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十一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6章,专题: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十一章 坐翔屁刹真君 参上!

我从机器里爬出来,全身酸痛,特别是小穴,连续被干子宫一个小时,真够累的。现在想起来手脚还一阵发抖。

看着下体无法合拢的小穴就一阵气愤。

店长说店里没有会治疗魔法的。而我此时没有圣水,用不了治疗魔法。

大乃子上,大肚子上,腿上身上全是精液,也不想把触手服弄脏,索性就不穿了,拿出创可贴,尝试贴一下,花了三个才贴上,而且膣腔里残留的精液一下就将创可贴打湿贴不上了,索性也不贴了。

计划先去买条裤子穿,反正现在也有点小钱了。

定位一个无人成人用品店后,露出着身子一路上躲躲藏藏,走到自助店里买了个插入式内裤。

说是内裤,其实就是一根假阳具,阳具末端连着一块蓝白条纹的塑料假浪底,插入后看起来就像是我只是穿了个内裤的下半部分,没有上半的腰带部分。

买完后,又定位了一个自助澡堂,得去洗个澡里洗了个澡,虽然内裤有了但如此显眼的乃子毫无遮挡,还是得躲着走路,期间定位要我经过一个小巷子,巷子里乌漆嘛黑,看都看不清路,看肚子里还有点圣水,边走路边放个光属性魔法。

特么没想到巷子这里是个楼梯口,一脚踩空,圆滚滚的我像个皮球一样,一直滚到垃圾堆里,一屁股坐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向前划去,来了个屁股刹车,两瓣屁股感觉都快磨平了,撞到了个软软的东西后才停下。

同时听到了“啊”地一声惨叫。

似乎是撞到了人?感觉到乃子下面有东西动,但我不确定是不是人,先发动一个光系魔法,看看情况。

手中聚集成一个绿色光球,照亮了周围的环境,看到了身下果然是个人,我骑在了一个人身上!同时我看向乃子下面,赫然是一张人脸。脸已经发紫,快要断气了?

连忙起身,身下那个人大口呼吸,仔细一看,是位流浪汉,本来在这里不知道在干啥。

看到我手中的光球后,刚红润的脸立马又发紫,连忙跪在地上。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的不是故意的。」

我寻思着他也没对我怎样,反而是他差点因为我的乃子而窒息,发生胸杀案。

不过他既然叫我大仙,又诚恳的向我认错,装一回大仙又何妨?

让光团浮空而立,而后双手叉着腰。

「哼,谅你识趣,本仙今天就饶了你。」

随着我说话,乃子跟着一抖一抖的。

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下体的早已没有了异物感,阳具内裤不知所踪!

取而代之的是下体一阵热乎乎的什么东西,黏黏的。就算把光团放在下体也看不清,但在他的面前我也不好意思去故意看下体,就没管那么多。

赶紧在垃圾堆里翻箱倒柜。

「那个,大仙,要不要小的帮你找找?是要找什么东西?」

「下面是一根塑料棒,上面连接是一个弧形的塑料,塑料上还有蓝白条纹。」我描述这这个内裤的形状。

「是不是这个?不过好像插在这堆屎上面了。」

还真是,下面的塑料棒已经插入了地上的一堆屎上,我捏着鼻子取来。难不成接着穿这个?本想用魔法洗一下,但发动魔法需要用到我宝贵的圣水,不划算。还是先去洗洗吧。

「艹,这哪来的屎,誰随地大小便,恶心死了。」

「大仙饶命,这堆是小的昨天拉的,反正拉在垃圾堆里的,一般人也不会去那里吧……」

「靠,现在是文明社会,怎么能随地大小便。话说,本仙怎么一直问到了一股屎味。」

「是不是你手上的那个玩意儿。」

「不对,我在拿到这个之前就有了,只是现在才说。」

「大仙,冒犯一下,由于小的常年辗转垃圾堆,对气味非常敏感,让小的来闻闻看是哪里有屎味。」

结果他围着我不停的转啊转,鼻子像狗一样不断吸气,而后又一阵摇头,渐渐的他走到我面前,开始在我身上闻了起来,从头到脚闻一遍,随后锁定到了我的大腿内侧,杵着鼻子在我下体不停的吸气。

