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图猫娘画师の调教日记

“唔……嗯唔,唔……” 大门紧闭,静室内的毛毯上,监禁中的少女不安地挣扎着。雪白的肌肤上,一道又一道红色宽丝带交错而过,所有丝带的编制点都挂上了一把金色爱心小锁作为加固。她身上的拘束很是严密,双手反扭后置于腰后平行捆好的同时,双脚也向后折叠以宽丝带包扎起来。通过口球不时发出迷离的娇喘,脖子上的项圈延伸出固定锁链把她拴在这张半圆形的粉红色毛毯上,完全无法逃脱。 丝带的勾勒下,少女的玉兔向前挺出,两颗 … 阅读全部

独身爱抚玩弄少女私密花园的我,在颤抖中满溢出不成音的呻吟~

试着努力进行了更加细腻的心理描写w
为了让情感变得更加可爱真实,这次人家可是好好地一边戴上跳蛋,一边努力的码字w
人家在很努力的将这种感觉呈现给大家,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得开心w
还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样的作品w
期待可以有一大堆的点赞收藏啦w

自动束缚衣

      第一章 无法挣脱 明沫是一个SM爱好者,但她不敢告诉别人她的癖好,只能在家里没人的时候玩一玩。 这天,她家又没人,父母出差半个月,这可把明沫高兴坏了。 去地下室拿出自己的准备的绳子,然后回到卧室,开始她一天的生活。 她坐在床上,用绳子一圈一圈缠在脚踝,膝盖上,下身绑好后,明沫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口球,戴了上去。 然后她拿出一个椭圆的小球,放在了下面,还用绳子固定了一下。 她拿出遥控器,一口 … 阅读全部

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八)

      第八章  偷袭 “醒醒啊,伊琳姐姐!到站了,要下车了!” “姐姐这是怎么了呀?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真是的!明明昨天姐姐就睡了大半天,今天怕是又睡了一整个旅途了吧。伊琳姐姐又不像人家昨天忙了一个通宵,哪有那么多好睡的!” “要是懒虫姐姐再不醒过来,人家就要用震动棒叫姐姐起床了!” 呼喊未果,已经解开手铐与腰带的斯卡蕾从背包里拿出了她昨天用的多功能仙女棒,又拉开了伊琳的裙子。 “咦?总 … 阅读全部

千岁与秋子的拘束椅子游戏 ~ 残虐,是我对你表达爱意的方式

“……唔姆。” 渐渐转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所处的房间一片黑暗。 就像是在半夜突然醒来一般的感觉……不过,身体似乎比被噩梦惊醒要更加不舒适。 我尝试摸索手机,但却没有力气抬起手。真是麻烦,我连自己是不是瞎掉了都不清楚。不过为什么手抬不起来呢? 等等,与其说没有力气把手抬起来,我的双臂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死死压住一般动弹不得。我尝试动了动指尖,却因为手指听从大脑的指令并上下动了起来而感到十分吃惊。 但我 … 阅读全部

脑啡肽与致幻剂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萝莉的博士,被蓝毒和白面鸮玩弄的记录。
不影响其他故事和博士未来的发展,人物OOC注意,本质爽文,爽就完事了。
请勿在现实生活中模仿故事情节。

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七)

第七章    不安的旅途   大清早,在黑翼城刚刚开始运转时,就有一只秘密的商队从城主府附近出发。在所有奴隶都被绑好装进囚车后,黑色的幕布盖上了后面所有的囚车。不知道的人只会觉得这是一只平平无奇的商队。在黑翼魔族与尼塔魔族的护卫下,押送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头上都生有一对牛角,体格强健的尼塔魔族们主要负责地面上的看护。而背生双翼,以速度与敏捷见长的黑翼魔族们在空中稍做巡逻,确保不会发生什 … 阅读全部

虫皇,死了。

(本文纯属虚构,与任何实际存在的个人或团体无关。若有雷同,或者代入现实人物实属巧合~) 因为某件愚蠢而无法挽回的事情,猴楼倒了。 至于曾经,作为头牌,被称作虫皇的少女…… 在失去了曾经那么多喜欢她的粉丝,失去了曾经作为猴楼一员的身份之后,流落街头的她为了不因饥饿凄惨的死去,只能用身为雌性,交配的权利来换取金钱。 清冷的夜风拂过阳光照不到的小巷,浑身沾满粘稠乳白液体的少女在地上爬着。 因为曾经的事情 … 阅读全部

