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混乱 见习术士的新开始

这是平常而又普通的深夜,但是我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身体也无法移动,手心里满是湿漉漉的感觉,整个下半身仿佛麻痹了一样,锋利的小刀明晃晃的插在我的肚子上,嘴里满是泡沫和血液,我无法呼吸,只能听见四周惊恐的呼喊声和尖叫声,眼睛也变得开始模糊了起来,手也要抬不起来了,啊,怎么会这样,明明刚刚完美的结束了在漫展的最后一天,第一次在众人面前穿起了小裙子,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的手伸向了刚刚护住的女孩,明明自己也是那么的瘦小,却主动的为人挡了一刀,逞英雄什么的,似乎不太适合自己。

刚刚那个被护住的女生慢慢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的身上仿佛发着粉色的奇怪光芒,身上缠绕着紫色的瘴气,一双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睛正对着自己,轻轻的抚上了我的眼睛:“别怕……睡吧……”

我闭上了双眼,身体好冷,越来越冷,越冷,冷……

 

“好冷啊!”从噩梦中惊醒,我摸了摸脸,全是汗,又回想起了那一晚上,明明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却穿越到了异世界。不过穿越过程中那刺骨的寒冷,依旧让我难以忘记,哪怕想起来也会后背发凉。

“伟大的冰之加护现身至吾所求之处。冷静的冰霜之寒在此呈现。“手里多出了一个冰球,穿越到了异世界的我,没有获得什么系统,没有获得什么金手指,有的,仅仅是略高于普通人的冰系魔法天赋。

折好被子,用冰冷的清水洗了洗脸,因为冰系天赋的原因,哪怕是最简单的水系技能,也会附带一点冰冷的感觉,好在自己的天赋也让自己略微的比别人耐寒,不至于冻死自己。

整理好了房间,我翻开了书桌上的魔法书,这本魔法书伴随着我穿越到这之后就带在了我的身上,连带着这间房间和一根法杖,这就是我的所有东西了。

魔法书里面的内容错综复杂,后面的几页根本不是人类可以看懂的东西,我怀疑哪天我能看懂的话,自己的SAN肯定已经归0了,放弃胡思乱想,我拿起了魔法书打开了标注着标签的一页,前几天一次赏金任务中,我正在施法准备释放技能,几个哥布林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体能可能比女生还差的我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好在同行的骑士反应很快,一剑挡在了我的背后,不然我现在背上估计就得有两道疤痕了,所以,我也开始研究起魔法书里的召唤物魔法,这些强大的召唤物可以进攻也可以防守,只需要简单的命令就可以和宠物一样执行你的命令,除了需要付出每天的魔力供给以外,基本没有任何副作用,大部分高级法师也都会一两个召唤物技能以防万一,但是自己只是个见习法师,其他见习法师可能还在学校里面进修,而自己因为贫穷,只能在探险者工会接任务苟活。碎碎念的同时,我按照魔法书上的指示绘画着魔法阵,这个魔法阵的难度很高,不过以我的水平应该可以勉强试试,反正没成功也就是浪费一点魔力和时间,奇怪的法阵在地上被慢慢用粉笔刻画出来,接着我拿出了一整圈的蜡烛,不知道为什么需要那么多的蜡烛,但是书上是这样写的,接着用法术召唤出了一堆冰球,摆在了法阵的中间,慢慢而且小心的朝着魔法阵里注入魔力,注入的魔力必须稳定而且连续,不一会儿我的头顶就汗水淋漓,保持魔力注入稳定和连续的最好办法就是加大魔力的流量,而我那贫弱的魔力储备现在就显得很难受,只能牺牲一点体力来换取稳定的魔力,好在魔法阵已经被完全的催化成功,接着我开始念起了咒语。

“伟大的冰之王者现身至孤所求之处。孤独的冰霜之主在此呈现。”

魔法阵发出了一阵阵的寒气,同时迸发出了蓝色的光芒,整个房间内的温度开始迅速的降低,逐渐所以东西都蒙上了一层冰霜,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然而仅存的魔力只能让我勉强用冰墙阻挡寒气的侵蚀,还好剩余了一丝的魔力,让我不需要直面那股寒气,然而这股寒流还是让我想起了死亡的寒冷,以至于我闭上了双眼。

