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ミミナ!

大场云奈烟
Latest posts by 大场云奈烟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8章,专题:vtuber

“1、2、3……呀呀呀呀……”3337不信邪的抓着红酒瓶上的木塞用力拔着,面前的桌子上放满了已经打开过了的各式各样的酒和糖浆,但唯独这一瓶木塞的红酒……因为没有准备开瓶器而不得不想尽办法的与木塞子做着斗争。

“呼……不行,拔不出来……”3337看着自己手上已经被咯出的红色凹印,甩了甩手。

“好疼好疼好疼……”木塞被牢牢地嵌在瓶口,只微微露出的一小段让手指很难牢靠的抓住,只能用力的捏住一点点的边,在这样小的接触面积上,越用力会让自己的手更疼。

手上印上的木塞边缘压出的细细的凹痕下,还有瓶口边缘的玻璃压出的更宽的印记,被用力捏的有点变形的木塞因为打滑而被指甲剐到而有些碎屑在手上。有些渐变的晶莹感的麦白色手指的底色下,即使被压出的印有些发红的黑,也难掩肌肤的底色。而上面扎眼的杂色碎屑看上去有点像是在嘲笑。

“唔……算了。”3337用左捻了捻手指上被咯出的印记,捻去上面的碎屑后开始研究起面前的一大排酒来。

木架子上唯一一个被塞上的洞里的放着一只雪克杯,也是这里唯一的调酒具,特意准备的木架上,因没有被各式调酒具填满而显得空旷。现在这空架子显得就有些没必要……即使将来会用各式调酒器具把它填满,但把唯一的调酒具放在这样的架子上摆在这里,显示出更专业的样子,总感觉调出来酒来成功率会莫名更高一些?

或许吧……但现在只有这一个雪克杯可以用……

说是一大排酒,其实酒只是平时喝的酒,只是把平时喝过的不同口味的酒都买了一些放到了一起……并没有特意准备基酒硬饮和软饮。只有一些听说是用来调酒,平时不喝的果味糖浆和利口酒。

“呃……”进入到实操阶段,3337又感觉有些无从下手,根本不知道两种酒加到一起会不会好喝,手有些不知所措的在繁杂的酒品中选着,挨个点过一遍,手放上去后又想着另一个是不是会更好的移开,然后立刻感觉这个也不错的又去看另一瓶。

“先试试最简单的好了……”3337起开了一瓶啤酒倒入了雪克杯里,加上了一点石榴糖浆后,拧上盖子抬手准备用力摇晃。

“这样摇的话会不会把啤酒的汽都摇没了???”

这样想着,3337又放下了已经抬起的手,拿起一根筷子,伸到杯子里搅拌。

“筷子上的味道会不会窜到酒里……”

嗯……好像很有可能。

于是最终选择拿了一根吸管,伸到了杯子里。

小心的一边搅拌,一边看着晶莹的红色跟随自己的搅动而散开,似乎在追逐着自己的吸管绕圈,边缘的又被甩出去,就这样逐渐均匀的混合到酒里。

最后,加上两块冰块,自己乱调的第一杯酒~完工。

“咕咚,哈~啊……”一口冰啤酒咽下,甘甜的味道被浓郁的麦芽香气推着随着在嘴里爆裂的气泡推涌喷薄而出,附着在口腔上的气泡爆裂与微微的辛辣感给被绝顶的凉意冷冻后的口腔里带来动荡的痛快与刺激,清凉的感觉在咽下后从喉咙到胃结起一层冰盖,在被酒精划过后,如同发生雪崩般垮到胃里,伴随着咽下后回甘的香气让人回味无穷。

“有点好喝唉……”

 

“嗝~”有不止一点喝多了的3337趴在桌子上,侧脸枕着自己的左臂,微醺的左脸有些发红,但得益于全都加了冰,下降的体温让3337麦黄色的脸上透着一丝丝的白,而躲在白色下面的酡红让人看起来散乱而慵懒。

“啊哈啊……嗯~”用侧脸蹭着自己的左臂,似乎是凉凉的酒水喝的有些冷,3337迷迷糊糊的向着自己略显温暖的臂弯钻,停下的继续摄入冰凉的酒液,在本就摄入的大量酒精的刺激下,3337的脸颊随着自己的摩擦逐渐变得更红,将尖尖的耳朵和脸颊一起蹭的暖洋洋的。

