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地下城时,不小心被中出了怎么办?

“所以说……”

我看着吐着小舌头,歪着脑袋站在我身前的妹妹,无法压抑情绪的喊道。

“我只是说咱们一起去攻略地下迷宫,没说让你……没说让你邀请他一起组队啊!”

“但是……姐姐一见到他,就会瞬间变得很大,很激烈。这样的心跳声,就连茜里我都听得见哦!”

“所所所,所以说你也不要说这种话啊!”

“诶,难道说,茜里干了什么错事了么?”

当然干了错事啦!这种事情不先说一声的话……

虽然我在心里面这么想,可是当我看到妹妹用一副楚楚可怜的撒娇模样,扬起脑袋望着我的神情,再多想要抱怨的话也说不出来。

我,稍稍有些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妹妹。

“嘛,嘛,如,如果说的话倒也不是什么错事……”

“对吧对吧,每此见到他之后,姐姐的身体就会变得烫烫的,燥热的。这样子三个人一起做一些快乐的事情,姐姐也不会不喜欢的吧。”

“所以不要说这种话啊!”

老实说,在听到妹妹这样的话之后,我的身体的确也变得稍稍有些烫了起来……

真,真是的,如果仔细的回想起来,这种事情不是很让人害羞么!

再怎么说,也是和妹妹一起,与并不陌生的男人一起练级。

感,感觉心跳的好快……

嗯,不能这么紧张。

总而言之,还是要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不要因为妹妹稍稍有些那啥的话语变得奇怪。

嗯,放松放松的,轻飘飘的……

“早安!”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当我在心里面不断地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时候,意料之外出现的他,吓的我发出了把妹妹都吓了一跳的声音。

“早,早早早,早安。在,在这里碰到,真是,真是巧啊……”

完蛋啦!

明明不断地告诉自己要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可是却一下子发出了这么奇怪的声音。

这样子的话,不是正好暴露出心里面害羞的想法了么!

说,说到底,这种组队攻略地城什么的,就算是异性,也,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吧!所以,没有必要害羞,嗯,没有必要。

“一,一起,一起,一起……”

“真是的,哥哥,这样子不好哦,从后面让姐姐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今天可是要一起攻略地城的哦,哥哥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和姐姐浪费体力!”

啊……

又失败了,又没有说出来。

看着轻而易举的便和他说上话的妹妹,我不由得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没用。

真是,如果我也能像是妹妹一样开朗乐观,像是妹妹一样有那么多朋友的话,就不会连“一起去攻略地城吧”这种简单的话语都这样子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了。

风儿渐凉,捂住耳朵才能度过的聒噪夏日早已消失,抬头仰望,映入眼睑的便是高高的秋空。
浅粉色的秋樱在日光下波光粼粼,看着他和妹妹在身前欢声笑语的模样,我缓步的跟在后面。
任凭秋风,让樱花瓣飘落在身上。

云海的山脉,再目前已知的地下城之中也算是较为简单的一个。并不需要过多的团队配合与解密,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到达终点。

为了让不擅长战斗的妹妹锻炼等级,所以在考量之后,我便选择了这个对于妹妹来说难度适中,也可以锻炼战斗技巧的地方。

不过……

“姐,姐姐,这个是魔物的陷阱……呜哇,快帮帮茜里,茜里,这样子,快要被弄得乱糟糟的,整个人都会被弄坏掉了啦!”

“我马上来!不要害怕,茜里,姐姐就在这里哦!”

迅速击退了身旁的魔物后,我三下五除二的用手中的枪刃砍掉了束缚妹妹的蛛网,可是没想到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史莱姆“噗叽”一下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虽然说并没有什么伤害,不过这种富有溶解性的衣服,却极为迅速的将我的衣服溶解地破破烂烂的。

除此之外……

“呜哇,我说你,佑树也不要随便乱去别的地方……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很明显就是陷阱啊!”
伴随着噗嗤一下的喷射声音,很明显令人感到不妙的粉色气体一下子便从他踩得地方满溢而出。

“喂!佑树,你没有事吧!”

在确认了妹妹的安全之后,我连忙跑到了佑树的身旁,可是即使粉色的气体很快便散去了,但残留的气体闻起来甜甜的,总有一种,令人稍稍变得有些奇怪的感觉。

而瘫软在我怀中的佑树,面容也随之变得稍稍有些奇怪了起来。

诶,奇,奇怪?

