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萝莉博士的蛮力穿刺

“博士?到了我们每周约好的时间啦。我们一起去看看我们的孩子们吧···等了你好久都不来,我就上来到你的办公室里来看看···博士?博士!博士!?!” “博士伤得很重。小心点···红豆,轻点,她现在的身体经不起你折腾的···我会对博士做应急处理,然后准备进一步的治疗···不用担心···” “都是这个该死的黎博利恶魔科学家···我不会再让她碰到博士的一根毫毛了!” “等等,红豆,你要带博士去哪里?” “去 … 阅读全部

小安和她体内的跳蛋

【上传者注:本文为作者第七组织成员发布于菠萝包轻小说的《本应便当的反派却变成了妹子》(下称“原著”)的“未被收录的片段”部分。阅读本文其一、其二前请至少先阅读原著第一卷 剥离骗局、第二卷 末世旅途;阅读本文其三前请至少再阅读原著第三卷 真正的敌人,以提升阅读本文的体验】 小安和她体内的跳蛋其一 未被收录的片段——手术之前的那些时间 白蕊轻轻的把白小安放在手术台上,她的身体十分轻盈,白蕊感觉自己像是 … 阅读全部

精瘾症少女

单元篇章 安谷若的早晨 安谷若大小姐今天早上一如既往的享用着自己的早餐,虽然食物对她而言并非必须,不过她依然保留着这种习惯。银质的刀叉放回了瓷盘,发出清脆的响声。 “嗯咳。”用纸巾擦干净嘴角的污渍,像是联想到了什么东西似的,安谷若脸色微红。 “大小姐,用餐时间到了。”小女仆推了一辆餐车过来,虽然说是餐车,上面却排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奇怪道具。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可能会显得难以理解女仆的话语,毕竟安谷 … 阅读全部

蝶恋的奇妙日常终章 (中)

(终章) ⋯⋯⋯⋯ 生锈的大门滑过缺乏润滑的铁轨,发出嘎叽嘎叽的噪音。 一个黑色的人影呈现在月光下。泛着银光的黑发散在地上,一抹淡淡的红霞映在脸颊,除了头以外的身体都包裹一层黑色物质,远远看上去形似一只漆黑的蛹。双腿被并拢黏合,只在腿间留下浅浅的凹壑。两只手则是以背后交叉的姿势固定,让胸前的丰乳更加挺翘。 “嚯!这是咋样啊?” “根据回传的资料,新的组件已经加装,现在要进到融合阶段。” “哦?”一 … 阅读全部

坠入纳西索斯之湖

公主爱上了一个人。 未曾谋面的人。 公主总能在身边细微掠影看到对方的身形。皇宫富丽堂皇的走廊里看到对方一闪而过,偌大空旷的花园里喷泉旁倚着秀丽的靓影又转瞬即逝。每每当公主睁大眼睛望向对方消失的方向时,她却只能在镜子里看到困惑的自己瞪大双眼徒劳地寻觅着自己未曾谋面的爱人。 可这镜中人,也切实是个美人儿呀。 那是被己国和邻国所有人倾慕着敬仰着,“于皇城盛放的水仙花”。 多少邻国王子带着厚礼提亲,多少国 … 阅读全部

教皇怎么会和触手相提并论呢?(一)

神圣闪耀的教皇。 肮脏低等的触手。 这二者,怎么可能相提并论呢? 突发奇想写一个长篇系列好了,因为想写在教堂唱圣歌时拼命忍痒才能不亵神的教皇又想写一个表面圣洁高雅却很喜欢自我折磨的色情少女于是把这二者结合在一起了。 教皇的名字来自于Sober(清醒的),感觉能在清醒忍耐和失神呻吟之间自由切换的教皇小姐很适合这个名字。 那么谢谢各位愿意点进来观赏了。
第一章——将会为大家简述教皇小姐的每日例行安排。

蝶恋的奇妙日常 〈第七章〉

〈第七章〉 从窗帘透出的微光散在茶色床单上,映出光滑的质感,看起来与触手袜的外表如出一辙。蝶恋下半身以跪坐的姿势陷在触手床里,小腿和大腿都被触手拘束着。 “呃,你好?可以放我出来吗?”触手床并未回应,反而是触手袜答出一个大大的否定——附带嘲讽,还骚扰几下蝶恋的股间。 “哇你个混蛋!欸?等、等等!给我停下!” 在蝶恋看不到的床单底下,本该帮助蝶恋把守下半身的触手袜为“床”作伥,将刚穿好的睡裤悄悄拉开 … 阅读全部

龙姬之舞(6-8)

