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岛叶多的性福结局 第五话(完)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大岛叶多的性福结局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NTR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第五话 永续幸福的天国

由古获承认为勇者后,率领帝国军的士兵,大举进攻妖精之里。我亦随军同行,既作为由古的左右手,同时也是侍寝之人。这个男人精力太旺盛,就算是我和悠莉每晚努力,都无法好好满足他。这个男人动不动就发脾气,打我们二人拳脚相向。尤其知道修雷因已经逃至妖精之里内,更加暴躁得像是火山爆发,连身边的士兵都当作沙包毒打。

那怕他的拳头几乎要打死人,我们都没有半点抗拒,反而畏惧低头。我们只想满足由古所有愿望,那怕他想我们死,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般遵从。

妖精之里有一个巨大的结界,包覆好几千年,俨然铜墙铁壁般,无人能够轻易攻破。我不知道由古有甚么计划,只是听从他的指示,跟随众多士兵待在结界前。骤然一眨眼间,结界唐突地消失无踪。

我们所有人都呆然间,由古像是早知如此的样子,下令全军随他突进。失去结界保护,人类就像滔滔洪水,直注入森林之中,与妖精展开战斗。由古明明是将领,却一马当先走在最前。我与悠莉双双点头,如今大家心目中都最重视由古,自发紧随在他身边一起冲前去。

由古太强了,根本不用别人帮忙。他所过之处,妖精非死即伤,根本无人可阻。我和悠莉反而变成蹭经验的寄生虫,至多在旁边捡漏,打打落单的妖精。三人且战且进,没多久就碰见小小的冈姐,坚毅地指挥妖精抵抗军队入侵。

“亲爱的冈~姐!我很高兴喔!为了第一个见到我,居然跑来这边等我!”

“我也很高兴喔。”

明明是师生重逢,却没有半点高兴之情。我像是看待陌生人般望向冈姐,想到她是由古的敌人,不由先主流露出敌意。冈姐的眼珠往我及悠莉身上一扫,话不多说,往由古身上打出一发风系魔法。

“小心!”我还未来得及行动,一道黑影突然窜至由古面前,轻松扬手化解魔法,将烈风消弭于无。

“根岸同学……”

“我不是说过,别用那名字叫我吗?”

哦,是之前遇上的吸血鬼少女,名字叫苏菲亚。由古说过她是协力者,那么就是自己人。我与悠莉同时立在她身边,守在由古面前。

“冈姐,不准对由古大人出手,否则我会杀死妳。”

“苏菲亚,你别出手。还有,卡迪雅,给我退后。”

我难以置信地回头,与满脸愤怒的由古对上。受强大的力量煞住,作为性奴隶的本能使内心一颤,腰腿发软,差点倒下来。

苏菲亚毫无惧意,嬉笑问道:“哎呀,这样好吗?”

“嗯。我必须亲手完成对冈姐的报复。”

由古将我和苏菲亚推开,从中间往前踏步挤出去,脸上充满自信得意的笑容。

“是吗?那我就在旁边观战吧。”

“那么我呢?”

“女人都给我退下去。”

我望望由古,又望望苏菲亚,决定跟她一起稍微退到后方。既然由古想要单挑,我当然不会打扰他的兴致。不过悠莉似乎不是那么想,她犹站在前方,发动魔法欲置冈姐于死地。

“神敌妖精……唯有以死赎罪!”

“喂!我不是说别插手了吗!”

“神敌就在眼前,我不能袖手旁观!为什么老师要站在妖精族那边!妖精族可是无视神明大人教诲的异端喔!违抗神明大人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的重罪吧?所以我要杀尽妖精,把他们推下地狱,让他们知道自己犯下的罪有多重。他们必须在地狱里忏悔。老师当然没有协助那些妖精对吧?要是妳说有,我就只能把妳当成异端处罚了喔!不行喔。不行不行!不管你是老师还是什么,异端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快说妳不是吧。现在还来得及喔。神明大人也一定会原谅妳的。然后这次一定要把人生奉献给神明大人喔。”

悠莉同学像是疯子似的说个不停,感觉像是以前那种狂信者的姿态。自从她成为由古的性奴隶后,再也没有向身边同学传教,连我都以为她变得乖巧,看来是一时错觉。她根本没有好转,只是一直忍耐,到现在才爆发。

面对悠莉一轮呛辣,冈姐神色忧郁:“悠莉同学,再稍微忍耐一下吧。我一定会让你恢复正常的。”

“老师……该恢复正常的人是妳吧?不能相信妖精所说的话!虽然老师也是妖精,但妳只是被骗,神明大人也一定会原谅妳的!所以听我的好吗?”

