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45-50)

蝶天希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魔女之吻乃百合之味

第四十五章 赖床的坏孩子要惩罚

“小霖~小霖该起床了——”被体内放着的跳蛋所弄醒,诺汐立即便是从睡梦之中醒来,再一看房间里的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了,该是起床吃早饭的时间了。
“呜……”
“小霖……”
“早……”诺霖被诺汐这么推了推,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睡眼,刚从梦境之中醒来,她的意识还显得相当模糊,摇摇晃晃地,又直接趴在了诺汐的身上,“呼……”
“小霖,小霖!”诺汐摇了摇诺霖的身体,呼唤着这只笨蛋妹妹立即起床,“如果再不起床的话,主人可要生气了哦!”
“主,主人……”诺霖那娇小的身体,在诺汐的怀中小小的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伴随着下体之中传来的震动,诺霖整个人都不禁颤抖了起来,双腿下意识地夹紧,似乎显得有几分难受。
“哈,哈啊啊——”
她的手下意识地朝着自己裸露的私处捂去,依旧是紧闭着自己的双眼,完全不愿意从这场睡梦之中醒来。
然而被塞在小穴内的跳蛋,正不断地刺激着少女最私密的地方,嗡嗡响起的声音,正不断地挑逗她的情欲,让那睡意渐渐地消退了下去。
“呜……”诺霖在诺汐的怀中继续挣扎着,开始闹起了她的那大小姐脾气,“人家,人家不要起床……我,我要再睡一会嘛……”
“好了——快,快点起,起来了呀!”诺汐轻轻推了推妹妹的肩膀,由于着跳蛋的震动,她自己说话都显得有点断断续续的,“不,不起床的话,跳蛋是,是不会停的呀……”
这是一种最特别的起床方式,赖床的时间越久,那跳蛋的震动频率也是变得越高。跳蛋在不断地刺激着她们的私处,时间越长,快感也就越是强烈,渐渐地,这种刺激会将她们的睡意完全驱散掉,强制令她们起床。
但是,似乎诺霖还对这种惩罚已经有了抗性。任凭着跳蛋再怎么刺激着她的小穴,她就是怎么都不肯起来。
就算小穴被玩坏了也不会起床的!某位梦之魔女小姐似乎就打算着永远在梦境之中沉沦下去。
毕竟,她们昨晚在那惩罚之中被玩弄到了很晚,一直到了凌晨三点,实在是精疲力尽了之后,AI才给予了通过,用着机械手,仿佛像是拖一样将两人给重新带回到了笼子里。
而基本上没有睡多久的她们,现在则是还要起床接受着早晨的调教。诺霖表示才不愿意呢,虽然被调教的时候也会感觉到很舒服,但是现在的诺霖只想要睡觉。
“哼……”像是赌气一般地,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诺汐的怀中,夹紧着自己的双腿,蜷缩成了一个小球的模样,看起来甚是可爱,令人不禁想要抱在怀中。
然而,她的主人可并不会因为“可爱”就饶过她一命。立即便是将跳蛋的频率给拉到了最高,同时还有着几只机械手也伸进了笼子之中,开始挠动起了她的身体。
“呜呜呜……”
“哈哈哈哈……”她很怕痒,脚心、腋窝、腰间,这些地方都特别的敏感,像是这样被玩弄着身体,她很快便是崩溃了。
还没多久,原先这个强硬的小丫头,朝着自己的主人认输了。
“我知道了我起床还,还不行吗!”
诺霖的脸上露出了略有几分可怜的表情,但是她也实在是无法忍耐住这种程度的起床调教了。单纯一个跳蛋她还能承受住,但是同时又被挠着自己怕痒的身体,睡意完全被驱散,她想再睡会懒觉都不行。
过了一段时间,在餐桌前,由于着诺霖早上的行为,因此在从早餐时间开始,姐妹俩便是被AI施加了惩罚,她们的双手被戴上了手铐,脚踝上也被铐上了一双脚镣。一边被机械臂所控制着的按摩棒进行着后入,一边则是趴在盆子面前,不给她们刀叉,让她们像是宠物一般只能用手抓着食物来吃。
“都怪小霖,啊……等,等等,不要……”诺汐一边轻声地嗔怪了一下自家妹妹,同时突然深入的按摩棒,更是令她差点要达到绝顶。手中抓着的三明治,也因为着身体的颤抖而掉在了地上。
“不可以浪费食物哦,N071.”
“不可以让按摩棒掉出来哦,N071.”
“我,我知道。”一边夹着那根插在体内的按摩棒,一边则是慢慢用手抓起着地上的三明治,再将其塞入到了自己的口中。
“人家……人家只是想睡,睡会懒觉……”旁边的诺霖的语气之中显露出了几分略显委屈的样子。她拿着自己的三明治,已经咬了好几口。而这时候,突然抽动的按摩棒,刺激着她敏感的内壁。那种突如其来的快感,令她下意识攥紧了自己的手,导致三明治里面夹着的蛋黄酱都掉了出来。
“呜……”
换作是在家直接用着毛巾擦掉就可以了。
但是在这里可不行,AI之前早就已经提醒过她们不可以浪费食物了。她知道自己家也完全不缺钱,根本不会纠结这些小事情,因此这只不过是AI想要惩罚她们的借口罢了。
“呜……”她低下脑袋,看着地板上那刚刚掉下来的蛋黄酱,只能缓缓地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再压低一点自己的脑袋,伸出自己的舌头,像是小狗一样舔着地上的蛋黄酱。
好羞耻的感觉……
仅仅是这么裸体舔着食物就已经很令她感觉到羞耻了。
还要再加上着体内震动着的按摩棒,再舔着蛋黄酱的同时,还要被那根按摩棒给侵犯着自己的私处。
“哈……哈啊……”
实在是……太奇怪了一点。
那按摩棒不断地在她们俩的体内进行着活塞运动,愈发强烈的刺激着她们的情欲,好好地吃饭时间,实际上的结果却是在不断地被玩弄到高潮。
“停,停下吧,主,主人,让,让我好好……吃,吃一顿饭。”诺汐向着AI请求着,仅仅是吃完第一个三明治,她就已经感觉仿佛像是要没力气了一样。盆子里还放着其他的美味食物,以及一杯牛奶,这些都是AI为她们精心准备的早餐,是必须要让她们吃完的。
“还有半个小时时间。”
“还要半小时?!”
“不会吧!”
