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2-03、2-04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2章,专题: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2-03、2-04

3
远方的村落中,隐隐攒动着几个人影。等到曲梨再仔细一看,只能分辨出是小孩模样的人,似乎是在村庄外面不远处玩耍。
“小朋友,你们怎么在这里玩呀?不用去上学吗?”
“学校里面已经没有老师了哦。”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原本来支教的老师据说和村里的一户人家偷情,所以就被人抓走了。现在没有老师来教我们了哦。”
根据这个描述,应该可以确定就是程云那个傻白甜了吧?曲梨忍不住汗颜,不过很快便告别了孩子们。找到一处僻静的角落,曲梨便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元沁的号码。
“有什么事吗?”手机中传来元沁一如既往平静的声音。
“只是……有一件事要确认,魔法少女是会怀孕的吗?”
“……你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那边的情况我大致也能猜到了。”元沁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要说会不会怀孕,我想应该不会吧。毕竟,没有这种需求嘛。”
“什么?这个是按照有没有需求来做的吗?”
“某种意义上,这个和一些工程是十分相似的。怀孕本身没什么好处,而且说到底,为什么魔法少女会有变身之后怀孕的要求啊?如果有谁提出了这种明显没有益处,同时又带来不少弱点的开发要求,肯定会被开发人员揍一顿的……”
说的好像想出魔法少女这个点子的人有多伟大一样!
不管怎样,找到程云的下落还是当务之急。根据那两个小孩的证词,和程云的失踪有极大联系的季青岩家就在山崖不远处,接近起来有一些难度,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也由不得曲梨多想了。
没多久,曲梨便蹑手蹑脚地接近了山崖附近的住宅。借助四周杂乱的岩石作为掩护,她悄悄靠近到房子十米内,从这个距离来看,里面似乎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曲梨大胆地走上前去,轻轻用力推开了门。果然如同预测的那样,房间里没有人。曲梨并没有放松精神,依然保持着不发出一点声音的谨慎态度,仔细地在房间中搜查。
所有的房间都走过一次后,曲梨终于将目光放在一扇黝黑的木门上面。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木门被缓缓推开,呈现出后面黑漆漆的台阶。台阶下面,隐隐传来模糊不清的呻吟声。随着曲梨一步步地走下台阶,有什么人活动的痕迹也随之加深,等到她靠在墙壁上,越过最后一个拐角向外面偷瞄时,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地下室的一个角落蜷缩着的人影。毫无疑问,那熟悉的身影正是程云。
没有了躲藏的必要,曲梨干脆直接走到地下室中间,大大方方地打量起四周。程云的身上只保留了一件睡裙,光是如此轻薄的衣服就给她带来不少肢体上的色情意味,此外,棕黄色的麻绳如同蛇一样死死咬在她纤细的身体上,将凹凸有致的曲线勾勒得十分清楚。不但双臂被牢固地捆在身体后面,连小腿也紧紧并拢在一起,结合她大腿根部的斑点状白色污渍,还有附近衣物上深浅不一的痕迹,她应该是遭遇了强度不小的侵犯吧。
听到了异常响动的程云慢慢抬起头来,刚刚察觉到站在面前的人就是曲梨,她的身体便微微颤动了一下。一时间,两人略显尴尬地对视着。虽然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大致可以明白了。无论是程云还是曲梨,都已经预见到了两人碰头这个事实,只不过在这种状况下碰面实在是出乎意料。
“他们应该是出门干活了,恐怕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率先开口的是程云,没有等曲梨问出口,反倒是她先知道了对方在担心什么。
“你这家伙,在这种情况下还这么冷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适应了……不过还真是让人钦佩的理性啊。”
曲梨一步步走上前去,观察起程云身上的绳子来。紧密的绳索把她的肢体牢固地束缚在一起,编织成规整而又优美的绳网,恰到好处地限制了她手臂、双腿的活动,无论怎样看都像是熟练绳师的作品。
“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吧?整个村庄……恐怕普遍存在着拐卖人口的现象,估计你也是因为和这个相关的原因才被抓来的。”
“有……那么普遍吗?”
