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任务(2)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第二天一大早,诗诗便穿着修身牛仔裤和白色圆领T恤,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脚踩着昨晚的红色细高跟,找到了三K路一号(虽然是初夏,诗诗又不是约会,当然不会穿着裙子+深V上衣去了,不过即使这样的穿戴,前凸后翘的好身材依然把街上的路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只是缠在细腰间的贞操带让诗诗很不好受,昨晚睡觉时,诗诗的小淫穴就又开始痒起来,可诗诗又没办法满足自己,只能任由淫水透过罩在小穴上的金属软网流的到处都是,早晨起来,诗诗不得不找了一片护垫,否则现在诗诗的牛仔裤一定湿了一大片了)。

 

站在三K路一号,诗诗傻眼了,这里居然是个情趣用品店!诗诗还以为是一个宾馆什么的呢。店门旁是一块巨大的橱窗玻璃,里面坐着一个真人一般的硅胶娃娃(就是那种特别昂贵的娃娃,宅男圣品,可以干羞羞事情的那种,你懂得,╮(╯▽╰)╭)。不过娃娃却没有穿着暴露的情趣内衣,而是穿着一袭一字肩的白色包臀露背礼服,看起来十分端庄雅致,。礼服的材质是蕾丝镂空的,内衬非常薄,隐约会看到娃娃翘起的粉红色乳头。不过毕竟这是个娃娃,娃娃又不会感到羞耻!

 

站在门口,诗诗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店里有一个窄窄高高的收银台,一个还蛮帅气的中年男人坐着,正看着诗诗笑:“淫荡小美女来啦?”诗诗一下羞红了脸,赶忙说:“你才变态,快给人家解开!”

 

“怎么?又想在里面放坏东西了吗?这么着急!”

 

“才不是……不舒服……”

 

“哈哈,不舒服?是想被插了吧?好吧好吧,我找找那个钥匙….”说着中年男人就起身去找钥匙了。

 

诗诗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心里不禁暗喜,心想:嘿嘿,打开了这个讨厌的贞操带,我可要甩掉高跟鞋跑掉的!

 

“哈哈,找到了!”中年男子晃了晃手里一把小小的钥匙。

 

“快给我!”诗诗一把抢过来,想要打开锁,突然意识到今天自己穿的牛仔裤,似乎不允许自己去开锁。

 

“小笨蛋,这个贞操带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小心碰了机关,那你可就不好受啦!去里面躺好,哥哥亲自给你开!”中年男子从诗诗手里拿过钥匙,又指了指一扇小门。

 

诗诗一听还有机关,吓得也不敢乱动,乖乖的进了小门。中年男人随后在大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也进来了。小门里堆满了货物的箱子,只在一角放了一台奇怪的椅子(大家应该能猜到是什么椅子吧?)。完全蒙了头的诗诗,躺在椅子上,两只脚被中年男人抬起放在两个支架上,随后用软扣扣紧,又向两边一推。诗诗就变成了一个上半身半躺,两腿高抬并且大大分开的样子,如果诗诗没有穿牛仔裤和贞操带,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完美的性爱玩具,除了被插和呻吟,没有一点办法。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只是帮我开贞操带么……这样好羞…..”诗诗有点后悔这么草率的听信这个男人的话,可是每当她听到这个男人说话,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容易去做,难道被催眠了……

 

“当然是帮你开锁啦!难道还需要我提供些别的特别服务?”男人色色的,同时又熟练的把诗诗的两个手腕固定在了座椅两侧的扶手上,“你太容易乱动了,会影响开锁的。”

 

“我…我…乖乖的,你不要伤害我….”诗诗倒不怕被强奸,因为对方也蛮帅的,但是诗诗怕死啊……

 

“放心啦,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男人找出了一把剪刀,顺着诗诗的牛仔裤便剪了上去。吓得诗诗花枝乱颤,“你…你干什么啦!”

 

“哎呀,你很烦诶,我在帮你开贞操带诶,不把裤子弄掉,怎么行?”男人一边说,一边裁剪另一条裤腿。

 

“我这个可以脱掉呀!”