过了许久,等到我再次睁开眼,房间已经变成了一整个冰雕,好在我这个只有一层的石头房子也没有什么贵重物品,但是显然,召唤冰雪之灵的法术失败了,魔法阵中间并没有出现巨大的能量精灵,而是不知道什么肉色的东西。

走到了那一堆东西边上,付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和女生皮肤一样细腻的质感,让我产生了疑虑,自己到底是怎么召唤出这种奇怪东西的,接着试着用了一下鉴定魔法,然后我就被吓到了。

这件“物品”拥有堪比魔法学院校长那根法杖的法术强度,本身还能储存大量的魔力,是名副其实的传说级装备,哪怕是卖掉都能换取一整个城市的财富。于是我拿起了这东西,发现这是一张女性的皮囊,摸起来的手感就好像女生的皮肤一样,仔细闻闻还能有一丝丝的体香味。而鉴定魔法还显示出,这是一个伪装型的道具,可以替换人的体型和样貌。

获得神装之后自然是得体验一番,皮的开口在背后,里面摸起来十分的丝滑,手在里面抚摸也毫无阻力,于是我坐在了变成冰雕的床上,抬起下半身把双脚慢慢的深入到皮里面,皮物就和有滑石粉一样光滑,毫无阻力的就套住了双脚,仔细看,这个皮的腿似乎比我自己原本的腿更细更长,不知道的怎么样做到这样的视觉效果的,大概是错觉吧。

我没有太在意,继续把皮物套在了身上,皮碰到皮肤后就好像有弹力一样包裹住了身体,轻柔的包裹感异常的舒适,以至于我的动作也快了几分,把手伸进皮物的袖子里,原本因为大量的魔法训练而略生粗糙的手变得光滑又细腻,这种感觉甚至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回到了以前那起床后用十几种化妆包识图把自己打扮成女生的时候。最后,整个身体都被皮物包裹,而接下来只剩下了头部,然而当我拿起头部的皮之后才发现,里面居然有三根宛如乳胶一样的软管,摸起来弹弹的,显然这三根软管要塞进嘴巴和鼻子里面才能穿上,犹豫了半分,想到这件皮物那夸张的属性,我依旧放弃了怀疑,把头套一样的皮慢慢的送到了面前,轻轻的张开嘴巴,把软管用手送进嘴里,然后把鼻管轻柔的塞入鼻腔之中,再把整个皮物的面部扣到了脸上,鼻管和口管堵住了呼吸,接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在了我的眼睛上,看不见的我一睁开眼睛,就感觉有异物深入了眼眶,而我想再闭上已经做不到了,眼眶被什么东西完全的撑开,接着嘴里和鼻腔里面的管道开始膨胀,我害怕的开始想脱下皮物,却发现之前背后的缝隙不知何时已经封闭了起来,手无论怎么摸都摸不到开口,接着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整个双肺就好像要起火了一样,而且什么都看不见,也因为站在地上而不敢随便的移动。就在我要晕过去的时候,冰凉的氧气重新进入了肺部,眼前也重新有了光线,镜子里,是蓝色的眼睛和黑色的秀发,过于漂亮的面容以至于我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我自己,同时,眼前的视觉有一点发蓝,而用鼻子呼吸的时候也有一点阻滞的感觉,我张开嘴巴,牙齿和舌头一应俱全,但是却感觉不是自己的嘴巴,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身体就是我自己,又不是我自己一样,同时,背后存在的小缝隙也被自己摸到了,在脖子后有一处凹痕,手指伸进去后可以摸到里面的皮肤,那种手感上的差距不会有任何的差错,不过要拉开这个凹陷就显得很麻烦了,手指得很用力的伸进去把皮物和皮肤之间弄出缝隙才能脱开,不然皮物就和带着胶水一样粘在皮肤之上。就在我纠结要不要脱掉的时候,熄灭的魔法阵再一次有了反应,之前被冰霜吹灭的蜡烛再次点燃,边上的冰霜和房间内萦绕着的寒气被法阵一股脑的吸了进去,接着法阵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衣服慢慢的落在了地上。先是用鉴定魔法检查了一下,同样是堪称传说级别的装备。

