境、基础设施等基本上达到了最高标准。在学生之间,是否能考上苑景中学似乎已经成为了成功的标杆。这所中学的地位可见一斑。
然而另一个理由,则是因为苑景中学内有不少“关键”的学生;说是关键,其实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家长。有的是商界中叱咤风云的老板,有的在政府机关中担任要职,有的甚至在某些灰色地带有不小的影响力……这样的家长,自然希望子女可以在更好的环境下接受教育,于是纷纷将目光转向苑景中学。
特殊的家长群体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平时或许可以为学校带来不小的收益,但是在案件发生之时,却给予校方更大的压力。现在的几场事件是普通的学生离奇失踪,万一哪一天,失踪的人是“那些人”的子女……这样的后果不一定是校方可以承受得了的。
简报上的信息不断在曲梨脑中回忆。失踪的几名学生,全部是女性,而且容貌中上等,依照现在掌握的信息,初步的猜测已经在她心中产生。
那些女生……恐怕是被人绑架到某些风俗场所去了。
更多的疑问却从曲梨心中产生。不管作案人是谁,选择苑景中学作为对象,都显得冒险了一些。学校里的一些人可是相当敏感的,至今为止还没有招惹到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算作奇迹……
或者说,是作案人通过某种方法避开了那些目标吗?
所幸元沁准备了一份学生证,外加曲梨想方设法弄到的一套女式校服,总算得以顺利地潜入校园内部调查了。幸运的是,很快她便察觉了学校里面不同寻常的地方。
李静涵——这就是目前曲梨的监视目标。
相比于其他的学生,李静涵更配得上“不良少女”这样的称号,翘课、打架、和校外人员鬼混在一起……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少做。然而,曲梨更为在意的是李静涵原本不会做出的事情,例如,对周围同学那种明显超出正常范围的调查。
虽然现在动手有点莽撞,但是一时也得不到什么线索……曲梨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从暗处观察着不远处的场景。
李静涵拉着另一个矮小的女生,将她按在一处角落的墙壁上,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身上应该带着钱吧?不好意思啦……咱最近手头有点紧,借学姐一点嘛。”
个头比她低不止一头的初中生瑟瑟发抖,想必她也明白了所谓的学姐是什么意思。但是在这种偏僻的角落,几乎不可能有人目睹正盯着自己要钱的学姐。她无力地挣扎几下,只得毫无办法地从衣兜里摸索出几张钞票。
“哎呀,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
正当少女不耐烦地打算一把夺过时,一声冰冷的讯问从身后传来。少女回头一看,是一名带着袖章的女生。身高看起来足足有一米七,面容姣好,黑色的长发垂过肩部;校服整整齐齐,裙摆恰好盖到膝盖上方一点,腿上是一双白色长筒袜,加上标准的制服皮鞋,透露出整洁干净的形象。无懈可击的外表,再结合手臂上那个红色袖章,无不提醒着少女眼前这个家伙的特殊身份——她,应该就是风纪委员了。
不过,她绝对不可能知道眼前的少女正是曲梨。
“我们……没有干什么啦,就是在一起聊天……对,聊天而已!”李静涵不自然地敷衍着,这个已经是她目前能想到的不错理由了。不过,风纪委员应该没有看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也没有理由随便对她怎么样。
“不好意思,‘聊天’就是指……你刚才找别人借钱的事情吧?”
切……风纪委员果然不好对付。少女轻哼了一声,快速思考着对策。看样子她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找低年级同学强行要点钱应该不算太大的过错才对……依她以前的经验看。
“说起来,最近经常有人反应,校园内总是有高年级学生勒索别人的事件发生。老师已经开始重点排查,不知道这位同学,刚才的情况算不算是……”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啦,我和她认识的,只是在玩玩而已。”李静涵挤出一丝笑容,依然做出一副遇到老朋友的样子,打算尽全力为自己摆脱罪行。
“虽然说是这样,但是在严查的时期,我们风纪委员是绝对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线索的。所以请这位同学来办公室一趟吧,我相信有什么误会也可以解开的。”
不过,你恐怕是等不到我去办公室了。少女心中已经找到了摆脱困境的计划。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风纪委员并没有在前面带路,而是掏出一卷绳索慢慢逼近她。
“等下,你……这个是干什么?”
