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成为奴隶偶像那些事(一)

第一章   特殊的回家方式

上海,天空下着微微细雨,使得现在正处冬季的上海因为这场小雨而变得更加冷厉,距离漫展不到400多米的昏暗人行道上,一位少女正一只手撑伞遮挡天上的水滴,而另一只手也不带闲着的拖着一个行李箱赶路。

“呼,呼,累死了,纱雅姐,我们到前面的 8 Day商店休息一下吧,顺便买点吃的”

美少女拖着似乎很沉重的行李箱说道。但周遭并没有任何人回应她回应她的,就只有行李箱滚轮与人行道的接触音。其实如果有路人用耳朵贴在箱子上仔细听的话,能听到箱子内部发出一连串带有抱怨情感的呜咽声。

“别抱怨啦,小偷虽然偷走了我们一把伞,但至少没偷走你呀,而且现在又下着小雨。再说了,如果不是玲姐买的画册太多了导致不够车钱了,我们早就打车回家了好吧,这一切都要怪你哦”

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少女通过行李箱把手感觉到了里边不满的声音,为了安抚箱子传出的声音,她也只好这样安慰一下。

然而箱子传来的一阵剧烈震动声音和说话语气让她觉得好笑“谁…谁买多了….明明是….是忆梦妹妹你自己没伞了….把我硬塞到这里边的”

“好啦好啦,只是出此下策,但其实还是纱雅姐你的原因哦,还有你的声音太大了,要是被周围的人发现了怎么办?早知道刚刚在漫展的卫生间里给你塞几双干净的丝袜让你完全出不了声音后再装进箱里拖走”忆梦轻轻地用雨伞杆敲了两下行李箱金属外壳,通过敲击发出的清脆声音来示意箱子里的人安静。

“骗谁呢?周围那么安静,街上除了我们俩,周围还能有谁啊?我在箱子里可是听得很清楚的,想骗我,你还早两万年。”

“那你要出来看一下吗?说不定我们等会就可以得到热心群众与警察叔叔的帮助,再之后你可爱的妹妹就要被送去吃警察局特供的猪排饭了。”

忆梦说完就停下来前进的脚步,把正在拖着的行李箱平放在地,这让蜷缩的纱雅因一时的重心改变有点不舒服,紧接着在行李箱的纱雅就听到了一声拉链拉开的声音。

“停停停,我知道了啦,我不出声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再忍忍吧,等会买完东西就打车回家好了,刚刚我跟佑华妹妹借了一点小钱,应该足够我们付车费了。”

“好耶!那忆梦妹妹,姐姐大人我想尿尿”

“刚刚不是已经在漫展的卫生间上过了吗?现在又想去一趟?”

“还不是给你颠出来的,你走的路太糟糕了,就算没有,被这样拘束又塞进到这狭小的箱子里,是个人都会被闷出尿好吧。”

“行吧,前面就是8DAY商店了,你再忍一段时间,很快就到了。”

忆梦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赶忙拉起装着姐姐的行李箱,加快脚步地往8DAY那边走,她可不想因为姐姐,让自己排了好长队伍才买到的小黄书被淡黄色的液体浸润,之后还带着一点令她痴迷的味道。

“叮咚,欢迎光临”不用等少女推开门,乖巧的自动门就已自动打开,机械还顺便用冰冷的女声来试图热烈地欢迎少女的到来。而为了表达店内诚意,店员在听到机械女声后,又用真正带着人类情感的声音来欢迎少女的到来。“欢迎光临本店”

热情相待的服务员并没有得到顾客的友善回应,只见一个撑着小伞的女生拖着一个带满泥土的行李箱就往店内的卫生间里闯。

“不好意思!借用一下卫生间!”