 

“脱掉?刚才我让你脱,你肯定会骂我流氓的。”说着,诗诗的内裤也变成了碎布片。

 

“你….你….歪理!”诗诗感觉仿佛自己还做错事了一般,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能推责任。

 

“好啦,好啦”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剪掉的裤子碎片从诗诗屁股底下拽出来,诗诗一双光洁的长腿上只剩下那对红色的细高跟鞋了,小穴处被细细的贞操带缠绕着,泛着淫靡性感的光泽。“哎呀,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水!”男人用夸张的语气刺激着诗诗,诗诗的脸顿时红了一片。“上衣也不要了吧,刚才不小心剪了一个口子,你也不会喜欢穿了,以后赔你喔!我是处女做的,看着破了口子的衣服,心里不舒服诶。”男人用跟诗诗商量中午吃什么一样的语气,却毫无商量余地的剪掉了诗诗的上衣和胸罩。

 

“不不不要啊!!!”诗诗看到专门为了保护自己安全的衣裤,现在竟然轻而易举的被剥离了自己的身体,并且看样子再也穿不到身上了,心里不免有些惊慌。

 

“你…你要强奸我么?”

 

“说什么呢?我像那么随便的人嘛?我就是不喜欢别人穿破了的衣服诶….咦?淫荡女,如果我替你解开贞操带,你出去会不会告我强奸呢?”

 

“不会不会,快帮我解开吧….”诗诗生怕有什么变故,经过刚才自己衣服被剪成碎片的刺激,诗诗又开始分泌爱液了。诗诗自己都弄不清楚是自己太淫荡呢,还是因为这个男人太会挑逗自己的欲望。

 

“要不这样吧,你完成我给你布置的一个挑战,以表示你的诚心,挑战成功,我再替你解开!”

 

“那不成功呢….?”诗诗有个预感,这不会是个什么正常挑战,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就很不正常。

 

“哈,最好成功,否则就只有惩罚了噢!”男人说的很轻松,“噢,对了,好像好久都没人能完成这个挑战了,你要加油噢!”

 

“好久没有?你究竟……”

 

“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都是一些爱玩的女孩子啦,哈哈,那真是美好的回忆呀!对了,以后叫我王叔叔就可以了。”说着,王叔叔就把诗诗的上半身由半躺放倒成为平躺,同时又把屁股太高了一些。诗诗这下完全看不到这个王叔究竟会做些什么了。

 

“不要害怕,一点都不危险,你只要能够坚持二十分钟就可以了哦!”说着,王叔把一家安装着一根假阳具的电动抽插机推到了诗诗小穴的位置,又在这个有五厘米粗,二十厘米长的粗大阳具上涂了厚厚一层润滑剂,随后,解开了诗诗罩在小穴上的贞操带。解开时,带子在诗诗的屁眼和小穴上掠过,诗诗被这突如其来的瘙痒下了一跳,不仅呻吟了一声,还以为王叔叔正帮她脱贞操带呢。不过她哪里知道,更大的刺激还在后面。

 

“你只要坚持二十分钟不要停止,就算你成功!嘿嘿”王叔趁其不备的把大阳具插进了诗诗那如细缝一般的嫩穴,并且一插到底,涂满润滑剂的大阳具没有丝毫阻碍的就劈开了娇嫩的小穴,直撞诗诗的花心。

 

“啊….啊啊….好痛…..呜….好胀,这是什么啊….”虽然诗诗心里很清楚小穴里插入了什么,可是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她忍不住装了一把小纯洁。而且,这个东西比她以前那个小前男友的实在大太多了,刚刚进入她身体里那种裂开般的疼痛,在一瞬间就变成了满涨的充实感,充满肉感而且挺拔的假阳具配合着滑滑的润滑液,比她那个跳蛋舒服多了,让诗诗顿时体会到了久违的满足。现在的诗诗只想着让这大家伙快快运动起来,“好像让它操我啊!!!”诗诗心里默想着,同时却又让诗诗担心起来,不知道自己娇嫩的小穴能不能承受起这样的抽插,而且要插二十分钟。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咦?”王叔看着并没有完全插入进去的阳具说,“小美女,你的阴道可真浅,还不到十五公分呢,这个深度,随便一个男人,不不,哪怕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也能轻松插到你身体的最深处呢!哈哈,不知道被小孩子插你会怎么样呢?”