“如果冒犯到了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是……李静涵同学,目前我的记录上就有你多次逃课、参与斗殴之类的事件。为了防止你中途逃走,需要对你进行一定程度的拘束。”
“什么嘛……没有听说过啊!怎么可以这样!”在少女没有从震惊中反映过来的时候,风纪委员已经迅速移动到她身后,抓住一只手臂用力向身后扭去。
该死,她的力气怎么这么大!李静涵好歹也是不良少女,但是力量的比拼上竟然落得下风。很快,右手被强行扳倒背后,左手也被抓住,看上去被制服已经是时间问题了。李静涵心一横,腿上发力向外面撞去;原本想着可以借助身体的力量逼迫风纪委员放开手,但是没想到她居然顺着自己的力道,向同一个方向移动着。匆忙之下,少女的步伐令身体失去了重心,向一边倒去,风纪委员也向着这个方向倒下,不同的是,她跨开双腿,坐在李静涵后腰的位置,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下面。
这样的姿势对拘束更为有利了。不多时,少女的两只手已经全部被风纪委员抓在一起。绳子如同蛇一般爬上了李静涵的手臂,一股莫名的酥麻却沿着后背爬上她的身体。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明明是被别人绑起来,明明是逐渐失去自由,明明是绳子一点一点将手臂绑牢,为什么会有一股强烈的涌动出现在心底,就好像……这样子是让自己很舒服的过程一样!
由于少女一时的复杂感受,她挣扎的力度不禁慢了下来。风纪委员便趁机将双手交叉捆绑好,然后另外找到一根绳子,沿着躯体环绕着捆绑,一头连接在手腕的绑绳上面,另一头在缠绕几圈后,分别在左右的腋下将前后两道绳子绞牢,然后分别从两边的肩膀上经过,在胸前勒出一道“V”字,最后和身后的绳结汇合。
风纪委员仔细查看了几回,终于满意地从李静涵身上下来,然后搀扶着她靠墙坐了起来。这时曲梨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女的脸颊已经变得红彤彤了,究竟是剧烈的挣扎造成的,还是说她也是拥有那种特殊的体质呢……
“搞什么啊!你这样限制别人自由,根本没有这样的风纪委员……”
李静涵不禁抱怨着,掩饰身体那出乎意料的改变。但是曲梨轻轻将她拽起来,没有留给她休息的时间。
“好了。李静涵同学,请先跟着我走吧,有什么事情到办公室再说。”
可恶……这个样子,恐怕是跑不掉了。虽然双腿还是自由的,但是上半身被紧紧束缚,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可以随便逃走的样子。就算真的要逃,李静涵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将这样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现给随时可能出现的学生。说起来,那个学妹呢?李静涵环顾一周,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影子,看样子应该是一看到势头不对就跑开了。
说是要跟着曲梨走,但是她却拽着一截短绳,另外的一头在脖子上环绕一周。在李静涵感觉来,根本就和项圈没什么两样,但是现在也只得屈辱地忍受这种对待。
“等下,来这里是做什么?不是说了去办公室吗?”
风纪委员的路线并没有吻合李静涵的预测,她反而转向了一条偏僻的小路,沿着校园边缘不断前进。最终,在小礼堂前停下脚步。她从衣兜中掏出钥匙,轻巧地打开门后,拽着李静涵走进去,还不忘关好门。却对李静涵的疑问置之不理。
小礼堂的内部昏暗一片,在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的时刻,仅有的一点光线不足以照亮整个空间。曲梨拉着绳子,从尾部沿着阶梯向舞台的方向走。
难道,在找老师问过话以后,还打算让我在舞台上搞什么公审大会之类的吗?
但是曲梨拉着她穿过了舞台,这一点臆想也消除了。直到侧面的设备间,曲梨才停下脚步。
“咔。”
风纪委员打开灯,将漆黑的设备间照亮。接着她从角落里找到一张椅子,强行拉过李静涵坐在上面。即便是这样还没有完,曲梨掏出几条短绳,将少女的双脚牢牢绑在一起,然后和椅子的木梁捆住。上半身也增加了不少绳子,将躯干固定在椅子上。
做完这一切,曲梨带着玩味的笑容,端详起眼前的不良少女来。
“你在做什么啊,不是说要去办公室吗?来这里做什么?而且还把我绑在这里的椅子上……害怕我逃走也要有个限度!”