第一章 蝉翼与龙笛(6) 开拓历998 年海潮之月(四月)13日礼拜六午后。 按照约定,在下午两点半左右与第二位“骑手”候选在中央大街的教堂见面。 吃过午饭,好不容易把妹妹哄睡后,洛薇一个人乘车来到了中央政区。以中央教院发展而来的多神宗教团体“艾克马尼斯”虽然名以上不干涉各学院的诸项事务,但在世俗的行政范围内却有着相当多的监督机构,建立在各学院统辖范围内的教堂名以上只是传教,实际上许多重要教堂都有 … 阅读全部

伊芙外传:巫女后备学院7.5:探亲 上

“嗯~” 爱丽忍不住叫出来了,瞬间羞红了脸。 “嘘~~爱丽,我们都到外面了。” 琳娜立刻捂住爱丽的小嘴,左右张望了一下。好在学员们从来没有出现在外面,就算她们穿着学员服,也没被认出来。不然刚刚爱丽的娇喘声,肯定会被注意到。 “知道啦!知道啦!忍不住嘛~” 通过的学员都可以回家探亲三天,不过每天晚上都必须回到分殿,好在都是一个邦的学员,乘坐飞行神兽,最远也不过两个小时就能到。 爱丽和琳娜就比较好,她 … 阅读全部

禁忌的关系-不阻碍就无法逃出去的房间 (二)

过了一会,“拉了拉哥哥的衣服”,唔?穹怎么了?,“呜…好了吗?”好了好了。唉…没办法啊,找不到能出去的线索呢….难道我们只能用那个方法的吗? “嗯…..哥哥怎么了?…我想看电视” 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在想事情而已,小穹想看电视吗?可以哦,正好可以找一下有什么线索。   #打开电视,…….这小穹不可以看!! … 阅读全部

不幸为奴,我很幸福

‌https://imgchr.com/i/dgXLkT 距离那天,自己的命运转折点,早就有些记不清了。我还能想起的是哪天我本应如常下班回家,但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昏睡过后醒来时,自己就变了一副模样。   身上穿的还是上班时的那套黑色女式西服,以及那条我最喜欢的黑丝长筒袜。但是一圈圈缠在嘴上的胶布以及塞在嘴里的布团让我呼吸困难,无法出声。细密的绳索挂在后颈,向前从双肩抹过,穿过腋下。在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7)

出于祈夜意料之外的是,依秋并没有在祈夜洗澡的时候去突然袭击她,而是安安静静的将她带到了洗澡的淋浴房,解下她脖子上的扣子,转身离开了这一层楼,回到了客厅去了。 祈夜虽然在心里做好了依秋即将要欺负自己的打算,但是没有想到依秋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将头发绕起,探身进入池中。 水并不算太烫,处于刚刚好刺激皮肤却不至于碰一下就感觉自己会受伤的温度,整个人进入水中浑身上下都不由得放松了下来,虽然 … 阅读全部

觉醒!魅魔阿银!

阿银是个兰孩子 后来变成脑袋里只有H的萝莉魅魔了 … 啊?故事讲太快了? 详细点? 恩… 那,咱们就从阿银觉醒成魅魔的那一天说起好了… … “哈啊…为什么我就不是女孩子啊…” 不知多少次,这个名叫阿银的兰孩子又叹着气,吐露出听起来有点令人愕然的话语 恩,不用怀疑 如果被阿银的父母听见了的话,阿银指不定第二天就只能捂着被打肿的屁 … 阅读全部

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第六章余波,第二节故人

第六章 余波 第二节 故人 “是谁?” 带有警惕与疑问的声音从门内传来,不外乎尼尔会警惕,这个时间点的陌生访客,而访问的理由是因为一位已经死去的朋友,戈登。 “淇祱-普奇谬米,戈登的······”(我为什么要弄这个奇葩名字)门外的声音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我觉得算是朋友吧。” “朋友·····么?”尼尔低声呐呐自语道,自从尼尔代替御坂失去功能的声带来说话以来,尼尔也从曾经的懵懂无知仅有本能的生物到 … 阅读全部

天蓝色恋爱·I

「京华,京华。」 轻轻的拍击将少女从睡梦中唤醒。京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窗外只是微微地泛着白光,夏天的天亮尤其的早,但是现在离天亮也还差得远。轻轻瞥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只有五点四十。 「呜……八点才开始……天还没亮,让我再睡会啦哥……」 京华想拨开拍着她肩膀的手,但是身体却纹丝不动。 「真是的,也不帮我解开……」 京华的身上,紧紧地缠绕着几十条黑色的皮带,腹部、肩膀、手肘、手腕、大腿、小腿乃至手指都被 …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