“该……该去睡觉了……欸嘿嘿……嗯唔……好冷啊……”一边迷迷糊糊的挥舞着手空抓着,像是又在寻找酒瓶,好像还没喝够,脸却一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蹭来蹭去,醉酒的人总是会下意识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

“哐当。”手乱晃来晃去碰倒了一瓶幸亏早已喝完的酒,但不幸的是,引起的连锁反应碰倒了数瓶酒,酒瓶直接乒乒乓乓的倒下滚落到地上。

“嗯……嗯?酒呢……酒怎么都没了……”听到混乱的声音,抬头却只看见几只倒伏的酒瓶和洒了一桌子的酒,却看不到一瓶树立着的瓶子。

“唔……”刚刚在自己胳膊上的磨蹭让原本看起来轻盈的头发显得散乱,让原本分明的粉红与孔雀蓝是发丝混乱的交杂在一起,几根发丝微微翘起,偶尔几根粘到了嘴边,在同为深色调有些麦黄色的皮肤上留下淡淡粉刷,在已经红透的脸颊上浅浅隐去。

“没了……没了……没了只好乖乖去睡觉了……”3337摇晃着站起身,往卧室踱步过去,脚边的酒瓶被踢过,发出哐啷啷的响声滚开,将更多的酒淌在了更大面积的地上。

“嗯……什么东西啊……”低下头,刚才踢过的酒瓶已经滚远了。

“算了算了……”在与墙面亲密接触的贴贴中,几分钟前还因为身体发冷而寻求温暖的3337将自己尽力的整个趴在冰凉的墙上来降温。

“好舒服……好凉快……”3337在不停扭着脸,让两侧的脸都可以均匀的受冷来降温。困倦和仅存在心底潜意识终于让3337赶在墙面将自己的胸磨平之前放开了留恋的墙而滑到了床上。

“呜呼呼嗯……”一把将被子搂过来,如章鱼一般用四肢将它抱在怀里,春天天气无常的乍暖还寒让被叠起来堆放一天的被子变得冰冷,略微湿润的空气将看不见的水分子与起携带的低温一起裹挟进被子里,抱起来感觉如同身体吸进了那带着温度的水分子般凉到心里,根本保存不下昨晚的温暖,唯有被子主人经年累月的体香。

酒精的作用已经开始慢慢凸显,传遍全身的干燥与火热随着3337吸收尽了被子的冰爽,并用自身散发出来的热量将被子也暖热后,留下来的只有自己发烫的身体了。

被酒精加快的代谢让缺水的身体毛孔关闭,而酒精带来的热量却又让人感到燥热,却无法释放出来的感觉让人燥郁而不安,但被麻痹的大脑又感觉疲惫与困倦。

在昏昏沉沉之中,3337一边扭动着身体,混乱的尝试脱下衣服。被衣服包裹,热量散发不出去的灼烧感,和被蹭乱的衣服紧紧绷在身上,在身体活动时兜紧带来了酸累。昏昏沉沉的完全不在思考的大脑又在寻找着最后给她带来凉快的东西,但被子已经被暖热了,只能旋转着被子,尝试找到还没被自己温暖过的地方。

大脑里的困倦与身体的疲惫在拉着她入睡,而全身的灼热又抓着她不让她睡去,身体想脱下衣服来变得轻松和凉快,但身体每一丝的移动又会感觉让好不容易深入了一点的睡眠清醒过来,堪称煎熬的感觉让3337喉咙里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

“嗯唔……嗯……啊唔……哈啊……啊……”

衣服被随意的从身上扯下,杂乱的散落在床上,就连内裤也被脱下,似乎薄薄的一层布料都如同会发热的暖宝宝一般。

全身的皮肤已经被躁热和被酒精刺激而扩张的血管染上了一层红色,原本麦黄色的皮肤在火热的红色下变浅,整个人如同被煮熟后剥掉壳的虾般,干燥的皮肤却让身体比抹上任何润滑粉都顺滑,头发与皮肤接触直接滑落,盖在背后,被被子和高耸起来的乳房夹在之间,而被自己蹭的有些杂乱的头发划过身体让人感觉有些毛毛躁躁,盖在身上的部分也让人感觉瘙痒。就连身下私处的毛也因干燥而翘起。