“当然,我在赶来的路上就遇到一个……”曲梨露出了十分头痛的表情,“等逃出这个地方之后,会详细地告诉你的。”
“对了,我们原本是为了追查曹金德的踪迹才来到这里的啊!我被抓应该就是他搞的鬼……”
面对突然想起什么的程云,曲梨微微皱起眉头,轻轻蹲在她身前,说道:
“你说和曹金德有关?和我仔细讲一下,恐怕这里和他有关的案件还不少呢……”
几分钟后……
曲梨仿佛做出什么决定一般,猛地站起身。
“好吧,村庄中的拐卖案件肯定不能放在那里不管。在这段时间里,暂且先把你保存在这里吧。我自己一个人也会想办法搜集线索的。”
保存?说的简直好像什么物品一样?
暗自在心中吐槽的程云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然后目送着曲梨走出地下室这片昏暗的空间。虽然不知道她打算用什么方法调查,但是难以抑制的不安却从程云心底油然而生。
胡思乱想之中,时间也在迅速流逝。等到程云回过神时,已经到了太阳偏西的黄昏时分。随着“咚咚”的脚步声,地下室通往上面的台阶上传来那熟悉的脚步声,同时也让程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季青岩疲惫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但是随着他一步步走近,脸上的兴奋也逐渐积累,简直看不出是劳作了一天的样子。季青岩慢慢走到她身前,如同按捺不住心底的欲火一般,一把扯下裤子上的皮带,挺身便刺向她的下身。
“啊啊……不,不要!”
不知被囚禁的这几天已经做过多少次了,但是就这样被人肆意侵犯还是会有难以抑制的痛楚。没有经过润滑的肉棒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猛地插进程云的体内。体验到紧致小穴带来的快感后,季青岩开始缓慢抽插着,无论是程云不由自主地收紧着下身,还是她忍不住叫出声的悲鸣,带给季青岩的感受只有更进一步的性欲和施虐欲。
尽管这几天已经享用过许多次这娇嫩少女的身体了,季青岩的下体却没有一丝疲劳的迹象,仿佛从中吸取了无尽的精华一般,每天回家都要例行公事地释放一次压力。时不时缩紧的穴口不断刺激他的肉棒,程云竭尽全力的挣扎也只能起到反作用,给他带来持续不断的快感。
没有等他抽插几下,浑浊的精液便从他的下身激射而出。灼热的流体在程云的体内徘徊着,但是很快,她双腿上的绳索就被解下来,然后重新将两腿并拢捆绑在一起。程云的下半身动弹不得,连残留在她身体里的精液也被这样的姿势阻挡住,居然没有流淌出多少来。如果是普通的女孩,被堵在里面的液体恐怕会大大增加受孕的概率吧。
几天后……
曲梨翻看着手中的小巧笔记本,上面记录的页面写满了文字,还有被频繁钩钩画画的小片图案。在某个岩石后面潜伏不短的时间后,曲梨终于下定决心,迅速跑出来,冲进稍微有些熟悉的季青岩家宅邸。
“我打算开始行动了。”
简单地丢下一句话,刚刚冲进地下室的曲梨就跑到萎靡不振的程云身边,迅速割断她身上的绳子,扶着她站起来。而这时的程云还在被人侵犯的噩梦中不断徘徊,几秒过后才彻底清醒过来。
“等等……什么?现在就打算做吗?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要说准备万全……其实也算不上,但是继续拖下去肯定没有好处。不能再等了,暂且先按照我的计划行动。”
搀扶起程云,再顺便从房间里找到几件衣服,曲梨领着她偷偷摸摸地溜出这栋房子。
村中的景象和程云的印象已经完全不同了。原本宁静、祥和的偏远山村,现在却变得嘈杂、混乱,村民们的喊叫声从四处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一波一波地环绕在不远的地方。如此紧张的气氛,也让程云忍不住地神经紧绷,但是她却一时找不到这种状态的理由。
难道……逃跑已经被人发现了吗?虽然有听说过,这种拐卖案件频发的村庄里会有一人逃跑全村追捕的事情,但是现在还太早了吧,刚刚跑出门口而已,根本没有什么人看到自己啊。
“嘘——不要出声,在里面藏好。”
曲梨将程云堵在灌木丛后面,刚刚把身体藏在里面,就有几个村民匆匆忙忙地跑过,还在互相吆喝着什么。但是两人已经没有仔细听的心情了,等到四下无人,便快速站起身来,由曲梨拉着程云向一处房屋跑过去。
真正让程云大吃一惊的是曲梨的大胆操作。她基本上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直接毫无顾忌地冲进门里面,完全像是认准了房子里没有人一样。在时常被告诫要小心行事的程云看来,这样一反常态的动作实在是过于刺激了。
“等等,这样贸然前进,万一撞到村民怎么办?我们可是在逃跑啊……”
“我之前也做过不少准备了,这点还是能应付的。再说,现在的目标是解救村子里的其他受害者,人数一多,要逃跑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这样的鲁莽也是为了抢时间,是值得的!”
