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自动束缚衣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自动束缚衣
水
Latest posts by 水 (see all)

      第一章 无法挣脱

明沫是一个SM爱好者,但她不敢告诉别人她的癖好,只能在家里没人的时候玩一玩。
这天,她家又没人,父母出差半个月,这可把明沫高兴坏了。
去地下室拿出自己的准备的绳子,然后回到卧室,开始她一天的生活。
她坐在床上,用绳子一圈一圈缠在脚踝,膝盖上,下身绑好后,明沫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口球,戴了上去。
然后她拿出一个椭圆的小球,放在了下面,还用绳子固定了一下。
她拿出遥控器,一口气调到了最大。刚开始就受不了了,她差点放弃。不过她强忍了下来,把遥控器扔到了一边。
在她的旁边,放着一个拘束衣。
这东西是她在网上买的,据商家说,这东西能自动收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明沫把衣服套在身上,双手抱在胸前,在衣服的内部,有一个按钮,明沫按了下去。
紧接着,拘束衣果然自动收紧。
按商家说的,如果想解开,那就再按一下按钮就可以了,所以明沫一点都不怕。
她躺在床上,不一会就大汗淋漓。
她特别喜欢这种无助的感觉,身下的酸痛让她想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可她根本就做不到。
遥控器也被她扔到了床下,现在下床用脚按按钮也不可能,除非解开拘束,把遥控器用扫帚捞出来。
还没过五分钟,她就受不了了,因为下身实在是太难受了,她按了一下手边的按钮。
没有动静。
嗯?!
明沫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又按了一下。
还是没有动静。
什么情况?
明沫急了,开始呜呜呜地大叫起来,可被塞口球堵住嘴的她,发出的声音只有一点。
她得出一个结论,拘束衣坏了!
竟然坏了!
回头得投诉了那个商家!
不能坐以待毙。明沫心想。
她准备下床,可全身都软塌塌的,她用尽全力坐起来,感觉到下身一片湿润。
“呜呜呜……”她发出痛苦的呻吟。
忍着那种感觉,她下了床,遥控器当然在床下,她不得不在家寻找一些帮助挣脱的东西,比如剪刀。
可当她找到剪刀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动不了。
下身的频率还在以一种让她崩溃的速度震动着,她脚一软,摔倒在地。
这里可不是床上,不出意外的,她的脑袋重重磕在了地板上,疼得她又叫了起来。
她突然害怕了,这种拘束衣好像根本挣脱不得,她疯狂地按动按钮,可根本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后悔在网上买这个东西,如果像以前一样,这会儿她早就自由了。
如果父母过几天回来怎么办?
明沫越想越害怕,索性挣扎了起来,可根本就是徒劳,锁在小臂上的皮带,哪怕用机器拉都拉不断,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女孩给拽断呢?
但她还是不愿意放弃。
而就在这时,她清楚地感觉到,拘束衣好像有些变化。
它在收紧!
明沫发现这一变化,吓了一跳,认真地感觉了一下,还真是在收紧!
明沫更用力地挣扎起来,可拘束衣也随着她的挣扎,收的越来越紧。
明沫感觉到拘束衣已经紧紧贴在了自己身上,全身被包裹地严严实实的,之前还能用手指去按按钮,现在却是连手指都不能动了。
明沫不敢动了,神奇的是,明沫不挣扎后,拘束衣也停止了收紧,但也没有放松,只能保持这个状态。
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个按钮,根本就是骗人的。
下面的震动还在继续,明沫再也支撑不住,眼前越来越迷糊,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
她惊恐地发现,那玩意儿竟然还有点,她呜呜呜大叫起来,身子很不舒服地扭动着。
结果就是,拘束衣又开始收紧,可明沫不管不顾,拼命挣扎着,知道拘束衣把她勒得生疼。
完蛋了,全都完蛋了,她解不开,完全解不开。
她想到了好几种挣脱的办法,可没有一个能解开拘束衣,就算用火烧,她也没办法拿到打火机。
她完全站不起来了,全身都被勒得紧绷绷的。
她又一次坚持不住,昏厥了过去。
当她睡着的时候,她家的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躺在地上的明沫,他冷笑一声,把带来的行李箱打开。
然后走过去,把明沫抱了进去,行李箱里面上着许多皮带,他一根一根固定在明沫的腿上,胳膊上,脖子上,这样就算明沫醒来也完全动不了。
“知道我的店铺为什么没差评了吗?”男人轻轻笑道,然后把行李箱的盖子合上。
明沫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一阵颠簸,眼前一片漆黑。
她没有带眼罩,她能感觉出来,那现在这是……
她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被装在箱子里,可她什么进的箱子,谁把她放进去的?
明沫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心中生起一股不安的情愫,她突然大叫了起来。
可由于之前昏过去两次,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就算用尽全力,发出的声音自己也只能勉强听到。
那里的震动已经停止了,到也让明沫放松了一段时间,她希望能尽快恢复体力。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
明沫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
“你好,驾驶证我看一下。”
听声音就知道那是警察,明沫连忙大喊,可声音根本就穿不出来,她想拼命扭动身子来引起注意,可发现全身上下一点都动不了。
“打开后备箱看一下。”
明沫感觉到周围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她连忙大喊大叫。
“呜呜呜……”可声音像蚊子哼哼。
“箱子里面是什么?”
“当然是行李啊。”
“走吧。”沉默了一会,警察放行了。
明沫顿时绝望了,拼命扭动着身子,可在外面看来,行李箱根本就没有动过。
车子的发动机响了起来,明沫停止挣扎,心中是无限的恐惧。
很快,车子的颠簸幅度大了起来,明沫感觉应该是走在泥路上。
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司机抽烟时,烟草燃烧的声音却清晰地传入她的耳中。
很快到了地方,司机下车,把行李箱抬了出来,搬到了地下室。
这里是郊区,周围荒无人烟,只有这一处有一个破旧的房子。
进入地下室,明沫听到许多惊恐的呜呜声。
紧接着,行李箱的盖子打开,明沫一时受不了光线,闭了一下眼睛。
司机伸向在明沫的胸上捏了一下:“到地方了。”
明沫呜呜叫着,一眼就认出这个人,他就是卖给自己拘束衣的人。
明沫被抬了出来,发现这里关着好多女人,分别关在笼子里,竟然多达二十多个。
男人把明沫放到椅子上,把她腿上的绳子解开,明沫当即就踢了过去,可男人的力气显然比她大,抓住她的脚踝,塞进了扶手的洞里,有用手铐固定好。
另一条腿如是。
接着,他拿出一个……
固定在了明沫的身下,开启了震动。
明沫都崩溃了,她今天已经人手了一天这个玩意儿了。
她流出了眼泪,全身上下难受的要命。
过了很久,震动才停止,男人把明沫的口气拿掉。
明沫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快把我放了,知道我爸是谁吗?”
男人不说话,一脸笑嘻嘻地看着她。
明沫不停地大骂、威胁,男人不管不顾。
不知骂了多久,明沫都有些累了,男人看了看手表,然后对某处说道:“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她跟明沫,长得一模一样。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第二章 包装

