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2-01、2-02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2-01、2-02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2章,专题: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1
程云在一条狭窄的山路上缓缓前行着,两侧是荒芜的山丘。一阵猛烈的风裹挟着寒冷,让程云不禁哆嗦几下。所幸身上的衣服不算单薄,很快温暖的感觉就重新回到身体上。
来到这个偏僻的山村已经有一周了,程云原本的任务却一直没有进展。也许,在中西部地区有不少这样的贫困山村,但是这一个——铜鹤村——对于曲梨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这里,原本就存在着她到来的理由。
几天前,程云从元沁手中接过厚厚一摞的资料,同时也接受了她的任务:调查涉嫌多起黑社会案件的嫌疑人曹金德。目前接手的不少案件指向了此人,但是在严密的调查中,曹金德的行踪却突然消失。由于他本人的出生地是在某处的小村庄,相关负责人自然会把调查的重点转向那里,而这一任务几经辗转,最终便交到了程云这里。
借用早已准备好的文件,程云成功地伪装成上级单位派遣来的支教教师,一边在山村中简陋的“学校”中教导学生,一边不断地搜集村落中的各类情报。只是,直到现在,她还没有看到任何有关曹金德的信息,整个山村里甚至连陌生的面孔都没有出现——除了她本人。
远方,道路尽头的那栋破破烂烂的建筑已经出现在视野中,那就是勉强可以称为学校的建筑了。虽然墙壁的破洞到处都是,屋顶上可能漏水的地方也不少,但是至少这里原本就是为了承担“教育”的职责而产生的。
啊啊……这样的风景,好想照相啊。曲梨搓搓手,转念又想到身上负担的任务,还是打消了照相留念的想法。她的目光慢慢扫过远处的山丘,既然做不了什么,就把这样的景色记在心中,这样也就足够了。
吵闹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学校里的孩子正在门外的一小片空地上嬉闹着,看见程云来到这里,迅速跑到她四周,围绕着她又唱又跳。
“好啦,都回到教室去,要开始上课喽。”
整个学校的学生只有十多个,对于一个位置偏远,几乎与外界隔绝的村庄来说,这差不多也是全部的儿童。虽然这里的学校之前也有启用的时期,但是自从上一个老师因故离开后,就没有别的教师担任教育的职务了。毕竟——如此偏远的山村,能够留在这里任教的人也很辛苦吧。
“小虎,李叶,打开算数教材59页。其他同学可以自习。”
所有年级的学生集中在一间教室中,而教学方式也随之改变。程云按照课程表的安排,依次给每一个年级的学生上课,而进度不同的学生只能在一旁自习了。
虽然有诸多不便,但是上课时的秩序还比较好。或许是因为教师资源的稀缺,也让学生们感受到了一点紧张感吧。或许,只是因为程云本人的外貌发挥了作用:面对一个面容姣好的美女老师,学生怎么可能做出粗糙的行为举止呢?
“呼……”
程云长舒一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色也渐渐暗下来,放学的时间也到了。然而窗外传来的嬉闹声却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回想起自己作为教师的职责,程云顺着声音走向门外空地的一侧。几个孩子的身影在茂密的树丛中隐约晃动着。
“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玩耍吗?要赶快回家哦……”
原本打算让孩子们尽快回去的程云不禁僵住了,眼前是一副出乎意料的场景。几个孩子围绕着一棵小树玩耍着,而中间的矮小身影是五年级的娟娟,她浑身被棕黄色的麻绳捆绑着,双手绕过背后的小树固定在一起,胳膊、躯干、大腿、小腿,几个部位全部通过麻绳与树干贴合着,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但是娟娟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受到了欺负,反而脸色通红,仿佛承受不住这种羞耻感而低下头。
现在的小孩子,已经开始玩这样的游戏了吗?
程云经过了短暂的失神,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但是随即因为对这种事过于了解而变得脸红,毕竟程云看到被绑着的娟娟第一眼,就已经把现在的状况和她所熟知的那种游戏联系在一起。不过……像这样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那种涵义,却依然玩得兴致勃勃的场景……在程云看来反倒格外令自己感到羞耻。
“啊!老师来这里了!”眼尖的一个孩子已经发现了程云。
“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呢?”程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尽量和蔼、温柔的神情问道。
“我们在玩审问犯人的游戏哦!”一旁,叫做钢蛋的小孩兴奋地叫道。
不好,耳朵已经开始发红了……
“呃,老师觉得,这样的游戏还是尽量不要玩,比较好……”程云终于挤出几句话,但是看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眼神,她只得硬撑着说道:“这样擅自把别人绑起来,没有经过同意,是不是有点欺负人的意思呢?而且,要是你们没有注意到安全,可能会让别人受伤的哦。”
不管再怎么说,这样的理由也太牵强了一点吧?
“老师……没有事的,这样子……是我自愿的……”娟娟红着脸,慢慢低下头。而程云却吓了一跳,原来刚刚五年级的小孩就有这种意愿了吗?
“就是就是,我们玩过很多次啦,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啊啊……果然城里来的老师就是见多识广啊。”另外的几个小孩感叹道。
不不不,只是因为我以前经常被学姐绑起来而已!
“老师老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绑人的游戏呢?很有意思哦!”
