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樱井是怎样炼成的(贰)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樱井是怎样炼成的(贰)

苏联的战俘营外。两个动员兵在外面巡逻着。
“喂,你听说了吗?那个神州的女将军,被击败了呢。”一个动员兵说。
“啊……那个叫什么樱井的小丫头片子?”他的同伴说道。
“是……是……似乎是被埋伏了?不知道。不过,应该会被那样吧……”

“唔,那就不是我们要讨论的了……同志,伏特加!”
“吨吨吨”

苏联指挥官的卧室里。
“唔……唔……”少女的声音明显被什么东西捂住了一样。
大床上,樱井的头被摁在枕头上,整个人趴在床上——如果不算上被绑住的双手的话。被捆住的双手压在身子底下,而她的身上则骑着一个彪形大汉进行活塞运动。
“怎么样,小婊子?”苏联指挥官一边用肉棒透过樱井的双腿进行抽插一边说,“是不是很舒服啊,啊?”
樱井用力地想抬起头,怎奈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在察觉到樱井的动作之后,苏联指挥官的用来按住樱井后脑的力气再次加大了。
肉棒的尖端一次次刺激着樱井的子宫口,仿佛要再次提醒她失败的屈辱。
这次她没有败在什么譬如莫疯,欧胖一类的高手手里,只是被一个无名小卒打败了,甚至被俘虏了。而对方自然不会去注意什么所谓的荣誉……所以自己就沦落到现在的局面了。被满身汗味的大汉压在床上,以一个堪称强奸的体位做着自己讨厌的事。
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身体里搅动,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搅烂一般。而对方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飞机杯一样的东西来发泄性欲。这些对于早已习惯于情爱之事的樱井来说完全不是享受,而是酷刑。一天了,在这一天时间里自己一直在忍受着这些痛苦。战败的屈辱,身体的苦痛与不眠不休的做爱让樱井受到了恐怖的摧残。
“要去喽!”苏联指挥官的腰向前猛顶,把浓厚的精液射入了樱井的体内。射完之后的肉棒完全没有软掉的迹象,反而依旧如铁棍一般在樱井的体内搅合。
“呜呜……”樱井发出低沉的抗议。这个家伙就算去吃饭休息也会把诸如振动棒一类的东西插入自己体内,完全没有让自己休息的意思。
“这么久了,让你也爽爽……”苏联人拿起一根针管,刺入樱井粉嫩的屁股里。
“呜呜……啊啊啊啊啊!!!”在药剂刺入的那一刻,樱井甚至扬起了头,惨叫出声。她的脸上和枕头早已湿透,混合着汗水泪水和口水。
“这种药剂可是会刺激你的痛觉神经哦……”哥萨克人满意地说,他感到了樱井又紧了起来,就像他第一次插入那样。不比第一次还爽……第一次可没有这么悦耳的叫声。他索性不去压着樱井的头,双手抓着樱井的腰,用力的一下下冲锋着。
“草,真特么紧……”苏联指挥官不禁骂道,“你这个婊子就这么渴求做爱么,嗯?”