少女说完这句话后已进入了卫生间,只留下了两行行走过的泥土痕迹和要重新打扫卫生正欲哭无泪的店员。

“真是幸运,刚好卫生间里没有人”进入卫生间的妹妹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箱子,而是在确认所处空间没有人后才放心给反锁上门,轻轻地用脚顶在行李箱的轮子上慢慢地把装在箱子里的姐姐放平。

伸手拉开拉链,一个被简单反绑起来的橘金发色的少女安静地睡在箱子里。

白色大蝴蝶结耳机嵌在橙金色的短发上,白色的黑领水手服盖在她那稍有起伏的胸部,与一般的水手服不同的是它能露出少女那可爱诱人的腋下,被绳子反绑到身后的双手各套着一个印有青色荧光键盘纹路的黑丝袖套,袖套不算太长,能稍微盖住纱雅那被胶带包裹起来的小拳头。上半身的束缚并不繁杂,只是把上下胸与胳膊并靠在一起,用绳子勾勒出胸部后与后高手缚形成绝妙的搭配。

在纱雅被拘束起来的诱人酮体下,一双被黑丝包裹起来的纤细且修长的美腿与百褶短裙构建成了一个令绅士们浮想联翩的绝对领域。而更能令绅士们更加疯狂的是,在那令人垂涎欲滴的领域中黑丝细腿上还有一个粉色的遥控器在上面,而它的导线则是延伸到了少女那最私密的地方。

相比上半身的拘束,下半身的约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是为了防止saya逃跑,妹妹也是稍微费了点心思,用绳子在她透出粉嫩肉色的黑丝腿的膝盖上下与脚腕处各缠绕了数圈,为了防止绳套松脱,还特意在绳套中间绕了两圈之后在背面系上了可爱蝴蝶结用来衬托少女那天妒的身材。

这样一个被如此拘束起来的美少女,即便现在放一把小刀在她面前,被胶带包起来的软嫩粉拳又怎么可能拿得起脱缚的工具来脱缚呢?更何况现在还被困在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行李箱里。或许…唯一的脱缚方法可能就只有她那未曾被堵住的樱桃小嘴了。

然而这个希望在下一秒就被妹妹给夺走。

“呜…哇!好晃眼,什么东…..呜呜呜呜!”还未适应箱子打开时的明亮灯光,正想说话的纱雅就被妹妹一把捏住脸颊,强硬地塞入了一双软软的丝袜。

察觉到异物进入口腔,纱雅便第一时间想用舌头把异物顶出去,但可惜,当她想用舌头努力反抗时便便察觉到舌头早已被丝袜给死死地压在了下面,不能动弹。

接下来让纱雅更加难受的是,压住她舌头的丝袜并没有完全停止推进,反而在妹妹协助下,更进一步地往嘴的最深处探进,直到妹妹感觉到一股阻力且看到纱雅的两腮鼓起才停下。

此时的纱雅是最难受的,丝袜不仅压住了试图反抗的舌头,还抵住了自己的喉咙最深处,强烈干呕感涌上喉间带来的窒息感让纱雅憋红了小脸,让她猛的吸入一口气。

“呜呜”【这个味道不会是那个吧?】

清淡的茉莉花香从被填满的嘴中被吸入到鼻腔中,当她意识到这是她今早刚换下来准备拿去洗的丝袜时,让她感到一阵恶心,即便自己穿过的袜子没有残留任何体味,但毕竟是自己穿过的还没洗。

“呜呜呜”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拔出嘴里的丝袜,但是手被拘束在了后面。只能拼命地敲打装满行李的箱子,而整个身子又嵌在了行李箱内不能动弹,只好不断地扭头来以示抗议。

但是这样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妹妹的怜悯,反而激起了她欺负纱雅的兴致,堵满了还觉得不够,又拿起了一个镂空的口枷给纱雅戴上。

【还来啊?你没看到我的两腮都塞满了吗?】

口枷卡在纱雅上下齿间,纱雅只觉得她咬在一个冰冰凉凉的铁杆上,两条带子在脑后交接然后扣上,口枷的尺寸并不算太大,但是也能让她的诱人红唇无法合拢。

“好了,这下就安静多了,作为淑女的模范就该安安静静的”