“诶?我……我也要吗?这个也不是……不……”
怎么回事?程云不禁感到脸上发烫,明明是和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小学生玩这种游戏,自己居然会心跳猛地加速,就连内裤里面也稍稍变得湿润。难道,在这种人口稀少的山村,我也,我也想要被这群小孩绑起来吗?的确,好久没有享受过紧紧束缚的感受了……在他们面前,哪怕是我这样的大人也只能毫无反抗能力地任由他们摆布……程云忍不住扭过头,如果她内心的妄想被别人看穿,恐怕世上没有比这更加羞耻的事情了。
“那个……看你们下次小测的成绩怎么样啦。如果所有人都能及格的话,老师就答应和你们一起玩。”
一群小孩露出兴趣缺缺的表情,毕竟他们平时没有复习功课的习惯,上课能记住的知识也十分有限,要说全员及格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情。而程云也松了一口气,至少在学生的面前,勉强保住了身为教师的矜持。
第二天在悄无声息之间到来。
等下,是我无意间降低了题目的难度吗?程云看着眼前的几张小测试卷,忐忑地盘算着。虽然概率不高,但是所有人及格这件事居然真的发生了。而她也必须要履行之前的诺言,哪怕是面对孩子,做出失信的事情也不太好啊……这样想着,程云拿起试卷硬着头皮走进教室。
“上次的小测试卷现在发下来,同学们回去以后按照卷子上的标注改好,明天还要讲解的……”
“哇,我居然及格了!以前没有得过这么高的分数呢!”拿到卷子的几个人,已经开始惊叹自己成绩出乎意料地高。
很快,所有人都拿到了试卷,全班叽叽喳喳讨论几分钟后,小虎偷偷溜到讲台附近,问道:
“老师,昨天答应和我们一起玩游戏,是不是就可以……”
程云的脸色忽地变得通红,露出别扭的表情说道:
“我……原本打算用这种方法激励你们学习的。不过,既然全员及格的要求做到了,那只好遵守诺言,你们想要做……做什么就随意吧……”
“太好啦!老师同意啦!”
和小虎一起兴奋地跳起来的,还有班里不少同学。一群人挤上讲台,簇拥着程云来到之前的小树林中。
几个年级稍高一点的男生拿着几卷绳子,走上前来,却在程云的面前显得有点拘谨。程云稍一思索便明白了,毕竟是面对如此清秀的女性,而且她本人才大学刚毕业,年龄上也不比学生大多少。这种亲切感和外表上的惊艳,难免会让男生们产生压力。程云微微低下头,转过身,或许在她的目光以外,学生们应该能感到些许的轻松吧。
“喂喂,如果不玩的话我们自己来做喽。”一旁的几个女生反倒因为他们迟迟不动手而不耐烦,于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念头,一个女生直接从别人手中抢过绳子,麻利地向程云身上绑过去。
程云并拢在背后的手腕被一道绳索迅速缠绕住,接着从两手之间的空隙中绕过一圈,再一下子拉紧;另外一条绳子环绕着身体四周绑了几圈,让胳膊紧贴在躯干上。虽然绑法有点粗鲁,但是十分有效地限制了她双臂的活动。四周的男生也慢慢逼近过来,将多余的绳子在程云腿上绑去,没多久,她的双腿就像一整根棍子一样难以分开。接着,绳子绕过身后的小树,将程云牢固地束缚在树干上。
“喂……不要这样子看着啦,会……害羞的。”
“啊啊,是这样啊!”
为首的女生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拉着周围的同学说道:
“老师如果觉得害羞,当然是因为我们围在这里啊,所以——只要我们离开就好了嘛!”
“等一下啊……为什么要把我……留在……”
还没有等程云叫出完整的一句话,身边的学生已经一脸坏笑地跑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倚靠在树干上无力地挣扎着。
算了……这群熊孩子,居然拿老师来开这种玩笑,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训他们一顿。程云无奈地想着。不过话说回来,只是那种程度的训斥,他们恐怕也不会吸取教训吧?以后应该还会搞这种游戏吧?
在这样的环境中,程云却不合时宜地产生了宁静的心理。明明是被绳索固定在树干上,双脚也绑在树木下部,上半身借助几道绳索和粗糙的树皮紧贴在一起。但是程云居然没有一点想要挣脱的意思,她将四肢放松,任由绳子支撑着身体的重量。眼下这种动弹不得、身体被重重束缚的状况,却让程云感到莫名的舒缓。轻轻拂过脸庞的微风带来舒爽的感觉,四周听不到任何人声,只有啾啾的鸟叫声与悉悉索索的虫鸣。沉浸在这样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恍惚的感觉不禁在程云心中油然而生。
说起来,以前好像从来没有机会静下心来体验一下啊……程云轻轻睁开眼睛,怀着好奇而又惬意的心态打量起周围的一切。不太清楚那群熊孩子会什么时候回来把自己放开,但是在那之前——四周看似熟悉的景物,也在这种状态下看起来更加新鲜。
无意间,远处的山崖上,一道模糊的人影吸引了程云的注意。那是一个微微佝偻着身体、时常左顾右盼的矮小身影,在程云的记忆中,村子里似乎没有符合这个外表的人。那处山崖,似乎也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有谁出现在那里,已经算是少见的事情了。
几秒钟后,另外一人的身影出现在刚才那人身边。而程云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过去了,那个人……居然和她记忆力的曹金德很相似。作为她整个行动的最初目标,程云自然不可能忽视眼前的异常。但是,一时程云也没有办法从重重束缚中脱身开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远方的山崖。
两个模糊的身影在山崖上晃悠了几下,就消失在几块岩石后面。
虽然只是模糊的猜测,但程云打定主意要过去探查一番。好像班里的青青就住在那边附近,最近也打算去他家里家访一次。到时候顺路过去看看吧……这样想着,程云便继续观察着。
……
距离学校几百米外的半山腰,坐落着一间破烂的木屋。那里就是青青的家,也是程云今天家访的目标。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上课时总是没有看到青青的身影,最为教师,程云自然无法坐视不理。于是程云等到放学时间后,找到青青家的地址便踏上了家访的道路。
要找到地点并不困难,程云沿着土路行走几十分钟,便在路边一所木屋的旁边发现了埋头干活的青青。
“青青……你最近一直没有上学啊,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我,在帮家里做农活。”青青的脸上脏兮兮的,冒出的汗水裹挟着黑色的脏污,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平时活泼好动的青青的形象,已经和眼前忙于劳动的小女孩相去甚远。
“老师是来找我爸爸的吗?他还在里面,我带你进去好了。”说着,青青拉起程云的手,向木屋的方向走过去。
青青的父亲季青岩愁眉苦脸地坐在自家门口附近的大石头上,一边抽烟,一边望着远方的群山出神,居然一时间没有发觉两人的靠近。直到青青领着程云走近身边,在他耳朵上喊着他时,季青岩才猛地回过神来。然而在第一时间内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身材纤细,外貌精致的年轻女子,季青岩不禁看得呆住了几秒钟,随后才反应过来,忙上前招呼着。
“老师快请进来,哎呀,大老远跑到这里……青青你先回屋去!”
