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与银相遇之日

星与银相遇之日 番外一 Ps:暂时没想到后续剧情的发展,加之试炼的要求就当做番外或者跳跃式的叙述就好,为了合法,文中的人物都已成年,仅仅只是身体外形不像,遇事不决量子力学,实在不行,世界线分裂 “呜……嗯” “嗯!啊啊……呜……姐姐……轻,轻一点……呜” 银发的少女口中发出阵阵娇鸣,赤裸着娇躯横躺在大床上,但与其说赤裸,少女身上还是“穿戴”着些东西的 … 阅读全部

异界性转成公主的我,被敌国俘虏调教成了奴隶。

转生成公主的我,被敌国俘虏了。
而被拘束在牢房之中的我,只能看着不远处,名为魔王的少女走来……
就算再怎么害怕,再怎么恐惧,可是被拘束的我,就连逃跑也做不到。
不管再怎么难受,我也只能……任凭对方玩弄…… 阅读更多

最近,我身边的恶役千金有点怪。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现在的我,因为前世救小女孩被大卡车撞到之后,到了曾经玩过的,galgame之中的世界。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是恶役千金,而是货真价实的女主角。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按照前世的游戏流程而言,不管我选择了哪一条男主角的线路,都会被恶役千金杀死,或者死于男主角的手上。 因为……这个游戏对于女主角而言,并没有任何的happy end,是个完完全全的“致郁”作品。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5)

同日,黑沼泽俱乐部。 二楼包厢。 赵秋躺在一个极尽奢华的躺椅上,轻微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但是里面盛放的并不是红酒,而是一种成焦黑色,冒着气泡的饮品,并没有直接喝下去。 在他的身后,站着俩个极为强壮的保镖,还有一个低着头跪在地上的男子,那男子头发已经花白,但是却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他的双手成拳头状抵在地上,手背上青筋鼓起,双唇经闭,一言不发。 赵秋一眼都没有望向身后的老者,他慵懒的将自己翘着二郎腿 … 阅读全部

龙姬之舞(6-8)

第一章 蝉翼与龙笛(6) 开拓历998 年海潮之月(四月)13日礼拜六午后。 按照约定,在下午两点半左右与第二位“骑手”候选在中央大街的教堂见面。 吃过午饭,好不容易把妹妹哄睡后,洛薇一个人乘车来到了中央政区。以中央教院发展而来的多神宗教团体“艾克马尼斯”虽然名以上不干涉各学院的诸项事务,但在世俗的行政范围内却有着相当多的监督机构,建立在各学院统辖范围内的教堂名以上只是传教,实际上许多重要教堂都有 … 阅读全部

为骗钱而假装援交的少年 第一章

第一章 洛黎 仅有半个成年人高的铁笼中,囚禁着一个令人怜爱的“少女”,身材娇小的她身着纯白色洛莉塔,躺在洁白的丝绸被上。 双手被灰色的皮质手铐拘束在身后动弹不得,双眼也被带上了不透光的眼罩无法视物,被塞入口中的镂空球则剥夺了她求助的权利。 如果观察的仔细,还能看出有一根长长的尾巴从少女的两股之间延伸出来。那并不是真的尾巴,而是人造之物,是为了满足一些有着特殊审美癖好的人而生产出来的Cosplay用 … 阅读全部

与柳儿的相遇故事

与柳儿的相遇故事: 那年,我17岁,她10岁 虽说小时候总是想着要去有名的「艾利浩斯学院」就读,不过,那依然遥不可及。 家里只剩我一人了,由于接受过一点教育,我在镇上担任教师,教导孩子们认字,而冬天,则是我最讨厌的日子,在海边的小镇,冬天总会吹来一股 股冰冷刺骨的海风,下午4点,孩子们下课回家了,我买了点日常所需,踏上了回家的路。 路上,有个小女孩倒在了路旁,我上前查看,女孩的背后有着一股股&#8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4)

你如果问祈夜在这短短的十几年的人生中,她感觉到最痛苦的日子有什么,她可能回答不出来,但是如果你去问她什么让她感觉到最幸福,最有安全感,她绝对可能会回答,就是现在,此时此刻。 小时候父母存在的痕迹并不明显,她大脑里对于父母的印象只有那一天,她的母亲离去,她的父亲坐在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再之后,她的人生中,再也没有父母存在的痕迹,但是在现在,面对即将自己即将献身的主人,她感觉到了莫大的存在感。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3)