妹妹看着戴着圆形口枷的姐姐,高兴地说道。“接下来,就该打扮打扮了”把姐姐扶起来正坐好后,又从行李箱拿出了一小捆绳子在她面前对比了一下。

“呜呜呜!”【你还想要加固?我这已经不可能挣脱了啦!】

见妹妹又拿起了一捆绳子想要给自己加餐,意识到不妙的纱雅内心顿时慌乱了起来,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是手脚并不会听从她的指挥。

一时着急的挣扎,没有被扶着的身子就在重力的作用下往后倒去,两只小脚丫也惯性地往前蹬了一下,踢到了还在拿绳子比划的妹妹,两个人互相倒了下去,在地板上发出两声轻闷的“咚咚”声。

突然被踢倒在地的妹妹首先站了起来,看着同样倒在地上还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纱雅,脸上带着和之前相差无几的微笑走向她,在背后把她扶起来后,从左后边靠近她的脸庞,听着姐姐活动了一下就变重的鼻音去感受姐姐的体温与诱人的细微呜咽声。

“唔嗯”【太近了,笨妹妹,人家要羞死了】

感受到妹妹几乎要贴到自己脸蛋上那逐渐升温的体温,原本就因过度挣扎和堵嘴物带来的轻微缺氧感,让纱雅原本微红的脸蛋上浮现出数颗细小的汗珠。

妹妹见姐姐那副犹如熟透的红苹果淋上一场甘雨后呈现出的诱人色泽样后便忍不住用湿润的舌头轻舔了纱雅的侧脸,软软的舌头带走了刚刚冒出在红苹果上的咸涩甘露后又拖出了根晶莹透亮的唾液丝。

“呜呜呜!!”【你居然敢舔…舔我】

妹妹的突然袭击让纱雅有点猝不及防,让她羞涩之中又有点生气,刚被舔干的小红脸上又涌现出更多的咸涩甘露。

妹妹见姐姐那副犹如熟透的红苹果淋上一场甘雨后呈现出的诱人色泽样后便忍不住用湿润的舌头轻舔了纱雅的侧脸,软软的舌头带走了刚刚冒出在红苹果上的咸涩甘露后又拖出了根晶莹透亮的唾液丝。

“呜呜呜!!”【你居然敢舔…舔我】妹妹的突然袭击让纱雅有点猝不及防,让她羞涩之中又有点生气,刚被舔干的小红脸上又涌现出更多的咸涩甘露。

生气之下,她又拼命地扭动了自己纤细可爱的身子,以往头上的白色蝴蝶结也随之摇摆起来,看起来就像真的蝴蝶在飞舞一样,但是这次并没有,她只感觉到肩头被妹妹按得死死,明明与妹妹相同的娇小躯体却被压制得无法移动半分。

“姐姐真的很调皮呢”妹妹又舔了舔姐姐脸上的甘露后用带着极具吸引力的口吻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道“踢了我之后,有想过要拿什么补偿一下可怜的妹妹吗?”

“呜呜呜”【抱…抱歉,我也不想的】嘴里塞着丝袜又被戴上了圆形口枷的纱雅发出的细微呜咽声十分的可爱。

“嗯?姐姐在说什么呢?声音太小了人家听不清呢~”

“呜呜呜”【好你个妹妹,刚刚说的怕别人听到是假的吧?既然这样那就大点声吧】见妹妹并不领情,纱雅原本想要道歉的态度又没有了,强忍着丝袜带来的呕吐感发出稍大一点的呜呜声。

“嗯,声音是够了,但是…好像缺少了什么?再,尊敬一点?”妹妹带着一脸奸笑的样子看着姐姐,样子显得十分的讨打。

“呜呜唔!”【还不少?你小子特意整我的是吧?】纱雅显得有些生气,毕竟刚刚那一下强行发声让丝袜的干燥部分刺激到了喉间,本来已经压制住的呕吐感现在又一次涌了上来,现在妹妹觉得还不够,弄得纱雅更生气了些。