季青岩手忙脚乱地将程云请进房间里,在简陋的客厅里倒好茶水,之后将程云请到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才在板凳上坐好。
“其实……这次拜访也没有别的事情,只是青青最近经常不来学校,我怕她功课落下太多……所以来问问。”
“啊啊啊,”季青岩无意识地感叹了几声,才继续回答道:“她呀,我们家的活实在太多了,这几天才忙完地里的庄稼,又要喂鸡喂鹅,今天还刚刚修整了房子。这么多活实在抽不出时间呀,而且青青还是女孩子,读太多书没那么多用处的……”
“孩子的教育是大事,可不要因为是女孩子而不让青青上学,不然以后会错过很多机会的。”程云急忙劝说,不过一时间能想到的词恐怕还不足以劝动季青岩,这一点令她十分焦躁。
稍加停顿,程云继续讲述起上学的优点,但是越是急着想要说点什么,越是头脑一片空白,甚至还有点眩晕。
“成老师,您这是怎么了?身体不太舒服吗?”
季青岩关切地问着程云,但是她的脸色并不好,两颊潮红,眼神迷离,坐在椅子上左右摇晃着,没几秒钟就沉沉睡去。季青岩便顺手扶起她,让程云坐在床上,依靠着墙壁。不过看她的样子,恐怕短时间内是不能保持清醒了。
看到程云紧闭的双眼,季青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色欲。他将程云的身体平放在床上,两只手还在不老实地上下摸索,尤其是胸部微微凸起的双峰,和两腿之间隐秘的深沟,都是他重点探索的对象。
“哎呀,上回搞的迷药真的不错啊,只是加到茶杯里也太容易了,见效还这么快……下次可要多搞一点……”
带着淫邪的笑容,季青岩解开程云的外衣,将她身体外面的衣物一件件地去除。然而程云保持着紧闭双眼的表情,还在昏迷着,连周围发生了什么都无法察觉。终于,白皙而又圆润的女性裸体出现在季青岩面前,浑圆的双峰从内衣里面跳出,在他粗糙的双手下变换成各种形状。弹性十足的触感,已经让他的下体忍不住硬起来。
面对二十多岁、充满青春与活力气息的完美女性躯体,连季青岩也为之赞叹不已。很快他褪下裤子,粗暴地将肉棒塞进下体,激烈地展开了活塞运动。程云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她的身体在一上一下的力道下不断起伏着,猛一看仿佛她自己主动享受着肉棒的抽插一般。
狠狠干了十多分钟,季青岩用力向前一挺,将一股浓稠的白浊液射进少女的身体内。短暂的舒爽并不能满足他积累已久的性欲,而瘫软在程云身上后,季青岩还忍不住在双乳上不断揉搓。
慢慢的,程云终于艰难地睁开眼睛,却只能感受到下体剧烈的疼痛与充盈,还有趴在自己身上、赤裸着下身的季青岩。
“等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云刚一恢复意识,就看到如此超出常识的景象,慌忙拉过一旁的被子尽力遮挡住裸体,但季青岩却毫不在意地呵呵笑着:
“成老师,你也不用害羞嘛,反正刚才都被我浑身上下干过一遍了,还在乎什么嘛?”
“什么!?你,你竟然做……做了那种……”
听到这样冲击性的事实,程云不禁愣在那里,但季青岩却没有闲着,趁着她没有回过神的机会,季青岩迅速抓住她的头,下体用力一顶,迅速将肉棒插进她的口中搅动起来。
“呜呜呜哦……喔喔!”