这个烟雾有毒么?不,不对,是似乎是附加异常状态的烟雾……

是失明么?很明显不是……

难不成,难不成是……

感受着在肌肤上拍打的气息,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有些难以相信,但是却也无法排除的正确答案。

这个是,魅惑烟雾啊!

而现在的我,正是这样子的一副,衣服被溶解的破烂不堪的模样……

这样下去会发生的事情……就算我没看过什么,那样色色的东西,也是明白的啊!

“茜,茜里!帮,帮我一下,佑树他中了魅惑,快点用小恶魔之吻让他无力化!”

“好的!嗨~小恶魔之吻。”

伴随着浅紫色的魔力,我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笼罩住了,整个人都随之变得软趴趴的。不要说是逃脱了,就连挣脱开佑树的怀抱都变得弥足艰难。

“喂!我,我说茜里!”

“放心吧,姐姐!茜里我,会好好地保护住姐姐和哥哥的!绝对不让怪物打扰宝贵的一刻春宵!暗影伏特!”

“现在,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吧!”

我刚要继续挣扎,可是当佑树的手随着动作缓缓地触碰到我腰间敏感的嫩肉时,最后那点反抗的力气也被抽走了。

“喂!佑,佑树!清醒一点。你,你该不会,该不会真的和我,真的和我做那些奇怪的事情吧!那,那个我说啊,这个,这个是开玩笑的吧!”

绝对是搞错了什么吧!这个木头一样的佑树,就算是被魅惑了,也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嗯,绝对是这……咿呀!

突如其来的奇妙感觉,将我正在逃避的思考一下子拉回了现实。

老实讲,虽然说有时候和妹妹玩闹的时候会被抚摸到胸部,但是对于身体,尤其是女孩子特有部位的其他地方,我的了解也仅限于保健体育上面的知识。

并且……

被施加了弱体化之后,我就算可以使用魔法,也完全没办法摆脱佑树身为男人的力量。

“呜……”

掩盖胸口的衣服被他轻而易举的拔了下来。虽然说和妹妹相比我并没有什么胸部,可是被佑树那又大又硬,身为男人的手抚摸的这种感受,也让我难以抑制的昂起了脑袋。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虽然我也知道,在野外,被弄成这种乱七八糟的样子很羞耻,可是这种奇怪的,像是电流一样不断刺激着,说不上难受的焦急感受,让我的脑袋变得乱呼呼的,就连思考都变得稍稍有些艰难。

这样的我,虽然想要闭紧嘴巴,可是却还是难以抑制的张开嘴巴大口的喘着气,时不时地从喉咙中漏出些许奇怪的感觉。

“够……够了…佑……佑树……这样,这样子一点也不舒服……快,快清醒清醒……”

不行了。

虽然经常听茜里说这些奇怪的话,可是实际经历这种奇怪的事情,对我而言还是第一次。

这样子的感觉,这样子的事情再继续下去,我的脑袋,我的脑袋会变得更加乱糟糟的……

但是事与愿违,我感受到佑树那稍稍有些粗糙的手指,顺着滑嫩的腰肢缓缓乡下,轻轻地勾起了我纯黑色的内裤。

“咿……”

不,不会吧。

明明被揉胸部就已经变成这样子了,如果,如果说被摸到那里的话。

现在,我的那里一定……一定已经变得很湿了。

如果,如果佑树把手放在那里,做出揉胸部一样的动作的话……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伴随着不断加速的心跳声,最为敏感的嫩肉被佑树用手指缓缓地占有侵犯。

一瞬间,这样奇怪的感觉便在我的脊柱之间蔓延,我下意识地弓起腰肢,发出了令人羞耻的奇怪声音。

这样子,这样子的根本无法抑制啊!

如果在被这样子的话,我会变得奇怪的!我绝对会变得回不来的。

“不……不行啊……嗯……”

我用力地试图用手推开佑树深入我内衣之中的手指,可是被施加弱体,整个人的力气在这种奇怪的感受下都被抽走的我,就算再怎么想要挣脱开,也没有办法使出自己的力气。

我可以隐约地听到,“咕揪咕啾”充满情色的水声,正在自己的下体被玩弄的地方满溢而出。

再这样下去……绝对,绝对会被做更过分,会被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的。

怎,怎么办啊……

被魅惑的佑树,已经完全欲火焚身了!