 

“你好坏….不许这么说我,啊….”诗诗第一次听一个男人这样评价自己的私密处,感觉好害羞,却有点刺激。不过王叔可不管这些,顺手打开了开关,又迅速关掉,调试了一下机器,巨大的阳具听话的从诗诗裂缝般的小穴中抽了出来,没有持续半秒钟,又狠狠的插了进去,只是这次没用那么猛烈的撞击诗诗的花心。

 

“恩,运转正常噢!那我就要开始了,小美女,让叔叔看看你究竟有多么淫荡吧!”王叔话音刚落,便打开了机器的开关,“小美女的嫩穴不能太折磨,还是开最慢吧,一分钟一百次!恩,好啦,二十分钟噢。”

 

诗诗有点弄不明白王叔后面的话,因为大阳具开始抽插的时候,诗诗的大脑就已经一片空白了。大阳具抽插不太像男人那样,它每次都会冲进诗诗小穴的深处,之后又会完全抽出,再重新顶开诗诗两片嫩嫩小小的阴唇,冲进小穴深处,如此往复。这样的刺激是诗诗根本无法忍受的。

 

“啊,啊….怎么会这样,每次都拔出去,不要…不要…啊…快插,不要,不要全拔出去,插我…插我…”

 

每一次的抽插就仿佛一次全新的开始,如果诗诗被这样一下一下抽插的话,那种在空虚和充实之间的徘徊,会慢慢勾起诗诗的浴火,却又不会迅速给她高潮,可是这次是一分钟一百次的频率,几乎一秒钟就有两次抽插!诗诗的小穴就这样被高频率的充实的瞬间又被完全拔出,再被完全插满,只有五分钟,本来还有理智的诗诗,已经被欲望死死控制住了。

 

“啊啊啊……啊…要死了…好大…好快啊….不要…我要死了,我的小穴好胀…不要停啊,要要…我要…啊,我要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呜….噢…”一阵快感潮水般的从小穴中迸发开来,随着高频抽插的假阳具开始迅速向诗诗的身体各处蔓延起来,诗诗雪白的脚趾紧紧的向内蜷缩,两条纤细的长腿也不由自主的想并拢,可惜被死死固定起来,只能做着范围很小的挣扎,小手也因为被固定,只能攥的紧紧的,在拘束带的范围内来回晃动。诗诗的身体迎来了第一次强烈的高潮,不受控制般扭动的身体和两个球状摇动的乳房都透出一股好看的潮红色,让诗诗双眼紧闭,朱唇微启,看起来仿佛是天仙下凡,却有着魔鬼一样的身材和淫荡。

 

“成绩还行呀,我还以为你要三分钟就会高潮呢!不过还有十五分钟噢”王叔边说,边给抽插中的阳具又上了些润滑剂。

 