刚恢复意识的程云还感觉身体无力,基本上连抵抗都做不到。季青岩将她的头用力压在床上,双手紧紧钳制住,让她的头部不断地一进一出。程云口中无力的挣扎,反而成为了刺激季青岩的快感来源。她紧致的小嘴将肉棒紧紧吸住,给季青岩一种想拔也拔不出来的错觉;牙齿轻轻咬下,反而带来异样的快感。没有多久,他的肉棒就在程云的小嘴中缴械投降,让大股的精液灌进了程云的嘴里。
半小时后……
半裸的程云抓起几件衣物,从房间里落荒而逃。季青岩整理好衣服,满满踱步到门口,看着跑向远方的程云,一边恍惚地回味着几分钟之前的绝顶快感。反正,在这种偏远山村的全封闭环境中,他也不担心程云会做出报警之类的事情,就算真的公开这种事,只会让她自己难堪而没有任何好处。发了一会呆,季青岩摇晃着身体,沿着小路走向远处的另一户人家。
没走多远,一个黑影就从山崖的阴影中出现,正好迎上了他。季青岩咧开嘴,说道:
“嘿,还真别说,你上回给我的药真的不错,效果又快又好……”
黑影的脸变得扭曲,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想不想再多干几次,甚至……还有机会让她成为你的性奴隶呢?”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2
自从那次意外后,已经过了好几天,程云却依然难以忘记那时的感受。
预料中的恶心与厌恶在渐渐消退,只剩下耻辱、羞愧,和莫名其妙产生的快感。连程云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在被人强行插入的时候感到舒爽,为什么会几天之后频繁做梦梦到不堪入目的画面,甚至……空闲的时候她还会幻想着类似的场景。
白天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的时候还能分散下注意力,但是晚上很容易被杂七杂八的思绪扰乱,让程云陷入难以自制的状态中。
又是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晚上,程云洗漱完毕,刚刚坐到床上。然而一股诡异的气息却从四周传来,让程云微微有点不适。侧耳倾听之下,如有若无的噪音从门口附近传来,程云屏住呼吸仔细倾听着。
悉悉索索声音从阴暗的角落传来,显然那里有着什么。不过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不太可能有学生这个时间来找她;要说是哪个学生的家长,同样没有拜访她的理由。看这个样子,不像是打算正常拜访自己的人,无疑是有着不可告人目的的那一类。程云没有声张,相比于贸然引起入侵者警觉,按兵不动是更好的打算。
由于是准备入睡的时间,程云身上只穿了一条睡裙,屋子里的灯也全部被关上,这无疑为入侵的人准备了十分有利的环境。程云也只能借助外面的月光,艰难地打量着入侵者的身影。依稀看来,身高很矮小,站立的身高也只到程云的胸口附近。符合这个身高的,应该是小孩子,难道……真的是她本人的学生吗?
黝黑的身影微微转头,粗略扫视了一眼屋内后,直接向程云冲过来。小小的身体并没有太大力量,他充其量也只是把程云撞得倒在床上而已。
“咦?这不是小虎吗?”
借助微弱的月光,程云勉强辨认出眼前的小孩是谁。但只是这样,她依然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小虎半夜三更跑到她自己的宿舍做什么?然而,小虎并不答话,只是闷头向程云的怀里冲去,将她的双手抓住用力向身后拉过。
“等一下……如果要玩游戏的话,等白天老师去了学校再说啦。偏偏要在晚上跑到宿舍来,是做什么啊?”
双臂上熟悉的拘束感,让程云瞬间明白小虎要捆绑自己的意图。这段时间,这种事情也做的不少,但是现在的场合对这种游戏来说只能算作不合时宜。小虎究竟在想什么?程云一时真的捉摸不透。
作为教师的责任心驱使着程云挣开束缚,详细地问清小虎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准备发力的那一瞬间,被虐待的快感却让程云稍稍放缓了力量。这样挣脱真的好吗?两腿之间逐渐湿润的内裤,跳动得越来越猛烈的心脏,由于充血而变得红润的脸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程云。如果真的被他绑起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对这么小的孩子使用成年人的力量,真的好吗?几秒钟的犹豫时间过去后,早已让小虎钻到程云的身后,缠绕在手腕上的麻绳也被他牢固地打了个结。
虽然完成了捆绑,小虎的样子却没有太兴奋。这时程云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小虎的情绪,看上去带着纠结、矛盾,甚至还有一点恐惧。这样的感情,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于是程云急忙坐到他身边,仔细看着小虎的脸。
“小虎,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
话音未落,宿舍的正门便被一股力量粗鲁地推开,发出一阵巨响,房间内的两个人同时被吓了一跳。门口,一名大汉拉亮吊灯,整个房间如同白天一样清晰可见。但是当程云看到大汉的脸时,却如同受到强烈的冲击一般,冷汗一下子浸湿了睡衣,而且她也隐隐猜到情况为什么会是这样了。
眼前的男子,正是她来到山村的理由——曹金德。
“多少天前我就听到消息了,那帮人找了什么私家侦探跑到我家门口来调查。结果没几天就有支教教师来这里,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也省得我费心思了,只不过找几个小孩就能轻而易举弄到手啊……”
小虎涨红了脸,从嘴中艰难地挤出了几句话:
“老师,他……他抓住了娟娟、李叶她们,要我把老师绑起来,不然……他就要‘做掉’我们几个人……”
眼前破碎的事件迅速拼凑在一起,让程云彻底明白了一切。
“你居然利用小孩子做这种事!”
程云气愤地喊道,但是面对曹金德一步一步走近,她没有任何抵抗的手段。
“我做这种事情又怎样?既然已经跑到这个村子来了,就不要想着能好好回去!”说着,曹金德用力抓起她的胳膊。
“你……放开我!”程云奋力挣扎起来,可是手腕上的束缚却如此简单而牢固。她只能绝望地看着曹金德一步一步靠近,随手抓起一团布塞进嘴里,然后伸手拽起程云,向屋外走去。
“别吵吵了,老实点!”