姐妹俩的脸上都像是有点想哭的样子,然而这也没有什么办法,作为着性奴隶的身份提醒着她们,必须好好接受主人的一切惩罚才行。
“继续……吃早餐吧,小霖。”诺汐拿起了放着的那一杯牛奶,才刚想要稍稍提起自己的身体,结果那顶在子宫内的按摩棒又开始震动了起来,两只机械手突然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又按了下去。
“呜……”
不可以抬起身体,只能维持着这种趴着的姿势。就连喝牛奶,也只能像是小猫咪一样抿着喝吧……
——————————————————
“真是,吃了一顿特别的早餐……”姐妹俩互相搀扶着走在大厅上。一个小时的早餐+惩罚时间,令她们的双腿都有点跪麻了,膝盖都红红的,看起来显得有几分可怜。现在手腕和脚踝上的镣铐已经被AI所解开,她们也算是稍微得到了一点自由。
“对不起啦……姐姐。”诺霖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原先应该算是难得能够放松的早餐时间,结果因为她的赖床,导致她们俩连吃早餐的时候都没有安分。
“算了,又不怪我家小霖。这段时间小霖也的确没有睡好吧?”诺汐轻轻地抚摸着诺霖的银发,连续四天晚上都被睡奸,昨晚又是忙到三点多才能好好睡觉。相较于每天高强度的调教来说,这段时间的诺霖的确太过疲倦了一点,想要多睡一会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笨小霖脸上还都沾着牛奶呢。”
“呜……”诺霖嘟起了自己的小嘴,“那,那不是我的问题。”
“那要我帮你舔掉吗?”诺汐一边说着, 一边又凑到了诺霖的嘴边,轻轻地用着舌头舔掉了诺霖嘴角边沾着的牛奶。
“姐,姐姐……”
突然被自家姐姐这么一调戏,她的脸颊都红了,“又,又趁着这种机会来……来欺负人家……”
“嘿嘿。”诺汐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小霖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很可爱呢,而且这段时间也见证到了许多小霖可爱的一面呢!”
“呜……姐姐,姐姐也是。”略有点害羞的诺霖轻轻地锤了锤诺汐的胸口,又紧紧地握住了诺汐的手。
这种奇妙的调教体验,的确令姐妹俩也愈发了解了彼此,进一步地拉近了她们俩之间的距离。
“不过,今天的任务,竟然又要去照顾植物啊……”来到了客厅,看着不远处的那个温室,诺汐的脸上不由得回忆起了两天前的那件事。
“说是照顾植物,结果肯定是又被那些触手植物给欺负吧……”诺霖嘟起了自己的小嘴,“算了,反正……也不讨厌。”

第四十六章 温室里的诺汐

根据着AI的指示,姐妹俩来到了琳娜的温室之中,因为有几天没人前来照顾植物了,那些植物看起来都显得有几分饥渴的样子。一丝不挂的姐妹俩,拿着手中的花洒,距离着植物们站的远远的,开始为它们浇着水,生怕着自己一不注意就被那些植物给吸走。
“呼……”诺霖垂下着脑袋,看起来似乎是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呆在她身旁的诺汐则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霖?”
“呼……怎,怎么了,姐姐?”被诺汐这么一拍,诺霖才终于算是缓过神来,眨了眨眼,紧接着又打了个哈欠,“姐……”
“小霖你现在,想睡觉吗?”
“嗯……真的好困……”诺霖感觉到自己的眼皮都不断地在打着架,不行了,感觉完全无法忍耐住这种高涨的睡意,要去了……不对,要睡着了!
“那么小霖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今天的工作就交给姐姐吧。”诺汐轻轻拍了拍诺霖的肩膀,用手指了指一旁的那个长椅。
“可是,睡觉的话……会,会被主人所惩罚的吧……”诺霖略有几分不安地看着那个长椅,温室之中是有着AI的摄像头的,她们在这个时候偷懒的话,可是很有可能会被发现的吧?
“唔……”理智虽然告诉着她不能偷懒,但是睡意却在这个时候不断地上涌。
「睡吧……」
「好好休息一下……」
心中仿佛有着一个小恶魔在低语着,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睡意。她的理智渐渐被这恶魔的低语所吞噬,睡意也正不断地上涌,不行……好想要睡觉……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姐~姐~」
内心之中小恶魔的声音变得愈发诱人。
可恶的露西,在这种时候还要给她吹耳边风。
这不是,令她更想要睡觉了吗?
睡意逐渐上涌。
不行了,自己的意识已经撑不住了。
“小霖?小霖——”
“呼噜……啊,姐姐,怎么了?”看着诺汐在自己的面前挥着手,诺霖立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试图着驱散掉那高涨的睡意。
“没事吧?小霖,真受不了的话,就好好睡一觉呗,温室里就交给我吧,你姐姐我肯定没事的。”诺汐轻轻拍了拍诺霖的肩膀,搀扶着自己那昏昏欲睡的妹妹,让她平躺在了那长椅上。
“姐……姐姐……晚,晚安……”向着诺汐道完了晚安之后,再也抵抗不住那高涨睡意的诺霖便是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直接进入到了她的梦乡之中,口中甚至都直接发出了“呼呼……”的声音。
“嗯,好好休息一下吧。”
这几天真的是累到这只小丫头了呢。
诺汐轻轻拍着诺霖的身体,在确认了妹妹睡着之后,她便是再一度走到了那些植物丛中,看着前几天曾经欺负过自己的触手植物,她不由得又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
一切的剧本她都已经心知肚明,估计等那些植物吸收完水分之后,就又想要吸收她的养分了吧?反正……她也不算是很讨厌这种调教,就是身体会感觉到有点累而已。
“唔……不过今天得注意不能出声吧。”诺汐看了看一旁熟睡着的妹妹,那只小丫头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今天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等会就算是被植物侵犯的时候,也绝对不能发出声音呢,不然的话要是把妹妹吵醒的话,就糟糕了。
“这是什么?”给植物们浇完水之后,诺汐看向了一旁的台子上所摆放着的一瓶香水,将其拿起来看了几眼。
上面似乎没有写效果的说明,就连名字也都没有。
怀揣着几分好奇的心情,诺汐将香水打开,稍稍在手臂上喷了喷,莫名感觉到有几分甜甜的香气,闻上去的味道也相当不错。并没有那种很浓的刺鼻香气,而是一种淡淡的清香。诺汐平日里其实也不太喜欢喷香水出门,不过这瓶香水却挺符合她的心意的。
“这香水……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而紧接着,当诺汐回过头的时候,便是看到了那些触手植物正呆在她的身后,一条条藤蔓仿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样子。
“我知道了……”
这原来是激发那些植物的攻击欲望的香水。
话音刚落,那些藤蔓便是直接缠绕到了她的身上。脚踝、手臂、腰部,一丝不挂的身体上,立即被那些植物触手给缠绕了起来。
“好啦……我,我不会乱动的,所以能……轻,轻一点吗!”诺汐并不讨厌着这种植物触手,心中其实反倒是有点期待着今天会被怎么样的调教,但是突然被这么粗暴地对待着,她还是会感觉到有点点慌张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双手还被直接掰到了身后。
“呜……”
四肢都已经缠绕上了藤蔓,半主动半被动地走到了植物们的中央,她看着那不断地在她周边徘徊着的触手植物们,心跳也不由得加速了起来。
“呼……”她深呼吸了一口,现在动作还没有被限制住,她还可以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让自己那激动的心冷静下来,“呼……”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怎么感觉好像是比之前的数量要多了不少。
不过,上一次是她们姐妹俩一起被这些触手植物们给玩弄,这一次可只有着她一个人呀。那么多触手,身体估计都塞不下的吧?
