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触手的旅途第七章 新世界 第四节 增殖

御坂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5章,专题: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第七章 新世界

 

第四节 增殖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触手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妈妈,我,对不起。如果不是尼尔带你到这里·········”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先跟我讲讲我现在的状况吧。”

虚弱的躺在地上,连绵不绝的快感冲刷着我的神经,我的意识。到那时我知道这都是假象,前所未有的寒冷感,那种源自体内的寒冷感,正在试图剥夺我的意识,真是,令人绝望。

“情况的话,”尼尔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不会死的,乳房和肩膀上的贯穿伤已经愈合,左手小臂断成了四段,我只能让组织先愈合,然后需要一个夹板,固定住手臂。只是束腰上积蓄的正能量已经耗尽,可以的话最近尽量少施法。很抱歉,我只能做到这里了。”(没有巨乳当前置装甲怕不是直接穿心game over了)

”只是这样么,还真是不错呢。“

抬头看着魔绳术空间内的天空,其实很狭窄,四周都是看不透的黑暗,地面也是如同立场强一般,坚固而又透明,让人感觉,没有着落。怪不得都着急学豪宅术,魔绳术这个空间,如果用来居住,迟早把人逼疯。

”没····没说完。“尼尔这次的停顿十分的漫长,不知道它心里在想什么,是矛盾,还是自责?”右臂,没了,右肩也没了一半,创口虽然很大,但是我还是暂时稳重了伤势,只是······“

”只是什么,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么。“我轻笑一声,嘲弄着自己的年轻,为什么没有想到防护箭矢,好吧,防护箭矢无法对附魔弓起效果,而且这种威力的箭矢,防护箭矢能不能起作用还是个未知数。可那我为什么没有想到用风樯?或者最简单的,一个云雾把我和它隔开,都不会说变成这样。

“妈妈的左小腿,可以说,只剩骨头了。”

“这样啊,“我又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够惨烈的,”尼尔你怎么处理的,还是说处理不了需要截掉。“

”暂时是用触手包裹好了,用触手充当临时的血管也算是把脚抱住了,截肢的话,尼尔不建议,缺条手臂只是影响了攻击手段,但是少一条腿,恐怕跑都跑不了。“

”听你的。“我有气无力的回应道。

然后,便又是长久的沉默,谁都不知道给说什么,去怎么打开话题,而重伤的虚弱又让我刚到无比的疲倦。眼皮子在打架,而让我舒爽的快感则是刺激的我无法入眠,令人厌烦。

”妈妈,尼尔有件事情想要拜托。“

”什么事,你说。“

”尼尔,需要成长,或者说繁殖。“

************************************************************************
尼尔:说道触手,就不得不说道产卵呢。
御坂:原来妈妈只是代称,现在真的要成妈妈了,真的要被自己的孩子玩弄的菠萝菠萝哒了。
尼尔:妈妈,你的思维跃进也太快了吧。
************************************************************************

“怎么突然想到这里了,想让妈妈当你的苗床么。”

尼尔从来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它做事或许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偏差,但是从来不会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想,啊···不对不对不对,不是这个原因。”尼尔下意识的回应道,不过很快它就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说漏了什么,难得的可爱。“因为尼尔的身体不够用了,多的不说,妈妈你感受下现在的情况吧。”

分享着尼尔的感知,我在触手的托举下抬起头,看到了我自己的肢体,最先看到的,自然就是我那白花花的一对巨乳,两根倔强的触手依旧吸附在乳头,避免乳汁被浪费,但是多余的就没有了。整对乳房暴露在外,而不是以往那样,被触手藏好,固定,稍微偏下头,右肩处聚集了大量的触手,连带着右乳的边缘也被覆盖了,但也仅仅是这样了,上半身几乎所有的触手,除了需要插在我嘴里协助我呼吸的那根本体,以及薄薄的一层围在我腰间保暖的触手,其余的,都聚集到了右肩哪里。

“还有左臂。”尼尔提醒我说。

而下半身,双腿反常的并拢,久居与我下体的阳具已经被抽出,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除了无法在演化回来的高跟鞋,那些触手在我失去组织的小腿上相互结合,演化,构造了一个有尼尔触手组成的小腿,暂且是堵住了流血,也保住了脚。

“怪不得我这么冷,那需要妈妈做什么么。”

“具体来说,依据本能的记忆,尼尔需要产下幼崽,然后提供足够的养分和一个温暖的环境,只是现在来说的话,养分的话妈妈努力一点还是可以多挤出来不少的,就是这个发育的环境·········尼尔想定在妈妈的子宫可以么。”

“噗嗤。”听到尼尔征询我的意见,我笑了起来,笑的是那么的开心。那是一种欣慰的笑意,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一般。

“妈妈?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么。”尼尔显得有些尴尬,毕竟鼓起勇气向妈妈征询意见,想要取得同意,尼尔想过接受,也想到过拒绝,只是没想到的是,妈妈什么也没说,笑了起来。(真让触手摸不到头脑)

“妈妈笑是因为妈妈很开心啊,毕竟尼尔会来问妈妈的意见了。”

“可?有那么开心么?”