说完,他拿起一旁的皮带,在空中轮出一个圆,狠狠地抽在樱井的小屁股上。
“不要!不要……”樱井求饶道,这也是这一天来她第一次说出这种软话。其实,苏联指挥官之所以这么生气还是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樱井险些咬掉了他的下体。他不喜欢这么有脾气的俘虏。这支药剂也是他特意向化学部要的玩具。
“叫你咬我!叫你嘴硬!”苏联指挥官左右开弓,皮带如同狂风骤雨一般落在樱井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樱井不由得惨叫连连。药剂的刺激着实够劲,现在哪怕是皮带的风劲也会让她感到一阵疼痛。
“对不起对不起……”樱井扭动着腰肢,想要平息这种毒打。
“哦?你说什么?”苏联指挥官举起皮带,问。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应该去咬肉棒的!我,我会好好当一个雌性战俘的!饶了我,饶了我吧……”樱井哭了出来。一天的强悍在这一瞬崩塌。她现在只渴求这种痛苦消失。
“呵呵,知道就好!”苏联指挥官满意地说。他一把把樱井翻了个身,双手掐住樱井的脖子,前后运动着。肉壁再度收紧,就像讨好肉棒一样谄媚地吸附着。
“咳咳……”樱井抓住苏联指挥官的双臂,想要从这仿佛铁箍一样的双臂下逃脱。后者完全拒绝了她的哀求,反而继续用力。
“要射了!给老子接好,你个婊子!”苏联指挥官的抽插速度加快了。
白浊的液体就像磁弩的穿甲弹一样喷薄而出。
“哦哦哦哦哦!舒服!”苏联指挥官不禁大呼过瘾。樱井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真紧……”苏联指挥官费了好大劲才把鸟从樱井的洞里拔出。洞口流出了白色的液体,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
“给我过来!”苏联指挥官敞开双腿,肉棒依旧耸立着。
“过来,舔干净!”苏联指挥官指了指自己的腿间,下命令道。
樱井迟疑了。肉棒上残留着一层厚厚的如同脂肪一样的凝层。发出的气味哪怕离这么远她都能闻到。加上自己现在身上的疼痛,使得她着实不想前进一步。
“如果把我伺候好了,我就把解药给你。” 苏联指挥官说,“一言为定。”
痛苦抑制住了樱井的理智。她弯下腰,默默地爬了过去,用手抚了抚耳边的秀发,含住了龟头。
好臭,好恶心……樱井在心里说,但还是伸出了舌头,舔舐着龟头中间那道缝隙。
苏联指挥官很享受地挺直了腰。温软的小舌头清理着龟头最敏感的那块,加之那娇小的手也在上下撸动着,刺激着阴茎。口水与上面的汁水交融,奏出奇妙的曲目。樱井时而吸吮,时而舔舐,这一切都在刺激着苏联指挥官。
“啊,真舒服。”苏联指挥官满意地说。他按捺不住,双手把住樱井的后脑勺,用力抽插了起来。
“唔唔!”樱井不禁叫出声来。猪突猛进的龟头直接插入了她的喉咙,引起她一阵干呕。苏联指挥官以一个马步一样的架势狠狠地往她嘴里注入着。她不禁双手撑住对方的大腿,想要制止,怎奈双方力气差距太大,她实在做不到去挣脱。
“哦哦,去了去了……”苏联指挥官猛地用力,整根肉棒都进入了樱井的嘴里。
樱井皱着眉头。无论是鼻尖感受到阴毛的瘙痒感还是喉咙里的咸腥感都让她感到万分不适。
“哦……爽了。”苏联指挥官拿出一片药,“张开嘴,吐出舌头。”
樱井含着精液,乖乖照做了。白浊液从她嘴角流下。苏联指挥官一边用右手撸着肉棒,把最后几滴精液滴在樱井舌头上,一边把药片放进了樱井嘴里。
“咕嘟”,伴随着浓厚的精液,樱井把解药吃了下去。
“我也有军人的荣耀,可不会骗你。”苏联指挥官说。樱井感到了身体的恢复,便四处扫视,寻找逃出去的办法。
“对了,有件事。”苏联指挥官点燃了一根烟,说。
樱井头也不回,拿起一旁的毛巾擦着自己的身子和早已红肿的小穴。
“你们似乎还有一支伤兵没有逃出去,现在已经被我包围了。”苏联指挥官也不理她,自顾自地说。