又要被玩坏了……
简直是被玩坏的每一天。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缠在脚踝上的藤蔓则是顺着白皙的大腿朝上,一边对着她的大腿内侧进行着爱抚,一边则是轻轻点了一下她的小豆豆。还有着一条触手已经缠绕上了她的胸部,用着那尖端刺激了一下那可爱的小樱桃。
“呜……知道了嘛……这么,这么心急。会,会好好让你们欺负的嘛……”诺汐稍稍挣扎了一下,轻声地嘀咕了一句。虽然她也不知道植物会不会听得懂她的话语。
再一度深呼吸,让自己的那紧张的思绪放松下来,同时,她整个人的身体不知道为何被抬了起来,两条触手直接前后夹击,进攻着她前后的两个洞洞。
“哈啊……太,太过分了!”突然前后双穴一下子被填满,诺汐的心中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身体的欲望一下子被挑了起来。
要变成奇怪的女孩子了。
“哈,哈啊……”那些触手植物开始不断地朝着她的身体深处进行着扩张,吸收着由她身体所分泌出来的爱液。
虽然她并不是一名魔女,爱液之中也不会含有魔力,但是仍旧是逃不过这些植物的动作。由藤蔓所构成的触手,不断地在身体之中搅动着,按摩着她的内壁。
“哈……哈啊……”逐渐开始忍耐不住要叫出声来了,然后下一秒双手便是被藤蔓所反绑到了身后,整个人的身体依照着触手的想法,被迫跪在了地上。她的脸颊所面对着的,正是躺在长椅之中熟睡的妹妹。
就仿佛,触手植物们在用着行动提醒着诺汐不能出声影响到妹妹的睡眠一样。她觉得这些触手植物应该还是没有那么高的智能的,它们只是想更多地吸收自己的养分而已。这大概只是上天所安排的一个巧合吧?
嗯……不过,即使这只是巧合,但是也的确起到了一个很好的提醒作用。为了妹妹的良好睡眠,她必须好好忍耐住不出声才行。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触手则是又一度顶着她的身体,仿佛刚刚分泌出来的爱液增强了它们侵犯自己的欲望,现在开始更多的渴求着自己,想要获得更多的养分。
“呜……”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就以这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触手愈发强烈地开始侵犯着她那娇嫩的身体。小穴,包括着菊花都已经被填的满满的。
好舒服的感觉,快感不断地吞噬着她的理智。
要去了,要去了,要去了。
“呀……受,受不了……啊啊……”她努力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突然触手那么一顶,一阵强烈的快感随之冲击而来,她整个人在那一瞬间便是达到了崩溃的边缘,在发出了一声低吟之后,便是达到了高潮。
一股暖流从小腹之中泻出,不用怀疑,这绝对是成为了那些触手植物们赖以生存的养分吧。在高潮之后,还没有休息呢,那些触手植物则是继续又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不可以这么对她呀……身体要坏掉的啦!
“小……汐……呼……”
在自己被触手植物们狠狠地侵犯之时,某只还沉沦于梦境之中的笨蛋妹妹,却是在说着可爱的梦话,轻声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小霖……诺汐也很想在现在这个时候,去温柔地抚摸一下妹妹的脑袋,然而此时的她却做不到,只能以这种奇怪的姿势,被绑在她的面前,被这些植物触手所侵犯着。
如果现在诺霖从梦中醒来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的吧。
“小汐……哈哈,不要……动哦。我,我来……给你……”诺霖侧翻了一个身,看着她脸颊上洋溢的笑容,似乎是做了一个很不错的梦境呢。
“唔……”虽然诺汐并不知道诺霖做了什么梦,但是听着那梦话,似乎她在梦里反攻了的样子?
哼,才,才不可能呢!
就算是被触手给玩弄的高潮连连,身体的力气都被抽干,她也不可能会被……
“哈啊……”
紧接着,触手又带给了她一番新的高潮,使得她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腰好酸,仿佛身体都被掏空了一样。
但是,爱液依旧是不断地流淌着。
莫名的感觉到羞耻……
自己真是个变态的女孩子,在自己最重要的妹妹面前,被触手这么侵犯,还感觉到那么的舒服……
太变态了,太变态了……
但是身体却不会说谎。
每一次触手的活动,都可以带给着她极大的快感,虽然那两个小洞被撑的有点点小疼,但是更多的却是情欲解放之时的那种舒适感。
“呜呜!”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整个人的身体也因为着快感而开始不断地颤抖起来。在其他位置的触手也并没有因为没有得到“养分”而放弃,有的缠着她那对娇小的双乳,不断地欺负着她小小的乳房,有的则是不断地往着腋窝处钻,刺激着她身体其他的敏感处。
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不给放过,快感不断地冲击着给她的大脑,伴随着口中所发出的呻吟,诺汐就在这种玩弄之中,到达着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哈……哈啊——”
“身体……要,要坏掉了,呀——”

第四十七章 夜晚好好照顾姐姐吧

“呼……哈~超舒服——”夕阳西下,睡了一整个白天的诺霖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之后,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疼疼疼……果然这里还是太硬了呀。身体上没出现什么奇怪的印记吧?”诺霖刚从长椅上起身,结果就感觉到了身体各处所传来的酸痛感。毕竟这个长椅,可比起她平日里睡的地方要硬太多了。
“已经下午了吗?等等,姐姐呢?”她抬起头看了看那垂在水平线上的夕阳,温室之中都已经被染上了一层火烧云一般的颜色,显得还有几分唯美。
莫名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诺霖循着味道的方向走去,结果所看见的,是一丝不挂的躺在植物之中的诺汐。
“姐姐?!”她的脸上露出了很是震惊的表情,立即快步地跑到了诺汐的身边。诺汐的双眼涣散,四肢无力地瘫倒在地上,下体显得有点红,看起来是被欺负了一番。
“小,小霖吗?”诺汐试图着起身,然而,在几乎是毫无休息地被侵犯了一上午之后,她可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植物所掏空,整个人宛若着一只断了线的人偶一样,看起来显得有几分可怜。
————————————————————
“姐姐真是的。”晚上的休息时间,在笼子之中,诺霖一边听着诺汐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边给自己的姐姐按摩着全身。
“呀,呀呀——不,不要,啊——”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的诺汐,则是开始在诺霖的怀中挣扎了起来。
“救,救命啊啊啊——”
被诺霖捏着自己小腿肚的感觉,简直是把积累着的酸痛感全数释放了出来。诺霖的力气很足,在按摩的时候也完全毫不留情,令诺汐呻吟连连。
“姐姐你倒是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呀,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心疼了。”一边给姐姐捏着大腿,一边看着她那红润的小花园,用手轻轻碰了碰那边,诺汐的身体就像是触了电一样的颤抖起来。
“今晚……今晚别碰那边……好,好吗。让,让我休息,休息一下……”她的语气都显得很轻,宛若哀求一般,对着眼前的妹妹说着。
“姐姐,你这是……多久?我看着都好心疼。”诺霖当然并不会听诺汐的话,她向着主人要来了那个治愈药膏,用着棉签沾了一点药膏,轻轻地涂抹在了那小豆豆上。
“大概……9个小时吧……呀!小,小霖你干什么!”突然一阵清凉的感觉从小豆豆处扩散至她的全身,诺汐整个人都不禁弓起了腰,不过因为身体实在是用不了什么力气,被诺霖轻轻一压就下去了。
“当然是好好照顾姐姐呀。”诺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阴唇,再拿起自己的棉签,将药膏涂抹在那两片小花瓣上。“看着姐姐这个样子,我可心疼死了。”
“呜……好,好凉。”奇妙的感觉从私处之中扩散开来,这药膏很明显是掺杂了一点薄荷的成分在其中,不然的话为什么涂抹在自己敏感处的时候会有着如此刺激的感觉。
“忍耐一下啦。而且,这东西涂上去的感觉很舒服不是吗?”诺霖一边为诺汐涂抹着这种薄荷膏,同时还故意轻轻吹了一口气。
“咿呀!”诺汐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的腿,却又被诺霖用手分开,紧接着棉签又贴到了小豆豆上,挑拨着那娇嫩的小肉芽,好凉!这样下去的话身体都要坏掉了!
