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2-05、2-06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2章,专题:见习侦探的捆绑日常

5
夜晚,城市当中浮现出各色的灯火。一栋亮起寥寥灯光的大厦下,走出了一名身穿ol制服的女子。然而她并没有发觉身后从角落里跟上的几个人影,而是照常走在下班路上,脚下清亮的“哒哒”声是这片街道唯一的响动。
元沁轻轻揉动着额头,一整天的伏案工作让她倍感疲劳。自从几天前派出曲梨来,案件已经有不小的进展,但是至今那两个家伙却毫无理由地失去了联络……这让元沁心底隐隐不安起来。至于她们救出的三个女人,也交给对应的专案组来调查,所以只剩下两个失踪的侦探需要解决……
结合之前曲梨传回的消息,那个偏远的山村一定存在什么问题,人口贩卖暂且不说,原本的调查对象曹金德也有不小的疑点。沉浸在思索中的元沁拐进小巷,同时身后也浮现出不止一个黑影,鬼鬼祟祟接近了她。
黑影放轻脚步接近到一定距离,便用力向前扑过去,没想到元沁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迅速回转,一脚踢向黑影。
“咔!”
清脆的高跟鞋踢击声从黑影头部传来,那人哀嚎一声,软塌塌地摔在地上。这时元沁才打量起身后的这几个黑影来。倒在地上的是个光头,还有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壮汉在旁边恶狠狠地瞪着她,远处则站着穿西装的家伙。
“原本以为是哪里的小混混,看这个来势汹汹的样子,只是身法也太差了吧……”
“可恶,你有本事就别让我逮到!”说着,光头用力撑起身,和络腮胡子一起从两个方向朝元沁发起进攻。
元沁灵巧地从两人的攻击间隙中躲过,侧身时一弯腰,将手肘狠狠撞到光头的肚子上;站稳后毫不留情地踹向络腮胡子,让他不由得飞出一米外,回头一看,光头早就疼得蜷缩在地面上了。
“如果只是想凭借这样的准备就来袭击我,还是趁早打消念头吧。”元沁无聊地拍拍手,打算直接走出小巷。
“别动!如果你不希望让有些人受伤的话,最好乖乖听我们的。”
转过一半身子的元沁用余光瞟过去,不知什么时候,远处的西装男已经接近到她十米外,手中还拿着黑漆漆的金属物体。定睛一看,元沁才辨认出他正用手枪瞄准着自己。
元沁轻轻眯起眼睛,用危险的眼神仔细审视着男子。之前的两个袭击者似乎还不能短时间爬起来,而持枪的西装男也显得十分生疏,明显不像是经过大量训练的样子。如果真开枪,元沁可不敢保证他的命中率有多少。
“在这样的大城市里使用枪械,你觉得引发骚动的后果会怎样呢?我劝你想清楚再动手。”
元沁抱着玩味的笑容说着,而对面的西装男则面无表情,只是眼睛中透露出难以捉摸的诡异。
“那个暂且不用说,不过……你看了这个以后还能这样冷静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巷墙壁边的垃圾桶上已经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西装男一手持枪,另一只手在电脑上按动几下,一段视频便显示在屏幕中央。
“这个……你居然……做了这种事!”
元沁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屏幕中是一片黑暗的背景,只有中央被指向性的灯光照亮。而两张椅子就放置在亮光下,椅子上,赫然是几天来杳无音信的程云和曲梨两人。
程云瘫坐在椅子上, 似乎已经陷入昏迷,而旁边的曲梨还保有着意识,不断试图挣脱绳索的束缚。但是身边的一只大手用力掐住她的胳膊,强硬地让她固定在镜头前。两人都被大量的绳子固定在椅子上,还有带孔的口球勒在嘴中。
“转过身去,不要想着耍花招。”西装男用手枪指了指,很明显是打算用两个人质胁迫她。而元沁却没有动,她也在心中暗自盘算着。
如果只是持枪的歹徒,并不难对付,关键是程云和曲梨他们……既然这样,只好先解决眼前这个西装男,然后逼问他两人究竟被关在什么地方,再救出她们……
看元沁还没有一点动作,西装男脸色一变,对着电脑的方向说道:
“动手。”
屏幕里的景象发生变化。曲梨身边的男人向侧面移动几步,而曲梨也开始奋力挣扎起来,脸上还带着惊恐的神色。突然,明晃晃的尖刀出现在大汉手中,刀刃贴在曲梨肩膀的位置,接着迅速向下一划。
“呜呜呜!嗯唔……”
曲梨的眼睛猛地睁大,身体也在抽搐。一道血痕在锁骨附近出现,而迅速涌出的鲜血也顺着身体的曲线向下流淌,逐渐浸湿了衣服,留下一滩鲜红的印记。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对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下这样的毒手……你们还是人吗?!”