“为什么没有呢,尼尔。”舔舐着嘴中的触手,这差不多已经是我赞扬它的动作了,我接着说“尼尔会来问我的意见,说明那天的谈话,尼尔是听进心里了,那妈妈为什么不高兴?所以说,这次都随你了,这是对尼尔的奖励,无论是子宫,还是肚子,肠道都可以的,妈妈都欢迎。”

“不,就子宫就可以了,或者说,只有子宫可以。”尼尔被我的热情搞得有些招架不住,急忙解释到。“毕竟妈妈的子宫尼尔还是改造过的,至少作为内脏来说有着不合常理的坚韧度,尼尔有些担心,说如果放到其他地方会不会不小心给妈妈造成伤害,所以就子宫就可以了。只是,可能需要把妈妈的乳汁灌进去·········”

“都可以,都可以,就是尼尔再用触手堵上一边玩弄妈妈都可以,反正尼尔不是想把妈妈的那个苗床去用么。嘻嘻。”

欢快的讨论压倒了疲倦,而连绵不绝的快感也让我的发言愈发危险,不过并不影响结果,毕竟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尼尔的重要性。

********************************************************************************
尼尔:到底谁调戏谁啊
御坂:谁下限高,谁就被调戏。
尼尔:妈妈,你可曾记得,你做过的类似事情。
********************************************************************************

“外边····外边···安全么?”

空无一物的半空中探出几只触手的复眼,伴着模糊的涟漪四处观望一阵后,一个被触手包裹的少女从半空中落下,随后,一根白色的丝绳落在旁边,被少女仅存的左臂迅速抓起。只可惜,在旁人看来,不过是半空中突然落下一截绳子,又突然消失,不禁让人怀疑是否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安全妈妈,至少现在安全。”

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幻觉,而是隐身术的效果,同时我还搭配了飞行术和天翔之心。飞行术赋予了尼尔飞行的能力,而天翔之心不仅提高了飞行的速度,同时也可以降低飞行时所引起的波动。

尼尔没有半点犹豫,落地后就沿着建筑物的阴影随意的飞行着,这必须小心。虽然敌人并不会法术,或者说没有一丁点的奥术,神术,类法术,或者超自然法术的能力。但是有的时候它们就是可以看破我的隐形,而有的时候哪怕从旁边经过又无动于衷,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妈妈,这里怎么样?”

尽管当我们躲进魔绳术的隐秘空间以后,那些残暴的野兽无法发现我们的踪迹,但是我们依旧不希望说,当魔绳术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群怪物守候在出口。它们确实无法发现躲藏在异次元空间的我们,但是它们可以知道我们,在哪里出现过,因此,每天的随机移动,换位置隐蔽就至关重要了。只不过,尼尔嘴上说着问我如何,可它手上一点没停,拿起丝绳,窃取着我的法术。很快,绳索的另一端消失在了这个位面,而尼尔也带着我,顺着绳索从这里消失。

“好····听,听你·······噫!!!“

子宫内的夺躯怪不安分的打斗着,在我的身体里不断的翻滚,纠缠,横冲直撞,外带时不时的带有勾刺的触须划过我的子宫内壁,轻微的刺痛混合着敏感部位被刺激的快感让武欲仙欲死。而刺激来源又是完全无从下手的子宫,不同于被拘束了逃避不了,而是完全不知道如何减轻或者加重这种刺激让我体会到一种新奇的无力感,最终尼尔仔细的监察着我的身体状况,在合适的时机给予我最后一击。

今天的胜负,御坂,完败。但是今天的御坂,状态绝佳(色气满满)。

很明显,当夺躯怪的苗床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或者说,夺躯怪本身并没有对苗床的需求,毕竟本身就是适应力相当强悍的生物,但是却是是,拥有一个良好的发育环境和充足的养分,可以让这些卵在我的子宫里飞快的发育,成熟,然后融为尼尔身体的一部分,当然,第一期的夺躯怪幼体培育是非常的平淡而迅速,但是到了第二期,随着尼尔身体的成长可以重新对我完成包覆,而我身上的伤口基本痊愈以后,尼尔它就起了一些坏心思。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尼尔,尼尔,能···能不能,让那些···小···小家伙,安噫!!!呜~~~~”