“咚咚,客人,刚刚闷响了下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吗?最近地滑小心别摔倒了”两声敲门声与店员甜蜜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啊啊,没事的,我刚刚不小心磕到头了而已,我等会就出去了”

妹妹简答地回应完店员的问话之后又着急地跟姐姐轻声说道‘快点,姐姐你道个歉就好了,做错事了怎么道歉不知道吗?平时只要三回,现在只要道歉一回就好了’

“啊?那没事吧?要不要我拿个创口贴?”店员显得有些慌张,估计她也没有想到,刚上岗就碰到了顾客受伤的事件,毕竟在8day商店的服务宗旨里,顾客受伤是很严重的事情,一个不好可能就会被顾客投诉然后被开除,想到了这里,店员就未等妹妹回复,小跑着去找创可贴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啊,不用了,我真的没事,我自己带有创可贴”妹妹一听到好心店员说要拿创可贴给她,也慌了起来。当时可是一人一箱进入了卫生间,现在却多出了一个被捆起来堵着嘴的美少女,正常人看到都会报警的吧?

【怎么办啊,妹妹?】妹着急的样子倒是让纱雅爽了一把,看她着急的样子着实可笑。

察觉到了姐姐那一丝得意的微笑后,妹妹倒是也有了些想法,一步走了过去,抬起手就把纱雅装进了箱子里合上。

咚咚“小姐姐你在里面吗?创可贴我拿来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看来是店员回来了。

“嗯,你从下面递给我就好了,谢谢了,不能偷看哦”同样地冷静的回复了店员。

“不敢的,小姐姐”店员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从下面门缝上塞进了创可贴。

“好的,谢谢你,等会我就出去了”抽出塞进门缝的创可贴,看着上面可爱的爱心花纹,妹妹捂着嘴笑了笑感谢了店员之后就把她打发走了。

“好的”

隔着门听着确认店员离开了之后,妹妹又轻手轻脚地走去打开了行李箱,晃了晃手中刚拿到的小熊创可贴后又笑着“看,可爱吗?姐姐,等会给你贴上哦,姐姐刚刚也受伤了吧?”

【哪,哪受伤了,虽然刚刚跌倒了一下屁股是有点痛但也不至于是这样吧?】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被束缚起来的身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妹妹。

“看来姐姐是什么都不了解呢?等一会姐姐就知道哪里受伤了”

把姐姐扶起来后,拿出两个内部带有绒毛的铁镣铐套在了姐姐的两个脚腕上,接着拉出行李箱的杆把镣铐锁在上面,松开了脚腕上的绳子后把纱雅的另一只脚上的镣铐连在了行李箱的轮子上,让纱雅被迫摆出一个膀胱截石位。

“这,这什么羞耻的姿势啊”

被撑开的腿让纱雅有点难受之余又有些羞耻,这样一个体位之下,两腿被开大,本来就遮挡不了多少少女私密花园的裙子在这样的体位下完全暴露在妹妹的视野当中,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到刚刚没能看清的跳蛋就贴在纱雅那条蓝白色的胖次内。

“很可爱呢,原来姐姐昨天的胖次没换呀,怪不得今天我搜了一下换洗的衣物,只找到了新鲜的丝袜”

“唔”听妹妹说完,纱雅显得有些生气。

“好了让我们进行下一步吧,时间不多了”妹妹固定好纱雅的小脚之后,又松开了膝盖的绳子,小手一用力,两腿完全撑开,刚刚隐隐若现的胖次完全暴露出来,春光裸露。

【别,别看呀,笨蛋妹妹】看到自己的腿被完全撑开,纱雅一紧张,就感觉到自己刚刚进来时充盈的膀胱有点不受控制,但还是强忍着,尽量不要尿出来,毕竟当着自己妹妹的面尿出来,那也太丢脸了,想到这里的她只好把头转向一边,不敢面对妹妹。

