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与幽月(1)

枫
Latest posts by 枫 (see all)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R18-G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注:咱写不出来太涩的东西,很抱歉。这篇是一时兴起拿来迫害朋友的作品,如果写的不好请见谅。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今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切都是那么的寻常,啊不对,有那么一点不同,今天是情人节。所以街上结伴而行的情侣比往常多了许多。到处都是小情侣打情骂俏的声音。虽然有些不和谐的音调,但大多数还是相处的非常融洽。相比于街上那些活泼的年轻人们,公园中更多的则是一对又一对的老夫老妻,他们鬓髪皆白,不过精神头却毫不衰减,或许是今天的节日让他们找回了年轻的感觉吧。他们大多数都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互相依偎着,眼睛看着街上的小情侣,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嘴上也不得闲,和老伴一起追忆曾经的往事,虽有苦涩和快乐,但大多还是平凡的陪伴,而最后常常以一声长叹结尾。那之后两人看向对方,会心一笑,苦涩的感觉也就尽皆烟消云散了。
街上的打情骂俏的情侣,公园中相濡以沫的夫妇……仿佛今天一切的一切,都伴随着那份甜蜜和幸福,然而事实呢?苦楚总会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生根发芽,然后结出苦果。
“今天是情人节呢,幽月。”
在一座只有点点烛光的灰暗房间中,一位短发齐肩的女性靠在一个长方形柜子上念叨着,她的眼睛异常的暗淡,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意义一般。她的手不像正常女子一般光滑,而是略微有点粗糙,虎口和指肚处还有点点老茧。其中一只手拿着一把匕首,那匕首很好看,上面还雕刻着一轮栩栩如生的月牙。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块手帕,手帕是绿色的,上面绣了一枝潦草的鸢尾花。那女人用手帕在不断的擦着匕首,每当月牙和鸢尾花重合的时候都会格外的用力。她就那样擦着,哪怕那把匕首上一点尘埃也没有。
“叮铃铃,叮铃铃。”
那女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把匕首小心翼翼的放在鞘中,手帕则是随意的揣在兜里。然后缓缓起身,拿起电话,扫了一眼屏幕,按下了接听键。
“鸢!你现在怎么样?出发了吗?你听我说,你不能这样做,我们大家都不希望你这样!你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找你,大家都很担心你。就,就连梨花,应该也不愿意让你这样的吧……”电话刚一接听,一串连珠炮似的语句就飞向女人的耳朵。那边的声音最开始很大,并十分匆忙,但后面越来越小,甚至,已经有了几丝哭腔。
“枫……你不懂…你什么也不懂…你…包括你们…全都没资格劝我…”鸢随即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卡取出来,掰成两半。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幽月…我会,替你报仇的,那之前,我们,可以温存一下吗…”
她摇了摇头,然后轻轻的打开那长方形的柜子,柜子里面躺着一个脂白如玉的女子,身着一套洁白的连衣裙。灰白的长发均匀的散落在她身体的两旁,她的双手叠放在小腹上,双腿并齐,樱桃般的小嘴紧紧闭合,不让玉齿有一丝一毫的显现。那心灵的明窗,此刻正紧闭着。她就如同睡美人一般,躺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王子,亦或是另一位公主,将她唤醒。