“哈哈哈哈……如果不想让她们受更多的苦,就乖乖按照我说的做,别想搞小聪明。现在,转过身去!手放在身后!”
元沁的脸色变得铁青,但是面对这样的威胁却毫无办法。就算能够解决掉西装男,电脑屏幕里的画面也绝对无法忽视,如果他们真的对程云和曲梨下手——不,以那些人的风格,这种事情一定做的出来。
小巷子的地面上,之前被打倒的两个男人已经慢慢爬起来了,还在不断向元沁逼近。而西装男握紧手枪,一只手还搭在电脑上面。看样子,如果想要避免那两个孩子受伤,也只能暂时屈服于他们了。
元沁只得无可奈何地背过身体,任由走上前的两人将绳索缠绕上胳膊,逐渐收紧,最终紧紧地捆牢自己。没有几分钟,她就已经失去了身体上的全部自由。
屁股上突然一凉,元沁这才发觉裙子已经被一人迅速拽下来,洁白的大腿和带有斑点图案的内裤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她本能地挣扎起来,但是两个男人一起用力,将她牢牢压制在一边的矮墙上。
这两个人……全都是门外汉。光是看之前交手的样子,就能知道两人没有经受过多少格斗训练,甚至平时也没有好好锻炼过。如果是平时,凭借她多次解决案件磨练出的身法,元沁可以轻松应付三四个同样水平的敌人。
但是,现在她的身体被几道绳索紧密地束缚起来。无论是充满爆发力,而又带有优美的圆润曲线的大腿,还是结实、肌肉力量十足的手臂,都被绳子紧紧地固定在最不利于发力的地方。手腕交叉靠拢,贴靠在后心处,向上越过脖颈处绳圈的绳子还在不断地将手腕向上提拉;大腿和小腿则交叠在一起,在大腿根部捆牢,膝盖处分别向两边引出两根绳子,系在矮墙旁边的几根水管上,将双腿拉得大大敞开。不知什么时候,连带着肉色丝袜,最后遮盖着的内裤也被撕扯掉,光头男子咧开嘴嘿嘿笑着,将下半身黝黑的肉棒用力刺进元沁的小穴。
“可恶!你们……放开我!放开!只不过是你们几个,这样的对手……我怎么可能打不过你们这样的……”
元沁涨红了脸,一边奋力扭动身体一边不甘地喊道。在绳索的重重束缚下,她感到由衷的无力。绳子真是很奇妙的东西,无论是身体多么有力,头脑多么睿智,经验多么丰富的强者,被绳索束缚后,也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玩物。甚至,现在她的处境还要更糟,她完全被当成了处理性欲的机器。
两个男子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一人绕过矮墙,在元沁的面前慢条斯理地脱下裤子,猛地将下体插进她口中。
“喂喂,可不要搞错了这种事啊。”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始了抽插,元沁的下体和嘴里同时受到侵犯,“的确你的身手十分了得,要是正面对抗我们可打不过你,不过,你倒是没有注意自己的缺点。”
两根肉棒在元沁的身体里横冲直撞,让她难以集中精神。不过她至少听懂了男人究竟在讲什么。
“你的缺点,就在于不够聪明。如果是一般人,总应该看出来这是个陷阱吧?就因为同伴在我们手中,于是抛弃了基本的判断能力,不被人抓住了像母猪一样干才怪了!”
我……是母猪吗?
啊啊,这样看来,被人绑得死死的,趴在两个人的胯下任由他们发泄,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判断不足而造成的,我早就应该知道,她们有可能被那些人抓住拿来当人质——这样看来我还真的像母猪一样啊。
毫无由来地,异样的快感从不断抽插的洞穴中产生。两根肉棒带来的也不再是痛楚,而是屈辱的快乐。几道银丝慢慢从穴口流淌下来,元沁再次开始扭动身体,不过这次是因为不满于抽插的速度——她还想要更快。
“快看啊,这个女的居然还发情了,看看,刚才还在那里反抗,现在逼里都流出来这么多水了!”