“姐姐还是害羞呢,小时候在浴室的时候不是已经互相看过很多次身体了吗?”妹妹看姐姐羞涩的转过头,调侃地说了下,随后拿起了卡在黑丝上的跳蛋遥控器打开了最低的震动模式。

“呜呜呜!!”【什,什么,下面的跳蛋怎么突然间就动起来了】突然开始活动的跳蛋刺激着下面的小穴让纱雅有所反应,不得已,只能把头又赚回来面对妹妹。

【快停下来呀,妹妹,我有点,憋不住了】跳蛋的震动频率并不大,被胖次压在小豆豆上的跳蛋只是轻轻地挑逗,但是现在的纱雅还在忍受着膀胱被自己尿液充盈满的痛苦,在跳蛋微微的刺激下,纱雅的尿液终究还是漏了一点出来,打湿了胖次。

“诶,姐姐,居然漏尿尿了诶,看来刚刚在外面的时候没有骗我呢”看到姐姐的蓝白胖次逐渐湿润,妹妹倒是有点惊讶。

“先给你插上尿管吧,等会再处理了”妹妹停掉了跳蛋,拿出纱雅最喜欢的cosplay指挥棒绑在纱雅的两个膝盖上,使膝盖强行分开不让膝盖合拢起来。

看见自己最喜欢的指挥棒被妹妹用来分开自己的双腿,使自己露出少女最私密的花园,别提有多羞耻了。

接着妹妹就伸手半脱下胖次之后发现,纱雅现在这个体位并不能脱下来只好拿出剪刀剪开了胖次的两边,取下胖次与跳蛋后后又用沾满尿液的胖次擦干净残留在小穴附近剩余的尿液。

看着手上湿漉漉的胖次,妹妹倒是显得有些苦恼怎么处理【怎么办好呢?有了,不如等会这样好了】,把跳蛋包在被尿液浸润的胖次里后用防水纸垫着放在了姐姐的膝盖上面。

接着妹妹转身从背包处拿出了一个崭新出厂的尿道塞玩具。

“唔”看到自己妹妹拿出的道具,纱雅显得有些紧张害怕,在家里她也不是没玩过尿道塞,但是那也仅限于自己能控制范围内的浅尝,受不了的时候就可以自行脱出,现在是由妹妹给自己插入由妹妹来掌控,这样脱离自己掌控的尿道塞自然让她感觉害怕,觉得有点兴奋。

拆开包装,给导尿管涂好润滑油后轻轻地拨开阴唇,一点点地捅进刚刚漏出的地方。

“唔,嗯,嗯嗯嗯”冰冰凉凉的导尿管在触碰到尿道口时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进入之后就不同了,能清楚地感觉到一种异物感在自己平时尿尿的地方,并且越是推进,异物感就越强烈,难受之下加上饱和的膀胱,想要尿尿,却被导尿管堵住,一点也没办法排出去。

“唔嗯”不一会,感受到导尿管已经进入了膀胱后传来一丝震动后,纱雅想要排尿出去时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没办法流一滴尿液,在导尿管进入膀胱的一瞬即,妹妹就按下了手中的扩展按钮,一个小球带着毛刷在膀胱里面彭起卡在里面无法自行拔出,只有妹妹才能控制她的排泄,而她没有经过妹妹的准许的话,想要自己排泄是不可能。

察觉到自己无法自行排出尿液后,纱雅既感到羞耻但又无奈地看向了妹妹,想要张嘴说话,又被自己的丝袜堵住无法发声的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乞求妹妹。

“姐姐想要尿尿?”