“小,小霖……”
“所以说,笨蛋姐姐为了不打搅到我的睡眠,就被那些触手植物们给轮流侵犯了九个小时吗?从上午八点到下午五点,中间都没有休息过吗?”诺霖其实是有感觉到有几分震惊的,虽然也曾经经历过一次,但是为何今天,这触手植物的攻击欲望竟然如此之强?
“其实……也不是……”诺汐的脸上显得略有几分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不由得令诺霖更好奇了一点。
“嗯?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当……当时的话……”诺汐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双手,“其实大概一点多的时候,它们就已经把我放开了。我也不知道这些植物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智能,但是它们应该是觉得我身体受不了。然后……然后我就看到它们逐渐朝着你的方向移动了过去。”
“嗯?它们想要侵犯我?”诺霖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好奇的神色。她大致脑补了一下在睡梦之中被触手植物侵犯的场景,诶嘿嘿,好像还挺不错的。不对不对,睡眠被打断什么的是最糟糕的!绝对不可以!
“嗯……那毕竟是触手植物嘛,估计侵犯我们这种女孩子就是它们的生存本能吧。”诺汐苦笑了一下,不由得感叹身为女孩子的辛苦,“但是,我知道小霖那个时候可是在睡觉……还,还在说着一些奇怪的梦话。”
“嗯,所以姐姐怎么了呢?”诺霖将棉签丢到了一旁之后,继续拿起了一根新的棉签,继续给自己的姐姐涂抹了起来,“姐姐大腿不要乱动哦,乖~”她按住着诺汐的大腿,将棉签在诺汐的小豆豆上挑弄着。
“我就喷了点那个香水……”
“香水?”诺霖凑到了诺汐的股间,用着鼻子闻了闻诺汐的身体,“的确,姐姐的小穴上有着一点特别的味道呢,想舔!”某个变态小霖甚至还特地强调了这么一句。
“不,不是这味道呀!”诺汐被诺霖这么一调戏,脸颊在那一瞬间便是变得通红。羞死人了,竟然还在这种时候被妹妹闻着那种羞耻的地方……
“那是什么味道呢?我一直觉得姐姐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哦,有一种淡淡的少女香气。”诺霖认真地对着诺汐说着,同时又用着自己的手指玩弄着她的小豆豆。无法反抗的姐姐,真棒呢~自己下午做的梦,没想到真的成为了现实。
“那是女孩子的体香吧……我指的是,温室里有着一种特别的香水,根据琳娜大人的说明书,这种香水喷在身上之后好像是会激发出植物们的攻击欲望……”
“所以……”
“所以我为了不影响到小霖的睡眠,就,就又拿那瓶香水对着自己的身体喷了一下,尤其是那个地方。”诺汐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颊,相当不好意思的说着。
“所以……那些植物就?”
“嗯……然后它们就继续侵犯我了。其实一开始还挺爽的,但是到,到了后面的时候,就,就感觉到好折磨……小穴都没感觉了。”
“姐姐你真的是个笨蛋。”听完了诺汐的描述,诺霖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轻轻用手捏了一下诺汐的小豆豆。
“呀!别,别捏我那里呀……”在那一瞬间,宛若着有一股电流穿过了她的全身,但是她却并没有任何的力气来反抗。今夜的她,完全就宛若着一只木偶一样,随意地交给着自己的姐姐玩弄。
“都说了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啦!本来性爱就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就算是主人,也不可能是单纯为了虐待我们才让我们去温室里照顾植物的吧?”诺霖俯在诺汐的身上,用手不断地描绘着小腹上的淫纹,一边唤醒着诺汐的情欲,一边欣赏着姐姐的私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着薄荷膏的刺激,现在诺汐还在不禁分泌着透明的液体呢。
好可爱的姐姐,但是一想到她今天的遭遇,却又感觉到好可怜。
“嗯……我,我知道啦。今天……只不过是想要触手调教吧……”诺汐垂下了脑袋,她知道AI设计今天的调教之时,根本不可能让她们被连续侵犯九个小时不休息,放那一瓶香水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她们其中的某个人在另一个被欺负的时候能够好好休息一下。
结果最后,她反倒是只将香水用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被侵犯到连下体都有点失去了感觉。
“只是……想要多让小霖休息一会嘛。我,我是姐姐诶,为妹妹奉献一下自己的身体,也……也没事的吧?”