说着,曲梨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从兜里掏出了熟悉的黑色方形电击器。程云不禁心中一紧,看样子,她是做好了无论如何都要突入的准备,真的遇到阻碍的人,她应该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手中的电击器。
房间内和曲梨预想的一样空无一人。她却仿佛对屋内的结构了然于心一样,熟门熟路地绕到卧室,再用力扳动另一扇门上的老旧把手,才费力地推开了沉重的木门。昏暗的房间中,被木板封锁了大半的窗户上,阳光稀稀拉拉地洒落在地板上。沉闷的空气里混杂着奇怪的味道,很明显是长时间不通风,外加在房间内做些奇怪的事情导致的,这样的味道却让程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曲梨左右扫视了一眼,很快便找到角落的一个微微蠕动的身影,仔细看来才发现一个瘦弱的女孩。长长的头发凌乱地披在后背上,脸颊和四肢可以看出明显的削瘦,估计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侧躺在角落的身体上紧紧缠绕着几圈绳子,不但把手臂牢固地束缚在背后,还将双腿分别折叠在一起,结合现场的情景,显然是为了岔开双腿更加方便才故意绑成这样的。
“就是那个女孩了,赶快解开。”
曲梨低声说着,便迅速走近,俯下身来解除她身上的束缚。而刚才处于震惊状态的程云也终于冷静下来,算是刚刚明白了曲梨所说的“拐卖案件”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我们……就这样把她带走吗?不会太鲁莽了吧?”
“没有时间了。现在是救出她们的最佳时机,错过了可不会有下一次。”
或许是长时间被拘束的原因,刚刚解开绳子的女孩连简单的动作都很难做到。但是在解下眼罩,看到两人的一瞬间,激动的光彩还是忍不住从眼睛中流露出来。
“你们是……来救我的吗?”
“某种意义上,这样说也没错吧。”
“那么,现在我们怎么办?”程云心神不安地观察着四周,仿佛随时有可能冲出几个人一般。曲梨却淡定许多,她搀扶起女孩,顺手又在房间里翻找出几件衣服。
“先穿上,程云你去带着她往外面走。就在我们刚才躲的那里,再稍微往外走一点,最好躲到树林里,我很快就和你们会和。”
说着,曲梨急匆匆地走出去,还在边走边翻看着手中的笔记本。
十多分钟后……
程云和身边的少女在灌木丛中蹲了许久,才看到不远处的房屋旁边有几个蹒跚的身影向这边走来。除了曲梨之外,还有两个行走姿势怪异的少女。等到几人走近了,程云才发现原因:两个少女的身上都被锁上了铁链,脚腕之间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双手也被铐住,难怪会走起路来跌跌撞撞。
没多久,曲梨便找到程云的位置,顺利会和了。身边多出的这三个少女倒显得十分紧张,不断左顾右盼着。
“这大概就是我能确定的全部了,先离开这里吧。”
“你不打算先解释一下吗?”程云搀扶起一个走动不便的女孩,一边向曲梨抱怨着,“难道……根据你之前的说法,她们全都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吗?”
“差不多吧。简单来说……就是在我偷偷观察了整个村庄几天后,大概可以确定有几人被控制了,然后在今天一举救出,就是这样的行动。虽然你当时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这个,但是也没关系,我已经通知元沁了,她会搞定后面的事情……”
程云回过头一望,几句话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一行人已经离开山村有一段距离了,看来急切的心情和内心深处的恐惧起了不小的作用。
“就算是我们这样逃走,他们也会发现的,然后追上来。你有什么安排吗?”
