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七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6章,专题: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七章 本魔王才不是你的女儿

服务员进来,看到一片狼藉的会场,很吃惊,从来没见过开个宴会满地都是圣水和精液的,又要加班到很晚才行,却又不敢说什么。

他们似乎是这个学校的高管领导之类的,这一餐真是奢侈呢,不过对他们来说反正也是公费报销的,一点也不会心疼吧。

弄完后,服务员开始收拾,有位好心的服务员来帮我把子宫送进去后,把我带到了后厨。四肢都已经还回来,但我看着双腿上的那些口水,不知道是谁舔的,恶心坏了。

最后由圣斗师发动治愈魔法给我接回去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握了握拳头,伸出大拇指,做一个点赞的手势,一股违和感,再一看右手的手表跑到了左手上。靠,原来是左右手给我接反了,我就说大拇指怎么朝下了。淦!

然后又重新切下来,再重新接上。

「之前我的手表是不是响过。」我问送来我四肢的大厨。

「是啊,我之前本来还在舔…还在填…填表格,结果你的手表响了吓我一跳,我打开消息一看,好像是什么比赛,说是要加入什么队伍,我随手帮你点了,不点的话一直响怪烦人的。」那位大厨心虚的说道。一看他慌张的样子就知道弄的大腿上全是口水的罪魁祸首是谁。

看破不说破,我也没说什么,只是有点恶心罢了。

看着手表里显示到账了150金币美滋滋。

弄完后,大厨们自告奋勇的说要请我洗澡,不用我出钱,我一看身上又是汤汁又是酒,腿上全是口水,确实要洗一洗,脑子一热竟然答应了。

来到澡堂后,不得不说这个澡堂确实大,一次可以供十个人洗,先是在上面清洗身体,随后可以去后面的温水池子泡澡。

比起自家洗澡,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首先是氛围,在一个开阔的澡堂里,弥漫着丝丝白雾,仿若仙境一般。其次是不孤独寂寞,有人陪着一起洗澡,边聊边洗别有一番风味。

话说,为什么厨师们会和我一起洗!

「你忘了,咱女子学校的澡堂是不分男女的,所以我们一般选择半夜没人的时候泡澡。」一个大厨边脱着衣服边对着我说道。

随后厨师们全部脱完,下体那一撮乌黑的密林很是茂盛,在雾气弥漫的情况下,连吉尔都看不到了。

不过等我小心翼翼的脱完衣服,露出小乳和小缝的时候。不一会儿他们的吉尔像是从里面长出来,慢慢变长变粗,像是密草中长出来的蘑菇一样。

澡堂里看着他们一个个牛高马大、虎背熊腰的果体,一个个翘的老高的小弟,我顿时害怕了,深知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如果这些人要是想侵犯我,我都跑不了,现在子宫魔法阵也没有,圣水也无法储存。

看着她们的小弟,不知不觉小穴里已经开始留出圣水,顺着退流到地上,地上流已经慢慢累计了一小滩圣水,圣水里夹着鱼子酱的汤汁所以一眼就能看出。

厨师们翘着小弟慢慢逼近我,而我有点害怕想后退时,踩着圣水的右脚向前一个打滑,摔了个底朝天,双腿打开,如果从我正前方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小穴,屁股被挺一下,巨疼,眼角开始渗出泪珠。

「小妹妹没事吧,小心点哦,哥哥来帮你看看摔倒哪里了。」一位大厨说道。

他走上前,我看着他也踩到了圣水,心里笑着「哼哼,摔死你。」

果然,我的圣水非常滑,他的左脚刚刚猜到圣水准备抬右脚时,左脚向后一滑,无法掌握好平滑,直接向前摔去,而他的前方就是我的位置,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刚刚幸灾乐祸完,发现他是向我摔来,赶紧准备起身,双手还没撑起来,直接被他压在身下,刚刚还只是屁股疼,现在全身都很疼。厨师那两百斤的身子压在才几十斤的我的身体上,一时间有点喘不过气来。