“不行。”诺霖认真地说着,“姐姐的身体是属于我的,姐姐需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知道了吗!”她用着自己的手指抹过了那薄荷膏,将自己的手指抵在了那小豆豆上,“所以,要好好给予笨姐姐一点点小惩罚才可以。”
“你……你想怎么样啦……唔。”诺汐也是很少会看到诺霖这么认真的样子。紧接着,诺霖便是将手指给伸入到了她的小穴之中,开始在那湿热的地方逐渐抚摸了起来。
“等到,不要把这药……哈……”
一边是不断燃烧着的情欲,另一边却是薄荷膏所带来的清凉感,冰与火交织在一起,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大脑。
奇怪,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奇怪,为什么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要,要不行了,意识,又不知道要飘向何处了。
“哈……啊啊啊啊——”
“出了这么多水呢,姐姐这不是,还挺不错的嘛?”诺霖的手指继续在她的小穴内搅动着,将薄荷膏涂抹在她的内壁之中,看着那爱液宛若小溪流一般不断流淌着的样子,脸上又不禁露出了一丝坏笑,“今晚,你是属于我的了哦,姐姐大人。”
“哈啊啊啊——”被这么欺负着小穴,诺汐的口中再一度发出了呻吟,“等等,小霖……今晚,今晚饶过我……呀!”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第四十八章 小霖故事会

“小霖看起来昨晚又被睡奸了的样子呢?”第二天早晨起床之时,诺汐不由得看向着妹妹的私处,似乎是经过了昨晚的一番玩弄,就算是到了早上也显得有几分红润,让她看了未免感觉到有几分可怜。最近几天晚上遭到“睡奸惩罚”的人可都是她呢,让诺汐不由得怀疑AI的程序设置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嗯?没,没有啦……”诺霖露出了一丝苦笑,昨晚那番特别的经历,她可并不想与诺汐谈起。不过,她这种欲说还休的表现,反倒是愈发激起了诺汐的好奇心。
“嗯?小霖似乎在瞒着我一些什么呢?”诺汐舔了舔的嘴唇,缓缓地挪动到了诺霖的面前,用手轻轻抚摸着诺霖那嫩嫩的小脸蛋,“不诚实的孩子可不乖哦,是吧,主人?”
“没错,N072,请向着N071复述昨晚所进行的惩罚。”而就在这个时候,AI也像是早就与诺汐串通好了一般,对着诺霖发布了这个奇怪的命令。
“诶,诶诶?主,主人你说什么呀!”在笼子里的诺霖,听到了这个命令之后,脑海之中反倒是宕机了一样。
等等,要向着姐姐复述昨晚的惩罚内容?
似乎比惩罚本身还要更可怕一点吧!
“昨晚的惩罚?嗯,看来小霖昨晚瞒着我做了一些特别的事情呢?有这种小秘密竟然准备着藏在心底吗?作为着你的姐姐,我可是要……”诺汐轻声地在诺霖的耳边说着,还不忘轻轻地给她吹一口气,刺激着妹妹的身体。
“呜……我,我向,向姐姐坦白,坦白可以了吧!”突然被诺汐这么在耳边吹气,敏感的身体又是突然有了反应,诺霖脸上的表情都好似要哭出来一般。
“嗯,这才是一个乖妹妹呢。”诺汐摸了摸诺霖的脑袋,坐在了柔软的毛毯上,等待着妹妹的故事会。
“就是,大概零点的时候……”
“零点?哦,那个时候小霖刚刚欺负完我,用着那个特别的药膏可是让我高潮了好多次呢。”诺汐她回忆着昨晚的情况,明明一开始说好只是给自己涂抹药膏,那个有着薄荷成分的治愈药膏,真的是感觉到十分刺激。涂着的时候都留了好多水。然后,在涂抹完了这些药膏之后,就被妹妹趁此机会给好好欺负了一番。
明明一开始说好体谅被触手玩了一天的自己,结果最后一直做到了十一点半才让自己睡下去。
但是也很舒服,尤其是在那薄荷膏的辅助下,身体虽然很累,但是快感却比以往要强烈的多。
“是……是的,就是和姐姐做完……我,我当时和主人申请要,要上厕所。”诺霖看着身后显示屏上的提示,她的AI主人要求着她完整不漏地向着自己姐姐复述昨晚惩罚的全过程。
“嗯,然后呢,等等,让我猜一猜~小霖不会是被灌肠了吧?”
“姐,姐姐!”诺霖的脸颊上一下子泛起了可爱的红晕,很显然是被诺汐给说中了,“的确……就……就去洗手间那边,被,被灌肠了。”
奴隶的生活之中,灌肠也已经是每天必须的调教项目之一了,一开始不太适应这种play的姐妹俩,现在也估计早就毫无抗拒的想法了。
“那么被灌肠的感受呢?”
“才,才不告诉姐姐!”诺霖立即摇了摇脑袋,她才不想和诺汐谈论这种羞耻的话题呢。只不过,今天的主人似乎是站在姐姐一边的。
你看,比如说现在,显示屏上就出现了这么一段内容——「N072,请详细复述每一段惩罚内容的体验」。
不仅要复述体验,甚至还要详细地复述。
太羞耻了嘛!这种play简直就是故意再欺负着她!
“就是……那种……温水,灌进来。虽然有点疼,有点点小难受,但是,因为这几天已经有点习惯了,所以心中也并没有太大的抗拒。而且……也,也感觉有点点小解脱……呜!我再说什么啦!坏姐姐,坏姐姐!”才复述了这么几句,诺霖便是已经满脸通红, 恨不得钻进地缝之中去了。
“哦哦,那么,接下来小霖干了什么呢?惩罚可不仅仅只是灌肠吧?”与其说灌肠是一个惩罚,倒不如说只是调教开始的前奏而已,这一点,一起接受着奴隶调教的诺汐也自然是了解的。她只是更好奇深夜的那段时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主人告诉我,因为,因为我乱用那个药膏的缘故,所以……所以今晚的睡奸挑战改为深夜惩罚,让我走到了那个105室里。”诺霖再缓缓地开口说道。
“在主人的要求下,我躺在了那张床上,被镣铐给绑住了自己的四肢之后。那些机械手,就,就把那个薄荷膏给涂,涂到了那个地方……”
“哪个地方呢?”诺汐故意明知故问,增加着妹妹的羞耻感。
“唔!就是……我,我给姐姐涂的那个地方……私,私处啦……”诺霖又一度羞红着脸,继续复述着昨晚那特别的场景。机械手的动作可是粗暴多了,完全不懂得爱惜女孩子的身体,甚至连棉签都不用,就是把药膏往私处上面涂。
“涂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呢?”
“唔!这个,这个也要说的吗?”