走到屋外,曹金德直接将程云的身体抱起,让门外等候的另一个男人用肩膀扛住,如同扛麻袋一般。而他自己则返回屋子里,又将小虎拽出来。等到曹金德关掉灯,把木门轻轻关好时,寂静的宿舍房已经宁静地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夜色中的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便迅速消失在漆黑当中。
等到程云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太阳高高挂起的白天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我被那个男人……”
头痛欲裂的感觉下,程云终于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环顾四周,看样子是被他们抓到哪里的藏匿点监禁起来了。四周是阴暗的空间,背后靠着坚硬的墙壁,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程云自己的处境。
程云环顾身边,闷热的空气、昏暗的光线让她大致猜到了自己的所在地点,恐怕就是村子中某一处房屋的地下室吧。虽然想要尽力探索下四周,但是程云的动作却被牢固的绳索限制了,这时,她才低下头仔细观察起身上的束缚。
相比于以前那种略带玩闹性质的捆绑,现在身上的绳子咬得更紧,毕竟是以“限制行动能力”作为第一要务的,绑绳子的人似乎用了全力,毫无保留地将尽可能多的绳子缠绕在自己身上,甚至有点多余的感觉。
她的双手在背后绑成“U”形,手心都能摸到另一只手的手肘,小臂紧紧贴在一起,不知道被多少道绳圈纵向固定着。大臂也被束缚在身体两边,动弹不得。还有几道麻绳横着勒过胸口,在胸部上下分别绕过去,原本不算大的酥胸也被硬是挤出一点料。
至于下半身,捆绑得反倒十分简单,只是在脚腕上绑了几圈。对于绑架者来说,这样的束缚状况恐怕带着什么特殊的意味,但是对于程云来说,稍微松动一点的下身只是带来些许的挣扎空间,能够在移动的时候更加放开一点。
不管怎样,逃出这里应该是最为要紧的。程云紧张地环顾四周,思索着逃脱的方法,一边还惊魂未定地提防着有谁突然从黑暗中走出来。地下室看起来还挺空旷,身后的砖墙贴在后背上面,地面上则铺了干草,似乎是为了睡觉能舒服一点儿准备的。除此之外,房间里并没有过多的杂物,给人一种“很明显就是为了这种场合准备的”感觉。
虽说场地应该经过了清理,但是说不定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来割断绳子呢……这样想着,程云奋力蠕动起来。身体近处没有发现什么,但旁边的墙壁上要是掉落下什么坚硬的碎片,或者是角落里万一有砸碎的玻璃制品……之类的东西,那将会成为逃脱这里的不小助力。
吱呀一声,木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却不是程云预料中的曹金德。季青岩那猥琐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同时让程云的内心一揪。看到他眼中冒出的几乎快要满盈的欲望,程云本能地感到一股恶寒。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
季青岩一边走近,一边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
“在这种偏远的山村,什么时候有用到法律的时候了?你当是外面那种大城市不成?”
“这……地区上的问题,不能成为你这样做的理由!”
“可不要管什么地区不地区的,今天就让你好好爽一把……”
说着,季青岩拉下裤子,便迅速将肉棒插进她的身体中。干涩的小穴没有经过任何润滑,程云只能感受到一阵剧痛,仿佛下身要被撕裂一样了。但是那根横冲直撞的肉棒完全不受程云的控制,她双手被反绑,双腿成“M”形岔开,将阴部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别人面前。这样的姿势……就像等待着被什么人插入一样,简直让程云羞愧地想要钻进地面的缝里。但是季青岩可没有这样想,他双手死死按住程云,还不断地在微微凸起的胸部揉搓着,柔软的两团肉在轻薄的睡衣下不断起伏,同时,给程云带来不断的快感。
快速挺起的肉棒如同充气一般,上面青筋暴起,散发着强大的侵略气息。然而如此粗大的肉棒居然在她的小穴中一进一出,视觉上的对比给人带来不小的冲击。但是对于程云来说,实际的体验更加刺激。阴道被硬生生撑开,那一根硕大的阳具不但插进里面强行扩张着小穴,还在不知停歇地来回抽插着,在她的小穴里搅得一团糟。长长的阳具直接贯穿了整个阴道,几乎要顶到子宫了,同时也带来强烈到让人喊出来的刺激感。
起初的疼痛已经开始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不断袭来的扭曲快感。明明……是这种被人压在身子下面强行插入的场面,为什么会在心底产生痒痒的感觉呢……难道,我真的是那种被虐待还会有快感的变态吗……
伴随矛盾的心理,小穴内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来回的摩擦也让内壁逐渐变得灼热。最终,已经在程云阴道内坚硬如铁的阳具再次胀大了一点,抽搐着将大股的精液喷射出来,没有一滴漏掉,悉数灌注进她的体内。
哪怕是大声叫喊也不会有人来拯救,哪怕用力挣扎也不可能挣脱绳索的紧缚。程云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忍耐。然而,欲求不满的男人再一次开始了活塞运动,插入下体的异物逐渐加快了来回捣动的速度。在重重蹂躏下,程云的眼睛逐渐变得无神……
几天后……
已经连续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接收到程云的消息了,即便是再怎么心大,也能隐隐察觉到不对的兆头。此时,曲梨正在火车靠窗的座位上沉思着,一边眺望远处的山野,一边将思绪汇集在作为目的地的村庄中。
绿皮火车只是她行程中的一部分,如果要前往那种偏僻的地方,之后还要转乘汽车,到达最接近的车站后只能以步行方式前进。整个路程恐怕要耗费好几天,另外还要算上“准备”的时间,要更加辛苦……
然而,在繁杂的调查工作开始之前,绿皮火车上短暂的安宁也被身边的小女孩打破了。曲梨身边的座位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忽闪着大眼睛,带着毫不掩饰的好奇,一边打量着曲梨一边露出笑容。而曲梨出于礼貌的考量,也向她回以微笑。
“大姐姐,请问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
“去京岳村哦。”虽然陌生人之间的闲聊显得有点突兀,但是曲梨依然做好了万全的应对,即使是现在,她脸上还挂着业务性的微笑。
“咦?那里……只是一个挺荒凉的村子吧?为什么要特地跑到那里呢?”