“就是!舌头也舔得比刚才更起劲了。这年头还有人被骂就会兴奋,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伴随着两名男子的嘲讽,元沁抽搐着身体迎来了一波高潮。
……
还是那个熟悉的山村,只是身处简陋的棚屋中。哪怕是被人用麻绳固定在柱子上、身边还围着不少村民,曲梨也忍不住好奇地张望着四周。她面前正对的男人留着一大把胡子,看上去是一位年龄比较大的村民,不由得让曲梨猜测是不是扮演着德高望重的“长老”角色。
“这位姑娘……额,不对……小伙子,你之前在我们村子搞的破坏,我们就暂且不过问了。但是你拐走的那三个女人可是我们村的人,要传宗接代还是要靠她们,所以,希望你能归还那几个女人。”
“唉——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女人的事情啊,我只是来这边旅游的大学生,被你们莫名其妙抓起来,还在问什么我完全不清楚的事……”
曲梨轻轻眯起眼睛。看样子装傻的策略是瞒不了多久的,但是故意激起别人的怒气,或许还能趁暴露出破绽的时候寻找逃离的突破口。
“你……别在这里装什么无辜!”
旁边的大汉有些按捺不住,但是被老者一只手拦下来。
“我们没有那么多耐心,你最好招出来,否则……我不敢保证他们接下来怎么对待你。”
“哼……”
曲梨扭过头,不管怎样的刑罚在等着她,主动说出那些信息才是更加匪夷所思的。虽说她们三人已经逃离这里,但是要避免让村民知道她们的动向,说不定会干扰到后面警方的工作。不管怎样,总要先试一试嘛,她本人还是对这群绑架犯有点好奇的。这群乌合之众究竟有什么手段呢?
老者向身后招招手,村民之间默契地让出一条路来,从中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而曲梨在看到那人面孔的一瞬间就僵住了。
“就是因为你这家伙,我才会受不少苦的!没想到你还不知好歹地跑到村子里,就别怪我对你下手狠……”
“胡建梅?居然是你……既然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你果然和这些事情有联系!”
“哈?”胡建梅一脸愤恨地盯着她,说道,“那种事情谁在意啊?你是不是忘记之前对我做过什么了?”
“啊——你是说那件事情哦。”
说起来,上一次看见这家伙还是被她绑架那时候,想方设法逃出人口贩卖的案件,还顺手将她绑在现场,也不知道被那边的男人虐待到什么程度。不过看到这种怒气冲冲的样子,想必是十分激烈的虐待。
“原本就是你图谋不轨,我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自作自受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胡建梅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而围着看热闹的村民也慢慢聚拢过来。她招呼两声,就有两个壮汉走上前来按住曲梨的身体,胡建梅则动手解开腿上的绳子。
曲梨的双腿在大力钳制下被迫向两边打开,在早已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衣服下面,暴露出白嫩而毛发稀少的阴部,还有一根软塌塌的肉棒在空气中微微颤动。强迫掰开的大腿根部,带有褶皱的小穴甚至还在小幅度一张一缩着。
胡建梅的动作却看不出一点怜悯。她拿过一管药膏,直接捅向菊花当中。一边用力挤压一边用手指在里面探索着。而曲梨还被人固定在阴部大开的羞耻姿势中时,只觉得后庭一凉,紧接着又有什么东西强劲地探进了菊花深处。
从物体进入的顺畅程度来看,她之前涂抹的是润滑剂来着……但是很快,胡建梅确认里面润滑得差不多时,拿出一旁放置的白色长条物体,用力塞进了曲梨的后边。在润滑剂的效果下,那东西进入得十分顺滑。
“咕……你,你究竟在塞什么东西啊……”
刚开始,曲梨还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只是稍微粗了一点,异物感也强烈了一点。但是很快奇异的滋味就从肠道内壁传来。
“你们这些从小在城市里张大的孩子,恐怕从来都没怎么接触过农作物吧?你应该不知道,山药这种东西涂在皮肤上可相当痒的,尤其是在你体内的削过皮的那根……”
好痒!