「需要的」AI对着诺霖做出了如此的答复。
“好……好吧。就是,心中想着姐姐,想姐姐好温柔,然后,那个机械手就是,故意欺负我。尤其是小豆豆那边,来回摸了我好几次……弄的我差,差点就高潮了。再,再加上薄荷膏的作用,涂在私处真的,好,好刺激。”诺霖越说到后面声音越轻,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薄荷膏的作用?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因为着滥用薄荷膏而被主人所惩罚,惩罚的内容第一项就是被涂薄荷膏。
“嗯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被……被放置了!”诺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甚是委屈的表情,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一下子提高了好多。“涂抹完那个薄荷膏,我本来以为接下来那些机械手会伸进来欺负我。但是,但是它们就是不动,姐姐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整个人就被拘束着四肢,被迫平躺在那个床上,明明心中反倒是期待着接下来的play,但是……我却被放置在了一旁!小穴因为那个薄荷膏的作用,就……就特别痒,比,比发情了还要难受。”
“涂完薄荷膏被放置play?好过分呢。”诺汐听了脸上都不禁感觉到有几分震惊,她也立即点了点头对着诺霖的想法表示赞同。
“对,对吧!超,超级过分的!然后,不,不仅如此,甚至……甚至还有那种小风扇。”诺霖回忆着当时的感觉,当机械手再一度朝着她的私处伸来,她本来以为这是让她得到解脱,但是结果却看到的那种手持式的小风扇,向着她那涂抹着薄荷膏的小穴处吹起了阵阵凉风。
“涂完薄荷膏再吹风……真是太过分了。”仅仅是听着描述,诺汐都有点心疼起自己的妹妹了。
“嗯……当时真的超想要哭的,又感觉到超委屈。心中那种感觉,被那风扇这么一吹,反倒是变得更强烈了。我,我当时真的好想要高潮。但是,双手完全动不了……然后,主人就是迟迟不给我。被这么放置在床上,被小风扇这么欺负着。我……我就……”诺霖绘声绘色地向着诺汐诉说着昨晚的故事,她还记得当时因为着薄荷膏和风扇的双重刺激,她的爱液都宛若小溪一样不断地流淌着,然而,距离着最后的高潮,就差最后的一丝爱抚了。可AI为了好好惩罚她,就是故意不给她。
“接下来呢?不会就这么放置了一晚上吧?”
“怎么可能!被放置了一晚上,我还怎么可能这么站在你的面前?只是惩罚而已,主人又不会虐待我们……然后,然后我就看着机械手们在我的身边徘徊着,对我的身体摸来摸去,还,还给我挠着痒痒。”
“然后小霖就被插入了吗?真羡……不对,真过分呢!”
“姐姐你刚刚说了羡慕是吗?!”诺霖敏锐地察觉到了诺汐口中的那个字,不由得凑到了诺汐的面前,鼓起了自己的小嘴。
“啊……我,我明明说的是过分!嗯,主人竟然这么欺负我的小霖,实在是太过分了!”诺汐点了点头,搂住了诺霖的肩膀。
“有……有什么好羡慕的。就是那种比较传统的按摩棒啦。”诺霖嘟起了自己的小嘴。这时候旁边的显示屏反倒是出现了一行字。
「N072,不可以说谎哦~」
“说谎?嗯,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普通的按摩棒呢?小霖——”诺汐轻轻挑弄了一下怀中诺霖的乳头,看着那红着脸的妹妹,在她的耳边低语道,“不好好和姐姐说说清楚吗,昨晚究竟被什么东西给插进去了呢?”
“呜……不要嘛……”越是复述着昨晚的故事,诺霖就感觉到越羞耻,她本来想着蒙混通关的,但是没想到主人竟然还拆穿自己的话。
“小~霖~~”
“我,我说嘛……其实,其实就是那个……”

第四十九章 姐姐也要一起来才行

“……”
“……?”
诺汐等待着诺霖的话语, 她相当好奇着昨晚诺霖究竟遭受到了怎么样的调教。如果仅仅只是涂抹薄荷膏再放置,可并不像是那位AI的作风。但是,诺霖的脸涨得宛若一只通红的番茄,却迟迟没有开口。
“小霖?”诺汐有点等不及了,她实在是很好奇惩罚的真正内容。
“我……我……呜……”诺霖抿着嘴,那一脸纠结的样子实在是相当可爱,“太羞耻了说不出口!主,主人!”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显示屏上印出了这么一行文字。
“我,我申请让姐姐也一起体验一下!就,就当作是我今天的调教内容,可,可以吗?”她眨着眼,也不知道主人能否领会她的意图。
「可以,调教计划更改,请步行至105室」
一行字出现在了显示屏上之后,她们的笼子大门也随之打开。似乎是在催促着两人前往着那个指定的地点。
“计划成功!”诺霖的脸上一下子洋溢起了喜悦的神情。通过主动申请调教来避免在姐姐面前的羞耻play,而且这样还可以趁此机会也让姐姐尝试一下昨晚的那个惩罚。
一举两得!她简直是天才少女!
“等等,小霖你这是要把我卖了吗!”诺汐这才反应过来,好好听着故事会呢,结果突然反倒是迎来了一场新的调教?
“快点走啦,上午本来就有调教安排的啦。我和你讲,姐姐,躺在那个上面的时候超舒服的。”诺霖一边推着诺汐的后背,一边向着她诉说着昨晚的感觉。
“你,你个笨丫头……”
姐妹俩来到了熟悉的105室,也算是她们在这个别墅之中的调教室了。熟悉的双人床已经为她们准备好,早就已经熟悉了调教流程的姐妹俩也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平躺在了床上,床上的镣铐则是牢牢地锁住了她们的手腕,令她们在之后的调教过程之中无法动弹。
“所以究竟是什么呢?”诺汐好奇地歪了歪脑袋。看着房间那雪白的墙壁与天花板,不用怀疑都知道,很快那些拿着情趣玩具的机械手便是会开始给予她们的身体刺激。
首先便是拿着薄荷膏的机械手们,分开了姐妹俩的大腿,将那熟悉的薄荷膏涂抹在了她们的私处。这些特制的炼金药剂,不仅是能够给予她们一些清凉的快感,更是对她们那娇嫩的私处自然是有着一定的保护作用。
毕竟,即使她们作为着半吸血鬼的身体多么地强大,长时间经历这种调教的话,也很容易坏掉。这些药膏的存在,也自然是为了保护她们的身体,让她们一直处在良好的被调教的状态之中。
“之后你就知道了。”诺霖笑了笑,“哈啊……别,别乱,乱弄我的那里呀……”机械手翻弄着她的阴唇,挑拨着她身体之中的情欲,诺汐整个人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她的口中也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娇嗔。
“又是这种药膏……”
“凉凉地很舒服,不,不是吗,姐,姐姐……”诺霖的双腿不由得想要夹紧,但是脚踝被拘束着,大腿那边还有机械手负责牵制,也完全动弹不得。敏感的阴唇被机械手这么抚摸着,很舒服但是又感觉有一点点过分,身体的感觉都变得奇奇怪怪的了。
“呜……才,才没有。”诺汐摇了摇脑袋,不知道是不是身体被调教得太过敏感的原因,总感觉今天的薄荷膏显得格外的刺激,这才刚涂上没多久,就已经湿得不行了。“而且,小,小霖你,你换个称呼嘛……”
“诶,要,要我叫小汐吗?”