又是话才说到一半,就被高潮强行打断,连绵不绝的快感,这回真的是快感,而不是什么别扭曲的痛苦,从身体的最里面,最中心的部位。如同波浪一般扩散到全身,冲麻了我的身躯,也冲散了我的思绪。

再次躲进安全的异位面,尼尔松了一口气。也顺手解消掉有些碍事的隐形术,安抚一阵体内的娇躯后,尼尔坏笑着说道。“妈妈,又到点了,请做好被榨乳的准备哟。”

“不,不对!尼尔,你,你坑我!”

难得顺畅的将思绪准确的传达而没有被高潮所阻断,真的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不过幸运也就到此为止了。下一刻,包裹双乳的触手有规律的收缩着,咬在乳头上的触手狠狠的吸吮着,在以前,我一直以为我的乳汁是榨不干净的,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的极限,而尼尔甚至想要让我突破这个极限。

很快,双乳就不在喷射乳汁,但是尼尔没有停下,依旧用力的榨取着。和以往那种饱胀感不同,如今的双乳竟然给我一种酸痛的触感,随着每次吸吮,每次压榨,双乳都在向身体传递着愈发强烈的酥麻感,和那种自慰过度时,那种酸麻,刺痛感,混杂着难以抑制的快感,让我陷入了既想要,又不想要的一个痛苦区间。

不过很快我就不用选择了,当尼尔确定了它已经榨干我体内的最后一滴乳汁后,盘踞在我下体的触手开始了猛烈的打桩活动,当换了一个位置去刺激,巨根一次又一次的猛烈的冲刷着引导,又冲撞着子宫颈。对常人来说近乎残暴的抽插对于这句被完全雌化的身躯来说真的是恰到好处,很快我就忘掉了双乳上的不适感,随着触手的抽插,无声的呻吟,静止的挣扎,用快感之中夹杂着恐惧的情感,向尼尔表达着我的欲望。

没错,就是欲望,尽管做起来想死,但是真正当快感来临的时候,无论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心灵,都在渴求着高潮。没有更多的前戏了,触手叩开了子宫颈的大门,将头部探入子宫,身体被如此粗暴虐待给予了我难以想象的刺激,而随着混杂着尼尔粘液的乳汁被灌进我的子宫,异样的满足感让我直接攀上了极乐的巅峰,而伴随着子宫内那些小家伙的补刀,我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达成了今天早上的最激烈,也是最后一个高潮。

“尼尔,你坑我~~”当我回过神来,第一句话就是呵斥,只是考虑到这句话语气,比起呵斥,更像是撒娇,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个解释。

“尼尔可没有坑妈妈,尼尔所做的,都是妈妈同意的说。”尼尔坏笑着回应我,一边给我喂食一边不忘在我身上各处游走,配合着子宫内触手恰到好处的一击刮擦,原本平息的欲火被再次点燃,只是这回,我能明确的意识到,尼尔在控制着我的发情状态。

“还没有坑,尼尔明明说的是要用妈妈的子宫当育婴房,而是现在,尼尔分明是把那里当成妈妈的一个新的敏感点,肆意玩弄。”事实上这个程度的欲火并不会扰乱我的思绪,反倒让我的注意力更加集中。正如我的职业所做的那样,掌控范围内的淫能会强化自身,而超过控制范围的淫能会摧毁自身。这里也一样,堕落的灵魂早已适应的情欲的存在,如果心如止水我反倒会变得暴躁,而现在欲火与理性维持在一个巧妙的平衡,让理性恰巧可以压制住那些污秽的欲望,又能从中汲取能量,强化我的精神。

“哦?是这样么?那么妈妈,尼尔问你,你喜欢么?”尼尔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做,只是原本一直在子宫里闹腾的小家伙突然的安稳下来。突然中止的刺激,反倒让我有些,嗯,不适应。

“喜··喜···”

“说什么?妈妈在说什么啊,尼尔听不见,大声点告诉尼尔,没准尼尔会做些什么。”

“喜···喜欢!”