“我自然要歼灭敌人,但这样我于心不忍。”苏联指挥官假惺惺地说,他看了一眼,樱井的动作果然开始僵硬。看来这件事对她来说很重要。
“要不要做一笔交易?”苏联指挥官说。
“什么交易?”樱井问道,一边把内衣穿上。
“我会放走那些可怜的士兵,”苏联指挥官说,“但你要留下。”
“留下做任何事情。”他强调了一下,又吸了一口烟。
“我……”樱井自然知道留下意味着什么。但她无法弃士兵于不顾。
“我们的指挥使得战士失败,但士兵有罪么?他们只是执行者而已。”苏联指挥官还在说。
“我留下,放他们走。”樱井说。她不希望别人来承担她的错。
“很好。”苏联指挥官笑道。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战俘营。
“这真是特别的奖励呢。”一个士兵舔了舔下唇,看着面前穿着松垮囚服的樱井说。宽大的囚服使得少女身前的风光一览无余深V领口里可以见到细小的轮廓,衣服下摆直接垂到胯间,刚好挡住少女粉嫩的肉穴。樱井的手被绑在背后,脖子上系着一个项圈,平添了几分诱惑。樱井局促地蹭着双腿,下面的凉风刺激着她的下体。
“我……我……”樱井断断续续地红着脸说,“我是樱井指挥官,前来……呀!”话还未说完她就被一个士兵压在了地上。另外一个士兵从后面抱住樱井,顺势让她坐在自己腿间。樱井明显感到了自己屁股上有一种热热的触感。恐惧的心情在心里发芽,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撕拉”,囚服变成了一堆散乱的布条。
“不要……”樱井颤声说。士兵甲趴在樱井的小穴前,用舌头舔着。
“不要,不要啊啊……”樱井钩紧脚尖,忍受着来自内壁的刺激。
“味道不是很好啊。”士兵甲抬起头,有点遗憾地说。士兵乙见状,拿出一瓶伏特加。士兵甲见状,一把提起樱井的双腿。
“不要!你们要干什么!”感觉头朝地的樱井剧烈挣扎,但无济于事。士兵乙一把把酒瓶插入了洞口里。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的冰冷的酒水夹杂着冰块倒入了樱井的体内。寒冷的水与酒精带来的热产生了一种极具张力的快感,让樱井欲罢不能。小腹逐渐隆起,淫水也从洞里溢出,夹杂着少量的酒液。樱井的腰肢也忽而绷紧忽而放松,就像一条搁浅的鱼。周围的士兵大都舔着嘴唇,一脸饥渴的看着樱井。
吨吨吨……伏特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着,士兵甲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因为他明显感到樱井剧烈的挣扎。樱井徒劳地蹬着双腿,怎奈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使得她的上身虽然动的剧烈但下体还是牢牢地吸收者酒水。
随着水位线的下降,樱井挣扎的力道也随之下降。最终,樱井的挣扎逐渐平息,一整瓶伏特加也进入了她的身体里。她的身体浮现一种醉酒的粉红色,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结束了?”士兵甲问同伴。士兵丙走上前来,想要拔出酒瓶。
就在这时,士兵甲明显感到樱井的身体一僵,只见酒瓶中一股略显黄色的清液从瓶口射入,冲刷着瓶壁。瓶子往外被喷出了一段距离。多余的液体从瓶壁外溢出,
樱井潮吹了,或者说,在一堆男人面前——潮吹了。
周围的士兵都是一愣,之后,便爆发出一阵大笑。他们很多人都在与樱井的战斗中吃过亏,自然心有怨念。
“当初的气质呢,你个婊子?”士兵甲抬起一脚揣在瓶子底,酒瓶又深入了几分。樱井发出了一声哀鸣,酒瓶里的液体流速又加快了,樱井的淫水又回到了她的体内。
“磅”,士兵丙拔出来瓶子,樱井整个人的上半身都无力地摊在地上。洞口敞开着,尿液,爱液,以及酒液断断续续地喷出着。她的身体不时颤抖一下,眼神翻白。