拿起了那套衣服,说是衣服可能有点不太对劲,准确的说是一套极度暴露的堪比比基尼的衣服,白色花瓣一样的图案相互链接,形成了宛如情趣内衣一样的造型,更糟糕是下体的位置,粗壮的假阳具和波浪形的纤细管道,我回想起了之前在漫展遇到的一个乳胶KIG女生,浑身漆黑的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双腿不停的颤抖着同时腿上挂着的尿袋在不停的变重,嘴里还喘着粗气的呼吸声,等到她被自己送回酒店的时候,乳胶衣里面那股淫靡的气味自己永生难忘,摸了摸自己的下体,光是想想就觉得兴奋,我到这时候才发现,这个皮物居然有真正的女性器官,手指轻微的触碰,阴蒂甚至还会略微的颤抖,起了兴奋劲的我完全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器官的问题,以及自己一个男性,为什么下半身皮物却看不到某个部位的凸起,反正,我兴奋的拿起了衣服,略微湿润的下体仿佛有了准备一样变得红润起来,一只手提着衣服,另一只手引导着前面的尿道塞进入我的体内,用手慢慢的把长长的柔软尿道塞塞入,当尿道塞完全拉直之后,接着把手拿起了用来深入后穴的拉珠,这根拉珠看起来和冰块一样的透明,长度则难以想象,甚至可以绕着大腿盘上一圈,用纤细的手指撑开了后穴的口子,另一只手沾了沾口水,抚摸了一下第一颗拉珠的头部,拉珠慢慢的被送入后穴的洞中,这些拉珠还算纤细,对于没有开发过的后穴而言也不会显得很大,我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熟练的摇摆着屁股方便拉珠的进入,当几乎所有的拉珠进入了后穴之后,喷出的肠液已经粘湿了手指,同时也迎来了接下来最难的挑战,那就得那根粗大的假阳具,不仅仅是假阳具难以进入的问题,更是因为阳具进入的同时,其他两洞也会同时被插入,那种快感光是幻想就浑身燥热,手不自主的抖了两下,巨大的假阳具已经顶在了阴蒂上,嘴里环绕着的是不断发出的娇喘声,如此舒服,女生的小穴居然只是进入就这么的舒服,我的手力气不由得大了三分,阳具整个脑袋进入了小穴,被扩充填满的感觉如此的舒服,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屁股对着床铺,猛的坐下,阳具的脑袋直直的顶入了我的子宫,一股触电一样的快感击穿了大脑,肉眼可见小腹上产生了一个凸起,接着又平滑了下去,我则喘着粗气穿好了衣服,刚刚还有点乱糟糟的衣服变得紧绷又平整,确实异常的贴身,乳房上还有吸盘一样的东西防止脱落,整个衣服完全的粘合在皮肤之上,而下体也看不出异物插入的痕迹,股间异常的平整,我满意的拿起了剩下的白色靴子套在了脚上,那十多厘米的防水台看起来十分的高耸,不过有着以前漫展的经验,这样的高度应该不成问题,接着我又带上那宛如水晶一样透亮的白色手套,一切的着装准备完毕,我正准备到镜子面前观赏一下现在的自己,然而身上却翻起来一阵蓝光,蝴蝶一样的头饰出现在了脑袋的后面,白色的丝带项圈缠绕住了脖子,几根金属的银饰顺着项圈连到了宛如情趣内衣衣服的胸部之上,接着蓝色的蝴蝶附着在了金属饰品之上,同时刚刚的内衣上生长出了宛如蝴蝶翅膀颜色一样的灰色后裙摆,一只只蝴蝶连接这裙摆和内衣,然后高跟鞋上也生长出了白色的束腿,包裹住了大腿和小腿的大部分区域,接着蝴蝶一样的拘束袖挂在了两只手臂之上,同时蓝色的丝带从中穿过,让我变成了宛如仙女一样的造型,但是,我却没有心情观赏这份美丽,插入下体的三个东西突然开始膨胀起来,同时我的头发也多出了一块蓝色的挑染,膨胀还在继续,可以感觉到刚才那些只有一两厘米粗的拉珠慢慢的变成了宛如网球一样巨大的球体,甚至开始在肠道内自主的开始来回蠕动,而插入尿道的尿道塞也是在逐渐膨胀,同时入侵到了膀胱之中,然而膀胱里面积攒的尿液却没有流出的机会,被完全的堵在里面,以至于我异常的想上洗手间,却没有办法,而小穴的情况是最惨的,巨大的东西正顶着我的子宫,我能感觉到子宫口正在被一点点的撑开,但是按照生物学而言,子宫是不可能有任何异物进入的,同时子宫口一圈也是女生最敏感的地方。