我无可奈何叹一口气,谁也劝不了执念甚重的悠莉。冈姐早早放弃,她在这儿不是说教,而是抗敌。她往我及苏菲亚打量一眼,最后盯住由古:“放马过来吧!要是你继续拖拖拉拉的,我就要过去了!”

由古像是在挑衅般向冈姐招手,身后众多士兵如潮水翻浪拍往前,快速展开包围网。

“迎击!”

吆喝声中,妖精一方发动强大的魔法,竟然生成一道凶猛的龙卷风,迎头袭向由古。

“由古大人!”

放任那道龙卷风吹过来,别说由古,以至帝国军都会像落叶般全部吹飞,这场战斗也输定了。“保护由古大人”的想法支配我的身体,越过大脑擅自行动。虽然不知道可以怎么办,但还是奋不顾身冲往前。可惜跑再快,都快不过龙卷风。

“喝啊啊啊啊啊!”

在我眼前的由古发生奇迹,他仅仅用一剑,就将黑压压的龙卷风完全消失。

“这种魔法对我没用啦!”

由古的剑不单止砍掉龙卷风,还射出一道黑雾,像是剑气般疾射往冈姐那边。冈姐狼狈躲避,同时发出数发风魔法,全数命中由古身体,不过似乎没有特殊效果。

“哇哈哈哈哈!那种差劲的魔法不可能对我管用吧!难道妳以为我还是那个力量被夺走的可怜虫,一直都不会去提升自己的力量吗!”

由古是甚么时候变得那么强?我虽然有一瞬间心生疑问,可是很快就抹消干净,转而对由古产生仰慕的心情,觉得他真是太厉害了。

冈姐发现魔法讨不了便宜,改为架起弓,将附加风魔法的箭射出去。不过由古只是一晃身便躲开,身后的士兵闪避不及,一下子直线上好几位士兵惨被贯穿身体,当场死亡。

“咦?”冈姐讶异,一边退后一边发矢,全部落空。虽然射不中由古,却令后面冲锋的士兵一行行被杀,连带殃及池鱼,我都差点中招。侥幸地我反应甚快,敏捷地翻身,便从容躲过去。由古看见冈姐百发不中,满脸焦虑时,轰然大笑道:“很不可思议吧?想知道吗?知道我变得这么强的理由!”

由古只需要一步,就猛地突破极限的速度,掩至冈姐面前。冈姐越加心慌,步伐差点乱掉。

“别跑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就在快要被由古的剑砍中前,身边的妖精不断放箭,才稍稍拖延由古的冲刺速度。

“别小看我!杂鱼都给老子退下!”

“妖精是异端!异端都该杀!”

由古改为劈向妨碍他前进的妖精,与此同时悠莉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释放强大的魔法,轰杀一堆妖精。我看见悠莉出手,心想不能落于人后。既然由古想要杀死冈姐,身为他的肉便器,自然要满足主人的心愿。结果我也出手,帮忙打理四周的妖精。

即使我与悠莉帮忙开道,由古依然追不上全力倒退的冈姐。不愧是以森林为家的妖精,看来是享受了地形BUFF吧?

“让我们继续聊吧!我其实很感谢妳喔!因为多亏了那种几乎让人发狂的苦闷心情,我才能够有今天!”由古狂啸呼道:“然后我得到了这些力量!其中一种你也知道吧?‘色欲’……这是能够随心所欲操控别人的最强技能!”

“色欲?操控别人?”

我对由古的说话感到违和,好像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哪儿奇怪。

“然后是另一种力量!我拥有能够成为最强之人的技能!那就是‘贪婪’!这是能够夺取自己击败的对手的部分力量的最强技能!你以为我为何待在最前线?就是因为这样才能杀死更多敌人,让他们变成我的力量!”

