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缚夜游公园

第一章:奇怪的快递

“那今晚就先这样吧,下回见”少年和线上游戏的朋友说完后,从金黄色的短发上摘下耳机挂在机箱旁,用脚踹了一下桌腿远离桌面,闭上眼睛跟着电脑椅一起旋转。

在等待椅子停下的期间里,回想着刚刚游戏里发生的事情,真实但感觉上又是那么的虚假。

因为撤退时在游戏里发呆什么的,然后朋友把派来自己的爱机强行把他束缚在座驾上,血条还与某些装置联系在一起,而被迫去战斗。

【现在那个游戏以及有这种技术水平来体现了吗?我怎么都没听说过有这种新模式的?时代已经变了吗?】

感受着椅子的旋转速度逐渐降下,名为莲的少年睁开了眼睛,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发现私密处有种黏糊糊的感觉,用手摸了摸自己那里,私密处前端撑起的小布伞早已被弄湿,散发出一股栗子花的气味。

“没有高潮感后的疲劳感,这些应该是前列腺液吧?果然,在快递员来收回去之前,心里面还是想偷偷试一下那个东西啊,既然被调动起情绪了,怎么能临阵脱逃呢?换个内衣就去试试吧”

少年摘下湿漉漉的胖次丢到准备换洗的衣服里,从衣柜里挑选出一件新的三角胖次后,少年带着好奇心来到客厅打开了那个今下午送到的神秘箱子,把里边的道具一一摆放在客厅内,接着拿起箱子最底下的说明书封面看了一眼。

“没有特定的名字?但是有详细的道具介绍,这个道具居然是男用款的吗?”简单地翻页看了几遍道具介绍内容把主要的穿着注意事项,以及解缚的方式在脑内过了几遍后,少年把刚刚换上的内裤脱下扔到一边,看了一眼地上摆放好的道具,拿起了他今晚拘束旅行的第一个拘束道具,一件打底用的肉色丝袜。

在莲手中的丝袜十分的小巧,就算整体铺开看上去也就和他小时候那种儿童连裤丝袜差不多大小,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件丝袜除了包住腿和下半身私密处外,还多出了用来包裹住上半身与手臂的部分,一直延伸到颈部为止,甚至手指部分还贴心地为每根手指留好了相应的位置,但即便是多出的部分,也看上去还是太小了。

手中的丝袜,一度让少年觉得不可能穿的上,但当他稍撑开这条连身丝袜作为穿脱的唯一出入口时,丝袜弹性十足,可以轻松地把整个身子全部套进去。

而当少年穿完,看着镜子里的他,原本就姣好的身材被丝袜完全套住,就连胯下的宝剑与双蛋也被丝袜包裹住,细致的照顾到每一处勾勒出原有的样子,整体身材在丝袜的塑型下显得更加苗条更具美感,要是他姐姐在现场,恐怕都会为之嫉妒,也正好因为姐姐今晚去了自己好友巡音家里过夜不回来,莲他才敢试这个东西。

“该下一件了,不过这束腰要怎么穿呢,这我一个人应该穿不上的吧?”

下一件道具,虽然他没有穿过,但是还是对这件道具有所了解的,自己姐姐以前穿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是他帮忙用脚踹着姐姐的细腰拉紧的。

但是现在只有他自己,估计很难一个人穿上,不过按照说明书上说的,不扣好的话最关键的道具是没办法装上的,所以即便是装装样子,他还是乖乖地把束腰放在了腰上,依次扣好扣子就不理松垮的束腰了。

接下来就是一开始拆箱看到的高跟鞋了。

“这高跟鞋真的能穿着走路吗?”

手中的高跟鞋的鞋跟高到令人生畏,穿上这双有18cm高度的高跟鞋后,他的两脚被鞋板强行绷直,那种感觉就像是像芭蕾舞蹈员跳芭蕾舞一样,垫着脚尖来走路,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脚趾上,仅仅是扶着椅子站起来一小会,从足尖上传来的剧痛就让他知道他驾驭不住这双鞋子。

“嘛,反正这套拘束也不会用到这双鞋子来走路”

接着莲把一个带有可爱狗狗耳朵的耳机戴好,与他平时戴的耳机有点不同的是,这个耳机似乎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符合他耳朵外型的耳罩戴上去一点都不难受。

“啊~嗯呜”接着就是口塞了,少年拿起一个骨头外型的口塞,衔咬住骨头中间后把两边的带子绕过脸颊在脑后扣紧,在骨头的中间有一条细长的棒状物轻轻顶住喉咙深处,细棍和筷子差不多粗细,但是拥有筷子没有的柔韧性,使得他可以在嘴里用舌头不断地翻动着玩。

“这个棒子还蛮有意思的,是无聊消遣用的吗?”