明沫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感觉到一阵恐惧,身子奋力挣扎起来。
男人按住了她,凑近她的耳边说道:“我以前是你爸的管家,那个混蛋让我失去了妻子,我现在让他尝尝失去女儿的滋味。”
“你到底想干嘛?”明沫颤抖地问。
男人2嘿嘿一笑,重新把口球呆在明沫的嘴上,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下去。
明沫感觉到拘束衣又收紧了,它好像想把自己的身体给挤爆一样。
身下的震动还在继续,明沫呜呜大叫,没有任何办法。
男人拿过一卷卷尺,在明沫的身上量来量去。
明沫不知道他要干嘛,但直觉他准没好事。
不一会,男人就量好了,转身走进了一间房子,再出来时,他的手中拿着“一个花瓶”。
也不算是花瓶,因为那花瓶,是被整齐地切割成两半的。
男人把花瓶放在地上,把固定在椅子上的明沫放了下来。
震动已经没了,明沫的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别说挣扎,连抬下手都做不到。
“我要让你亲耳听到你的父亲是怎么”抛弃“你的。”男人拿过几根皮带,在明沫的腿上固定好,还上了一把小锁。
这锁很有特点,全身都是塑料的,就算用力晃动,也听不出半点声响。
男人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看起来像是鼻塞的东西,塞进了明沫的鼻孔。
明沫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拼命摇头。
“别担心,这会让你的呼吸更顺畅,不是用来[手动滑稽]的。”说着,男人就把鼻塞塞进了明沫的鼻孔。
明沫第一时间就感觉到[手动滑稽]了,但当她反应过来,发现确实如男人所说,她非但没有[手动滑稽],反而呼吸更顺畅了。
她有点不敢相信,又使劲地吸了两下。
果然是真的。
但是……
她惊恐的发现,她能呼吸,但是没有半点声音。
“嗯?”明沫彻底慌了,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现在明沫彻底变成了哑巴,甚至比哑巴还悲催,哑巴至少能发出点声音,她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男人嘿嘿笑着:“我没骗你吧?”又对旁边的女人使了个眼色,让她扶住明沫,让她别摔倒了。
女人立马过来扶住。
男人则把地上的两半花瓶拿了起来,仔细对比了一会儿,然后就把花瓶合在了明沫的身上。
明沫的眼前瞬间一片漆黑,整个身子都被花瓶罩住了,她疯狂大叫,但那声音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以外面的视角来看的话,正常情况下是不会知道里面有个人的,从瓶口看也没用,因为瓶口是经过特殊打造的,明沫的头发都露不出来,因为在她的头上,有一个装满水的盆子,也固定在花瓶里面。
这样看的话,就形成了花瓶里全是水的错觉。
按理来说,现在瓶子已经被封闭,里面是不会有氧气的,但明沫就是感觉到空气源源不断地进入她的鼻腔,她知道,是那个装置的作用。
她试着扭动身子,可这花瓶实在很重,就算没有被绑,也不可能移动半分。
她绝望了。
偏偏就在这时,之前被固定在下面的震动居然又开始了!
它不是没电了吗!
明沫想了起来,这个东西,也是之前找外面的那个男人买的。
一场阴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布置了。
明沫感觉身子被抬了起来,不多时,就感觉到了颠簸。
她又被装进了后备箱里,往城市的方向走。
路途中,车子停过一次,有人在外面说:“同志你好,请出示证件。”
竟然还是之前的那个警察。
明沫依旧大叫着,可这次比上次的情况更糟,她现在一点声音都不能发出。
警察检查完证件,就放行了。
明沫感觉到充满绝望,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哪里,她感觉到,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很深的陷阱里面。
过了很久,车子终于停下,明沫感觉有人把她抬了起来,又过了一会,终于落地。