曲梨现在只能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瘙痒,如同有几千、几万只小虫在她后庭中啃啮一般,剧烈的刺激从身体最深处发散到全身。这并非是身体外部感受到的,而是从内向外源于自身的某种微弱的刺痛。刺痛的幅度小到一定程度,剩下的只有痒,一股股瘙痒从后庭沿着脊髓直冲大脑,甚至让曲梨变得癫狂,意识中唯一存在的只有挥之不去的痒。
想要用手抓挠的念头强烈到无法忽视,然而拘束了双臂的麻绳无情地限制了曲梨的动作。无论怎样挣扎,手腕也无法从后背上挪开丝毫距离,仿佛已经牢牢长在那里一样。不过被麻绳勒得生疼的感觉,相比于后边那深入骨髓的酥痒,反而更容易接受。
强烈的刺激让曲梨忍不住夹紧括约肌,但是这样一来山药又更加向身体里面深入,肠道里的更多褶皱被涂抹上了令人发狂的汁液。而括约肌也在难以抑制地收紧,压力不断施加在她体内的山药上,又有不知多少液体被挤出来,被肠道的表层细胞吸收进体内……
“啊啊啊!啊……唔唔……”
在曲梨大声叫喊时,一颗口球恰到好处地塞进她嘴里,将所有可能发出的呻吟压制在她体内。这时,按住身体的几个人一起用力,还在不断挣扎的曲梨根本无法抵挡几个壮汉的力量,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而胡建梅却得到了机会,她拿来一块皮革垫片,准确贴合在曲梨的菊花位置,再拉过绳索压在垫片上。垫片的两端甚至还开了孔,恰好可以让绳子固定在阴部前后。这样,哪怕曲梨想要把塞进后庭的东西用力拉出来,也会被垫片无情地挡在里面。
泪水、口水、汗水一起从曲梨身上流出,被肠道中的山药折磨得浑身无力,她也不可能抵抗村民的动作了。一人压住她的双腿,另一人拿绳子牢牢绑在一起,接着再和后背上的绳结连接上,用力一拉,曲梨的双脚便拉得贴近臀部。这样绑成标准的驷马姿势,连身体也向后反弓起来,甚至让体内的山药向里面顶得更深了一点。
紧接着,身后的绳结又连上一条长绳。村民将长绳绕过房梁,两个人合力拉起,曲梨整个人就被慢慢吊在半空中。持续上升了不久,总算是停在距离地面一米的地方。即便被悬吊在空中,曲梨依然本能地扭动、挣扎着,可是夹紧的双腿和压在阴部的垫片同时起到不小的作用,她体内的山药条微微向外颤动了一点,又被强大的力量堵在菊穴内。
“已经被痒成这个样子了,还不打算交代吗?”胡建梅的眼睛轻轻眯起,顺手将曲梨胸前破烂的衣服撕扯下来。
不是我不想说啊,戴上口球根本就不能说话啊!而且还是你自己给我戴上的!你这家伙,只是单纯想要欺负我吧?
可惜曲梨现在口不能言,不知道眼睛中冒出的愤恨有没有传达给胡建梅。
“既然不说,你就好好忍耐一下这个吧……”
裸露在空气中的胸部平坦无比,在瘙痒刺激和麻绳的紧缚下,乳尖居然微微硬挺起来。对曲梨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光是被被绳子绑着,下边就会忍不住翘起,更何况菊花还在经受难以想象的刺激。
胡建梅左手捧一个碗,右手拿起小刷子,轻轻蘸起里面的白色汁液,涂抹在曲梨胸前。尤其是那两个凸起的小小肉粒,被她格外关照了一番。很快,曲梨的胸部也传来疯狂的瘙痒。
“呜呜呜呜……呜呜!!”
