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 第三章:步入正轨

在一个黑洞洞的房间中,灵雪被躺在房间的角落,她身上的黑色皮革拘束服将她紧紧的束缚着,拘束服上一根根尖锐的银质短钉刺入灵雪的皮肤和乳房中,鲜血顺着灵雪的身体缓缓的流了下来,乳头也被的乳夹尖端也有着锋利的银制短钉所穿刺,乳白色的乳汁混合着鲜血从乳头上滴落下来,灵雪的阴蒂上也被一根银针穿刺,不知道是调教者刻意为了拉满灵雪的屈辱感,在穿刺灵雪阴蒂的银针上悬挂着带有恶趣味的铃铛,随着震动棒的不断刺激,灵雪的 … 阅读全部

某时停的科学少女(2)

“嗯,吃吧。”秦秋然把一袋烧烤放在了风笛桌上。 “这个……好多啊……”风笛看着满满一袋子口伸出的木签,起身让秦秋然坐进去。 “你慢慢吃,我不进去,打杯水。”秦秋然拿起自己和风笛的水杯走了出去。 果然,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学习,风笛没有去吃早饭,应该又是让同学捎吃的回来。 “啊啊啊啊好多吃不下啊……” “慢慢吃嘛,不着急。” “会变胖的。” 随着吃完早餐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屋里逐渐热闹起来。 “你……用 … 阅读全部

虫女王(二)

间幕一 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多少次从昏厥中清醒过来了。潮水般的快感和无尽的痛苦使莹早已放弃了计数。但是,不论莹清醒过来多少次,视野除了变得昏黄外就没有任何变化了。一切都和莹刚开始被拘束在椅子上的时候一样,斑驳的墙皮、模糊的窗户玻璃、悬浮的灰尘……这些东西如同忠实的卫士一样,陪伴着莹在无尽的痛苦中挣扎。 在不知多少次的昏厥中,莹尝试了许多解脱的方法。从刚开始的想要逃离,到最后 … 阅读全部

鸢与幽月(1)

注:咱写不出来太涩的东西,很抱歉。这篇是一时兴起拿来迫害朋友的作品,如果写的不好请见谅。 今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切都是那么的寻常,啊不对,有那么一点不同,今天是情人节。所以街上结伴而行的情侣比往常多了许多。到处都是小情侣打情骂俏的声音。虽然有些不和谐的音调,但大多数还是相处的非常融洽。相比于街上那些活泼的年轻人们,公园中更多的则是一对又一对的老夫老妻,他们鬓髪皆白,不过精神头却毫不衰减,或许 … 阅读全部

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45-50)

第四十五章 赖床的坏孩子要惩罚 “小霖~小霖该起床了——”被体内放着的跳蛋所弄醒,诺汐立即便是从睡梦之中醒来,再一看房间里的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了,该是起床吃早饭的时间了。 “呜……” “小霖……” “早……”诺霖被诺汐这么推了推,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睡眼,刚从梦境之中醒来,她的意识还显得相当模糊,摇摇晃晃地,又直接趴在了诺汐的身上,“呼……” “小霖,小霖!”诺汐摇了摇诺霖的身体,呼唤着这只笨蛋妹妹 … 阅读全部

Vtuber 3与7

373=美波七海 3337=ミミミナ   “晚上十点联动!沉浸式VR游戏~” “这个衣服……”3337看着手里这套比自己身体小的多的衣服,如同373第一次看到这件衣服时候一样,质疑着到底能不能装下自己。 “放心啦,不会有事情的。”373轻轻踮脚跳了一下,让自己那傲人的双峰轻轻抖一下,用双手指着说“看吧,我也没有被挤、挤平吧。”每次看到这件衣服,373心里总会想到自己被史莱姆玩弄的疲惫而刺 … 阅读全部

女子监狱(安妮 卡丽)第二章 教化

第二章 教化 熏虫草是岛上的特产,顾名思义它散发的气味有极强的驱虫能力,在教化区可以防止女囚被蚊虫叮咬传染疟疾。 殖民者为了加强这种植物的驱虫效果,不满足与自然挥发开始燃烧这植物。 火焰与植物中不知名的成分发生了反应,驱虫效果增加的同时,竟然还增加了催情的能力。 教化区_ 这世界上没有比睡眠更好的休息,安妮怀着悲伤绝望,忍受着残忍的束缚,适应着身体的蜷缩睡前,醒来时她的身体便已经习惯了这个姿势。 … 阅读全部

