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筱鸢的异世界

林筱鸢此刻在一座无人的山洞中探索,身为宝藏猎人的她听说这一块有神舞姬留下的宝物,便立刻动身跑到了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在这之前她花费了一周的时间还没找到一点宝藏的迹象,本来不报有希望了,但刚才突然发生的崩塌竟意外的将空洞深处的一条古路给冲了出来。 举起手电筒,筱鸢沿着古路一路向前。手电筒带来的光线,清晰的照亮四周的墙壁,破烂的墙上印着许许多多的小人,沿着路线快速向前跑去,墙上的小人会像连环画一样翩翩起 … 阅读全部

绯暗

亮堂的客厅 四方的白墙上贴满金碧辉煌的花纹墙纸 古色古香的雕饰和古董有条不紊地陈列在高档木材制的桌柜上。 放眼整处房间,无一处不弥漫着贵族的气息,也只能让普通人饱一下眼福吧。 而我,安乃夏凯特,有幸能跻身在这样的“皇室”家族之间,即使我只是个规规矩矩的女仆。 蓝色的沙发上翘着腿坐着的少女,是我的主人,也是这个豪宅的大小姐—东岛河美汐。 比我矮半个头还多一点,小巧玲珑。柔和的金黄色长发像瀑布一样顺流 … 阅读全部

乐园之梦:第十一篇

第五十一章 妹妹的特别授课(1) “起床了,起床了,姐姐大人!太阳都已经晒屁股了哦!”早晨八点的时间一到,被小穴里塞着的定时跳蛋所弄醒的诺霖,则是立即开始给睡在旁边的姐姐进行了叫床服务。 “唔……这,这才八……八点。好,好吧……”不过,即使是被诺霖这么推着身体,诺汐仍旧是赖在床上,仿佛丝毫没有想要离开这张床的欲望,“小,小霖……让,让我再睡一会——”她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被子,侧过身,再用着自己那白皙 … 阅读全部

虫女王(三)

小溪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虫子们把自己包裹,身体的每一个孔洞都钻满了虫子,虫子甚至钻入了自己的大脑里,用尖尖细细的爪子刺入柔软的大脑皮层,小溪感觉自己的脑子要融成一滩了……. “不….不要!放过我的脑子吧!求你了!我会听话的…..”睡梦中的小溪眉头紧锁,眼角含着泪花,惊恐的缩成一团。一旁的莹眼含笑意的抚摸着小溪的头,一边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虫子还真的可 … 阅读全部

vr世界的约调

“最后一点血量了,注意闪避再收割。” “知道!” 墨染一个翻滚躲开巨魔的挥砍,趁着机会把手里的太刀插会刀鞘之中,紧紧的捏着腰间的把柄。 认同预料的一样,一击没有击中的巨魔握住手里的巨剑横向砍来,而墨染在心中回忆这练习了许多次的技能。 拔刀斩·一闪 墨染的身影骤然消失,随即出现在了巨魔身后,手中的太刀已经出窍,带着凌然的杀意在空气中泛着银光。 而巨魔的血量也在这一击之下终于见底,随着血条破碎的消失, … 阅读全部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 第三章:步入正轨

在一个黑洞洞的房间中,灵雪被躺在房间的角落,她身上的黑色皮革拘束服将她紧紧的束缚着,拘束服上一根根尖锐的银质短钉刺入灵雪的皮肤和乳房中,鲜血顺着灵雪的身体缓缓的流了下来,乳头也被的乳夹尖端也有着锋利的银制短钉所穿刺,乳白色的乳汁混合着鲜血从乳头上滴落下来,灵雪的阴蒂上也被一根银针穿刺,不知道是调教者刻意为了拉满灵雪的屈辱感,在穿刺灵雪阴蒂的银针上悬挂着带有恶趣味的铃铛,随着震动棒的不断刺激,灵雪的 … 阅读全部

如何驯服一只猫妖

「呜呜….嘴里的球….吐不出去….」 好紧….完全动不了…. 也看不见,讨厌,眼睛也被蒙住了吗….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现只能徒劳的左右扭动身子罢了。 好紧…是被吊起来了吗…呜…. 对,对了!动用妖息的话,或许可以…. 欸?感,完全感觉不到妖息的流动….是禁魔咒吗& … 阅读全部

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45-50)

第四十五章 赖床的坏孩子要惩罚 “小霖~小霖该起床了——”被体内放着的跳蛋所弄醒,诺汐立即便是从睡梦之中醒来,再一看房间里的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了,该是起床吃早饭的时间了。 “呜……” “小霖……” “早……”诺霖被诺汐这么推了推,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睡眼,刚从梦境之中醒来,她的意识还显得相当模糊,摇摇晃晃地,又直接趴在了诺汐的身上,“呼……” “小霖,小霖!”诺汐摇了摇诺霖的身体,呼唤着这只笨蛋妹妹 … 阅读全部