由古是我的主人,虽然不太明白他说甚么,可是他的决定绝不会有错。我很快就放弃内心动摇,继续专心保护他。只要他开心,满足欲望,那么我的人生就有价值。

弓矢声、尖叫声、吆喝声、厮杀声、爆炸声等等,全部都混杂在一起。树影间一阵阵血花飞溅,四周的妖精在帝国军长驱直进下节节败退,森林一片杂乱不堪。其中我及悠莉接二连三的支援下,由古终于成功接近冈姐,挺起手中长剑剁过去。

“看招!”

“呜!”

由古不分由说,在冈姐左外臂上留下一道伤口。冈姐临急智生,利用风魔法在二人中间制造出冲击波,直接将身娇迷你的她吹飞,再次拉开距离。

“啊!很行嘛。”

结果再次恢复原样,冈姐继续放箭同时倒退,我和悠莉左右掩护由古前进,陷入无意义的消耗中。随着迫近妖精之里中心地带,增援的妖精越来越多,四周杀声震天。悠莉久攻不下,开始心生不满,悄悄利用树干之间的遮掩下,偷偷发动魔法,向冈姐施展奇袭。

“咕……啊!”

冈姐专心盯住由古,亦不时提防我及悠莉。偏生是穿过树干时看少一眼,就被悠莉偷袭成功。她身体一偏,卸去冲击同时疾矢飞往悠莉身上。

“危险!”

由古杀红了眼,只是死盯住冈姐,根本没有理会悠莉;其他士兵都是杂鱼,连当人肉盾牌都办不到。悠莉刚刚释放魔法,反应来不及,眼睁睁望向飞矢挟着劲风破空而至,我却在第一时间推开悠莉。

然后就是“噗”的一声,我释放的防御魔法仍不足以卸去所有力量,箭矢笔直贯穿我的左胸部,狠狠扎进心脏去。

我要……死了吗……

自从转生去异世界以来,就明白这边不是日本,从来没有和平可言,处处充满死亡的陷阱。尤其是以前目睹俊差点遇害被杀,更加让我没有任何安全感。

俊?俊是谁?

不好,眼前越来越模糊。感觉那是很重要的人,却怎么样都想不起来。

很快呼吸变得无比吃力,手足冰冷,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眼睛甚么都看不见。最后思考都停止,然后甚么都不知道,变得无比轻松,好像任何事都不再重要。

“……卡……”

“……卡……迪……”

“……卡迪雅……”

“……卡迪雅!”

“卡迪雅!”

我的眼皮像是注了铅般,非常吃力才能挣开来。

卧在很硬的木板床上,仰头望见泥巴砌成的天花板,鼻子吸入的是一阵酸腐的异味。耳朵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扭头望过去,一位潦倒落魄的男子紧紧伏在床边。看见我醒过来的样子,登时喜形于色。

“卡迪雅,妳终于醒过来吗?还记得我是谁吗?”

“……修雷……因……”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俊……不,修雷因握住我的手,像小孩子一般哭出来。温热的泪水流到我的手臂上,再涎下至床铺上。我的脑袋有点痛,没办法好好思考,也不太想得起昏倒前的事。只是感觉膀胱发涨,尿意上涌。身体自然想排尿,却没法尿出来。

看见我脸有难色,修雷因急急问有何不舒服。我不敢说自己想排尿,只好涨着红脸说头很痛。修雷因十分温柔,那张长满胡子渣的嘴角微微扬起,叫我好好休息。

突然间双腿间暖暖的,尿液自然排出来。这个年纪居然还会漏尿,而且在修雷因前泄出来,害我万分羞愧。纵然双腿合拢,却无法阻止,更渗出阵阵微弱的异味。

修雷因望向我的下半身,我立感羞耻:“不……我不是……我没有……”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话未说完,修雷因便揭起被子。我双手无力,想扯都扯不住。当被子扬开后,尿味飘逸而出,一下子让室内充满浓浓的骚臭。刺鼻的气味钻往大脑,霎时一阵畅通,我终于记起下身被贞操带支配的事实。

“不……不要看啊!”

我双手按住濡湿的下体,无意义地翻侧身体,不许修雷因再望下去。

修雷因强行扳回我的身体:“不用怕,我都知道!”