“我们没有必要一直逃的,只要想办法找到我之前准备好的检查点,在那里藏好就行。他们的搜索肯定是一无所获的,只需要等待他们放弃。”
你难道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吗?
程云忍住心中的吐槽,没有说出来。现在还是赶路要紧,带着脚镣的两名少女走在山坡上实在不方便,只能由程云和曲梨分别搀扶住,但是就算这样,前进的速度也不算太快,看样子和熟悉山路的村民相比,实在没办法从他们的搜索中逃脱。
曲梨似乎看穿了程云内心的焦躁,于是带着轻松的口吻解释着:
“至于那些村民,暂时不会发现有人逃跑这件事。我在他们村子里搞了点破坏,所有人都在焦头烂额地应付‘那些’,可以给我们拖不少时间……”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4
群山之中,在并不算太高的一座山的顶部,狭小的岩缝中却透出一道亮光。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勉强可以一人通过的缝隙后面,隐藏着不小的一片空间。
天色已经渐暗了,隐隐的光从里面照出,但是暗淡的光亮很快便被遮挡起来,彻底将岩缝沉浸在一片昏暗之中。而岩缝内部的空间中,几名少女或坐或躺,任凭自己发泄着白天行走带来的疲劳。
这里,正是曲梨在进山前就找好的隐藏点,虽说原本的目的是应对意料之外的紧急情况,但是现在却为他们躲避可能的追踪者提供了不小的便利。不要说途经此处的旅人,就连采摘野菜的村民也不可能跑到这样偏僻的乱石之中。
山洞的角落里,一个坚固的旅行包静静地躺在碎石的掩埋下。这也是曲梨早已准备好的,对于刚刚被救出魔窟的少女来说,能够提供一顿像样的餐食也足够让人满意了。
三个被救出来的少女确实和曲梨的推测相吻合,是被别人用某些方法拐卖到村庄的。三人的名字分别是刘燕、陈晓美、余清霞,现在坐在山洞靠里的位置,挪动地上的碎石后,稍微收拾出一片可以休息的空间。
“至少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如果村民发现有人逃跑,他们应该会想到去车站这样通向外界的地方追查,而不是在接近山顶上的洞穴里。”
可以看出,曲梨早在进山之前就有打算,而且这样的打算也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直到现在,她们一行人经过了半天的步行,却依然没有发现有人追踪的迹象。
“所以,你当初究竟用什么方法吸引他们注意力的?”程云坐在一块岩石上,僵硬地问道。
“其实也很简单啦,我猜村庄里可能会有集中储存粮食的那种仓库。稍微找了一下,果然有的。于是就人为地引发了一点火灾而已……”
“等一下,这种手段听起来有点耳熟啊……”程云的表情慢慢变得严肃,“但是,很明显这是犯罪吧?你……这不是依靠不合法的手段去对抗犯罪者吗?完全不应该这样做啊。”
“也许对你来说是这样吧,但是我可不会认同你的观点。我只要考虑救出人来就行了,至于使用什么手段,谁在乎呢?”