“嗯……这种时候,你,你不都这样叫,叫我的嘛……”诺汐略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诺霖,躺在她身旁的诺霖此时显得则是超级可爱。那幽蓝色的双瞳,简直宛若着宝石一样的美丽。就在欣赏着妹妹的美颜之时,突然有着一根按摩棒插入到了她那湿润的小穴之中,宛若着柔软的触手一般,在她的体内搅动着。
“这是……触,触手吗?哈啊——”刚被涂抹上了薄荷膏,紧接着按摩棒就进来了。软软的,滑溜溜的,与她们平日里所使用的不太一样,真的就仿佛感觉到宛若着触手在侵犯着她一样。小穴被填得满满的,情欲很快便被挑弄了起来,紧接着快感阵阵地传来,扩散到了身体的全身,好舒服……
“诶,姐姐竟然第一次就抽中了触手型按摩棒!好羡,羡慕哈啊——”诺霖侧着脑袋,仿佛准备要起身看着自己的姐姐,然而,股间突然传来的另一阵刺激,则是令她差点又要说不出话来。
“哈啊啊啊——等等,不要刺激这个地,地方!”与诺汐不同的是,诺霖此时所得到的调教内容,则是一根细细的,专用于刺激着阴蒂的震动棒。
伴随着嗡嗡的响声,震动棒缓缓地在她的股间移动着,刺激着少女那娇嫩的花蕊。阴蒂上传来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被拘束在床上的诺霖则是不断地晃着脑袋,她紧闭着双眼,脸上显得颇为可爱。
“所以,昨晚的,小,小霖?”诺汐喘着气,小幅度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让那柔软的触手在她的身体之中继续搅动着。
“我,我……就是,这,这样。”
“但,为什么,我们俩的不,不一样?”她稍稍仰起身体,而这时却看见了数条机械手拿着许多的情趣玩具在待机着,“等等,为什么……有,有那么多,玩……玩具?”
“是,是这样的,小,小汐。”一边忍耐着小豆豆上不断传来的快感,诺霖一边对着诺汐开口解释起了这次调教的内容——
“这里,有,有很多种玩具……我,我也不清楚有几种吧,大概,十到二十种不同种类的玩具,会,会在机械手的操控下,轮流调教我们俩的。”渐渐感觉到震动已经减弱了下来,应该是第一轮的时间到了吧,那根阴蒂按摩棒也从诺霖的身体之中缓缓移开。
不过,就这短短的时间,并没有将她刺激到高潮。感觉到那个东西逐渐远离自己的股间,她的心中反倒是有点舍不得。还不够,想要被这个东西玩弄到高潮!
“轮,轮流?那,那每一种大概,大概多少时间?诶,等——”就在下一秒,突然感觉到了那个触手按摩棒从体内抽出,在床上诺汐的身体立即颤抖了几下。
“四到五分钟吧,反正……之后接下来的每一种玩具,都,都要来一次的。我,我昨晚就是……”诺霖稍稍低下了脑袋,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情欲正在不断地消退着,而下一秒新的玩具又在这恰到好处的时间插了进来。
“唔!”她的口中立即便是发出了一声低吟。之前的那根按摩棒可只是挑逗着阴蒂,没有插到里面来。而这一次,可是直接侵入到了身体之中。这种突然袭来的异物感,她感觉有点熟悉,但是又感觉和以往有点不一样,有点点痒,又感觉有点点刺。
“毛,毛刷?不,不要,啊哈哈——”
直到那个按摩棒开始旋转起来,柔软的绒毛不断地划过她的阴道内壁之时,她才意识到了这东西的真面目。在这里洗澡的时候会用到的,那个表面上说是清理小穴,实则是故意刺激她们的毛刷。
“小霖你被选中什么,什么东西了啊?毛,毛刷吗,哈哈哈!”躺在她旁边的诺汐,听着诺霖那又是呻吟又像是在笑的声音,看得出来此时的妹妹果然很享受着这种调教呢。
“小,小汐你别,别笑!我,我呜……别,别转了。小穴要,要坏掉了嘛——”她的双腿不断地颤抖着,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试图着减缓几分身体之中的快感。
“哼,现在主人对我可是很……呀呀呀呀呀!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啊啊——我,啊,小,小霖,别,别舔!呀……不,不可以舔,啊啊啊,也,也——”诺汐的话语瞬间都变得破碎了起来,前一秒还在得意着的她,突然因为着那贴在小豆豆上的玩具而变得混乱了起来。
她还记得这种感觉,那是一个吮吸款的跳蛋,也算是她们姐妹所尝试过的跳蛋之中比较特别的一款。
因为刺激着小豆豆的时候实在是太过刺激,因此平日里的生活之中也并不愿意使用。但是现在,机械手却正用着那个东西抵着她敏感的地方。跳蛋之中的“小舌”则是来回地舔舐,玩弄着她的小豆豆。
“呜呜!求求你,呀!小,小霖!”
“叫,叫我干什么啦……你,你就算叫我,也,也不会……啊!”诺霖虽然知道诺汐在这种时候特别喜欢叫自己的名字,但是依旧是吐槽了这么一句。而在与诺汐对话着的同时,积压着的快感也瞬间爆发了出来,不过,五分钟的时间还没有到,就算是刚刚到了高潮,机械手也不会给她休息的时间。
依旧是,继续在调教着她们那敏感的身体……

 

第五十章 还不可以停下来哦

“呼……”按摩棒从诺霖的小穴之中抽出,令被欺负地几乎快要失神的她又颤抖了好几下。呆在她身旁的诺汐,情况也自然并没有好上多少,不仅刚刚被机械手好好欺负了一番,甚至还当着妹妹的面失禁了,羞耻到她现在就好想钻进地缝之中逃避自我了。
“羞死人了……羞死人了嘛!”虽然这在调教的过程之中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诺汐依旧是无法放下这一份羞耻心,而且这可是在妹妹诺霖身变诶!独自一个人的时候,还好……和诺霖在一起,不行的,姐姐的威严,完全没了呀!
“嘿嘿,小汐又失禁了呢。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呢?”诺霖还在一旁调侃了一句。
“不要数,不要数呀!哈,啊——”
尤其是现在,身体还处在尤为敏感的时候,却又感觉到了一样东西侵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
呜……真是片刻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这一次的是什么?感觉略有点像是手指的样子,在她的小穴里抠动着的样子?
“呜……那个机械手的手指……”诺汐的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声的呻吟,感觉到了那机械手的手指在她的体内搅动了起来,即使包裹着一层手套,但是依旧是感觉到有点点不适。
“小汐,小汐在被……机械手,直接欺负,吗?”诺霖的话语显得略有几分断断续续的。很显然,AI对她的调教也并不会停下。大约20种左右的情趣玩具,每一样都能把她调教的超级舒服。
“是……直接被机械手……这么玩弄,好,好奇怪。唔!”在诺汐的认知之中,机械手不是用来拿着情趣玩具,然后再用情趣玩具来侵犯,不对,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欺负,没错,欺负自己的吗!这还是她第一次,直接被机械手的本体所侵犯吧!虽然只是形式上的差异而已,但是真的感觉到很奇怪。
“直接,直接欺负嘛……那,那小汐!”诺霖一边发出着可爱的喘息,一边用着断断续续的话语与姐姐交谈道,“小汐,小汐觉得是我……我的手好,还,还是机械手舒服……呢?等,等等,主人,不,不要顶,啊——”身下的小玩具则是依旧不断地刺激着她的全身,这一次她被选中的是一根比较传统的按摩棒,不过上面遍布着许许多多的小疙瘩,在她小穴内反复抽插着的时候,也能够带来尤其强烈的快感。
“哈……哈啊!”诺霖的问题刚刚问完,那根按摩棒就已经抵到了身体的深处,将她又一度给玩弄到了高潮之中。
“诶,这,这种问题……”诺汐听着诺霖的问题,脸上立即便是泛起了可爱的红晕。感受着那机械手在体内搅动着。
技术还不如小霖好呢,哼,诺汐表示这种简单的play,才不可能让她达到高潮。但是,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估计又要被机械手欺负。怎么办?该说实话讨妹妹开心,还是撒谎让主人稍微温柔一点呢?