“看来可以用了呢。”等到樱井的眼神从新聚焦之后,士兵甲三下五除二地抖掉裤子,巨大的肉棒蹭在樱井的穴上。他握住樱井的膝盖,樱井被迫双手撑着地,立在地上。
“求求你……不要……”樱井以一种近乎于哀求的语气说。对方哪里管这些,腰身一挺,肉棒整只没入樱井体内。樱井的双手勉勉强强地撑着地,感受着自己的子宫口被剧烈的碰撞。
巨大的肉棒在穴里肆虐,刚刚被冻得几乎失去知觉的肉壁在刺激之下仿佛重生了一般地吸着肉棒。
好奇怪……樱井在心里说,这分明不是那种做爱……分明就是虐待啊……
但为什么这么舒服呢……
娇喘连连的樱井引起了周围士兵的淫欲。一个士兵跪下来,抓住樱井的头,把自己的肉棒塞了进去。
“唔唔?!”樱井感到了喉咙处的异物冲撞感,肉棒的巨大使得她无法呼吸。后者也开始了剧烈的抽插,口水带动着精液在樱井的喉咙里奏响。
“哦哦,要去了……”士兵甲说。二人也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哦哦哦哦哦哦——”白色的浊液射入了樱井的身体里,洗刷着她的理智。
“呼……”两个士兵同时直起身来,樱井倒在了水潭中,不停抽搐着。
“这就不行了,你个婊子?”一个像是领头人的士兵说,一脚踏在了樱井的肚子上。大量的白色的液体从樱井的洞口涌出。
“唔……”樱井似乎无力去挣扎了,只是在用尽全力移动着,仿佛要逃离一般。
“想跑?”一个士兵把她举起来,把肉棒刺了进去。
“不把我们服侍好了,你就别想休息了……”士兵说,腰肢也开始运动。
“不要啊……我真的需要休息啊……”樱井略带哭腔地说。人墙组成的阴影笼罩住她,映衬出了她眼中的绝望。
后庭仿佛被撕裂一样,白色的液体逐渐淹没了少女的娇躯。男人们对着少女发泄着自己的肉欲。
一周之后。
“啊,啊,啊……”樱井跨坐在男人身上,一下下地上下运动着。她的小手里还握着两根,时不时地用小舌头去舔一下。
“喂喂,腰别停下来。”下面的男人不耐烦地说。
“是的主人……”樱井说道,速率加快了。男人舒适地绷紧腰,享受着樱井的侍奉。
在这一周里,樱井曾经尝试过逃出去,但最终却因为地图原因自投罗网,走回了战俘营。
这之后,樱井便被无情的嘲弄与玩弄着。
“喂喂,你是自己回来的吧,嗯?”男人拽了一下手里的锁链说。锁链的另一端连着樱井的项圈。
“啊啊啊,是的……”樱井说,动作也没有放松,“我是淫荡的肉便器……渴望大肉棒……”
“哈哈哈哈!好!很好!”男人发出满意的笑声,他转过头,说:“你们都听见了,对吧?”
樱井闻言转过头,吃惊地看着面前的人——她的一位士兵早已没有人形,一脸错愕的看着她——自己曾经的指挥官。
“将军,这是……”神州士兵还是没能接受这一切,瞪大眼睛一脸绝望地看着樱井。
“我,我……”羞愧感涌上樱井的心头,她的速度慢了下来。两边的士兵都离开了,解放了樱井的双手。身子底下的男人也直起身,把肉棒从樱井洞里拔了出来。
“别轴了,小子。”男人披上一块布,对神州的士兵说,“你们的将军早就变了,去吧,侵犯她。”
看着士兵还是犹豫不决,他不禁骂道:“他妈的,裤子上那个帐篷都他妈快裂开了,装什么?”
士兵被放开了,一脸绝望地看着樱井。他褪下了裤子,脏兮兮的肉棒刺出。
“啊啊啊!”他发出怒吼,一下子把樱井压在身子底下,肉棒通到了最里面。
“啊啊……”樱井不敢相信。士兵完全不是在做爱,而是在发泄。
“你这只母猪!婊子!”士兵一边插,一边痛骂。
是啊……
是我……让他们受苦了……
对不起……我会好好接受惩罚的……
略带黄色的浊液射出,伴随着的还有几滴清泪。

苏联军营。
啊,啊,好剧烈……
不要这么焦急哦……
樱井会帮大家都吸出来的哦……
兵营里,眼神早已一片黑色的樱井在心里说。一边说,她一边尽力去接受身边人给她的快感,以及无法回头的命运……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