“修雷因……”

修雷因突然抱起我。

“不要……”

“对不起……太迟才救到卡迪雅……请原谅我……”

不避忌我下身撒一泡尿,还勇敢抱紧,连带尿液都沾上他的衣服。我想推开他,可是软弱无力,只能像布偶般被他拥在强壮的臂弯内。之后他细心地替我更衣服,那时才知道他早就见过那条囚禁我下体的贞操带。

“修雷因,那个……”

我尝试找藉口,解释自己为何会穿上这条贞操带时,头部深处又隐隐作痛。

“不用了,我都知道哟。”

修雷因总是那么温柔,同时又带着一点点悲伤。之后好几天,他都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慢慢我开始恢复体力,能够下床步行。我发现自己不再是洗脑状态,意识到由古对我做的事后,自然大感愤怒。我争取机会,询问他这些日子究竟发生甚么事,为何我和他会在这条落后的小村中居住,其他人又去哪儿。

起初修雷因态度闪缩,我几番追问时,突然阴道有硬物戳入。这种感觉不会陌生,有人正在使用我的飞机杯,狠狠用肉棒捣进去。原本打算好好忍受下来,可是实在太舒服了,很快我就在修雷因面前露出一副雌态,蹲在他面前疯狂摇动腰肢,双手抓住胸部,满足遍体的欲火。

“啊啊啊……快射啊……快让我高潮啊!”

陌生男人的肉棒充满持久力,抽抽插插多时都持久不衰,坚挺有力。子宫一直被捣着,竟然沉下来,阴道剧烈收缩,渴求精液充填。我忘情地呻吟,企图用力榨出精液,自然而然地扭拧全身。很快我迎来一波接一波高潮,在短时间内四次登上顶峰,下体泄出淫水,无力瘫软在地上。随后阳具才愿意射出浓郁的精液,将我的子宫灌得满满。

修雷因就只能在面前望着,甚么都做不到。

我恢复神智时,下体仍然有异物塞着,不知道是前一手未抽出去,抑或是已经换了另一个男人。

“话说我的飞机杯在哪?”

“飞机杯?”

“呃,不……那个……啊啊啊……”

我正慢慢爬起身,想向修雷因解释时,突然阴道内的肉棒不安分地作动,慢慢磨擦我最敏感的地方,令我不小心哼出声来。第二次的抽插来得更猛烈,让刚刚高潮完的我再次感受到汹涌的快感,呼吸急速起来。无法再抑制自己的快感,索性伏在地上弓起腰,像狗般摆动臀部。

这次速度更快,我足足享受三次高潮,然后对方才射精。短时间内七次攀登高峰,整个人疲乏要命,就此伏在地上丧失意识。好像阳具还想继续捅下去,可惜我失去知觉,再无法做出反应。

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回魂醒来。第一眼看见床边的修雷因,继而想起自己方才的痴态,登时发狂地推开他。我觉得自己好肮脏,很没脸子,无法在修雷因面前抬起头。

“卡迪雅,冷静点!不要再哭了!”

修雷因的臂膀强而有力,紧紧拥抱着我,不容许我挣脱逃走。与此同时,他也哭出来。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搂抱在一起,哭成泪人,哭干泪水后,突然无预兆下吻在一起。嘴唇重合的瞬间,我惊慌得想推开他,可是修雷因的力气十分大,身上的男性气味太迷人,不由得心神荡漾,然后迷糊地与他的舌头缠在一起。

前世是处男,今世又是处男,修雷因的技术非常差劣。我完全无法融入,甚至想起由古。由古的舌头更加粗暴,光是接上来,就让我莫名高潮。不行,怎么还想着那个男人?无论如何,修雷因都比由古好。只要假以时日,修雷因的技巧变好,我就可以在他身上取得更大的快乐……

“怎么了?卡迪雅?在想甚么?”

“呃……不……没有!”

不知何时嘴唇分开,我一边想着另一个男人,一边感觉不到满足,眼神流露出异样的渴度。

“我……我的吻……不舒服吗?”

“不,很好……是我配不起你……”

我以前也是男人,知道说甚么话,才能让男人有自尊。

“太好了。”

“笑甚么啊!”

我就像女人那样,挥起小拳捶打修雷因。

“卡迪雅好可爱。”

“……”

换着以前,我一定会大喊“不要对男人说可爱”,可是现在内心却甜甜的,没有否认修雷因的赞美。二人手指紧扣时,我突然用力抓住他,再次迫问一连串问题。

“这儿是甚么地方?为何我会在这儿?妖精之里呢?其他人呢?都在哪啊!我不是被由古洗脑吗?为何会恢复过来?”