“咿!”

我用手抓着草地,无力的跪趴在地上,想要挣扎的向边上爬行,可是纤细的腰却被他用两只手紧紧地抓住。

随后,我感受到了,有什么热热的,硬硬的东西抵住了我的下面。

“不,不会,不会吧!”

我连忙晃动着身子想要挣扎,用力地夹紧了双腿,可是……

那个热热的,硬硬的东西,一下子边插入了我的体内。

“呜……”

伴随着身体内部被插满,扩张的感觉,我只觉得我下面的部位在紧紧地收缩着。

可是这样的行为不仅没办法把插入身体的异物挤出去,反而却是我感受到了些许更加强烈的快感。

我……我和佑树居然……居然在野外,居然在地下城里面……

“白痴,笨蛋佑树!佑树你这个笨蛋……嗯……色狼……变态分子!”

我的身体伴随着佑树身体的动作不断地微微痉挛着,可是即使这样,我也仍旧用逐渐开始颤抖的声音试图唤醒对方。

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

如果不这样的话,我的喉咙里面,绝对会露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啊!

我昂起了头,不断地这样子摆动着身子,不断地挣扎着。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头被轻轻地抬了起来。

诶?

不对,佑树的双手正在握着我的腰才对。

那么,另一只手是……

微微抬起头,已经布满些许水雾的瞳孔之中,模糊不清倒影而出的,是茜里的身影。

“茜……茜里……”

“放心,魔物清除干净了哦。这样子的姐姐,很可爱哦!”

可……可爱?

“所,所以我就说了,别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嗯……呀……”

我的双唇,被茜里软嫩的双唇所覆盖。

“?!”

脑袋突然一愣,随后我便感受到茜里用略显熟练的动作,缓缓地用手覆盖住了我的胸口。

与佑树那略显粗糙的动作不同,茜里的动作很纤细,很温柔……

“呜呜~!”

想要挣扎着说些什么,可是双唇被堵住,腰肢被固定,胸口和下面都在被玩弄的我,只能徒劳的扭动着身子,用手紧紧地抓紧地上的草坪而已。

糟糕了……

这个后面的好深,感觉……我最奇怪的地方,正在被他顶着。并且胸部还被这样子温柔的抚摸,下面,下面的感受突然变得更奇怪了。

这样子,这样子下去的话有什么东西会出来的。

感觉我的意识都会飞走的啊!

住手啊……我快要不行了……

再这样下去,会坏掉的,我绝对会坏掉的……

但是,我的心声不可能可以传达出去。

“嗯……嗯……哈……哈……”

伴随着身体剧烈的抽搐,我可以感受到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体里面缓缓地喷涌而出,而体内却又被另一种温热的液体填满,黏答答的感觉在我的下面噗嗤噗嗤的侵袭着我的神经。

看着身前缓缓放下手,微微退后露出“大功告成”一般微笑的茜里,我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故意坑了一样。

但是,看着这样歪着头,甜甜笑着的茜里,我却没有办法说出什么责怪的话。

我,稍稍有些不擅长应对这样子的妹妹。

所以,我转过了头,一脸嗔怒的看着身后的佑树。

“喂……呼……你……你好过分……竟然,竟然射在里……”

等等。

察觉到自己被弄得乱七八糟,被彻彻底底侵犯的事实的我,突然之间面色便染上了一缕绯红。
射在里面这种话……怎么可能能够说出口啊!

看着似乎也取回了一些意识,一边呆愣注视着狼藉的我,一边注视在我身下沾满了混合粘稠液体青草的佑树,我深吸了一口气。

小恶魔之吻所带来的弱体时间,现在刚好过去。

“过一会佑树的治疗就拜托你了,茜里。”

刹那,逼人的电气,催得枝头的樱花都飘飘落下。

翩翩的樱花又被电气所激,刹那间便碎成无数片,看起来宛若漫天血雨。

以佑树为中心,方圆数十丈内都在电气的笼罩之下。无论向什么方向闪避,都已经是躲避不开的了。

“做好觉悟吧!Judgement-javelin审判之枪)”

血雨般的花瓣尚未落下,漫天电气便已席卷长虹。

待到电气散尽,这个地下城,也已经没什么好攻略的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