鸢的呼吸开始逐渐急促起来,她的脸颊逐渐变得绯红,仿佛看到这柜中的女子,就开始发情了一般。实际上也正是如此。
她轻缓的解开了自己背后的拉链,那纯黑的连衣裙就从她几近没有瑕疵的身体上滑落。胖次和胸罩也被她轻轻的解去。她扶起她的公主,把那洁白的衣裙从幽月的身上褪下。随后讲幽月公主抱到浴室,为她冲洗了身体,之后抱向窗边。
“对不起,可以,原谅我吗?但是,我好爱你,比他们任何人都爱你。能,给我点奖励吗…不说话吗,那我,就当你默许了。”
鸢缓缓的将幽月放下,然后开始用舌头在幽月的身上舔舐着,缓缓的,不放过任何一丝角落。
“幽月的味道还是那样,没有再变质了呢,真令人安心。”
鸢随后便吻向幽月的嘴唇,吮吸着,随后将她灵巧的舌头伸入幽月的嘴唇中,轻轻舔着幽月的牙齿,试着撬动他们,可并没有成果。她继续亲吻着。过了很久,才抬起头来。
“果然,还是不行…自一年前,好像就没有和幽月舌吻过了吧。”
她的手指开始抚摸幽月那娇小而又坚挺的乳头,然后手掌抓着那并不大的丰满,有节奏的揉搓着。另一只手则是伸入下面的密缝,手指挤压着阴蒂。
“如果你是醒着的话,那这时候一定会一边娇喘一边说我卑鄙吧,每次我两路一起进攻的时候你都是这么说的,然后象征性的嗔骂两句坏蛋,就开始享受起来…”鸢的眼角开始有些抽动。
“要开始正戏了呢,我会冲洗好那个人给你留下的罪恶的…抱歉,没能守护好你…”
鸢拿起了一瓶润滑剂,涂在手上和幽月的肉穴上。
“要进入了。如果痛的话就说话…忘了呢…我可真是个笨蛋…你最喜欢叫我笨蛋了呢…”
鸢将涂满润滑液的手指插了进去,幽月的里面很紧致,仿佛那还未初潮的少女一般。鸢的手指在其中不停的探索,按摩挤压着那些记忆中幽月的敏感点。她的耳边似乎可以听到幽月的娇喘声。伴随着耳边的回应,鸢抽插的速度也不断加快。
“啊~”
她听到了,那是幽月高潮的声音,那是她曾经听了无数次的声音,如今又在她的耳边回荡了无数次。
她抽出了手指,拿出纸巾为幽月擦干净从肉穴中淌出的润滑液,以及肉穴边上抽插溅出的润滑液。
“谢谢你,亲爱的。现在,轮到我了,请让我将我的第一次,献给你吧。我亲爱的幽月。”
那时她们做的时候,每次都是幽月被鸢玩到筋疲力尽,然后沉沉睡去,而鸢则是想等幽月清醒时,来取走她的第一次。只可惜,这个愿望是无法达成了。
鸢先是为幽月的手指和自己的肉穴涂上润滑液,然后缓缓举起幽月的手指,将食指和中指并拢,然后对准自己的肉穴,狠狠的插入。
“嘶,痛…当时你也是这么说的啊,并且你应该,比我痛多了,毕竟你当时哭了很久呢,并且还很大声,我当时还笑话你…幽月,你看,这样,我们的爱情就完美了呢。”
她缓缓将肉穴中幽月的手指抽出了,看向上面沾染的丝丝血迹。
“那么,继续吧,那时候,你好像很想当攻呢,现在就如你所愿吧…”
她将幽月的手指重新插入肉穴,那僵硬的手指在肉穴中横冲直撞。这并不是一场舒服的性爱,但是鸢却很享受这一切。
“嗯~啊~好舒服,幽月的手指,真棒~如果当初幽月再攻一点,那估计我才是受了~这手指,会让人坏掉的~再用力一点~”
鸢的手越来越来,幽月的手指也随着越来越快。
“嗯哼!”
随着一声闷哼,鸢也达到了高潮。她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而眼角则是滑落了两行泪滴。
鸢把幽月的手指缓缓拔了出来,然后用纸巾先帮幽月擦干净手指,再收拾自己的肉穴。血与淫水与润滑液混合在一起。散发着令鸢感到幸福的气味。
鸢抱起了幽月,走进了浴室,为她和自己清洗淫乱过后的余痕。
然后鸢抱着她的公主,为她穿好那件白色连衣裙,把她放回那属于她的“水晶棺”之中。
“晚安。”
鸢低下头,在幽月的额头上轻吻一下。然后轻轻的合上柜子,仿佛怕打扰到柜中沉睡的睡美人。
“明天,一切就会结束,我们也可以在一起了。等我…亲爱的…”
“好~”
她听到了,那份属于幽月的回应。她笑了笑,靠在柜子上睡着了。睡得很沉,很死。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鸢与幽月(1)》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