“不!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程云涨红了脸,急切地想反驳些什么,但是一时由搜寻不出什么理由。而曲梨却十分从容地靠在旁边的石壁上,悠悠地说道:
“说起来,你一直都在追求这种虚伪的正义,也差不多该停下来了。而且从刚才起,你就在质疑我和那个人贩子的事情是否正确,只不过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为什么要有那么大的反对意见啊……”
“这样的做法……肯定是不正确的。很早之前,元沁不是也说过了吗?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否则要尽量少做这种以暴制暴的事情。你和那个叫胡建梅的女孩,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解决。还有放火烧毁人家的粮仓,就算是以救人为理由,也实在说不过去。”
还在不远距离的三名少女似乎察觉到了争吵,疑惑地向这边望过来,但是程云压低声音,试图让音量降低到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地步。
“赞成与否取决于你自己,我不会干涉,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之前约定的事情就好,”曲梨冷冷地说道,“万一我们当中有谁出了意外,导致无法完成任务,我希望剩下的那个人能够顺利地把这三个孩子送回去。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
说完,曲梨便兴致索然地走到山洞口附近,向外面观察着。
已经是夜晚了,山上却起了浓雾。以曲梨的视角看来,这算是老天也在暗中相助。浓稠的白色雾气遮挡住视线,给深山中的人们带来掩护,更不要说现在是黑夜,恐怕是距离几米外,都难以辨认人影。
曲梨在洞口外找到一处稍微平坦的空间,便坐在石头后面,安静地观察着四周。原本是睡觉的时间,她和程云早就计划好了,两人总要在休息时保持一个人醒着,以免突然遭到袭击。今晚,是曲梨率先放哨,几个小时后会换到程云的。
在程云的记忆中,上一次安稳的睡眠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从接到任务,赶赴山村之后,每天不仅要完成像模像样的教学备课,还要抽出时间来调查曹金德的事情;至于意外被捕后,更是每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中。事情还是在最近几天有了起色,而现在也算她睡得最为安稳的一觉。
胸前传来毛绒绒的触感,程云的眉头微微皱起,但是连眼睛也没有睁开。但是持续不断的异样感觉逼迫着程云清醒过来,这才察觉到胸口的震动。
她的眼睛用力睁开,怀中的塑料振动器正在发出细小的“嗡嗡”声。原本,这样的振动器是和触发器配套的,使用远程连接来达成警戒的作用;然而此时不停颤动的振动器……也就意味着山洞外面的曲梨正式发出了“危险”的信号。
想到这里,程云一骨碌爬起来,睁大眼睛在黑暗中搜索着。山洞里面还是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异样。但朦胧之中,山洞外面却传来经过压抑的呻吟和喊叫声。
看来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程云迅速在心中做出判断,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但是那群人已经在大雾的掩护下找到了这片区域,还顺着多多少少被留下的活动痕迹找到了山洞附近。那么最为直接的对策——只有逃跑了。
程云迅速拍醒了沉睡中的三人,看起来她们也睡得不安稳。
“怎么……怎么回事?”
“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快点,先把东西都拿好。”
说着,程云率先抓起背包,把散落在地面上的杂物胡乱塞进去,便拉着余清霞的胳膊悄悄向洞口走去。
如果外面的那些人动作迅速,说不定已经突破了曲梨的防守,这样的话很可能会直接撞到他们。但是外面只有群山中的背景噪音,没有任何十分真切的信息。现在只能赌一把了,看样子他们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山洞入口,趁机远离这里说不定可以摆脱他们。这样思索着,程云慢慢接近了洞口,侧过身子左右张望了一下。外面还是黑乎乎的一片,然而不远处却传来清晰的几声喊叫。
是曲梨!她还在和那群人纠缠着,正是她拖住了不止一个人,才会让这边没有第一时间被发现。但是……现在她究竟怎样了?漆黑的空间让远处的小平台变得根本不可见,甚至连声音也没有继续传过来,已经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得知曲梨的状态了。
不久之前听到的话,不知为何竟然回响在程云脑中。而这也让程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准备下定决心。
如果我们两人中有谁出了意外,另一个人一定要以任务为优先,把这几个孩子送出山外。
程云咬紧牙关,俯下身子悄悄钻出摸出洞口,接着拉起余清霞向外面走去。
“不要出声……快一点和我过来,碰头的旅店已经不远了。”
在压低的催促声中,程云和三名少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供她们歇息的山洞。至于曲梨的处境究竟怎样,程云并没有去确认的勇气。
几个小时后……
天色已经变得蒙蒙亮,不远处的景色可以朦胧地看清楚。山脚附近,借助地形躲藏在一道沟里的四人终于探出头来,看着远处的一辆面包车缓缓驶来。在一处偏僻的角落后停下后,一行人悄悄接近,迅速跑到面包车旁边。从侧面看来,上面只有一个留着大胡子、帽子压低到挡住半个脸的大叔坐在驾驶位上。
只是稍微对了下眼神,程云和那位大叔就已经知道对方的意图了。
“就是这三个人吧?”