被高等文明绑架后的调教生活(2)

第二~三章 监禁与调教初体验         真棒!高三的学习生活实在是太累了,难得有个周末没有太多作业,我就约了闺蜜一起出去玩。我们逛了一圈新开的商城,又去向往已久的网红店拔了草。大概是玩了一整天太累了,回到家就直接睡着了吗?总感觉睡了好久,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这是几点了呢……看了看面前的显示屏,上面写着7:42分。糟了!我怎么会睡过头,完了,上学要迟到了,赶紧起来! 这,怎么会!为什么,身体 … 阅读全部

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第七章 新世界 第一节 平凡的日子

第七章 新世界   第一节 平凡的日子 “尼尔,你知道么,在一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日子里,所有人都会静静的等到午夜十二点,俗称‘守夜’,聆听新年的钟声,然后互相恭喜自己又活过了一年,迎接崭新的一年··········”不知不觉,在科宁斯堡的日子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我和尼尔的关系也愈加亲密,如果说过去,是思绪(卡拉)相连让我们的配合默契,那么现在就是单纯的心意相通,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2)

祈夜安安静静的坐在车里,如同一个乳胶人偶一般一动不动,身体现在十分的疲倦,今天才过了几个小时,就感觉好像过了好几天一般。 依秋,若银…… 不晓得为什么,她总感觉到若银的目光中带着愤怒,以及痛苦?自己明明已经那么久没有跟她见面了她为什么会痛苦?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而依秋……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的强势? 难道……依秋是为了自己?所以才跟若银产生了正面的冲突?可是……为什么?我不过就是依秋的一个奴隶罢 … 阅读全部

不幸为奴,我很幸福

‌https://imgchr.com/i/dgXLkT 距离那天,自己的命运转折点,早就有些记不清了。我还能想起的是哪天我本应如常下班回家,但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昏睡过后醒来时,自己就变了一副模样。   身上穿的还是上班时的那套黑色女式西服,以及那条我最喜欢的黑丝长筒袜。但是一圈圈缠在嘴上的胶布以及塞在嘴里的布团让我呼吸困难,无法出声。细密的绳索挂在后颈,向前从双肩抹过,穿过腋下。在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9)

若银不紧不慢的跟在祈夜和依秋的身后,直到…… “你跟着我们干啥?”依秋直接转过身,对着跟在她们身后的若银问道:“你想做什么?难不成你想要对一名学校里面的学员不利?” 在学校里,试图对其他的任何一名学员不利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很严重的控告,因为在学院里,各方势力相互制衡,为了不让一方势力太过于强大,首先签订的就是这个互不侵犯条约,这个条约可以说得上是保护了大部分的平民学生,但是也限制了平民学生的发展。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6)

第二日清晨,虽然地下室里面的光线并没有变化,但是多年以来养成的生物钟,让依秋准时起了床,伸了伸懒腰,左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不由得伸手多摸了几下。 “嘤……” 祈夜虽然没有睡着,但是被这突然袭击给吓了一跳,不由得娇喘一声,依秋望着自己手上捏着的祈夜的小白兔,脸不由得一红,想到自己昨天晚上那个如同混世魔王的举动,越来越羞耻,立刻将脸另外一边望去。 “那个,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5)

依秋伸手将那根已经快穿过喉咙的阳具口塞从祈夜的口中缓缓拉出,祈夜那疲惫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直立起来,配合那阳具的离开,但是口水却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滴落,银丝在她的粉嫩的玉唇与狰狞的阳具中,连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噗 一声闷响,那巨大的阳具口塞终于从祈夜的嘴巴中拔了出来,祈夜整个人瞬间如同骨头被拆除了一般,倒在了地上,胸口起起伏伏,拼命的挣扎着想要呼吸这来之不易的空气。 从晚上回家,到现在,不晓得过去了 …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