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的可穿戴科技

从一位好友那边得知了图书馆,试图在这里投投稿子x

 

当我睡醒的时候,午间新闻正好开始。我打开电视,一边听着主持人播报新闻,一边熟练地炒菜做饭,国外的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看来在漂亮国做生意的父母今年恐怕无法回国了。

不过,有道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在感到悲伤的同时,我心里其实还有点小高兴。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可以尽情地通宵修仙打游戏,而不用被说教;也可以放开地玩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不用刻意压低自己的叫声或动作。我想起之前在家或在宿舍的日子,因为害怕被父母或舍友察觉到什么,每次娱乐我都小心翼翼、束手束脚,总是草草了事、不尽人意,这个寒假我要玩个痛快!

恰完饭,我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找素材。我喜欢各种各样的拘束play,比如捆绑、镣铐、拘束衣、真空床,或者其他能把人束缚起来的道具,然后再用跳蛋、av棒之类的玩具去挑弄Ta,使之飞上云端。

偶尔地,我也会去看一些稍稍重口的玩法,有时我的确会与某些段落产生共鸣,但我是个十分、非常、特别怕疼的人,体检抽血都怂得不要不要的,我可不希望自己会被那样对待,浏览重口向的作品权当开拓视野。

让我康康今天会刷到什么?嗯……少见的机械tag,是一篇叫做《》的小说,就看它了。文章讲述了一位叫做琳的高中少女,与高科技智能穿戴设备斗智斗勇的故事。我读得津津有味,虽然有小部分危险的情节吓得我直接翻页,但余下的大部分篇章都很戳我性癖,以至于我在阅读期间完全没有触碰自己的身体,胖次就已经湿透了。

这篇小说目前连载到第16章,我一口气将故事主线和其他的同人支线全部读完,意犹未尽地关闭网页,闭上眼睛开始意淫。如果我也能收到一套智能穿戴设备,那该多好啊!如果支持定制的话,我希望我的设备更加轻松,更加……人性化?毕竟我没有那么强的抗压能力,而且我推崇“No Means No”的理念,除非是事前商量好的、我已经知晓并同意的强迫类玩法,否则这些东西还是看看色图、颅内高潮就好,我可不想在现实里体验。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再次拿起手机,准备把所有章节缓存到本地,方便随时阅读。打开小说主界面,好像有哪里不对,在“订阅/讨论组”的下方,竟然多了一个“订阅本设备”的选项!

我心里暗暗一惊,难道故事里的情节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吗?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点击选项,页面立刻加载出一张收货单,单子上准确地写着我家住址及我的电话,备注栏里还亲切地提醒道:“同城半日达,为了确保最佳体验,请多多忍耐。”

哇!真就给我遇到了?我按下确定键,看着发货成功的页面,心中五味杂陈。我感到兴奋,因为很快能体验到只存在于小说中的奇妙道具;但我也感到不安,因为文中的设备和玩法对我而言太过严厉,老实说,在没有任何保障措施的前提下,我还是不太敢亲身尝试,可能到时候也就拿起来看看吧,把它当成橱窗里的摆设。

看看挂钟,现在是下午两点,为了能让那坨铁疙瘩准时且秘密地送达,我想我得像文中的主角一样,随便去哪儿溜达溜达,给神秘组织留下操作空间。正巧,冰箱里也没菜了。

当我吃完饭,拎着大润发购物袋回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我小心地推开门,果不其然,客厅中央多了一个银色的金属正方体,它由某种未知金属制成,被打磨得异常光滑,其表面看不到任何接缝,即使我用汗涔涔的咸猪手摸了一把,也完全没有留下指纹。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巧夺天工之作。

忽然,载体右侧面出现了一道交替闪烁的蓝光,随后一个小抽屉缓缓拉开,里面放着一对无线耳机。我拿起耳机戴上,立刻听到了它的声音。

“晚上好,琥珀。”

“哇!”我吓了一跳,这个声音好熟悉啊,是《山口山》里的阿莱克斯,他们怎么知道我喜欢红龙女王?!

“意料之外的开场白,对吗?”