对方似乎对京岳村有更多的了解,于是曲梨便抛出早已准备好的理由:
“我是去那里旅游的。其实很早就在网上看到那边的风景了,远离尘嚣、遗世独立的感觉……真的很吸引人呢。所以,我就特意来到这里体验一下……说起来,你好像很了解那里呢?难道是本地人吗?”
“啊啊,”对面的少女愣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因为我老家是附近不远的另一个村子,铜鹤村,所以我对那里其实也挺熟悉的,毕竟以前经常四处跑来玩的嘛。如果你愿意的话,其实我也可以给你当向导哦。村子周围都是山路,所以一个人走的话可能会迷路啊……”
“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人旅游。”曲梨很快便拒绝了少女的邀请,如果真的要在身边放上一个无关人员的话,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出现不少的障碍。
“这样啊……”少女的眼睛变得灰暗无神,但是很快,又恢复成闪闪发光的样子:“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呢,我叫胡建梅。你看上去是大学生吧?大学真好啊……我都没有上过呢。”
“唔……我叫张书径……”和过于热情的人交流,还真是有点力不从心。曲梨勉强应付着少女,不过几个回合下来,火车上漫长的旅途时光也不算乏味了。
几个小时后,两名少女在同一站下车。
“铜鹤村和京岳村挺近的,所以都要在县城这一站下车啦。”说着,胡建梅和曲梨一同走出车站。
“大姐姐,你今天打算怎么过呢?要在这里先住下吗?”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共同旅行,两人之间也变得熟络起来。面对胡建梅的提问,曲梨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说起来你是要回老家来着,你在县城里应该不需要停留太长时间吧?”
“是哦,所以我很快会搭下一班汽车的,虽然最后有一段路是汽车不能走的,但是这样也方便很多了……所以,我们两个人一起走吧!路上还不会寂寞,来嘛来嘛~”
“这样的话……也只能……”
盛情难却之下,曲梨只得同意了。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曲梨暗自思索着,如果真的到达了村子……该怎么继续下去?算了,走一步看一步肯定找得到办法的。
坐上车后,曲梨随便从包里翻出几袋零食,勉强可以算作晚饭。这一天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曲梨这才明白,单纯是在晃来晃去的车厢内坐着也是要消耗不少体力的。天色早就暗了下来,汽车还没有开动几分钟,曲梨就忍不住闭上眼睛,进入了浅浅的睡眠。
即便是颠簸的山路,在困倦的曲梨看来也不能算作障碍。就这样,再一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了,一旁的胡建梅还算有一些精神,要不是她把曲梨叫起来,就真的要在汽车里睡一夜了。
睡眼惺忪的曲梨慢吞吞地拿起行李,和胡建梅两人一起下车。这里的车站已经是距离京岳村最近的一站了,但是仍然需要步行相当长的一段路。但是夜已经深了,不说旁边那盏昏黄的路灯,也只有两人手中的手电筒可以在一片漆黑中凿出些许光亮。
“今天太晚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息,等明天再出发吧……”
“那边的亮光……好想可以住宿的吗?过去看看。”
车站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旅店,两人在前台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为了省钱开一间房。草草洗漱过后,疲惫的曲梨换好衣服便倒在床上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在漆黑一片的空间内,曲梨猛地睁开眼睛。侧身看过时间,曲梨才知道现在是凌晨四点。
这个时间,已经算休息得差不多了,别忘记远方的山村里还有一个下落不明的傻白甜呢。曲梨蹑手蹑脚地站起身,换上衣服,稍微整理下行李,便背起一个背包向外走去。走路不发出声音对她来说已经不算太难的技巧,而且床上的胡建梅也没什么反应,好像还在沉睡的样子。
曲梨的身影从旅店后侧窗户的位置消失,几秒钟后,便出现在旅店背面,轻巧而安静地沿着山坡向上走去。
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天色刚开始有点蒙蒙亮的时候,曲梨才再一次在旅店房间内出现。
曲梨紧张地整理好身上的物品,重新回到床上。好在一旁的胡建梅睡得很沉,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动作。
……
“唔……昨天睡得太晚了,今天还想再睡一会啊。”
第二天,两人都睡过了九点。不过预定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很快整理好行李,她们再次踏上道路。
简陋的土路坑坑洼洼的,对城市里长大的曲梨来说是不小的体力消耗,沿路已经休息了好几次。行进了半天,太阳早已越过头顶,总算可以在远处看到村落的痕迹了。
“还是休息一下吧,京岳村就在前面了,今天肯定可以赶到……”
“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走山路真的那么困难吗?我倒是没有什么感受。”
“这个,当然是因为你早就习惯了啊!”