「哎呀,我也摔了,不好意思,没压疼你吧,我这就起来。」大厨师双手撑起,像是骑在我身上一样,近距离看着我。

他身后的厨师一阵大笑。

「恩迪,瞧你这熊样,快不快起来,别把别人小姑娘家压坏了。」

还有人拿出啦手表拍照,我使劲挡住脸。

「我去发个朋友圈,就叫萝莉与大叔在澡堂激战。哈哈哈」

恩迪老脸一红,这几个损友……

恩迪撑起上身上身,准备站起来时发现……

他的吉尔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我的身体……

我看着他那消失的吉尔,再看看腹部长长的凹痕,哪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啊……呃,小姑娘,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拔出来。」恩迪有点不好意思的捞捞头。

还没准备拔出,一阵股动感从下体传来,腹部慢慢隆起,这个家伙……我特么直接好家伙。

「这个……不好意思哈,里面实在是太紧了,我不是故意的。」恩迪很是尴尬,这次是真的不好意思。

但你只会这一句话吗?不能有点情商吗?比如暖她一整天?

还没等他拔出来,软掉的吉尔自己从里面滑了出来。

「恩迪,你不行啊,秒射啊这。」其他人也不嫌事大,一起起哄。

「小妹妹,实在不好意思,作为赔偿,我来帮你洗吧。」

看着恩迪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竟有些不好拒绝……不对,这算哪门子的赔偿啊喂!

还没等我回答,他把我拉起身,让我站起来,然后认真帮我洗头,洗脸,洗身子。

「我啊,也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不过在隔壁学校,从她生下来起,我老婆从来不让我碰她,平时看到女儿时,女儿都是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似乎看我一眼都脏了她的眼睛,那眼神让我很很无奈,担忧无可奈何,谁叫她是我女儿呢。有一次女儿上厕所没关门,我不小心进去看到女儿尿尿的样子后,被她妈打了个半死,一周才还好起来。我和女儿的关系形如陌生人。看到你让我想起了女儿,我也好想和凡人的女儿一样,只想帮女儿洗一次澡,和女儿睡一次觉,拥有正常的父女情啊。」

他一边帮我洗着嘴里一边念叨着,还挺伤感的。

洗完后他自己一个人从澡堂走了出去,我站着看着他的背影,似乎是在看一位慢慢离去的老父亲,封印在灵魂深处的记忆似乎有点松动,没错,我在魔界本来也有父母的,但他们……

想不起来,很模糊。

我要不要叫住他……继续假装一下他的女儿,让我回忆起更多。

还没等我想好,一只大手摸在我身上。

「恩迪真是的,洗了也不搓搓泥,像小妹妹这种经常不穿衣服的身上肯定很多泥。」

突然又有好几只大手摸过来。

他们自告奋勇的来帮我清洗,一个个都杵着小弟,小弟时不时蹭我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从脸蛋到小乳,从腹部到小穴,从大腿到脚踝全身上下都被认真搓洗了个遍。

小乳被搓的红扑扑的,小穴也是被搓红了,包括缝里也被搓洗了个遍。

你还别说,挺舒服的。

随后他们又以帮我洗过为由,要我帮他们洗,说尿尿的小弟很脏,需要特别着重清洗,没洗好就打屁屁。

当我是小屁孩啊喂。

那些人总是在我给洗小弟的时候,洗着洗着就射我一脸,手洗还不行,说要用嘴才能洗干净,但我说弟弟上全是泡沫不小心吞下去就不好了,随口拒绝了。

随后看了看我的小乳,摇摇头,小乳是不能夹住他的吉尔的,又看向我的双腿和双脚,说要用我的脚帮他们洗。手都洗不干净,脚能洗干净?用脚洗的时候,小弟是对着我的身子的,一射就是一身。刚刚洗好的身体又脏了。