胸前的两个肉粒在毛刷的轻拂下一点点变大,开始红肿起来。上面是乳头的刺激,下面还有小穴中的刺痒,面对上下一起的侵犯,曲梨也不可能保持理智。她裸露在外面的下体早就挺拔起来,还在一颤一颤地抖动着。随着绳索因为自身体重而慢慢拉紧,浑身的快感也逐渐积累在腹部下方。
无论曲梨多么想要抑制射精的趋势,她也不可能抵挡浑身好几处敏感带的同时刺激。她的身体在重重束缚下拼命抽搐着,没有被任何绳索绑住的下体却突然胀大一圈,颤抖着喷出一大股粘稠的白色精华。但这还没有停止,残留在龟头上的液体还没有滴落干净,又有新的一股冲动涌入下腹,很快,曲梨又一次翻起白眼向后挺身,将更多的液体喷洒在身体下面的水泥地面,还在地上无意间画出了一副奇怪的地图。
经过了两次射精,无论怎样都无法再次打起精神的曲梨垂下脑袋,无力地忍受紧紧咬在肌肤上的绳索的折磨。而目睹这一切的胡建梅还站在旁边,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不知道,还有怎样的酷刑在她的心中酝酿。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6
不知道经过了多远的旅途,元沁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超出了自己的估计范围。她只知道,被绑架之后经历过强迫被人玩弄、侵犯,再塞进面包车里,现在则运送到了相当远的地方。中途她甚至经历了失去意识的时刻,这样看来连时间都难以计算了。至于原因,她可以确定是使用了某些迷幻药物。
看着周围坚固的墙壁,以及桌子上摆放的不少调教器械,元沁也不由得感叹这群人的专业性。此时,元沁正处于房间中央。刺眼的灯光让她快速看清了四周,以及面前那个散发着强烈危险信号的黑色人影。
不用多问,只是凭借之前几桩案件的印象,元沁已经猜到了。曲梨她们总是在关键时刻所遭受的干扰,正是这个人在幕后推动的。
“我的问题很简单,你只要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调查案件的,现在的事情会立刻停止。”
元沁还是被绳子紧密地拘束着。手腕在背后捆牢,被用力向上牵拉,两腿也并排靠拢着交叠在一起,大腿根部和脚腕处还有几道绳索紧紧捆住。整个人被绑成驷马倒攒蹄的样子,这还不够,手腕、脚腕上竟然还挂着几条铁链,似乎在考虑挣脱绳子的后备措施。
“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吗?”元沁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已经问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你应该知道不可能找到答案吧?”
“居然还想再抵赖下去……”
眼前的黑衣人露出难以察觉的微笑,按动了一旁的按钮,房间另一边的整面墙便慢慢透过光来。原本一片雪白的墙壁变得透明,另外相邻房间的景象映入元沁的眼帘。而这些也让她忍不住瞪大眼睛。
宽敞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大型多功能座椅,可以任意调整角度的椅背、延伸向两边的扶手,再加上遍布在椅子上的固定皮带,让人不禁以为是医院的妇产科检查座椅。然而两张并排的椅子上,被皮带重重束缚的两人竟然是曲梨和程云。她们不仅被绳子捆绑住双臂,连脖子、胸口、腹部之类的地方也用皮带固定在椅子上,双腿更是大大张开成M字形,分别被皮带拘束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哪怕她们想要用力合上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房间中,两具满溢着青春气息的诱人胴体被牢牢拘束在椅子上,被迫亮出她们最为羞耻的部位,任由身边的其他几名男子将视线集中在身体上——甚至连他们心中淫靡的念头都可以猜到。然而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插在肛门部位的管道。一段粗大的金属接口被生硬地插进曲梨下体,接口外边连接着一条透明的管道。管道延伸一米多长,另外一头同样接上金属接口,插在另外一边的程云的肛门上。
金属接口牢固地卡在曲梨的身上,不仅仅因为接口的粗细,更是因为那独特的葫芦形外表。接口的上下两头向外敞开,仿佛就是为了让更多液体被收纳进去一样,而中间恰好卡在括约肌位置的那一段却十分纤细。不要说现在被拘束的时候,就算是体力充沛时的曲梨,也很难在不用手的状态下摆脱掉它。
如果再观察得仔细些,不难发现,躺在拘束椅子上的程云和曲梨的小腹似乎微微鼓起,而不断流出冷汗、脸上露出难以忍受的痛苦表情的两人也证实了这一点。她们的小腹,似乎已经灌进了相当程度的液体,虽然不知道具体多少,不过也足够让两人在皮带的拘束下忍不住挣扎、呻吟着。那些人特意没有堵住嘴,恐怕也是有这样的考量。
“还不打算回答吗?只要你们说出谁让你们来的,可就不用忍受这些了哦。”
站在两人前面的光头男子带着不耐烦的表情,问道。
“都说了……不知道啊!”