曲梨坐在树荫下的大石头上,不远处的胡建梅背对着她,在背包中不断翻找着什么。在这短暂的闲暇之中,曲梨也暗暗下定决心,差不多要开始正式的调查了。
首先就是一直跟在身边的少女,要是让她卷入这种事件,指不定会有多少麻烦。然后是赶到程云失踪前最后记录的地点,总是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的……不过,在此之前要想好甩掉胡建梅的方法!
没有等她想出办法,胡建梅反而率先开口了:
“说起来,你有男朋友吗?”
“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倒也不能说没有吧……”
当然,因为我不是女孩子啊!在内心里默默吐槽的曲梨无可奈何地想到,现在这种情况,就当作自己是个一般的女生好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本来还想替你介绍几个呢……”
胡建梅语气中的失落并没有体现在表情上,而恰恰相反,甚至带着一点病态的兴奋。她转过身,慢慢向曲梨走近。
“现在看来倒是不必了,不如说……很快你也不需要考虑以后的事情了。”胡建梅露出令人心底发冷的笑容,不过接下来她的动作更是让曲梨大吃一惊。
她抓着一根麻绳扑上来。先是抓过曲梨的一只手,将她按倒在地面上,再把麻绳搭在她脖子后面,分别在胳膊上缠绕几圈,向下绕到手腕处十字交叉捆紧,接着向上穿过脖子后方的小环用力向下一扯,曲梨的双手就被反剪着高高吊起。任凭她如何挣扎、踢腿,绳子也没有一点松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就彻底失去了双手的自由。
曲梨在心中暗暗叫苦,这样的五花大绑,和学姐的那种情趣玩法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绳索死死地咬住曲梨的身体,腋下、手腕、脖颈甚至有微微的刺痛。裸露的肌肤忍受着麻绳上的毛刺,让曲梨感到又麻又痒,一股莫名的冲动也在体内慢慢产生。她知道,如果放任心底的冲动任意涌动,迟早会让她忍不住瘫软下来。原本勒在胳膊上的麻绳,带来的疼痛也在慢慢转换为舒爽,让人忍不住要沉浸其中了。
同时,疑虑也在她心中慢慢扩大。眼前的女孩只是一个十八九岁左右的黄毛丫头,她究竟从哪里学会这种绑人的手段?而且还是这么紧的绑法,该死,看样子脱缚术是根本行不通了。曲梨暗自运气挣了几下,除了紧绷的束缚感之外,没有一点破绽。捆绑的方法虽然粗糙、简单,却十分有力地发挥了拘束的作用。
完成了捆绑的胡建梅满意地站起身,在曲梨身边转了几圈,顺手摘掉她身上粘的草叶。接下来她又从包里抽出一条光滑一点的棉绳,在端头系成一个活套,然后套在曲梨脖子上拉紧,看起来仿佛简易的项圈一样。
“你……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
胡建梅一改之前的文静模样,恶狠狠地说道:
“干什么?当然是去村里找个好人家把你嫁过去啊,你说说一个普通大学生去什么荒郊野外旅游啊?要不是我把你绑了,指不定让哪里的野狼吃了呢。”
“你这样做,是犯法的啊……不,不要!”
还没有等曲梨说完,一颗塑料口球就被塞进她的嘴中。胡建梅动作麻利地整理好行李,一手牵着绳子,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曲梨项圈上的绳子被用力地牵拉着,要想抵抗只会徒劳地勒紧脖子,她唯一能做的只有顺从地前进。
刚才还在山间观赏风景的曲梨,几分钟后就已经变成了阶下囚。如此强烈的反差,加上紧紧束缚着双臂的麻绳,还有被如此年轻的女孩子制服的委屈与挫败感,让泪水一直在曲梨的眼眶中打转,但是没有忍耐几秒就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别哭哭啼啼的啦,今天还要赶路呢,赶紧给我跟上来!”
难道……她想把我带进村里?她说过自己是铜鶴村的人,难道对这里也十分熟悉?说不定对什么人家急缺“人口”都很清楚。曲梨用力甩掉泪水,在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不管怎样,该做的事情都不会改变,既然自己的身上还有任务,就绝对要找到逃脱的方法,尽力回归正轨。
没过多长时间,两人就已经进入京岳村里。哪怕村中的道路上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看到了五花大绑的自己,曲梨也忍不住感到脸上发烫,而走在前面的胡建梅却若无其事地继续走着,甚至还在对几个面露坏笑的人点头致意。
难道……这个村子已经把人口贩卖这种事当作家常便饭了吗?