这让她舒服了很多,因为她此刻是站在地上的,但震动依旧继续,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花瓶被打开,她看见了面前站着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女人看见她的脸,愣了一下,随即看着她的身下,嘿嘿笑道:“专门为你准备的,永不断电的哦。”女人拍了拍明沫的脸。
明沫心里害怕极了,永不断电?那她要永远都这样?
明沫拼命摇头,像是求饶。
女人把她的口球摘下。
明沫立马大喊:“帮我取出来,求求你,求求你了!”
女人摇了摇头:“不行。”
任凭明沫如何求饶,女人始终两个字,极大的摧残着明沫的心智。
“这就是你家啊?”女人轻轻问道。
明沫没有回答她,因为她已经哭了出来,还在不停求饶。
那种刺激真的太难受了,她已经受不了了。
“你爸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帮你取出来。”
“别……不要……他半个月后才回来的,会出人命的!”明沫哭得更大声了。
就在这时,外面却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两个明沫都是吓了一跳,看向紧闭的大门。
门外传来声音:“明沫,你怎么了?”
原来是隔壁老王大叔听到明沫的哭声赶来了。
“救…………”一个字还没出口,明沫的嘴巴就被塞进了口球。
鼻塞加口球,让她发不出半点声音。
明沫拼命摇头,想把口球甩下来,可这都是徒劳,根本没用。
假货明沫冲外面说道:“王叔叔,我没事啊。”她竟然跟明沫的声音一样。
明沫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明明刚才她不是这种声音的!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有人欺负你呢,早点睡吧,记得锁好门。”门外响起脚步声,越来越远。
明沫彻底绝望了。
“吓我一跳,你这邻居还挺爱管闲事的。”
说完,女人把花瓶拿了起来,又要盖在明沫的身上,明沫拼命摇头,可是根本没用。
她的脑袋被瓶口固定,全身上下更是绑满了皮带,一下都动不了了。
更要命的是,她感觉到身下的震动好像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她明明记得之前已经调到最高了!
难道这玩意还能无限提高功率吗?
怎么会这样!
明沫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听到外面有两个人在谈话。
两个声音都很熟悉,因为一个是她自己的声音,一个是她爸爸的声音。
明沫睁大眼睛,心想,老爸提前回来了?
肯定是提前,因为她不可能昏迷半个月。
事实也果然如此,外面的明沫说道:“爸,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怎么?早点回来你不高兴?”
“没有没有……”
明沫拼命大喊,拼命扭动着身子,想告诉爸爸外面的明沫不是真的,可她依旧发不出半点声音。
震动已经停下,明沫感觉到体力正一点一点恢复,明沫决定再等等,等有了力气,就把这个花瓶弄倒,爸爸肯定就知道了。
但她也没来得及做什么,她爸就发现了角落的花瓶,指着花瓶说:“那是你买的?”
“是啊。”
“乱花钱。”说完,明沫的爸爸就走进了卧室,根本没有多看花瓶一眼。
与此同时,花瓶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就在明沫的爸爸刚踏进卧室的瞬间。
外面的明沫吓了一跳,没想到她竟然能移动这个花瓶。
她拿出一个遥控器,眼神凶狠,把功率调到了最大级!
没错,这个东西不是无限功率,它有最大。
但是,这个“最大”是普通玩具的二十倍!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6+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评论

  1. ted
    ted
    Windows Edge
    3周前
    2021-4-17 6:26:23

    已经人手->已经忍受

    0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