林筱鸢的贞操带(13)

林筱鸢一人走在上学去的路上,回想过往的几天时间,明明戴上贞操带才短短几天时间,但就这几天时间里,她的生活几乎完全被贞操带占据。   在微风的吹拂下,林筱鸢的裙子随风飘动,而在那裙子底下则是绑架着少女私处的贞操带。这时候林筱鸢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微弱的震动从体内传来。   她顿时夹紧了双腿,微微屈身扶着一旁的墙壁,而在她附近,四处都有人在走,虽然不确定是不是有人看着自己。但是大街上一 … 阅读全部

色图猫娘画师の调教日记

“唔……嗯唔,唔……” 大门紧闭,静室内的毛毯上,监禁中的少女不安地挣扎着。雪白的肌肤上,一道又一道红色宽丝带交错而过,所有丝带的编制点都挂上了一把金色爱心小锁作为加固。她身上的拘束很是严密,双手反扭后置于腰后平行捆好的同时,双脚也向后折叠以宽丝带包扎起来。通过口球不时发出迷离的娇喘,脖子上的项圈延伸出固定锁链把她拴在这张半圆形的粉红色毛毯上,完全无法逃脱。 丝带的勾勒下,少女的玉兔向前挺出,两颗 … 阅读全部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第二章:第一位员工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梦魔乳品店) 第二章:第一位员工   清晨,龙妹一脸认真的坐在柜台前,柜台上放着一本厚厚的“教科书”,龙妹拿着钢笔时不时的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啊西,好麻烦啊,这都讲的是什么鬼东西,老娘吐了。”说着把钢笔和扔到一边, 青霞从从楼上下来看到了,好奇的蹦过来问道:“看啥呢,你不是学习还行吗,我记得你不是还考过了高级调教师的执照吗,还有什么关于调教的东西不懂能把你焦虑 … 阅读全部

海螺市的故事(前外传)梦魔乳汁店 第一章:开始

海螺市的故事—(梦魔乳品店) 第一章:开始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唤醒了海螺市美好的一天。在扇贝街区拐角处有一家还没有开门的小店,店前明晃晃的木牌上用粉笔写着“正在装修”和“招聘启事”的字样,一位银发的女士正坐在小店前台的高脚椅上认真的填写的订货单,一缕阳光穿过明亮的窗户洒在银发小姐的脸上,脸上的鳞片和龙角闪闪发光,黑色的蝴蝶淫纹也栩栩如生。 这时后厨传来清脆的声音:“十方,那个订的榨 … 阅读全部

琥珀的可穿戴科技

从一位好友那边得知了图书馆,试图在这里投投稿子x   当我睡醒的时候,午间新闻正好开始。我打开电视,一边听着主持人播报新闻,一边熟练地炒菜做饭,国外的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看来在漂亮国做生意的父母今年恐怕无法回国了。 不过,有道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在感到悲伤的同时,我心里其实还有点小高兴。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可以尽情地通宵修仙打游戏,而不用被说教;也可以放开地玩一些奇奇怪 … 阅读全部

林筱鸢的贞操带(12)

某个高楼里,尽管是凌晨也依然亮着灯,在明亮的灯光下,一位女总裁坐在桌前写写画画,随后,夏依秋直接推开了门进来了。   “白总,我又找到一个试图强行破解贞操带被惩罚的,她叫林筱鸢,我觉得她可以进入我们组织。”   “行,先放到名单里,以后我再审查一下。”坐在椅子上的她穿着白色衬衫,OL套裙,裙底的黑丝包裹着她的双腿。随后她拿起一旁的咖啡,细细的品尝着杯中苦涩。   胸前 … 阅读全部

进击的触手姬.上.第二章 (下)

进击的触手姬.上.第二章 (下) 「三妹妹⋯⋯需要我帮忙吗?」 本机?三妹妹? 「⋯⋯贮存槽的连接闸控制元件短路,已安排修检机型处理。对不起马主任,第一次验收就出如此丑态。我们现在要换到背后的改造舱。」本机虽然说着道歉的话语,脸上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冷。 F?马主任? 「呼──会不会影响到⋯⋯」F略带一丝焦虑的神情瞥向改造舱上方,忽然像是想到什么,眼镜下的粉色眼眸打了几转。「呼呼⋯⋯没事,继续吧。」 …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