由古的洗脑太恐怖,连我都着了道儿,而且没法摆脱。修雷因默然半晌,提起我的小手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卡迪雅,没有死真好……”

“修雷因……”

我还想追问时,修雷因再次哭泣,反倒教我变成坏人。于心难忍,惟有不再迫问他。

如是者我们二人就在这条小村庄中定居,修雷因参与村庄保护的工作,偶尔帮别人下田,倒也赚到一定的生活费。当然我也不忘打探消息,知道妖精之里被毁,由古早就成为家传户晓的大勇者大英雄。

我按着头部,洗脑的效果尚未完全除去。偶然间由古的脸会浮上来,一瞬间我会感觉自己应该回去主人身边。幸好修雷因持续看管我,才不致再度背叛。理所当然我们二人也不能过度张扬,要是让由古知道我们二人在此,绝对会前来杀死修雷因,并且催眠洗脑我变回性奴隶。

那种生活,才不想要第二次。

邻里都当我们是年青的夫妻,还笑说精力旺盛。我尴尬地陪笑,摸摸小腹,背着人忧郁起来。飞机杯不知去向,我估计是落在某人手中当成发泄道具。三不五时就突袭,每次都搞到我爽死过去。因为每次抽插的阳具形状、力量及速度都差不多,肯定是同一个男人,但绝不是由古。对方似乎懂得如何操作飞机杯,偶然会大发慈悲让我排尿。只是时间地点随机决定,有时人在外面会突然尿出来,令无数村民误会非难。之后我不敢再随便离家,都由修雷因代我出门。

修雷因很温柔,温柔得让我有点害怕。他一直不说明为何定居在此,我也不敢问。更难以忍耐的,是当我被陌生男人当成飞机杯使用时,他就冷冷的待在旁边,看着我一副淫秽母猪般摆舞身体,叫我事后越来越没尊严,更看不清他在想甚么。

直至某次深夜,我被不明男人连续中出四次,在床上辗转呻吟时,修雷因终于受不住。他突然将我按住,双脚一跨骑在我腰上,脱下裤子掏出他的阳具。

短小精干。

我见过无数男人的阳具,那怕前世自己那条,都比修雷因更粗更长更巨更大更硬更挺更坚更牢。

看来神是公平的,赐予修雷因那么厉害的外挂及丰厚的点数,代价就是长有一条如同手指般粗的小鸡鸡。

修雷因蓄积多时的怒火爆发,他双手抓住我的奶子,无情地揉搓捏按,粗暴得让我痛叫出来。他毫无怜悯之心,直接把他的小棒夹在两颗球中间。伴随我激昂的扭动,他一并在我的乳房中间挤压。由于他那条实在太小了,我双乳完全感受不到有异物,而且很快就射出来。半透明稀薄的精液在我酥胸中间流出,像是山谷中的小溪,清澈地流向锁骨处。

这就是修雷因的鸡鸡?这就是他的精液?完全比不上其他男人!

兴许是我露出失望的表情,惹怒了修雷因。男人的自尊,令他自大又自卑。

“不满意吗?”

“不是……啊……咕呜呜……没有那回事……”

“别再安慰我了!我知道现在的我很小!”

我还想说点甚么,可是下体的阳具一直抽插,快感冲击大脑,根本无法好好思考。看见我仰头呻吟,忘我地享受性欲时,修雷因一手反转我的身体。虽然阴道被贞操带保护,可是屁穴没有。修雷因双眼充血,抓住我的腰腹,挺身插入我的屁穴内。

“呜……等等……”

因为修雷因那条太小,插进去完全没有感觉。我会反抗叫出来,单纯因为太呕心。我没法接受,有人插自己的屁穴而矣。修雷因却误会了,以为他的肉棒很巨大,插到我很痛,开始充满自信。

“很大吗?”

“大……很大……嗯啊啊啊啊啊……”

修雷因觉得我在骗他,可是又很享受我受虐,决定加快挺入,同样很快射出精液。随之便像泄气般,软掉缩小退出来。修雷因双手狠狠抓住拉伸,却无法再让他变大。

“卡迪雅,用嘴巴帮我吹大他!”