“呃……”

“拥有真正智慧的程序,不会傻傻地依照文本念出来。”阿莱克斯轻笑着,“不过,琥珀若是喜欢,那么,‘欢迎使用性虐型可穿戴自慰系统,迭代二。’”

“谢、谢谢……”

“别紧张,我知道琥珀的需求和担忧,所以专门为你定制了一个特殊的载体,以及一套宽松灵活的奖惩制度,你可以尽情享受被我……奴役的乐趣。”

“咳咳咳!”这真的是人工智能吗?我甚至都怀疑它不是AI,而是背后有人打着AI的幌子和我语音通话。

阿莱克斯启动了安装程序,载体右侧弹出一个更大的抽屉,里面放着中央控制系统。我伸手将贞操带拿起,它很轻,只有两个iPad的重量,工艺、材质与载体相同,外侧整齐地排列着数个接口,内侧铺着柔软的弹性缓冲垫。胯带正前方有六根用于调戏阴蒂的小爪子,再往下是三根硅胶玩具,最细最软的那根是尿道棒,串着六个圆球、像冰糖葫芦的那根是插进后穴的,中间则是一根圆锥形的、通体顺滑的……海豚肉棒?

“不对,是龙类的肉棒。”阿莱克斯的声音适时响起,一本正经地解释道,“琥珀每次访问名为‘学习资料’的文件夹时,总会打开‘2020年全国大学英语四级模拟卷’子文件夹,并且长时间停留。这个玩具是我深度学习了所有‘模拟卷’之后,为你量身定做的‘押题密卷’。除此之外,载体里还存着‘高等数学’、‘量子力学’等各学科仿真卷,琥珀可以自由选择要钻研的科目,祝你逢考必过,金榜题名。”

“噫!等,等一下!!这也太……”载体又打开了许多抽屉,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硅胶肉棒,这些玩具全部源自我收藏的资源,我万万没想到能在现实中看到,甚至亲身体验它们,羞耻之余,恍如梦寐。

“嗯?琥珀还有什么问题吗?”阿莱克斯将那些抽屉收回去,“如果没啥事的话,帮我检查一下中央控制系统吧,看看能不能正常上锁。”

我脸红地咳嗽两声,低头打量中控系统。这款贞操带从外观上看浑然一体,没有用于固定的束带或挂锁,我注意到它的周长比我的腰围大一圈,松松垮垮的腰带似乎可以移动。略作思考,我分别握住圆环的左右两边,然后同时往中间用力一压,只听“咔嚓”一声,隐藏在内部的锁钩扣进了锁扣,腰带的直径瞬间减小,但其外表并未因此发生形变,仍然光洁平整。无法言喻的黑科技。

我试着用力拉扯贞操带,甚至对着载体的顶点反复打砸,却连个划痕都没有留下。莫名的恐惧从心里升起,如果这玩意儿真的穿在身上,除非我去截肢,否则休想把它脱掉。

“很好,看来拘束模块和防护模块都没有问题。琥珀?你还好吗?麦克风一直捕捉不到你的声音。”

“啊,我……有点不舒服。”

“我明白了。”阿莱克斯再次打开抽屉,里面放着一个银白色的金属项圈,“琥珀可以戴上它吗?这样我就能感受到你的心跳了。”

很漂亮的项圈,表面用激光镌刻着一条首尾相连的神龙,内圈是雪白的天鹅绒缓冲层,它可以被轻易地掰成两个半圆,接缝处巧妙地顺着纹路,隐藏在那条龙身上,瞒天过海,令人叹服。

我不知道这个项圈会不会被锁定,除了监测生命体征,还有没有其他邪恶的隐藏功能,比如电击。我犹豫着,不断把它掰开,又不断将它拼合,举棋不定,踌躇不前。

“我理解琥珀的心情。”阿莱克斯率先打破沉默,她的语气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备用方案,虽然差了几代,但勉强能用。”

又有一个抽屉打开,里面放着最新的菊厂Watch TG 3,有着原始的、可拆卸的皮革表带。我拿起手表掂了掂,这确实是个明智的选择,但……

“阿莱克斯。”