如同一具口令,随我明确的表达了喜欢之后,子宫内的小家伙又开始了闹腾的活动,欲火再次熊熊燃烧。

“这不就对了,要直视自己的本心,妈妈。”

“坏尼尔,哼,尼尔,妈妈问你,现在子宫里的触手,你已经可以控制了么?”

“啊?妈妈怎么想问这个了。尼尔这里有两个回答,一个是真实答案,一个是用来糊弄妈妈的说辞,妈妈想先听那个。”

“那个糊弄我的。”

“糊弄的说法是还不能,它们只是依旧在互相练习打斗,因缺少食物而四处探索,所以给妈妈造成的刺激也是在所难免的,至于刚才问什么停下来,尼尔也不知道呢。”

“嗯,知道了,尼尔,你去把次元袋里面我的魔法书和买的那张坚地之心拿出来,妈妈试试看。”

“诶?妈妈不想听真实答案么?”虽然尼尔疑惑的问着,但身上的触手没有停,一心多用之下,抄写法术所需的材料,魔法书,坚地之心的卷轴都依次摆放在我的面前。“妈妈你就这么简单的被糊弄了?”

“听到你的答案不就知道了,你喜欢这样,而且绝对是在趁机报复妈妈,所以真实的理由重要么?反正妈妈就是这么没用的,虚弱的妈妈,在尼尔的照料下才能活命,所以面对尼尔的玩弄与欺凌,妈妈没有任何反抗和躲避的能力,只能闭着眼睛默默忍受,嗯哼,对吧。”话是这么凄凉的说着,但是实际上身体的小动作却是趁机用舌头去舔触手,所以,真实翻译下的话,默默享受可能才是正确答案。

“妈妈。”

“嗯?”

“你故意的吧,故意想要让我来玩弄你,对吧。”

“尼尔说什么妈妈完全没听懂呢,嘻嘻。”

“妈妈,你!!”尼尔意识气结,沉默半天,才留下句“晚上等着。”

****************************************************************************
尼尔:只许我调戏妈妈,不许妈妈调戏我。
御坂:是么,那妈妈调戏尼尔尼尔要怎么办呢?(舔)
尼尔:妈妈你!晚上尼尔一定会把妈妈弄得神志恍惚,高潮迭起,让妈妈知道谁才是掌控局面的人。
御坂:啊~~~无论是调戏尼尔还是被尼尔玩弄都是如此的迷人呢,更不要说这还是个买一送一的买卖。
尼尔:(这人没救了)
*****************************************************************************

“妈妈你真的不好奇么?”

白天的生活对于尼尔来说是十分无趣的,尤其是只能看着我在这里如同一座雕塑一样研究法术,如果说是日常抄卷轴的话,它还算要辅助我,有点事情要做,而现在,真的是只能在一旁呆着。

“好奇什么?”几乎没过脑子的回应着,注意力基本全部集中在眼前的卷轴上。直到过去许久,我才回过来神理解尼尔话中的含义。“你是说那个真实答案么,倒也不是不好奇,不过重要么?很重要的话你应该会跟我说的吧。”

“很难说清楚重不重要,”尼尔有些苦恼,思索片刻才接着说道。“首先是尼尔却是可以控制里面的那些夺躯怪了,只要一出生就可以融为一体,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的让它们在里面多发育一会,甚至说在量达到后,我还想试试如果说一次减少一次的产卵数量,并拉长培育时间来看看,因为这些第一波的子体,它们的素质明显比我原有的部分要强。而那些还在妈妈子宫里的,还没有中止强化。”

“所以,你想要依次得到进化,不光是数量上的,还包含质量上的,对么。”

“是的,唯一的问题的话,这是一个长周期耗时长的事情,所以,来问问妈妈的想法。”

“没什么想法,找你所想去做就好了,只要你能控制好,关键时刻别捣乱就行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尼尔,整体的注意力还是聚焦在面前的卷轴上,坚地之心。

天翔之心,激流之心,坚地之心,烈焰之心,这是一套个人非常喜欢的法术。天翔之心让你的身体如同大气一样轻灵,激流之心让你如同流水一般灵活,坚地之心让你如同大地一般稳固,而烈焰之心让你如同火焰一般的激情。

不过限于水平,我只掌握了天翔和激流,但就是仅仅着两个法术,也让我收益匪浅。就拿这次受伤的腿来说吧,虽然说腿上的组织已经消失大半,而仅存的也处于安全考虑被尼尔切除,如今我的左小腿就是由我的骨骼加上尼尔触手模拟的组织,成为我身体运行的一部分。