“不行,快停下!我要,啊啊啊啊啊!”子宫口被巨大的肉棒顶开,龟头一圈的凹陷完美的卡住了子宫颈,而理论上不应该有异物进入的子宫却被假阳具攻陷,软软子宫内壁包裹住了龟头,而我也因为这样的快感几乎昏厥了过去,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走到镜子边上看一下自己现在的样子,却差点滑倒在地,坐回床上抬起了鞋子一看,防水台的下面没有任何的橡胶或者牛筋之类的防滑垫,有的是宛如冰块一样坚硬又翻着珍珠一样白色的奇怪材质,坚固,光亮,又很滑。想要站起来就得保持完美的平衡,我只能扶着墙边慢慢的站了起来,同时体内的假阳具却被带动,拉扯着我的子宫口,一阵阵的快感传来,居然只是站起来都如此的舒服,我娇红着脸来到了镜子面前,又变漂亮了很多,看起来简直就是哪个王国的公主,不,比公主还要漂亮。

同时,身体里的魔力就宛如大海一样的在奔涌,从未体验过如此强大的力量,我很想马上试试看这股力量,然而在房间里面使用,自己这最后的小家很有可能当场灰飞烟灭,于是我准备去冒险者公会找一下清理魔物的任务,这样又能实验,又能赚到不少钱。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不过,看着镜子里的长相,自己这样去冒险者公会,怕不是得被那些五大三粗的雇佣兵给生吞了,于是看了看自己那破破烂烂的法师长袍,把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子上,艰难的迈起了步子,过于光滑的鞋底在石头地面上简直如履薄冰,我只能靠迈着特别小的步伐慢慢的前进,然而这样体内的肉棒则会因为双腿的舞动变得更为活泼,而后穴的拉珠似乎会因为身体的移动而蠕动,这个拉珠其实是空心的软胶圆柱,顶端会由魔力聚合成一个个小球,然后顺着管道的内部朝着体外蠕动,从而做到拉珠在被不断从后穴拉出的体感,而我每走一步,后穴都会被一颗拉珠撑开一次,小步慢慢走简直是无比的折磨,而大迈步又会导致前穴的肉棒在子宫中剧烈搅动,就这样在小步大步走之间来来回回,甚至在去到工会之前就已经高潮了四五次之多,终于熟悉的大门出现在了面前,我扶着门口的柱子走进了屋内,周围人的目光看过来让身体变得更为难受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脱掉法师袍的冲动,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接任务,看着墙面上琳琅满目的任务,我随手拿了一份清除农场野兽的任务,这种单人任务不需要和其他人合作,而且也不会有人围观。

快步离开了满是肌肉猛男的工会,身体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渴求什么一样,而且下半身一场的空虚,明明有一根很粗很长的东西插在里面,却好像还不够满一样。

来到了城外的一个农场上,在农场主那奇怪的目光下,我双手捂着胸部来到了农场的外围,这里是一片森林,据说已经有很多头牛惨遭了毒手,一到晚上森林里面就会发出惨叫声。

我自然是不怕的,多半也就是野狼野猪之类的动物,再强一点也就只是哥布林这种杂鱼,毕竟真正强大的野兽面前,损失就不仅仅是几只牛那么简单了,不过还是得小心谨慎,毕竟命只有一条。尝试着使用了几个火系魔法,手前连一丝丝反应都没有,接着试了一下木系,依旧没有反应,土系,没有,直到冰系魔法,手前才冒出了一根冰柱,接着冰柱宛如炮弹一样打了出去,直接打断了面前的一颗大树,整棵老树轰然倒塌的声音惊动了整个森林,我也愣在了原地,只是一根冰柱而已威力为什么会那么大。