最后一阵啪啪啪的打我屁股,说我没洗好,要用大腿洗。

没办法只能用大腿根部夹住他们的小弟,小弟上方就是小穴,让他们自己抽动,这样总能洗干净了吧,不过小穴被摩擦的一阵发热,很有感觉。

一轮下来总算是洗完了 。

他们看到我的下体还不断有残留的汤汁混合着精液流出,自发的过来说我的里面装过东西,不洗可不行。还有人说大晚上的不刷牙怎么睡觉……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随后他们都在小弟上涂上泡沫,两人同时清洗蜜穴和菊穴,一轮下来,双穴被轮流洗了好几次,似乎还没有尽兴,一位大厨想把手伸进蜜穴,说着子宫里也装过东西,不洗可不行,但看着他那比我腿还粗的手,进不去,怎么想也进不去吧。

随后他们拍打我的屁股,要我自己把子宫拉出来,拗不过他们,只好伸手去拉出子宫,说着子宫里也装过东西,不洗可不行。随后又是对着子宫一顿清洗,把里面的残留鱼子酱和精液确实都洗了出来。

不过好像都没射在里面,而是射在我身上或嘴里的。

嘴巴也被一直伺候着,但都是洗的干干净净的小弟,没有涂上泡沫。一股股浓浓的白浊液体进我喉咙,正好今晚没吃晚饭,索性全给吞掉,他们见我吞精后,一个个都来了兴致,都抢着要射我嘴里。一根刷完又来另一根,肚子已经喝的饱饱的了,精液的味道真不戳。

他们说差不多可以去泡澡了,我也洗掉身上多余的精液,准备把子宫送进去,随后,准备去泡澡。

不一会儿门口出现了个人,是恩迪!他怎么又回来了。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恩迪慢慢走来,他手上多了个圆球状的东西,看形状好像是一次性魔法阵?

他走到我面前,结果踩到了地上的精液,又是一滑,一脸扑到我小穴上,下巴尖重重的压在我脱出的子宫上。剧痛伴随着痉挛传入我的大脑,手脚一阵抽搐,不一会儿一股黄黄的液体喷在恩迪脸上,这才让他清醒过来。

他看着地上正在抽搐的我,很不好意思。

「我刚刚去拿了一个东西,本来是要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现在想把它送给你。」

好一会儿我脑子才清醒过来,自然也是听到了他说的话,也看到了他手中的东西。

我看了看这个魔法阵,这不就是之前那个机器上的液体单通魔法阵嘛,不过这个魔法阵暂时这边没有贩卖的。

「这个珠子是魔导学院的最新技术,一次性液体单通魔法阵。只需要把这个珠子放入子宫,吸收圣水后会自动变成一个魔法阵,你试试。」

我接过他手中的珠子,左手捡起地上的子宫,找到子宫口,把珠子塞进去。

不一会儿珠子遇到了圣水,自动展开,变成一个魔法阵加持在子宫口。这样就算布阵完成了。

「谢谢。」对他莫名的有了好感。

「这个魔法阵是我花了好大的气力才弄到的,本来想给女儿一个惊喜,但女儿看到后却嫌弃的不得了,说什么你拿过的肮脏的东西还想放入我的子宫?我宁愿放根黄瓜也不会放你这个东西。随后我就一直留着,看着你正好子宫没有魔法阵,索性就送给你了。」

「这是你女儿的东西,送给我是不是有点……」我一边问着,一边把子宫送进去。

「那个女儿不提也罢,完全就是陌生人,她生来高傲,看不起我,我和她本就没有任何父女感情了。当然只要她随时对我敞开心扉,我还是会认她的,毕竟是我的亲生女儿。」

「不说这些了,他们都去泡澡了,我们也去吧。」

我和他一起来到澡堂。

他说他想抱着我泡一次澡。

但毕竟受了他的恩惠,也不好意思拒绝,索性就当一次他的女儿吧,这个一次性魔法阵应该还挺贵的。

温水池子不是很深,我坐在池底水面刚好到我脖子,显然这深度是为我们这些体型娇小的女孩儿设计的。

而恩迪坐在池底,水面才到他胸部。

他靠着池壁,要我过去坐在他的腿上。

照做!

