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时停的科学少女(1)

“嗯……啊哈……唔……”秦秋然把自己整个人蒙在被子里,享受着一天的繁忙开始之前的放松。 手里抓着心爱女生的内裤捂在脸上,秦秋然感觉闻着味道整个人都在燃烧,即使有洗衣液的味道,但那一直紧紧贴在身上而熏染出的体香是无论如何也洗不掉的,加之与自己在被子里缠绵一夜后的温暖,让气味分子更加活跃。随着秦秋然的大口呼吸吸入鼻腔,这珍贵的味道一个原子也不想浪费掉。 “库……咕唔嗯嗯嗯嗯嗯嗯啊……下面……在被风笛摸 … 阅读全部

Vtuber 3与7

373=美波七海 3337=ミミミナ   “晚上十点联动!沉浸式VR游戏~” “这个衣服……”3337看着手里这套比自己身体小的多的衣服,如同373第一次看到这件衣服时候一样,质疑着到底能不能装下自己。 “放心啦,不会有事情的。”373轻轻踮脚跳了一下,让自己那傲人的双峰轻轻抖一下,用双手指着说“看吧,我也没有被挤、挤平吧。”每次看到这件衣服,373心里总会想到自己被史莱姆玩弄的疲惫而刺 … 阅读全部

独身爱抚玩弄少女私密花园的我,在颤抖中满溢出不成音的呻吟~

试着努力进行了更加细腻的心理描写w
为了让情感变得更加可爱真实,这次人家可是好好地一边戴上跳蛋,一边努力的码字w
人家在很努力的将这种感觉呈现给大家,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得开心w
还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样的作品w
期待可以有一大堆的点赞收藏啦w

ミミミナ!

“1、2、3……呀呀呀呀……”3337不信邪的抓着红酒瓶上的木塞用力拔着,面前的桌子上放满了已经打开过了的各式各样的酒和糖浆,但唯独这一瓶木塞的红酒……因为没有准备开瓶器而不得不想尽办法的与木塞子做着斗争。 “呼……不行,拔不出来……”3337看着自己手上已经被咯出的红色凹印,甩了甩手。 “好疼好疼好疼……”木塞被牢牢地嵌在瓶口,只微微露出的一小段让手指很难牢靠的抓住,只能用力的捏住一点点的边,在 … 阅读全部

荼仙(古墓)

古墓 一 ……壁刻…… 古时有一位奇人,名为洪浩。 生于富农家中,因家中祖辈勤于耕作,生活悠闲不愁吃穿。洪浩父母便供洪浩读书,考取功名。 怎知洪浩天赋不佳,多次赶考无果心灰意冷,本应当一教书先生。却遇一道士,经四十年修炼,修成能人造福一方。 可惜世道无常,正当洪浩八十九岁高龄之际,乱军四起。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因不忍见其惨状,洪浩倾尽此生之才能,化一阵法名为桃花镇。 此阵玄妙至极,尽倾刻之间便移城 … 阅读全部

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31-35)

第三十一章 诺霖的不眠之夜 “从今晚开始,每天晚上都会随机挑选一位女孩子进行睡奸挑战。因此,从今晚开始,你们睡前不需要再佩戴跳蛋,每天早上7点会使用闹钟将你们唤醒。”晚上睡觉前,AI主人向着她们说出了如此的要求。 “诶?竟然不用再佩戴跳蛋了吗……”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诺霖反倒是感觉到内心之中有点不习惯了。最近这段时间,她每天都得戴着跳蛋睡觉,早晨再被跳蛋的震动所唤醒,一下子被告知了这种要求,反倒是感 … 阅读全部

可穿戴科技-第二十四章

24. 虽然有石倚带路,但是因为我穿着高跟鞋所以依然难以行动。 我:“能不能帮我把高跟鞋拿下来,这个走不了路…” 石倚看了一眼我的高跟鞋,说道。 石:“…这个鞋子有锁… 也得等拿到液压钳之类的重型器具才能开。坚持下,走到车上就好了。” 我:“…那… 这个拘束具…” 石:“瞳心的直升机就在身后啊!先忍忍到车上再说吧。” 没办法, … 阅读全部

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四)

第四章    最好的自慰素材 “嗯,这块风晶石的品质倒还算不错的,看来领主他所言不虚。就是放的时间有点久了,那头凶兽的灵魂已经完全消散,不然成品肯定会更厉害!不过炼制起来倒是方便多了。那家伙飞的可真快,比我自己用背包快过了。既然如此,就做一小把能自由操控的风刃好了。现在先用能量慢慢冲击这块晶石,使它可以接入我制造的回路……” 背后被紧致裙装包裹的圣女依旧躺在床上熟睡着。两人被迫分开后,伊琳无可避免 … 阅读全部

少女与战车 新雨下的战车

“呜……呜呜……”第一轮就被淘汰下来,玛丽在战车里吃蛋糕更美味为由躲在车里哭。 大家心照不宣的理解玛丽想一个人呆一会的意思。 “呜…唔……明明那么美味的蛋糕都……”随着眼泪滑过脸蛋滴落在蛋糕上,给蛋糕加更多的盐让蛋糕变得又咸又涩。玛丽埋头往嘴里塞着蛋糕,不顾奶油沾在脸上,阻碍淌下的泪水,让所有的奶油都像玛丽自己一样从甜蜜变得苦涩。 玛丽把吃完后剩下的纸杯随手扔在一边,下移到驾驶员与车长之间的位置, … 阅读全部

少女 ‧ 幻想 ‧ 淫虫

深夜,昏黑的街道上,窜过数道人眼难以看清、不,就算是先进的摄像设备也无法捕捉的影子。那些影子并非人形,头顶长有两根长长的角,身后拖着纤细的长尾。若硬要形容的话,大概是龙人的存在。 「喂,应该都灭干净了吧。都已经在这个边缘空间绕了上千遍,不会漏了吧。」 虽然说是上千遍,也不过耗费半个小时而已。但对于这种存在而言,已是长到浪费的程度。 「不可怠慢,上面有令,宁久勿漏。」 「知道了知道了。可上面也没给具 … 阅读全部