但现在的3337完全产生不了任何的性欲……倒不如说,即使有,现在也被这燃遍全身的烦躁而压制。不过因大量的酒精而使得下身有些充血,但却因为酒精的麻醉而让身体感受有些迟钝,与柔软的被褥摩擦和肌肉用力而对下身的压迫产生的快感,和欲望一起,被掩盖在了那恼人的灼热里。

身体与床单的接触让3337追求凉爽的本能似乎发现了新的来源,在床上滚动着寻找凉爽的部分,抱着被子滚动身体时,当面朝下时那种不牢靠的轻飘飘感让人清醒,而继续偏转身体再躺下的时脚踏实地的安心感又让人大脑混沌。而身体之前被盖在衣服下的部分也开始与尚未暖热的部分接触,3337更加用力的抱紧被子,准备不放过被子里任何一丝丝的凉爽,将它们榨取出来。

其实头发接触身体的部分并不让人感觉烦躁,只是难以入睡的煎熬让每一丝的感觉都被放大,成为睡不着的理由,没有关掉的客厅灯从门里投入到房间的一片光亮映在闭着的眼睛上,在大脑里也似若巨大的探照灯照在眼里一般的明亮。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唉呀……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3337发出一连串在减轻难受感的叫声,但在那可爱的甜腻腻的声线加持下,总让人感觉有些欲罢不能。

在这煎熬的翻来覆去中,被酒精加速的新陈代谢让3337感受到了尿意。

这个……不解决一下的话,是真的继续睡不下去的。

3337拖着全裸着的轻飘飘身躯,混乱的大脑下已经无所谓羞耻,亦或是酒精麻痹的大脑,让拘谨的功能关闭,行为变得大胆。

不得已,3337起身去上厕所,迷迷糊糊的大脑中计划着顺道去关掉灯,并喝点水。

坐在马桶上,释放的感觉让3337终于感觉轻松了一点,在非完全放松的姿势……也就是躺着的状态下,大脑终于也清醒了一些,不那么困倦了。

可身上那如同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的炙热灼烧感却是一直在,尽管全裸着在这寒冷的空气已经让身体从心底里开始有些发抖,但手放在皮肤上的感觉依旧很烫。

新陈代谢排出的不只是水,还有部分的酒精,这让3337感觉好了不少。

出了厕所,去倒了一杯凉水,痛快的灌下去,但口渴的感觉依旧没有缓解,只好倒了更多的水往肚子里灌着。

清醒了的3337,在喝饱了后,终于看清了客厅里被自己弄出的惨剧。

几个喝净的酒瓶倒在地上,滚落的四处都是,与几个易拉罐一起……3337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喝那么多而没有把自己撑死,而有几个尚未喝完的瓶子的倾倒让桌面和地面上都淌着晶莹的酒,整个屋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香与各种口味交杂的甘甜。

“啊……收拾一下吧……”

赤脚踩在躺满酒的地板上,酒水从指缝里沾满整个脚的感觉,将冰凉的地板的冷气传满整个身体,给燥热的身体连同大脑一起逐渐降温,让3337越来越清醒。

大概是已经在完全清醒前酒已经全裸活动一段时间,身体已经熟悉了空气随身体移动划过私处的感觉,3337忽略着自己全裸的身体,弯腰拾着地上的酒瓶,跪坐在地上用抹布擦着地板。

胳膊支在地上时,胸前垂在身下的两团浑圆而饱满的双峰和峰顶那傲人的一点,随着在地面上推动抹布而和头发一起摇晃,后背从躲在头发间若隐若现微微突起的肩胛骨,到脊背因用力而让丰润的后背,肌肤下的肌肉偶尔流露出来的一丝力量感的坚毅,然后立刻就消失不见,变回那份柔软可爱,到弯下去的紧致坚实的腰肢,到最后那因为俯身而翘起的屁股,形成的一道诱惑的曲线。还有两腿之间,有些张扬着散开的阴毛,躲在身下的阴影中,丝丝的遮掩留下纷乱的阴影,让人一眼看不清却又充满着诱惑。