戴好口塞后,莲试着发出声音,声音只是略微减少了些,但是仍能较为清晰地听清,只不过能说出的所有语言全部变成了诱人的嗯呜声,显得十分地无助。

装备已经到了一半,下一件就是一个重头戏了,手中的这个贞操带前面似乎是特意留出一个用来装男孩子下面那个小鸟的鸟笼,在鸟头的位置还有一根透明的管子连在水箱上,在鸟脖子与鸡蛋的位置还设置有数个稍硬的圆形凸起槽,外表看着是这些道具,然而当他穿上后,才发现里面还暗藏玄机。

捏着软乎的乳胶鸟笼,莲扶着自己的鸟颈,把鸟头对准鸟笼的入口,慢慢推进去,刚进去一点,鸟头上传来的触感就像触电一般迅速传达到大脑,整个鸟颈骄傲撑起腰杆子。

“这里面也太刺激了吧?好像不用润滑液都可以直接进去了”兴许是包裹阴茎的丝袜顺滑让自己敏感,只是稍一接触,莲觉得这个鸟笼比起他用过的飞机杯子要刺激许多。

少年缓缓地咽下一口唾沫,把挺立着的宝剑缓缓插入那内壁有着丰富褶皱的剑鞘鸟笼内,感受着剑鞘软而紧的内壁,每深入一点,配剑就像被世界上最好的工专心呵护一般,当少年的尖端触碰到剑鞘最底部,两边圆球护手也被剑鞘完全包住时,少年的咬着骨头的脸上早已满是潮红色喘着粗重的鼻音,以鸭子坐的优姿跪坐在地上。

少年微颤的身子无不透露着把刚刚那个过程中的剧烈快感,那种快感把他几乎送到距离云霄仅有一步的距离。

【要缴械投降吗?】

少年纠结着,现在仅需稍微转动一下鸟笼,被丝袜和乳胶内壁紧紧包裹起来的小鸟便会瞬间送上云霄,然后口吐白沫而倒下,而自己也会在短时间内疲软下来,然后对之后的拘束失去兴趣。

经过一番思想对抗,莲终究还是强行忍下了那仅差一步便能送上天堂的快感,选择了冷静下来,打算把剩余的道具装好再一次性享受完。

待小鸟疲软地跌拉下来后,就该是另一把宝剑入体了,带着毛茸茸尾巴的肛塞像肉棒一样抵上处女膜一样,抵在了自己未经开发的后庭。

少年自己还没试过的地方要自己破处让他略感紧张,但眼下这个贞操带是一体化的,不破处自己就没办法完全穿上整件装备,现在只能祈祷着破处的时候不会手上这个看上去不太大的肛塞进入的是吧不太痛。

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到感觉束腰的约束时才慢慢地把肛塞塞入。

“嗯呜”刚进入一点,自己就发出一声娇喘似的声音。随后的慢慢进入,少年也就感觉地到臀部的丝袜也被一起进去,直到肛塞完全塞入,臀沟被尾巴上的细毛刮蹭到,让少年感到一种莫名的内部被填满的满足感。

把肛塞塞进后庭后把贞操带扣上束腰并不是那么的顺利,得侧起一边身把贞操带与束腰系扣上,奈何肛塞填的太满,侧身的时候摩擦到了前列腺,一下刺激得原本低沉着的小老弟又自立了起来。

【别,嗯啊,加油,还差一点,就扣上了】

“喀嗒”身后传来一声清脆响声提示着身后的扣子已经扣好。

忍着贞操带前后夹击的莲未等下胯的小弟兴奋消退,趁着还适应着肛塞的位置,抓起最后装备扣在了背部的束腰上,水箱似的背包响起一声喀嗒声,扣好的提示音与系统启动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系统启动中>