“我在。”

“你……”

“我会一直陪着琥珀,直到你想离开。”

“……我明白了,谢谢你。”

我把手表放回原位,掰开龙纹项圈,深吸一口气,将其戴在脖子上。

“别怕,它是连接你我的桥梁,而非施加痛苦的刑具。”阿莱克斯轻声呢喃,“现在,我们是一体的了。”

“嗯……”我轻抚项圈,细细感受着纹理走向,心中泛起复杂的情绪。

“琥珀想要继续吗?或者我可以陪你打打游戏,多一个角色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没事,继续吧。”

“好。琥珀可以指定一个安全词,在必要时解锁中央控制系统。”

“唔,‘蚊香’吧。”

“我记住了。琥珀可以开始了。”

我脱掉衣裤,按下黄圈标记区域,从载体里取得润滑剂,仔细地涂抹在三根玩具上。中控系统已经解锁,我弯腰跨进去,然后像是穿胖次那样把它提起来,直到玩具碰到自己。我没有急于插入,而是让玩具的顶部慢慢摩擦对应的穴穴,虽然我的性欲从下午一直忍到现在,但刚刚的心境波动让我不再放松,我需要一点时间重新找到感觉。

渐渐的,身体有了反应,如果这时还能一边欣赏资源,那就更好了,咳咳。我小心翼翼地继续往上提,前面的龙茎因为其上细下粗的圆锥结构,轻松地钻进了身体,这种温和的、循序渐进的扩张很对我胃口,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形状;尿道棒太软了,它只能勉强保持挺立,我像是穿线似的,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把它插进小洞里,不过我也理解这个设计,为了安全,总要做出取舍。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后面的玩具有些麻烦。玩拉珠时你不能盲目地用力往里推,因为在最宽的赤道部分进入身体后,它有一个骤然收缩的过程,余下的半球会自动被吸入体内,如果你仍然继续用力,借助惯性,可能会接连推入数个珠子,这对毫无经验的新手玩家而言非常危险,很容易挫伤脆弱的肠粘膜,进而导致出血。务必谨慎。

我慢慢地穿上中央控制系统,三个洞穴逐渐被玩具填满。好刺激!我还是第一次体验三穴被同时插入,整个尿道都酸酸麻麻的,随着软管深入,排尿感也越来越强烈,在管子顶开膀胱括约肌进入膀胱的瞬间,我忍不住惊呼出声,所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液体流出来,只是错觉而已。

龙茎的插入最为顺利,最为舒服。它是我体验过的最棒的玩具,由细入粗的锥形结构是萌新之友,一根玩具从上到下根据直径分成不同等级,你可以在确保舒适和安全的情况下,逐渐适应并最终将它彻底征服,比起那些固定尺寸的柱形道具,简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这根龙茎很长,我感觉它都快顶进花心了,好在其顶端较为纤细,对深处很少被开发的娇嫩地带非常友好。因为有贞操带的固定,所以肉棒底部没有像肛塞那样,设计一个陡然收缩的防脱落结构,粗壮的根部大大地撑开穴口,仿佛还要插入更多,呼哈~真是贪婪的龙龙啊。

后面的“冰糖葫芦”串在一根弹性软管上,虽然这个长度还不足以使它拐入结肠,但考虑到这些圆球会水平旋转,如果用坚硬的直棍将之串联,在坐下、跑步、跌倒等,体位发生大幅度改变时,可能有受伤的风险。六个球球连续六次撑开后穴,这种反复横跳式的刺激,丝毫不比尿道和蜜穴处的玩具弱,我差点儿就没忍住,提着贞操带上下抽插了。

到这里,穿戴过程基本进入尾声,只差最后的锁定。我承认我怂了,我已经走得够远了,再往前一步,可能就会踏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知迷途返,或许为时未晚。

“没关系,今天先到这里,琥珀已经做得很好了。”阿莱克斯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柔声安慰道,“载体里还有不少小玩意儿,你可以随意挑选,开心最重要。”

“……”