这不会想趁机占本仙的便宜,吸本仙的的仙气吧,一把按住他的头,向外一推,稍稍用了点魔力,不然我这身板可推不动大男人。

「你别不知好歹,本仙的的下体有这么好闻吗?」

「大仙饶命,不过确实有屎味从你下体传出,除了屎之外,还有淡淡的清香,像是苹果的香味。」

既然他都说我的下体有东西,自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直接举着手里的光元素对准自己的下体,结果看到了恶心的一幕。

下体从大腿内侧到小穴,再到菊穴被涂抹了一层黄黄的固液混合物——屎,而两瓣屁股上本来也有,由于屁股刹车的原因,被摩擦成了黑黑的东西粘在屁股上。

靠,我之前难怪感觉下体有点暖暖的感觉,这屎还是热的,刚拉的?

「大仙饶命,小的刚刚确实在拉屎,结果大仙从上面滚下来压到我,刚好一屁股坐在我拉的屎上了,这…这不是我的错。」

「那就是本仙的错喽,是本仙打扰了你拉屎对吧。」

「不不,确实是小的不该,小的不该随地大小便,小的错了,饶了小的吧。」

「哼,算你识相,本仙再饶你一次。」

「要不小的带大仙去洗洗,想必大仙刚刚肯定把仙体弄脏了吧。」

「你自己都从来不洗,竟然会带我去洗?」

「嘿嘿,别看小的这样,小的以前可是很有钱的,不过因为炒股负债累累,老婆也离我而去,现在不敢露面,过着流浪汉生活。」

「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一面,行吧,本仙就再信你一次。」

嘴上说着相信,其实心里一点都不信,不过我圣水恢复了一部分,就算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他也打不过我,就算有特殊手法,我也可以跑掉,如果没有什么想法,还能直接洗个身子,怎么想都不会亏。

他还拉出一件破烂的衣服给我穿,说我一件衣服也没有,待会儿遇到人就不好了。

我跟着他从巷子里出来,如果有别人看到我的样子,正像一个流浪汉,全身散发着垃圾臭味,下体还有屎味,像是拉完没擦屁股一样。

他对这边比较熟悉,东拐西拐就到了郊区,郊区外边有一条小溪。终于可以洗一下了。

走了这么远,下面都感觉到已经干了。

「大仙,请张开双腿让我看看。」

「你想干嘛。」

「大仙误会了,我从您的下体已经闻不到味道了,想必是已经干了,小的想先帮您把干的抠掉,这种脏活就交给小的吧。」

有点道理……

我站着劈开双腿,露出阴部,有点难为情的把脸转向一边。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他将手伸向我的下体,不停剥动着。不一会儿感觉一大块异物从小穴上被抠了下来,那种剥离感,就像是把结痂伤口上的痂皮剥下来一般,很爽。抠完一大块后还有一些小块粘着的,抠了老半天,整的我小穴好痒,小脸自然是越来越红,不一会那双手停了下来。

「大仙,您躺在水里,让小的帮你洗吧,小的以前经常帮老婆洗澡,手法可好了,包您满意。」

我没有拒绝,脱下他给的衣服,进入小溪。平躺在刚好比我身子深的水里,水没过身子非常清爽。

他走过来,骑在我身上,先是对着大乃子一阵揉捏加搓洗,乃子很Q弹,本想用力搓洗,结果乃子一用力就变形,随着他的手一起动,根本搓不了。搓了半天他有点气急败坏,一只手狠狠揪住乳首,往上一提,把乃子固定住,随后的搓洗就很顺利了。不过揪着乳首的时候,弄得我娇躯轻颤,直呼轻点,没想到现在竟然一转攻势……

不一会儿就把两只乌黑的乃子搓的白里透红。随后便是乳首,乳首上的污垢弄一点都不好洗,偶尔洗的时候挤压到了乃子,从里面不断的喷出汁液。毕竟刚刚洗了那么久的乃子,说没有感觉肯定是假的,乳汁自然也就生产……

随后是身子、手臂、腿,全都被认真的搓洗。

不过随后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太脏,脏衣服打湿后一些污水滴在我身上,洗过的地方又脏了。索性他直接脱掉了所有的衣服,露出了他那强壮的身体……以及下体的乌黑密林,密林上杵着一根早已立起的黝黑异物。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比起之前那位大厨更甚无数倍。