接着试了试最基础的冰球术,原本同样魔力消耗情况下只有拳头大小的冰球现在宛如一只足球一样浮在空中,手轻轻一挥,音爆一样的破风声传出,被击中的石头应声碎成了两半,而冰球居然还完好无损。

兴奋的我开启了搜索魔法,果然,看似普通的森林里面多了几个人造痕迹的洞穴,必然是有哥布林出现在了森林里面,有如此的魔法威力自然得直接找麻烦上门,一边吟唱着咒语一边慢慢的走到了哥布林洞穴的前面,周围已经有好几双眼睛看着自己了,这种情况自然得毫不客气的干掉窥视的人,手指在空气中挥动,几十根冰柱在空气中被发射出去,惨叫声在耳边回荡,不过我可不打算客气,又控制着一根冰柱直直的射入了洞穴之中,然而却没有哥布林跑出来,看起来对方是想勾引自己进入这种狭小地形,不过很可惜,我可是高智商的现代人,不是无脑的异世界愣头青。手中迸发出暴风雪一样的寒气,寒冷的冰霜涌入哥布林的洞穴,哥布林很聪明,会给自己的洞穴做通风和排放的管道,可惜就是这样的习惯,让内部持续的有空气流通,而寒冷的冰霜也能毫不费劲的进入了,手心迸发出的霜雪开始越来越多,突然肚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灌入一样,我的手一停,接着体内的肉棒产生了略微的颤抖,一股炽热的热流击穿了我的子宫,当我不适的捂住肚子的同时,之前看着洞穴里的哥布林被活生生冻死的其他哥布林一拥而上,周围突然就出现了数百只的哥布林从地洞里面杀出,好家伙,看样子自己捅了哥布林窝了,之前那些失踪的牛怕不是被他们当进攻人类前准备的食物了。

来不及多想肚子里的诡异,我随手一挥,空气中瞬间漂浮出了数百把冰块凝结成的刀剑,接着一阵阵音爆身传出,刀剑们就和炮弹一样打出攻击着靠近的哥布林,同时我肚子里的肿胀感越来越强烈,这时我才意识到了,那些射入肚子的,是滚烫的精液,自己每次使用魔力后身上衣服的魔力也会减少相同的魔力,这些魔力都变成了精液射入了自己的肚子里。周围全是哥布林,攻击根本不能停下,然而肚子却越来越大,不出几分钟就从略微隆起变成了堪称怀孕的状态,我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相比大幅度使用魔法,这种被射入体内后身体那种渴求更为难受。在这样下去自然不是办法,我心一横,手里的魔力开始聚集,同时整个人慢慢漂浮到了半空中,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嘴里的咒语从歌颂冰雪女王变成了对寒冰的直接命令。

双手在半空中散开,手中聚集的魔力宛如爆炸一样朝着四周扩散开来,刚刚还包围着我的魔物一只只变成了冰雕定在了原地,而周围半径五百米内的所有东西都在一瞬间变成了冰块,接着一块巨大的冰块落到了地上,产生的强烈共振让周围的所有冰雕一瞬间碎裂开来。等到我慢慢落到了地上,周围只剩下一块巨大的空地被碎冰覆盖,我坐在冰块上捂着肚子,刚刚那一下,大量的精液注入让自己直接高潮到了现在,试图用手抠开衣服的边缘,然而衣服却和黏在了皮肤上一样一丝不动,想到可能是下体肉棒吸得太紧绷的缘故,又试着能不能脱掉胸部的衣服,结果也很明确了,依旧是纹丝不动。我开始着急的寻找能脱掉的部分,结果无论是手套还是裙摆,甚至连鞋子都无法移动丝毫,全部都和黏在了皮肤上一样,着急我又想到了之前发现的脱掉皮物的办法,手指伸到了脖子后面,却发现摸不到之前的凹陷了,然后想起了一件事情,脖子上项圈的位置,正好是之前凹陷的位置……

面对无法脱掉皮物的显示,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坐在原地发楞,然而膨胀的肚子用快感提醒着我,得想个办法排掉里面的精液。

无奈,我只能用手试着搓揉股间的空隙,隔着衣服依然能够触摸到敏感的阴蒂和阴唇,一边发出娇奢的声音一边抚摸着下体,尝试着让身体进入高潮的状态,努力的搓揉最终有了回报,