我轻轻坐在他的大腿上,背靠着他的前身,头靠在他的肩上,水面也只能到我腹部了,双乳暴露在外。

「哇哦,恩迪用了什么魔法,怎么让小妹妹乖乖顺从,是不是用的催眠术。」

「好羡慕哦,我也想小妹妹坐在我的腿上。」

「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小妹妹过来吗?不能让恩迪这家伙独占啊。」

「我没什么情商,说不动这位小妹妹。」

「我正好网上学了些高情商的一些话,我来教你,你过去说“暖她一整天”她保证觉得你情商高。」

……

恩迪双手放在我的腹部,并没有去摸敏感部位。但我不知道为何乳尖已经慢慢立起。

如此近距离接触,他嗅着我的体香,看着我站立的乳尖,心里一阵躁动。他不知为何,很想去摸,但始终没有下去手,理性还是占据主导地位,潜意识里他已经把我当做女儿,而摸女儿的乳尖似乎……

理性可以控制手脚却控制不住有些地方。

比如心跳,我靠着他的身子能明显感觉到他心跳加速,呼吸也慢慢急促。

比如体温,近距离接触,能感觉到他身体慢慢发烫。

再比如下面某根硬硬的东西。

从他心跳加速开始,屁股下面那软软的东西开始充血,顶着我屁股,自然不可能把我顶起,只能退求其次,从我小穴前方翘起,碰到小穴后这根东西更是兴奋,变得滚烫,成长速度更快,不一会儿沿着小穴到达我的腹部,顶端更是冲出水面。

我此时就坐在他的小弟和身体之间,像是我骑在他的小弟上。

「不好意思,把你当做女儿,鸡巴却还是不挣气的石更了。」

喂!几巴这两个字不能说的委婉一点吗?情商堪忧啊。

「把你的逼挤到了吧,你起来换个地方坐吧,奶子一直露着在外面,受凉了可就不好了。」

听着这情商真是捉急,对我是几巴、逼、乃子的叫唤,对女儿肯定也是一样,不被嫌弃才怪啊。

温水池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占据空气大量的成分,氧气隐隐有些不足。

我准备站起身,突然的站立,脑子里突然供血不足,本来这里氧气就比平时低,这一下让我眼前发黑,并伴随着头晕,手想去抓东西,但什么也抓不住,只能一屁股又坐下了。

恩迪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知道自己的弟弟突然被一个温暖的东西包裹着,很暖和。

而我随之而来的还有下体的一阵胀痛,眼睛恢复后,往下体一看,我一屁股坐在他的小弟上,我们又一次紧紧的结合了起来。

我们两个一阵沉默。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他小弟的股动。

他又一次射在了我的子宫里。但小弟依旧坚挺,表示他没有先前的那种愧疚感,不然早就软了,他对我的态度悄然改变了,慢慢兽性占据主导,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然而他选择了爆发,她的女儿对他不断排挤,他不敢说什么,但现在把手无寸铁的我当成了自己的女儿,自然就会成为发泄对象…

「老子受不了了,老子要操死你,长这么大就操过你妈一次,还只是射了一次就不让操了,从此我的鸡巴就再也没有插过逼了。之前插你一次还有愧疚感,这次我就要把你当成女儿狠狠的操。」