“没错,”程云拉开一边的车门,转头说道:“这辆车是之前就联络好的,应该会送你们到事务所那边。只要出了山区,自然就好办了。”
“你不上车吗?”余清霞看着程云站在旁边不动,疑惑地问道。
“抱歉,我在这里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你……”三人露出诧异的表情,至少她们自己明白留在这片山区的后果。
“是我的同伴的事情,我必须把她找回来……”
程云苦笑着,向司机大叔点点头示意。大叔也默默叹一口气,无言地踩动油门。不多时,面包车就掉了头,开始前进,很快便消失在山路的拐弯处。
天亮得很快,不多时,朦胧的感觉逐渐消退。阳光倾泻在山坡上,让一切阴影都无所遁形。
程云沿着之前逃走的路线逆向前进着,如果那群人按照她的推测行动的话,应该会依靠残留的痕迹来确定方位。但是保持着小心谨慎的程云并没有看到山间的搜索队,好像他们没有打算追击一样,让程云心底冒出不详的悸动。
脚下应该是最后一个山头了。程云减慢了速度,在不算高的山顶上驻足,俯下身子向临时的停留地点张望过去。果然,稀疏的乱石周围已经围绕着几名村民,而他们当中那个半跪在木桩旁的瘦弱身影,正是几个小时前发出了信号的曲梨。
稍显平坦的山坡上,一根细弱枯树插在碎石当中。而曲梨的双臂绕过树干,被粗糙的麻绳死死绑在身后;双膝则跪在地上,脚腕也交叉着捆绑在树后。虽然衣服还算完整,但是两边抓住她身体的大汉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撕扯了。
“再多来点反应啊?昨天不还是那么卖力地挣扎吗?怎么今天反倒没精神了?”
“我看你还是早点交待比较好。那些逃出来的女人不可能跑太远的,等我们追上,你的下场也不会太好。还不如现在告诉我们走的路线,少受点苦。”
即便相距几百米,喧闹的声音也可以清晰地传到程云耳中。被不断抽打的曲梨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看出来她是在强忍着呻吟。
“别和她磨磨蹭蹭的了,干一炮还不是什么都说出来了!”一旁的大汉不耐烦了,用力扯下曲梨的衣服。随着布料撕裂的吱啦声,暴露在众人眼前的光滑躯体却让一群人眼睛发直。
在秀丽、纤细的身躯下面,一根白嫩的肉棒赫然出现在她两腿之间。如此俊俏的女性化外表,和寒风中不断抖动的那根男性特征物体,瞬间让周围一圈人产生性别混乱的错觉。
刚刚撕下衣服的壮汉向后倒退了一步,眼睛瞪得溜圆,张大的嘴里还在不断念叨着:
“你……你怎么会有那个?你根本就不是女的!?”
“我本来就不是女生!”相比之下,曲梨倒是显得十分冷静,“明明就是你们搞错了,赶紧放开我!”
“你怎么不早说?现在才说出来也太晚了吧?”
“也没有人问过我的性别啊?”
理直气壮的曲梨让壮汉一时语塞,但是后面围观的一群人却窃窃私语起来,好巧不巧,零碎的话语飘进曲梨的耳边。
“喂村长,不是说好了让给我们吗?可是男的根本不能生孩子吧,那我要她有什么用啊?”
“就是就是,还不如用之前那个女的呢……”
“不行!那个女的是留给我们几个的!你拿去了我们怎么办?反正男的也能用,你就凑合一下嘛!”
看样子争吵有愈演愈烈的局势,甚至开始动起手来。曲梨却半裸着身体被丢在一边,预料之中的侵犯恐怕要推迟一段时间了。远处,程云只能看清大概的景象,但是她也开始慢慢向那边靠近。将身体隐藏在树丛中,一步一步地向着中心点的木桩接近。虽然缓慢,但也在尽她最大的努力来前进了。
吵吵嚷嚷的人群中,其中上了年级的一位老者似乎尤为难堪,而村民似乎也在围绕着他不断争论着。看来他在村民之中有不轻的分量,曲梨暗自判断着。果然这群人在面对意外状况上出现了分歧,利用这一点,趁机从混乱之中逃出去……这样的计划已经在曲梨心中反复琢磨了不少时间。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我们之后肯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
老者脸色不自然地说着,从人群中硬是挤出来,而又有几个人追上去,而剩下的村民围在枯树不远处面面相觑。
“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怎么是男的啊?还是尽快把跑掉的那几个女的找到更重要。”
“那现在这个怎么办?就放在这里吗?”