我双腿撑地,打算后退。

「你……你要干嘛。」

「不好意思,衣服太脏了,这不是怕脏水弄到您的仙体上嘛,所以脱掉了,不介意吧。」

「呃……嗯。」

他走过来,左手托住我的腰,让小穴浮出水面,小穴上本来已经干了的屎,经过一段时间的浸泡后,又变稀了,不过总算是可以洗掉了。右手使劲搓洗着我的小穴,先是缝外后是缝内,里里外外都被搓,搓的我很有感觉,差点就叫出声。

而我全程注意着那根黝黑的异物,并做好准备,以免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大仙你这肚子上的这些字是啥,怎么洗不掉。」

「这是……这是和我朋友玩惩罚游戏的时候写上去的,似乎得过一段时间才能洗掉呢。」

说着他继续清洗我的身体。

「说了很舒服吧,嘿嘿。刚刚洗的时候里面似乎也进去了一些,我得挖出来哦,冒犯了。」

说完也没有征求我的同意,直接伸出两根手指没入小穴,自顾自的在里面挖来挖去,弄得我浑身发烫发烫,身体想乱动,但潜意识却不让我动。

小穴里面确实挖出了一些脏东西,随后是两瓣屁股,漆黑的屁股上粘着泡不软的屎垢。屁股自热也很Q弹,搓洗的时候同样不好洗,而且这上面的东西要使老大的劲才能搓掉,结果自然和乃子的情况一样,根本用不上力。这次是真的让他气急败坏。

直接抓住我的让我翻了个身。

「你…你干嘛。」突如其来的强制翻身让我猝不及防,翻过身来我自然看不到他的黝黑异物了,让我一阵不安。

「我今天就不信了。」

翻过来后,他直接抱着我的屁股向后一拉,让我双腿跪在水底,然后他的双腿都一条腿压着我的一条腿,这样可以绷紧屁股上的皮,然后再将我屁股向上抬起,身子向下弯曲,用背部皮肤拉扯屁股的皮肤,这样屁股的皮肤就被完全紧绷,然后双手使劲搓。屁股渐渐干净,不过洗干净后的屁股上有很多血痕,是之前的屁股刹车造成的。

不过使劲搓的时候,他的有一只手不小心一划,滑向了小穴位置,而他尖尖的指甲也不知道多久没剪过很锋利,指尖划过小穴时被划破了皮,最后直奔小豆豆而去,最终小豆豆被划掉了一小块肉,疼得我嗷嗷叫吗,不一会儿下体就开始流血,全部流向了小缝中聚集着。

最终全身被他洗的白白净净,除了腹部的正字,不过下体的血也是拜他所赐,晾他也不是故意的,虽然很疼,但也算得上将功补过吧。

从水里站起身来,满意的查看自己的身体,除了肚子上的正字以外,全身都白里透红,干干净净。看来他真的之想帮我洗一下。

看了下右手表的时间,已经快五点了,时间也不早了,打了个哈欠。

突然有什么东西进了我的嘴里,强烈的腥臭味,如硫酸一般,侵蚀着我的喉咙,直接反胃呕吐而出。随后脸上脖子上肚子上腹部都感觉到有不明液体撞击。

回过神来一看,是那根黝黑的异物喷射出的液体,腥黄色。

我立马愤怒了,右手瞬发一个紫色雷球,举在手上。

他一看到我生气,还放出了法术,坚挺的吉尔立马软下去,并喷出淡黄液体。双腿颤抖,不一会儿就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跪在水中。

「大大大仙息怒,小的真不是故意的,都怪这根不争气的东西,看我来把它剁掉。」

结果哔哩哔哩的电流声传入他的耳朵,他慢慢抬起头瞟了我一眼,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大……大仙,你这是这么了,大仙?」

他看到的是全身在颤抖,双眼上翻的我。手中的雷球早已不成型,被我强制震散,慢慢消失。这是我最后仅存的意识将雷球取消施法,但还是慢了一拍,雷球有个消失过程,在消失之前我已经被电晕,仰头栽在水中,双腿打开,不停颤抖,喷出来一股淡黄液体,喷在他软掉的吉尔上。之间软掉的吉尔立马成长,变长变粗而后翘起,激起了他的性趣。

原来是他跪下的时候,激起浪花比较高,而我本身相对他来说又比较矮,浪花直接溅射在我的雷球上,原本稳定的雷球被突如其来的水弄失控,而浪花下端刚好连着我的手,雷球的电击沿着我的手直奔身体而去。