“是啊,不过我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其实并不是只有这件事情呢。李静涵同学。”
“等下,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们是第一次见面的吧?”李静涵猛地想到,刚才风纪委员就不止一次地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想来我也没有出名到这种地步吧?
“看到学生档案,自然可以知道了。只不过,你现在察觉的已经太晚了吧?”
面对着曲梨诡计得逞的笑容,李静涵才反应过来:
“你……根本不是风纪委员!冒充别人的身份,把我绑到这里来……是谁指使你做的?”
“放心,我可和你们那些帮派斗争之类的事情无关。我找到你,只是为了调查一件事。”
说着,曲梨将一个精致的活页本在她眼前晃了晃。而李静涵在看到本子的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
“你从哪里弄到的!?”
“你的书包里哦。”曲梨一边打开本子翻看着,一边说到,“虽然说,同为女生可能会关注一下周围哪个人更漂亮、更有人气,但是你的笔记本恐怕越界太多了。连那些女生的身份信息、家庭资料都有,不知道你究竟想拿这些信息做什么?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之前一段时间发生的几宗学生失踪案件,失踪人员全部可以在笔记本上找到。很难让人否认这种可能啊:你的这本笔记,恐怕和案件有什么联系。”
“不!不是这样的……”李静涵的表情越来越可怕,恐惧的感情在不断蔓延。
“所以,还请你不要抵抗了,直接告诉我笔记本的事情。对你自己也更舒服一点。”
回应曲梨的,是长久的沉默。
虽说李静涵抗拒的态度十分明显,但是她的表情已经很明显流露出,她知道些什么内情的事实。
“不打算说吗……”
曲梨稍加沉思,慢慢走近椅子上的李静涵。
“也对,不吃点苦头怎么能行呢?”说着,曲梨笑吟吟地将李静涵的裙子掀起来,用手指轻轻拨开下面的内裤,慢慢在里面揉搓着。
“等一下……我,我……”看到这样的举动,少女明显慌张起来
很快,渗出的液体将曲梨的手指打湿。李静涵的脸上泛起红晕,双腿拼命夹紧,试图阻拦曲梨的侵入。但是毫无用处,灵巧的手指已经离开泛滥成灾的小穴,转而在小豆豆上来回搓动。
从曲梨的手指尖传来的触感,让她知道李静涵的小豆豆已经挺立起来,接下来任何微小动作都能让她发出一声压抑的娇喘。随着汁液越来越多,曲梨也渐渐向深处探进去,却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地插进了深处。
“哦?”曲梨略显惊讶,但是随即反应过来,“也对,毕竟是不良少女,早就失去处女之身也是意料之中的……”
“那个……是……啊!停下,不要……”随着曲梨在深处的拨弄,李静涵已经连完整的解释都难以说出口了。现在的状态,恐怕连冷静下来都成为了奢望。
然而曲梨的手指却一下子停下来,从快感的高峰上跌落的李静涵疑惑地盯着她。
“打算继续下去吗?”带着玩味的笑容,曲梨问道。
“没,没有……我才不会那样……”
“如果想要我继续的话,请先告诉我笔记本的事情哦。”
看着李静涵把头扭到一边,应该是不打算说出任何信息了。曲梨便抽出胯间的手指,仔细擦拭干净水渍后,翻找起衣兜来。
一个黑色的塑料盒子出现在她手中,在李静涵疑惑的目光下,曲梨将带金属尖端的一头向下压在她的胯间。
“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哦,”曲梨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你恐怕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吧?这个东西叫电击器,虽然已经调整到安全电压了,但是不知道在女孩子的这种地方释放电击,会有什么感受呢……”
李静涵咬紧嘴唇,但是慌乱的眼神已经暴露了内心。
看到她依然不打算回答问题,曲梨便毫不犹豫地按下开关。一道电光瞬间从头部闪现,击打在少女最为柔嫩的部位。同时,少女响亮的哀嚎在隔音良好的礼堂中回荡着。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