“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逃跑的,放在这也没关系,实在不行你去看守着好啦。”
“我才不要,还得去找人呢……没工夫……”
村民三三两两地散去,很快,曲梨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人影了。她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断在背后摸索着绳结。粗糙的麻绳紧紧勒在手腕上,连手肘都被用力拉在一起,靠着捆绑在枯树后面,脚腕也如法炮制,让曲梨被迫跪在地上站不起来。经过一番挣扎,手肘附近没有和肩部绑在一起的绳子有了些许松动,曲梨也加快了扭动的速度。
不太牢固的绳圈终于滑落到手臂下面,而得到一点自由的曲梨开始晃动胳膊,尽量向下伸,已经可以接触到脚腕上的绳结了。等到几分钟后,曲梨最后拽开活结,她的脸上已经渗出了不少汗珠。
剩下的只有手腕的绳子了,但是这也是最难以挣脱的地方。曲梨连续扭动几下手腕,都没能感受到一点松动,麻绳依然死死绑在手上。眼看着身边早就空无一人的山地,曲梨不禁焦躁起来。
那群家伙,难道就这样把我扔在山坡上不管吗?好歹我也是外表秀丽的伪娘啊!就甘心我被什么野兽吃掉,或者是饿死吗?
随着不断挣扎,粗糙的麻绳在手腕上摩擦着,让曲梨感到钻心的疼痛,不知道有没有擦破皮,而山间强劲的阵风也让半裸的躯体忍不住发抖。这样下去……恐怕会有大麻烦。无论曲梨怎样摸索,手腕上的绳结都无法正常解开,已经不知道是那个壮汉故意绑成死结,还是因为位置太过别扭而根本摸不到了。
既然实在解不开,不如放一放,把离开枯树当作目标。曲梨思索着,艰难地站起身来,使劲晃动身后的枯树。看起来只是长在乱石中的树,连树干都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想要连根拔起却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在曲梨尽力撼动、摇晃了许久之后,看起来细弱的枯树却一丝动摇的兆头都没有。
正当曲梨因为无法挣脱而发愁时,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突然,一个人影从她视线的死角钻出来,不禁让曲梨一激灵。
“曲梨,是我!”
她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程云。顿时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
“你……怎么是你?那三个女孩送走了吗?”
“已经通过元沁联系的车送出去了,不用担心。反倒是你自己的处境更应该担心吧!”
“我的事情没有那么重要……总之,快帮我解开绳子。”
“好啦好啦,这就解开……”
既然被拐卖的女孩已经送走,那么事情就简单许多。曲梨也如同心中的大石头落地一般,身体倚靠在枯树上懒得动了。现在需要做的事也确定了,只要解开绳索,再想办法逃出这片山区就好。而且身边多了程云这个帮手,哪怕她并不像自己那样熟悉潜入、追踪之类的手段,避开村民的搜索也是不难……
“呜!呜呜……”
突然,身后的程云扑到地上,还在发出低沉的呻吟。曲梨惊讶地转过头,却发现程云被浑身黑色的一个人牢牢压制在地上,连双臂都被钳制在身后,动弹不得。
“如果让你们逃掉,可就麻烦大了,所以,希望你们还能在这山村中多留一会啊。”
低沉而又熟悉的嗓音从男人口中传出,但是手上的力道却一点都不减。曲梨微微颤抖着,死死盯住眼前那个男人。那恶心的声调,那装模作样的腔调,那全身被黑色覆盖的服装,无不让她想起几个星期前,在调查案件时被人意外绑架的情景。
“是你!你就是那个跟孙天策狼狈为奸的家伙!没想到……你居然还在逍遥法外!”
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掏出绳索,将程云扭在身后的双手捆绑好,曲梨只能无助地挣扎,妄图绳索能够趁现在断掉。但是直到程云全身都被绑得结结实实,她也没能扭转局势。
“果然我没有猜错,看来上次的事件就是你在捣乱啊。我还以为下落不明的女学生究竟是怎样……不过这次,绝对不会让你们坏了我的好事。不但如此,我还会亲自在你们身上弥补我的损失的……”
黑衣人咧着嘴走上前,而面前的曲梨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体上捆着更多的绳子。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