看到曲梨还在不服输的劲头下挤出两句话,光头忍不住奸笑着,俯下身将透明管道中间的阀门扭开。
“究竟知不知道,我有办法一个一个问的……”话音未落,另一边的程云却开始用力挣扎起来。
原本为了对抗大量灌肠液带来的刺激,程云几乎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注意身边。但是肠道的压力在一瞬间增加了,仿佛又被灌进不少水分一般,程云的腹部也肉眼可见地隆起,几分钟内就达到了怀胎的孕妇那种程度。
“唔唔唔唔唔!不要……不要啊!快放开我,我要……上……厕所……”
哪怕全身上下都被皮带牢牢固定在椅子上,程云也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妄图什么地方能够产生足以挣脱一切的破绽。大量的灌肠液甚至让她神志不清起来,她早就忘记皮带和绳索有多么牢固,也忘记金属接口和管道的固定方式,只是急切地想要摆脱腹部那快要容纳不下的鼓胀感。
另外一边的曲梨却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腹部的压力还减轻了不少,而她也在光头摆弄阀门的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
“你这家伙!怎么会用这种方法……”
透明管道的两端通过金属接口插在肛门上,将两人的肠道连接在一起,宛如连通器一样。而处于管道中央位置的阀门是单向阀,通过调整,只允许液体向一个方向流动,反向流动只会被阻挡。就这样,曲梨肚子里的液体在她无意识的排便动作中,被源源不断挤向了程云的身体里。或许程云疯狂地挣扎的原因,也有曲梨的一份吧。
“你们恐怕还不知道,你们律师事务所的老大已经被我们抓到了。就算你们不交代,我们问出来也是迟早的事情,奉劝你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比较好。所以,告诉我,究竟是谁在幕后指使你们的?”
光头转向了程云的方向,但是被大量灌肠液折磨的程云甚至没有精力思考光头的问题,他不禁阴下脸来,顺手一个耳光抽在程云脸上。
啪!
“告诉我!是谁给你们案件信息的?”
总算恢复一点理智的程云狠狠喘了几口气,才慢慢说道:
“我,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身体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是程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反倒有种异样的快感从心底产生。明明肠道里已经快要被撑得爆炸,自己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本,双手反绑着,两条腿被迫张开不小角度,无论怎样都不能缓解腹部的压力。无可奈何的受虐感不禁让程云的下体流出一丝汁液,甚至还减轻了一点痛苦的程度。
“哼,时间长了反倒会产生快感吗……”
光头念叨着,将管道中间的阀门扳向另一边。透明管道中可以隐约看到液体向着另外一边流动过去。
程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舒缓,可是曲梨却开始哀嚎。原本她那边就是压力较小的一侧,将单向阀反向调整后,大股大股的水分全部从程云的肠道中涌向这边。哪怕她有意识地缩紧括约肌,努力作出向外排便的意思,也不可能阻止流过单向阀的液体。很快,程云的肚子便恢复原状,而曲梨的腹部却鼓起了一圈。
“啊啊啊……好难受……你,不要一下子全部排过来啊!两个人的,分量,加在一起……”
曲梨的脸色变得惨白,还有几滴汗珠顺着脸颊留下来。而一旁的程云听到她忍不住的呻吟,也只能脸色羞红地说道:
“可是……我这边完全停不下来啊。我也想要控制一下的,但是忍不住就排出去了……”
“好了好了,现在是你回答问题的时间。我知道你这样坚持不了多久,请直接告诉我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吧。”
光头恰到好处地走到曲梨面前。为了避免像刚才那样受到什么身体上的暴力折磨,曲梨忍受着腹部的压力,挤出一句话:
“我根本……不知道啊,不知道什么提供信息的人……”
光头咒骂了一句,又开始在曲梨看不见的地方摆弄起阀门来。
看样子,他是铁了心要从两人这里挖出点信息来。曲梨咬紧牙关,默默忍受在身体中不断四处冲撞的液体。恐怕这样的煎熬还会持续不短的时间,也只能继续坚持了。或许……听说肠道也有吸收水分的能力,说不定肚子里的东西会慢慢减少呢?
可惜她的妄想并没能变成现实。又有新的一股液体冲进她的身体,明明另一边的水分早就透过单向阀流过来了,为什么还会有补充呢?抱着这样的疑问低头看过去,曲梨才发现光头已经在单向阀上插了一根管子,将水龙头连接上,源源不断地补充额外的液体进入到整个系统中。
“咕唔……你往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很明显,肚子里面的感觉不太对劲。如同被什么东西腐蚀着肠道表面一般,肚子里一阵痉挛。那种感觉不是疼痛,而是逐渐向全身蔓延的酸楚。曲梨可以确定,加进来的液体绝对不是刚才的自来水。
“只是混进去一点白醋而已。不过,那不重要,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答案。”
就算是玩某些特殊的性癖play,也不可能做到白醋那种地步吧?