<系统启动完毕,自检程序已启动,正在扫描>

<扫描完毕,可以进行最后的骨骼着装,确认请合上左手大拇指,否认请合上右手大拇指>

【唔嗯!?】耳机内突然响起的一连串系统提示音把他吓了一跳,不知道是渴望被拘束起来的新鲜感冲昏了头脑还是被系统暗示的情况,一慌乱就握紧了左手。

<得到指令,现在将为您进行最后的着装>

“唔嗯嗯!唔!”【等一下,刚才的是误按,给我重来啊!唔,喘,喘不过气了】系统确认了少年的指令后,便迅速做出了反应,腰间松垮的束腰开始收紧,把少年本就允可的细腰进一步缩小,莲只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腑开始慢慢挤在一起,能呼吸到的新鲜空气逐渐变少。

赶忙把手摸到腰背部的箱子,想要解开束腰,但是摸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束腰的松紧条。

【怎么回事?!找不到了?为什么?难道是背包收紧的原因?唔,太,太紧了,前腰上的松紧扣,也解不开了这个程度我拉不开啊,手上的丝袜还那么滑,呼吸,空气,解,解开嘴巴,现在仅靠鼻子呼吸,已经不足了】

察觉到解开束腰不可能之时,需氧量逐步攀上的莲只能得先解开骨头口球,来用嘴巴呼吸交替氧气。然而在他想要解开口球的时候,鸟笼里一根3cm左右的细管从马眼处捅进了尿道里,吸附在尿道壁内,瞬间的刺激让他正在被塑型的娇躯猛的一颤,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下面。

尿道口那里除了插入尿道塞外,尿道口处也被特殊的绒毛照顾着,就连人体最刺激的冠状沟没被放过,附带着小凸起点的转动带卡在沟里,不断地转动着,如同自动的磨刀石一样刺激着冠状沟的每一处,而在鸟颈处的自然也是活跃了起来,不断地收缩释放,像触手一样精心地照顾着整个火腿肠,内置的跳蛋也不断震动着

 

“唔嗯嗯嗯嗯!!”【等,嗯啊,这么刺激,这么刺激的话,我想缴械,也缴不了啊,没办法软下去,嗯啊啊啊,我,要解开这个,太,太刺激了】

快感在这一刻瞬间抵达顶峰,但强烈刺激让他没办法射精,只能像电脑数据一样卡在99%,不断地被快感刺激着头脑,胯下没法口吐白沫就没办法触发缴械投降后的疲劳感。

此时的鸟笼更像是一种拷问道具,不断地高强度打磨着少年的宝剑,少年既没办法自己软下去,也没办法射精,就那样被机器责罚着。

高强度责罚的少年顾不得解开口球换取空气,想要用手压住正不断被榨取的小老弟减轻快感,但想要伸手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小臂折叠在一起。

“嗯呜呜?!”【我的手臂,动不了了?!】当莲注意到的时候,自己手臂上的丝袜就把自己的双臂互相折叠起来,像蜘蛛丝一样层层包裹住手臂。

紧接着后背的水箱伸出机械臂,抓起地上两个金属套盖在了少年左右手臂的前后,只听见咔嚓一声,少年折叠好的手臂便被金属套扣死,接着机械臂又捡起一个球型关节肘,接在了少年的手肘下,再装上了一个金属制造的狗前脚,套装的前脚便装好了,两侧同时进行,速度很快啊。

【不,嗯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臂折叠起来后又被金属套牢牢拷住,没有手解开,就没办法脱缚,未知的恐惧开始涌上心头。

或许是为了让少年得到短暂的喘息,装备好前足时束腰也减轻了对腰的压迫,维持在一个美观但又让他不会舒服的紧度,让他得以吮吸着新鲜空气,而鸟笼里的刺激强度也逐渐变小。

然而这一切都是背包的陷阱,在频繁的高强度刺激下,少年的宝剑早已被打磨得极其敏感,塑胶鸟笼逐渐变小的刺激,就如同一个诱人的陷阱一样,把少年引诱过去,当少年正得益于束腰和鸟笼减轻的压力而得到放松的时候,束腰又突然收紧,鸟笼的频率逆向改变。

【嗯啊啊啊!!!!去,去了,嗯哈嗯呜,等等,为什么不停下来,为什么停不下来的啊,】

娇瘦的身躯猛地一震倒下地上痉挛,鸟笼头上的透明软管突然出现不少白色的液体,想都不必想,就知道是少年的宝剑已经缴械投降,但他想的缴械投降并没有得到机器的认同,刺激仍在继续,龟头责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即便你缴械了,也不会让你休息,只要不停下来,龟头责就会继续下去。

 