氤氲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香甜,还没有尝到那味道就似乎已经沉醉其中,依秋抬起头望向了厨房的位置,透过层层叠叠的透明玻璃过道,一个全身被黑色巧克力包裹着的人形蛋糕被缓缓推到了她的面前。 完美的外壳包裹着祈夜,她闭着眼睛如同沉睡一般,细长的眼睫毛似乎还在那儿一颤一颤,仿佛下一秒她就会从苏醒一般。 这个,就是她给自己的礼物吗? 望着眼前的巧克力人形,依秋从家居机器人的托盘上,拿起了一个冰冷的刀叉,用火焰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2)

祈夜安安静静的坐在车里,如同一个乳胶人偶一般一动不动,身体现在十分的疲倦,今天才过了几个小时,就感觉好像过了好几天一般。 依秋,若银…… 不晓得为什么,她总感觉到若银的目光中带着愤怒,以及痛苦?自己明明已经那么久没有跟她见面了她为什么会痛苦?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而依秋……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的强势? 难道……依秋是为了自己?所以才跟若银产生了正面的冲突?可是……为什么?我不过就是依秋的一个奴隶罢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1)

依秋缓缓抱起祈夜的身体,将她放到了洗手池的水龙头下面,学校里的水龙头并没有安装那种一个人一个的洗手池,而是一个很长的很深的水池上面,排列着一长列的水龙头。 这深深的水池的宽度与祈夜的身子刚好契合,让祈夜不至于太过于拥挤。依秋将上面的水龙头打开,对着祈夜冲洗了起来,将她身上的所有杂物都给直接洗刷干净,祈夜身上的乳胶被水冲洗过后,变得无比的滑嫩,上面的杂物瞬间就被冲走了,而祈夜的头发,不晓得是不是因为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10)

“呼……呼……” 若银喘着粗气,一只手的手肘靠在杂物间的门框上,另外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双眼望向了被放在垃圾桶里面的祈夜。 此时此刻的祈夜,身上凝结着之前还没有喝完的豆浆所留下来的污垢,几根面条斜挂在祈夜的身上,还有一些蛋糕,面包,以及各种各样的杂物。 “你……是祈夜吧?”若银低下头,沉声问到。 祈夜并没有回答,她的身体被固定住完全没有办法动弹,口中也被那个超大的阳具口塞给塞了起来,鼻子里还插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9)

若银不紧不慢的跟在祈夜和依秋的身后,直到…… “你跟着我们干啥?”依秋直接转过身,对着跟在她们身后的若银问道:“你想做什么?难不成你想要对一名学校里面的学员不利?” 在学校里,试图对其他的任何一名学员不利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很严重的控告,因为在学院里,各方势力相互制衡,为了不让一方势力太过于强大,首先签订的就是这个互不侵犯条约,这个条约可以说得上是保护了大部分的平民学生,但是也限制了平民学生的发展。 … 阅读全部

上原步梦的情敌调教计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剧烈疼痛而昏迷的中须霞终于醒了过来。 虽然脑袋仍旧有些宕机,不过她还是出于本能一般的想要起身,可是紧紧束缚住她手腕与脚踝的铁链,一下子便将她拉回了床上。 “诶,小霞霞是怎么了……之前恶作剧失败被抓起来了么?不对不对,我应该是要准备和前辈一起出门……然后……不,不对,一定是小霞霞记错了,一定是吧!” 逐渐回复的记忆,以及赤裸肌肤与空气接触的感觉,以及隐隐作痛的下身,使得她回想起 … 阅读全部

玩偶人生(8)

阿若银,她喜欢别人称她阿银,或者若银,她不喜欢自己这三个字的名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不好听,感觉非常奇怪,你甚至可以口胡,将三个字连在一起叫出来,然后这样的话,听起来,十分像当地方言的雨,所以有时候也有人开玩笑,叫她若雨,当然,她很不喜欢这个称呼。 但是在某次外出的时候,听到贵族在称呼自己的奴隶,叫阿淫的时候,她就再也不许别人叫她阿银了,要么认认真真的称呼她的全面,阿若银,要么直接叫她若银。 是的, …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