“你…坏…我会被插坏的…哦…好爽…哦…哦…又来了,不要啊…啊…啊…啊啊…”经历了一次高潮的身体还沉浸在巨大的满足感里,同时带走了诗诗很多的体力,有些虚弱的诗诗好想稍稍休息一下,可是毫无情感也不知疲倦的机器阳具却忠诚的完成着王叔的设定——一分钟一百次,坚定而又有力的继续抽插着眼前这个在高潮性欲面前完全溃败的少女。高潮过的身体无比的敏感,轻微的碰触都会让诗诗呻吟不已,而现在却依然是不变的大力抽插,那种不适感让诗诗拼命的想合拢双腿或者扭动身躯躲开这个令人害怕的机器,可是只过了十几秒钟,这种不适感突然变成了另一种快感,并且比刚才更为凶猛,机器阳具像疯了一样的抽插诗诗的小穴,小穴中的白浆也从阳具和阴道壁之间的缝隙中挤了出来又堆积在诗诗无毛的阴部,而且越堆越多。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啊…啊…不要啊,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啊…啊….我受不了了…放开…放开…呜呜呜,我要…啊…我又要来了啊….啊…..”从来没有过这样被强制连续高潮的诗诗,心里又惊又怕,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居然有这样强的耐受力,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么….突然从子宫中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阴道也开始更有力的收缩,伴随着有一阵巨大的快感,诗诗的阴道仿佛不再受控制,转而变成了只为收集快感的工具,不断把机器阳具对自己的猛烈冲撞转化成高潮,很快子宫最深处积攒起来的淫水疯狂的涌了出来,同时刺激的诗诗眼前变成了一片绚烂的色块,仿佛浑身开满了花朵,诗诗的细腰无意识的不断向上抬高,迎合着机器阳具,嘴里发出细微的“啊…啊…”声,下身的小穴虽然光滑的没有一根毛,却也被阳具带出的白浆弄的泥泞不堪,而且还一小股一小股的喷着透明略有粘稠的液体。诗诗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残存的意识还让她有些羞耻感,居然潮吹了…

 

诗诗只有过一次潮吹的经历,那是一次在大学语文课上,诗诗穿着及膝的连衣裙,坐在最后一排,很清纯的样子,但是她却没有穿内裤,不过好在裙子很正常,不短也不透明,周围的同学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可是诗诗的身体里却蠕动着一条十二公分长直径三公分的假阳具,阳具一边有一个吸盘,死死的吸在座椅上,虽然并不是夸张的长,但却是整根插入在诗诗的身体里。本来诗诗只是想开个轻微的震动,可是却一没留神失手掉在了前排椅子地下,前排的同学大概是以为踩到了个打火机什么的,不以为然的远远的踢开了,却不想把这根假阳具开到了最大档,诗诗的阴道内顿时像钻进一条蛇一样被疯狂的搅动起来,诗诗既不敢站起来,也关不掉小穴里的假阳具,更不敢发出声响,可是身体却诚实的被这根阳具挑逗起来,并完成了三次高潮,诗诗整整忍了三十多分钟,才等到教室同学走完,诗诗整个人都虚脱了,汗水浸湿了连衣裙,而她的座位上已经湿了一大片,还有些流到一椅子边缘滴滴答答的淌了一地。

 

“这么快就潮吹了…那可不好办了…这样很难坚持二十分钟噢!十分钟到了该换挡了啊!”王叔又给机器阳具加了些润滑剂,并把抽插的频率调成一分钟二百次!

 

“我…我要死掉了…好爽…爽死…不行了…停下来吧…让我休息一下,我要不行…啊…啊…怎么又…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啊….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停下来,我坚持不住了,我会死掉的…”几乎是一秒钟抽插四次的超高频率,让高潮两次潮吹一次的诗诗再也坚持不住了,同时消耗掉大量的体力,诗诗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有小穴依旧被动的承受着强大的抽插,本来细小粉嫩的小阴唇也被反复强力的抽插带出外翻在外面,随着机器阳具的来回抽插一颤一颤,还不是有一股一股的淫水混合着白浆滴在地上,弄湿了一大片。

 

“不到二十分钟,这个机器可关不掉噢!”王叔邪邪的笑着,就一个明明知道诗诗会被操成这样,还要继续看下去的恶魔一样。

 

“啊啊…啊…啊…我会死掉的,啊…啊…”诗诗脑袋里一阵空白,就仿佛一根线终于被绷断了一样,昏死过去了。可是机器阳具依然在猛烈抽插了十分钟后,才停了下来。王叔并没有把诗诗解下来,而是有些残忍的把一枚银白色的跳蛋塞进了诗诗的肉洞里,还用手指使劲向更深处送了送,昏死过去的诗诗小口微张“啊”的呻吟了一下,随后又把贞操带再次扣在了诗诗被蹂躏的红肿的小穴上。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7+

《无尽的任务(2)》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