没有走多远,胡建梅便找到一间狭小的土房,拉着曲梨走进去。顺手将项圈上的绳子拴在角落的木桩上,然后又找出一卷绳子绑起曲梨的双脚,连接在后背的绳结上用力收紧。接着胡建梅扭头走出房子,还没有忘记在外面把门锁死。
这时候曲梨才有时间思索自己的处境。毫无疑问,那个家伙绝对是打算卖了她,现在的时间恐怕就是去寻找买家。但是独自把她关在这间屋子里,同时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房间的另一个角落堆放着两人的行李,如果能想办法拿到行李中的工具……说不定很快就能逃出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捆绑的时间太长、麻绳捆得太紧,双手在身后已经有点麻木了,甚至很难找到掌控着双手的实在感。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失去知觉,必须尽快从束缚中脱身。但是无论曲梨怎样扭动双臂,唯一能清楚认知的只剩下无情而坚固的绳索,恐怕没有人给她解开的话,要被绑在这里一辈子了。
时间过得比曲梨预料的快很多。不知道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但曲梨自己感受的就像几分钟一样,再次响起的脚步声让曲梨心中一紧。她的余光扫过去,刚刚打开门的胡建梅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而男子那充满了欲望的直勾勾眼神无疑是她自己最为熟悉的那一种。
“好了,说是要看一眼现在也让你看了,赶快定好价格吧。跟你说了,现在这样的大学生不好搞,好不容易弄到一个,你还……”
“行行行,就这个了,你帮我弄好,我马上拿钱去。等我回来了立刻就要用了啊。”男人在看到曲梨的一瞬间,就紧紧盯着她,仿佛稍微一放松就会从视野中跑掉一样,甚至连一旁胡建梅的问话都有一搭没一搭地答应着。
“要的话就赶快去拿啊……”
男人转身一溜烟地跑掉了,而胡建梅则俯下身,开始动手解开曲梨身上的绳索。虽然不知道她这样做有什么目的,但是曲梨心中一动,或许这就是最好的逃脱时机。
“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比较好,你绑了这么长时间,恐怕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吧?这样扭来扭去,还不如乖乖让我绑好,一会人家用的时候还能留个好印象。”
什么……“使用”?
曲梨大概猜到了马上就会发生的事情。虽然说她自己身上早就准备了保险措施,不至于被虐待得太惨,但是用在这里还是有种不甘心的感觉。打量下她现在的姿势,确实不太适合做什么激烈的运动,这也难怪胡建梅要解开绳子了。
先是从下半身开始,并拢的双腿被胡建梅强行分开,然后将大小腿折叠在一起,在大腿根部捆绑住。从腿上自然滑落的裙子连一丝阻挡的效果都没有,甚至还在不断增加着几分钟后男子倾泻在她身上的兽欲。接下来是上半身,胡建梅刚刚把绳子松开一点,血液涌上来的刺痛感几乎要让曲梨忍不住喊出来了。
“唔唔!唔唔唔……”
曲梨不由自主地躲闪着她的手,还在一边发出哀求的声音,企图能够让面前的少女放她一马,但是只能看到少女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胡建梅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看样子再次被绑上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突然,曲梨的脑袋用力向上一顶,狠狠撞在胡建梅的下巴上,几乎要让她向后翻过去。没有等她回过神来,曲梨借助身体的扭动已经移动到屋子的中间位置了。这时胡建梅才挺身坐起,怒气冲冲地看着还在地面上不断蠕动的曲梨。
“老实一点!别乱动!”
胡建梅猛地向曲梨扑过去,下半身还在束缚中的曲梨完全不可能从中闪开。出乎意料的是,曲梨并没有向侧面躲开的意思,反而更进一步向着行李的方向移动,差不多已经够到了书包的一边。胡建梅在抓住她胳膊的同时,用力将曲梨按倒在地上,把手臂扳向身后。如果这时候被她同时按住两只手,恐怕会彻底封锁住上半身的活动吧。
没有想到曲梨居然灵敏地一转身体,面对着她,同时右手用力向后一拉,迫使胡建梅想着自己的方向压过来。隐藏在行李阴影下的左手迅速向她怀中探去,随着一阵“滋滋”的噪音与白亮的闪光,胡建梅的身体便软软地摊在地上。
长舒一口气的曲梨缓缓放开了手,左手中的黑色塑料物体,竟然是早就安置在书包侧兜的电击器。要不是胡建梅忘记了检查她的行李,恐怕曲梨也找不出机会来使用电击器逃脱了。
曲梨轻松地解开身上缠绕的绳子,收拾好地面。这段时间一来,她的心情从未像现在这样轻松。不过就这样一走了之的话,迟早会让他们反应过来,万一对之后的调查造成干扰就得不偿失了。这样思索着,曲梨拾起了地上的绳索,慢慢逼近了昏迷的胡建梅。
几分钟后……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已经由远及近地传来,房间内曲梨也早已换上了胡建梅的衣服。急匆匆地闯进来的男子却连看都没有看,他的眼神直接定在了房间中央被绳子紧紧捆绑、脑袋上还套着纸袋的裸体女孩。男子向身边的曲梨甩出一个纸包,就急不可耐地脱下裤子,准备向着少女的裸体倾泻欲望。
随着坚挺的肉棒一下子刺进身体中,剧痛也让胡建梅清醒过来,但是严密的绳子束缚了她的一切挣扎动作,连嘴里也被塞上了自己拿来的口球,还有一个大小恰好合适的袋子被套在头上。口不能言,眼不能看,连稍微动一下身体都成为奢望,她的处境可谓是糟糕至极。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被绑在这里?我不是应该把那个女孩制服了准备卖出去吗?为什么……
激烈抽插的阳具可不会等待她思考,男子不断一来一回地挺身,躯体撞击在女孩阴部的啪啪声充盈在整个屋子内。然而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边整理好行李的曲梨已经悄悄从门口溜出去,借助七扭八拐的断墙躲过村里的闲人,顺利从一处缺口跑到了村子外面。
好了,虽然过程有点曲折,至少现在是时候考虑下原本的事情了。
这样想着,曲梨朝向计划的地点走去。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