尽管着听起来有些糟糕,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毕竟我现在腿还在,但是实际上,正常来说,威力如此大的骨刺,就算没能在带走组织的时候一同裹挟着整块小腿一起飞出去,也应该是落下一个打断骨头的结局,但是事实上,除了血肉消失,骨骼安然无恙,这也是为什么尼尔还有机会给我抢救一下,而不是象右肩哪里直接缺了一块。而能有这样幸运结果的原因,自然是这些法术共同作用下的额外效果,身体一定程度上的元素化,不再拥有要害。很明显,骨头依靠着这个微妙的效果逃过一劫。

时间匆匆流逝,很快就到了夜晚,而魔绳术的持续时间也快结束了。头昏脑胀的收起坚地之心的卷轴,宣告着今天工作的结束。毫无疑问,这个四环法术对我来说还是太难掌握了,虽然有着已经掌握天翔之心和激流之心做参考,但依旧抓不到关键。

“怎么样,舒服点?”体贴的尼尔适时的停下了挑逗,改为轻柔的按摩。确实,维持欲望高潮有助于活跃的我思维,提高精神的集中度,专注度。但也因此耗费了更多的精力,如同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事时感觉精神百倍,事后就觉得疲倦不堪。不过对我而言,恐怕还不能就这么直接休息。“那么,妈妈,要来么。”

“要的,肯定要的,我说尼尔啊,我感觉你最近,似乎对于玩弄我,有着莫名的,热情?是妈妈的错觉么?”闭上双眼,放松身心,飞行时的轻风拂过我裸露的额头,吹散了发丝。温柔的按摩开始告一段落,接下来的就是令人抓狂的挑逗了。

“妈妈,这不是错觉,尼尔,却是发现了自己的欲望,或者说,奇怪的性欲。而目标,那就是你,妈妈。”

“好奇怪啊,你对我产生欲望的什么的,而且还是性欲,夺躯怪有人类的审美么?而且性欲,夺躯怪不是雌雄同体么?”

“是的,所以尼尔也很奇怪。”低空顺着掩体飞行的尼尔停了下,在足够大的范围内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味道后,随意的找到一个角落,钻进了魔绳术。“尼尔很清楚自己一开始做事情的理由,一开始之所以捉弄妈妈,是因为妈妈高潮时的情感波动足够剧烈,不过那个时候也仅仅是当作一个打发无聊的手段。可是后来······“

“后来怎么?”

“准确来说,是尼尔那次闯祸以后,妈妈的身体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虽然说整体一致不过只是细节有了差别,但是,大概就是从那天起吧,尼尔感觉自己有了想要的东西,想要占有的东西,又想要守护,又想要蹂躏的东西,这样一种很奇怪而又复杂的感觉,而目标就是你,妈妈。”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哪位淇祱牧师对我的警告“你的身体有一种奇妙的魅惑能力,能够引发其他人对你的一些奇怪想法,我并不清楚这是怎么来的,是诅咒,还是一种祝福,不过还好我并不会因此收到影响,没有做出什么错事。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

“而且,自从第一批子体补充完毕后,这种情感欲望就愈发强烈,尼尔有点害怕说,妈妈肚子里着第二批尼尔也融合后,会发生什么,尼尔有点,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尼尔,你做事情要抓住重点。妈妈问你,你认为这些欲望冲动,会让你真切的做出伤害妈妈,抛弃妈妈,违背自己过去誓言的行为么?”

“那怎么可能?!尼尔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那就可以了,你想要占有妈妈,可是从头到脚每一个角落都是尼尔的痕迹,你想要蹂躏妈妈的话,那么每天早晚妈妈不都是被你操弄的死去活来了么,况且你也说了,你也想要守护我,无论那是基于独占欲,还是什么贪婪,嫉妒之类的,重点是你在保护妈妈的事实。”

“所以不用在意?”

“需要在意,但也没那么急迫不是么,再说了,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异变,就当是妈妈享受尼尔照料的代价了,况且对于那些代价的看法,也并非一定是代价的。而且,与其讨论这个,不如说先想办法活着回去。”

“是的,妈妈,尼尔知道了。”

漫长的对话终于结束,而略有压抑的氛围也随着尼尔心结的打开而变得欢快起来,毕竟说是想要想办法活着回去,但是现在的情况而言,魔绳术中躲个一个月也并非什么难事。

就这样,压力抛在脑后,尼尔再次欢快的询问我是否要开始晚上的快感盛宴,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报白天我调戏它的仇怨。

而我,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毕竟,从某种一样说,我都不亏。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6+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