不过好在只是个简单的新手魔法,威力不大,只能刚好把人电晕,不然我就是一具焦炭尸体了。电流经过我的身体后已经大幅度削弱,到了水中时已经毫无威力,再传到流浪汉身上时,只有微微的酥麻感。也就不存在把他也电倒的情况了。

他哪还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知道我这是玩火自焚了。

他慢慢爬过来,能感觉到电流的酥麻感越来越强,他用手轻轻戳了一下我的大腿,一股强烈的麻痹感刺激着他的大脑。立马收回手指,然后轻轻的呼唤我。

「喂,大仙…在吗,喂。」

见我没反应。

「大仙?什么狗屁大仙,叫她几声大仙,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肚子挺这么大,一看就是个被很多人干过的裱子,还这么多正字,当我不认识啊。今天就让我来好好操你。」

他强忍着微弱的电击感,抬起我的腰,用舌头舔舐我的小穴,电击感通过他的舌尖进入他的脑袋,但微弱的电击远远不足以抵挡他的性奋。。

「这尿液……樱花味的?针不戳。」

舔完后一本满足的握着吉尔,对准我的小穴。

「自从我老婆跑了后,整整五年没见过真逼长啥样,五年啊,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黝黑的异物,慢慢深入。

「好紧啊,不愧是会魔法的圣斗师,不管怎么玩,小穴都还是这么紧,太舒服了。」

他的吉尔也不知是多久没洗,插入的时候,整个膣壁都被染黑,不断的有黑水从他吉尔周围渗出。同时伴随着刺鼻的腥臭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那黝黑的吉尔竟然已经被我的膣壁清洗干净了……拔出来时,已经是正常的红色。

小穴射完后又在我嘴里射了一发,这才依依不舍点走开,毕竟随时怕我醒过来。

当然这一切我都不知……

当我醒来时,只觉得嘴里黏糊糊的,同时伴随着强烈的腥臭味,让我感到恶心。

一口喷出……

看着自己喷出的异物和之前射入嘴里的液体无异……准确说是胶体。

这个流浪汉,艹,竟然敢侵犯我,别让我再遇到他。

看着尚未合拢以及正在滴着淡黄胶体的下体,下面也被侵犯了……

同时下面不断传来鱼腥味,赶紧看一眼下体,黑了……竟然黑了……不过似乎是染黑的。

赶紧用清水清洗,洗了半天还是无法洗出残留在阴道里淡黄胶体,只能忍受着难闻的气味,而且泛黑的膣壁怎么也洗不干净,总感觉一直有污水流出。

看来管不了那么多了,黎明渐渐到来,我也能很清楚的看到我的身体了。

波光粼粼的溪水反射着黎明的光辉,随之而来的是万物复苏。而光着身子的我则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这时我才仔细欣赏到自己的身体。

还没有变小的乃子,里面已经没有乳汁,似乎已经被那流浪汉喝光。捏起来更像棉花糖一样软软的,摸起来手感非常不错。大大的肚子如怀孕一般,如果此次计划失败,我或许会成为普通人的一员,结婚生子,现在这样子就和我成为母亲的样子一模一样呢。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的精液呢?又能产生多少圣水呢?

这或许是我的使命,我虽然是魔王,但已经不是那时候的魔王,现在我就是我,如果未来我和哥哥合体后,我还是我吗?我会消失吗?

恐惧……害怕……如果重新合成魔王是我的使命的话,我希望那天晚点到来……

孤独……寂寞……从前是魔王的时候,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利益与利益的关系,现在重生……但看起来依旧找不到朋友……我以后也会没有朋友吗?

我竟会考虑这些问题……我变得不像我了呢……可能是受莉莉娅的性格影响了吧。

我让脑子强行清醒,把洗干净的阳具内裤插入,随后穿着上触手服,不过发现个问题,乃子太大了,触手服是紧身的,有点小,两个乃子被勒着,同时乃子把触手服高高顶起,衣服自然是短了,腹部一部分“正”字遮不住。但时间不早了,再去店里买大号的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顶着黑眼圈,挺着大乃子和大肚子去挤回学校的车,车上基本上没有人,回到学院时已经是六点半了,只有一个多小时就要上课了。

真累啊。

回到宿舍后,定了个七点五十的闹钟,随后取下阳具内裤,还没走到床上,直接一屁股坐下睡着了,睡之前隐隐约约感觉好像坐到了什么东西。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