这个天平,她完全平衡不了的样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机械手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体内的小凸起,刺激着那个名为着G点的地方。之前积压着的情欲,在那一瞬间又爆发了出来,爱液如若着潮水一般地涌出。在心中还抱怨着那机械手不懂女孩子的诺汐,就这样被玩弄到了高潮。
“小汐,又,又高潮了呢。嘿嘿……真,真是个……色情的,姐姐呢。”诺霖将脑袋歪向了旁边的诺汐,对着她笑了笑。
“呜……你,你不也……也是。”接连的几次高潮,使得她已经没了什么力气,在这样被玩下去的话可都要脱水了!身下的床单,都已经被爱液浸湿了吧!
“嗯……这才是,调教嘛。哈,哈哈……”沉浸于快感之中,什么其他的东西都不用去考虑,诺霖只感觉到宛若天堂一般的快乐。
“小霖也是……抖M。”
“你不也一样。M又怎么了,女孩子活着就是应该享受嘛……嘿嘿。”诺霖则是好像已经丢掉了羞耻心一样,毕竟,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姐姐也在陪伴着自己,就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吧?
姐妹俩一边彼此吐槽着,一边又继续被尝试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小穴和菊花,身体的两个洞都被好好地欺负了一番。
“呼……好,好累。”身体感觉仿佛要动不了了,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今天的调教强度,好像是一直以来最高的那一次吧?
“小汐,真可爱呢……”诺霖稍稍朝着诺汐的方向挪了挪,虽然双手双腿都被金属镣铐给拘束了起来,但是她们的身体基本上都是紧贴在一起的,将脑袋转向着诺汐并没有什么问题。
“小霖……”
“接吻吗?想要和小汐再稍微亲近一点呢。”诺霖移动着自己的脑袋,侧到了诺汐的方向,四目相对,看着彼此那充满着情欲的眼神,姐妹俩默契地伸出了舌头。
在调教的过程之中不禁止她们接吻,毕竟调教本身的目的,也只是为了促进着姐妹的情感交流。诺霖很喜欢在这种时候吻着诺汐,吻着对方的时候,真的会感觉到很开心,就好像是与姐姐融为一体了一般。
柔软的双唇重叠,两人的舌尖触碰在了一起,幸福的感觉逐渐从心头扩散了开来。
好舒服……能够与小汐/小霖在一起……
这里是……天堂吗?!
姐妹俩不禁彼此想着。
“小,小霖。咕……咕啾……”
“小……小汐。哈……继,继续!”她继续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小穴内触手按摩棒的震动令她还不断地发出着可爱的呻吟。
紧接着,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两人又同时达到了高潮,伴随着爱液的潮吹,精疲力尽的两人都瘫倒在了床上。
“呼……被玩坏了……小霖。”诺汐侧过了脑袋,看着身旁的妹妹发出了一声苦笑,“昨晚,昨晚小霖就是……”
“嗯……就是这样,被调教到了很晚,才,才肯放我去睡觉哦。主人,主人超级过分的。”诺霖轻声地吐槽了一句,“但是,今天早上,不一样哦!”
“今天早上……强度比昨晚更高吧。”诺汐也不知道诺霖昨晚到底经受了怎么样的惩罚,但是经过早晨的这么一轮调教下来,她也的确是累得不行。
“不,不一样哦!今天比昨天晚上……可,可开心多了!”诺霖朝着诺汐的方向蹭了蹭,想要动手去抚摸诺汐,不过还是被拘束着,也只能用脸颊蹭姐姐了。
“昨晚一个人的时候,可孤独了。想要出声,但是又怕影响姐姐的睡眠。只能自己一个人躺在那张床上,被机械手们欺负。但是今天早上可不一样哦,能够和姐姐一起接受着调教什么的……好开心!”
“H小霖……”诺汐不由得吐槽了一句,本想要用手去摸一摸妹妹的脑袋,为她整理一下凌乱的秀发,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仍旧是被固定在这张床上。
“那个,主人……还,还没有结束吗?”诺汐好奇地向着AI询问道,照常理来说,现在不应该已经是调教之后的休息时间了吗?也没有必要再继续拘束着她们了吧?
“还有着最后的一项调教哦。”
紧接着,天花板上传来了AI熟悉的声音。
“最后一项?”诺霖稍稍弯起自己的腰,看着自己那仍旧是在流着水的私处,难不成又会有什么超级按摩棒来欺负她吗?
“最后一项,是这个哦——”AI故意调整成了一种略显几分调皮的语气,突然四只机械手移动到了她们的脚踝处,对着她们并没有穿着丝袜的双足发起了进攻。
没错,最后的一项调教是针对着她们的脚心处的,挠痒痒调教。传说中没有女孩子能够抵御住这种感觉的,对于着本来身体就超级敏感的诺霖和诺汐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哈?哈哈!等等……哈啊啊啊——”还没有任何的事先心理准备,那些机械手便是已经挠了起来。被绑在床上的姐妹俩不禁想要缩起自己的小脚丫,然而脚踝上的镣铐却限制住了她们的行动。
不行,停下来啊!这样挠下去的话,身体会变得奇怪起来的!她现在还不想成为奇怪的女孩子呀!
“哈,哈啊啊啊——”
“要——坏,坏掉了啊——”
“哈哈哈哈——”
伴随着机械手的动作,姐妹俩在床上不断地颤抖着,腰部不断地弓起,随后又在快感的冲击下倒下。牢固的床都被她们的动作弄得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不,不可以。饶,饶命吧——”
“呜呜哈,不,不要。哈啊——要,要不行了。”诺霖简直是哭笑不得,被机械手这么挠着脚心,完全受不了!好想把自己的双足缩回去,但是被这么牢牢地限制着,完全动不了呀!
就好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一样,被AI所侵犯着身体。
昨晚明明还没有这一款项目的。
这简直才是最高级的惩罚play!
“不,不可以,停停下吧……忍,忍不住,哈啊——”
“主人,主人!求,求你……了啊!”
而除了两人的笑声和求饶声之外,姐妹俩还听到了另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流水在流淌着的样子。
竟然……
又失禁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45-50)》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