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怎么会和触手相提并论呢?(一)

神圣闪耀的教皇。 肮脏低等的触手。 这二者,怎么可能相提并论呢? 突发奇想写一个长篇系列好了,因为想写在教堂唱圣歌时拼命忍痒才能不亵神的教皇又想写一个表面圣洁高雅却很喜欢自我折磨的色情少女于是把这二者结合在一起了。 教皇的名字来自于Sober(清醒的),感觉能在清醒忍耐和失神呻吟之间自由切换的教皇小姐很适合这个名字。 那么谢谢各位愿意点进来观赏了。
第一章——将会为大家简述教皇小姐的每日例行安排。

藤蔓可以阻断流水吗?

稻月望结(稲月 みゆ)把食指颤抖着伸进嘴里咬住,将要冲口而出的喘息被生生闷成一声鼻息。她把身体更紧地蜷缩在废墟的小空间里,左手死死扯住衣角。 在身下恣意发芽的细藤轻巧地摩挲着她早已敏感不已的蜜穴,挑逗阴蒂的同时又被渗出的爱液吸引钻入湿漉漉的穴口,细丝一样的藤蔓在尚且青涩的皱褶里探索,剧烈的快感让她不禁再次颤抖起来。 她伸手想要扯走那些藤蔓,但是指尖将将触碰到那些看似脆嫩的藤蔓时它们便极为精明地闪开 … 阅读全部

妄想记录册:永远无法脱下诅咒之衣的少女,直到死亡都会经历绝顶禁止的瘙痒地狱

“很好,崎矢同学。正如大家所见,这道二元方程需要先将x……” 崎矢椿鞠了一躬,缓缓离开了讲台,走向我身旁的座位。 “好棒啊,椿桑。”面对我这样的小声赞扬,崎矢也只是微微一笑。 已经持续了大概有半个多月了。我总感觉崎矢的身上有哪里出了问题。也说不出是什么变化,总之可以大致形容为……她的一切举止都以往常无异,但就是这千篇一律的一贯作风显得极为不自然。 我的眼角余光正偷偷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看似很平常地 …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