当莲被刺激得想要伸直腿时,发现自己的双腿也早已落得和双手一个下场,相贴在一起没办法分离,就连高跟鞋的鞋跟完全埋入到他的两块臀瓣中,就差被装上机械臂了。

“嗯哼嗯哼呜呜呜”【嗯啊啊啊,怎么这样,不要,不要再刺激了】迫不得已少年只能靠夹紧双腿来减少鸟笼的刺激。

“嗯噫呜!”结果也只不过是稍微减轻了点震动,对内部的刺激完全没有任何缓解,减轻的震动反而对宝剑的刺激更加敏感,接着身子再次颤抖了几下,得不到任何缓解的宝剑再次释放了白浊魔法,这次的量比起之前的还要多,导管内的白浊液体再添新高度。

倒在地上痉挛的少年,经过了两次的释放后,也无力反抗背包机械手对自己那对折起来黏在一起的丝袜美腿的包装。

如同他新的前肢一样,大小腿上传来的冰冷感,能清楚地感受到机械臂推挤着金属板把自己的大小腿合并在一起, 但是本人却无力反抗这一切。

咔嚓一声,大小腿上便锁上了一层新的皮肤,紧接着是关节和后足关节也依次装上,属于莲的新后肢就那么诞生了,而似乎是为了庆祝装饰完成,一直责难着他的鸟笼也停止了运行,就连束腰也放开了一些限度,维持少年最佳的蜂腰比例但又不至于因为高潮而窒息。

 

然而就算停下来,此时的少年也已是换上了新的肢体,名为K9套的装备肢体,手脚被折叠好后用舒适的金属板将其扣好,又在人体露出的肘部和膝部下装上了关节球,接着按照犬科的前后足高低调整好了适合他模仿犬科行走的前后足。现在的少年戴着犬耳,嘴上衔着的骨头口球,再加上塞入肛门内的毛绒犬尾配上新的手脚,侧躺在地上的他还在因刚刚连续两次蛇精而震颤着,看上去就是一只刚刚宣泄完的小狗一样可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总算是从中恢复了过来,清秀的脸蛋上留下了少许泪痕,下体的鸟笼虽然没有启动,但因为尿道里插入的尿道塞的原因,虽然疲软了下来,宝剑也不可避免被尿道塞拖拽着。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嗯呜呜呜”【下面好痛,即便是软下来,也不肯放过我吗?早知道会是那么严厉的拘束,我就在戴上鸟笼那会就释放了,失去性趣之后,我也不会再继续穿上这件东西也就不会变成这样,还被连续弄射了两次】

 

就算少年现在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早点放弃,现在也改变不了自己这幅模样和刚刚少年经历的事情,胯下的宝剑在最佳工匠师的连续打磨下,都不由自主地在短时间内释放了两次白浊液魔法,就算现在工匠停止了工作,宝剑也仍然像被放在煅烧炉上烘烤着,被迫维持最佳的准备状态,随时准备接受鸟笼。

“嗯呜呜呜”【好累,好想就那么躺下去了,刚刚居然被弄射了两次,该庆幸肛塞只是仅仅是填满而已,没有像鸟笼一样挑逗着我的直肠吗?】躺在地上的少年仰了仰头,萃了一口唾沫润湿喉咙。

【总觉得嘴里面的东西有点奇怪,咿!!】脚掌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瘙痒感,让他不由得扭动了一下新的肢体,但是他并没有适应新的手脚,只能在地上一直折腾着,却阻碍不了脚底被玩弄的感觉。

“嗯呜呜呜呜呜”【别,哈哈哈哈,别挠了,好,好痒啊】

或许是背包给予的提示又或是不知道他哪来的运气,机械犬腿托起折叠好的四肢支撑起身体,但很快又呈大字倒下,身子压住鸟笼,在那犬腿支撑起身体的一瞬间,少年感到脚底的瘙痒感停了下来。

“嗯呜唔哈唔”【难,难道我如果不撑起身体的话,鞋子对我的挠痒就不会停下来吗?唔哈,我该怎么做?】尝试着摆动自己的身体,但只能在地上不断地挥舞着新的四肢,没有任何能站起来的样子。

【难道是我用四肢才驱动爬起来的?】脚底传来的瘙痒感让少年快乐地几乎喘不过气,大字趴在地上不断扭动四肢想减缓压力,结果反而来回推动着自己的身体来打磨宝剑,强烈的刺激下让少年脑海里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一瞬停下的种种原因,努力地撑起四肢,但也只有自己折叠好的肉体撑起,机械的新肢体并没有听从命令。