随着那燥热感消退,伴随着刚才痛饮下的数杯水,身上那扎眼的赤红逐渐被润红,在身上随着收拾东西而出的汗变浅,返回那麦黄色的晶莹润泽。

全然不顾自己身体全裸着收拾这有些狼藉的客厅,俯身之间露出的香艳诱人,但却忙于收拾而全然不顾,那似乎习惯而对羞耻全然不在乎,而肆意展现着身体的样子,却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那普通坦然的样子总有些在吸引着人想要去猥亵一下,打破这份淡然后流露出的那份柔弱和害羞的样子与其激起的善面保护欲和恶面侵犯欲,不管多少次都是那么诱人。

不过好在,屋子里只有3337一个人。

但不幸的是,沾满液体的瓷砖地面,滑的超乎你的想象。

“呀!”“砰。”

就在3337站起身时,脚下本就沾满了酒水润滑,起身时的不均匀用力让她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疼疼疼疼疼疼疼……”3337扶额躺在地上,好在酒瓶都已经收了起来,没有摔倒砸在酒瓶上造成过大的伤害。

与地面的亲密接触使地面上的酒味闻起来更加浓郁,各种甜腻腻美味都被微微有些酸涩的辛辣味掩盖,充斥鼻腔的感觉让人感觉有些窒息。

尽管整个后背都贴在冰冷的地板上,但在之前干燥的灼热刚刚褪去,现在也满身香汗的情况下,给身体降降温倒也感觉很舒服,身上的肌肉开始一寸寸的慢慢放松,微微抬起的头也轻轻的安稳放在了地板上。

屋顶上的灯光直照在躺平的娇躯上,身上的温度褪去以后,积聚在小腹里,一直被掩盖的小小欲火的影响也开始逐渐浮现,因饮酒而干燥的小穴因为补充的水分又开始湿润。

皮肤因出汗而变得湿润娇嫩。平躺在地上,胸前高耸的双峰微微摊开,看起来丰润而饱满,乳头被欲望驱使着开始昂起了头,在灯光下闪着樱红的光,和平坦的小腹一起随着呼吸而起伏着,在空气中微微晃动。两腿已经屈从于欲望而微微有些开始夹紧,大腿根部已经在夹紧的腿部肌肉中挤成一团,随着不自觉但已熟练的律动,膝盖被随着顶在一起,在膝盖以上部分的大腿上半段,似乎每一点肌肤的贴紧摩擦都会产生快感来满足欲望一般的用力夹紧,又好像微微张开一点就会被发现在做羞羞的事情而无地自容般用力遮住私处。只有小腿为了方便大腿的夹紧而做出妥协的分开,和被牵带着随着用力而无意识翘起的脚。

但身体因为酒精的麻痹而有些感受迟钝下,平时在欲望种轻轻触碰就能如风卷海水般产生的浪花并没有出现,只是微微的瘙痒和对幽谷深渊中呐喊产生的回声般的快感空旷而虚无,神经就像绷紧的线有人舞了一下,只一个回弹又回归平静。

3337无言的用手臂遮在眼上,直射而下的灯光即使闭着眼也有些晃眼,而这种宛如在聚光灯下做H事情的感觉……也会让人有些羞耻,即使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3337并没有想要在这里做下去,毕竟这是在客厅……即使没人来,在作用上也是招待客人的地方,而不是什么像卧室这种相对更为私密的空间。尽管心里在做着挣扎,催促着自己起身,脑子里一直想的也是应该赶紧起身,即使不继续擦地板,也应该回卧室去。但那轻的如虚幻一般的让神经随着身体微微律动的空灵难以抓住的快感,只能让身体在发热,在发痒,想要用什么包裹全身的依赖,完全体会不到平时的放松而满足。

越是这样,3337越难以控制的在更加卖力的夹着腿,似乎在期望着下一次传来的就是那熟悉的温暖全身而激烈到让人会短暂失神、指关节脱力酥软的神经振荡,却像一个赌徒般愈战愈强,微微开始挺起腰,随着夹腿时用力的律动微微虚扬着下身。

终于,3337放弃了回床上的念头,搭在额头的左手伸到了两腿之间,张已经有些酸软的腿抚在了大腿根部,又重新夹紧双腿。右臂压紧自己的右胸后将手放在了左胸上,一把抓进手里。