血族小姐和邪神大人的h日记3

  第二章  血族小姐的早晨() (邪神大人的惩罚是第一章来着,是伊丝太蠢搞错了) “轰!”   恐怖的剑光击碎古堡的墙壁,将直耸入云的树海贯穿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暴虐的威势久久不能平息。   “扑哧”   外来者自天空中坠落,重重的砸在古堡的城墙,随后又因保护法阵而被反震到一旁的蔷薇丛。   “轰隆!”   令人悚然的恐怖紫电照亮整片天空,震耳欲聋 … 阅读全部

色图猫娘画师の调教日记

“唔……嗯唔,唔……” 大门紧闭,静室内的毛毯上,监禁中的少女不安地挣扎着。雪白的肌肤上,一道又一道红色宽丝带交错而过,所有丝带的编制点都挂上了一把金色爱心小锁作为加固。她身上的拘束很是严密,双手反扭后置于腰后平行捆好的同时,双脚也向后折叠以宽丝带包扎起来。通过口球不时发出迷离的娇喘,脖子上的项圈延伸出固定锁链把她拴在这张半圆形的粉红色毛毯上,完全无法逃脱。 丝带的勾勒下,少女的玉兔向前挺出,两颗 … 阅读全部

女子监狱(安妮 卡丽) 第一章 入狱

第一章 入狱 女子监狱(安妮 卡丽) 第一章 入狱 帆船_ 木帆船在海上随风航行,海浪拍打着船体,苍老的木板在呻吟。 安妮 卡丽已经快被那尖锐刺耳的声音折磨疯了,然而她现在是囚犯,没人会顾及她的感受,满足她的要求。 反正其他的罪犯不同安妮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但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甲板下没有良好的通风,霉味臭味腥味熏的人作呕,生铁打造的厚重笼子,粗糙的生铁中掺杂着锋利的石片划伤皮肤。 她的双手被厚重的 … 阅读全部

血族小姐和邪神大人的h日记2

 第二章  邪神大人的惩罚   “咕叽”   在由可爱的粉色为主题装饰的卧室内,血族幼女正以双腿放在身体两侧摆成M型的姿势坐在粉白的大床上。   银白色的长发,白皙细腻如同丝绸般的肌肤,宽松的白色睡裙……让血族幼女似神明创造的人偶一般洁白无瑕。而幼女那白里透红的小脸却显得有些失神,绯色的眼睛布满着一层可怜兮兮的水雾,若哭若泣,泫然欲滴。如此诱人犯罪的软糯,让人下意识地 … 阅读全部

血族小姐和邪神大人的h日记1

  序章 不速之客     云雾翻滚,由数百米高的诡异树木构成的广袤的树海之中,无数的恐怖而又强大的的亡灵与魔物在此栖息。   这里终日与阳光隔离,是诡秘与腐朽的后花园。   树海的核心区东侧,穿过一片由噬骨魔树组成的森林,透过密密麻麻的树枝,可以看到在众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下,矗立着一座巨大而又古老的城堡,古堡似乎年代已经很久远了,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 … 阅读全部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第二章:第一位员工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梦魔乳品店) 第二章:第一位员工   清晨,龙妹一脸认真的坐在柜台前,柜台上放着一本厚厚的“教科书”,龙妹拿着钢笔时不时的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啊西,好麻烦啊,这都讲的是什么鬼东西,老娘吐了。”说着把钢笔和扔到一边, 青霞从从楼上下来看到了,好奇的蹦过来问道:“看啥呢,你不是学习还行吗,我记得你不是还考过了高级调教师的执照吗,还有什么关于调教的东西不懂能把你焦虑 … 阅读全部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梦魔乳汁店 第一章:开始

海螺市的故事—(梦魔乳品店) 第一章:开始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唤醒了海螺市美好的一天。在扇贝街区拐角处有一家还没有开门的小店,店前明晃晃的木牌上用粉笔写着“正在装修”和“招聘启事”的字样,一位银发的女士正坐在小店前台的高脚椅上认真的填写的订货单,一缕阳光穿过明亮的窗户洒在银发小姐的脸上,脸上的鳞片和龙角闪闪发光,黑色的蝴蝶淫纹也栩栩如生。 这时后厨传来清脆的声音:“十方,那个订的榨 … 阅读全部

被高等文明绑架后的调教生活(十一)

      第十九~二十章    训练后的慰藉   “可恶,可恶,可恶!” 即便重重踩下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只会让跑步机上的少女脚趾更疼,但她现在就是想发泄,似乎让自己感受疼痛也是一种宣泄手段。 “累到虚脱,开什么玩笑啊!怎么自己不来试试!” 林梦清现在巴不得跑步机被开到最大功率,这样一会会跟不上的她就会被累趴下。偏偏这跑步机整体速度不快不说,她的位置越是靠后,传送带的速度就越来越慢。脚 …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