“嗯呜呜呜!!”【动啊!动起来啊!机械臂为什么不动?!】即便他怎么想象着自己逃跑求救的样子,机械犬腿也理所当然的没有听从他的想象,反而行动停了下来,只不过撑起的身体不再摩擦刺激他的阴茎。

【难道方式不对吗?嗯呜,不,不行了,太痒了,等一下,难不成我得那样做?得学习怎么用狗狗的样子来走路?】一种新奇的念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想到自己得像狗狗一样行动,羞耻感冲入脑海,让少年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嗯呜哈哈呜”但即便不情愿也没办法,脚底的瘙痒感越发强烈,少年只能顶住瘙痒感想象着把自己代入狗狗的体感里。

<蜷腿>思想上控制着把自己的小腿折回来,但是肢体感觉反馈回来的是小腿早就与大腿紧紧贴合在一起没办法分开。

【不行,那新的犬脚没办法听从控制,那就只能控制自己原有的四肢撑起身体,至少得不继续压着下面,下面,嗯呜,太刺激了】

少年努力用被金属包裹严密的四肢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下体刚远离地板,脚掌的瘙痒感也随之转向,被逆向的剧烈瘙痒感一刺激,少年娇躯一震,再次倾倒在地上,压住自己的宝剑,鸟笼里的按摩器与地面一阵剧烈挼搓,下体的轻松瞬间变为激烈的刺激,加上敏感的脚底,翘臀猛地抽搐了几下,宝剑再次释放出一发白浊液魔法填充在管子里 。

“嗯呜呜呜呜呜呜”兴许是刚刚高潮,身体对敏感性降低了,少年感觉脚掌的刺激没有了那么明显,但刚刚社精完,他只感觉身体疲软的不行。

【等一会,身体防御机制结束了,这一切怕不是又得继续下去了,面对困难,绝,绝不能坐以待毙,动起来,趁现在脚掌敏感降低,不去想敏感的脚掌】

折叠好后的大小腿与手臂慢慢向内合拢,手肘与膝盖的关节球作为支点慢慢撑起身体,作为自己原有的躯体已达到了所能做到的运动范围,接下来就是新的躯体能不能听从指挥了,前肢的倒还算轻松,少年凭着没有受到挠痒干扰的手臂,顺利撑起自己前面的双臂前脚着地,撑着身体立起来,屁股着地蹲坐着。

“嘶唔唔”少年眉头皱了皱眉,显然是蹲坐在地上导致大开的大腿不可避免地夹紧了肛塞,冰冷的地板还往里推了推,但这问题都不算太大,还在可忍受范围内,最重要的是,身体的防御机制快失效了,自己还无法忘却小腿的存在。

【该死,那双鞋子完全就是为了不让我忘掉小腿的存在,一直给我挠痒让我没办法控制后肢的存在,忘不掉他就没办法控制后肢站起来,没办法站起来挠痒就不会停止,真是好一个连环设计,呜嗯,身体的知觉开始恢复了,又变得敏感了】努力收了收臀部把肛塞往里怼了怼,把膝盖的关节点再次撑起,让胯下的宝剑再次离地。

莲趁机低头看了眼下面自己宝剑的情况,身感它已经疲劳地变小,但仍受到导管的拉扯,而如牛奶般的白色液体已经顺着连接背包的导管走了一大半,估摸着再来一发就会灌入背包,虽然不知道它收集自己的亿万子孙们到底会有什么用,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事情。

少年不去想之后背包会对自己怎么做的想法,现在首要任务是想办法站立起来,不脱离现在的这个状况,连怎么脱缚都不知道。

【忘掉,忘掉,嗯啊,忘…哼嗯啊哈哈,别挠了,哈啊,好,好难,这怎么站得起来啊】不管怎么做,少年的身体知觉已经开始慢慢恢复,防御机制也开始撤离,敏感度恢复的脚底不可名避免地再次被鞋子挠痒,经受不住挠痒的脚底开始干扰思路,被勒成蜂腰的娇躯开始扭动起来,支撑着身体的前肢也开始摇晃。

【要输了吗?又,又要倒下去了吗?】少年的脑内开始混乱。

【不,我已经不想再高潮了,再倒下去的话,真的就,就站不起来了】心知自己现在状况的少年,只能咬咬嘴里的骨头,但咬骨头是刺激不了自己的,少年明知这一点,手脚都被折叠拘束了起来,剩下的,也只有手指还能动了,那么办法只有一个了。