将手指嵌入到阴唇之间柔嫩的耻肉里,将手掌根部按在阴蒂上,手上那湿润的感觉不禁让3337脸上一红,更加用力的将右臂按在胸前。

随着左手手指开始在私处抽动揉弄,3337用右手同时开始在自己的胸上揉捏,不时的用手指在自己的乳房上逗弄,手心里传来饱满的柔软在满足身体那透着欲火的虚无缥缈瘙痒的同时,也在诉说着这对摄人心魄的熬人双峰的美妙,手指随着用力抓紧而嵌入其中,又随着手指的松开而复原,被手推着赶向一边后又原封不动的流动回来。

“哈啊……啊……嗯……呼……”尽管那感觉还是有些虚幻,但终归是从海浪变作洪水,连在一起了,持续不断的、有些像将手持重物敲击坚硬物传来的冲击的温柔化,在震荡翻滚着3337身上的细胞。但这却更让人难以满足,似乎只有四肢的指间部分被一阵阵推来的酥软释去了力量,但身体却远远没有被满足。

不甘心的3337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但是这一切的问题出在酒精的麻醉,而不是更加的用力能解决的。

“哈……嗯唔……”这种感觉过于温柔而让3337感觉完全能靠意志里闭上嘴忍住而不发出一丝的声音,但这是没必要的,如果说这样叫出来似乎能让这样的高潮和平时的高潮有那么一点点相似的话,叫出来也是值得的。

但是,3337完全不想酒这样高潮,这样的过程本就让人难以满足,就这样高潮绝顶的话,那这样的身体不还是会一直沉浸在欲火中煎熬么。

没办法,3337控制着自己的手,在每次临近高潮时停下来,享受片刻那本就削弱了的高潮的弱化版,通过不断品尝那高潮边缘流露出的一丝丝高潮的甜美来满足小腹处那被积压着的幽怨欲火。随后张开双腿,拿起手,在那临近高潮的快感消退后,再一次开始下次的耕耘。

随着3337在自己身上努力的耕耘,身上开始浮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胳膊与乳房紧紧压紧的地方,和夹紧的双腿间已经有汗滴从其间流出,划过身体汇聚在身下那交杂着酒液和汗水,或许还有些许私处流出的爱液中。

那高潮边缘的独特甜美和勾人让3337有些沉迷,更重要的是随着一次次的邻近绝顶,她越来越感觉到像平时高潮时的放松与满足,3337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自己身上耕耘了多久,时间让酒精对神经的麻醉已经消退。而同时自己也被这如长跑马拉松一般的自慰弄得筋疲力竭,手和夹紧的双腿已经有些酸痛和脱力,随着变换姿势开始只有手指在揉弄下身。而身上的汗水,也如同在盛夏跑完马拉松一般在身上横流,身下的地板上的液体已经随着变换姿势有摊开的迹象。

“哈……呼……这一次……这一次就……就去……嗯……唔……”终于,几乎在自己身上耕耘了一夜的3337终于迎来了高潮。

熟悉的如同滔天洪水在神经中翻涌的激烈刺激胀的酸痛感,四肢都已经再也没有力气挪动,身体因高潮的冲击而弓起的尝试因为腰腿的酸痛而放弃,任由双腿张开,从下身向外有些淫乱的流淌着爱液。

潮红的脸上,已经被汗水浸泡的有些晶莹,3337感觉自己呼出的气中都已经带上了高温水蒸气凝结成的小水滴,尽管只是临近高潮,但堪堪一整夜的临近高潮也有些太顶了……

强撑着身体坐起,头发凌乱的粘在脸颊、脖子、肩膀、后背,如同刚刚整完桑拿一般一身的汗水随着坐起从身上各处流淌而下。3337将身体倚在桌子上,高潮快感的冲击和一夜没睡的困倦还有耕耘的疲惫让3337有些失神,大脑混乱精神涣散,盯着窗外已经有些开始泛亮的天空,全然不顾粘在眼角的发丝有没有遮挡住她的视线,毕竟,自己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终于,体力稍稍有些恢复的3337撑着桌子起身,揉着太阳穴集中了一下精神。走到浴室,将自己放进浴缸里,打开淋浴蓬头,让撒下来的水冲洗自己的身体,无力搓澡的3337选择静静的等待水一点点放满浸泡自己,或许会睡着,但无所谓了……

看着冲到膝盖上的水滑落,3337心里唯一想到的是:

以后再也不敢喝这么多酒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ミミミナ!》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