“嗯嗯”为了防止说话声传达不到,纱雅还努力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求必有应,姐姐想要快一点呢?还是慢悠悠的呢?想要快就点一下头,慢点就多点几下”

【怎么还有选项的啊,那肯定是要快的呀,越快越好,人家都快憋死了】纱雅不加思索地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好吧,希望姐姐能忍住”

“?”

妹妹把接好的尿袋用带子束在大腿跟上后,双手合十祈祷了一下,然后按下了[快排泄]按钮。

“嗯嗯嗯嗯嗯!!!”下体突然产生的剧烈刺激让纱雅一个后仰,与想象中并不相同,快导尿并不舒坦,膀胱里的毛刷在小球开大孔的时候会不停地在她的膀胱里轻扫且带动着软质导尿管上的无数细微绒毛,只有在快速导尿时会不停地颤动,摩擦刺激着她的尿道与膀胱。

“呜嗯,嗯,啊嗯”【不,不行了,为,为什么这个这么刺激的,快,快停下来啊,刚刚说的是点复数的头?】

“诶,姐姐,难道还不够快吗?那我再快点吧”妹妹带着讥笑看着姐姐那一下剧烈仰头。

“呜呜唔”【不,不要,我不是那么想的】还未多点一下头回应,妹妹就已按下了按钮。

尿道与膀胱传来比之前更刺激的快感,尿液流过导尿管时快速地颤抖让尿道的刺激更进一步,就连膀胱轻扫也有过之而不及,纱雅感觉到自己的尿道里正有无数蚂蚁爬动,又疼又痒,难受万分,想要伸手阻止,手却早已被拘束起来。话不能语,手不能动,此时的她也只能留下快乐的眼泪与迷人的呻吟声昏过去。

“已经昏过去了吗?看来是玩过了,但她有那么脆弱吗?”看到姐姐睡着的幸福样子,妹妹把排泄速度调到了最慢。

接着松开了之前为了插尿管而准备的羞耻姿势后,并没有让姐姐放松,绳子又一次回到膝盖与脚腕上,与前两次绑法不同,这一次她特意在膝盖与脚腕上留下了较长的绳子。

走到姐姐的背后用丝足踩着逼迫着纱雅的身子下压,直到纱雅的柰子贴紧到膝盖后才拿起膝盖上的绳子绕过肩头在背后的绳结上系紧,之后又以同样但相反的方向把姐姐丝足腕下的绳子引向背后的绳结系紧。

这个时候的纱雅如果醒过来的话就会感觉到自己被包装得像个肉货一般或者说本来就是?腰部前倾使得整个身体与双腿层层叠加,绳子在外挤压装裱着自己,而体内器官则压迫着尿道,不用[快排]的情况下也能轻轻抚摸着尿道。

把姐姐包装好后,又给她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看起来好像真的在包装礼物一样认真,接着抱起[肉货]轻轻地放在了行李箱里,看着姐姐脸上带着泪痕的性福睡姿,妹妹又忍不住吻了一下。

“那等会醒来的时候就在酒店里了哟,姐姐,哦,对了差点忘了这个了”蹲下伸手拉住纱雅嘴里堵住的丝袜轻轻拉出,已经被口水浸润的丝袜仍散发出清淡的茉莉花香。

“希望等会姐姐不要生气呀”用密封袋包装好刚刚附魔好的丝袜,拿出还没拧干的跳蛋芯内裤直接往纱雅的嘴里一怼,塞入到嘴中,开启跳蛋震动,最后盖上行李箱,靠在箱子上,确认里面的声音传不到外面的时候,才放心地拉上拉链,升起拉杆。

“好了,出发吧,我们该回家了”

当纱雅在醒来时,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不能动弹的身体,排尿的时候还能得到导尿管的抚慰,嘴巴里衔着环形口塞,里面还有沾满自己圣水的内裤与震动着的跳蛋,嘴里的跳蛋并不会让她产生什么兴奋,只会一点点地震出圣水,流入口中,在惯性作用下咽下去。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被绑架成为奴隶偶像那些事(一)》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