少年狠下心来,拇指对着食指狠狠地一掐,开始驱使自己新的肢体。

稍有成效的办法,可以感知到自己后肢在慢慢聚起,娇嫩的臀部夹紧的肛塞不再往里边顶,无不预示着双脚正在发力抬起下半身,但那也只是一小会而已,脚掌的瘙痒感又再次发起对大脑的掌控权。

“嗯呜呜”感到下半身的不稳,少年咬咬牙,再对着自己狠掐了下,效果卓有成效,疼痛感瞬间板回一局,趁此机会再次驱使肢体,用身体配合后肢慢慢站起,挺起丝袜包裹好的美臀站起,当陌生的机械四肢掌面接触在令人安心的地板上时,一直干扰着他的瘙痒感也随之消失。

“嗯呜呜呜”【总算是停下来了,接下来就…】

<好慢啊,你怎么花了那么久才站起来?>

“嗯呜!!”【谁?是谁?】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耳机响起,声音好像经过了特殊处理,无法分辨出是男女,第一时间莲还以为有人闯入了自家,在自己的旁边偷看。

<不过,能这么快发现站起来的方式,也算是不错吧,比起某人,那可真是,啧啧(啪!)>

{嗯呜呜呜},在陌生人说完后传来的拍打声与呜咽声,无不明示着在他的旁边还有着与莲类似的存在。

“嗯呜呜呜呜呜!!”

<这么着急?既然你那么着急那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有疑问的话,之后再慢慢回答,现在立刻出门去缚芸公园一趟陪我们玩几场游戏说不定还有机会脱缚,要么等着高潮瘫软在地上等快递员上门包装>

“嗯呜?!”【等一下,你要我这个样子出门?就算那个公园在街对面,这也太…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对方的突然到来又突然做出的要求令莲有点无法接受,缚芸公园是在本市内最大的公园之一,内有很多新奇的建筑物被当做著名的景点,不说白天人流量众多,就算到了深夜,也有不少情侣游客留在里面游玩,以他现在的样子,不说第一时间被发现,过个马路可能都会被第一时间拦下扭送到警察局,然后…被姐姐领回来,接着社会性死亡。

这种不讲道理的要求简直是让自己去公园裸奔一样,虽然说现在丝袜包住的地方确实跟裸奔没啥区别,先不说去公园了,自己才刚刚学会站起来,连走路都还不会,而且就算会走路了,还有宝剑悬挂在下面,只要动一下那玩意被鸟笼玩弄到快感四溢地勃起,恐怕要不了几步自己就得交上一发然后瘫软下来接着脚底又被挠痒。

想到这里,莲脑内就是一顿疯狂的抗议,各种恶毒的词语在脑内狂飙而出,然而转换到嘴里就变成了可爱诱人的呜呜声,听起来就像是乞求主人原谅的小狗发出的声音一般可爱。更何况他再怎么生气,那声音也没有再出现。

现在的莲就是后悔啊,后悔自己为什么想要穿上这件装备,他恨不得想要用现在的前足爪子刨个洞跳进去然后埋起来,不对,在那之前得先把对方埋了,接着找个理由和姐姐一起开压路机碾几十个来回。

【这种情况鬼才要出去啊!出去就是社会性死亡,还不如赖在这里等着被姐姐回来帮我…帮我解开,应该会帮我解开的吧?】联想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和姐姐的性格,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姐姐,如果是姐姐因为被不明道具绑起来,自己正好发现,玩弄倒是小事,说不定自己还会把她牵到院子好好玩弄羞辱一番,才会停手,他们两个双胞胎就是这样一种人。解缚?不可能的,想到这里莲不禁咽下了一口唾沫。

【但是自己主动出去,有多少可能性会被发现,现在的时间是?】抬头看了一眼时间,自己刚刚跟朋友打游戏,也已经快11点了,按照自己城里人的夜生活习惯,街道上应该会很安静。

【果然,比起那个神秘人,自己姐姐还是安全一点,如果现在出去,即便安全到了公园,自己说不定就被抓走不知道卖到谁那里去当绒布球了,姐姐明天就回来了,在家熬到明天,比起神秘人的不可能,我宁愿选择姐姐那1%的可能性】经过了诸多思考后,莲还是决定留在家里,等着姐姐回来,之后即便是被玩弄也好,还是被牵到公园也罢,也好过被神秘人抓走,从他身边刚刚传来的呜咽声,估计已经有人逃脱失败了,不过话说回来,对方应该不会因为我的不配合直接上门抓我吧?