仿佛吮吸一样的感觉在子宫中散出,接着肚子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我不知为何一边微笑着一边高潮,肚子越来越平坦,就好像之前的那些精液都消失了一样,就在我高兴的同时,那熟悉的暖流涌入了后穴,再次被击穿的我已经没有任何抵抗力了,整个人躺在冰块上抽搐,接着一股热量涌入了喉咙,接着白色的黏液顺着嘴边流出,我一时没有憋住,接着大量的精液从嘴中被吐出,同时我能感觉到,肠道内的拉珠变得更长了一点,当吐干净了精液以后,我的鼻腔,嘴巴,甚至食道里面都弥漫着一股淫靡的味道,更糟糕的是还不停的有精液从后穴的缝隙中被拉珠带出,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而之前尿道里积攒的尿液也因为刺激,不受控制的流出,然而不知道流去了哪里,只感觉到里面的液体逐渐的消失,而尿道塞的顶端则包裹了整个膀胱。所有从尿管中流出的液体都不知所踪,然而膀胱却因为膨胀的塞子而酥麻,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憋尿漏尿的感觉,让我无法行动,只能继续坐在冰块上喘气。

酥麻的感觉逐渐被适应,然而这一地的冰块让我寸步难行,不过我急中生智,用魔力让鞋底附着上了冰刺,变得和钉鞋一样在地面上行走,然而高的吓人的后跟依旧让行动显得异常艰难,直到天黑我才回到了农场之中,对方看见我的眼神显得很惊讶,可能是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性吧,毕竟我之前披着法师长袍,然而现在长袍已经被之前那个大招变成粉末,只能穿着这身羞耻的衣服见人。

没有多滞留在农场里,拿了钱就快步的跑回了家中,一路上的人仿佛都在看什么尤物一样看着自己,这种恐怖的目光非但没让我害怕,反而让身体变得愈发的火热,以至于我翻滚在床上,久久难眠,然而肚子里的精液已经空了,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只能抚摸股间都没有任何的快感,只有移动才能带来舒服的感觉,没办法,睡不着的我只能研究起了身体的变化。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冰系的魔法得到了大幅度的加强,而其他魔法则只有非元素类的还能使用,而魔力消耗越多,肚子就会被等量的精液灌满,只有自慰一样的抚摸自己才能释放掉,但是如果一次性太多的精液,就会导致肠胃无法容纳而溢出,同时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饥饿感和排泄的能力,直到现在都没有哪怕口渴的感觉。最后就是。

我翻了翻之前的魔法师,发现了之前的魔法阵绘图教程的页数,和之前对冰雪之灵的召唤魔法和其他魔法阵弄混了,所以才导致了召唤失败。

不过,现在也不需要这本书了……一堆魔法相关的知识从自己穿上这层皮之后就灌入自己的大脑,同时灌入大脑的,还有各种淫乱的知识和混乱的感情,所有的男性都看起来是可以填充饥饿感的食物,而女性都看起来像是自己的奴隶,可以随意的玩弄。而这身皮就和有自己的记忆一样,仿佛她是上一个主人是一个淫乱而又独断的女王,自己也在被逐渐的细胞,变成那种样子。

“不行,不行,那么好的身体可不能便宜了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脸,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变成一个乱交少女,这可不行,哪怕这身皮的力量再吸引人,变成女性的可能性再大,自己也得想办法脱掉这层皮物了,不然自己就再也不是自己了。然而想再多也没用,明天开始出发寻找解决的办法吧。

 

第二天,钱包依旧不富裕的我只能继续到冒险者公会接新的任务,不过这一次我找到了一个探索古迹的任务,这种任务一般没几个人愿意做,古迹一般危险又复杂,而最后能得到的东西也不全面,最重要的是大部分人对这种最后只能得到一堆历史书或者一堆木乃伊的古迹没有多少兴趣,那种幻想中充满宝藏的古迹,一般早被那些大能偷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对我而言,知识现在比钱更重要一点。