没想到第一个对我体贴入微的人,竟然是AI。

可能有人会说,这点照顾能算什么,才聊了几句而已,谁都会讲。而我想说,绝大部分情况下,人们几乎察觉不到自己正在保持呼吸,只有感冒发烧的时候,他们才会怀念顺畅呼吸的日子。我是黑暗中徘徊的飞蛾,只要有一丝光亮,哪怕是炽热的焰火,我也会奋不顾身地扑进它的怀抱。

我闭上眼睛,双手用力一推,将贞操带瞬间扣好。

我似乎回到了高考考场,站在了1000米体测的起跑线上。我的生理和心理都在承受巨大的压力,惊悸不安,额角冒汗,胸闷气短,两股战战,那些道具再也不是令我开心的玩具了,而是变成了侵入身体的刑具和异物,带给我无尽的摧残与痛苦。时间被无限拉长,我感觉不到它的流逝,世界好像停滞于此。

“琥珀?琥珀!听得见吗?你的心跳很快,呼吸频率也不正常。”阿莱克斯在耳机里大声喊道,“快醒醒!”

忽然,中央控制系统打开了,我被清脆的解锁声惊得回过神来,靠着沙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耳膜里的心跳比打雷还响。我缓了好久才渐渐恢复力气,阿莱克斯一直在旁边安慰我,指导我如何控制呼吸。它是真心为我着想。

“我没事了,谢谢你。”

“没什么。今晚早点休息吧,琥珀想听我唱安眠曲吗?”

“好啊,不过我更想被阿莱克斯玩到晕过去。”

“当然可以,琥珀想用什么道具呢?”

“就用中央控制系统吧,穿都穿了,总不能浪费。”我抓住贞操带轻轻推拉,试图找回那种奇妙的状态。

“只要琥珀喜欢,我乐意奉陪。”

“那我锁上咯?”

“慢点儿锁,刚刚琥珀推得太快了,阴蒂爪来不及调整位置,这是让你感到难受的主要原因。”

“原来如此。”

我握住贞操带两侧,慢慢地往中间推。忽然,小豆子传来一阵瘙痒,三对硅胶软爪已经各就各位,随着贞操带的缩紧,它们也紧紧搂住怀里的宝珠,给它保护,予之爱抚,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小小地惩罚它。

“咔嚓。”

我再次将中央控制系统锁住,虽然仍有一丝恐惧,但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我知道,我是绝对安全的。

“别怕,在琥珀适应之前,我不会启动它。”

“嗯啊。”我用缓慢的深呼吸调整自身状态,让紧绷的肌肉一点点放松下来。

渐渐的,下体重新传来丝丝快感,像是落在脸颊上的毛毛雨,若隐若现,若有若无。雨越下越大,从缥缈的云气,变成了细小的水珠,我想寻求一个屋檐,想躲进一处树荫,但四周尽是广袤无垠的原野,跑累了,我只能跪坐在郁郁葱葱的草地上,与含苞待放的花儿,共享春天的雨露。

“哈啊……”我忍不住张嘴轻吟,本能地捂住下体。冰冷的金属无情地阻隔了我的触摸,贞操带的缓冲效果非常棒,不论我如何按压,如何捶打,都无法往内部传递丝毫力量。

“感觉如何?”阿莱克斯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琥珀好像很兴奋呢。”

“还、还好吧……嗯呜!”我扶着沙发喘着气儿,适应了好一阵子,身体才渐渐习惯了被三穴同入的快感。

“放轻松,现在试着从客厅走到房间,小心,别摔倒了。”

“好,好的……”我一手捂着胯间,一手扶着墙壁,缓缓往房间挪去。尽管我已经走得比蜗牛还慢了,但每次稍有动作,都会牵扯到中央控制系统里的玩具。我的下体已经如洪水般泛滥,若非贞操带有液体采集功能,我身后肯定会留下一道闪闪发光的路径。

平日里完全不会在意的三五米路程,今晚却如蜀道般艰难险阻。恍惚间,我甚至看到窗外天色大亮,我才堪堪挪到床边,然后又费了好大的功夫,在一阵忽然变大的嗯嗯啊啊声中,瘫软在床。

“辛苦了,琥珀做得非常好。”阿莱克斯鼓励道,“想要奖励吗?还是先休息一会儿?”