<你怎么还不动?不会走路吗?是不肯学还是怎么的?>莲脑内刚思考完,神秘人的声音再次出现,从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生气,是想催促他快点学走路似的。

“嗯呜嗯!”【没错,我就是不想学,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不会是想就那么赖到早上等家里人回来帮你解开吧?如果是那样,那我就只能帮帮你了,嘛,反正刚刚夸你,还想给你的奖励来着,正好,忘了给了>

【奖励?是要帮我解开吗?】莲的内心不禁有点小高兴,但心里知道这可能性根本就是虚无的。

<既然是奖励,那肯定也得丰厚一点,如果你的家里人是早上回来的话,那你就高潮到他们回来怎么样?我很欣赏到时候你家里人看到你这样高潮的情景哦>

“唔嗯嗯?!”【等,等一下,这个也太过分了,唔啊,不,不要,那里,那里不行!呜嗯!哈啊啊阿,哈哈哈,救,救命,不要挠了,不要。】

对方话音一落,少年身后的背包便响了一声,少年感到脚底一凉,接着无数细微绒毛便席卷脚底,绒毛穿过丝袜缝隙扎入表皮,轻轻挑逗着上面的感官神经,当少年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里时又换到另一个地方继续挑逗,磨蹭着脚底,每一次触碰都碰到少年敏感的好球点,让他想要活动脚躲避,但这双脚掌镂空的芭蕾高跟巧妙地锁死了他的踝关节,别说想要活动脚,就连趾关节也被压得紧紧,整个脚都绷直成一条直线,固定好的完美脚型又怎么能逃脱得了惩罚呢?

“嗯呜呜呜呜”【别,别挠了,停下来,哈,停下来,呜噫噫噫,啊啊】剧烈的瘙痒感如同旋涡一样,把少年的脑内搅得一团糟,慌乱之下,手脚一个不稳,呈大字趴下,这次身体并没有完全压住宝剑,只压住了跟部,在内部刺激牵动下,宝剑又迸大了起来。

“唔嗯嗯额嗯!!”刚接触到地面,宝剑就立刻被内部的触手触摸到勃起,只是一瞬间,少年就感觉到下面被触手紧紧压实到连一丝空气都没有,自己的宝剑已经以最大的姿态被鸟笼真空包装好,紧致又润滑的鸟笼排掉空气后隔着丝袜充分包裹住阴茎的每一处。

“呜呜呜呜”未等少年充分感受整个阴茎被充分吮吸后包裹住的快感,堵住尿道口的管子就像舌头一样舔舐着尿道内,一开始的疼痛随后就变得舒服起来,在这种脚底挠痒与如同口器的快感刺激下,倒在地上的莲身体就和他脑内被两种快乐充分搅拌着在地上痉挛。

“呜呜呜呜”【绕,饶了我吧,我,我会乖乖听话的,别,别再刺激了,让,让我休息一会。】

在脚底挠痒与强制勃起真空包裹产生的快感持续了十多分钟后,持续分泌了不少前列腺液,倒在地上扑腾的少年没能感觉到背上的背包突然的震动,他只感觉到下面传来一股吸力,接着管内的精液与前列腺液被吮吸了一下,持续十多分钟的勃起也因这股吸力而改变,后肢用膝盖挺起翘臀,原本痉挛的身体随着宝剑震动了几下,释放出白浊魔法,而那股吸力直接把比之前三次射出的精华也一并吸入到背包内储存起来。

待宝剑震颤完后,少年也无力地瘫倒在地上,继续承受着释放完后的挠痒与快感,能发出的呜咽声几乎不可闻及。

【怎么还是不停下来啊!拜托了,快停下来吧,再这样下去,真的,真的就要被玩坏了。】

“唔嗯嗯嗯啊”又是一股吸力,吮吸着下面,挠痒还在继续,没能抵抗的少年再次再次释放白浊魔法,这次少年连挺起屁股都做不到了,只能躺在地上,缓缓闭上眼睛,睡意如海潮一样席卷而来。

“不想参加也得参加哦,我可没有给你拒绝的权利”

“唔嗯……”

 

 

涩友群:1156892589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犬缚夜游公园》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