看到曲梨仍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光头面无表情地扳动阀门,改变管道内液体的流向。另一边程云的肚子便难以抑制地逐渐鼓了起来。
这样下去……他是打算轮流折磨两个人,然后从中找到突破口,最后趁精神不稳定的时候逼问出什么。虽然他问的事情无关紧要,但是被他趁机打听到什么其他的情报,难免会遭受意料外的损失。要想坚持得久一点,最好可以让腹部的压力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这样思索着,曲梨试图收紧括约肌,尽力让肚子里的液体存留起来。
“呜呜呜……不要,请,不要再排过来了啊……”
金属插口有效地阻止了曲梨的尝试,无论她怎样努力,还是有不少液体被不由自主地挤压到程云那一边。这让程云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悲鸣,再加上补充进来的不少液体,她腹部的鼓胀似乎更大了一圈。
虽然想着至少要保护一下程云,结果,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保护下来。
“抱歉……我这边实在忍不住了,拜托你那里帮我保存一下!”
“呜呜呜呜呜呜……”
在精神与体力同时达到极限的瞬间,曲梨充满歉意地放松了肚子的控制,之前被强行压在肠道里的最后一点液体也被转移到另一边。面对根本无法排出体外的巨量液体,程云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然而在单向玻璃的另一侧,房间内的气氛显然有些不同。元沁的脸色变得铁青,虽然在被绳子的束缚下趴在木桌上,动弹不得,但还是拼命抬起脑袋看着玻璃的那边。而站在空地上的黑衣人看起来悠然自得,似乎根本不因现状的胶着而烦闷。
“那两个孩子只是按照我的吩咐去办事,你应该知道,和我的上级对接的人是我,而不是那两个被绑在房间里的人。”
“哦……”黑衣人微微眯起眼睛,“这句话,究竟是为了告诉我调查的方向,还是为了让拷问的重点转移到自己身上呢?”
“信不信由你,反正想要信息的人是你,不是我。”
“那么,事情就好办了。”黑衣人伸出手,用力扳过元沁的下巴,“我这里有不少预设方案。如果你早早地撑不住招供了,我还要为那些没有用到的手段惋惜呢。”
黑衣人迅速出手,一条金属口枷被塞进元沁嘴中。她的牙齿紧紧咬住上下两边,却完全合不上。紧接着,带着粗糙锯齿的铁夹被夹在她胸口,作为女孩子最为柔嫩的部位之一,乳头上的痛楚被放大了几十倍。如果不是嘴上已经被戴了口枷,元沁的尖叫声几乎要穿透整栋房子。
“呜呜呜呜喔喔!”
伴随着压抑后的叫声,是剧烈的挣扎。奈何元沁的身体早就被绳索结结实实地绑牢,哪怕是在桌子上稍微移动几厘米都难以做到。然而这还不算完,元沁下身一阵刺痛,已经有一根肉棒插进了体内。相比于乳头所承受的折磨,下身的痛苦几乎不值一提,元沁甚至没有办法分神去感受谁在自己身后做着活塞运动。
下边失身后,紧接着又有一根阳具插进嘴中。碍于口枷,大大张开的嘴完全不可能抵挡,很快那根肉棒开始了同样的抽插。每次的插入都十分用力,基本上都能到元沁的喉咙附近,带给她想要干呕的感受。面前浓重的腥臭味几乎要让她昏过去,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过,浓烈的骚味和臭味避无可避。在饱含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氛“熏陶”下,连胸口的剧痛似乎也减淡了许多。
痛苦的感受的确在一点点减少。很快,浑身上下的蹂躏让下身湿润了不少,燥热与情欲开始从元沁心底产生。紧紧咬噬着肌肤的绳索,不断侵犯着口腔的肉棒,从来没有松口打算的铁夹……仿佛一起为元沁带来禁忌的快感,连两腿之间都变得湿嗒嗒的,快要泛滥成灾了。
“说是什么顶级侦探,原来也不过是个受虐会感觉舒服的变态嘛……”
“看样子,还有不少的开发空间啊。”
黑衣人看着几名手下正在卖力狂干,不禁发出由衷的感叹。作为游戏主角的元沁也只能分出所剩无几的心思,总算察觉到了一件事——从这里逃出来似乎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容易。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