他抱起我,向后一转,把我推到在前方的池壁上,他双手抱起我的腰,双脚离地,此时我只能让双手紧紧抓住池壁棱角,不抓住就会一头扎进水里。

「啊…爸爸…不要……我是你女儿啊……嗯♪~」我竟然入戏了,嘴里不自觉的喊出。

「叫你平时趾高气昂,看都看不得,给你买个一次性魔法阵其实本来就是为了能让你卸掉自己的子宫魔法阵,趁机操你,没想到你不上当。」

「老子以前天天悄悄冒着被你妈打死的风险,闻你脱下的内裤,真是香啊,用你的内裤自慰,一想到这个内裤装过你的逼我就兴奋。」

「我经常悄悄在你的饭里射精,让你吃精液拌饭,谁叫你妈不会做饭。」

「经常给你下迷药,但你当时还没觉醒,胆子小不敢操你。等你觉醒后更是不敢操你,不然我可能小命难保。只敢自慰后射在外面。」

「撞见你上厕所也是我故意的,作为她老子看看女儿尿尿怎么了。」

这禽兽父亲……一件一件的揭着自己的老底,生怕我听不见,确实该打,要我是你的女儿也会嫌弃。

「今天这是你自找的,本来只想享受一下正常人的父女情。没想到你个骚货自己坐上来,看老子今天不操死你,你的逼可真紧,从小就想操了。」

他一边嘴炮一边狠狠的插我。

真给人一种父亲干女儿的错觉,我刚刚作死扮成他的女儿,这就是报应。

「喂,大伙,他们好像玩的太过火了,要不要去阻止。」

「我线拍个视频,标题就是,“震惊,多年骚扰女儿的禽兽父亲竟然在澡堂里狠狠把女儿推倒”,哈哈,这个视频一定大火,我得拍仔细点。”」

随着他的抽插,身体越来越热,我整个身子都在水里,只剩头和抓住池壁的双手在外,水的压力压着我的胸部让我喘不过气,雾气慢慢的不断吸入让我有点缺氧,眼前越来越模糊,大脑越来越发晕。但嘴巴还是本能的浪叫着,我也不知道叫的个啥。

渐渐的头越来越晕,双手无力,抓不住池壁了,一头扎进水里。

而禽兽“父亲”似乎早已失去了理智,变成了只有人类最原始欲望的野兽。

窒息感传来,水大口的进入嘴里和鼻腔,但还是被不断抽插着的我,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呼吸声。这就是死神降临的感觉吗?大脑失去意识。

禽兽父亲还在继续抽插射精,肚子早已濒临极限。

另外几位大厨走过来,一巴掌打在恩迪脸上。

「你想淹死她吗?」

这一巴掌加上质问,才让野兽状态的嗯迪清醒过来。

赶紧把身前的“女儿”抱起,手指抵住“女儿”鼻尖,早已没了呼吸。

吓得他又射了一发,小弟从“女儿”的小穴里划出来。

他抱起“女儿”,放在岸上,随即骑上去,捏着“女儿”的鼻子,对着嘴一阵吹,双手无意识的抓着“女儿”的双乳一阵按压,过了好久听到了“女儿”的咳嗽声,咳出好几口水后,心跳和呼吸终于恢复。

他这才放心,然后嘴里一边念叨着对不起,一边灰溜溜的出去了,走之前还不忘记在“女儿”的小穴上重重的亲一口。

……

这一切我自然是不知

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挺着个大肚子躺在地上,嘴上和小穴上全是口水,好恶心,不过全身其他地方倒是洗的白白净净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大厨们早已离开了。

澡堂看门的也是位学生,但不是之前的那位,似乎是上夜班的?

「小妹妹你可总算出来了,刚刚听另一位同事说一群大叔带着一个小妹妹进去洗澡了,刚刚看着那群大汉出来,而没看看到你,可把我急坏了,还以为你被吃掉了呢,正准备进去看看的说。」随后又看着我的大肚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我一直盯着她,让她有点尴尬。

「啊哈哈……没……没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他们已经帮你付过钱了。」

包包似乎还忘在了后厨,明天再去拿吧。

肚子里已然有部分精液变成了圣水,手表一直警报也不是办法,听着很烦,先去银行兑换了一些金币,让子宫没有那么胀后,又去自助商店买了些玩具后,回到了宿舍,差不多已经凌晨四点了。

明天还得去看看还有些啥比较好的兼职做做,看看有没有比今天那些更赚钱的。今天挺着大半肚子精液睡觉,到明天这大半肚子精液应该可以变成圣水吧,当然子宫自己也要产圣水, 我拿出一个跳蛋,用筷子慢慢顶入,直到有一小部分进入子宫,接触到圣水为止,因为子宫跳蛋也是个魔导产品,会自己吸收子宫的圣水,持续提供续航,圣水不断跳蛋不停,加快圣水产出。

说起来我的子宫口魔法阵改为了液体单通法阵后,并不怕固体插入,此时跳蛋塞入子宫也是可以取出来的,但取出来似乎很麻烦就是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