我的红发被修雷因扯起来,不得不扭头用嘴巴含住他的鸡鸡。我怀念起由古的巨棒,那是可以将我的口腔塞得满满,难以吞咽呼吸的程度。相比之下,修雷因的那条就小得像是糖果,软弱无力。那怕努力用学习过的侍奉技巧,都无法让他再举起来。

修雷因扯住我的头发,不自然地哭出来。

他很早就发现,自己的下面非常短小。那怕对比前世,都自愧不如。所以从来都不敢掏出来,隐藏得很好。

然而卡迪雅天天呻吟,享受其他男人带来的快感,终究令他无法承受。

妖精之里决战的那天,他赶赴现场时,发现卡迪雅濒临死亡。第一时间出手用“禁忌”力量复活他后,由古与魔王军大举侵攻。他抱着卡迪雅,完全不是对手,很快就落慌而逃。

冈姐也好,前世的同学也好,妖精也好,统统抛在后头。最后醒觉过来时,身边只剩下卡迪雅一人。

那怕只拯救一人也好。

抱着卡迪雅一直逃命,途中陆续收到消息,由古已经杀光妖精之里所有妖精,帝国境内都是赞扬他丰功伟业。反而正版的勇者修雷因,却只能与惟一的挚友狼狈逃命,来到这片小村庄隐居。

早在照顾卡迪雅,替她沐浴更衣时,他就发现下体那条贞操带。起初还以为是普通的情趣道具,后来通过鉴定,辨识出是诅咒道具及其效果后,既愤怒又悲恸。这么邪恶的东西,肯定不是卡迪雅自愿戴上,而是由古命令所为。虽然他尝试暴力拆解,无奈这具贞操带与膀胱及子宫相扣。如果强行扯下来,等同撕裂卡迪雅的下体,自己可没有信心恢复原状。

就是这样,一边看着卡迪雅与不明男人享受渔水之欢,一边默默按捺性欲。明明是如此淫邪及不道德之事,但他却目睹卡迪雅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容。

曾经的好基友,变成一头沉沦肉海的雌畜。那副表情不会说谎,她在享受男人强而有力的抽插,完全没有丝毫抗拒之心。

要是自己都拥有更强大的阳具,会不会能够挽回卡迪雅的心呢?

“卡迪雅……我爱妳……”

不是朋友关系,修雷因真正瞭解到,眼前是可以让男人发泄的雌性。

“唔唔唔……俊……我都爱你……”

我觉得一切都太迟了,然而女性的一面告诉她,不可以损害男人的自尊,所以接受修雷因的示爱。兴许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的友情已经变质,不再是男人与男人,而是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作为男朋友,他的鸡鸡很小,根本没法满足自己。幸好贞操带会带给我另一位强大男人的肉棒,好好满足我的性需要,所以一切都没有问题。

贞操带没法拆下来,飞机杯不知落在何方,所以她被其他男人中出内射,都是无可奈何的事呢~成为女人后才明白,一旦品尝过粗大的鸡巴后,身体自然上瘾。要是没有被男人操,反而浑身不舒服。

虽然搞不懂自己是如何脱离险境,不过感觉一切都没所谓了。在这间小小的破房子内,前世的挚友肯定会陪伴在我身边。只需要像一位普通的女人,享受所谓的幸福也不错。

“主人,这样子就可以吗?”

“不是很好吗?山田君不再介入,不会妨碍我们的行动;大岛君也享受到幸福,无论身体及心灵两边都完全满足。这是HAPPY END啊。”

“主人……这样子也算是HAPPY END?”

苏菲亚不解,她身边那位全身雪白的少女微微一笑,扬手道:“夏目君多少都闹够了,是时候安排剧本收结啦。”

由于文库版都只是去到妖精之里,后面都想不到如何发展,决定在此处收结。
最初有考虑让卡迪雅变魔物娘,但好像不符原作世界观设定,而且也有违蜘蛛子的计划,想来想去都想不到,决定变成这个方案。
感谢后花园的读者提出很多意见,最后我想来想去,仍然觉得这种NTR不错。
修雷因短小无力,很早就想到了。毕竟他外挂太多太爽,总得设定一些缺点。
两人成为有名无实的夫妻,一辈子都没有孩子,望着妻子被不知哪儿的男人操弄,而自己却无法满足妻子……太有劲,太带感了!
不过照原作的话只要蜘蛛子行动,估计很快就办妥,然后二人便可以过正常的生活吧。
无法再享受大鸡鸡的卡迪雅应该会背着修雷因出去偷食,那是另一篇故事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