来到了古迹的面前,金字塔一样的古墓就在面前,我用探知魔法检测着墙面,发现了一处空隙,接着用冰块切开了墙壁,一条通道出现在了面前,挥动手召唤出几个发着光的冰球,我一路走一路丢下这些冰球,让自己知道出去的路怎么走,同时照亮整个通道,不过这样也导致肚子里开始有精液聚集,导致我没走一段路,都要停下来靠着墙角自慰,直到肚子空掉为止,终于来到了一个还算开阔的房间,数十根罗马柱顶着天花板,看起来这里就和宴会厅一样巨大,两边摆放着大量的盔甲,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东西。接着有东西移动的声音传来,我丢出了几十个发光冰球照亮了整个空间,也看清了发出声音的东西是什么。

数千,啊不,数万根触手如同洪水一样涌来,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就被触手吞没,一阵闪转腾挪之后,我整个人顺着管道一样的东西,掉落在了一个空间里面,抹掉附着在眼前的粘液,四周居然是一个个被固定在肉壁上的女生,一个个都已经眼神迷离,嘴里的触手不断的蠕动着,而她们的肚子肿的宛如怀孕一样,这里,看起来是触手的苗床。

“干……”不由得骂出了一句脏话,结果触手似乎发现了自己,马上靠了过来,缠住了我的双手,不过在触碰的同时,我也通过鉴定的魔法感知了触手的情况,这个触手巢穴很庞大,不如说整个古迹都已经被触手同化,而这些进入的女生恐怕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探险者,然而,这个触手巢穴却很虚弱,魔力储备连我的百分之一都没有,甚至可以说行将就木。只要召唤出几个冰雪之灵,就能轻松的突破这里。

然而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触手已经把我卷了起来,固定到了墙上,我本想挣脱,然而一根粗大的触手伸到了脸前,粗暴的插入了我的嘴中,一插入嘴中,我的意识就飞到了天边,身体开始自动的舔舐起了嘴里的触手,触手也不遑多让,粗暴的怼进了喉咙里面,朝着胃部进发,我则是开心的舔舐着不断进入的触手,特别是在我知道触手不能伤害我一丝一毫的情况下,这种快感已经占据了我的理智,满脑子只有,触手好吃的想法。

可以感觉到触手进入了我的胃部,然后一颗颗如同球一样的卵被顶入我的肚子之中,同时带着大量的精液注入,好吃的精液慢慢的涌上了嘴巴,我一边舔舐着触手的同时嘴角还不断的流出精液,触手实在是太好用了,我控制着魔力慢慢注入触手,开始让已经快不行的触手巢穴变得活跃了起来,同时肚子里的卵也因为魔力的催化开始活动起来,之前这些触手产出的卵都太过脆弱,根本无法正常孵化,大量的魔力消耗导致我的子宫逐渐被精液填满,不过不需要担心了,用魔力复活了这个触手巢穴的同时,触手也越来越多的生长出来,抱住了我的脑袋,吞入了肉壁,同时大量纤细的绒毛抚摸着我的下体,让子宫内的精液灌入后穴之中,然而嘴已经被触手堵住,多余的精液只能靠后穴蠕动的拉珠慢慢的流出,更雪上加霜的是胃里的触手已经孵化却找不到出去的路,在我的体内翻腾起来,唯一还露在外面的肚皮下可以看见大量的触手在蠕动的痕迹,而那些之前被抓住的倒霉蛋们也得到了同样的遭遇,都被触手再一次更严密的包裹了起来。不过自己可不会救她们,就在被触手侵犯的同时,我决定把这里作为自己的新家,两只触手插入了我的耳朵,识图对我进行洗脑,不过却被我反过来利用,我的意识开始入侵了触手巢穴,不出几分钟,我就把触手巢穴变成了我控制的召唤物,而我也从苗床上脱出,整个人落到地上,大量的触手从我的嘴中窜出,而我则顶着巨大的肚子趴在地上,撅着高高的屁股任由精液流淌。

等到我恢复过来,之前从我嘴里生出的触手开始聚集在了我的边上,和其他触手不一样,她们看起来是透明的冰晶色,宛如冰块一样的透明,又和普通触手无异,温柔的缠绕在我的身上,摩擦着我的股间。

“得回去交差才行……”我重新站了起来,身上是触手们隐去了身形,完全变成了透明的附着在我的身上,而我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巢穴,同时腿角还不断的流出白炽的精液。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9+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