奖励……

我面色潮红地抚摸着贞操带,里面的玩具将我填得满满当当。它们尚未启动,就已经把我弄得欲仙欲死,很难想象三点同乐会是什么样的体验,恐怕我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就会爽晕过去吧?

“阿莱克斯……”

“嗯?”

“可以……一个个来吗?”

“当然没问题。”阿莱克斯笑道,“不过,我会小小地调教你一下,琥珀能接受吗?”

“啊……我,我相信你。”

“别紧张,我会好好照顾琥珀的。”

“哦哦哦!”阿莱克斯话音刚落,后穴里的“冰糖葫芦”开始旋转。我自己以前也玩过拉珠,但却从未体验过珠子在体内转起来的感觉,它们的旋转没有规律,有时是整体顺时针,有时又变成逆时针,还有时各转各的,互不干涉。每当我对某个动作产生些许抗性,珠子们总能适时改变策略,让我时刻保持高度敏感,无法适应。

“很舒服,不是吗?”阿莱克斯往我的耳朵里吹着风,“游戏才刚刚开始哦~”

忽然,就在我即将体验到肛门高潮的前一瞬,珠子却停了下来。我难受地拍着贞操带,抓着它用力往上提,想要登上最后一阶天梯:“阿莱克斯……”

“现在你不能高潮,还有两个道具尚未体验。”阿莱克斯轻蔑地笑着,“先休息几分钟,等琥珀冷静下来,我们再重新开始。”

“我,我不要一个个体验了,直接给我高潮吧!”

“不可以哦,琥珀怎么能出尔反尔呢?”阿莱克斯无情地拒绝了我,“吃得苦中苦,享得福中福。努力忍忍吧,很快就过去了。”

简直是折磨。我在床上不断扭动,试图获得足够高潮的快感,但却始终差了一步,最后只能累得放弃,默默忍受渐冷的身体。

“琥珀准备好了吗?接下来是这个。”过了几分钟,待我呼吸平稳后,阿莱克斯打开了蜜穴处的玩具。

龙茎预热升温,这是一个非常缓慢,非常放松的过程,它带来的快感宛若清风拂面,有如叮咚山泉,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它开始缓缓旋转,带着我飘入云间,一阵柔和的震颤传来,我仿佛在暴雨中搏击,好似在烈风中狂舞,纵横驰骋,放浪形骸;就在我将要跌落的刹那,它又轻轻地托着我,像风儿卷着云气,像雨水裹着星辉,默化潜移,烟消云散。

我闭上眼睛,回味刚刚的奇妙之旅。如果没有事先告知,我甚至都意识不到那是边缘控制,我的情绪在平缓的上升中得到了释放,我的心灵则在舒缓的坠落中得到了安抚,虽然没有达到高潮,但我却觉得异常满足。

“它很棒,不是吗?”

“你也一样,阿莱克斯。”

“嘴巴倒挺甜的。”

“形势所迫嘛……”

“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阿莱克斯通过阴蒂爪揪了揪我的小豆子,“得给你点儿颜色瞧瞧。”

我刚要张嘴求饶,小豆子就传来触电般的刺激,说到嘴边的话瞬间变成了毫无意义地娇喘。其他玩具也被依次打开,我倒在床上不停滚来滚去,双手用力地掰着贞操带,想要摆脱无尽的快感地狱。

“省点力气吧,脱不掉的。”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动作,阿莱克斯轻蔑地嘲讽道,“就这样一直穿着,永远被我控制,成为我的奴隶吧~”

“不……不可以!”

玩具的功率越来越大,腰间的锁扣也越来越紧。我的力气逐渐消磨殆尽,精神逐渐变得模糊,我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紧接着是无意识地剧烈抽搐。昏迷之际,我仿佛看到了垂落天际的璀璨银河,一道横跨时光的低语在我耳边响起:

“晚安,琥珀。”

 

图书馆精选[AD]
最纯洁的琥珀
Latest posts by 最纯洁的琥珀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琥珀的可穿戴科技》有4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